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38 |第八章:什么是邪恶(1)

2018年8月8日09:21:07《扬升书》38 |第八章:什么是邪恶(1)已关闭评论 78317071字阅读56分54秒

《扬升书》38 |第八章:什么是邪恶(1)

翻译:Jet

Zingdad:嗨 8。

8:你好,我亲爱的朋友。我们今天要谈论什么呢?

Z:天呐,8,我还想问你呢。

8:你就当成这是「8号俱乐部」的访谈之夜吧。(Club 8,瑞典乐团。音乐风格清新。——译者注)(他微笑)主题你来选。

Z:嗯,有一些东西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就是关于"邪恶"的问题。

你和JD都表示,每个人都创造了自己的现实。你已经证明,每个人通过他们所做的选择,创造了他们生活中发生的所有事情。甚至是那些不好的事情。但是这让我疑惑......这是否意味着没有邪恶之类的东西呢?如果有的话......它到底是什么呢?

8:啊,好的。非常有趣的问题。你想要简短的回答还是长的呢?

Z:我想可能短点会更好......

8:好吧。简短的答案是:

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

Z:就这样?!?

8:是啊,就这样。

Z:不,不不不,不,不,不。你没明白。我在谈论邪恶。我在谈论诸如想要实施种族灭绝的人-为了权力,财富或政治权宜,而谋杀整个种族的人。我在谈论那些,不顾生命的神圣性的恐怖分子。那些会实施强奸的人。会虐待儿童和婴儿的人。你明白吗?这才是我要问的,真正的邪恶。那么恶魔是什么呢?真的有这样的存有吗?是否真的有恶魔附身这回事?我想了解所有这一切。既然我们已经说到这了,我想知道是否有路西法这样的存有。你懂的......撒旦......魔鬼.....他。他真的存在吗? 这是我想知道的。一劳永逸地,我想知道所有那些黑暗的东西,我才能弄清楚该怎么做。拜托了,8 ...你不会只想回答我,这只是一个"获悉爱"的机缘吧!确定吗?如果你曾经在地球上化身,你就会知道,这里有一些真正的,非常残酷的东西!

8:啊。我知道了。所以,显然你是想要长的答案。

Z:长的答案?

8:我刚才说的简短回答是,"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这似乎没能让你满意。我们采取长篇大论的回答吧。这将是我们截止到目前为止,最长的谈话。它会经过许多迷人的节点,最终抵达与简短答案相同的终点:"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而当我们抵达终点时,你会想要更多地了解爱本身。这将成为我们下一章的主题:"什么是爱?"

Z:你看起来十分确定。

8:我已经从很多个角度考量过这个讨论。我知道预期会如何。

那么现在,在我看来,你希望我们能解决两个基本问题。首先,"什么是邪恶?"其次,"应该如何应对邪恶的存在?" 最后,你想了解你提出的这个小小的恐怖清单。我们将在"邪恶的显化"那一段讨论这些问题。

听起来如何?

Z:谢谢你,8。听起来不错。

8:好吧,让我们开始吧。问题1:

10.1 什么是邪恶?

在我们正确讨论它之前,我们需要就邪恶的定义达成一致。否则,我们可能会有不同的想法,各种各样的误解会蔓延。

Z:我同意。

8:好。那你看下面这个邪恶的定义如何:

邪恶是任何剥夺他人选择权的行为。

Z:嗯。嗯...我不确定。似乎不太对吧。这似乎......有点......蹩脚

8:蹩脚?显然你还没有认真地考虑吧!我会向你澄清的,但为了达到此目的,我需要你提出三个你认为是邪恶的行为。

Z:三个邪恶的行为?好的。强奸,谋杀和盗窃如何?

8:不错,很符合这些例子的目的。我们先从强奸开始。

假设有两个人:A和B。他们都是神志清醒,健全的成年人。他们彼此是陌生人,并且之前没有过任何来往。

Z:好的。

8:那么,如果A靠近B,并说出类似"我好想和你发生性关系,你也想吗?"之类的话,那是邪恶的吗?

Z:额......不。

有点越界了。

也许不是我听过的最成功的策略。

但这不是邪恶的。

8:好。然后,如果B说,"不,谢谢",随后他们各奔东西,那会是邪恶的吗?

Z:不,显然不是。

8:那如果B说"好的,没问题",而他们也确实发生了性行为呢?

Z:那么他们都非常非常容易被搞定(笑)。

8:我承认(他笑了)。但这仍然不是邪恶吧?

Z:在我看来不是。两厢情愿的成年人他们知道想要什么,愿意发生性行为?这不是邪恶的。与陌生人发生性行为不是我的风格,我个人可以想出各种理由来证明这不是一个好主意。但那是我。如果两厢情愿,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但这绝对不是邪恶。

8:那我们再看看,如果从当事人中删除一个选择元素时,会发生什么。现在A接近B,并未向B提供任何选择,而仅仅通过武力或威胁,强迫与B发生非自愿性行为。那是邪恶吗?

Z:那是强奸。是的,我十分确信这是邪恶的。

8:好的,这就是我的观点。行为本身不是邪恶的。但是有人觉得自己的选择权被剥夺的事实才是邪恶。

Z:是的。我明白你的观点了。

8:这种情况同样可以适用于,你想要定义为邪恶的任何其他行为。为了进一步阐明我的观点,让我们再看看你提到的另一个行为:谋杀。

而B回答:"是的,请便。"

那么情况又将如何?

