手机技术,癌症和大众精神控制

 

2017年3月

ellis 发表在《精神觉醒》

 

第一部分:手机频率和它们对人的以太体、灵体以及肉体的影响

 


 

我们银河中央太阳照耀的光非常的明亮,它是富有创造性和充满爱的。它会把这些年来那些在充满雪茄味的会议室里孵化出来的穿着黑西服的人的黑暗行为全都展示出来。选择使用微波频率作为电信目的的意图是多层次的,充满欺骗性。其目的之一是减缓我们的灵性觉醒,因为他们害怕失去对我们的控制;另一个目的是通过使用这些微波技术的消费品玩具来控制全球人口的大众心理;进一步的目标是通过诱发疾病来减少全球人口;它的长期目标是减缓和停止受孕、妊娠和分娩——这是针对多代人的慢性杀戮政策,直到它发生了,我们才会看到它——除非我们先醒悟过来。

对于社会中的个人来说,与他人交流是完全正常的,但是如果选择微波和其它频率来作为我们的通信世界的媒介,在生物学上这对我们是非常危险的。我预测,随着更多的人意识到暴露在微波辐射中所带来的危险,我们将要求监管机构、电信行业和盟国的政治家们作出回应。本文将详细说明这些具有高度破坏性的生物频率如何以及为什么在我们的生活和卧室中被引入,还有它们在癌症的因果关系和隐蔽的人口心理控制方面,对我们的生物学产生的影响。

我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写出了这篇文章,因为能量同步网站和Bob Becker博士写了大量关于电磁辐射及其对我们的健康、生物学和灵性自我的影响的文章。在这篇文章里,我会专注于使用手机和其它小工具中的微波辐射的安全性,因为这些频段(1GHz – 5 GHz)在一般人群中已经催化了疾病和不适。在接触到微波辐射和产生不良生物效应之间,有5到15年的潜伏期。如果医学界知道问题出在哪里,我们可以预测到更多位于头部和性腺一侧(男性)的”罕见”癌症。在医院里常发生不报告的手术事件,可以解释为由于电信行业的滑稽行为和《烟与镜》(虚假的东西,故意给人错误印象的东西)造成的无知。比如,这些小工具的大部分安全数据都隐藏在小型印刷品的深处,这包括有关不允许幼儿使用手机的基本信息。作为全球人口的一员,我们正处于接触微波设备的饱和阶段,但我们被劝说去购买更多的智能手机,智能电表,智能电视,无线耳机,无线键盘和婴儿监视器……来增加我们暴露在微波设备里的几率,这真令人作呕。(就在我写完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碰巧看到了这篇报道,它详细地说明了在丹麦,特别是在年轻人中,中枢神经系统和大脑的癌症发病率大幅上升。)

 


 

在未来的几年内,将推出与”物联网”相关的5G设备。如果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全人类就将会被这巨大而有效的交叉网络矩阵限制住。这些新的天线实际上是”天线系统”,许多天线在不同的配置中连接在一起,将造成非常强大的高端微波辐射的排放。新的5G设备将使用50GHz至150 GHz之间的频率,没有任何与暴露在这些频率中相关的安全数据被提交,它们就这样被授权使用了。以后的文章会详细介绍20世纪40年代进行的研究,它们显示了将大功率微波辐射引入我们的客厅和工作场所而对生物体产生的绝对疯狂影响。

 
 

我们对暴露在微波辐射里有什么了解?

 

在20世纪40年代雷达发展的旧时代,电超敏(electro-hyper-sensitivty EHS)在欧洲、美洲和苏联被称为”微波病”。微波病影响了雷达研发者中的一小部分人。根据观察和纪录,从事雷达武器设计的工作人员中的癌症发生率和发病率比普通人高得多。这些工作者也遭到了各种各样的不良生物影响和持续的睡眠模式中断等等。有趣的是,在上个世纪40年代的时候,有大量的文献与雷达的发展和随之而来的安全研究有关。癌症和其它生物疾病被定义为”非热效应”(non-thermal)与暴露于微波辐射有关。除了研究非热效应(也称为生物效应)之外,这些早期的安全性研究还对热效应进行了分类,即经过微波辐射,简单加热皮肤组织。

 


 

我很清楚的是,在上世纪50年代末,有大量的安全研究文献详细描述了热和非热效应(thermal and non thermal effects),而非热效应被认为是最具生物破坏性的。目前我尚不清楚的是:

(a) 目前关于暴露于微波辐射的安全标准怎么会突然建立在热效应基础上的?

