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 A+
所属分类:其他揭露
摘要

看过数百篇对于疫苗这个议后整理的相关新闻与文章,做父母都是爱孩子的、都是尽自己的力为孩子选择最好的,在你了解疫苗打与不打的所要面临的问题后,为自己的选择负上一切责任吧

原文下载vaccine

看过数百篇对于疫苗这个议后整理的相关新闻与文章,做父母都是爱孩子的、都是尽自己的力为孩子选择最好的,在你了解疫苗打与不打的所要面临的问题后,为自己的选择负上一切责任吧…

关于疫苗,我所不知道的另一面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Dr Jane Orient, MD, and Executive Director stated "Our children face the possibility of death or serious long-term adverse effects from mandated vaccines that aren't necessary, or that have very limited benefits.

--Jane医生(医学博士,执行理事)说道"因为强制疫苗接种,使我们的孩子面临死亡及严重长期副作用的可能,而疫苗并不一定是必要的,而且效果极其有限"


1) 什么是免疫针 ( Vaccination )?

免疫针是将疫苗 ( 包括细菌、病毒、有毒化学物质、致癌物质、污染物等 ),直接用针打入血液内,企图使身体产生抗体。抗体 ( Antibody ) 是免疫系统B淋巴细胞所产生的,用来对付外来的入侵微生物,这些对人体有害的微生物 ( 如细菌、病毒、真菌等 ) 被称为抗原 ( Antigen ),当免疫系统第一次遇见某一抗原时,便会跟它打仗,将它消灭,然后将它的数据记录下来,待日后再遇见它时,免疫系统便可以马上作出反应,将它们消灭。每一种独特的抗体都只能对付相对独一的抗原,不能对付多种不同的抗原。人体于成长过程中不时遇到病菌的侵害,神所设计的自动免疫机制会对付这些入侵者,不断的产生不同的抗体,无限量的积累,不断增强人体的免疫能力,所以抗体是自然所产生的。免疫针是将份量轻微、安全的致病原体打入体内,希望身体出现抗体,增升抵抗力。但可引致身体生病的病原体数以亿计,绝不可能将每一种的病原体都打入人体内,于是将危险性最高、最常见的致病原体打入人体内,以防止一些危险的致命疾病爆发疫潮,因此疫苗注射亦称预防针。
2) 免疫针违反自然?

抗体是身体自然所产生的,而正常病菌是经过呼吸、消化、伤口等进入人体,白血球和淋巴腺会抵抗及中和它们,减低伤害。但免疫针是将疫苗绕过正常的途经,直接打入血液内。任何稍懂生理学的人都知道,莫说是细菌,就算只是将空气、清水等任何外来东西直接打入血液内,都是污染物,都会产生伤害。何况免疫针内不只有细菌、病毒等,还有其它的化学物质,抗体不一定能产生,但绝对会造成伤害。格伦德特曼医生曾说:「你打疫苗进身体,或者会产生抗体,这是毫无意义的,真正的抗体当然是你由天然方法得来的抗体。」

1973年《儿科学报》发表的报告指出,约86%的婴儿接受疫苗后都没有产生抗体。

1979年瑞典因发现百日咳疫苗无效而停止注射:(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283:696-697, 1981)。

1981年《新英格兰医学学报》指出:打破伤风加强剂反而使T淋巴细胞的比例暂时降低至反常程度。

1994年《非洲医学及医疗科学杂志》报导,发现部份三年内曾接受破伤风疫苗的孕妇,约71%没有抗破伤风免疫能力。

1995年《刺血针》报告指出,综合全球各地的研究所得,卡介苗的免疫功效约由0~80%不等,视乎环境、营养、遗传等因素而定。就像非洲马拉维83,000多人接受卡介苗后,竟然全部都没有抵抗肺结核免疫能力。

