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博拉访谈|20170512-Rob主持

20170512-Rob采访COBRA

注:采访音频见文末”原文链接”

文字誊稿如下

Rob Potter: 我们现在开始Cobra采访。很高兴你回到Victory of Light节目,欢迎回来。

Cobra: 非常感谢。

Rob: 正如我告诉过你,我给这个访问做了一个简短的预先独白以表达我对你作为一个光之工作者的角色和你的信息的支持。这个采访是及时的,因为我们有很多关于行星地球解放进程的发展。我准备了一些问题可能稍后再推出,但关于你最近的两次更新我有更多相关的问题。所以让我们马上来问一下。有关3月28日的更新,你确认洛克菲勒已经去逝并藏在等离子层。能否告诉我们他被逮捕没有

Cobra: 是的,实际上他已经不在这个行星系统。他很快会踏上通往中央太阳的道路。

Rob: 好的。你所说的等离子层与地球还是与整个太阳系联系在一起?

Cobra: 基本上整个宇宙有一个等离子层,但我说的主要是靠近地球地表的等离子层,因为那里是大多数等离子异常的地方,也是问题的所在。

Rob: 这带出另一个问题。与普通的地球人相比,像洛克菲勒那样的蜥蜴人或者天龙人的灵魂的死亡体验是否不一样?

Cobra: 是的,因为你的振动频率或者意识状态对于你死后去哪里有很大影响。所以对于一般的蜥蜴人,他将去到更低级等离子层或者低级以太层或者低级星光层。一个高度发达的灵魂将会非常快速通过那些层面到达更高的地方,如果他/她没有被捕获的话。所以一个蜥蜴人一般的死亡体验与一个普通人类有很大区别。

Rob: 好的。死亡是其中一个最神秘的事物,我相信我们的灵魂死后仍然存在。我们看到很多人们从鬼门关回来的证据,但这仍然是一个谜。我们听说过”西藏度亡经”和一些埃及经文谈到死亡。我想甚至印度的吠陀经也谈到死后经验,我们也从地球之书看到一个(关于死亡的)现代版本案例。

但就这个星系最近的进展而言,你能否告诉我们关于人们死后的情况的更多信息…(有过濒死体验的人的描述是,)你会看到自己在身体外面,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然后进入一条光之隧道。现在是不是仍然是这样的体验,或者完全变了?

Cobra: 不,仍然一样。对普通人来说唯一的不同是比几年前有更多的光。现在对大多数人来说这个(死后的)过渡变得更安全——但还不是对每个人都如此。但过去几年已经有一些改善。被执政官抓捕的人们百分比低了很多,所以情况是有改善的。

Rob: 是的,这是我下一个问题。你好像说过执政官欺骗人们进入轮回的过程。现在谈谈你之前的一些文章,你提到奇异夸克和顶夸克炸弹仍然与罪恶四人组以及主要的阴谋集团成员绑定在一起。你指出大逮捕会触发这些炸弹。现在仍然是这样吗?

Cobra: 这仍然是一个问题,但我会说光明势力有某些计划和某些方法能绕过它。我不会谈及细节,这是一个复杂的主题,所以我无法给出一个直接的回答。在某些情况下这些炸弹可能被触发。在一些情况下可以避免。有一些正在进行的计划将会完全排除这个问题。

Rob: 你之前的文章提到奇异夸克炸弹如果被引爆,银河联邦能停止炸弹产生的反应,要怎么停止呢?

Cobra: 奇异夸克炸弹已经完全清理,现在我们剩下顶夸克炸弹。

Rob: 好的。我想这个问题是,银河联邦能否阻止顶夸克炸弹?

Cobra: 还是那句话,在一些情况下可以阻止。银河联邦还没有完全掌握爆炸会产生的反应,但他们越来越接近成功了。当他们能完全掌握这个反应,我期望到时”事件”就会发生。

Rob: 这真是好消息。下一个问题,如果阴谋集团的成员死了,比如大卫·洛克菲勒死了,这好像并不会触发炸弹,是不是只有黑暗势力被袭击才会触发炸弹?

Cobra: 单纯的死亡本身并不会触发炸弹。

Rob: 所以他们遭受的可见的袭击或者其他某些事情,才可能触发炸弹对吧?

Cobra: 我会说他们有一个非常复杂的模糊算法决定什么时候会触发,什么时候不会触发。有一个人工智能专门用来决定在何时何地,在什么情况下触发。

Rob: 好的。你分享过一些链接关于主要的标量脑控中心。它现在位于布鲁克海文实验室,是吗?

Cobra: 不完全正确。我会说它在长岛的各个地点。布鲁克海文实验室是其中一个地方,但不是唯一一个。最近那里有一些进展,但我会说主要的中心是长岛。

Rob: 谢谢。你分享的那些网站好像是很旧的信息。那里说现在有36个地点在运作,可能世界各地还分布着更多。能否告诉我们其他一些强大的HAARP技术中心在哪里?