(b) 由重要的前任电信人员为主的私人组织(ICNIRP)如何对这些安全标准的设定负责?

这个并没有专门的技术来评估微波辐射对人体产生的影响的私人组织,被称为”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ICNIRP)ICNIRP在1998年设定了最大暴露值,自从那次设定以后一直没有变动过。奇怪的是,ICNIRP对任何政府或监管机构的业务没有任何监督,还或多或少允许他们自由制定任何其认为合适的决策、数据和最大暴露水平。这个私人机构的高层人员在他们的大部分工作生活中都曾参与或者直接与电信行业结盟。这些人知道是什么推动了这个行业的发展,但是没有人提出这样一个疑问:”允许前电信人员为工人和公众设定最大暴露水平是否有猫腻?”这个角色本应该由政府和他们的医疗、科学和流行病学部门负责。在利益的面前,数百万消费者的安全可能面临潜在的风险。 

 

在关系到5G设备即将推出的一个重要观点,即对暴露在微波辐射的最高水平的问题,ICNIRP建议的安全标准高达300 GHz。换句话说,电信行业和政府监管机构将再次忽视”非热效应”的生物破坏性。人们都知道,ICNIRP仅仅依赖热效应来设定此安全标准。 注意这点!

ICNIRP规定和允许的最大限度的暴露水平,高出了许多国家实际允许和运用的几千倍。这造成了:

(a) 电信行业为合法使用的微波发射功率留出了巨大的余地

(b) 电信行业可以狡辩,因为发射机的日常发射功率比被允许的数千倍低,因此不可能产生热效应。

最重要的是,它允许该行业的监管机构起草立法,并完全根据热效应向消费者提供建议。换句话说,从英国监管机构,英国公共卫生组织(PHE)– 以前的PHA(原英国辐射防护局 NRPB) 曝光的所有对微波辐射给出的建议仅仅建立在热效应的基础上。实际上,由于英国在这些问题上的立法仅仅是基于热效应,因此,英国公共卫生组织PHE可以合理地忽略或不相信任何涉及”非热效应”的研究。

英国公共卫生组织(PHE),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ICNIRP),世界卫生组织(WHO),英国国家辐射防护委员会的非电离辐射独立顾问团(AGNIR)以及重要的政治和电信运营商的成员,似乎在他们工作生活中的某个阶段,都围绕着这些不同的组织进行轮换。某天,X先生是电信行业的技术和公关部门的负责人,然后第二天就为世界卫生组织非电离辐射咨询部工作!显然出现了许多利益猫腻,因为绵羊和狐狸在任何时候都应该相互分开。顺便说一下,一个主要的利益猫腻在于,英国健康保护组织(Health Protection England)是负责所有非电离事件的成员,同时,他们也是ICNIRP标准制定组织中有影响力的成员。显然,他们会最终为了在作为ICNIRP成员时负责的暴露水平进行辩护。同样,英国监管机构中的安全和立法机构还负责向部长、英国议会和英国人民提供有关非电离辐射事宜的咨询意见。

以上所有这一切加在一起,加剧了消费者鼻子中非常讨厌的气味,因为电信行业、安全标准机构和政府监管机构看起来是有意识地选择了完全忽视非热效应,而且他们在所有这些重要的安全事项里都同声同气。 大多数人会说,”一个产品的安全测试和授权只使用它一半的安全数据是怎么回事?”然而,这就是发生的事情,它就发生在我们的眼皮底下。 媒体对这些事情的报道绝对是糟糕透顶,而且由于它的缺失而引人注目。大多数人通过报纸和电视来获得他们的世界观,但如果我们所看到的都是必须有最新的iPad、 iPhone等,难怪大多数人完全没有察觉到微波辐射对他们和他们的家庭成员的真正重大危害。