Z:嗯。那会很奇怪

我想,如果非要说的话,我可以设想一个可能发生的情况。例如,如果B身患绝症,并且承受无法忍受的痛苦,A因出于同情而愿意帮助B实施死亡。这种事情确实时有发生。这就是所谓的辅助自杀。

8:在你现在居住的文化体系里,在死亡和死亡过程上有很多禁忌,这源于「死亡是最终的」这一超强的幻觉。那是你的持方。在你的星球上还有其他文化,已经知道了死亡只是一个转变。就像在醒来之前去睡觉一样。就像在吸气之前呼气一样。这也是其它星球上更先进文化的主流观点。这是一个更有益的观点,因为它可以让你在死亡的观念上不那么死板和恐惧。在这样的文化中,如果某个存有碰巧认为离开肉身是最佳路径的话,那么这个存有可能会靠自己的努力离开,或者也有人协助。他们的逝去甚至可能会通过仪式举行盛大的庆典,其中一些"圣人"负责终止他与身体的联系。在你的文化中,这种事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似乎是可憎的,那是因为你们处于对死亡的恐惧环境中。从其它文明的角度来看,它可能会是一件美丽而光荣的事情。

Z:很有趣,8。我能理解那是怎么回事。

8:但这不是你的文化。选择终止与身体的联接,在你的文化中很少被视为可接受的选择,对吧?

Z:对,确实是。实际上自杀在许多国家被认为是犯罪。我一直认为这很诡异。我的意思是,你将如何去惩罚刚刚杀死自己的"罪犯"呢?但无论如何,由于这个禁忌,辅助自杀也成为法律和道德的困境之一。在一些国家,法律上是允许的,而在另一些国家则不允许。肯定还有道德上的考量需要指出。

8:真的吗?那么你继续,随你喜欢去指出它们。对我来说,我很清楚什么事情我会坚持是正确的。在这方面,正如所有其他人一样,我的立场是这样的:

10.2 你的选择权 (上)

8:无论你是谁,不管情况如何,我都支持你有为自己选择的权力。

我相信,这是你的责任找到什么是最适合自己的。因此,没有人可以剥夺你的选择权。

如果你觉得需要有人帮助你建议或指导而做出任何选择的话,那些你认为最明智和见多识广的人可能会协助你作出选择。这些人也有权同意协助你,拒绝协助你,或要求公平的报酬以协助你。如果他们同意协助你,那么他们也必须为自己的协助承担责任。

如果你出于某种原因丧失能力而无法做出选择,那么你最爱的人必须为你选择,并且必须为他们的选择负责。

如果你因某种原因丧失能力,而无法实施你为自己做出的选择,那么你有权要求你认为有能力协助你的人,为你所做出选择。那个人有权同意协助你,拒绝协助你,或要求公平的报酬以协助你。他们也必须为自己实施的协助承担责任。

这是我所信仰的。而且我毫不怀疑,因为简单地说,这就是我现在想要的,如果我在你目前的处境下也会想要这样。在任何情况下,我总是希望能够为自己做选择。我决不想受某些系统的支配 - 法律或其他体系 - 来决定什么是最适合我的。法律制度关心我什么呢?它对我的独特情况和经历有什么了解呢?什么都没有。在所有其他方式都无效的情况下,才可能考虑让法律体系来解决,发挥其备选方案的作用,而不是首要的方式。

Z:你说的话似乎是正确和有效的。我同意这一点。谢谢你,8。

8:我很高兴你从中找到价值。但是,这种「智力勘察」的原始意义,实际上是用以处理涉及选择死亡的问题上的。如果你可以选择让某人终止你的生命,并且你有绝对的权利去接受或拒绝它......然后......

Z:...然后我同意,这不是邪恶的。我赞同你的说法。而且我也说过,我总是希望有权为自己选择。因此,我也赋于他人同样的选择权。这不是邪恶的。这是道德的和正确的。这也是我的立场。

8:其他人都可以为自己决定吗?

Z:是的。当然他们有自己的选择。只要他们的选择与我的选择权不冲突。

8:嗯......是的......选择。你看到它的美丽了吗?如果我们说夺走他人的选择权是邪恶的话,那么提供更多的选择是......什么?

Z:如果夺走他人的选择权是邪恶的,那么提供更多选择就会成为邪恶的对立面。

8:这是一个很好的回答。

Z:但邪恶的对立面是什么?爱?

8: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从我的角度看,邪恶是一种暂时的,虚幻的体验,而爱则是一种非常强大,非常真实,永远有效的力量。我当然会说爱是对邪恶的正确回应。爱能够熄灭邪恶。可是爱是邪恶的对立面吗?不尽然。

可以被称为邪恶的对立面的,最接近的就是"选择"或者"创造"。

Z:好吧。这不过是一点好奇心而已。

8:我们先继续,看看这一小节讨论的最后一点。你把盗窃命名为第三种邪恶的行为。我们来看看

如果A问B,"我可以拥有你的电视机和音响吗?"

确定没有什么邪恶的吗?

Z:我想没有。如果B同意A的请求,那么它就是被给予的礼物。这不是邪恶,而只是慷慨。如果B说"不",而A接受并走开,那么也没有造成任何伤害。

8:你说的对。我们可以用更多的例子,来说明你可能称之为邪恶的行为。底线将永远是,只有当选择看起来被剥夺时,才产生邪恶。把选择权放回去,就没有邪恶。

Z:我明白了,谢谢你。感谢你的耐心解释。我已经懂得你的观点了,即邪恶是剥夺选择权。但我不确定这是否是全部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不直接定义为"邪恶是渴望伤害他人"或"邪恶是为了自己利益而伤害他人"之类的话呢?

8:我理解你希望用"造成伤害"这样负面的"错误"字眼来定义邪恶,但问题是,这样的定义经受不住审视。如果我想伤害你,但不是直接做,而是首先询问你,并得到了你的同意,然后...

Z:那么我想,就像上面所有的例子一样。 如果我同意它,那么它就不是邪恶的。如果我有权说"不",并且你尊重这一点,那么显然......