1996年《刺血针》中的一个社论指出,打得破伤风针愈多,对破伤风的抵抗力愈弱。

2000年11月2日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hysicians and Surgeons于St. Louis所举行的第57次周年大会中,全体一致通过停止再为儿童进行强制性疫苗注射。
3) 免疫针的制造:
3.1) 免疫针成份:
过往疫苗的原材料使人触目惊心:如腐臭的马血、浸软的有癌细胞的妇女乳房组织、吸尘器袋里的尘埃、病死动物的疮肿浓液、剧毒金属、磨成粉末的昆虫尸体、百日咳浓痰、伤寒病人粪便等等令人作呕之物。
3.2) 无良制造疫苗的方法:
没有麻醉药的情况下于一头狗或兔的头上开皮,再用刀直切入脑袋,用染有狗症的组织塞入洞内,再盖回头部,等待慢慢脑炎病死,再取出脑袋制成疯狗症针;麻疹疫苗曾用人堕胎的胚胎细胞;乙型肝炎疫苗曾用同性恋者的血液等。
3.3) 免疫针内的化学物质与药物:
免疫针的疫苗普遍含有化学剧毒及药物如抗生素,用来加强病菌的作用、防腐、控制药效等,化学物质如甲醛、酚、丙酮、氢氯化铝、山梨醇、丙三醇Thimerosal ( 水银衍化物 ) 等。铝、水银都对人体有严重伤害,而甲醛是致癌物质。
4) 免疫针防止了传染病?
疫苗都是在该传染病大规模流行多年之后才制造出来的,当该疫苗制造出来的时候,该流行病已经消失了95%,因为许多流行病的发作是周期性的,和疫苗毫无关系。控制疾病的最好方法是自身的健康、环境卫生和营养等。因此,很多流行病的消失,是由于该地区的环境卫生和营养状况的改善,和疫苗没有关系。世界著名的细菌学家Rene Dubos指出:「传染病的消失是归功于卫生及食水供应与污水分隔」。
Glen Dettman博士与Archie Kalokerinos医生亦说:「90%的传染病,于疫苗发明前已经消失」。
欧洲历代受各种传染病侵袭,导致大量伤亡,但传染病于19世纪下半期减少了九成,才推行全民打免疫针,传染病减少亦归功于卫生和营养的改善。
非洲塞拉昂60年代末为世界天花发病率的首位,到了1968年政府开始消灭天花行动,几次的大规模疫潮都是实行隔离政策而得到控制,而不是疫苗,结果于15个月后录得最后一个个案,从此再没有人感染天花。
再看看神的教导,于圣经利未记13章论到大痲疯( 原文其实是所有传染性的皮肤病 ) 的处理方法,都是透过隔离政策,而不是疫苗、药物。
翻查历史纪录,看看以下数据: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5) 免疫针加速了传染病的病发?
疫苗不但与预防传染病是没有关系的,相反加速了传染病的情况。西医医学教科书说天花是因为疫苗而全面消失,这全是虚言。1850年英格兰全民打免疫针,18年后的1870年,全国爆发了史无前例的天花疫潮,三年内死了四万四千人,比上一次爆发期间还增加了两倍。于1871年,莱斯特镇 ( Leicester ) 决定不打针,但实施卫生及检疫的改革。到了1892年,天花疫潮再爆发,该镇死亡率只有十万份之一,但实行全民打针的澳灵顿市的发病率和死亡率,分别是莱斯特镇的六倍和十一倍。世界卫生组织于1975年宣布停止为非洲进行全民打针,因为发觉对预防天花毫无作用。白喉曾经杀人无数,白喉疫苗于1940年大规模使用时,死亡率只有万份之三,但全民打针后,白喉瘟疫反而空前爆发。


1940~1945年德国举行强制性打破伤风针后,破伤风症由四万宗大幅增加至25万宗。


1954年美国开始大规模打小儿麻痹症针,公众卫生局小儿麻痹症监察组负责人兰米尔医生曾宣称:「到1957年,全美国将会少于一百宗小儿麻痹症。」,翌年全国各地的小儿麻痹症发病率即告上升,从最低的华盛顿市的25%至最高的波士顿市的642%不等,于是美国多个州及市于1955年停止打免疫针行动。
有见及此,一份刊物的主编莫里斯
比尔悬赏三万美元,奖励任何人于五年内提出证据,证明打小儿麻痹症针并非骗局、并非毒品,结果无人尝试领取奖金。
北卡罗来纳大学 (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 公共卫生学校生物统计系主任伯纳德
格林堡博士报道,在疫苗普及接种后,小儿麻痹症于1957年至1958年间上升了50%,1958年至1959年间升了80%。