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美国国防部指挥武装部队(陆军,海军和空军)对使用雷达的个人的微波辐射安全性进行全面审查。他们引用了科学、医学和流行病学研究的大量文献,这些研究与微波辐射对我们生物体的热和非热效应有关。这个安全评估可以在这里查看(http://www.emfguru.co.uk/microwave%20radiation.pdf)。从这些数据中可以清晰地看出,现代电讯行业和负责提供微波产品安全标准的机构决定忽视”非热效应”(也称为生物效应)。你可能会认为,任何政府都希望保护自己本国的人口免受高破坏性微波辐射的影响,以提供自身暴露的安全标准。值得注意的是,大多数西方国家政府和他们的军队都知道,使用这些微波频率存在巨大的安全问题,但他们允许一些主要由物理学家组成的私人组织,来确定微波辐射的最高水平。这些组织没有生物效应的专业知识。 我重申,这些组织没有医生,也没有临床医师咨询小组给他们提供意见。 根据现有的大量的医学和科学文献,他们必须意识到,”非热效应”对我们生物体的影响。不管怎样,他们都选择了完全忽视”非热效应”,并只使用热效应来作为安全标准的依据。

关于电信行业内的个体之间,所谓的私人安全标准组织和政府的监管机构之间的关系还有很多可以说的,但我特别关注这些电信公司对暴露在微波辐射中的安全口号:”微波辐射的暴露水平是安全的,这比一般人群被允许的最大暴露水平少几千倍”。 请你看看下面的图,它表示ICNIRP将最大的微波辐射暴露值设定在1000μWcm -2,而奥地利等欧洲国家则将其自身的最大微波暴露水平设定在低于该数值的几千倍。这表明一些个别国家,如奥地利和列支敦士登(Lichtenstein),对安全标准组织”ICNIRP”(国际非电离辐射防护委员会)发布的安全指南几乎没有信心。另一种看待不同国家之间设定最大暴露水平差异的方法是,简单地说,没有科学和医学上的共识可以去认定和构成最大微波暴露值的安全水平。

 


 

不同国家微波暴露水平的最大差异

 

在英国,电超敏(EHS)甚至不被认为是在生物不良效应范围内的一种可识别的疾病。这些电超敏感者,大约占人口的4%,最受微波辐射影响的人需要向那些确切知道怎么回事的人寻求建议。他们还需要向议会请愿,并参与到提高目前正在进行的社会雷达下涉及的微波功能产品的安全性当中。但是,北欧国家确实承认电超敏(EHS)是一种疾病,这些国家的地方议会提供了EMF阻断补救资金,还有迁移到低微波信号地区的措施。

 

电磁烟雾和数字时代

 

我们现在生活在一个数字时代,通过WIFI,蓝牙和其它形式的微波发射器的无缝连接,产生了我们所谓的”电磁烟雾”。我把最近被引入人群,如一片海洋般的各种微波频率叫做”电磁烟雾”。当然,”电磁烟雾”也包括所有从直流电(directcurrent)到日光所诱发或人为产生的射频。无论如何,就本文而言,我将”电子烟雾”频率限制为低于300Hz的微波和ELF(极低频)

 


 

按上述所有的观点来看,我们的物质身体在微波辐射的存在下演化,这些微波辐射来自于宇宙”大爆炸”的残余。在短短20年内,我们已经将我们的生物体暴露在比”大爆炸”残余的微波辐射背景水平高出1000000000000(一兆)倍的微波频率里。也就是说,我们的身体没有足够的时间去进化来应对这些暴露的巨大变化。不仅如此,我们为这些微波信号增加智能,即数据、语音或视频的方式,是通过极低频(ELF)脉冲磁场调制技术而完成的。单凭这些事实就告诉我们,与微波辐射暴露相关的任何安全数据都应该谨慎对待,因为:

 

(a)”非热效应”(也称为生物效应)缺少安全性研究

(b)没有任何人对暴露水平与诱发癌症之间的时间尺度,或弱/强的信号强度产生的微波辐射,给我们的生物体造成的长期影响有任何真实的了解。

以上这些或多或少与我们的三维世界和物理生物学有关。当我们考虑脉冲微波辐射对我们的灵体的影响时,它变得非常有趣。为了使包括疾病在内的任何事物在我们的三维世界中变为现实,首先得通过精神世界或者我们”更大的实相”世界,而后才显化到这个现实中。

