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37 | 第九章:神秘的插曲

2018年8月8日09:05:40《扬升书》37 | 第九章:神秘的插曲已关闭评论 544 16479字阅读54分55秒

9.1 衰竭性怀疑 

Zingdad:8?

8:怎么了?

Z:我内心有些挣扎。

8:好吧。挣扎什么?

Z:嗯,我正在重读第8章,读到了你谈论我如何克服疑虑和恐惧,才能够接收到扬升书。当你这么说的时候,我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但是,在第八、九章的间歇,我花了一些时间来思考。我觉得自己有点不称职。因为我仍然存有很多的怀疑。而且我越去想,越怀疑。而且,鉴于我过去的曲解和失误,我担心我会再次搞砸。然后我想起你和JD告诉我的事情......为什么我不能单纯的相信......你懂的......为什么我没有信心呢?

然后我觉得自己更不称职了,我正在写这本书,我接收到了这些材料,而即便是我自己都对此没有绝对的信念!连我都还存有疑问,我怎么可能期望我的读者会相信呢?然后我想我肯定是疯了,因为我知道不可能靠自己想出前几章所提出的任何观点。我知道这超出了我的能力范围。所以这些话必定来自你和JD,可为什么我仍然怀疑呢?于是我一次又一次地陷入死循环。

这就是问题所在。这并不难以忍受,但这个疑惑确实很困扰我,并且我的心里很沉重。所以在我们继续下一章之前,我真的很想解决这个问题。

你能帮助我吗?

8:当然可以。

我们先分析一下。首先,在上一章,我说过你已经大部分释放了你的疑虑和恐惧,并且正因为如此,你现在才能够撰写"扬升书"。这是真的。即使是着手起草的一个月之前,你都不可能接收这些言语。只有当你准备好了才能开始。我还说过,作为撰写扬升书的结果,你会释放掉你的恐惧和疑虑的残余部分,以唤醒你真正的创造者本性。

你不记得我说过这些吗?

Z:记得。听起来没错。

8:回到这个话题。如果我说我们将释放你的恐惧和疑虑的残余部分,那一定意味着我知道还有一些东西亟待释放,这也正是我打算帮助你的。现如今,你发现你需要谈论这个主题。那真是完美的。在完美的时机。不,你不需要在解决这个问题之后才继续写作。与我一起解决这个问题就是要通过书写这本书的,并且和其他任何一个主题具有同等的重要性。事实上,有关这个问题的对话就是第9章。

Z:真的吗?

8:JD说过:

"如果你还看不到完美,那是因为你离画面太近了。"

还记得在暗世界居民的章节中,这句话对你有多真实吗?

Z:我记得。

8:在这一章中也是如此。这一章的主题是怀疑,或类似怀疑。它始于怀疑,并以你意识到你是一个神秘主义者而告终。

Z:一个什么?

8:神秘主义者。

Z:对不起,我听到了。我在明确我的疑问。我甚至不完全知道什么是神秘主义者,何来和你谈论我怀疑的感受就会变成其中一员呢。

8:好的。你可以用这台笔记本电脑访问互联网。花五分钟时间来快速定义神秘主义,然后回来和我汇报一下。

(我这样做了。我真的花了五分钟,并得到了最简要的概念。)

Z:从我在互联网上能够搜集到的信息来看,神秘主义者似乎是寻求个人直接与神圣合一的人。是在没有宗教教义的干预下寻求(或发现)与上帝联系的人。还有一些关于神秘主义者是"神秘学校"的追随者的说法。我隐约记得以前听过这个词,但除此之外,我不知道这些学校是什么或他们教什么。

所以,神秘主义似乎都是关于一些非常神秘的东西。

这是有一定道理的,因为对我来说都有点神秘!

8:没关系。出于讨论的目的,你已经获得了足够的理解。

接下来,我们需要对"神秘"这个词做一个简要的定义,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Z:好的。我会去查一查。

(我确实这样做了)

我找到的"神秘"一词广泛的含义是:

一个秘密。未知或无法解释的东西。引起好奇心的东西。一些只有经由神圣启示才能知道的东西。

而且,有趣的是,这个词最初来源于希腊词mustēs,意思是"启蒙者"。

8:这很有趣,对吧?

好了。先讨论到这里。接下来,我想直接转移到你的难处上。你说你在怀疑中挣扎。你能告诉我你的怀疑来自哪里吗?

Z:我认为是出于恐惧。

8:对我的口味来说,这太简单了点。下面这样解释如何:

"怀疑是从对确定性的执着中产生的。"

或者我可以以否定的方式说:

"怀疑起源于对于不确定性的抗拒。"

Z:好的。让我先消化一下这两句话。有很多很多我不确定的事情。例如,我完全不确定今天早上我的邻居早餐吃了什么。但没关系,因为那对我没有任何影响。我无需执着。相比之下,我也不确定我是否会经历JD说过的即将到来的第二次奇特事件。但我真的真的真的很想要它发生!那是我找到归途的标志。能够确认我正在做正确的事情。这也是最美妙的,无以伦比的体验。所以...

8:所以,你抗拒你的不确定性。一方面有着兴奋,因为 "哦,哇,如果它真的发生了,那该有"多棒";另一方面也有恐惧,因为 "哦,不,如果它没有发生,那该怎么办?"

Z:你懂的。正是这样。我对从你和JD处获得的信息上态度都是一致的。真的没有办法让我知道它是否100%正确。我的意思是,我不知道这些对话是否仅仅是我的想象而已。看在上帝的份儿上,我甚至不知道你是否仅仅是我想象出来的形象。

8:但是,这不是有一个"我"在说"我存在!",这难道不足以证明我确实存在吗?