好吧。如果你的观点有漏洞,而我真的没发现。那我就接受你的定义,"邪恶就是剥夺选择权。"

8:很好。但是你缺少了点东西。我说:

邪恶是任何似乎能剥夺一个人选择权的行为。

"似乎"这个词非常重要。它的意思是,我无法真正地夺走你的选择权。没有人能做到这一点。真的没有。但是你和我同意去创造这样一个幻相。

Z:啊,是啊。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对这些概念有足够的了解了,知道话题的走向了。你是说整个受害者/施暴者的那些事儿,对吧?我不能真正地成为你的受害者。我只可能有这样的错觉。

8:现在你真的明白了。

Z:在前一章中你说过,不确定性会带给我们选择。你说这些选择是创造、发展以及生命。你说如果有绝对的确定性,那么就不再有选择,因此也不再有生命。既然我们都是"一"的一部分,我们都不能被摧毁,那是不可能的。所以,总而言之,如果我真的不可能有绝对的确定性,那么同样的道理,你也绝不可能剥夺我的选择权!

8:好极了!你已经看到所有的概念是如何结合在一起的了---它们如何相互关联,并形成一个协调一致的整体了?

这就是你在第8章中所询问的真理的本性。

Z:我现在开始感觉到了。

8:非常棒! 那种感觉就是你的真相。当一切结合起来,并在你的存在中保持平衡和和谐时,那种正确的感觉.....这就是你的真相在说"是"。你在这个问题上摔过几次跤。你之前把小我欲望和你真相的兴奋混为一谈。你曾经那样做是必要的。你需要认清那个错误并从中吸取教训。然后你做出新的选择找到内在的真相,并崇敬和尊重它。就像我们目前这样。现在你真的找到了自己的内在真相。这正是那种从内在中一切都正确的感觉。

Z:我明白了,8。谢谢。但是我们有点跑题了。

8:并没有。我们稍后会再回到对"你的真相"这个认识点上。现在,我们刚刚发现,没有人可以真正剥夺你的选择权。但是,我们可以分享一种幻相,在其中我似乎可以剥夺你的选择权。

Z:那么邪恶是一种虚幻的东西?

8:这是我的观点,是的。但在你目前生活的这个现实中,你似乎可以去体验它。对你来说似乎很真实。但它仍然只是一个幻相。让我告诉你一个关于善与恶的真理。我的表达为:

没有一件事情是善或恶的,那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而已。

Z:你说没有本质上的邪恶。完全没有。但为什么我还是可以感觉到邪恶的事物?

8:那正是我要说的。我也可以这样改述:邪恶并不客观存在,但它肯定可以主观地被经历。

Z:呃... 那是另一种说法——我可以感觉自己正在经历邪恶,但这并不意味着它真的存在,对吗?

8:说对了。

Z:好吧,哇。我真不知道该如何消化这些信息。因为我可以完全从理性上理解这一点。我已经领会了这个论点,甚至在心中感觉到了它的真实,但是......我不知道我是否愿意接受所有的邪恶和卑鄙,所有曾经并继续犯下的暴行是......什么?一个协定的共同创造的幻相?

8:我理解你。这就是我们必须进行这段对话的原因。因为你必须从这个角度来看待它,才能扬升到统一意识。所以我给你一个选择:一方面,你可以选择继续把某些存有和他们的行为标记为邪恶的,这样做,你可以保持与他们的距离,处于道德判断的状态,从而产生优越感。另一方面,你可以选择理解和接受到:没有真正的"他人",没有永远不能被爱的或不可原谅的东西。

Z:那就是选择呵?如果我不愿意这样理解,那我就不能扬升到统一意识了?

8:这就是真相。和所有事情一样,你总是有选择。这次你是在统一意识和二元性(或分离)意识中作选择。要知道你所选择的东西并没有对错,也不存在对你所作的选择的评判。但是你的选择定义了你是谁,并创造了你将体验到的现实。很简单,如果你不愿意把一切看作一个整体,不愿意将"他我"看作是"自我",也不愿意放手诸如评判和仇恨的分离机制,那你就不可能成为一体意识的存在。

你看,我亲爱的朋友,这是二元性给你提供的选择。你可以接受二元性的提议,并继续把自己看为与所有其他的一切是分离的,并且以恐惧作为你的驱动力走向更深的分离的道路。或者,另一方面,你可以选择爱。如果你坚持爱的选择,那么你就走上了合一的道路。你开始踏上返回合一家园的道路。确实,你可以走在爱的道路上,但仍怀有分离的幻觉。这就是那些选择"服务他人"或"服务自我"模式的人。如果那是你所选择的,那很好。但是这些路径迟早会聚合,这些人会意识到,他人和自己的概念并不是他们最初所想象的那样。确实,只有一体。

如果你跟上我的思路了,那么你就会明白,你的道路上似乎有许多可能的选项和选择。但是,事实并非如此。其实只有一个选择。

要么你接受所有为一体,要么你创造更多的分离。

选择权在你手上。你不能一边靠近万物合一,而同时又坚持认为,有些存有如此卑劣而无法爱他们,以至于拒绝接受他们作为一体的一部分。你可以给他们贴上"邪恶"的标签,从而将他们诅咒到永恒的黑暗之中。

一切都是一。或者不是。这是你的选择。

你解释得很好,谢谢8。我现在明白了。我必须在这两个想法中进行选择。一方面持有「某些存有无法被爱的可能性」的想法。把他们和他们的行为贴上邪恶的标签。另一方面理解到{这一切不过是一个暂时的幻觉状态}。一切存有都天生值得被爱,并且是上帝的一部分。我与万物都是一体的,真实不虚。

8:是的。这就是选择。

Z:那么,我选择合一。

8:非常好。但是,如果你半心半意地做出这个选择,那么它就没有任何价值。你必须完全真实地从心里作出选择,你的生命体验才会改变。

Z:我明白了,我准备好做出这个选择了。你能帮我释放掉那些,让我走上分离道路的残余的信念和选择吗?