Cobra: 这种中心分布在很多地方,如果你说的是HAARP技术的,很多地方都已经为人所知。在加拿大,北欧,全世界都有。

Rob: 好的,谢谢。

Cobra: 这不是主要症结所在。HAARP技术是过时的旧技术,他们有更先进的移动设备,可以轻易地转移工作地点。

Rob: 所以这些实际上是移动设备,就像半挂式卡车?或者是更大的东西?

Cobra: 它们可以是小型的,能放进小面包车里。

Rob: 必须有地下的Chimera科技与这些网络捆绑,是吗?

Cobra: 是的,这个技术有很多不同的层次。我会说许多团体基于须知的原则时,可以使用这些科技。例如部分负面军队,尤其是空军能使用到这个技术的一部分,但不是全部。

Rob: 大多数这些脑控技术位于地球上人口稠密的地区?

Cobra: 我会说其中一个网络连接着人口稠密区,但有另一个网络需要真正覆盖整个地球地表,因为需要维持一个非常特别的波长来保持整个地球处于低频振动。所以他们把这些设备放置到某些节点,让这个特殊的波长得以维持。

Rob: 所以他们给地球做了一个负面的针灸。我收到很多人的来信,过去几个月内就有超过15封邮件,他们说受到电子骚扰。我想知道这些节点在四处变动,如果人们搬到偏远的地方能否减轻他们的痛苦?

Cobra: 搬到一个自然的地方在很多情况下有一些帮助,但不是所有情况都能奏效。另外搬到水体附近也有帮助,因为水有切断标量等离子波的特点

Rob: 好吧,我想住在毛伊岛有一点帮助。这种技术在卫星上有没有?他们能否瞄准地球上的一个人?

Cobra: 是的,那个技术的其中一种形式是在卫星上。理论上可以瞄准任何个体,但后来昴宿星舰队已经让部分技术失去了作用。现在这个技术不像几个月前那么活跃,但那只是其中一个层面,还有很多层。

Rob: 这是很好的消息。很明显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如果不是剩下一点,那么银河联邦会逐渐地拆除这个技术的很大部分。

Cobra: 在”事件”发生的时候这将会完全清理,不会剩下一点。

Rob: 好啊,这是个好消息。这里是另一个问题,关于金字塔方面。有人说这种标量技术和其他技术用于影响地球的地磁和岩浆核心,这么做与人类的以太和等离子层的身体有关。我们知道麦基洗德(Melchizedechs)和古代历史中的其他文明在地球上建造很多金字塔。我们知道他们的意图是稳定地球的地磁网格和地脉线。你能否评论一下?

Cobra: 是的。金字塔是基于神圣几何的门户,它传输高维能量,抵消负面标量技术。这就是金字塔网络在亚特兰蒂斯时代被建造在关键的地球节点上的原因,其中一些金字塔现在仍然屹立或者能用某个方式进入。黑暗势力害怕金字塔的力量。这是他们掩盖金字塔科学的原因,因为这是抵消负面等离子科技的影响的其中一个关键因素。

Rob: 是的。Fred Bell博士创造了很多金字塔技术,他们说他的金字塔系统是用人们意识的相互作用来放大神圣干预,利用到水晶和激光。在这些系统中人们的思想会…在10小时后的世界和平冥想中….我们希望能获得成功。到我们把这个录音和文字公布的时候冥想应该完了。但这个金字塔应该是放大人类的思想。我想知道金字塔能否影响到地球内部,如何做到?

Cobra: 金字塔系统和Fred Bell开发的系统是昴宿星人的技术。他得到了这个技术。其中一个目的是稳定与地球核心有关联的构造板块。这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提高人类的意识。第三个方面是抵消负面等离子标量网络。他很清楚这方面,他是有意识地抵消这个网络的。(Fred Bell开发的技术见: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pyramid-systems-2/ )

Rob: 非常感谢。HAARP是否仍然在时空连续体底部制造裂缝,比如在波多黎各的EI Yunque森林公园,英国的阿森松岛,还是说这个技术已经停止运作?

Cobra: HAARP技术就像我之前说过,是过时的技术。它们是旧技术,他们现在的力量比以前少了很多,没有办法影响到时间线了。

Rob: 能否说一下主要的技术是什么?我们知道ELF是极低频的。这可能是一项旧技术,但可能仍然用于地球的电子系统。能否谈谈这个来自外星的影响着我们思想的控制网络中的传播波如何作用?

Cobra: 主要的技术称为morphic chamber。Morphic chambers我会说是人工智能的构造,它用强大的电磁场和标量波影响和塑造等离子场。它实际上是一种塑造和设计地球周围的等离子层的技术。整个地球地表都处于这个技术的影响之下。自上星期以来,银河联邦在移除这个技术。这在人类历史上第一次触发了Chimera的反应,因为他们说”如果银河联邦介入,我们就发动第三次世界大战”。所以这就是现在叙利亚问题的原因。因为银河联邦这样的介入是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银河联邦正在清理这个技术。