Z:不......因为这里的"你",只存在"这儿"是在我深深的脑海里。

8:但是在前一章中,你......哦......没关系。 其实我只是逗逗你,但你显然没有心情。

Z:哦,好吧。好吧,我懂你的玩笑了(笑了一下)。

或许我可以给你一个更具体的例子。我怎么知道我的"山地体验",如此的神奇,不是一次性的呢?我怎么知道会不会有第二个奇特事件呢?而我的读者如何知道(如果他们还没有经历过奇特事件,他们是否会有自己的奇特事件经历呢?)我们怎么会知道任何事情呢?我们如何停止怀疑?

8:所以你先怀疑......然后你因为自己怀疑而评判自己?

Z:是的。因为我本该有信心的。

8:是吗?当你遇到你不确定的事情时,你是否本该"相信"?你确定这是个好主意吗?

如果明天在街上有人靠近你,并向你推销几百美元的神奇药膏,他声称神奇药膏能把任何涂抹上的东西变成纯黄金,你是否会相信他,然后马上交出现金?

Z:( 笑)不,当然不会,我会坚持看到它的效果再说。

8:好,现在要诚实地回答:如果你看到它的效果,你会直接给他钱吗?

Z:说实话,不会。我不相信存在能够点石成金的神奇药膏。这是不可能的。你怎么能将非金原子转化为金原子呢?一种核反应之类的过程才行?你将如何增加或移除每个原子精确数量的原子粒子,使它成为一个金原子呢?纯属无稽之谈。如果我看到一个完全具有说服力的演示,而且完全可行,我会假设我正在观察一个非常有天赋的幻术师,正在用他的技能来欺诈毫无防备的人以换取现金,或者,也许我是一个精心制作的恶作剧的笑柄。

如果我仔细想想,我会将这笔钱交出去的唯一情况是,如果他允许我用他的法器从毫无价值的垃圾中创造出价值千美元的黄金,卖掉它,给他钱然后带走他的魔法药膏。

8:这很聪明。而这正是你生活中得心应手的那种精明。它让你做出正确的决定,以至于你很少被利用或被愚弄。所以这很好,也很有用。而这种聪明正是你正确处理不确定性的结果。你从所呈现的信息开始。然后你根据你知道的权衡你不知道或不明白的事情。如果你可以用你已经知道的一切解决你的不确定性,那么很好。如果你无法解决你的不确定性,这也不重要(例如今天早晨你邻居的早餐菜单的例子),那么你就不去在乎。但是,如果它真的很重要 - 可以让你变得富有的药膏肯定很重要 - 那么你会发现自己陷入怀疑之中。在我们的例子中,你用怀疑推动了一个理解事物的过程,以使你做出不买神奇药膏的决定。

你缺乏的正是信任。只要有信心。只要交出钱就行。

所以我对你的问题是:为什么当你面对JD和我与你分享的想法和概念时,你会期望自己的行为会有所不同?

Z:有意思。我也说不清楚原因。

8:那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在你的脑海中,你将"真实"的东西与"精神"的东西分开了。"真实"的东西需要真实的证据,而"精神"的东西,你觉得只要有信仰就行了。原因是你正遭受宗教的影响之一。你们世界上的大多数宗教都致力于传播怀疑是"坏"的观念。其实并不如此。它只对商务不利。他们的商务。如果你皈依一种宗教,然后发现自己开始怀疑,那么结果是你发现这一宗教所提供的答案不能令你满意。他们向你呈现的,你不知道或不明白的事情,在你的头脑中,不能用你已经知道的事情来解释。既然关于上帝和你永恒灵魂的真相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你会发现你无法不在乎。你必须知道。所以你就怀疑。如果你选择追寻你的疑虑,就会产生宗教问题。那么你很可能会在其它地方找到令你满意的答案。如果你在那个宗教之外找到了更好的答案,你可能会离开那个宗教。然后你不会再在这个宗教的教导下去做事情。不再受这个宗教领袖们更大程度的控制。而且,当然,不再给他们钱。因此,很显然,宗教领袖们不太喜欢人们怀疑,并追寻他们的怀疑以寻求与旧宗教观念所不同的新的答案。所以他们制定了一个非常狡猾的策略:告诉人们怀疑是不好的。告诉他们这是邪恶的头脑或魔鬼在行动的证据。让他们感觉怀疑是很堕落的表现。然后,当人们确实存在不确定性和问题时,他们会鄙视自己以至于不会去寻找他们问题的答案。他们只会将自己的怀疑看作是内在罪恶的证据。以致于加倍努力来变"好"。他们通常会对自己的信仰变得狂热,以此作为应对疑虑的手段。聪明吧?

Z:也许吧。但这样做不太好吧?

8:如果你认为宗教通过"从善"而在你的世界中传播的,那么你是极其愚昧的。我并不是说宗教在其基础——原始教义上并不包含任何的善,显然是有的。我也并不是说,没有以各种宗教的名义做过什么好事,显然是有的。但是,如果你忽视宗教的主要目的是「成为权力和控制群众的工具」这一事实,那么你是在自欺欺人。

但这一章实际上并不涉及宗教。而我实际上也并没有反对宗教本身,因为宗教有其作用,而且没有人是真正的受害者。现在我真正想指出的是,宗教对塑造你们的行星意识有着深远的影响。考虑到你对精神观念提出了质疑,与宗教的利益有着巨大的冲突,所以你具有预先设定的对怀疑有消极的反应并不奇怪。

他们教导你"不要怀疑,要有信念!" 但在生活的其它领域,如果你只相信他们所说的话,那么你最终会被骗取所有的财物。所以,你会产生一种焦虑:

"我一定要对灵性事物有信仰,但我必须保持自己的智慧,并相信从生活其它方面获得的体验,"

你对自己这样说。

但这显然是很愚蠢的!确实是没有任何东西比你的灵性更真实。你自己最真正的本性 - 你的精神自我 - 应该是最真实的东西!那么为什么你不总是相信自己的真相和自己的经验呢?

