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满谎言的生活

此刻你本可以在任何地方做任何事,但你却独自坐在因目前。是什么在阻止我们做想做的事,去想去的地方?

每天我们在同样的房间醒来,遵循着同样的生活轨迹,过着和昨天同样的生活。曾几何时,每一天都是一次全新的冒险,然而某种改变发生了。
曾经的一天没有时间的制约,如今的每一天被各种计划占据。

难道这就是长大后的生活?所谓的自由?可是我们真的自由吗?

食物、水、土地,生存必需的元素都被大企业掌控,树上没有食物,河里没有清水,没有土地来建造家园,如果你尝试享用地球供给的东西,就会被关进牢里。

于是我们服从他们的规定,我们提供教科书瞭解世界,多年来,我们坐在教室里机械地重複被灌输的知识,像试验品一样被测试和评分,而不被鼓励去改变世界、做与众不同的人。

聪明到能做眼下的工作,却从不质疑为何要做。于是我们不停的工作,以致无暇享受追求已久的生活,直到有一天我们老得无法工作,我们的一生就在这里止步,我们的孩子会取代我们继续这场游戏。我们总觉得自己的人生是独特的,但我们加在一起不过是燃料(电池)而已,驱动着精英们的热烈(电池)。那些隐藏在大企业商标后的精英们。这是他们的世界,他们最有价值的资源不在地下,而是我们。

我们建造他们的城市,我们操作他们的机器,残杀于他们的战争。说到底,驱动他们的不是金钱,而是权力。金钱只是他们用来控制我们的工具,是几张满足我们温饱、交通和娱乐需求的毫无价值的纸张。他们付钱给我们,而我们把整个世界拱手相让。

曾经为我们淨化空气的森林,如今是一片污染空气的工厂。

曾经我们取水而饮的河流,现在铺满臭气熏天的有毒废料。

曾经动物们自由奔跑的土地,成了养殖、屠杀动物的工厂化农场,以饱我们口腹之欲。

我们的食物能喂饱全世界,但超过十亿人却在忍飢挨饿。

粮食都到哪里去了?

70%的粮食都喂给了你要吃的动物。这些粮食为何不给饥民呢?因为不能让大企业盈利。

人类就像一种肆虐地球的瘟疫,把赖以生存的环境破坏得支离破碎。万物在我们眼里都沦为了可被买卖和佔有的东西。

但当我们污染了最后一条河流,毒化了最后一丝空气,没有汽油供卡车运食物给我们时,会怎样呢?我们何时才意识到毫无价值的钱是不能吃的?

我们不是在毁灭地球,而是在毁灭地球上的所有生灵。每年,成千上万的物种濒临灭绝,很快就轮到我们。

如果住在美国,你会有41%的机率患上癌症。三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人死于心脏病。我们以为吃处方药就可解决问题,但医疗是仅次于癌症和心脏病的第三大死亡主因。

我们被告知,只要付钱给科学家就可以解决一切问题,这样他们就能研发药物治疗我们的病。但医疗公司和癌症协会正因为我们受疾病之苦才有利可图。

我们以为坚持跑步能远离疾病,但实际上我们是在逃离问题的根源。

吃什么样的东西,就会有什么样的身体。而我们的食品不过是商家牟利的工具,我们不断的把有毒化学添加剂往肚子里塞,我们吃的动物已被药物和疾病感染。

但我们看不见这一切,因为那些掌控媒体的企业不想让我们看到。我们生活在一个被我们视为真实的幻象世界里。

有趣的是,人类曾认为地球是宇宙的中心,现在我们又妄想自己是地球的中心。我们指着我们的科技成果,说自己是最聪明的物种。但电脑、汽车、工厂正的能证明我们有多聪明吗?还是揭露了我们变得多么懒惰?

我们戴着这个叫做文明的工具,但当面具剥下,我们是什么?这么快我们就忘记了「允许女性参与投票」、「承认黑人与我们平等」,这些转变也不过是近100年的事情。

我们表现得好像自己全知全能,但我们没看到的有太多太多。我们走在街上无视那些渺小的事物,那些看着你的眼睛,那些亟于被诉说的故事。我们觉得一切都是衬托自己的背景。可能是我们担心自己不再独一无二,担心自己只是沧海一粟。我忽略了同是地球公民的其他生命,我们觉得杀猪、牛、鸡或其他国家的陌生人没有问题,却又不允许邻居、猫、狗,那些我们理解和爱的人和动物被伤害。

我们声称其他生物很愚蠢,但又将枪口对淮它们来为自己的行为辩护。但仅因为杀戮在我们的能力范围内、常常伴随我们,就代表杀戮是正当的吗?还是杀戮体现了我们有多么无知?我们的行为总是带着原始人般的侵略性,而不是文明人该有的理智的慈悲。

总有一天这种被称为生命的感知能力将离开我们,我们的身体将会腐烂,我们的财物成为记忆,昨天的一切未曾改变。

死亡岁不断围绕着我们。但又好像和我们的日常生活相距甚远。我们生活在一个濒临崩溃的世界,明天的战争将没有胜利者,因为暴力永远不能成为答案,暴力智慧毁灭每一个可能的答案。
如果每个人都审视自己内心最深处的渴望,就会发现我们的梦想并非那么天差地别。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快乐。

为了寻求物质享受,我们把世界弄得支离破碎,却从未试图审视自己的内心。最快乐的人往往都是拥有物质最少的人,而我们有了iPhone、豪宅、靓车后真的很快乐吗?

人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深,以致于把从未见过的人当偶像。我们见证着电视荧幕里的伟大事迹,却在自己的生活中处处平凡。我们坐等别人改变世界,从未想过要改变自己。

总统选举就像抛硬币,不管哪一面都是同一硬币,我们选择自己想要的一面,彷彿参与了某种选择和改变,但这个世界一成不变。我们没有意识到政治家不会为我们服务,他们不过是服务于赞助人的傀儡。

我们需要的是领导者,而非政治家。但在这个充斥盲从者的世界,我们忘了要做自己的领导者。
别再等待改变的到来,去创造你想要的改变。我们能拥有今天的一切并不是一路坐着来的,人类的倖存并不是因为我们最快或最强壮,而是因为我们懂得合作。

我们已经精通了杀戮的技巧,现在该学习如何感受生活的美妙了。

这不是为了拯救地球,不管我们拯救与否,地球一直都在。地球已经存在了数十亿年,我们每个人有幸才活80年,我们只是时间长河中的一瞬闪光,但我们的影响却是永恒的。

我常希望可以生在电脑发明之前的时代,不会有电脑(智慧型手机)荧幕分散我们的注意力,然而我意识到,我想要在活在当下这个时代是有原因的。因为今天我们有着前所未有的机遇,网络让我们得以分享讯息,联合世界各地几百万人的力量。

趁还来得及,我们必须用网络来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而不是推的越来越远。无论好坏,我们这一代将决定这个星球的未来。我们要么继续服务于这个自我毁灭的系统,直到所有我们存在过的痕迹消失殆尽。

要么觉醒,意识到自己并不是在向前进化,而是在不断衰败。我们把电脑(智慧型手机)荧幕摆在眼前,所以看不到前面的路。

过去的每一个脚步,每一次呼吸,每一次死亡将世界带领到了当下,所有的前人决定了我们今天的面貌。

现在轮到了我们,你可以选择开辟自己的道路,或是继续无数前人走过的道路。生活不是电影,剧本还为完成,我们就是编剧。

这是你的故事,她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

【来源:YouTube】摘自: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6bc7ca0102wtsq.html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