Rob: 这对我们很多人来说真是大好消息。我还想问几个相关问题。但关于清理的另一个故事,根据一些消息来源比如科里·古德,你知道我不想对科里·古德吹毛求疵,但科里·古德的文章里提到最近海军陆战队突袭了国土安全部和联邦应急管理局的地下基地,他们不知道ET的事情,这些军人受到了心理创伤因为他们面对的是蜥蜴人但没有获得任何作战指示。你能否确认这些突击行动发生过?(准备转变注:根据大卫·威尔科克在意识生命博览会上的演讲PPT,这里的”海军陆战队”指的是加拿大的海军陆战队)

Cobra: 我无法确认。因为根据我的信息,唯一真正在地下的地下基地是Chimera基地和光明势力的基地。负面军队已经在几年前失去了他们的基地。我能确认科里·古德信息的一些方面,但不能确认很大部分。

Rob: 如果人类军队去清理那些基地,当他们见到蜥蜴人,你认为他们是事前被告知了还是…事先不知道,到了那里就吓傻了?

Cobra: 当这种事情发生时,两者都有。一些军方人员预先得到简报,一些人没有。他们在一个需知的基础上获得一些信息。实际上这种事情真的发生过,当他们在清理基地时遭遇蜥蜴人,很多人相当震惊。

Rob: 正义军在清理这些地下基地,但我可以想象特朗普不知道这类行动。

Cobra: 在情报阶梯上特朗普的位置不是那么高,他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Rob: 是的,我也这么觉得。很多人正在觉醒但没有意识到那些低级的阴谋集团成员,那些人进行着邪恶计划,在各个团体里工作,比如光明会、共济会、外交关系委员会、兰德智库、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世卫组织、300委员会、跨国公司。当然美国还有一个我称为政治章鱼的东西,包括司法部、国安局、中情局、疾病控制中心、国务院,现在甚至大气层的化学喷雾都有很多秘密。然而大多数人类没有意识到这些地球上的组织是由堕落残暴的外星人团体,例如蜥蜴人、灰人、昆虫人、高大白人和其他种族控制。我想问这场正在全面进行的跨维度战争,在”事件”之前人类能否大规模得知地球困局的清晰历史?或者这些信息会在”事件”后公开?我们只知道一些小小的片段,但这些信息从来没得到一下子公开,因为有很多团体。很多人想知道谁是谁,发生了什么。

Cobra: 首先我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你刚刚所说的是光明会的基础架构。但在幕后还有人控制着光明会和所有你提到的那些组织。第一个是耶稣会。我想大部分人不知道耶稣会的真正力量和真正势力范围。他们控制着可萨人黑手党,控制着所有那些组织。耶稣会背后有执政官家族。他们是很久以前来自仙女座银河系的古老家系,他们转世到一些被选中的家庭,主要在欧洲。他们控制着耶稣会,耶稣会控制着光明会。在他们背后是跨维度的外星人实体和Chimera。关于你提到的蜥蜴人和天龙人,大多数已经被清理出去,他们不再对地球形势有太多影响。这是对现在发生的事情的一点解释。

关于你问的第二部分,我们只能在”事件”的时候进行全面揭露。不可能在黑暗势力失去对媒体的控制之前进行全面揭露。很多人谈到片面揭露,我想这种讨论没有必要。当然,在”事件”发生前我们只有片面揭露。但”事件”后我们肯定是进行全面揭露。如果你理解现状,这就是一个符合逻辑的结论。不会有其他情况。所以当光明势力控制了主流媒体,他们将公开一切,解释所有事情。他们将解释发生了什么….所有幕后的把戏将会公开。

Rob: 谢谢。这也是我一直所认为的,我们现在只是没有证据。我总是很谨慎。我知道解放正在推进,但总是很注意不要相信任何事直到它真的通过主流媒体报道。我想我们能感觉到你的信息..甚至科里·古德的信息能确认到一些事情,虽然你们在一些情况下似乎会有不同意见。你刚才提到大部分天龙人和蜥蜴人的影响已经清除,现在我们处理是主要的Chimera和执政官还有他们在地球上的手下。是吗?

Cobra: 是的,完全正确。地球上天龙人和蜥蜴人的数量在过去几年减少了至少95%

Rob: 你能否谈谈这个耶稣会。比如地球上某个家族有一个Chimera执政官决定做点事。在人类的层面上是不是打个电话就能行动?他们如何让这些政治家作出反应,这么快执行他们的命令?从执政官到伊斯兰国代理人如何传达得这么快?

Cobra: 首先我需要解释耶稣会网络。耶稣会建立他们的网络几乎有500年。所以那个网络是全面运作的,在所有政府和所有秘密组织里有很多间谍,代理人。这发生在200年前西方金融系统真正扩张之前。所以他们比罗斯柴尔德更早就在这里。他们控制着罗斯柴尔德,在此之前他们就控制了金融系统。他们在18世纪渗透了共济会。

通过那些渗透,200多年来,耶稣会的间谍进入了所有秘密的光明会组织。所以他们到处都有代理人,他们只需通过代理人在幕后操纵。耶稣会是一个非常小的团体。我会说可能有15000个耶稣会成员,大约5-10%在他们的网络里。其余的只是普通人,实践着自己的信念,完全不知道顶层有一个影子机构。

那些人之中我想可能有1000个活跃的耶稣会代理人,他们被一个小型的执政官团体操纵着。这个小执政官团体只需在幕后提提木偶的线,因为执政官网络更加古老,这是一个已经在这个地球成千上万年的更古老、更老练的网络,能够轻易控制新的网络,因为他们控制的经验和知识丰富。他们懂得思想控制的各个方面。他们知道着人类可能知道的有关的一切。所以他们以此作为有利条件。

Rob: 所以这1000个耶稣会士就是那些进行婴儿献祭、崇拜黑色太阳的人..

