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之工作者的身份




光之工作者就是那些内在带有强烈意愿,想把光――知识、自由和自爱――散播开来的灵魂们。他们感觉这是自己的使命,通常会被灵性和治疗类的工作所吸引。
因为内在所感受的深深的使命感,光之工作者通常感觉自己与其他人不同。他们在自己的路途中遭遇各种不同的障碍,生活通过这种方式激发他们去寻找自己独特的路途。光之工作者几乎总是一些单独的个体,而没有融入已有的社会结构中。
一个关于”光之工作者”的注解
“光之工作者”这个词可能会引起一些误解,因为它似乎将某一群人从众人之中特别凸显区分开来。这个概念可能会被误解为暗示着这部分人比其他人要优越。这种思维方式违背了光之工作的真正本质和意图。让我们在这里简短地讲一讲它错在哪里。
首先,说任何人比较优越通常来说都是一个未受启蒙的行为,会阻止你发展出自由而充满爱的意识。第二,光之工作者并不比任何人”更好”或者”更高尚”。因为相对于那些不属于这个群体的人来说,他们不过是拥有一个不同的历史罢了。因为这种特殊的历史――这段历史我们下面将会谈到――他们拥有某些心理的特征,将他们与其他人区分开来。第三,任何一个灵魂在灵魂发展的某个阶段都会成为一个光之工作者,所以”光之工作者”的标签并不是预留给某一部分灵魂的。
尽管有可能会造成误解,我们还是使用”光之工作者”这个概念,因为与这个名字相关的一些东西能够触动内在的记忆,帮助你回忆起自己是谁。还有一个原因是它的方便性,因为这个词在当代灵性资料中被频繁地使用。
光之工作者的历史来源
光之工作者携带了比其他人更快达成灵性觉醒的能力。他们携带了一个快速灵性觉醒的内在种子。因此,如果他们选择觉醒,他们将会比绝大多数人走得更快。再强调一次,这并不是因为这些灵魂比其他人”更好”或者”更高尚”。不过,他们是比此刻在地球上转世的绝大多数灵魂要老。这里所说的老指的是经验,而不是年纪。
光之工作者在地球上转世并开始他们的使命之前就已经到达了某个开悟的阶段。他们有意识地选择了被这个”生命的业力之轮”牢牢抓住,体验这其中各种形式的迷惑和幻觉。
他们这样做是为了完全地理解”地球体验”。这将助于他们完成自己的使命。只有当他们经历了所有无知和幻觉的各个阶段,才能够最终掌握帮助别人的工具,最后帮助别人达到真正快乐和开悟的状态。
为什么光之工作者们要冒着世代陷入这沉重和疑惑的地球生活的危险,如此热切地去从事帮助人类的这项使命呢?我们将在后面深入展开的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只想说它跟星系业力有关。(请勿纠结业力这个用词,尝试理解文中想表达的意思)人类在地球上的诞生之初,光之工作者们就已经在场。他们参与了人类的创造,是人类的共同创造者。在创造的过程中,他们做出了一些让他们事后深感遗憾的选择和行为。现在,他们来到这儿,为了给当初的选择做一些补偿。
在进入这一段历史之前,我们首先来列出光之工作者的一些特征。正是这些特征将他们与其他人区分开来。这些心理特征并不专属于光之工作者,不是所有的光之工作者都能在这些特征中找到完全对应。绘出这个列表,我们只是想要给出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征的勾画。关于这些特征,外在的行为远不如内在的动机和意图重要。你们内在的感觉要比外在的显现重要得多。
光之工作者的心理特征:
- 从童年起,他们就感觉到与别人不同。通常,他们觉得自己与别人有隔膜,觉得孤独、被误解。他们通常都是个人主义者——不得不在生命中寻找自己独特的道路。
- 他们在传统的工作或者机构中都感觉不舒服。光之工作者是天生的反权威者,天生就抵触那些基于权力和特权而产生的决定和价值观。即使他们看起来很弱小、很害羞,这种反权威的特征也一样存在。这跟他们在地球上的任务的真正本质是相关联的。
- 光之工作者会被吸引去做治疗者或教导者以帮助别人。他们可能是心理咨询师,治疗师,教师,护士等等。即使他们的职业不以直接的方式去帮助别人,也有为人类的更高利益而做贡献的意愿。
-他们对生活的展望带有着灵性色彩,认为万事万物是相互关联的。他们的意识或潜意识中携带着光之领域的记忆——不属于地球的记忆。他们可能会偶尔怀念这些光之领域,感觉自己在地球上象一个陌生人。
- 他们深切地尊重生命,通常表现为对动物的喜爱、对环境问题的关注等等。人类行为对动植物王国的破坏给他们的内在带来了深切的悲伤。
- 他们很热心、敏感和富有同情心。碰到攻击性的行为,他们感到难以处理,通常无法保持自己的立场。他们可能会有些梦幻、天真或者高度的理想化,不够扎根,不够脚踏实地。因为他们很容易吸收周围人的负面情绪和感觉,所以会不时地需要独处。这样,他们才能够分清楚哪些是自己的感觉,哪些是别人的感觉。他们需要独处的时间,来跟自己,还有跟大地母亲相连。
- 他们在地球上生活的很多世中都跟灵性或者宗教深深相关。他们曾经以非常大的数量出现在你们旧有的宗教体系中,当时的身份是和尚、尼姑、隐士、通灵者、巫女、巫师、牧师等等。他们是可见与不可见的世界之间的桥梁,是地球上的日常生活与死后神秘领域——神的王国——之间的桥梁,是善与恶的灵魂之间的桥梁。为了完成这个角色,他们总是被拒绝和排斥。你们中间的许多人曾经因为自己的天赋而被审判烧死。这种迫害在你们的灵魂中留下了深深的创伤。现在,这种创伤也许会表现为”不敢完全扎根于此”的恐惧,也就是对”全身心地在这里”有一种恐惧。这来源于你们因为做自己而被残忍攻击的记忆。
迷失:光之工作者的陷阱
和其他人一样,光之工作者可能会被无知和幻象所迷。虽然他们跟其他人的起点不同,但是他们超越恐惧和幻象而达到开悟的能力却会因为很多因素而被阻挡。(我们这里所说的开悟是指你们明了自己的本质是光,在任何时刻都可以选择光。)