1976年《美国医学会学报》指出,美国于1975年推行大规模麻疹注射,麻疹病发实时倍升六倍。美国政府对麻疹疫苗信心十足,曾定下1982年为彻底消灭麻疹的日期,但美国疫症控制中心报道,1990年全国共有约27,672宗病例,比1989年高一倍,1989年又比1988年高一倍。《澳洲医学科技学报》指出澳洲入伍当兵的陆军全部打了德国麻疹针,四个月后约80%的人患上此病。


乙型肝炎针于1979年面世,当时美国及英国政府主要针对高危人士,即注射毒品及性滥交者,但1979年至1989年,乙型肝炎病例仍增加了超过30%。1990年1月27日British Medial Journal报导,英国598名乙型肝炎的高危医生中超过一半都不愿意接受乙型肝炎疫苗注射。到了九十年代,更证实了这疫苗可能散播艾滋病,之后才有新的乙型肝炎疫苗面世。


Community Disease Surveillance Centre: UK指出,英国于1970年至1990年期间,超过二十万名曾接受疫苗的儿童仍然患上了百日咳。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July 1994亦报导超过80%五岁以下曾接受疫苗的儿童仍患上了百日咳。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6) 免疫针的副作用、并发症:

6.1) 政府与专家的承认:

美国政府 ( 透过国家科学院 ) 曾坦然公开承认:天下间并无安全的预防疫苗,所以疫苗都有潜在威胁,轻则引致各种病,重则永久损坏脑袋,严重者致命。美国卫生局于1990至1994年间,共接获5,799宗打了MMR( 麻疹、流行性腮腺、德国麻疹混合针 ) 的出事报告,其中3,063宗需急症处理、616宗留院、309宗久未复原、54宗伤残、30宗死亡。 德国政府卫生部发现,痄腮的疫苗会引起至少27种神经系统的反应,包括脑膜炎、癫.、发高烧抽筋等。 生物电子电学鼻祖L.C. Vincent教授于70年代指出:打免疫针之后,人体血液至少可量度的改变:

  1. 酸碱pH值;2) rH2渗透力度;3) 电阻力;他经多年研究后,证实这些改变令人更易患上血癌。

    自闭症研究所Bernard Rimland博士估计美国这五十年来,自闭症增加了10~15倍,儿童免疫针注射是主要原因之一。

    雅典医院的利昂格里戈斯基教授说:「我们自己正在创造各种疾病,用免疫针的办法令所有人生癌和脑部功能失常。」

    罗伯特门德尔松医生说:「儿童疾病最大的威胁,在于既危险又无效的大规模免疫接种运动。」

    英国利兹大学 ( University of Leeds ) 小区医学系H.V. Wyatt博士研究证实,幼童同时打多种预防针,会引致小儿麻痹症发病,其中发病导致瘫痪或死亡的病例中,25%是早年曾经打多种预防针所致的。

    威廉F科赫医生说:「将任何血清、疫苗、甚至盘尼西林打进体内,必会增加小儿麻痹症的发病率至少400%,这方面的数据是确凿且无可置疑的,谁都不能否认。」

    美国圣路易医院 ( Saint Louis ) 院长苏帕拉特医生曾说:「白喉和天花疫苗令人患上血癌特别多。」

    美国基本健康研究中心的调查报告指出,打过百日咳针的儿童,患上哮喘的机会高出六倍。

    德国专家15年来时间调查发现,腮腺炎所引起的脑膜炎,约16%是由疫苗所引起的。

    医疗历史学家Coulter博士曾于美国众议院作证,百日咳疫苗会刺激胰脏产生过量的胰岛素,引致糖尿病。

    1956年《美国医学会》(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 引述法国专家的研究报告,狂犬针可引起多种神经炎精神病,患者神志失常可达二十年之久。

    美国新泽西人道教育委员会报道,打狂犬针的人时常会死于该针药,纪录中至少有100人。

    美国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在1991年1月到8月期间,共接获3,447宗DPT的副作用。