Cobra: 是的是的,完全正确。

Rob: 所以说那些团体完全明白自己在做什么,他们不像是被误导而去做这些…

Cobra: 不是。

Rob: …他们真的是被命令并且去推行一些事情。

Cobra: 他们以自己的自由意志有意识地去做。

Rob: 这是坏消息,但还是感谢你。这些信息感觉就是冲着某些人而来的,很多人只爱听好消息,只爱听诸如地球可以被解放之类的信息。但他们自己身为人类的处境迷住了他们的眼睛,或者说没有足够的有关地球被隔离的复杂程度和人类被作为人质的复杂处境的相关信息。但很多人都在说”共和国恢复了”、”明天就开始重置”、”圣哲曼和大天使在通灵时说了…”……诸如此类的。我感谢发这些信息的人,但我不会放在心上,因为我知道这些计划最终都会落实。但对我来说,直到看见主流媒体操纵的结束并且在电视上播出全面的真相之前,我都只能默默等待(不是泼人们冷水)。但对于我这样的人和其他一些人,你能否给我们确认一下这些胜利和必胜的宣告是不是真的?

Cobra: 这取决于你是从哪里获得这些信息的。

Rob: 对,你也是一个信息来源,科里·古德也是。你们很明显是圈内最权威的两个声音。但科里·古德对我来说似乎像是一个附加的报道者。他是非常普通的人类,正直诚实,他报道一些有点不同的信息。当然一些信息来自政府,一些来自他所称的超级团体。但你们都支持对方的信息,而又有点不同,这样很好。我认为科里·古德更像是一个主流的人,而你的信息则更多的是精细的形而上方面的导向性信息,和一些深受”白色兄弟会”( the Great White Brotherhood)影响的东西。

对于你所说的那些进展,和最终的”事件”,我是相信的,我心有笃定。但我知道直到”事件”之前我们都无法看到太多证据,但你能否向我们的其他听众保证一下?

Cobra: 是的,一直都有进展。但考虑到这个行动的庞大范围,当然不能一下就搞定。因为我们正在瓦解的是25000年来黑暗势力为奴役这个地球作出的努力,我们正移除那些控制层面。所以这需要花一些时间。如果你知道应该注意哪些点的话,你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某些进展。当然你在主流媒体上找不到,尤其在西方主流媒体更不可能了。你可能在东方的主流媒体上找到,可能在另类媒体上找到。如果你建立了内在联系,你也能感受到进展。所以我不会给人们任何外部的保证,这需要来自你自己内在。

Rob: 谢谢。我内心确信这些,但现在客观上的不良状况和事态不会使我那么快就开始宣告胜利了。我知道胜利正在到来,我想我们只需继续埋头努力,继续那些集体冥想之类的工作就行,那是有帮助的。你提到似乎有一个”全球统一宗教的新世界秩序”团体( the New World Order of One World Religion),想实现圣经那种预言。你也提到Shimon Perez(以色列前总统),我想他是耶稣会的。这些企图能否牵动大众,或者只是一场春梦?

Cobra: 是的,很多控制团体都有一个梦想,创作大决战的剧本,世界末日的情节,但这不会成功。因为他们有自由意志,而我们也有自由意志说”不!”。

Rob: 很好。这里有另一个问题。我知道很多圣经预言和时间线,这些与高维的宇宙存有看到的未来有关,但未来总是在变化。所以我的问题是,这些预言,有点像战争预示或者战争预言,确实正在发生。我们真的有过世界大战。黑暗势力明显在企图实现它们。我不指望你能预测未来,但这些战争似乎早被预知,当然不会是核战,可能是常规战争,比如中国进入中东这种预言。这些计划是否完全改变了?你会不会说那些时间线已经关闭?对于一些人期望会发生的负面的古代预言你怎么看?比如美吉多平原(Plain of Megiddo)是什么情况?(注:圣经末日之战预言提到的一个地方)

Cobra: 某些团体以此作为他们的目标,但这不会发生。因为我们集体的自由意志已经更加强大,很多人觉醒了并且说”不”。某些团体试图实现那些预言,它以一个有限的方式实现了,仅此而已。

Rob: 好的。现在我想谈谈本杰明·富尔福德(Benjamin Fulford),他说诺斯替贵族(Gnostic)正受到耶稣会攻击。这更多是现实的攻击。就人类的政治操纵而言,我有点讨厌”贵族”这个概念。我想这件事不会阻碍到抵抗运动的计划,你同不同意?