一个阻止光之工作者开悟的障碍是他们所携带的沉重业力负担,这可能会让他们偏离轨道很久。如同我们开始说到过的,这个业力负担跟他们在人类诞生之初所做的一些决定有关。这些决定对生命很不尊重(我们后面会谈到)。所有现世的光之工作者希望能够纠正自己过去所犯的错误,从而恢复那些曾因自己的错误而被破坏的东西。
光之工作者已经走完业力负担的路。当他们放掉任何形式的对权与利的需求时,就会意识到自己从本质上是光之存有。他们将因此帮助其他人找到真我。不过他们必须首先自己经历这个过程,这需要非常大的内在的决心和坚持。因为社会灌输给他们的价值观和评判性与他们的本质相违背,很多光之工作者在此过程中迷失了,陷入了自我怀疑、自我否定,甚至是抑郁和绝望的境地。因为无法融入现有的系统和规范,所以他们认为是自己出了什么大的问题。
现在,光之工作者们需要做的是停止从外在――从父母、朋友和社会那里――得到认同。正在阅读这段文字的朋友们,在你们生活中的某个点上,你们将不得不进行跨时代的一跃。你们将获得真正的力量,真正相信自己,真正尊重和按照自己的天生倾向和内在知晓而行。
我们邀请你们去这样做,并保证我们会在此过程中陪伴你们走每一步――就像在不久的将来,你们会为其他人所做的一样。

光之工作者的星系历史

 灵魂的诞生
光之工作者的灵魂,在地球和人类形成的很久以前就诞生了。
灵魂在波浪里出生。灵魂存在于一种无始也无终的感知里。但从另一个意义上讲,他们出生在某点上。正是在这点上,他们的意识接触到独立自我的感觉。在这点之前,他们早已作为某个可能性存在。但是,那时还不存在”我”与”其他”的意识。
当某种界限被用来划分能量群时产生了”我”的意识。我们必须用比喻才能解释这点。
想像一下海洋,把它想像成是一个巨大的流动能量领域,能量流不断地交融分开。想象某种弥漫的意识贯穿整个海洋。如果愿意的话,你可以称之为海洋灵魂。过了一段时间,海洋中某些地方出现意识集合。这里的意识更集中,不像其周围的意识那么发散。整个海洋进行着分化,导致在海洋里形成各种透明形态。这些形态是意识的集中点,独立于其周围而移动。他们体验到自己不同于海洋(灵魂)。这里所发生的事,正是初步自我感或自我意识的诞生。
为什么意识的集中点出现在海洋的某些地方而不是其它地方呢?这很难解释。然而,你能够体会此过程是自然发生的吗?当你把种子撒在泥床上,会发现那些破土而出的小植物会按自己的时间和规律生长。有一个可能不会像其它那样长得那么大或那么容易。有些根本就不生长。整个土地都有差异性。为什么?海洋(海洋灵魂)的能量会为其中的”多层意识流”直觉地寻找最佳的表达可能。
在海洋之内意识形成个别点的过程中,有一种力量会从外部对海洋造成影响,或者至少看起来是这样的。这是神圣的启发力量,它可被视为那创造了你的存在的男性一面。鉴于海洋代表女性,容纳一面,男性一面可能被想像为注入海洋的光束,这加强了分化和分离过程,以形成意识的独立结块。他们就像温暖苗床的阳光。
海洋和光束共同塑造了一个实体或存在体,可称之为大天使。这是一个同时具有男性和女性面向的原型能量,而且是一个对你显化或表达自己的天使能量。我们会在第一部分的最后一章,《你的光我》,来讨论更多有关大天使的概念。
当灵魂作为独立的意识单元形成后,它慢慢离开了海洋般的全一状态,那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都是它的家。灵魂愈加地意识到自己的分离状态以及只有自己可依靠。
伴随着这个知晓,灵魂有生以来第一次升起一种失落或缺乏的感觉。当灵魂开始其作为独立实体的探索之路时,将携带着对整体的某种渴望,希望属于某种大于自身的东西。内在深处,灵魂将保留某种意识状态的记忆,在那里一切都是一体,在那里没有”我”和”其他”。这正是它认为”家”应该是的样子:一种令人心醉神迷的全一状态,一个完全安全和流动的地方。
在脑后带着这个记忆,灵魂开始它的旅行,前往各实相,前往无数经验领域和内心探索。此新生的灵魂被好奇心所驱使,非常需要体验。这是在海洋般的全一状态里缺少的元素。灵魂现在能够按自己的愿望自由地探索一切。它可自由地用各种方法探索整体性。
宇宙中,有无数的实相层面可供探索。地球只是其中之一,而且以宇宙尺度而言,地球形成时间相对较晚。实相或次元的层面总是起源于内心需求或欲望。正如所有造物一样,它们是内心幻想和思考的显化。地球因以下内心愿望而被创造,即从各个互相冲突的实相中集合各种元素。地球的目的是为了一连串的伟大感应而成为一个大熔炉。我们将在下文进一步说明这一点。现在我只想说明地球在宇宙舞台上是一个相对迟来的成员就够了,而且许多灵魂在其它实相层面(星球、次元、星系等)已经活了很多探索和发展的人世,它们甚至在地球诞生很久之前就存在了。
光之工作者是那些在转生到地球之前,在这些其它层面活过许许多多次人生的灵魂。这就是他们与”地球灵魂”的区别,为方便起见我们会这样称呼”地球灵魂”。地球灵魂,是意识独立单元在发展的相对初期,以物理身体转生到地球的灵魂。有人可能会说,他们当其灵魂还在婴儿阶段时开始其地球生命周期。那时,光之工作者灵魂已是”成人”。他们早已经历了许多经验,他们与地球灵魂承担的关系类型,好比父母与孩子。
 地球上生命和意识的发展
地球上,生命形式的演化紧密联系着地球灵魂的内在发展。尽管没有一个灵魂绑定特定星球,但地球灵魂也可以说是此行星的土著。这是因为他们的成长和扩张大致与地球上的生命形式增殖相一致。