8:好。我会的。这就是我今天选择谈论邪恶的原因。

Z:为什么说是你在选择?这个话题是我的选择!

8:对,确实是。你最终会理解的。

10.2 你的选择权 (中)

Z:(我微笑着摇头)好吧,让我总结一下从你那里了解到的邪恶吧:

当我觉得我的选择权被剥夺时,我就感觉被施行了邪恶。但是,即使可能遇到这种情况时,实际上也是幻觉。也就是说,我实际上选择了被剥夺选择权的体验,事实上我总是可以作出另外的选择的。不管当时情况看起来如何。

8:是的。你经历着这种邪恶,这个事实本身意味着你可能在努力相信你没有别的选择,只能去体验它。这是你做出的选择。作为创造者,你创造了你不是创造者的错觉。而且,作为一体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你创造了完全独立和单独的体验。

Z:噢!这真是一个悖论,是吗,8?

8:没错。但是,如果你实际上是你自己现实的创造者,这难到与宇宙存在的方式不一致吗?

Z:是一致的。

8:那么相反的情况也是如此。如果你准备好选择你和万物是一体的,就像你现在所选择的那样,那么会发生一些有趣的事情:当你做出这个选择时,并且随着它在你的现实中变得更加明显,随着时间的流逝,你最终会停止体验邪恶。

Z:真的吗? 选择合一意味着我将不再经历邪恶?

8:是的。你认识到「你真的与所有这一切是一体的」的程度,就是你不再经历邪恶的程度。当你处于分离的状态时,你只能体验邪恶的幻觉。二元对立的状态。一旦你忆起自己的内在合一性,那么你就体验不到邪恶对你做的坏事,你也不会想到对另一个人做邪恶的事。只有在分离或二元性的状态下,你才能体验到另一个存有的行为是邪恶的,或者实际考虑对另一个存在实施邪恶。

Z:你能解释一下吗,8?

8:没问题。在一体性的层面上,我不可能尝试对你造成任何伤害。

Z:为什么呢 8?

8:正是因为我知道你我是一体的!你看,所有生活在一体意识之中的人,直接体验到他们对另一个存有所做的一切,就像是对自己所做的一样。如果我伤害了你,那么这个行为立即会显现到我身上,我也完全地伤害了自己。事实上,我对你的伤害 也是 我对自己的伤害。这就是在一体意识层面上会发生的事情。而且,因为我不想伤害自己,我也不会试图去伤害你。

你在地球上生活在二元性的幻相中,这意味着你对我前面说的持有一种幻想,认为事实并非如此。"时间"作为工具能够将你从你的选择中分离出来,使得你不会看到,你对别人所做的一切,事实上都是准确无误地对你自己所做的一切。但是,我们在二元性幻觉之外,可以直接看到这一点。我们是一。我们知道它。我们体验它。我对你所做的,就是我对自己所做的。因此,一个有一体意识的存有,永远也不会寻求造成伤害,因为这种伤害是对自我的伤害。

Z:等等,8,你是说我对另一个人所做的每件事,我也直接对自己做,对吗?这是真的吗?

8:是的。就是这样。但是你有一个很聪明的时间和空间幻觉,它们将你从创造中分离出来,这样你就可以相信事实并非如此。但确实如此——伤害别人,也伤害了你自己。一般需要经过一段时间和空间才能体验到那个伤害,所以你也许并没有意识到,是你自己对自己这么做的。当伤害返还到你的身上时,你可能会告诉自己,那是他人对你做的。这就是幻觉的力量。但事实无法改变;你对他人所做的一切,也是在对自己做。因此,这句话是非常智慧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是得到你所期望被对待的方式的最佳途径

Z:好吧,如果我走到一个陌生人身边,扇了他一巴掌然后跑开,过了一段时间,他会找到我并扇回来?

8:尽量避免将你的思维如此地简单化。下面是更好的描述:

如果你真的是想找到一个陌生人扇他耳光,你简直会成什么样的人?或者换种方式去问,当你这样做时,你对自己和生命表达了什么样的信念?也许你正在表达一种讨人厌的幼稚,"我XX不在乎,我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感觉?所以你利用了那个陌生人毫无戒心,信任的本性。你接近他时他毫无防守。所以你扇了他然后逃跑。实际上你所做的是,把他从信任的安全感中惊醒。你从他那里,偷走了他的天真无邪。

现在,你似乎觉得,你随机选择了这个陌生人,其实并非如此。你和他有合同。这是在更高层次上达成协议的。很简单,出于自身原因,他的灵魂需要这种体验。但我们不会让事情过分复杂。我们会让这个灵魂的选择和动机得以实现。关键是那个灵魂确实有这个要求。因此,在化身个体层面,你给了他他想要的礼物。

那么,时间流逝。你继续你的生活,可能已经完全忘记了这件事。你可能正在一家酒吧喝酒。你看到一位美丽的年轻女士,并决定和她搭讪。进展得很顺利。当你和她聊天时,她看起来具有你想在女孩身上寻找的一切。而且她似乎也非常喜欢你。浪漫的纠缠开始了。你又见了对方几次,然后,正当你完全爱上了她,正当你已经准备好对她付出你的心......你发现她和你最好的朋友躺在床上。

Z:啪!

8:正是这样。你刚刚收到了一个返会的礼物。还带了点利息。

你刚刚体验了从信任的安全感中惊醒的感受。你的天真无邪被偷走了。

那也没关系,因为在灵魂的层面上你要求这个体验的。你想知道这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你对他人做这件事,和他人对你做这件事,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同样一份经历的两面。在灵魂层面上,你们创造了这份经历。你如何回应-你将如何处理-这完全取决于你们的合同。

你是否出于智慧和同情而做出选择,将你引向整体和一体?或者,你是否出于无知和仇恨而作出选择,导致你痛苦和分离?