所以现在我们必须解除这些编程。我们必须调和灵性和现实生活。我们必须将这些神职人员和他们的教义从你和你的灵魂之间,从你和一之间去除;真相是,你是源头之神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真的,愚蠢的是,为了知道你内心所了解的象呼吸一样近的真理,你还要去求助于一个读着古老经典的另一个人?

Z:听起来确实是很奇怪的理念。

8:对那些试图更加深入二元性的人来说这样做是合适的,因为他们正为自己创造一个受害者的状态。他们将更深地陷入二元性,因为他们说:"我不认为自己持有真相,肯定是别人为我持有着呢。"

因此他们总是寻求专业人士,来告诉他们什么是真实的:神职人员,政治家,律师,医生,科学家等等。这些权威必须告诉他们现实是什么。但对于那些决心从这个密度提升的人来说,情况并非如此。觉醒的人当然可能会考虑其他人的观点;你可能会与之分享并向他们学习。但是你与上帝,神性和一的联系只能是直接的和发生在个人层面上的

对于扬升者来说,应该停止试图将"灵性"与"生活"分开。对于觉醒的存有来说,生命中的一切都变成了"灵性的"。例如,对于我们这个较高的意识密度来说,没有"灵性"或"宗教"这样的概念, 因为一切都是"灵性的"。而宗教 - 信徒必须坚持的一套教义和信仰 - 对我们来说是毫无意义的。要知道,一切都是在与一之间的关系中完成的。这一切都在为上帝服务。我们不必特意去考虑它,或者试图变得虔诚,或为之花一些时间。我们可以很简单地,什么都不做而已。

因此,让我用这句话来完成我的观点:释放你对自己怀疑的评判。这种评判是不必要的,只会适得其反,并让你痛苦。你怀疑,很简单,是因为你不知道。让我以你的下一个奇特事件为例来阐明这一点。当JD向你解释这一点时,你明白它即将到来并意味着什么,对于前景感到兴奋和高兴是自然而然的事。而开始思靠它也是自然而然的事。发现你"不知道这个"。这是不确定性。

现在,如果你开始热切地希望梦想成真,甚至去相信你需要它的实现才行,那么你就开始关注不确定性。你开始执着。它变成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怀疑。如果这还不够糟糕,你现在也决定这个怀疑本身就是不好的。

这样做会造成神经症。你怀疑,但你认为怀疑是不好的,所以你尽量不要怀疑,但你不能创造确定性,于是你更加怀疑。所以你会发现自己陷入我称之为"衰竭性怀疑"("debilitating doubt")之中。

还记得吗,上一章的衍生真理之一是,"你给出什么,就收获什么"?

Z:是的。我记得。

8:其另一个真实的推论是,"你越抵制,越顽固"。

Z:对的。

8:所以如果你感到怀疑,你要么想办法解决,要么专注于怀疑本身。如果你专注于怀疑本身并与之搏斗,那么它会"顽固下去"。你得到更多怀疑。而且,如果对你的怀疑进行评判,告诉你怀疑本身是错误的,基本上可以确保你专注在怀疑之上。你很可能会受到"衰竭性怀疑"的攻击。

你就这样进行了一轮一轮又一轮。你持续怀疑,持续对此感觉糟糕。皆因你内心深处的某处,存在着你不应该怀疑的原始思想。

不正当的。古怪的。而且没有益处。

Z:哇,嗯?我懂了。好的。那么我想放弃这份评判。也许对于我是否会经历另一次奇特事件而感到怀疑是可以的......

8:让我们暂时放下你的怀疑的细节。让我们来看一看幕后的情况。

你知道未来吗?

Z:呃... 不。

8:你对未来会发生什么有任何确定性吗?

Z:没有!

8:你觉得你能控制未来吗?

Z:不能!

8:你对JD 和我与你分享的这些对话中的材料,有任何直接和个人的了解吗?

Z:不,如果我有的话,我不需要你们来告诉我。

8:那么,此时此刻,你根本无法在内心之中确定这些事情,对吧?

Z:是的,不能!

8:那么,你应该明白了。在这些情况下,不确定性是完全合理的,不确定性就是你的状态。问题出在你的执着中。你想要这些信息的确定性。但是你还没有理解的是,这实际上行不通。我和JD告诉你的,甚至是Adamu将来会告诉你的东西,并不意味着要被视为你所必须相信的信条!这些是根据我们的经验,我们认为是真理。由于这些事情并不在你的体验之中,因此我们在与你分享的时候,就知道你会感到惊喜,惊讶和惊叹。这些是我们给你的礼物,你可以去检验,试试看它们是否也适用于你。随着旅程的展开,你可以将这些礼物用作自己成长的工具。

我想说的是,就问题的核心而言,我们所做的一切都只是提供我们的视角。是否要利用这些礼物来影响你创造自己和你的现实的方式,完全取决于你自己。我们无法为你创造。我们无法夺走你创造的权利,除了我们为自己创造的东西。这会很荒谬。JD,8和Adamu不是你的世界的创造者,当然也不会为你和地球上的其他人创造或不创造担负任何的责任。

所以,直到你创造一种体验,并通过这样做使你成为真实的自己,我们在这里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你点亮这些独特性。所以,你的不确定性是正确的,好的且健康的——直到你为自己创造了真实的东西。