独立意识单元出生时,在结构和可能性上,它们有些类似单一的物理细胞。正如单个细胞有一个相对简单的结构一样,新生意识的内在运动是透明的。尚未确定太多的区别。他们脚下是无限可能的世界,包括身体和灵性。从一个新生的意识单元,发展到一种自我反射,能够观察其环境并做出反应的意识,此过程可大体相比于一个单细胞组织发展成一个用多种方式与其环境互动的复杂生物体。我们在这里比较灵魂意识的发展以及生命的生物演变,不仅仅是比喻。事实上,地球上生命的生物演变,应该被看作是地球灵魂对探索和体验的灵性需求的背景。此探索的需要或渴望,产生了地球上丰富的生命形式多样性。我们说过,造物永远是意识内在运动的结果。尽管你们目前科学所接受的进化论,在一定程度上正确地阐述了你星球上生命形式的发展,但它完全忽略了内在驱动,这深刻创造过程中”隐藏”的动机。地球上生命形式的增殖是由于灵魂层次的内在运动造成的。一如既常,灵性领先和创造物质。
最初,地球灵魂转生成的物理形式,是最适合其起步阶段自我意识的感知:单细胞有机体。经过一段时间的经验积累和综合,它需要更复杂的物理表现手段。那就是复杂的生命形式是如何演化成形的。意识创造物理形式,以回应地球灵魂的内在需要和渴望,他们的集体意识主要定居在地球。
新物种的形成以及地球灵魂转世成那些物种的成员,代表了一个伟大的生命与意识的实验。尽管进化由意识驱动,不是出于事故或意外,但它并非跟随某个发展的预先确定线路。这是因为意识本身是自由的,而且难以预测。
地球灵魂对各种各样的动物生命形式进行实验。他们居住在动物王国的几种身体里,但他们没有按同一发展线路而体验。灵魂的发展道路比你设想的要更加幻想和冒险。你之上或之外没有任何法则。你就是自己的法则。因此,如果你希望以猴子的角度来体验生活,你可能会在某个时候发现自己活在一个猴子的身体里,或者从出生开始或者临时的。灵魂,尤其是年轻灵魂,渴望体验和表达。这种探索的迫切需求解释了地球上蓬勃发展的生命形式的多样性。
在这个伟大的生命实验里,人类生命形式的出现,标志着地球上灵魂意识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的开始。在更详细地解释这点前,我们将首先讨论内在灵魂发展的大致阶段。
 意识进化:婴儿、成熟、老年阶段
如果我们看一下灵魂意识作为单独单元出生后的发展,它大致经历了三个内在阶段。这些阶段独立于那些意识选择居住或体验的特定实相层面(星球、次元、星系)。
1 )单纯阶段(天堂)2 )自我阶段(”有罪”)3 )”第二单纯”阶段(开悟)
有人可能会把这些阶段比喻成婴儿、成熟和老年阶段。
灵魂作为单独的意识单元出生后,他们离开了海洋般的全一状态,在那里他们记得自己是幸福和完全安全的。然后,他们以全新的方式去探索实相。他们慢慢更清楚地了解自己了,他们每一个的道路都是独一无二的。在此阶段,他们非常善于接受和敏感,就像一个年幼的孩子敞开眼睛观察世界,表达着好奇和天真。
这一阶段可称为天堂般的,因为全一和安全的体验对新生灵魂而言仍然记忆犹新。他们仍然接近家;还没有质疑他们成为是谁的权利。
随着旅程继续,他们投身于不同类型的经验,家的记忆渐渐消失。开始的一切都是新的,在婴儿阶段,一切都被全盘吸收。当年轻的灵魂开始体验自己作为世界焦点时,一个新的阶段开始。然后,他们开始真正认识到有这样”我”和”其他”的东西。他开始尝试如何通过对此认识的反应,来影响其环境。从事一些起源于自己意识的事件,此概念是新的。之前,只是或多或少地被动接受流过的东西。现在,灵魂内有一个日益强烈的对力量的感知,它开始发挥影响到其经历的事物上。
 这是自我阶段的开始。
“自我”原本代表的是使用你的意志影响外部世界的能力。请注意,”自我”的原始功能只不过是使灵魂能够完全体验作为一个单独实体的自己。这是灵魂进化内的一种自然和积极的发展。自我本质或内在不是”坏”的。然而,它往往会膨胀或咄咄逼人。当新生灵魂发现自己影响环境的能力时,他爱上了自我。内心深处,如今这个成熟的灵魂仍然有痛苦的记忆;他记得家,记得天堂的失落。自我似乎对这痛苦、这乡愁有解决之道。它似乎使灵魂积极地抓住现实。它用权力的幻想麻醉尚幼的灵魂。
如果曾经有失去天恩或堕落的话,它是这样的:通过权力的承诺,年轻的灵魂让自我进入。但是,意识作为独立灵魂出生的根本目的是要探索,经历一切:不管天堂或地狱,无罪或”有罪”。因而,堕落并不是一个”拐错的弯”。此中没有罪恶,除非你相信是。没有人指责你,除了你自己。
当年轻的灵魂变得成熟时,有一个进入”我为中心”的方式去观察和经历事情的转变。权力的幻想加大了灵魂间的分离而不是连接。正因为如此,孤独和疏离感嵌入了灵魂内部。尽管灵魂没有真正意识到这点,但他却变成了为权力而战的战士、武士。权力似乎成了唯一能让思想安逸的出路——尽管只是一会儿。
我们区别以上灵魂意识发展的第三阶段是:开悟阶段,”第二单纯”,或老年。对此阶段,我们将有很多话要说,特别是有关从第二阶段过渡到第三阶段,将在此系列的稍后详谈。现在,我们回到地球灵魂的故事上,我们会阐明自我阶段的觉醒如何配合人类在地球上出现。
 地球上出现人类
地球灵魂探索植物和动物生命的阶段,与内在层次的单纯或天堂阶段是相吻合的。在天使和梵天界的灵性生命的指导和保护下,地球上的生命蓬勃发展。(梵天在以太层运作,即,比天使更接近现实世界。)植物和动物的以太身体,被天使界和梵天界的母性能量全盘照料和养育着。他们没有倾向去”挣脱”,或离开并找到自己的处事方式。所有生命仍然存在一个伟大的和谐统一感觉。
然而,人猿的出现,却是标志着意识发展的一个变化点。从本质上讲,通过直立行走和大脑开发,存在于人猿里的意识对其环境有一个更好的把握。转生为类人猿的意识,开始体验对其直接环境有更多控制是什么样的。他开始发掘自己的力量,自身对环境的影响能力。他开始探索自由意志。
这种发展并非巧合。这是对地球灵魂内部感受的一个回应,一个比以前更深入探索个性的需要。地球灵魂日益增长的自我认识,为生物人体——我们所知道的人类搭建好了舞台。