    脑神经学会周年大会上一位专家威廉托切指出:「大部分猝死的婴儿都打过预防针,DPT ( 白喉、破伤风、百日咳混合针 )可能是最主要的原因,他还说大家应该在这时候检讨一下是否继续再打预防针。」美国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研究指出,美国每年有1,000个婴儿因打了DPT直接原因而猝死。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研究所 ( I.O.M. Academy ) 报道了17种由DPT疫苗所引起健康问题的文献,其中过敏性休克至死是最严重的。1969年《美国儿童疾病学报》报道,儿童打了德国麻疹针后,往往出现皮肤疹、腺发肿、短暂性关节炎等。1992年《美国医学研究院》报道,打过德国麻疹针的妇女,有约13~15%出现严重的关节炎。报道后,联邦政府及国家疫苗伤害赔偿计划都接受这事实,最后连生产商都承认约3%的儿童、20%的妇女会因此而患上关节炎。加拿大温哥华儿童医院儿科免疫学家奥贝里廷格尔医生的研究显示,30%的成人因打德国麻疹针而患上关节炎。美国疫苗不良反应事件报告系统在1990年至1994年间,共接获12,000宗因打了乙型肝炎针而出现副作用的报告,其中一些人因而重病或死亡。National Vaccine Information Centre March 2, 1994 报导,1990年7月至1993年11月期间,美国FDA纪录了54,072宗接受免疫针后的副作用,FDA指出这应只是实际数字的10%,因很多的医生都隐瞒实况,估计实际副作用个案数字超过50万。1992年英国政府曾紧急停用三种MMR疫苗的其中两种,因为有机会引起脑膜炎。

    1992年6月《医学监察》学报指出,卡介苗功效有限,只是减少了病菌繁殖和扩散,却不能防止细菌感染发炎,反而导致种种副作用,包括局部溃烂、骨炎等。

    赞比亚大学教学医院的研究显示,患艾滋病母亲诞下的婴儿种卡介苗后,艾滋病病发的机会大增。

    1994年9月9日,美国疾病及预防中心 (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于华盛顿公布一大规模的疫苗调查报告,儿童于接受DPT或MMR疫苗后数天内,患中风的机会率增加了三倍。这两种针合共有34种主要副作用,包括哮喘、血液系统紊乱、癫.、昏迷、感染性疾病等。 自1920年以来,许多欧洲医生和一小群美国医生 ( 包括我在内:Dr. Philip Incao ) 已经避免注射疫苗,所凭据的医学方法叫「人类智慧医学」。人类智慧医学认为注射疫苗相当危险,而依赖比较自然的疗法,来帮助孩子对付我们认为是必须且有益的儿童疾病。实行人类智慧学的医生通常相信,儿童期患有急性但有限度的炎症可防止成人期更严重、长期性的慢性病,不患这些儿童期疾病(由于注射多种疫苗)会导致成年期更多的健康问题,同样的,用抗生素来压制儿童期疾病而不帮助细胞间介免疫系统来排除疾病(以皮疹或分泌物的方式),也会造成同样的后果。传统医学刊物上的最新研究现已证实了这一看法,在1997年初,一群英国医生曾在《科学》上刊登以下论调,「儿童期的传染病能预防气喘病」,也就是说,这些传染病有建立一般免疫功能的目的。

6.2) 专家出书警告:

6.2.1) J.W. Hodge被政府任命为纽约市洛克波特区的公众疫苗注射总监,负责推行免疫针运动后,引致大量打针染病及死亡报告,非常内疚,于是写了《疫苗的迷信》一书,当中表明没有半点科学证据可支持免疫针的保障功效、反而削弱了免疫系统、疫苗传播了许多的传染病、数以百万计的人因打免疫针死亡、身体健康便可预防疾病、第一个发明免疫针的琴纳所预言疫苗的好处无一兑现等。

6.2.2) 澳洲土著有一半的婴儿,曾有一段时间无缘无故的死亡,经Archie Kalokerinos医生研究后,发觉是政府所推行疫苗注射于体弱及营养不良的婴儿的后果,但政府拒绝停止,于是Kalokerinos让他们吃维他命C后便救活了这些婴儿,还出了一本书叫《Every Second Child》。