选择,选择,选择。

你总是可以选择,而且你总是得到你选择的后果。

Z:很有启发性,谢谢,8。所以,如果我将其应用到我的现实生活中,那么当我以前选择允许我的自我渴望、恐惧和需要,将奇特事件的故事推向我们所有人的大救援方向...

8:一样的。以许多种不同的方式,你会体验到它返回到你身边,并带有利息。你带给他人一些痛苦。那些关注过你的作品并阅读了旧版扬升书的人。当2012年事情没有像承诺的那样发生时,他们中的一些人感觉到非常巨大的痛苦。所以他们经历了失落,怀疑,恐惧,不信任的感觉......你懂的。

Z:然后都返回到我身上。

8:在很多方面。当事情没有像写下来的那样发生时,你就让自己经历同样的撕心裂肺的疼痛。但这还不够。为了让你的灵魂契约得以执行,你需要完整地经历这件事。

Z:现在我突然明白了。这就是为什么我的家被盗,我的笔记本电脑被偷,是吗?

8:让我们来看看?因为可以理解,你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那么告诉我,这起盗窃在你身上引发了什么样的感觉?

Z:失落,怀疑,恐惧,不信任......我明白了。

8:然后呢? 你决定怎么去处理了?

Z:其实我经历了地狱。我非常生气,我感到被侵犯了。我的家不再安全了。我失去了很多没有备份的工作成果,我永远都拿不回来了。有我正在努力做的工作,我不得不重新开始...

8:......打断一下,不是看轻你的痛苦,因为我知道这对你很严重。但这不是我的问题。你怎么处理的?

Z:我......好吧。不多。我想理解产生这种体验的原因。我开始和你对话。通过这样我了解了很多关于界限的知识以及我们选择的结果。但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件事结束了。我从来没有想明白过它为什么会发生。但现在这一切都明白了。在这次谈话中,它已经水落石出了。我终于明白了。

8:那么你能够放下了吧?

Z:是的。现在我可以放手了。

8:还有你的窃贼?

Z:他从未被找到。

起初我无法阻止自己对他的各种邪恶的诅咒。我想让他被逮住,然后受到伤害,因为他对我做的一切-当然还有Lisa!但是...呃... 我不需要讲述整个漫长的过程,但是我真的明白了,他显然只是另一个处理他自己的恐惧和缺乏感的人。他从我身上夺走,是因为他觉得这是获取他所需要的东西的唯一途径。我不需要知道他的故事。我可以让他离开,并希望他在将来做出更好的选择。为了他自己。

8:那么你把他放下了?

Z:是的。我现在已经对整个情况放手了。它结束了,我学到了很多,也成长了很多。

8:然后呢?你是出于无知和仇恨而做出的选择呢?还是出于智慧和同情而做出的选择?

Z:我花了些时间的,但我觉得终于得到了智慧和同情。在很大程度上,感谢你的帮助。

8:路上的每一步,都是关于你愿意做出什么选择。不要看轻这一点。既然你从智慧和同情中选择,你所得到的就是整体性和一体性。

你真心觉得这是事实,不是吗?当你选择接受笔记本电脑丢失这一事实时,你发现了必要的真相促使你继续前行。当你选择了这一点,使自己具有更大的智慧和恩典时,你得到额外的新洞见,它促使你重新撰写更真实的奇特事件故事。当你结束了对奇特事件的重写工作,你现在可以通过笔记本电脑事件,了解全面的情况。这两次经历在能量上是为你安排好的。他们一起为你工作。

现在你得以见得,所有的一切都以神圣的正确秩序展开。所有人都得到了他们所要求的和需要的,并且所有人都继续选择他们认为合适的,并得到他们选择的结果。

平衡而和谐。

任务完成。

Z:是的。任务完成。

令人惊奇的是,这些看似完全不相关的事件,实际上对我而言能量上是积极相连的。它们现在竟然一起被解决和释放了。

8:你正慢慢意识到你自己的创造者的本质。你开始看到你体验的因果关系。当你清楚地看到这一点时,你不再认为自己是随机事件的受害者了。

当然,其他人可以观察你的生活,并认为你无中生有。认为这两件事情没有关联。但你可以感觉到他们是如何相关的。你知道这是事实,且无法否认。

Z:这是真的。

我确实意识到了,我绝对用我的选择和信仰创造了我的经历。

8:那么让我告诉你一些有趣的事情。你的窃贼也偿还了他偷窃的后果,而且也加利息。如果他被"逮住",那就更毫无意义了。其原因对于我们当下的对话来说是复杂而没有必要的,但问题是,涉及警察和监狱的"地球司法系统"是没必要的,对此案例是毫无意义的。但请不要怀疑;你的窃贼已经得到了他能量投资的回报,还带着可观的利息。他从你身上拿走了你交易的工具---你表达自己的方式,你的安全感......而他在所有这些相同的领域,经历了更大的损失。

我告诉你这些是为了重新强调你的观点。你是否了解自己的创造者本性无关紧要。你给出的,必会返还。

Z:"每个人总是精确地得到他们所创造的。"

8:你是这样,你的窃贼也是一样。没有受害者,只有创造者。而且,

你对他人所做的,就是对自己所做的。

Z:我现在真的明白这一点了。所以在分离的情况下,我们生活在幻相里。我们体验对彼此造成的伤害,并相互夺取对方的选择权。但这真的只是一个幻相。实际上,我们只是对自己做所有的这一切。而你们在更高维度和其他现实中等,没有这种时间和空间的幻觉,所以你们无法相信彼此是独立的。你们知道,无论你做什么,你都是在对自己做。对吧?