当地球灵魂准备进入自我阶段时,人类的出现使这些灵魂能够体验带有自由意志的生命形式。它也赋予转生的意识对”我”有更深刻的认识,而不是”其他”。为此,该阶段被设定成会在”我的利益”和”你的利益”、”我的愿望”和”你的愿望”之间可能产生冲突。个体摆脱了不言而喻的全一性,那”施与受”的自然秩序,以找出那些可供选择的其它道路。这标志着地球上”天堂结束”,但我们请求你不要把这想像成一个悲剧。它是一个自然过程,就像一年的四季一样。这是一个自然的事态发展,这最终将使你在当今时代,在你的存在里平衡神性与个性。
当地球灵魂进入自我阶段并开始探索”成为人”时,梵天与天使的影响逐渐消退到幕后。这些力量尊重所有能量的自由意志,这是他们非常自然的特性。他们从来不会不请自来地施加影响。因此,自我意识得到自由统治,地球灵魂得以熟悉所有权力的特权和弊端。这同样影响植物和动物王国。可以这样说,新兴的战士能量部分被这些非人类领域所吸收,从而在其内部产生了某种混乱。至今这种混乱依然存在。
当地球灵魂渴望新的体验场合时,同样使他们接受新的外部影响。这里,我们想提请大家特别注意各种类型的外星系影响,它们极大地影响这些开始成熟却还依然年轻的地球灵魂。也正是在我们历史上的这一点上,被称为光之工作者的灵魂登上舞台。
 星系对人类和地球的影响
我们说的银河系或外星人的影响,来自于某些星系、恒星或行星的集体能量。在宇宙中,有许多存在的层面和次元。一个星球或恒星可能存在于不同次元里,从物质到更以太的次元。一般情况下,那些影响地球灵魂的星系社会,存在于比地球更不”稠密”或更少物质的实相里。
星系领域由那些比地球灵魂早出生很久的成熟灵魂居住,他们处在自我阶段的黄金时期。当地球迎来各种生命形式,并最终出现人类时,外星领域以极大的兴趣观察着这个进展。生命的多样性和丰富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感觉到这里正在发生一些特别的事。
不同星系社会之间,大量的战役和战争已持续了很长时间。这是一种自然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说,因为参与战争的灵魂意识,需要战斗来找出所有关于”我为中心”和权力的一切。他们正在探索自我的运作机制,随着”他们的进步”,他们变得非常善于操纵意识。他们通过微妙的方式和不那么微妙的心理工具,成为了使其他灵魂或灵魂社会服从其统治的专家。
星系社会对地球的兴趣主要出于自我目的。他们觉得有机会用新的和强有力的方式施加其影响。你可能会说,在这一点上,星际战斗已陷入僵局。当你一次又一次地与另一方打仗后,在一定时间后会达到某种平衡,完成了权力区域的划分。你如此熟悉对方,以致于知道哪里可以有空间采取行动,哪里没有。局势陷入了这种僵局,星系仇敌们就对地球寄予希望。他们认为地球可能为革新战役和克服僵局提供新舞台。
星系社会对地球施加影响的方法是操纵地球灵魂的意识。当地球灵魂进入自我阶段时,特别容易受的他们的影响。在此之前,他们不受外部任何权力动机的影响,因为他们没有行使权力的想法。当你的内心没有侵略和权力可依附的能量时,你对侵略和权力免疫。因此,星系能量无法进入地球灵魂意识,直到这些灵魂自己决定探索权力能量。
到自我阶段的过渡使地球灵魂变得易受攻击,因为,除了他们打算探索自我意识外,他们大部分仍是单纯和天真的。因此,星系力量不费吹灰之力就把能量施加到地球灵魂的意识上。他们通过意识操纵或精神控制的方式来运作。他们的技术非常复杂。拥有主要的心理工具,而并非通过潜意识催眠建议的洗脑。他们在精神和星光层运作,却影响到人类身体的物质/物理层次。他们影响人类大脑的进化,缩窄可供人类体验的经验范围。他们主要刺激与恐惧有关的思维和情绪模式。恐惧,作为所有年轻灵魂内在携带的痛苦和思乡的结果,早已存在于地球灵魂的意识。星系力量利用这个现有的恐惧为出发点,极大地扩大了地球灵魂思想和情感中恐惧和可用的能量。使他们能够控制人类意识。
星系战士随之通过人类试图跟自己从前的星系敌人作战。人类的权力斗争之上,是那些利用人类作为挡箭牌的旧星系仇敌之间的斗争。
地球灵魂对个性与自主的娇嫩感觉,在这暴力干预、争夺人类心灵的战争下夭折了。然而,星系干预不可能夺走人类真正的自由。不管外星影响的规模如何之大,每一个独立灵魂意识内的神圣本质依然坚不可摧。灵魂不会被摧毁,尽管其自由和神圣的性质可能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被掩盖。这关系到一个事实,即最终来说权力不是真实的。权力总是通过恐惧和无知的幻象而寿终。它只能掩饰和遮蔽事物;不能真正创造或摧毁任何东西。
此外,这个对地球灵魂的攻击不仅仅给地球带来黑暗。它也在无意中引发了星系战士意识里的一个深刻变化,向意识下一阶段的转向:开悟或”第二单纯”。
 光之工作者灵魂的星系根源
光之工作者灵魂的概念如何与这历史有关呢?在转生到地球人身之前,光之工作者已经在几个恒星系统居住过很长时间。意识发展的三个阶段中,他们在那里度过成熟期的很大一部分。正是在这一阶段,他们探索了自我意识以及与权力问题相关的一切问题。这是他们探索黑暗和极大地滥用权力的舞台。
在此星系阶段,随着人类兴起,光之工作者共同创造了人类。正如其它星系力量一样,他们打算利用人类作为挡箭牌来赢得对宇宙其它部分的统治。很难解释星系力量在战斗中使用何种技术,因为它们与你世界中的任何东西都不相称,至少没达到他们完善它的程度。本质上说,星系战争技术基于非物质的能量科学。他们知道心灵的力量,知道意识创造物理现实。他们形而上的观念比你当前科学家所抱有的唯物主义观点更适当。因为,你们已建立的科学把意识想像成是物质过程的结果,而不是其相反,它不能彻底了解思想的创造性和因果力量。
