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的慈悲与虚假的慈悲



爱不只是种温和的能量,爱也是一种阻止和转化一切负面的力量。 ——cobra什么是真正的慈悲?什么又是愚蠢的慈悲? 邱阳•创巴仁波切在这两个名相上作了重要的区分。


在我们这个东方国度里,尤其是新时代、新灵性的圈子里,流行着一种温吞的平等主义与圆满的自以为是。他们声称没有任何一个观点比其他的观点更好,因此所有的观点都应该平等视之,这样才能显现丰富的多元性。 也就是说,当我们不作任何好坏是非的论断,我们就能彰显我们众生平等的慈悲。伪善与真正的慈悲毫无关系,那只是一种愚蠢的慈悲。 愚蠢的慈悲以为自己是在行善,其本质却非常残酷。 如果你有一位酗酒的朋友,你知道再多喝一杯酒会令他丧命,而这时他却向你讨酒喝,那么真正的慈悲是否意味着你该把酒拿给他?毕竟,给别人想要的东西是一种善行,不是吗?你怎么可以把自己的观点强加在别人身上?所以把酒给他喝就是彰显慈悲,对不对?不对! 送一箱威士忌给严重的酗酒者,只因为他需要,而你也想行善,这样的行为根本就不是善行。那是一种愚蠢的慈悲,并非真正的慈悲。 大部分人所说的”慈悲”其实是:请对我的自我好一点。然而你的自我就是你最大的敌人,善待你的自我其实是不慈悲的。 如果你的自我需要找一位永远呵护你的妈妈,那你就去新时代的圈子里找一位轻松而又和蔼、永远面带微笑、总是轻言细语的老师,然后学着运用充满灵性的辞藻,替自己的自我加上标签。 一切都很舒适宜人,你将成为灵性时尚圈的消费者,但是那对于你的成长没有一点点帮助。


所以,我们必须开始学习给予真正的慈悲,而不是愚蠢的慈悲。对于这两者,我们首先要做一些智慧的区分。


 真正的慈悲拥有一种力量,为了让一些有建设性的事情发生,这股力量有时候甚至令你更加痛苦。 例如说一个人因为凡事都想依赖他人而受到了伤害。他极需要别人对他的注意,老是死缠烂打希望博得同情,这令身边的人都透不过气来,便将他推开。于是这个人觉得遭到拒绝,并怪罪别人都不爱他,因而受伤更深了。 对于此人的痛苦,有人为了表现自己的同情心,可能会替他们惋惜:”可怜的孩子,他抛弃你实在太糟糕了。我真为你感到难过。” 真正的慈悲,是在同情之外带进了理解力和清晰和思维。 它会说:我感受到你的痛苦,也知道你很受伤。有些话并不好听,你也不容易听得进去,可是我看你一而再、再而三地被同样的事情绊倒。你把自己交给别人,期待他们替你做主,如果别人没有这么做,你就觉得被拒绝。我看到你在同样的模式里一再受伤,我想现在是你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了。 真正的慈悲不仅为潜在的问题带来理解与洞察,它还协助人们面对问题并且成长。


这份慈悲与真实有关。它在当下可能造成更大的痛苦,因为检视我们的固定模式令人难受。然而唯有检视它们,不合时宜的模式才会改变,事情才有转机。 真正的慈悲与勇气有关。我们必须为自己的话语可能伤及他人而承担风险,但是以爱言说的真理,足以疗愈所引发的痛苦。之所以痛苦,是因为我们揭露了一直被隐藏的伤口。之所以痛苦,是因为不属于我们本质的面具或角色被撕碎。 虚伪所表现出的慈悲虽然看上去温和而带有同理心,但是并不平衡,而真正的慈悲能创造出强而有力的行动,并在一个人的生命中产生持续而长远的影响力。 禅把这两者区分为”祖母禅”与”正宗禅”。 为了从轮回之梦中醒来,自我必须被好好修理一番,否则,你将继续玩你最拿手的把戏。然而”祖母禅”绝不会带给你挑战,为了行善,”祖母禅”会如你所愿地,让你晚一点起床或允许你早一点结束静坐,任由你沉溺于自我之中。 “正宗禅”则会拿出一条长长的香板,对着你大吼大叫,你的骨头可能会被打断,你的自我可能被粉碎。


真正的慈悲会通过在我们创造圆满的过程中,引发痛苦来成就我们,其作风可能是踢你的屁股,辱骂你,令你十分不悦。 如果你没有准备好接受这种淬炼,那么我的朋友,你千万别靠近那些真正慈悲的人,因为他们会让你尝到油炸屁股的滋味。 想想看,把一个人留在幻境的泡泡里,留在防御盔甲的高墙后面,长期看来则是更残酷的事情,对他们的伤害将会更深,因为躲在角色、面具和高墙后面让人无法成长,这个人可能会在同样的、重复的绝望模式和痛苦中浪费掉宝贵的一生。 佛陀说过:谎言起初是甜美的,但结果是苦涩的。真相起初是苦涩的,但结果是甜美的。——邱阳·创巴仁波切开示


编者:这篇文章对于那些陶醉在新时代灵性怪圈”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外面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没有对错,没有好坏,没有黑暗,不要评判,接纳一切”等这些伪善的教条中的人们无疑是当头棒喝:醒来!请用好你的洞察力!来源: 镜心空间专注  行动  坚定   我们在一起Focus Action Strong We are together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