不健康的是执着于不确定的结果,而更糟的是,对自己的不确定性进行评判。如果你选择这样做,这并不是错误的。它只是没有把你引领到你想要去的地方。并且它会伤害到你。正如我所说,这是不健康的。

Z:我明白,8。所以我想停止那样做。我想停止陷入对不确定性的执着中。如果我确实感到怀疑,也不会再评判自己了。

8:太棒了。这就是我在本章中想要帮助你的。我将帮助你更好地理解不确定性。我要教导你它的力量和辉煌。这样做的结果不会是让你不再怀有更多的不确定性,也不是你永远不会再怀疑。结果会是,你将拥抱你的不确定性,并学会以绝妙的新方式来使用它。你会将它看作一个奇妙的礼物。

Z:真的吗? 听起来真是难以置信。

8:是吗?我愿意接受挑战!(祂笑了)

9.2 顽皮的好奇心

首先,让我们创建一个假定情境:

想象一下,在一个漆黑月隐的夜晚,你坐在篝火旁。你的目光所及之处,无法超越篝火点亮的范围,你并没有任何其他光源。

你会怎么做?你是否会向篝火逐渐靠拢,在每一个跳跃的阴影中害怕地瑟瑟发抖?还是你会好奇地回应黑暗及未知的风景?

如果你感到恐惧,那么你留在原处。你甚至不会看向黑暗,因为它会让你感到不安。

如果没有恐惧,你会感到好奇并跃跃欲试,然后毫不犹豫地站起来,进入黑暗中探索。你的眼睛适应黑暗,进入探索中,并向新的发现敞开自己。而且,通过这样做,你扩展了对环境的了解。此外,当你学到新的东西,你其实也将自己拓展了!

显然这只是一种假设情境。我并不是说人们应该在漆黑的夜里有勇无谋地跌跌撞撞。我只是在阐明一个观点,即你对未知的回应方式。如果你喜悦地回应,你会体验到自我的拓展。如果你害怕地回应,你会经历自我的收缩。

你必须明白的是,在你的生活经历中总会存在大量的"未知"。永远都会有大量的不确定因素。

Z:真的吗?永远如此?即使对你这样的存有也是这样?

8:( 笑)哦,我的天啊,是的!让我解释一下:一是无限的,对吧?

Z:对。

8:在一中有无限的多重性和多样性,对吗?

Z:是的...

8:而且,由于变化是唯一不变的,所以这种多样性永恒无限地变化,扩张和增长。对吧?

Z:对。

8:你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这意味着一是无限的,而且在以无限快的速度扩张!即使只是试图去理解它,就已经很难以置信了。这当然意味着,在任何一个人的感知领域之外,都还有巨大数量的"在那里"的事物。"在那里"的事物将越来越多!不管你成长、学习、经验和理解有多快,"未知"总是会比你发展的还要快。因为你"拓展"的速度越快,你拓展一的速度就越快,同时也更快地帮助一的其他方面发展。这真是无以伦比的美丽。神秘只会加深和扩展。

所以是的,确实,总会有越来越多的未理解的,未知的和未开发的领域。总是有崭新的。总是有神秘感。从个人角度来看,神秘就是不确定的。问题是很简单,你将如何选择回应方式。你将选择恐惧而退缩,还是喜悦地探索?这完全取决于你。而且,一如既往,你将精确地获得你所创造的,并且你将体验到你创造的成果。

你跟上我了吗?

Z:是的。感谢你的耐心解释。这有一定道理。

8:让我们来看看,在你的生活中这是如何运作的。问你一个问题:那个一开始坐下来,手里拿着卵石的男孩问我是否"在那里"。

Zingdad注: 见第1章:Zingdad简介

那个问我是否爱他的男孩。 那个夜以继日地坐在那里的男孩,询问着他的问题,费力地在他的理解之外,通过是/否的答案找到了一条出路......

他是勇敢的到黑暗中去探险,还是蜷缩在篝火旁呢?

Z:他选择了冒险。

8:那他的结果怎么样?

Z:看起来很好。

8:你觉得?

我认为这是你最美好的时刻之一!

如果你仔细想想,扬升书以及你所做过的所有其他的过程和探索,都是从那一刻开始的。当然,一路上你发展和改善了你的倾听能力。就在你手中拿着那块鹅卵石的那一刻,你从舒适,安全的篝火旁站起来。你转身面对未知的黑暗,你第一次大胆地走出去。没有先例,没有理由相信它会奏效,没有人向你展示道路,面对不确定性时你选择了喜悦而不是恐惧。

那是你生命中,我永远会珍视的瞬间。

在你这一生中,我本无意与你进行这样的谈话的。这不是我所意识到的任何计划的一部分——我要向你显露自己,像现在这样的方式交谈。但我怎么能抗拒你的勇气,一种愿意打开你自己,拓展你自己,并勇于探索未知的境域?我不能!你让我的心放射出光芒。我很自豪能成为你想要做的事情的一部分。所以我忍不住与你合作。

现在,随着对话进行下去,你继续扩大搜索范围。你继续在黑暗中拓展自己。事实上,通过探索的行为,你将遇到的黑暗区域转变为光的领域。你把你的光带给它们。

这就是你对不确定性所做的一切。

你没发现吗?扬升书完全是你的不确定性的产物。而你还不知道,扬升书只是一个开始。这实际上只是你第一次涉足不确定性黑暗的记录。在你面前有着永恒的发现和创造。你现在甚至无法想象,随着你将光带入黑暗,在你未来的创造中会出现怎样难以形容的美丽和喜悦。随着你拓展到不确定性之中。

现在,我问你,你还希望我们消除你的不确定性吗?你想停止体验它吗?