在克罗马努人时代,光之工作者的灵魂在基因层面上干扰了人类的自然发展。你应该把这个基因干扰想像成一个自上而下的操纵过程;他们用特定的思维形式印记在人类大脑/意识上,这些形式影响有机体的物理、细胞层。此心理印记的影响,把机械的元素安装在人类大脑里,取代了人类部分的自然力量和自我意识。这种人工嵌植,使人类更适合成为外星人某种战略目标的器具。
通过这种对地球生命发展的干扰,光之工作者的灵魂违反了事物的自然进程。他们没有尊重驻存在不断进化的人类物种里的地球灵魂的完整性。在某种程度上,他们夺走了地球灵魂刚获得的自由意志。
就象我们在上一段中所提到的,任何人都不能剥夺任何灵魂的自由意志,这是有道理的。然而在实际中,由于外星人在各层次上的绝对优势,地球灵魂严重地失去了自我决断力。光之工作者把人类当成是工具、物品,以协助他们实现目标。在那阶段,他们还没有准备好尊重其他生命自身的宝贵。他们没有认识到在”其他人”(他们的敌人或奴隶)的里面,有像自己一样活生生的灵魂。
现在,对此作任何评判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这都是意识里一个宏大和意义深远的发展的组成部分。在最深处,不存在罪恶感,只有自由选择。没有受害者,没有罪犯;最终只有体验。
你――曾经使用这些黑暗压迫手段的光之工作者灵魂――在事后非常严厉地审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即使现在,你内在还有深刻的罪恶感。通过你不管做什么都还不够好的感觉,你部分地意识到这罪恶感。这种感觉源自于误解。
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光之工作者”不是某些简单的你是或不是的东西。它是你在经历旅程的时候所成为的,你通过旅程而体验光明与黑暗。如果我们必须要给你起名字的话,我们会称你为基督灵魂,而不是光之工作者。
你是否曾经犯下一个严重的错误,却最终以正面和意想不到的方式改变了事物呢?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作为星系对地球和人类的干扰上。在对地球灵魂打上星系能量印记的过程中,星系力量实际在地球上建立了一个大熔炉。你也可以说,不同的星系灵魂内的战斗因子被烙印在人类种族里,从而迫使人类设法去将这些因子联合起来或让它们和平共处。虽然这情况严重复杂了地球灵魂的征途,但它最终为一个积极的突破创造了最好的机会,一条走出各星系冲突的道路。
请记住,所有事物都是相互关联的。有某个层次上,地球灵魂与星系灵魂都曾、并正由相同的意图所驱使。那就是天使层次。每一个灵魂在最深的核心里都是一个天使(参见《时间、多重次元和你的光我》)。在天使层次上,星系战士和地球灵魂都同意参与以上所描绘的宇宙戏剧。
星系干预不仅”帮助”地球成为它原本意图成为的大熔炉,也标志着星系战士内的一种新意识的开端。用不可预见的方式,它标志着自我阶段的结束。星系战士完成了自己的成熟,并开始某些新东西。
 光之工作者自我阶段的结束
星际战争的僵局,在地球加入之前已经形成。当新的战斗在地球上重新开始时,实际上是把战争转移到地球。随着这转移,某些东西开始在星系意识里变化。星系战争的时间已经结束。
尽管他们仍然与人类和地球有积极互动,但星系灵魂慢慢地退到观察员的角色。在这个角色里,他们开始意识到内在某种异样的厌倦。他们感到内心空虚。虽然战斗和战争仍然持续,但它并没有像从前那样吸引他们。他们开始提出类似的哲学问题,如:我的生命意义何在;为什么我总是在打仗;权力真的让我开心吗?通过提出这些问题,他们的战争厌倦程度越来越高。
星系战士逐步达到自我阶段的终点。他们不知不觉地把自我和权力斗争的能量转移到地球,一个对此能量积极开放的地方。人类灵魂在那个时候才刚刚开始探索意识的自我阶段。
星系战士的意识里出现了某个空间:疑问的空间,反思的空间。他们进入了一个转型阶段,我们将按下列步骤的区分来阐述:
1、对小我意识所提供的事物不满,渴望”别的东西”:终结的起始。
2、觉察到自己与小我意识之间的关联,认清并释放与之相伴的情绪和想法:终结的中间阶段。
3、让内在的旧的小我能量消失,脱茧而出,成为你新的自我:终结的结束。
4、在你体内一种心灵的意识觉醒,因爱和自由而激发;帮助他人完成过渡。
此四步骤标志着从小我意识到心灵意识的过渡。请记住,地球和人类以及星系领域都经历过此阶段,只不过没有同步。
星球地球正在经历步骤3。你们许多光之工作者也正经历步骤3,与地球内部进程相一致。你们有些人仍在第2步里挣扎,还有一些人已经到达第4步,品尝着由衷的喜悦和鼓舞。
然而,大部分人类根本不希望释放小我意识。他们尚未踏足过渡阶段的第1步。这不是让你去判断或批评或感到悲痛的事。试着把它看作是如同植物生长一般的自然过程。你不会因为花没有盛开而只是萌芽就批评它。试着从这个角度看待它。在你们世界里有很强的对”小我意识的破坏性影响”的评判,这正是由于对灵性动态缺乏深入了解所致。此外,它削弱了你的力量,因为你看新闻或读报纸所感受到的愤怒和失望,并不能转化为建设性的事物。它只会使你感到空虚并降低你的振动水平。试着带着距离看待事物,带着信任的态度。试着直觉地去感受集体意识的暗流,那些几乎不会在媒体上读到或听到的事物。
尝试和改变那些仍然陷入小我意识实相的灵魂是毫无意义的。他们不想要你的”帮助”,因为他们还没有向你敞开放心灵的能量,而那却是你——光之工作者——希望与他们分享的。即使对你来说他们似乎需要帮助,但只要他们不想要,他们就不需要。就是这么简单。