6.2.3) 英国公众健康实验室服务处的格雷厄姆威尔逊爵士于1967年出版了

《预防针的危险》,大量例举了免疫针所带来副作用的后果。

6.2.4) 美国医疗历史学家Harris L Coulter博士研究百日咳疫苗的副作用,

与作家Barbara Loe Fisher于1985年合着《A Shot in the Dark》,描述百多个病例,揭露免疫针的祸害,指出单是美国每年至少有过千婴儿死于疫苗、一万二千个终生伤残。翌年政府通过了「国家儿童疫苗赔偿法」以赔偿打免疫针而受伤害的儿童。

1991年Coulter博士再出版《打免疫针、社会暴力与犯罪》( Vaccination, Social Violence and Criminality ),进一步揭露打免疫针所引起的社会问题,大量的证据证明免疫针损害脑部功能、导致自闭、情绪问题、行为问题、生理问题等,最严重是引致集体脑病,导致暴力倾向、反社会人格、吸毒、抑郁、自杀、酗酒等。

6.2.5) 还有很多其它的书告诉我们免疫针的害处,如:

6.2.5.1) Don't Get Stuck by Allen Hannah,

6.2.5.2) The Poisoned Needle by Eleanor McBean,

6.2.5.3) The Vaccination Bible by McTaggart Lynne,

6.2.5.4) Vaccination by Viera Scheiber Ph. D,

6.2.5.5) Dissent in Medicine by Nine Medical Doctors,

6.2.5.6) Medical Armageddon: by Michael L. Culbert,

6.2.5.7) How to Raise a Healthy Child in spite of your Doctors by Robert S Mendelsohn M.D.,

6.2.5.8) Medical MAFIA by by Guylaine Lanctot M.D.,

6.2.5.9) What Your Doctor May Not Tell You About Children's Vaccinations by Stephanie Cave M.D. F.A.A.F.P.,

6.2.5.10) Vaccines: Are They Really Safe & Effective? By Neil Z Miller,

6.2.5.11) AIDS: A Second opinion by Gary Null Ph.D,

6.2.5.12) 免疫针危害健康:周兆详。

6.2.5.13) 西医危害健康:周兆详、袁大明。

6.2.5.14) 医生对你隐瞒了什么 ( What doctors don't tell you ):林内麦克塔格特 ( 商务、三联、图书馆 )。

6.3) 其它个案:

美国每年平均因百日咳而病死和受损害的有10人及3人,但打百日咳疫苗而致死和受损害的则多达943人及11,666人,真可笑,打预防针所带来的危险比不打针还高九十及四千倍。

美国有不少婴儿无缘无故死亡,西医叫这做「婴儿猝死症」。但有人调查发现这现象与疫苗注射有关,因为大部份死亡发生在二、四、六月大的婴儿上,这是婴儿接受注射的月份。

九十年代139名西班牙学生于打过白喉及破伤风混合针后,82%的学生发生副作用。

英国军人于1991年的波斯湾战争中,超过二千人因注射炭疽菌疫苗而引致严重副作用,向政府索偿数百万英镑。为免今次2002年伊拉克战争中再次出现这问题,国防部要求不接受免疫针的英军签生死状,假若感染炭疽菌后没有得赔偿,

三万多名英军表示进退两难,一方面惧怕疫苗严重副作用,又害怕死于炭疽菌但得不到赔偿。退伍军人组织指责政府竟然作出这不人道的条款,并指出打针的副作用比打仗更危险。

2002年黑龙江省密山市有8,300名年龄7至16岁的学生接受脑炎防疫针后,

有900多名学生出现副作用,部分情况严重,居民十分之不满,于是在市政府大楼外抗议,及堵塞铁路示威。

香港一名男子于2003年9月接受流感疫苗后出现抽搐、神智不清陷入昏迷状态,医生怀疑他脑炎并发症。

2001年1月29日加州一非牟利机构的主席Jock Doubleday设立一笔二万美元无限期的奖金,赏予第一位负责儿童疫苗注射的行政西医或疫苗厂的总裁,于公众面前喝下政府所建议一六岁儿童份量所接受疫苗内所含的添加剂。此正常疫苗添加剂包括铝、苯酚、Thimerosal等,但不包括任何生或死的病毒或细菌,参与者需签署声明自己负上将来会发生任何后遗症的责任。一名德国脊医知道这消息后,竟额外加上价值二十万美元的S-Series 600 Mercedes连运费,连原本的二万美元一同给予参战者,至今仍然无人问津。

7) 免疫针制造了其它疾病?