Z:妈妈咪呀,8,这是一个非常令人惊讶的观点。哇哦。不,我不想停止不确定性。

但是我怎么才能不执着;我怎么才能不陷入衰竭性怀疑之中呢?

8:让我们回顾一下。这次的谈话始于你告诉我你的怀疑。你承认你发现自己甚至怀疑我的独立存在性。然而,尽管如此,你仍然来找我谈谈这件事。你仍然不断询问,并探索可能的答案。你仍然向成长的可能性敞开自己。你仍然走进更深的黑暗中寻找未知。而这正是之前我对你所说的话的含义——你对恐惧和怀疑做了足够的工作,才能让扬升书得以成书。我的意思是你已经克服了不少,才能未使你变得衰竭。没有让你停滞不前。因为当你感到不确定时,就很有可能会发生这种情况,你会以恐惧来回应,然后为自己感到恐惧而评判自己。这就是我在谈到"衰竭性怀疑"时想告诉你的。

对未知感到恐惧是可以的,但是作为恐惧或对恐惧的评判的结果,当你选择不去搜索未知的时候,你就陷入艰难的处境。这样,你就无法为你的疑惑找到答案。你关闭了自己的创造力。 于是乎你将仍然处于怀疑状态,而且无法摆脱它。你将发现你被它衰竭了。

因此,你已经通过了第一个障碍。尽管你仍然感受到怀疑的痛苦,但你不再允许它阻碍你的成长和进步。这是你自己选择继续前进的结果——不管有什么疑惑。

现在你想超越过下一个障碍。你希望停止对你的不确定性而感到的痛苦。

让我们退一步看看,什么是应对不确定性的健康的方式:

首先要做的是做出选择,让自己直面未知。如果你感到恐惧或怀疑或疑问,不要害羞,不要胆怯;去直面它。决定你力图用洞察力,理解力,答案和智慧来取代这种不确定性。只要你这样做,你会发现怀疑的"阻塞",将被拥有选择的自由所取代。当你有选项时,你可以选择。当你可以选择时,你可以创造。当你开始创造,然后你再次与你的神圣自我重新连接。当然,这会立即变得更健康。即使你仍然有同样的不确定性和同样的问题,只要面对你具有选项这个事实,就能允许能量再次流动。让我告诉你一个真相---你总是有选择的。如果你看不到任何选择,那是因为你选择不去看。

如果你没有找到你需要的答案,那么你必须到自己的内在真理去寻找,到你自己的内心去寻找,到你与神圣的个人联系之中去寻找。这往往需要相当多的工作。你必须学会倾听内在的声音。你必须学会相信自己。爱自己。但随着你的进步,你会发现,你逐渐失去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你将以更大更强的勇气,冒险进入那些未知问题的领域。你将开始享受寻找你的心灵,你的灵魂和整个宇宙最深层意义的过程。慢慢地,你的恐惧会转化为爱。当你用真实,敞开的爱来处理你的不确定性时,你会发现一个非常神奇的东西 - 调皮的好奇心。

这就是你跨越下一个障碍的时刻。这是当你开始与不确定性玩耍而不会导致自己痛苦的时刻。

调皮的好奇心可以让你在寻找答案时,发挥你最有创造力的自我,而无需将小我与结果相联。你玩耍。你玩得很开心。你创造。如果你能够处于一种调皮的好奇心状态,那么最不可思议和绝妙的答案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如果你不害怕犯错的话。因为"错误"只意味着一个无效的答案。因此,这是另一个发挥的机会,再次玩耍。

懂了吗?

这一切都始于不确定性,以及你选择如何去感受它。

Z:太棒了 8。我真的好喜欢。因为我以前犯错以后就是这样做的。我只是找到了一个不起作用的答案。它与内在不协调,不可能发生。当初让我感到很艰难,但我再玩一次,现在我有了一个更好的答案。正如你所说,这一切都始于探索自己的不确定性的意愿。

8:还有更多。让我们再看一看不确定性的相反方面。让我们看一看"确定性"。确定的事情是固定的。我们说我们确信,正是因为我们觉得它们是一成不变的。我们利用这些"确定性"来建立我们的现实和我们对它们的看法。它们是我们最深层的真理,因此它们是我们创造的建筑构架。因此它们对我们来说非常有价值。没有它们,我们创造任何有意义或重要的东西都会很艰难。我的意思是 - 如果没有物理规则遵循其所是的运行,那么我们如何创造诸如你所处的宇宙和你所处的星球之类的现实呢?如果没有任何规则,就会出现混乱,而你所熟知的生命是不可能存在的。

如果你身上没有任何部分在任意一段时间内保持不变,你将如何认识你自己呢?

Z:非常困难。我同意。

8:所以我们的这些真相,这些"确定性",对我们有很大的价值,我们深深地爱它们。但事实上,它们是暂时的。如果有足够的时间,我们现在认定的每一件真相都会变得不那么真实,然后最终会失真。对于你作为一个个体来说是如此,对你的灵魂家族来说是如此,对于所有的生命来说都是如此。你现在对自己和现实所认知的真相,将不可避免地发生变化和演变。你会获得新的信念,因为旧的不再为你服务,你只能释放它们。这就是"真理"的本质。像其他一切事物一样,它总是在变化的。对于我们所有确定的事物而言,亦是如此。随着时间流逝,我们对此变得不太确定,最终甚至可能会确定它们不是我们所想像的那样!

Z:一切都是如此吗,8?

8:从我竭尽全力地领悟,我会说一切都如此。当然,除了一个不变的真理,也就是......