 

滚下兔子洞:我们的精神和生物设置

 

我们的灵性”生物”是复杂的,因为我们存在于许多的维度之中。除了我们意识的多维性之外,我们在维度和维度之间也是”有意识”和”潜意识”的旅行者。我们都是同一个创造者的一部分(都来自源头)。我们的现实可以在”更大的实相”或者说它的一个维度中被定义。当我们在更大的实相完全融合时,一切都是静止的,只是除了我们自己以外,不可能体验到任何其他东西,那就是无条件的爱。我们冒险到其他维度去体验我们自己的其他部分,这些维度让我们有机会去体验上,下,热,冷,左,右。换句话说,我们有机会去体验我们所没有的一切。这是让我们回到”一”的神圣基础和神圣之旅。 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个性化的上帝意识,累积了经验后,我们最终回到”一”,以便”上帝”可以体验到自己。每个维度都是不同的,它提供了不同的体验机会。例如,我们的三维现实有一套基本的意识结构,其中包括电和磁性,在此基础上放置了”遗忘的面纱”。这些振动解码器定义了我们看到的所有这些东西,并让我们认为这是实实在在的。 因此,这个所谓的三维物理现实中的一切都是尼古拉·特斯拉NikolaTesla所说的”能量、频率和振动”。 我们的三维物理现实只不过是振动的幻觉,以便我们从更大的现实角度去体验一切和体验任何我们渴望的东西。令人遗憾的是,”幻觉”这个词并不能对我们在三维现实中所经历的,以及我们在其中体验生活的方式进行公正的判断。

换句话说,我们作为多维存有存在,我们的振动信号可以在这个三维领域和其他维度中感受到。如果我们进一步深入兔子洞,我们也可以说,我们目前经历的三维现实是一个内在生成的全息图。我们不断地在我们的视觉、触觉或听觉中创造万物,日复一日。全息图是我们创造力的展示,但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只是忘记了这只是事物的方式。由于特定的电磁频率表现出特定类型的物质,形式,形状和组成,这种全息游戏是可能的。我们的全息图不仅是由物质组成的,它还包括我们对意识的认知,例如爱、美、恨的概念。然而,我们情感的深度和广度最终决定了我们的现实。这是衡量我们有多大创造性的力量,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下意识”的。我们是生活中所发生的一切的驱动力,但从字面意义上说,除了我和你,房间里没有其他人,其它一切都是幻觉。在这个意义上,在我们的三维现实中,能量、频率和振动就是一切。这个基本的展示可以在汉斯·贞尼(Hans Jenner)创作的作品”Cymatics”(cymatics是使声音形象化的过程,基本上借由沙或水等媒介的振动来达成)中找到。 这是不同频率如何改变物理形状和形态的研究。


因此,我们肉体和灵体之间,以及我们与宇宙本身,都是复杂的关系。我们可以给予宇宙任何我们喜欢的称呼,比如创造性的源泉、无动于衷的推动者、生命的进程。 我们的肉体也拥有神圣的意识,这是我们真实自我的一部分。本质上,我们在两个截然不同的现实之间不断地同时传送和接收电磁信号。 事实上,我们是”更大的实相”和我们的三维物理自我之间的能量转换器。因此,从电磁烟雾、糟糕的空气质量、污染性的食品等等来看,任何来源的频率变化都会对我们的存在状态产生负面或积极的影响。 如果不同的频率决定了不同类型的物质、形式或某种意识思维,那么我们也可以通过把那个人暴露在不同的频率或频率范围来打破任何人或事物的平衡,这是非常合理的。

三维世界中的生活不仅限于振动,也是自由意志和选择的领域。我们可以潜意识地放弃我们的力量扮演受害者的角色,在三维层面的意义上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在某种意义上,我们已经忘记了我们是谁,忘记了幻觉的目的和我们的真正来此的目的。 生活和思维充分推动着我们。 在这个维度中,还有另一种手段,使我们失去了我们实相的主权,这是通过另一种黑暗的意图来控制的。 对个人或个人的精神控制是对意识主权的暴力侵犯。由于我们三维自身的电磁性质,通过将这个人暴露于特定频率和振动的能量中,可以相对容易地影响一个人的思想和行为。为了弄清这是怎么回事,我们需要了解三维自我的生物电性。