7.1) 免疫针导致新疫症:

中国河北省政府于1971年小儿麻痹症流行时,引入小儿麻痹症针,当中含活性病毒OPV。不久,小儿麻痹症发病率下降,但一种新的病症「中国瘫痪综合症」( C.P.S. ) 发病率上升了十倍,演变成疫症,河北省研究人员证实这是小儿麻痹症的变种。1994年《刺血针》刊登中国两位神经心理学专家的报告,OPV广泛使用形成病毒变种,引发新的小儿麻痹症瘟疫。

美国曾经有几十万人接受了「猪型流行性感冒」( Swine Flu ),这流感曾于世界各地杀死了几百万人,美国于1976年大力推行注射这疫苗,最后这流感疫潮并没有发生,却使百多人患了一种叫做Barre Guillain Syndrome的脑神经病,

因此瘫痪或死亡。到1993年为止,政府赔偿了超过9,300多万美元。

1990年《刺血针》报道:估计母亲打过乙型肝炎针的婴儿,有约3%日后会产生基因突变的乙型肝炎病毒,调查发现1.6%乙型肝炎仍为阳性,1.25%产生病毒变异株。

英国《新科学家》杂志于2004年1月报道,禽流感疫潮有可能由疫苗而引起。

中国大量地为鸡只进行禽流感疫苗注射,引致病毒在家禽体内复制,导致病毒散播,引致今次亚州爆发流感疫潮。

7.2) 艾滋病:

制造小儿麻痹症疫苗是由非洲猴子 ( African Green Monkeys ) 的肾脏细胞培养来制造的,而猴子体内就有不少的致病原体如病毒等,早期学者门认为猴子体内病毒不会对人体构成问题。因此,于猴子内的小儿麻痹症疫苗便受到感染,

其中一种病毒是第四十种于猴子身上被发现的病毒,因此叫SV40 ( Simian Virus猿猴病毒 ),这样大量的小儿麻痹症疫苗:IPV ( Killed Polio) 便被污染从而感染人类。

Medical Journal of Australia 17/3/1973 p555报导1960年美国两位病毒学家发现小儿麻痹症疫苗感染了SV40病毒,超过百万儿童接受了这些被感染的疫苗。1980年开始,研究人员发现当初用作制造疫苗的非洲猴子中有50%都感染了猴免疫缺陷病毒 ( Simi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SIV ),SIV的基因跟导致AIDS的病毒HIV有50%的相同。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的专Robert Gallo认为导致艾滋病的HIV可能是SIV的变种病毒,而Harvard MedicalSchool的教授Ronald Desrosier都认同从猴子的组织中所制造的疫苗

是个计时炸弹。而当年凡是推行过大规模打小儿麻痹症疫苗的非洲地区,全都变成爆发艾滋病浪潮。

7.3) 癌症:

研究人员于动物的临床实验中证实SV-40可导致癌症,而超过60份科学研究中也发现脑癌、骨癌和肺癌的病患者中含有SV-40病毒,免疫学家安东尼莫里斯博士亦指出,人类肿瘤与癌前病变中发现SV40及相关成份。

更多有关SV-40与癌症的关系,可到这网址内查询http://www.sv40cancer.com

8) 如何能避免打针?

8.1) 香港卫生署儿童免疫程序:

疫苗到底要不要打?