Z:"一是。"

8:说对了。而这仅仅是一个不变的真理,因为它所固有的能力去容纳无限的变化。所以 ,"一是 ",至于其余的......"变化是唯一不变的。"

如果只有变化,那么在给定充分的时间体验后,你将会经历巨大的变化。鉴于无限的体验,你将无限地改变。听起来几乎没有足够的余地让你保持当前现实的小真相,是吗?

Z:是啊,我想不行。这听起来像是不确定性成了确定行了。

8:(笑)正是如此。这是非常好的。因为在不确定领域中,我们才可以发展和变化。我们暂时认为确定性的领域中,是我们停止寻找和发展的领域。所以,下面是重要的领悟:

没有不确定性,就不会有新事物,也不会有创造。

拥抱不确定性,就是拥抱创造。

如果你对不确定性敞开心扉,那么你可以让最伟大,最神圣的自我与之玩耍。你实际上进入了"精灵"状态。不确定性是最伟大的创造源泉!

Zingdad注:genius这个词的古代起源指的是一种意识状态,在这种状态下,一个更伟大的灵魂,一个精灵,通过一个"凡人"的双手来创造

珍爱它。寻找它。探索它。爱它。最重要的是,与它玩得开心!

Z:8,那太棒了。我非常兴奋。感觉对了。谢谢你。

8:非常乐意!

然而...我感觉到你对这个话题还没完事儿......

Z:是的。你说对了。也许我还需要将你所说的内化。或类似的。因为我觉得我还是有一些问题。

8:和我说说!

9.3 拥抱神秘

Z:好的。让我想想。大致是这样的。当我有不确定性时,如果我足以恐惧它,那么我会停滞不前,无法进步。这很不健康。另一方面,如果我喜欢它,那么我就开始创造。我享受创造的乐趣。首先,我找出不确定性中隐含的问题,然后开始寻找似乎恰当的答案。这样做,我开始享受到了乐趣。然后我开始创造一些非常了不起的对话,并且得到非常令人惊叹的,无以伦比的答案,我发现我完全享受这个过程,而且感觉真好

8:但是?

Z:嗯。但是!

但我仍然不知道这些答案是不是对的或真的。无论我对自己和我的生活感觉多美好,我仍然不知道我所得到的这一切,是否在我想象范围之外具有任何有效性。

请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对所获得的信息很吃惊。我对这些信息的内部一致性交口称赞。我真的,真的不相信我有能力-从普通人角度上说-能想象出所有这一切。对我来说,这里一定有"超自然现象"发生。但我仍然不知道这是否是真的。

8:好了。我想对你说几件事。

第一件是我已经提到的一个问题,这次我以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我想对你说的是,你应该持有一定程度的不确定性,那是你的任务---对你的现实"微微持有"这个看法。因为只有这样做,才能做你现在所做的工作。它可以让你撰写这本书,并执行许多其他的后续工作。你决定以这种方式创造你的归途。那是你的选择。为了做到这一点,你必须保持一定的不确定性。否则,你不可能创造这条路,必须找到另一个。

第二:如果我一挥魔杖,你便有了完全确定性,那会怎么样?如果你在自己的灵魂中对扬升书有绝对的信念和确定性而没有任何怀疑,确信扬升书中所提到的所有内容都是绝对正确的,会怎么样?如果你知道你未来的每一个奇特事件都将发生,以及它们发生的时间和方式,会如何?那会是怎样呢?

Z:呃......表面上听起来挺好。我的意思是我仍然可以写下所有这一切,并告诉人们,不是吗?我仍然可以帮助其他人抵达家园!

8:那行,等一等。让我们先搞清楚一点。你不是为你的读者做这件事。你正在创造你自己的归途。这是你正在做的。因为你没法帮别人做。你只是在分享自己归途中所发现的东西,倘若这对他人有用,那么将会产生美丽而神奇的共同创造。这都是事实。 但你并没有拯救任何人。如果你开始那样认为,那么我向你保证,你会受伤的。那样你会发展出一个救世主的复杂性,而不是把它看作在你自己的归途上,同时也是给于其他人的礼物。这样好吗?

Z:谢谢你,8。唉,你说的对,感谢你的提醒。我已经放弃了拯救。

8:我很高兴你弄清楚了。回到当前的问题。让我再问你一次。如果你对归途中的奇特事件发生的程序一清二楚,那会怎么样?

Z:我也在想这个问题,8。我想,我会渐渐发现其它困扰我的问题;其它我所不确定的领域。所以,我会马上陷入当前一样的困境,只不过是对你唠叨其他的问题而已。

8:...如果我们为你提供了绝对的确定性呢?

Z:...那我会继续下去直到遇见下一个不确定因素。

8:对。

所以,你本人有三个版本。其中两个版本的你站在不确定性墙的对面两侧。在墙阴暗的那一面是怀疑版本的你,而在明媚的那一面是你喜悦而调皮地创造自己现实的版本。对处于阴暗那一面的你来说,没有任何人可以做任何事情,能够让他快乐、安全,或安然无事。只有他自己能够帮助自己。他能够选择停止对不确定性的恐惧来帮助自己。每当你选择相信自己并且喜欢这个过程时,你就会爬上墙并走进明媚那一面之中。当你在光明的一面时,那就是玩创造游戏的自我版本。你处于光明那一面的时间越长,你越感到安全,并且越相信自己。只要你站在你自己的真相中,追随你内心的最深处的实相,你将永远安然无恙。即使你经历了巨大的转变,比如身体的死亡,即使那样你也会安然无恙。

学会通过心门倾听你的神圣自我,并学会相信这一点,绝对是必要的!你看,不确定性永远有可能浮现在脑海之中。总是这样。但是当你停止恐惧并开始爱上它时,显然它不会困扰你。而如何去感受它完全是你的选择。

起初,你会花很大的心思在选择上。总有一天你会掌握它,那时不会再有恐惧。但不确定性总会出现。总是这样。这是很了不起的,因为这意味着你总会有选择。你将永远能够去创造。总会有成长和变化的空间。

Z:我明白了。那我的第三个版本呢?