8:对于我们这些具有一体意识的存有来说,确实如此。如果你的每一份经历都明确地表明,你与现实的其他部分是合一的,倘若你还是不接受它的真实性,你会显得非常愚昧。这对我们来说是如此,它也将慢慢变成你的事实。

Z:所以你们不会选择有意识地伤害任何人,因为那会立即导致你伤害自己。

8:这正是我所说的。

另一方面,真正具有一体意识的存有不会以你们认为的方式经历伤害。我们没有可被伤害的凡身,所以我们无法想象,我们可能会受到身体上的伤害或死亡。我们能够受到的伤害是你们称之为情感伤害,或心理创伤。这些伤害也与你们所理解的不同。如果我们遇到这些伤害,那么我们不认为这是由他人或外部经验造成的。我们很明白,它们是我们自己选择的结果。如果我在与其他存有的互动中受到伤害,那么我会明白,我的选择为我带来了痛苦。与"他我"的互动只不过是催化剂而已。事实上,如果我足够机警,我会认识到这只是一个礼物,告诉我哪些选择和信念不适合我。

一个具有一体意识的人不会经历邪恶,也无法想到对他我作恶。

Z:我想我懂了。

8:很好。那你就会明白,它只存在于二元性的现实中,从分离的角度来看,当你不知道自己是一时,一个存有可能会想要以对自己和他人具有深度伤害性和破坏性的方式行事。只有在这样的现实中,他们才会这样经历内心的骚动,他们会非常憎恨自己,以至于他们愿意对彼此做出各种各样凶恶的事情。

Z:我明白了。

8:同样地,二元现实只存在于内在中,从分离的角度来看,若你不知道你们是一体的,当你看到这种存有的行为时,你会说,"你是邪恶的。"

在二元性之外,你会知道,你和你互动的对象都被展示,你们过去做出的选择如何导致了你们自己的痛苦和困惑。这种情况的奇迹之处,在于这种互动将两个不同的自我,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完美地向你们展示了,你们过去的选择是无法为你们服务的。在彼此互动之前,你们可能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但现在,作为互动的结果,你可以清楚地了解到。如今你已经看清了,那样你就可以做出不同的选择。当你做出更好的选择时,以前的选择及其结果可以被治愈,被爱并被重新整合。

你看,这是一个奇妙的礼物。

但是,在二元性之中,你体验到的这种互动是邪恶的。那些受害者们当受到邪恶的行为恐惧后,他们仍天真地过着自己的生活。施暴者的经历可能是,他们过着可怕的,匮乏的生活,驱使他们以这种糟糕的方式行事。没有人能够告诉上面两者,他们的经历都是无效的。这只是他们的体验!

每一次体验都会为你提供一个选择。几乎每个玩过二元性游戏的人,都会在每次这样的互动之后,再次做出基于受害者意识的选择。这更触使他们维持在二元性之中,并招致更多此类的互动。但逃脱这个陷阱也是有可能的。取而代之的是,把这种互动看作是你选择的结果而带给自己的体验。如果你能做到这一点,那么你就可以指望自己做出更适合你的新选择。这有助于认识到,所有这些经历都是在幻觉中展现出来的。而且还有一个更大的真理触手可及,那就是在另一个层面上,你和另一个玩家都知道,这是你们选择和同意的结果。

Z:这很难做到,8。

8:是的。但它本来就不应该是容易的。我等会儿就在"修道会寓言"中加以解释。

Z:(笑)什么!?!

8:( 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但在此之前,我先提供给你一个关于受害者关系如何起源的例子。

10.2 你的选择权(下)

现在想象一下,你不在化身中。你在精神空间里和我在一起,我们正在计划一个新的人生。我来到你面前,对你说:

"你认识我,我是8。当你迷失在二元性时,我扮演了你的精神导师的角色,并帮助你找到回家的路。我也是你所深爱的朋友,在某一个层面上,我们是长期的伙伴。在另一个层面上,我们已经一起找到了一体。你认识我。现在我带着我的需求来找你。为了让我按照我所希望的进行,我很需要了解受害者状态的经历。我觉得我需要化身,然后体验将自己完全置于他人的力量之下,以便他们可以非常糟糕地对待我,然后残酷地杀了我。我需要让这一切发生,看看那是什么感觉,看看我会如何回应。你是否愿意与我一起化身到二元性之中,在那里我们可以蒙蔽自己并演出这个剧本?你能扮演施暴者的角色吗?"

那么,如果你同意我的提议,我们的情况可能是这样,我们都把自己的一部分送到屏帐之内,我会体验成为一个无力的受害者,你会扮演邪恶的施暴者的角色。我们看看那是怎样的情况,进一步了解自己,然后处理我们所学到的知识。

懂了吗?

Z:是的,我懂。

8:你能否看到,这实际上并不会使你变得邪恶?你只是帮助我体验我所期望的。

Z:我明白了,是的。谢谢你的解释。但我真的希望你永远不会为了这样的要求来找我。

8:为什么?

Z:因为恐怕我不得不拒绝你。我很抱歉,但我不会成为你的施暴者。我永远不会想要伤害你或对你不好。除了爱,尊重和尊敬之外,我决不会选择以任何其他方式对待你。

8:好吧。但是为什么呢?如果我向你请求,你为什么不为我做呢?

Z:因为,我心爱的8,对我来说那是错误的。因为无论你有多么需要去体验这样的角色,我在自己的心中或者我的存在中,都不想去扮演对立的那个角色。

8:为什么?

Z:因为......我不愿意对自己这样做。因为成为你残忍的虐待者会让我很受伤。在这一生中,特别是在我许多前世之中,我已经看到成为施暴者的是什么样的。

Zingdad注: 参见第1章"魔法师"

我知道这是什么,我不需要再去了解它了。我不愿意。我太爱我自己了,我太爱你了,因而我做不到。这就是我心中的感觉。 如果我让你失望了的话,我很抱歉。

8:我亲爱的朋友!恰恰相反。为什么那会让我失望呢?