8.2) 香港法例:

根据香港法例,完全没有强制性的防疫注射条例,任何学校、雇主、入境处、卫生署都没有权强迫每一个人一定要接受防疫注射。

8.3) 一封温和的请求信:

「亲爱的XX医生╱XX护士╱XX校长: 我们是XXX的父母,写这信是请求你谅解、帮忙。我知道你们有责任保障XXX的健康,于父母的立场,我们有更大的责任。经过掌握免疫针的利害关系,以及慎重的考虑后,我们决定不让我们的小孩XXX接受任何的防疫针注射,因我们绝对清楚防疫针所带来的严重副作用,我们亦充份了解及明白你们全是出于为我们子女健康的立场,我们会尽力不断增强他们的健康及抵抗力,希望你们也能谅解我们的立场,让我们的子女免受防疫针注射所带来的伤害,并且尊重我们的决定。」

8.4) 另一封强硬的同意书:

「致疫苗注射有关人员及团体:

本人谨此同意在按照下述条件之情况下让我们的孩子接受预防疾病的疫苗注射:

1) 我们所得到关于该疫苗的安全性及有效性数据,都是完全正确、并无遗留的。

2) 日后孩子若因接受注射该疫苗而蒙受任何损伤,施行注射的医生或护士、该疫苗的制造商、卫生署都同样要负责。

3) 孩子若因接受注射该疫苗而蒙受任何损伤,将会按照法例规定,得到充份的赔偿。

若未能满足这些条件,不得为我的孩子注射疫苗。」

8.5) 出外旅游 :

一些国家必需打某些预防针才可入境,请先向有关部门查询。以下是一张「急症通知书」,可考虑一下有否需要写一张随身携带作外游时用。

「致医生、救护人员及有关人士:

根据本地法律,每个人的身体都受到保障,未得其人同意,不可在他身上施药或做手术。我绝对禁示任何人在我身体上使用任何药物,或令我服食或为我注射任何物质、血清、由活生生的或而死的动物提炼的疫苗。我特别禁止任何人为我输血、打破伤风及败血免疫针。若医生或其他人认为不施行这些所谓预防法会有危险,我甘愿冒此险。我唯一的请求是将我的伤口保持干净。」

( To Physicians, Hospital Surgeons, and Others:

Our laws provide that every citizen has the right to his own person, and no surgical operation any be performed on his body without his consent. I absolutely forbid the introduction into my body of drugs, medicines, or remedies, of any kind; or of any matter, serum, or vaccine from a live or dead animal, either by ingestion or injection, subcutaneous or otherwise.

Transfusions, anti-tetanus, and anti-septicemia injections, I especially forbid. If surgeons and others think there is a risk in withholding these alleged prophylactics, I AM WILLING TO TAKE THAT RISK. All I request is that my wounds be kept clean. )

9) 参考数据:

9.1) 各地关注打免疫针的团体,如:

9.1.1) Vaccination Alternatives ( PO Box 346, New York, NY 10023, USA ),

9.1.2) Canadian Natural Hygiene Society ( PO Box 235, Station T, Toronto, Ontario M6B4A1, Canada ),

9.1.3) Association of Parents of Vaccine Damaged Children ( 2 Church Street, Shipston on Stour, Warwickshire

CV36 4AP, UK ),

9.1.4) The Immunization Awareness Society, Inc ( PO Box 56-048, Dominion Road, Auckland, New Zealand ).

9.2) 参考纲站:

9.2.1) Australian Vaccination Network: www.avn.org.au

9.2.2) By Natural Health Expertise: http://www.mercola.com/2002/aug/7/vaccine_death.htm

http://www.mercola.com/2001/aug/18/vaccine_myths.htm

http://www.mercola.com/2002/mar/30/mercury_vaccine.htm

http://www.mercola.com/2002/jul/31/hoax.htm

http://www.mercola.com/2002/feb/2/vaccine_insanity.htm

http://www.mercola.com/2002/jan/23/hepatitis_vaccine.htm

9.2.3) Vaccine Facts: http://www.vaccineinfo.net/issues/vaccine_facts.htm

9.2.4) Vaccine Not Scientifically Proven: http://groups.yahoo.com/group/govindastore/message/124, & 128

9.2.5) Global Vaccine Awareness League: http://www.gval.com

9.2.6) National Vaccine Injury Compensation Program: http://www.hrsa.gov/osp/vicp/INDEX.HTM

9.2.7) Vaccine Information and Awareness: http://home.san.rr.com/via/

9.2.8) Endo Health Limited: http://www.endohealth.co.nz/ivacgen.htm

9.2.9) Vaccination Debate: http://www.vaccinationdebate.com/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