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第一章-2《扬升书》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第 一 章 作 者 简 介2

 

我在天琴星的生活

 

我第一次投胎是在天琴星系的一颗行星上。天琴星是根据一种类式竖琴的乐器命名的,它也确切地比喻了那里的生活方式。很多存有第一次投胎都是在天琴星系,那里的密度比地球要低一些。身体比现在的要精致和优雅得多。身体的显化是通过光的音调振动来实现的,所以用竖琴来比喻很恰当。在天琴星的生活是很好的。那是一个充满爱和友善的地方,教育是通过喜乐来完成的。每个人都根据自己最大的爱好来发现独特的才能,然后以自己最喜欢的方式表达出来。没有竞争和惩罚。每位存有都因自身的存在和贡献受到尊重。每个人无时无刻地尽最大的努力。

在体格方面,存有们具有金黄色的头发和白皮肤,蓝眼睛。与他们相似,我现在仍然带有那些特征。他们都非常优雅和富有生命力,深深懂得他们的身体是神圣的礼物,十分珍惜和爱护它们。这也是他们非常长寿的原因之一。还有更重要的原因是,在社会上有老师传授身体的扬升知识。由于掌握到这些知识,他们并不象我们地球人一样衰老。当年青人成长到一定阶段,他们开始对灵性世界产生兴趣而渴望接受教育。这个学习过程是逐步渐进的,其侧重点在于过程而不是结果。随着培训的提高,存有们在灵性方面更富有智慧和强大。最终当他们的气场发光时,他们开始呈现一定的明亮度。长老们由于其气场的高辐射强度而受到尊重。奇怪的是他们的身体不衰老。与这样的存有对视会感受到爱和祝福。随着灵性提高这些存有们会变得轻盈和飘逸。当他们完成使命后,最终可以完全将肉体转化成光体而进入灵性世界。目睹到这一瞬间真是难以往怀的。

天琴人的生活与大地是完全合谐的。他们从不把植物,动物或星球作为消费品,而是清楚地知道所有这些都是一体的。大地被尊敬为母亲。如果有人需要某种植物或动物,那要慎重地考虑这种牺牲。一旦请求被批准,该生命的终结被视为崇高的壮举而受到尊重。那里的生活确实很棒,大家合睦相处,每个人都尽最大努力为大家服务。

在天琴星的生活中,我最清析的记忆是与一位称为Adamu 的存有站在月光下的大海前。尽管不是我的父亲,祂却把我抚养成人并教导我。祂是位明智而受尊重的长老。一位留着长胡须,强壮而高大如雄狮般的长老,祂具有一付蓝宝石般的眼睛和最明亮的气场。

我记得开始时,祂站在我对面,我们进行了一系列的对话。祂向我解释到我将不会与他们在一起,不会以他们一样的方式回到光中。祂指着星星对我说,我的目的地是在那里。祂向月光下平静的大海投掷了一块小石头作为比喻说到,在我的人生中我一定要在其它星球生活几辈子,而不能只在一个地方与祂们在一起。我听后很难过。我伤心的原因并不是我要经历肉体死亡,在那个世界每个人都懂得肉体死亡只是一种转换过程,毫无恐惧。我伤心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我不想离开天琴星。我非常爱那里的人,尤其是和蔼可亲的Adamu。我不想离开,当然Adamu也不舍得我走。但是这是我的使命。

Adamu 对我说:”很快你将踏上旅途,并且你将忘却我们.” “不会的!” 我说,”我绝对不会忘记你的, 我要永远记住这个时刻”。是的,我记住了。

我将永远热爱天琴星人。在那个现实世界,他们给了我第一次生命和根基。我深深懂得无条件的爱以及归属于他们的一员。尽管我到处飘游,但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那是一个有家的感觉的地方。

我将记住Adamu。目前这次投胎我总感觉少一个人;生活中应该有一位父亲般的人,但是没有。当我开始在冥想和催眠中记起Adamu时,那种残缺被填补了。我回想起了与这位伟大存有的关联和深深的爱。这就是我如何将这段记忆从投胎忘却中捡回来的。我曾经说过我要记住,我做到了。当我与Adamu重新取得联系并掌握了本能对话的技巧后,我才认识到祂具有无穷的智慧和真理,但都隐藏在怜爱心中。因此,我开始在网站上与网友分享祂的话。由于Adamu我才能够开发本能对话的技巧。祂又一次成为我的灵性向导,指南和朋友。

难到不奇怪吗?我一下子成熟了并有一位想象中的朋友!

再回到故事中。就像以上提到的,天琴星大部分存有们都是通过肉体虹化扬升的。但这不是我的旅程。我的旅途将不是转化成光。经过出口处,我走进大海直到月光下的水浸末到我胸口,然后按照所学的,将我的灵体提升而离开肉体并中断两者的联结。我那无生命的肉体倒在水中,波浪淹吞了它。我就这样走了。大海会自然清理我在天琴星的一切,但是无法磨去我的记忆。


 

 

第二次投生•作为一名士兵

 

我生于一个正与其它星球发生战争的星球。我不记得具体情况,无法告诉你是银河联邦的战争,还是两个星球之间的对抗。我一点也记不住。我只记得在离家很远的一个小星球上作为一名士兵巡逻在一个矿场。这个小星球并不完全是固体的。不太清楚是由什么组成的,有趣的是人们可以驾驶一个交通工具毫不费力地进入星球。也许有点象土星或木星,基本上是凝聚的气体?可以肯定的是,这个星球的生存环境是非常恶劣的,因为我们始终生活在防护工具或结构内。但是,不管怎样,我是一群士兵中的一员,负责保护这个半固体星球上的采矿工程。