Z:因为如果我不愿意成为你的施暴者,那么你就无法获得你所需要的体验了。不是吗?

8:不,不是的。你的世界不是充满了那些,愿意迫害他人的人吗?他们会接受的。

Z:是的。我想是的。所以你总能找到一个为你扮演这个角色的存有。

8:很对。实际上比这更简单。我渴望体验这个事实本身造成了意识领域的不平衡。 还记得实际上我们是同一位,对吗?

Z:对的...那么...

8:如果我们是一,那么一的一个方面想要体验某件事,就等于一渴望体验一样。这意味着,如果没有履行的手段,你就无法拥有欲望。只有愿意扮演相应角色的他我存在时,那么一才能够,才会表达我的这种欲望。当我们完成各自的角色时,我们可以通过认识到我们实际上是一体的,实际上是一个更伟大的存有,这样才能治愈我们所承受的任何痛苦。就是这样。当你愿意看到可怕,邪恶,卑鄙,施暴者是自我时,你就会变得比之前更伟大。这样你就扬升了。同样的道理也适合于,当你愿意看到悲伤,可怜,虚弱,沮丧的受害者也是自我。

Z:哦,哇,8。我觉得你刚刚表达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事情。我的灵魂感觉到,这对我来说及其重要。

8:不只是对你。对每个准备好去寻求一体意识的人。这是一个我们随着谈话的进行会深入挖掘的想法。但现在我想把你的问题抛回给你。根据我们的讨论,如果我请求你扮演对我的施暴者,你拒绝我,现在你认为还会发生吗?情况又将如何?

Z:那么,鉴于这些新的信息,在我看来,我也许正是合适你的人选,也许不是。如果我是,那么我会说"是",如果我不是,那么我会说"不"。而且,正如我们讨论的那样,说"是"并不会使我变得邪恶,因为那样我能为你提供机会了解你自己。而说"不",也是可以的,因为肯定会有合适的人会回答"是"的。

8:那么,受害者在哪里?邪恶在哪里?

Z:没有!因为我总是有选择。我们每个人都有!当我们做选择时,我们其实就展现了自己的一部分!

8:对。可能会导致我的论点重复——如果你选择同意成为我的施暴者,我可能会认为你是邪恶的,但那只存在于游戏的幻相中。这只是一个临时的经验。

Z:是的,我现在明白了。

8:而且你总是以你的最高利益来选择。如果你深入自己的心灵,并以最深的实相作出选择,那么你的选择将与你做出选择的统一意识的那部分和谐一致。

所以你看,真的只有选择而已。你选择,然后你体验你选择的结果。

Z:我明白了,8,谢谢。

8:好!让我们回顾一下。现在你同意我的看法:当存有们感到他们的选择权被剥夺时,会觉得自己好像被施行了邪恶。

Z:是的。这点我懂了。

8:你是否也同意你实际上总是有选择的?你可能产生没有选择的幻觉,但是如果你愿意为自己承担责任,并且愿意运用被提供的指引和倾听自己内心的实相,那么你也会看穿这个幻觉的。于是你就会明白,你总是有选择的。

Z:是的,这点我也懂了。在一体的层面上,没有邪恶,只有选择。通过与我内心联结,我与存在于一体层面的一切联结。

8:你进步非常大。是的。你说的很好。

而现在,在我们继续之前,我简要回顾一下我对你的请求,使你成为我的施暴者。当你选择拒绝我时,你是出于什么动机?

Z:爱。我决定我不想伤害你,因为我做出了爱的选择。

8:没错,你做到了。你选择了以你所爱的方式表达了你自己。这确实是非常好的选择。你选择了远离「以痛苦和恐惧来创造」的方式。现在你只用爱来创造。你能明白为什么这个选择会让我满意吗?

Z:是的,我明白。

8:当我对你选择的理由步步紧逼时,你很好地阐明了一个重要的观点;你表示你认识到,作为我的施暴者会非常伤害你自己。对吧?那意味着在你所处的现实中,那些被认为是大邪恶的存有们,显然为你们扮演这个角色承受了相当大的痛苦。

Z:是的。我能明白。但我仍然不赞成他们所做的,且仍在做的事情!

8:没关系。这意味着他们为你提供了一份礼物,他们为之而付出了昂贵的代价。你可以选择你是否想成为他们的受害者。如果你决定你想成为他们的受害者,那么他们就会继续存在!愿意扮演你想让他们扮演的角色。如果你选择不扮演受害者,那么你要表明自己做出了这个选择。你看,如果没有他们精心的操作,你就不可能说出你终于选择不再成为受害者了。

Z:我没有完全明白......?

8:好的。我承诺我一定会让你理解的,下面就开始:

10.3 修道会寓言

从前,有两个年龄相仿的男人,他们都出生在普通的环境中。其中一位有非常精明的商业头脑,他认真地运用它去积累财富。在他做得很出色之前,他几乎没有离开过父母的家。到他三十几岁的时候,他已成为镇子里最富有的人。

另一个人没有追求财富,他也不太热衷于辛勤工作。他是一位诗人和音乐家,他最喜欢做的,就是整天坐在河边钓鱼和谱写歌曲。

但是,就算这两个人看起来完全不同,但他们都对灵性有着浓厚的兴趣。他们都渴望着自己的启蒙。所以他们都决定全身心地投入到自己的灵性成长中。他们各自决定,实现这一愿望的最好方式是加入镇子中山上的修道院。

Z:他们想当修道士?

8:正是这样。而这个修道会的要求之一,是修道士们要宣誓贫穷,放弃所有财产,并放弃所有对物质的执着。

Z:哈哈,那个富人会为此而挣扎!

8:确实是这样!鉴于他一生都在积累财富,他也非常擅长这一点,而且这已经成为他衡量成功的标准,也是许多人对他的高度尊重的基础......他确实很难放开财富。另一方面,那个贫穷的人却没有这样的困难。由于他几乎没有任何东西,所以他也没有什么好放弃的!