Cobra: 正面白色贵族(White Nobility)与这个地球上几千年来的那种贵族不一样。它实际上是spirit灵性贵族,他们创造了一个血统——我会说对事情有更好影响的正面血统。他们与声望和财富没有那么紧密相关,他们更多的是灵性上的贵族。所以这是正在发生的事情,有这样的一些团体,他们为了地球解放,与抵抗运动和其他正面势力一起工作。

Rob: 好的,这些人基本上是好的,有着正直的品格,在当前的政治局势中在幕后为改变世界而工作。这个团体有多少百分比的人知道并且公开得到ET势力的指导,比如净光兄弟会(White Brotherhood)或者灵性接触?

Cobra: 他们大多数人不是直接以你说的这种方式来了解情况,但他们的确有受到指导。多数人没有公开的接触,但他们会获得灵性指导。他们从光明势力那里得到可见的,有时是不可见的帮助。

Rob: 很好。这些人是否正如你提到的那样在西班牙,苏格兰发起反抗或者在其他地方工作?他们有没有实现一些有形可见的转变,比如在金融系统上。或者他们是在不断努力,越来越接近光,但我们在突破前看不到他们的努力?

Cobra: 有少数几个可见的成果,但我会说这是一个正在发展的运动,它正在积累能量。当有了一定的能量,突破就会发生,那些能量还没有蓄够,其实就是因为操控世界的势力仍然比他们更加强大一些。但我会说这场人类觉醒的运动正以很多方式表现出来,这只是其中一个表达方式。这当然有助于创造突破。

Rob: 好的。”摆脱石油美元的运动”会不会成功?有人已经宣布人民币将成为储备货币。离成功还有多远?耶稣会会不会控制操控人民币?

Cobra: 他们尝试这么做,但不会成功,因为在中国、在俄罗斯存在更多的光明势力,而有些国家正建立一个替代性的金融架构,在”事件”的时候将会全面运作。实际上这个金融架构将会在新金融系统过渡中承担很大职责。

第二部分

–采访于2017年5月3日 –

Rob: Cobra,我有点好奇想继续谈谈金融系统的问题。你说耶稣会将无法控制人民币。我想知道从一般人的角度能看到什么进展…有很多关于资金交付的声明,对此我真的不肯定。关于金融系统的前线你有什么正面的消息 ?

Cobra: 随着东盟越来越向着全面运作的替代金融基础设施推进,有一些稳定持续的进展。在最新的文章里我给了一些有关的链接。我需要说在重置之前不会有结果,不会有资金分发,不会有可见的东西。如果有人在重置等待什么,他们将会失望。

Rob: 有一些计划,而人们在幕后工作试图把事情做好..

Cobra: 是的,就是这样。

Rob: 好的,谢谢。给各位听众说一下,我们有一些声音问题,这次访问被拖延了很久,从那时起Cobra又发了两篇新的文章。我想先表达一下对Cobra和对他的信息的支持,这是很重要的。我想深入一点谈谈电子骚扰。它的范围有多大,这是一般的电子骚扰还是只针对特定人士?或者是电子骚扰整体上普遍增强了?

Cobra: 它有很多个层次。第一个是非物质层的,这是全球普遍的。这在等离子层面。然后有物质层面的,用到真实的可移动物理设备,这些设备非常昂贵。那些物质层面的电子骚扰不像等离子层的那么广大。有一些特定人士正受到骚扰,现在光明势力正采取行动解决这个问题因为他们做得太过分了。

Rob: 你有没受到这个层次的个人攻击?

Cobra: 我不能回答这个问题。

Rob: 有人问我你文章里面那个”王”(king)是谁,那个地位代表着什么?你能否多解释一下?

Cobra: 我也不能回答这个问题。这只是一个对地球形势有一些发言权的人。

Rob: 那个叫Peter Hans Kolvenbach的人,我忘了他的名字怎么念,就是其中一个最高层的人。他仍然在地球还是已经被移除了?

Cobra: 那个人已经被移除了。

Rob: 所以没有人知道他在哪里或者关于他的其他事?

Cobra: 是的。

Rob: 好的。谈谈人们如何利用你的速子技术(又称为:超光速粒子技术)提升意识,或者我们先提几个与如意宝珠(Cintamani)有关的问题。如意宝珠的大小要不要紧?

Cobra: 是的。更大和更高品质的石头会更有效果。但每块如意宝珠都是珍贵的宝石,和地球上其他的东西无法比较。

Rob: 关于速子,这些能量粒子通过你的技术被重新注入物体中。能否告诉我们它如何加强水晶或者其他被注入的物体,并且要如何用?

Cobra: 速子是这个宇宙中第一种被创造出来的物质,因此,它与源头的直接连接。它是能与物质结合的最大可能的振动频率。被注入速子的物品有着最大可能的振动频率,它们能以很多方式帮到我们…我会这么说,减少物质和非物质的熵,以目前地表上最快和更有效的方式带来更多的光。

Rob: 这就像我冥想的时候,我想象一束光从中央太阳发出,通过我的身体直达地球中心,这能否一定程度上带来速子?