8:什么"第三个版本"?没有第三个版本。

Z:但是......你说过......

8:好吧,(他笑)我逗你呢。第三个版本是没有任何不确定性的自我。但是,当我说没有第三个版本时,我也是认真的。因为如果你根本没有不确定性,那么你就没有选项,也无从选择。就没有什么可以创造的。这意味着这个版本的你真的完全死透了。

也就是说,他不存在。

没有任何人任何事物没有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是生命。这是成长。这是存在。

Z:我真花了这么久才弄明白。我看到了,我实际上让你把这一切都解释了两遍。感谢你的耐心和善良。我想我终于明白了。

8:那很好。

那么现在让我来结束我开启的话题吧。现在我们要使你成为一个神秘主义者。

准备好了吗?

Z:(笑)我想是吧。但怎么可能?

8:当我说"你总是精确地得到你所创造的"时,你是否赞同?

Z:我认识到,在我的生活中,随着我的进步,这句话越来越真实。是的。我赞同,这一定是真的。

8:那么你会同意,你越专注于某件事情,你就更会得到这件事吗?

Z:这在逻辑上是正确的,也与我自己的经验一致。是的。

8:那么如果你爱上这种不确定性,将会发生什么呢?真心地敞开心扉去热爱它,专注于它,并深深地凝视它?

Z:呃......你会得到更多的不确定性。更多更多。

8:对,确实是。神秘性会加深。它会包裹你。你将会触摸和体验更多更多的伟大而深不可测的神秘。因为你不惧怕它,你不觉得你需要处理它,控制它并管理它......你不觉得你需要对它有一个合适的解释...你可以让这种体验如其所是,只是存在于它之中。明白了吗?

Z:可能吧?

8:好的。那这样。你是否同意这个观点:无限的源头之神远远远远超出你的能力去——试图理解它的完整性?因此,从根本上说,那是一个深奥的奥秘?

Z:很明显。是的。

8:那你就应该能完成这样的逻辑飞跃:以开放的心去拥抱神秘,就是让自己更接近与神圣直接结合的体验!

当你真正向神秘敞开自己时,你将它进一步带进你的体验之中。就这样,让它完整的呈现自己。你不再需要剖析它,也不需要减少对它的体验的理解。你让它成为自己。你让自己成为自己。你让上帝成为自己。你允许自己全情投入地体验一,而不是试图将祂压缩进你狭隘的思想空间。

以你所有的存在,全情投入地体验一。

这是通向真正与一狂喜合一的开始。

Z:哦,我的上帝啊!

8:对!正是这样!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吗?你是否寻求与神圣合一的狂喜?

Z:我全心全意地想要!我在一些非常深的冥想中,当然还有我的山地体验中,有过神圣合一的狂喜的线索和初步感受。但我的心向往更多的体验。我想用我所有的存在认识上帝。我想同一切万物感受更持久的合一。我己经为此努力了相当长时间了-试图深度和全面地体验这个神圣狂喜。

8:我就把你的回答当作一个坚定的"是"(他微笑)。当然,你的灵魂家族和我很清楚你的努力争取和你的向往。你这样感受并向往它,正是你扬升进程的一部分。而扬升书就是我们做出回应的方式。你将体验到你所渴望的,与神圣的完全合一。但首先有一些工作要做。这也正是我们当下所做的。我们正在做这项工作。本章记录了我们针对怀疑和不确定性的工作。我在这里告诉你,你的不确定性不仅是你创造力的所在之处,而且也是找到你所深切渴望的体验之处。从某种意义上说,你会在这里找到上帝

Z:哇,8,太棒了。我从来没有这样想过。

8:你所生活的系统并不鼓励这样的想法。因为它会导致人们停止被操纵。你不仅会对宗教信仰感到冷淡,而且还会放弃政治和战争,仇恨和暴力等等所有这些悲伤。这种想法将你带到系统之外。它会导致你扬升。所以它不会教导或鼓励这样做。

在你的现实中,有一些系统地教授这些知识的地方,那就是你一直好奇的神秘学校。数千年前,这些学校为了传递古人的知识而被建立。它们是来自古老文明的残余信息。寻求深度灵性训练的人可以去这些神秘学校。不同的学校采用不同的方法,但其中诸多学校的核心之一是对恐惧的理解。了解恐惧是一种可以被使用的工具,而不是控制的原则。当神秘学校的启蒙者真正掌控了他们的恐惧之后,他们将能够无畏地接受更伟大的奥秘。他们将愿意直接体验神圣。当然,神秘学校的启蒙者或神秘主义者们,也失去了对世界领袖们的所有恐惧。皇室和神职人员发现,他们的共同利益正在被这些学校的教导所破坏。毕竟,如果你开始直接体验神圣,你还会认为另一个凡人是值得卑躬屈膝的吗?你还会发现那些独裁者的命令是值得遵从的吗?如果你接受了永恒的奥秘,那么所有无用的宗教信仰还能为你带来什么利益呢?当你在自己的内心之中直接体验到神圣,你还会听从一个声称上帝要求这个要求那个的人吗?