 

细胞生物电的信号与提升

Lisa Renee说,电磁信号负责我们在现实中体验到的电磁波数据。例如灵性提升,它开始于本源与我们的三维电磁自我之间的数据传输或”下载”的创造性。这些事件是必不可少的,因为现在是扬升的时候,通过增加我们的振动频率,主要是通过改变地球上的磁性,人类全部被提供给启蒙的礼物。每个人都被暴露在更高的振动频率中,这些振动频率能够使我们的内部和外部世界发生从上至下、从里到外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当我们增加振动频率,三维和其他更高维度之间的面纱变得更薄。”千里眼”,”顺风耳”,”心灵感应”,”敏锐的直觉”和”合一”的感觉,都将赋予新人类。这些觉醒的礼物通过我们的灵体,通过我们的生物自我进入我们的物质实相。因此,当我们接触到神圣本源或其他来源的能量时,我们应该了解人体是如何运作的。那些经历了重大精神觉醒的人可能会将其描述成一道闪电,一直进入他们的顶轮,直接扫过他们的膝盖。Lisa Renee将这个事件描述为来自灵魂的高振动电磁信号,通过离子通道影响我们神经系统的导管。作为回应,离子通道发射电磁信号,与我们的DNA直接通信。我们的DNA保存了我们所有人的记忆,包括我们的灵性商以及怎么回到我们的旅途。

回到我们的生物电和生物学,Lisa Renee继续说,我们身体内的离子,特别是处于液态的那些离子,很容易产生能够导电的电解液。除了传导电信号,即神经脉冲,以使神经系统发挥作用之外,我们的细胞可以被比作微型电池和发电机,同时也创造和产生电磁频率。任何离子的不平衡或它们在细胞膜上的传输,都会导致细胞间通讯的减少,以及所有受影响生物成分的共振频率的改变。 这可能导致身体不适,肤色不好或生病的感觉。我们的中枢神经系统的正常运作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是生物电子生命。特别要记住,当我们把生物体暴露在高能微波辐射中,比如,电超敏感者可能会体验到流经他们手臂和身体的电流,或者嘴里有金属的味道。这些微波电流可能会干扰中枢神经系统,从而导致细胞之间通讯效率的下降。”电磁”或”电子伏特”或多或少地描述了电磁辐射这种极端反应的可能原因,EHS(电超敏)确实是一个合适的名字。

 

贝克尔医学博士管它叫”电磁污染”

 

生物电气的先驱之一是一位名叫鲍勃·贝克尔(Bob Becker)的医学博士。他专门研究动物四肢的再生过程,尤其是蝾螈的四肢。他对发表在《俄罗斯生物学杂志》上的一篇关于植物如何通过输注电信号而生长的研究感兴趣。贝克尔对这些数据感兴趣,并开始进行体内电脉冲实验,以及试验如何操纵它们来引发缺失的蝾螈身体的再生。 他还想找出为什么某些类型的骨折不能愈合的原因。他在使用电脉冲来促进骨骼愈合方面取得了部分成功,这是当今的一件大事。

贝克尔非常反对我们现在将其定义为电磁烟雾,根据他对个人暴露于电力线的超低频(ELFs:extremely low frequency)的研究,他把这个术语称作”电磁污染”。 他是第一个对暴露于电力线的极低频(ELF)脉冲磁场的多代小鼠进行研究的人。贝克尔对这些老鼠的发病速度感到震惊。他是真正了解生物电在人体中的作用,以及电磁场干扰如何对健康造成不利影响的医生之一。他研究电磁频谱的低端,即非常低的频率(ELFs<300 Hz),他在这方面的工作应该可以作为一个警告。任何长眼睛的人都会看到,即使是微弱的人造极低频(ELF)脉冲磁场也可能对我们的生物体产生不好的后果。 同样的推理,可以应用到电磁波谱的另一端所发现的微波辐射中。我们的生物电频率特征可能受到暴露于微波辐射的不利影响,微波辐射会将身体电力系统超出其最佳工作频率范围,从而导致身体不适或疾病。