Cobra: 不完全是,因为在地表上某个高度有一层薄膜吸收了绝大部分速子。所以一个简单的冥想几乎不能带来速子,除非你是一个扬升大师。当你成为扬升大师,你就不需要任何技术(支持)。但在这之前,需要通过技术支持。

Rob: 我在想,比如在印度有一些非常高级的瑜珈大师,他们有没有能力这么做?祈求光和速子有什么不同?

Cobra: 他们能祈求到一定量的速子,但只有扬升大师才有完整的能力穿透帷幕。

Rob: 对一个普通人来说,我们要不要像拿着如意宝珠那样拿着这些速子化的物品?这是好主意吗?

Cobra: 是的,当然。

Rob: 如果有人像Fred Bell那样建造了一间放了许多水晶的房子,这些晶体如何提升振动,能否保护不受电子骚扰?

Cobra: 水晶是物质的最高可能的进化形态,同样的,它们把光锚定在物质层面。它们很大程度上能抵御等离子层的电子骚扰,在一个小程度上抵抗物质层面的电子骚扰。但这并不足够。

Rob: 我们来说说标量波装置(scalar wave devices)。很多人说它们的电脑装载了这种技术…他们说一台电脑和一个程序就可以制造出标量波。我看过一个Rife科技的视频,他们用了某种振动频率,破坏了一个有害的细菌。我很好奇,这些名目的技术真的能奏效吗?在人体上能产生效果吗?我不想指名道姓,但我知道有很多这种名目的东西。我很好奇。


Rob看到的可能是这个视频:Rife/Bare装置产生等离子波,爆破了一个赭纤虫

视频来源:http://www.rifetechnologies.com/non_technical.html

Cobra: 电脑里的程序不足以制造出标量波,但如果那个程序能产生声音或者其他类型的,某些关键频率的电磁辐射,这在一定程度上有所帮助。但还是那句话,这还远远不够。

Rob: 是的。Bell博士从昴宿星人获得的其中一项技术是用到声音,光和颜色,这也是一种金星的治疗技术。你知不知道有哪些程序或者有人能把特定的脉轮频率与特定的颜色频率、声音频率联结起来组合为一个系统?

Cobra: 我认识有人在开发先进的激光系统。现在他们没有结合到声音,但他们结合到光,光激性的非激光。这是很有前途的技术,是其中一种最为有效抵抗电子骚扰的技术。

Rob: 关于”披萨门”(PizzaGate)和”恋童门”(PedoGate)这类(恋童)事件的幕后背景,你知道些什么。这真是难以置信,很多人关心和同情那些被侵犯的无辜孩子。其中一些主要系统有没有被推翻,或者这种事仍然在最高层进行着?

Cobra: 这个网络是巨大的,比大多数人意识到的更为普遍。它牵扯到全世界无数的人,尤其在美国。我会说当”事件”发生的时候,当一切被揭露时,这方面是最难面对的。所以无论现在揭露的是什么,这都只是冰山一角。关于这件事也有很多虚假信息,我也无法确认”披萨门”。有其他揭露恋童行为的尝试我认为是更可靠的。但再强调,这只是很小的一方面。有更多将会被曝光,对大多数来说是非常令人震惊的。

Rob: 在”事件”发生的时候,那些低层的恋童癖消费者会不会被揭露和逮捕,或者会接受辅导?这项工作怎么展开?

Cobra: 有很多个方面。有一些人被迫这么做。他们需要接受很多治疗,面对自己的罪恶感。有一些人用自己的自由意志这么做,最终会让一个我称之为”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truth and reconciliation committee)的机构来决定他们的命运。他们中的一些人将被从地球上移除,一些人将会去中央太阳,一些人将尝试用一个正面的行动平衡他们过去的行为。他们需要尝试中和以及治愈这个困境。所以将会有很多种过程,对很多人来说是艰难的。这需要花一些时间。我会说这个问题是最难以面对的,我不会称为揭露(disclosure),我会说这是揭发(exposure),这将会在”事件”时发生。对于疗愈人类来说,这是需要做的。在这些问题得到揭发\处理和治疗之前我们不能完全治好人类。

Rob: 谢谢。自从我们上次谈话,俄罗斯在阿拉斯加附近做了一件大事,似乎他们用到一些科技,你也给了一个链接。那里说牵涉到凯史Keshe科技。

Cobra:那不是凯史科技。我说过那个链接里不是所有信息都正确。但我会说他们用了先进的电磁技术,干扰了驻守在阿拉斯加的飞机。也做了其他我不能说的事情。我只能说昴宿星人利用那个机会在那个地区的物质层面采取了一些行动,因为北美防空司令部失去作用,他们侦测不到昴宿星飞船进入大气层。所以有一些有趣的事情在那时发生。

Rob: 很好。所以这是地球正义军和昴宿星人的联合行动,是吗?

Cobra: 是的。

Rob: 在适当的时候你会不会公开这个信息?