就是因为这个原因,这些神秘学校被迫转移到地下进行。当权者认定这些神秘学校对他们的地位有威胁。他们猛烈地回击。这些神秘学校要么被压制和沉默,要么成为秘密的隐藏组织。很多神秘学校将他们的真实教导深层次地隐藏起来;表面看起来是普通的指导性组织或"灵性咨询"之类的社团。会有一些测试,承诺以及秘密宣誓-使成员越来越深入到组织之中。直到最终证明你自己后,你才可能慢慢接近他们真正的秘密。

问题是,隐藏神秘教义并使其成为少数几个人的秘密属性,改变了这些教导的本质。这些秘密社团中掌握知识的人,迷恋自我,并不再试图分享掌握的知识。他们为此感到骄傲,因为他们已经达到了可以接近这些信息的至高高度。当然,这也成为个人敛财和掌握权力的手段。因此,这些组织不仅没有成为闪耀光明的工具,而是变成了被他们所抵制的非常黑暗的工具。伟大的古老教义成为次要的。组织的级别,结构,誓言和工具成为主要的。这一切都被扭曲成近乎无意义的状态。古老的智慧几乎都失去了。黑暗似乎淹没了光明。

如此一来,这些神秘学校的伟大教诲存活至今,隐藏在秘密和神秘社团中,但解锁它们的过程基本上使它们失效了。真是讽刺和悲伤。

现在是让这些团体看到一切都应该改变的时候了。现在是他们完成旅程并让所有知识宝库敞开的时候了。这样做使他们才能回到真正意义的服务上。这将是他们的最终考验---看他们是否有勇气这样做。

但是我们不会为他们下赌我们的生命。无论他们如何去做,都只对他们自己有意义。那些渴望知识本质的人自会发现它,而无关古老奥秘的持有者分享与否。光正在兴起,现在已经有可能抵达你,并以许多不同的方式教给你所需要知道的。觉醒正在发生,你的星球上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它。我们会触动你的心,帮助你找到自己的路,而不需要在黑暗中秘密握手的戏法。

Z:哇,真是个神奇的故事,8。我之前对此一无所知。但我想回溯一下。 这些神秘学校因为破坏了宗教权威的力量而被迫转移地下?但我不明白的是,我们为什么会首先将权力交给了宗教。

8:那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将会很快谈到。就目前而言,只要观察一下你自己恐惧未知是多么的容易。这样做并不奇怪。在黑暗中,可能会潜伏着一只老虎来吞噬你!(他微笑)所以,未知可能是可怕的。而且很容易惧怕关乎死亡的未知事物。如此一来,你可能愿意让中间人告诉你关于上帝的信息,生命如何运作,以及你在活着的时候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以确保你死后的安全和幸福。然后,你会愿意在你自己的内心和一之间放置宗教,经文和神职人员(而他们本身就是困惑和疑虑的人)。

如果你愿意的话,你当然可以这样做,但是不要询问你为什么不能直接体验一。你不能这样做,是因为几乎不可能透过所有那些厚重的,蛊惑人心的,使人困惑的层层教条和教义,而看透任何事物。

Z:我明白。

8:现在,在我结束之前,我想和你分享一点小礼物。

Z:礼物?是什么?

8:首先,让我问你:你有没有问过自己,如果你没有另一个奇特事件,将会怎样?

Z:什么?这是从何而来?不,我没想过。

8:看见没?你还有恐惧!你甚至不希望看到这种可能性。因为你不敢直面它,它就有压制你的力量。直面它。将会怎样?

Z:好的。那我面对它。每一个奇特事件都是一次神奇的快乐体验,与神圣的重新连接,促使我进入下一维度的扬升。如果没有发生,那么我将如何...

等一下。你刚刚告诉我通过「拥抱神秘」与神圣的合一。这是否是与神圣"不同的"合一?

8:不,只有一个。在你心中寻找与一的联合就是这样。这些奇特事件,其实就是按照你与一相关的方式进行的实相转变的体验。

Z:但这意味着,我实际上并不需要奇特事件来推动我前进。这不是一个事件"能使扬升发生";这只是旅途中的一个体验!

8:答对了!你每天都在提升你的意识。每一天你都在向一迈进。你现在已经忙于扬升。你将不可避免地抵达那里。

Z:那么,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8:礼物怎么样?最好的部分是,是你自己送给自己的。

Z:简直太棒了,8。但是你为什么不在一开始就告诉我呢?

8:结果并不重要,我的朋友。而是过程重要。我们己经玩过多少次不确定性的游戏了,我们从中又有多少将其转变为智慧,成长和学习?好多好多!整个过程就是爱所在之处。

但是我现在必须结束了。为此,我会问你几个问题。

再告诉我一次。你是否真的寻求直接的,个人狂喜的神圣合一体验---你是否寻求直接认识上帝?

Z:是的!这当然是真的。

8:你是否同意,遵循宗教的教导和教义,并将你的真理服从于其他人的话语,是无法达成这一点的?

Z:那对我来说确实如此。也许其他人追求宗教是走在正确的道路上。但这不适合我。

8:洞察力在运作。非常好。

那么,你能否看到,为了实现直接认识和体验一的目标,你必须愿意用你的心去靠近祂,而不是用你的思想?你必须愿意去探索神秘?体验神秘的本性而不需要去理解它,在你的头脑中包含所有的体验?

Z:是的。我跟上了。并且我同意。

8:那么你拥抱神秘?

Z:是的。

8:你明白了吗,这意味着你愿意释放对未知的恐惧。这意味着,你实际上热爱不确定性,并把它当作一个伟大的礼物。

Z:是的。我是这样理解的。我同意。

8:那么我宣布,你是一个神秘主义者了!

Z:哈哈!8,那真是太棒了!

8:是的。看看你刚刚所赞同的:你接受不确定性作为礼物。还记得一开始的挑战吗?

Z:哦,我的天啊,是的!你赢了!

8:不,我的朋友。是你赢了。

与此同时,本章完结!

转自:启动EVENT 公众号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09:05:40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