Lisa Renee还表示,我们的DNA发出低电磁信号,确保细胞的健全、功能和衍进,细胞也能相互交流。通过改变这些细胞的频率,可能会造成基因突变。当我们的身体暴露于微弱频率的弱电或强电磁波时,这就是我所想到的。我们的DNA内的指令集被炸开,因为蛋白质在其自身内部崩溃,形成粘稠物质,从而导致代码本身发生不利的基因物理变化。我们身体中的每个器官,包括我们的脉轮和光环,在特定的频率或围绕一个最佳频率的波段振动。当我们感到不舒服时,通常是由于一个或多个身体器官被拉出频率或被迫在其最优的振动频率范围外活动。换句话说,我们生活在这个频率依赖的全息图中,它有它自己的规则和几何定义的表达语言。因此,每件事都是依赖频率的,每件事都有一个地方,每件事都必须有它的位置。物质形态、形状和功能的相似性也可以在微观和宏观两个层面上看到。这是宇宙的意志和智慧的证据。这个过程的智慧显然包括了我们自己,因为我们实际上就是矩阵。

 


 

上面提供了一些关于如何在受到EMF暴露的情况下,可能发生在我们的生物体上的如何不舒服、产生疾病、遗传变异、基因突变的简介。在这个不断扩大的兔子洞中,下一步是描述当某些频率被用来控制或训练我们的意识,以影响和塑造我们的思维过程时,会发生什么。

 

第二部分:微波辐射与大众精神控制

 

手机技术使用微波频率作为传输信号(发射机)和另一边的(接收)电话网络。除了发送频率以建立电话用户之间的联系,我们还需要能够相互通信或发送信息。电信行业有各种各样的方式来连接或调制主要微波频率的智能,如数据、语音、视频。手机技术本质上过于复杂,这是为了阻止普通人发现这些数字合成的微波信号的组成和构造。可以这样说,调制信号与主微波载波频率之间的相互交错,可以携带智能。然而,这是输出的脉冲性质,或者是传递的信号,这是令人担忧的深层原因。在GSM(Global System Mobile 全球移动通信系统)中使用的是大约8Hz(赫兹)的信号。这是一个有趣的使用频率,因为它非常接近7.83Hz的舒曼频率,它位于α脑波频率的底端。换句话说,我们的脑波活动可以很容易地被相同或相似频率的人工信号捕获或共振。这是因为我们在环境中不断进化,我们的状态对这些低频率的波段(7.83 Hz)非常开放。舒曼常数(Schumann Constant)被描述为地球的心跳。这种频率的振动或信号强度可以通过8赫兹的手机传输来人工增加,这可能会对我们的状态产生不利影响。下面的表格给出了频率与存在状态的指示:

 

脑波活动和电信传输信号

 

α波:”这个频率范围弥补了我们的意识思维和潜意识之间的差距。 换句话说,α是β和θ之间的频率范围。它帮助我们在必要的时候平静下来,并促进深层放松的感觉。如果我们变得有压力,可能会发生一种称为”α阻断”的现象,这种现象包括了过多的β活性和过少的α。本质上,β波”阻碍”了α波的产生,因为我们太兴奋了。

 


 

β波:”这些被称为高频低振幅的脑波,通常会在我们清醒时被观察到。 他们参与意识思维,逻辑思维,并倾向于产生刺激性的情感。拥有适量的β波可以让我们更容易集中精力完成学校或工作上的任务。有太多的β波可能会导致我们感到过度的压力和/或焦虑。 较高的β频率与高水平的兴奋有关。当你使用咖啡因或另一种兴奋剂时,你的β波活性会自然增加。想象一下,大多数人一整天都在展示这种非常敏捷的脑电波,以完成一些有意识的任务,如:批判性思维、写作、阅读和社交。”


当人们全神贯注于手机时,很容易就能看到我们每天发生了什么。这就像一部僵尸电影中的场景。他们会被这片塑料所吸引,这样就会阻止他们看见其它的现实。有一个悲伤的故事,一个男人最近因为在英格兰南部的一个悬崖边缘使用手机而死亡。类似的”固定”α状态也出现在我们看电视、电影或使用电脑的时候, 相同类型的精神控制技术被释放到我们的信任意识中。