Z:是的,我明白了。但是,这与你阐明「选择停止成为受害者」的观点有什么关系呢?

8:不那么明显。耐心点,我会说到点上的。你看,正如要求的那样,这两个人确实宣誓贫穷,都被接纳进入了修道院。两人都成为这个修会的兄弟,并且都没有任何的财物。

Z:好的。

8:那你怎么看?他们中哪个人在灵魂深处更能体会到,选择贫穷还是富有意味着什么?

Z:啊,我明白了!那个富有的人才真正体会到这个决定的价值。他真的会知道,放弃所有的财富和财产意味着什么。

8:是的。你所生活的这个二元现实也是同一个道理。你们都充满了受害者的机会。你们每天都有一百万种不同的机会吸引你们重新成为一个受害者。每当你打开电视,打开报纸或阅读杂志时,你们会一遍又一遍地被有关你们是受害者的消息轰炸。

你们的政治,法律和金融体系都建于「你们都是受害者」的基础之上,他们都努力让你们处于这种状态。

你的雇主需要你成为受害者,这样你才能继续为了金钱而从事你所讨厌的工作。

在任何地方,你看到的每一个方向,都被你们的受害者情结所包围,呈在一个大盘子上任你挑选。

而且这一切都非常令人着迷,并且令人上瘾。所以你一直认为,得到那份工作,支付抵押贷款,购买保险以抵御每一个可以想象到的灾难等等是好的,正确的和负责任的做法;向那些专家咨询一切,从什么是正确的和道德的到什么是你灵魂的实相,什么对你的健康有好处,什么是你应该吃的东西,你应该如何与自己的生活伴侣相处,以及你应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孩子......你懂我的意思了...你沉迷于成为受害者。

而且还会有一些非常吸引人的收益。你会说,"这不是我的错!不是我干的!这不公平"还有我个人最喜欢的那句,"为什么是我?"(译者已笑趴)你会感觉好像什么都可以去责怪别人。"他们误解我!我被骗了!他们从未给我机会!"于是你让自己脱身,而不想承担任何责任。

相当容易上瘾的东西。

而且也很幼稚,你不觉得吗?

Z:是的,当你这样说的时候,听起来好像我们都只是小孩子在发脾气。

8:有时候确实可以这样看。但没关系。童年时代的意义就是体验,从这些经历中我们开始发现自己,并决定我们长大后想成为什么样的人。童年是个艰难时期,所以我觉得发点孩子脾气是在所难免的。而且,经历那段时间后,每个人都确实成长了。成长的标志就是......承担责任。这是成年人所做的事情。灵性成熟的存有们是愿意为自己所有的经历承担绝对责任的存有。

Z:灵性小孩不承担责任?灵性小孩将自己视为受害者?

8:是的。

Z:嗯。所以我想现在是时候放弃受害者瘾症了。

8:是的。就如同富翁放弃了对财富和世俗权力的执着,就如同瘾君子放弃了药物瘾性,所以你将从灵魂深处知道,你终于结束了受害者情结。当你从这种二元系统扬升到成为你自己的创造者状态时,你永远不会再相信你是受害者了。你会看透受害者情结所有最旖旎的伪装。你会从自己的体验,决定和自己的灵魂中战胜它。你将把自己创造成创造者。这是成为创造者的唯一合理途径。

Z:哈哈! 这又是一个悖论。但是这次我们从另一面来看。如果我们想要成为创造者,那么我们必须愿意把自己创造成创造者!

这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酷。

8:据说一个刚刚自我觉醒的存有,他会开始笑啊笑啊不停的大笑。而且往往确实是这样。你发现以前束缚你的问题和陷阱的解决方案,只不过是个宇宙级的大笑话。

好吧,让我们回顾一下。告诉我你的想法:真的存在邪恶吗?

Z:鉴于我所了解的内容,我会说答案是,既存在,又不存在。这是一个虚幻的东西。 如果你选择它,允许它并邀请它,那你就可以体验它。

8:你的意思是,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件事是善或恶,只是你这样去感觉而已。"

Z:哈!对了!

8:但是我们正在体验的幻觉是什么呢?

Z:我们正在体验我们的选择被剥夺了的错觉。

8:那么你会同意;

"邪恶是任何看上去会剥夺存有选择权的行为。"

Z:是的,我同意。

8:好。那我们达成了共识,我相信,我们已经回答了第一个问题,"什么是邪恶?"

Z:是的,我们回答了,谢谢。

8:这使我们很好地引出了第二个问题,即:

如何应对邪恶的存在?

所以呢?你想尝试一下吗?你觉得你应该如何回应邪恶的体验?

Z:这样的经历似乎需要一个超然的瞬间。这要求我选择去记住,我和所有其他人是一体的。我是出于伟大的爱,去选择并采取行动。

8:这个回答非常好。它与我讲的关于邪恶的另一件事是一致的,

"如果存在邪恶,那正是获悉爱的机缘。"

Z:我想这点我理解得很好了,但是我不得不说我还没有完全领悟到。而且,我不好意思地说,我脑海里仍然还有异议。

我觉得我们应该超越这一点了,因为这一切又回到整个「受害者/施暴者/拯救者」的三角关系上了。我现在已经完全理解了那个问题。我们都已经讨论了很多次了!

8:放松点儿。释放根深蒂固的想法和信念需要很多的工作。给自己一点慈悲。对于这个三角关系你还有最后一轮需要完成,我一直期待着这段对话。

所以......不吐不快......什么在困扰着你?随后,我可以帮你改变这些洞见,从认为它们是真实的头脑,到知道它们是真实的心。

未完待续

转自:启动EVENT 公众号

zhunbeizhuanbia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8月8日09:21:07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