Cobra: 也许会。我不知道我能否得到授权公开更多这个信息。现在这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

Rob: 美国的电磁脉冲(EMP)技术如何?很多年前我获得一些照片,你确认这是来自秘密太空项目(Secret Space Program)的一部分,那位先生有一间公司制造更先进的太空船,他把这些照片给我看,告诉我政府肯定有EMP武器,它的形状像一根雪茄而不是一艘大船,是一根可以拿来用的雪茄形状的物体。谈谈美国政府或者地球上秘密太空项目所拥有的EMP武器,它的效果如何,能否比得上俄罗斯的?

Cobra: 地表上很多不同的集团有EMP技术,这不是很难造出来的东西。不只美国政府,美军,一些国家的政府也有。这是比多数人所认为的更普遍的技术。

Rob: 它的效果如何。和俄罗斯所用的类似还是更强大?

Cobra: 效果足以中断地球的输电网络。基本上如果使用的话,足够让西方文明全线崩溃。

Rob: 这有没有可能发生…

Cobra: 昴宿星人和光明势力在监控这个技术,不会让这个技术被滥用。

Rob: 所以其他人不能像俄罗斯人那样使用这个技术咯。他们不能去俄罗斯中断他们的相当于北美防空司令部的防卫系统了吗?

Cobra: 如果他们有合理的原因,这是可以发生的,如果昴宿星人允许的话。当地球形势到了关键时刻,他们允许俄罗斯使用了几次这个技术。他们批准这个技术的使用。在昴宿星人和俄军一些高层之间有一个会议,他们授权使用那些装置,因为电子骚扰严重到一定程度,他们说”需要对此做一些事情”他们向美军的负面派系展示了这个技术,表明如果电子骚扰在这个程度上继续下去,就会采取行动。在那之后这种电子骚扰减少了一些。

Rob: 好的。

Cobra: 不是完全消失,但减少了一定程度。

Rob: 你知道自从长崎之后,很少有核弹允许在地表上使用,但根据我的信息来源,他们过去曾多次尝试发起核攻击。

Cobra: 是的。

Rob:这些攻击总是被外星人阻挠。那为什么地球上的军队继续用这个作为威胁呢?他们知道永远不许使用核武,还是他们真的相信金正恩或者其他人能对任何地方发起核攻击,包括美国?

Cobra: 你需要明白外星种族存在的真正证据是高度机密的信息,需要在一个适当的位置——在军队里非常高的级别——才能接触到真实证据。我会说美军内部大部分高级将领没有接触这类证据的权限。所以他们可以推测,但当涉及到军事学说,推测就显得不够好。所以从他们的角度,他们不得不继续开发核武,因为他们无法确认或者否认昴宿星人的存在

Rob: 关于朝鲜的情况我很想知道。就像以色列、英国、美国和其他私下牵涉到恶行的帝国式国家一样,我们也来说说朝鲜,毋庸置疑,是这个地球上其中一个人权最差,思想控制最严重的国家。你能否谈谈那里的情况?本杰明的关于可能发生的事情的信息,从你的信息来源来判断是不是真的?

Cobra: 朝鲜的人权状况是这个地球上可怕的。比1950年代,1920年代的俄罗斯更差。可以和1940年代的纳粹德国比肩了。这背后真正的势力是耶稣会,这是一个通过西方某些势力和朝鲜政府有联系的网络。关于本杰明的信息你需要问得详细一点,你想我评论什么?

Rob: 本杰明提到(朝鲜)领导人会逃到俄罗斯,他们会让他的堂兄弟之类的人接替权力位置。

Cobra: 那个计划,从我的角度和抵抗运动的角度都不会有效,因为这不只是关于一个人。那是一个需要被处理的非常紧密的集团。正如我之前说过,朝鲜有一整个网络和耶稣会以及一些西方势力有关。直到这一切解决之前,我不期待朝鲜有太多转变。所以需要做的是增加人们对那个国家人权状况的认知,这将使那个状况得到转变。当然到了”事件”发生时,所有这些都会改变。

Rob: 朝鲜的政坛和领导核心集团似乎全都被思想控制了,肯定有非常强大的操控者,是吗?

Cobra: 是的。

Rob: 我无法肯定…我意思是在西方很多人欣然赞成某些思想控制,但看起来他们在朝鲜实行的大量控制是想让整个地球来效仿,是吗?

Cobra: 实际上朝鲜是某些阴谋集团派系的实验室

Rob: 他们的导弹发射是武力威胁还是另有所图?他们的导弹有没有能力打到更远?我意思是他们一直在试射,散播恐惧,但你能否确认他们的试射有没有重大意义或者是真正的威胁?

Cobra: 我只能说有比他们更强大的势力,那些势力确保发射会成功。

Rob: 关于中国的情况你有什么最新消息?我知道这是一个大国,政坛很深。昴宿星人或者其他光明势力有没有渗透影响这个国家?