光之工作者很喜欢给予和助人,但他们往往在此区域缺乏分辨力。这导致了能量浪费,并可能在光之工作者身上引起自我怀疑和失望。请在这里使用你辨别能力,因为渴望给予帮助可能悲剧性地成为光之工作者的一个错误,妨碍他们真正完成第3步转型。
现在我们将完成光之工作者在自我阶段的说明。我们说过,在那个时候,你还在其他星系帝国内,当现代人类成形时你干扰了人类。而你慢慢厌倦了战争,就开始越来越多地扮演观察员的角色。你在如此漫长的时间内所追求的权力成就了一种强势,它彻底消灭了你统治的事物的独特性和个性。因此没有新东西可以进入你的现实。你杀掉一切”其它”的东西。这样的行动在一段时间后使你的现实变得呆板和可预测。当你开始意识到权力斗争的空虚时,你的意识对新的可能性开放。升起了对”别的东西”的渴望。
你已完成了向心灵意识过渡的第1步。自我的能量,数千年来为所欲为,现在却平静下来并敞开允许”别的东西”进来。在你心中,一种新能量苏醒了,像娇嫩的小花。一个微妙和安静的声音开始跟你谈及”家”,一个你曾经知道、却在沿途失去了联系的地方。你感受到了内在的思乡之情。
就像地球灵魂那样,你曾经经历了海洋一般的全一,那每个灵魂的来源之地。你曾经从这个海洋进化成单独的意识单元。作为这些”小灵魂”,你热衷于探索,却同时在内心带着痛苦的回忆――对那不得不抛之身后的天堂的回忆。当你进入意识的自我阶段后,此痛苦仍在内心。你本质上做的,是试图用权力来填补在你内心的空白。你试图通过玩战争与征服的游戏来自我满足。
权力是全一的最大对立能量。通过施加权力,你把自己从”其他”人事中孤立出来。通过争取权力,你更加远离了家――统一的意识。权力会导致你更远离家乡而不是更接近它,这个事实被隐藏了很长一段时间,因为权力与幻想总是强烈地交织在一起。权力可以轻松地对一个幼稚和缺乏经验的灵魂掩盖其真面目。权力制造出丰富充裕、圆满、认同、甚至爱的幻想。自我阶段是对权力领域的无限制探索:赢了、输了、挣扎、支配、操纵、成为罪犯和成为受害者。
在内心层,灵魂在此阶段被四分五裂。在自我阶段你们需要攻击灵魂的完整。我们指的完整是指灵魂的自然一体和完整。随着灵魂进入小我意识,它进入了精神分裂状态,失去了单纯。一方面,灵魂进行战斗与征服;另一方面,它也认识到损害或破坏其他众生是错误的。当然,就某些客观规律或评价而言,这并不是那么错误的。但灵魂下意识地认识到,他正在做一些违反自己神圣本质的事。因为他自己神圣的本质,本要创造和赋予生命。当灵魂为了个人权力的渴望而运作时,罪恶感在内心深处产生了。再讲一次,灵魂外没有陪审团宣布定其有罪,是灵魂自己意识到自己正失去单纯与纯洁。虽然灵魂在外追求权力,但一种日益增强的无价值感却在内心蚕食着他。
小我意识的阶段是灵魂征途里的一个自然阶段。实际上,它涉及到充分探讨灵魂的其中一个面向:意志。你的意志构成了内部与外部世界之间的桥梁。意志,是将你的灵魂集中显化于物质世界中的那一部分。意志可以由于渴望权力或渴望全一而激发。这取决于你内在意识的状态。当灵魂到达自我阶段末端时,意志越来越成为心灵的延伸。自我或个人意志没有被消灭,它开始依照心灵智慧和灵感流动。从这一点开始,自我愉悦地接受心灵作为其精神指导。灵魂的自然整体性得到了恢复。
当你,光之工作者灵魂,到达”从小我意识过渡到心灵意识”的第2步时,你真诚地希望修正曾在地球上做错的事。你认识到自己虐待过地球上活生生的人类,而且妨碍了地球灵魂的自由表达和发展。你认识到自己曾经根据自己的需要而试图操纵和控制生命,这亵渎了生命本身。你想将人类从恐惧和限制的束缚中解放出来,这些恐惧和限制已经为人类的生活带来很多黑暗,你觉得通过转生为人类,可以完成这方面大部分的工作。所以,你投生到人体,其基因结构的部分是你自己创造的,为的是从内部转化你的造物。那些带着此使命来到地球的灵魂,旨在把光传播到自己操纵的造物里。
因而,他们被称为光之工作者。出于一种新生的责任感以及真心真意的强烈欲望,你决定纠缠进一系列的地球人生里,来承担业力负担,然后你就能够完全放开过去。
 光之工作者投生到地球
当你投生到地球时,才刚刚开始从”小我意识”到”心灵意识”的过渡。我们已经勾画出这一过渡阶段由4个步骤组成。当你开始渴望一些不同的事物,一些不同于你以前充满权力斗争的人生的事物时,你迈开了第一步。
斗争曾经在很长的时间里为你提供了生活的目的和意义。你对权力的迷恋致使你去利用人类,将它们当作星系战斗的挡箭牌。所有星系帝国都曾参与其中。但是,当交战能量被转移到地球时,你慢慢变成了一位观察员,退出了直接战斗。你观察着在地球上发生的事。你看到人类发展到一个很久以前你所到达的状态。你是一个老练的战士,有着各种精确的心理操纵方法和作战方式。而人类也正变得一样,他们有你的基因。
你的这些基因在人体内造成了智力的高度发展,而自然直觉和感觉则或多或少地被抑制了,以利于思考和推理。
我们提到,星系影响在人类进化上导致了高度的恐惧。事实上,此恐惧与过分强调思考密切相关。在平衡的情况下,你的自然直觉技能,以及你对哪些事物是正确或适合去做的感觉,会克服恐惧。然而,当思维才能占上风时,恐惧往往得到加强,因为思维要依赖机械的逻辑过程,此过程不允许直觉或感觉进入。当智力才能被恐惧的情绪滋养时,它往往肆无忌惮并产生妄想观念,要控制一切人和事。独裁政权正是这种智力才能肆虐的例子。
对恐惧的解决方法是:决不要去想得更多,而是要更少地思考并信任生命的流动。你需要回归到自己与生俱来的优雅状态中,要放手而不是紧抓。
当自我阶段的统治在光之工作者灵魂内结束时,他们展开了一个新的生存方式。你直觉地向心灵能量延展。你实际上是在寻找一种创意,它超越单纯的权力游戏。你感觉到权力斗争是具破坏性的,而且不能创造任何新东西,因为它杀死并同化跟它不同的一切。
当你试图控制和主宰生命时,不管是在体内还是体外,你事实上都试图使现实变得呆板和可预测。所以,权力其实非常无聊。