 


 

第二个例子是,通过使用能够引发其它形式的夸张和非理性行为的不同频率组,可以暗示基于这些频率的思维控制。TETRA(Trans European Trunked Radio – 泛欧集群无线电,现在已改为Terrestrial Trunked Radio – 陆上集群无线电)数字电话技术的一大用户是警察部队,特别是在欧洲。 警察部队和其他民事紧急组织使用一种称为TETRA的加密通信方式,它是在三种不同频率脉冲上的极低频(ELFs)脉冲磁场。

“具体来说,TETRA复频与心脏的电频率相吻合,β脑频率(13Hz至40Hz)和17.64Hz帧(或手机脉冲)相吻合, 而70.56Hz脉冲是一种肌肉电频率。”

我经常想,为什么我们在YouTube和其它地方看到的暴力警务的一些方面至关重要。是否暴露于TETRA  17.64 Hz极低频脉冲磁场信号的警务人员被秘密精神控制? 根据我的想法,这是可能的,如果一个人使用一个合适的频谱分析仪,就可以确定这些麻木的信号的频率和信号强度,并将这些数据与地面上发生的事情联系起来。 换句话说,如果一个人看到在处理日常警务的工作中对TETRA ELF信号的操纵,并将这些数据与警察参与暴乱或其它涉及公众的事件进行比较,这将暗示隐蔽的精神控制策略在起作用。警察的响应模式在不知不觉中踏上了一两步,这取决于隐秘的“控制器”的欲望。

 

“客厅里的大象”(英国谚语,用来形容一个明明存在的问题,却被人刻意的回避及无视的情形)当然是警察暴露于高度有害的脉冲微波辐射。 通常,TETRA信号比手机行业使用的水平要强得多。时间会告诉我们,”警察工会”不会尝试不报告癌症的做法。

 

水对生存状态的重要性

 

水的自然状态,即泉水或天然矿泉水对我们的健康至关重要。去离子水或经过强化处理的纯净水没有生命,应该避免饮用。 同样,应避免饮用含氟化物、雌激素类物质和其它工业污染物的水。Lisa Renee表示,水在形成离子和体内电解质的作用中非常重要,它能确保DNA内部之间的电磁传输能够按预期进行。 

 


围绕DNA分子的水

 

Lisa Renee说:

 

“DNA遗传信息的电磁传输是通过水进行的,它印出基本模板。 水有记忆。水能够保留以前溶解在其中的物质记忆,以及DNA记录的印记和更高的意识效应。 因此,人体体液中的高频水和电解质含量,用来作为所有电流,特别是极低频(ELF)的高导电性的记忆体。 这使得人体完全能够通过电磁信号进行DNA传输,从而使意识和身体能够与许多不同的频率信号进行沟通。”

 

由于最近地球磁场的变化,DNA与自身和宇宙之间的相互联系能力变得更加高效。 这些变化使我们”垃圾DNA”的部分被激活。重要的是,我们的第三条DNA链在慢慢地回到网路上,并重新连接我们的”薄纱”光体。这对提高我们的意识觉知,并允许我们进一步升级我们的生物体,以确保我们能够在新的磁场环境中生活自如,从而增强意识,非常重要。

微波辐射被定义为非电离辐射,但它的暴露最终会导致我们的生物体产生致癌效应。电信行业之所以选择微波频带作为传输频率是没有任何技术原因的。没有任何技术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电信行业选择采用相同或相似的微波频率来模拟不同的脑电波状态;没有任何技术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由电信行业来决定脉冲频率的方式;没有任何技术原因,可以解释电信行业在制定安全标准协议时公然选择忽视生物(非热)效应的技术因素; 没有任何技术原因,可以解释为什么模拟技术被淘汰,并赞成数字化。在所有这些技术变化的过程中,我们一直在梦游,但现在是时候清醒过来了。 在”智能设备”和”家电”的非消费者时代,手机技术正处于设计阶段,旨在通过微波信号辐射全球人口,从而使我们的生物体受到伤害。天线塔、天线和微波消费品的基础设施存在于大多数技术驱动型社会的意识之内,很少有人质疑这些设备的安全性。实际上,大多数人对这些设备给他们自身或他们的孩子以及其他家庭成员所造成的生物损伤一无所知。我们需要对这些设备的现状提出质疑。