Cobra: 不是公开的。有一些接触但不是俄罗斯现在的那种层面。所以我会说在中国内部有一些势力——在中国的更为秘密的团体——与正面外星人有某种形式的接触,但这还不是政府层面上的。俄罗斯是目前唯一有直接接触的国家。

Rob: 美国军方很明显知道并且已经与善良外星人有接触,但他们…

Cobra: 是的,但现在的情况有点不同。美国的情况非常复杂,因为美军内部有非常强大的正义军同时也有非常强大的负面派系。现在很紧张,此时所有接触需要非常小心地进行。

Rob: 所以没有一个公开的计划,这些工作必须区分进行。

Cobra: 是的。在俄罗斯,一些高级将军可以去到一个秘密基地,那里停泊着昴宿星飞船,他们可以非常自由地交谈。但在美国这种事情现在是不可能的。

Rob: 好的。最后几个问题。能否谈谈纽约地下行动的最新情况——你以前文章提到过的那个给抵抗运动的领导人迈克尔(Michael)提供了藏身之处的天狼-昴宿联合基地,我说得对不对?

Cobra: 那是1970年代的事情。那个基地现在…那里的情况有点不同。

Rob: 谈谈迈克尔,他仍然在地下受到保护吗?

Cobra: 是的,他仍然领导抵抗运动。他还在那里,现在非常活跃。

Rob: 好的,这是好消息。似乎很多光之工作者想加入抵抗运动。你觉得那些有能力的人有没有可能提供帮助,除了分享消息,冥想和写博客之外,有没有可能亲身加入(抵抗运动)?

Cobra: 有两个因素。第一个是安全因素。抵抗运动不能以更直接的行动保证任何参与者的安全。这真的太困难,除了非常罕有的情况以外。但抵抗运动自己能更有效完成这些工作,因为他们受过训练。我需要这么告诉你们,绝大部分为光工作的地表人类没有在那个层面上为完成一些工作而受过训练。他们没有受过足够的培训,不够稳定,因此无法经受住挑衅不去做一些负面的事情。我会说大部分人没有为此做好准备。(准备转变注:这里适合读者们对号入座,找找自己的问题。)

Rob: 是的,我某程度上同意。但似乎有些情况下人们在常规战争中不顾生死。所以很多人…

Cobra: 这无法解决问题,不会有所帮助。一个技艺娴熟的抵抗运动成员,他能够在一段短时间内在任何人不受伤害的情况下安全地完成一件工作,而不像地表一小部分人那样可能(自己)受伤,并且还要冒上更大的风险而更低效地完成工作。这不会发生在抵抗运动的人员身上。抵抗运动想提高而不是降低效率。他们想要尽可能小的伤害和尽可能正面的效果

地球解放不是一部浪漫的英雄电影。这是一个真实的情形,有时人们出于错误的理由想要加入。他们想在人生中做点事情,他们想让生活更有趣一点。但这是一场真正的战争,不是游戏

Rob: 是的。这是在地球上的真实的情形,我肯定有很多人被真诚的行动激励,而不只是为了在生命中做一点点事,但….

Cobra: 对于那些人,我会建议他们多学习,让自己的性格更加可靠,让光明势力能指望他们不会轻易受挑衅。比如遇到一点负面影响,他们不会互相攻击。对于地表上想加入的人们,其中一个主要课程是能互相合作,不要互相攻击,互相打架。这是主要任务。那些通过测试的人期望在未来能参与更重大的事情——可能甚至在”事件”之前。

Rob: 这是很好的消息。大家应该明白了。开发自己的洞察力,保护和面对攻击,控制自己想法的水平。Cobra你看过我之前访问的文字记录,似乎这是一个合适的时候,因为你被那个所谓的知情人士攻击。这很可笑,任何认识你或者见过你的人都能分辨那绝对是虚假信息。关于这个特别的人,他是否心理不正常并且被挑唆了?或者是一次商量好的针对你的虚假信息诽谤?你怎么看。

Cobra: 那个人被等离子执政官挑唆了。他们只是”暗示”他需要写点什么,原因是我写的东西与他的信仰体系不相配。一些人把很多能量投入到他们自己的信仰系统,如果那些信仰体系受到挑战,他们就有攻击挑战他们信仰系统的人的倾向。一些人也把很多钱投入到第纳尔骗局里,如果有人告诉他们可能拿不回投资,或者拿不到所投资的东西,他们也可能会受到挑唆。这就是为什么这些攻击会出现。当然,更深层的原因是因为我公开了重要信息,一些等离子层的势力——执政官想阻止这个信息的传播。这是协调行动的一部分,正如你可能知道,科里·古德在几天后也受到攻击,这是同一个行动的一部分。

Rob: 能否谈谈那个人?他是直接在物质层面接触到执政官还是在等离子层?

Cobra: 不,这只是一个来自等离子层的示意。我记录了很多例子,比如人们从他们的”灵性导师们”那里收到他们需要攻击我的指示,诸如此类

Rob: 好的,非常感谢你的信息。谢谢你回来完成这个访问,这是荣幸和愉快的。我们尝试尽快发布。很感谢Cobra今天来到节目上。

Cobra: 谢谢你的采访。希望我们能尽快发布它。

Rob: 是的。我们会把它交给我们的抄录员Sam,Chris会把音频调整好。谢谢你们的收听,光的胜利!

Cobra: 光的胜利,谢谢。

原文网址: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transcript-and-audio-of-cobra-interview-5-12-2017/

译者:erttq0101

校译:Zay

准备转变精校出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