  觉察到这一点时,你认识到自己真正的愿望不是权力,而是实际地创造。要实际地创造就要接触自己的神圣本性。
因为你是神圣的生命体,所以不管你做怎么或不做什么,都是在建立某种形式的实相。创造力是你本身的天性。在自我阶段,你探索了否认自身真正天性的可能。实际上,在一定程度上,这也是一种扭曲的创造性行为。但是,真正地创造就要依照生命,而不是依照死亡。
当你获得了这个认识,”家”的记忆就苏醒了。一种单纯和极乐的全一状态的模糊回忆,再次进入了意识,而你知道这可能就是幸福的关键。但是因为你不知道如何去做,所以感到无助和无知。你知道自我对此没有答案,而你还未真正进入心灵意识的领域。
与此同时,由于自己对地球人类的所做所为,日益强烈的悔恨和内疚在你内心增长。
在地球上,有各种机会让意识以不同的方式自由地表达自己。地球的目的是成为不同能量的联合者,它是一个不同的甚至对立的能量可以达到某种和谐共存的大熔炉。地球能量游乐场本来就是要容纳各种不同的能量的。
无论是在物理层面还是星光层面,生活在地球跟生活在宇宙其它地方的不同之处,在于地球上所呈现的巨大能量多样性。这种多样性不仅仅体现为大批量的生命形式或物种。它实际上体现在一种存在体――人类――里面。人类能够容纳的能量频谱,比其他任何生命能够容纳的都要广泛。你体内有凶手和圣人的能量、儿童、成人和老人的能量,男性和女性的能量,积极和消极的能量、理智和情感的能量、水风火土的能量等。这对于你人类而言,似乎是微不足道或自然而然的,但对宇宙其他任何生命体来说,这都是十分了不起的。即使不做什么特别的事,成为一个人类本身就是一项壮举了。
但是,人类最独特的才能是融合那些从前彼此不合的能量。人类不只是被设计成支持所有这些不同的能量,而且还是一个调停者,不同能量之间的桥梁建设者。
圣灵、或神、或一切万有之所以想到人类这个概念,是因为宇宙已处于停滞的状态。随着意识在全一之外的探索,它往往会在宇宙中不同的层面和地方尝试不同的生命形式。当灵魂经验完某一种特定生命的所有形式后,它就离开了——不再转生到那里——并进入其他可以满足其特定需要的生命形式中去。如果你生活在某一特定生命形式里,就没有转化能量的必要了。想改变了,你就转换身体。这并不是因为灵魂懒惰或肤浅。大多数躯体,从物理到星光层的密度范围,都只能提供有限的体验范围,因而限制了在躯体内成长或转换的机会。身体无法维持这么多不同的能量。例如,如果你投生成一个水的生命体生活在一个水的星球上,这使你能以各种方式体验水的性质。成为液体、不固定、流动、移动的”感觉”,确实太妙了。但当你想要体验固定和不动时,你需要离开那身体并生活在大山里一段时间。而且,当你作为追求权力的星系存在体时,你在那身体内不能改变意识。
在特定身体内的这种有限或者专门的体验的后果是,生命形式的造物世界卡住了。它不能成长或扩张,受困于某种停滞。
人类的独特力量,就是能支持一个宽频的能量,并把它们纳入一个创造性的、非呆板的、平衡的状态。实际上,这力量等同于把黑暗转化成光明的能力,即灵性炼金术的力量。基督能量把原先对立的能量带到一种动态和谐状态,它是在二元性的面具下维持全一的能量。基督能量通过接受黑暗而转换它,它使恐惧转化为欢乐。此基督能量是由接受而统一的”第三能量”。其炼金术的力量在于它全部包含、全部接受和无所畏惧。
作为人类,你是唯一一种拥有这种灵性炼金术能力的生命体。既不是植物,也不是动物,也不是天使,更不是”黑暗领主”才拥有这个能力。
所有灵魂都可以体验:成为光是什么感觉,成为黑暗是什么感觉,成为宇宙中所有各种不同种类的生命是什么感觉,但停留在当前生命形式里,他们无法体验到黑暗变换成光是什么样的。他们无法想象,以一种方式在内在各层次的改变,在前进中为自己创建了一个不同的物理和精神实相,是什么样的。
转生到人体形式以外的生命体的灵魂也”创造自己的实相”,也有自由意志,但他们不太可能跨越非常不同、甚至对立的意识状态,而同时留在相同身体、相同的(人类)形式内。作为人类,你是桥梁的建设者,是灵性炼金师,那就是地球和人类独一无二之处。
现在我们回到光之工作者灵魂的故事上,他们对于干涉人类感到痛苦和遗憾。他们认识到,一个全新的游戏那时正在地球上建立,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游戏,而他们曾经的自私作为却遮住了这希望。他们因此感到痛苦。在某种程度上,他们也认识到,由于他们自私的行为,他们已经妨碍了自己走向光明和真正快乐的灵性之旅。
并且,当你从自我的沉迷中醒来时,你看到地球是如此一个美丽的地方,一个充满生命的绿色星球。这激起了你内心深处的记忆:你曾经见证了地球生命的萌芽。那时地球还没有失去其单纯。在你落入战士意识以前的那些遥远时代,你是地球天堂的一部分,是养育和照顾生命的天使存在。你是伊甸园里的天使。虽然后来作为星系战士你表现出黑暗的一面,但你在远古时代也曾为地球付出了自己光明和纯净的一面。那时候,你为即将到来的地球灵魂布置了此星球。你促成了此绿色星球的盛开,当你离开”战士”意识阶段时你意识到了这点。你知道你摧毁了自己曾经培育和协助创造的东西。
当你回忆起自己的诺言和地球的美丽时,你感受到了自己内心的敦促,它想要下去修复那些损伤。于是你投生到人体,希望带来光明,要在被”自我价值”所主导的环境中创造以心灵为主导的价值观。关于”带来光明”这个动机,我们想稍微详述一下,因为它经常在你内心造成混淆和误解。
当你们光之工作者转生到地球上时,实际上开始了一个内在的转变过程:在此你将完成自己从”小我意识”到”心灵意识”的转型。你踏上了充分释放小我意识的道路,地球上的生活为你提供了处理残留的内在小我能量的机会。那些你希望清理的能量,会出现在曾被你操纵的存在中:在人类里,在你自己里。