那里的生活与目前地球上的生活是完全不同的。其中一点是,我们士兵可以经过基因转变来完成我们的使命。其后果之一是我们都失去了生育功能。因为生育会最终影响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身体似乎一辈子都是性不成熟。因此,性别不象地球上的人们那么眀显。我有点迷惑,好象有两种以上的性别。但能肯定的是士兵中不仅仅是男性。性别的概念与现在地球上的不一样。我相信我们之间都有性关系,那纯粹是出于喜乐,相爱和亲近,没有其它目的。事实上,和我在一起的士兵们就是我的一切。他们是我的家庭,朋友,爱侣和生存的希望。现在想起来,那辈子的生活很特别,可当时觉得很正常。我们那时都我行我素,比目前地球上的生活有更强的归属感和集体意识。

作为一名士兵,我的主要工作是驾驶一架军用交通工具。它的体积是在军用车与小型飞机之间。这个一人驾驶的交通工具不仅可以在行星表面飞行,而且可以飞入行星内部运作。在各种恶劣的环境中它提供我得以生存的条件。我可以肯定它是一种探险工具。既使有武器装备也是非常轻便的。我的任务就是保护和巡逻。在我的记忆中,我对此并不当回事。就象个大小孩有个玩具,我非常喜欢驾驶它到处飞行,潜入行星内部深处,然后拉回来浮出表面。我对此感到很兴奋,全然不象一名为守护财产而进行生死之战的士兵!

有一天,轮到我在行星上空的卫星控制室内工作。通过窗口我可以看到下面的行星,一些完全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我看到这颗小行星以及所有生物在我眼前消失了!所有一切被一种无法解释的现象一下子全抹掉了。一种巨大的灰色的”东西”穿过那个现实,完全毁灭了整个星球!我无法理解眼前的一切。简直不可思议!我处于极度的悲伤和惊恐中。我爱的人–我所有的朋友,家庭,爱侣和生存的希望,每一位对我有意义的人都在无法解释的一瞬间消失了。这个卫星里面只剩下我一人,卫星再也不与行星有任何连结了。我不知道接下来做了什么。那颗小卫星不可能维持我的生命太长。我知道我飘了一会儿,沉浸在极大的悲伤中。也许我死于缺氧,缺食物或缺水。也许我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些我都不记得了。所有我看到的是悲伤和消失的浓雾,然后就没有知觉了。


 

 

迷失在自己的梦想世界中

 

第三次投胎,我有先天性痴呆症。我可以完全肯定那是严重的自闭症。我的思维与现代人的结构不一样。我是利用漫画书的画面和图形来思考问题的,而不是用文字或想法来组织思维。我没有语音的能力,只是有时发出些傻傻的声音。那辈子很可能是生活在16 世纪的欧洲中部(或非常类似的社会状况)。那时的生活很艰苦,拮据和残酷。象我这样的人被视为无用的负担。

我的生活可以这样描述,即是极其的不愉快,又是非常的喜乐。你能想象,周围的人不会很好地善待我。比如说,一旦当我长大了去和其他孩子们玩,他们就发现我的情况,于是开始野蛮地嘲笑我。他们向我仍石头,用鞭子追打我。唯一爱护我的人是我的姐姐。她纯洁又善良。

还有一位叔叔,他有时来访。他会利用这些机会与我单独在一起对我进行性骚扰。当然我是毫无能力告诉他人的。我唯一的保护人是我的姐姐。当他在我的身边带着灼热的眼光看着我时,只要姐姐在,他就不敢动。如果姐姐不在,那我就惨了…一种不可理解的痛苦,错误和奇怪的经历摧残着我,我无法接受和理解。我也无力抵抗和中止他。

但是,那辈子生活并不全是糟糕的。有时我会进入到另一种意识状态,那里的一切非常美丽。我记得看到光的天使,仙子和精灵。我看到周围的生命都有金色的气场。我看到植物中振动的能量。我也看到星星与植物以太体之间有趣的能量交流。我那时看到许多很精彩的东西。这些给我带来了极大的快乐并能治愈我的痛苦。但是,我的家人看见我一人独坐仰望天空,经常高兴地自言自语都很担心。


 

然而,事情有转变。我的姐姐远嫁给一位很奇怪的人,尽管她还不到15-16 岁。她不得不离开我们与他生活在一起。我现在知道,她竭力想使我放心,尽量告述我发生了何事。我记得我依在她的大腿上,她哭得很痛苦并努力用我无法理解的话语向我解释。我能够有一点点明白的是她想告诉我她始终不愿意离开我。然后一辆马车把她带走了。我记得望着她离开了我,消失在一条通往森林布满白雪的小路上。

不久,那位叔叔又来了。当我看到他时,我便知道意味着什么。情急之下,我跑出去寻找我的姐姐。我跑到那条小路上,跑呀,跑呀,直到我的肺疼痛,直到我精疲力尽。天黑了,我抱住大树取暖。我感到非常恐惧–森林中的每一个声音和影子都让我联想起魔鬼。

我记不清我的最终了,但是我想我一定是那天晚上死于森林中。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