从我内心的宁静中,我知道,过去几千年中所有错放的能量都在浮出水面,这也是人类心灵中一个巨大的集体疗愈时间。我们要为我们过去和现在的黑暗行为负责。所有这一切我深深地理解和承认,因为作为上帝意识的一部分,我们勇敢地想体验所有的一切。我也知道在这个房间里没有别人,只有我,并且我们都是一体的,看起来是分开的,但是一个人体验着生命的伟大幻觉,那是无限可能性的背景。在这无边无际的无限可能中,我在一个镀金的笼子里选择爱情和生活。这是一个觉醒的时刻,我们的意识中闪耀着我们的锐利的光芒。 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所有这些问题都会得到解决,而且将会有令人兴奋的和对环境无害的技术来服务于所有人而不是少数人。请永远不要忘记,生命是一个宏大的幻觉,或者更恰当地说,我们是在这个三维剧场里,体验和表达我们神性自我的无限可能。这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能够动身纠正过去数千年的所有错误。

静下心来,了解自我,扔掉或修改那些不适合你的方面。质疑一切,停止相信和寻找自己外在的一切,收回你的主权,不惧怕地生活。媒体报道的一切,欧盟领导人,美国,以色列,仅举几例,都是以恐惧为基础的。这些实体会制造可怕的情况来控制我们的精神。这种基于恐惧的控制模式本应告诉你,他们已经失去了阴谋,再也无法在我们面前晃来晃去。他们是绝望的人,他们在为他们的生活方式和有偏见的价值观而奋斗。考虑到已经觉醒的和更多正在觉醒的大众,微波发射器和微波消费设备被选择用于囚禁我们。它只不过是社会控制的一种形式。 

通过忆起我们现实中的一切都是与频率相关的,包括意识,我们可以通过在这些黑暗的行为上闪耀我们的激光意识来打破控制的符咒。不需要其他的任何要求,并且一旦这样做了,我们就会发现,我们对所有数字化消费设备的欲望变得越来越容易控制,我们又开始变得人性化了。顺便说一下,把RFID(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射频识别)芯片植入我们体内的原因是另一种绝望的社会控制形式。 那些仅仅是在频率上拨动我们的生物体和精神的力量,使我们变得温和、顺从和无能为力。同样的,微波技术也可以在智能电表中使用,即控制器通过其智能电表硬件将一组频率传输到我们的家庭和社区。如果我们将所有数字化的设备定义为潜在的奴役和将人脑电波带入所需频率的工具,我们就可以减少”电磁烟雾”的危险。只要不遵守精英们的意愿,我们就可以使他们的”计划时代”崩溃。

对于即将推出的5G设备,ICNIRP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建议,并将微波辐射最高水平的安全标准设置为300 GHz。换句话说,电信行业和政府监管机构将再次忽视”非热效应”的生物破坏性。仅仅因为ICNIRP最为人所知的原因是他们自己的安全设置标准只针对热效应,买者自负!!

 

就自己被外部因素控制的情况下而言,你需要限制在电视、电脑和智能手机上的游戏时间。特别是在睡觉前,不使用时请关闭所有启用WiFi功能的设备。丢掉蓝牙设备,并拔掉消费品设备(耳机、鼠标和键盘)包括计算机和路由器之间的连接。当你睡觉时,请确保床上1米内没有电子设备。喝大量的水,寻找自然乐园,去户外散步,去拥抱大树,感受脚下的青草,陶醉在你的自由中,就像你有意识地从事你的事业一样。这个巨大的人生幻觉是为了提供一个”游乐园”去玩耍。如果我们忘记这一点,生活似乎是我们生命中的驱动力,我们成了它的牺牲品。如果我们明白我们在三维现实中是无限可能的表达,那么我们就可以有意识地选择我们想要的体验,生活会再次成为伊甸园。

Namaste

Ellis

 

翻译:simon

校译:正向

 

原文地址(需翻墙)

http://hellostarseeds.net/2017/03/20/mobile-phone-technology-cancers-and-mass-mind-control/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