你来地球的最根本动机是与自己内心的黑暗达成协议,你同意作为人类来跟自己内心的黑暗相遇。尽管你常常以为来这里是为了帮助他人或帮助地球母亲,但你来此最根本的原因是为了治愈自己。这就是你真正的光之工作,其它一切都是次要的。
在最深处,你的灵魂希望承担那些已经蔓延的黑暗的责任。然而,为黑暗负责原则上是一个关于自己的行为,它不包含说你需要帮助或治愈的其他人。它只包含你自己。在疗愈自己的过程中你会帮助他人,但这只是副作用。重要的是要认识这其中的正确顺序,要知道,你倾向于过度勤奋地帮助他人。这种帮助他人的狂热往往变成了陷阱,因为你的能量会与其他人纠缠过多,最后你往往觉得精力枯竭和失望。请记住:”施比受更多”并不崇高也非基于心灵,它只不过是个误解。此误解是,你认为自己部分地应负责别人的境遇或精神状态。这并不正确。每个人都要对自己的幸福或不幸负责。这是一个真正的祝福,因为它为每个人提供了创造的力量,从而改变自己的实相。
你在这里不是为了”修补”其他人或地球母亲。你在这里是治愈自己生命内的严重创伤。请完成这一任务,而其它所有一切无需你任何努力就会依序出现。
当你来到地球并投生到人体,会倾向于跟你希望克服的能量作斗争。在这样的阶段,你处于一个自相矛盾的情况。一方面,你知道自己想要一些权力以外的”其它”东西,而且因为以前做错的事而恨自己。但是,你还没有从自己所恨的事――自我强权――中解脱出来。当你来到地球,你容易因黑暗而心烦,对它生气,你的反应是与它抗争。矛盾就在此:你想通过斗争来战胜自我中心的能量,然而斗争却正是你非常希望放开的能量。
你还没有意识到心灵意识的真正含意。当发自内心去观察时,善与恶之间不存在战争。心灵的本体超越这两者。心灵不反对黑暗。心灵意识建基于接受一切,接受一切万有。它是一种释放了”斗争能解决任何问题”的观念的意识。
尽管你渴望以一个和平的、非斗争的方式去处理现实,但却没有实际活过此理想的经验。你真的是在”交界处”,在你进入一个新的意识境界之前,这是一块无人之地。
因此,你开始犯下各种”错误”。从某种意义上说,你重新陷入了自己想放开的存在方式。只要任何人或者机构展示类似自我的行为或接受小我的价值观,你就会渴望去改变或说服它们。但是,他们会盛气凌人地对待你,甚至常常无法理解你在尝试想向他们传达什么。就这样,光之工作者已被迫害了好几百年,当成女巫、异教徒或政治煽动者。他们受到理想的驱动,而那理想却是世界还没有准备好接受的。他们似乎与众不同和格格不入。他们通常会遇到很多阻力。
以上所发生的是:在星系领域扮演了很长时间的罪犯之后,你切换到受害者的角色。你的”精神愤怒”诱发出周围的愤怒反应,而你成为了受害者,体验了屈辱、深深的痛苦、权力的丧失。在累世中反复被拒绝和被驱逐,这在你灵魂内留下了深刻的伤痕。每一世,到最后你往往都感觉到丧失了权力和不受欢迎。你们中许多人在这一世都感到疲倦和思家,渴望一个更充满爱和有意义的世界。
很重要的是要认识到:受害者只不过是你扮演的角色。它是事实的一种可能解释,但它是狭隘而歪曲的一种解释。你既不是受害者也不是罪犯。你是灵魂意识,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暂时扮演的角色。
你不是一个”自私的、物质至上的世界”的受害者。
事实上,你在累世中所遭遇的攻击、不合作的能量,只是你自己内在的小我意识的反映,你自己对它的依赖的反映。如果你通过斗争去解决问题,也将接收到斗争的能量返给你。这是你的能量回到自己身上!而这就是业力的唯一含义。
与”恶”作斗争的倾向,是出于这个观念:恶在你之外,而且必须从实相里消除。而对光之工作者的灵性邀请一直都是:要承认并接受自己的黑暗面,了解其作用和目的。
对你们最深切的邀请是:原谅自己,并找回你的纯真。你是无罪的,一直都是这样。你能真正明白吗?如果是的话,你不会再想改变世界或再去对抗不公。你会想玩耍,玩得开心并享受生命的每一刻。成为你所是,并将之与他人分享。
当你们这些光之工作者释放掉”必须通过斗争来获得任何事或任何人”的观念后,你将不会因有所不同而再遭到”外部世界”――通常是社会或其他人――的反对。你不会想改变什么,因此,你不会遇到阻力。你会知道自己是受欢迎的,你对此现实的贡献是宝贵的,而且你被他人所重视。
当你充分释放小我意识时,就会知道自己不会遭受迫害或外部威胁。你会超越受害者和迫害者的角色;你的旅程将圆满。你将释放业力负担,而且完全自由自在地创造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
你处在一种新意识的诞生边缘。这是一种充分释放了”控制和需要拥有任何东西”的意识。它里面没有恐惧。这就是基督意识。
当我――约书亚――生活在地球上时,想告诉你的是,灵性不是光明与黑暗之间的战争。它是关于找到一种超越善恶的意识层次,在那里你可以理解和接受所有事物。”神的国度在内在”,你所需的一切都在你的内在。当你真正认识自己是物质表达里的一个神圣存在时,和平、欢乐和安宁都是你的。
只有当你意识到自己来这里是要改造和医治自己时,事情才会真地开始为你改变。作为一个副作用,它也会为你周围的其他人改变。世界就是这样的,你能为它做到的最伟大的事只不过是:”以它所是的样子爱它”。去看到并爱每一个正途经这个实相层面的个体的美。
你们许多人都被我的能量――约书亚或耶稣的能量――所感动。这是因为我是你的亲人。我只不过是一个没有了业力束缚的光之工作者,一个拥有高等自我理解水平的光之工作者。你之所以被我的能量所感动,是因为你知道这是你正走向的能量。基督的能量是你自己的未来自我的能量。

节选自《约书亚的传导》,传导者:Pamela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