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体冥想使暴力犯罪减少23.3%


一项在美国华盛顿特区开展的实验,研究了大型冥想团体对社会趋势的影响。在实验期间,暴力犯罪趋势快速下跌 !



这个研究团队由著名量子物理学家约翰·哈格林(John Hagelin)领导。他们开展这项重要的极具前瞻性的社会学研究,意在展现集体冥想通过干预”意识场(field of consciousness)”,进而如此轻松简单地减少了犯罪率和社会压力。 根据早前的实验研究,使犯罪率下降的方法即是安排一个”集体凝聚冥想”团体¹或”超辐射冥想”团体²来参与集体冥想。这些冥想者又被称为超觉静坐者³。

译注1:集体凝聚冥想(coherence-creating),英文直译为”凝聚创造”,因”创造”一词在中文中有动词含义,为了便于理解,此处译作”集体凝聚冥想”。

原注2:超辐射(Super Radiance)效应,指由一群经过特殊训练的冥想者向社会中其他人辐射出非凡且积极的效力。这种独特的效力只发生在有足够数量的冥想者在同一天、同一时间练习冥想的情况下。能够创造这种强大的社会效力的特殊冥想是”超觉静坐冥想法”中一种先进的形式,被称为”TM-Sidhi程序”。

原注3:超觉静坐者(TM-Sidhas)是对使用超觉静坐冥想法的练习者的专用称呼。超觉静坐冥想法(Transcendental Meditation,简称TM),是一种可以轻松练习的简单自然的冥想技术,早晚各二十分钟,只需闭眼,并安静舒适地坐好。在超觉静坐冥想中,你的意识轻松地跨越了精神活动,进而回到想法产生的地方,经历一种纯意识(pure consciousness),同时你的身体经历一种特别的、悠然的清明状态。


在早前将近40项研究中,已经充分展现了”超辐射效应”在社会层面所创造的凝聚效果。尽管警政当局可能不太了解,但研究团队对冥想者集体同步冥想时所产生的凝聚创造力已经有了确切的了解。 而这次实验,研究团队力求在华盛顿——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首都城市——让世人眼前一亮。他们要用集体冥想在打击犯罪与战争预防上的巨大潜力,吸引相关当局的注意。 该计划的其中一部分致力于创造一份铸铁般牢靠的研究报告,足以经受得住关于该实验的公平性和彻底性的所有关键挑战。


该研究团队的其中一位成员来自于哥伦比亚特区大都会警察局


为了达成这个目标,该实验成立了一个27人组成的项目审查委员会,其中包括一众独立科学家与市民代表。他们的任务是通过审查和核准研究报告,并在随后监督实验的全过程,来确保该研究的客观和严谨。 该研究团队本身丰富多样的人员组成,也是为了避免偏见。除来自马哈里西管理大学的科学家之外,团队还囊括了来自以下单位的成员:美国马里兰大学国际发展与冲突管理中心、哥伦比亚特区大学人文社科系以及哥伦比亚特区大都会警局规划和研究司。 这些预防措施是值得的。最终,该研究项目被认定为足够健全、平衡和彻底,而被发表在同行评审的科学期刊《社会指数研究》上。


警方调侃的预测


该项目开展于1993年6月7日至7月30日。根据在此之前的研究经验,研究人员事先预测:冥想团体在该试验过程中将会减少华盛顿超过20%的犯罪率。研究人员明确表示,该冥想团体可以在冥想成员与当地社区之间没有任何语言、社交、政治接触,甚至在完全不见面的情况下,就能达到减少20%的犯罪率的预期效果。正面的影响将无声无息地从意识场中被创造出来。 当地警方嘲笑了研究员的预测。根据当时的记录,警察局长断言称:唯一能在华盛顿的大夏天减少那么多犯罪率的,只有20英寸的大雪了。警方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他们熟知犯罪率近来逐年上升的情况,并且他们也知道,夏季气温持续攀升和白昼增长也会提高犯罪率。 这专业的嘲讽并没有吓倒任何人,实验周期首周的800位冥想者(超觉静坐者)如期抵达。他们的到来立即给华盛顿地区注入了舒缓的”超辐射”水平。在为期两个月的实验周期的最后两周,该集体冥想的总人数达到了4000人。

参与此次集体冥想研究的成员,留影于白宫前


重要突破:打破了一贯的”√1 %公式”


通常情况下,”超辐射效应”的有效门槛是冥想者的人数需要达到或超过该地区总人口的1%的平方根,即√1 %(对于华盛顿特区来说,有效门槛人数是173位冥想者)。然而在此次实验中,研究人员希望冥想者的人数能够轻松超过整个美国产生”超辐射效应”所需要的临界人数。 因此,研究团队不仅仅只是叫来173位冥想者,此外还吸纳了超过1750位冥想者——这个数字即是美国总人口的1%的平方根。(译注:1750² ÷ 1% =306250000,即3亿多美国人口)


根据标准的”超辐射效应”公式,这一人数上的改变显得尤为重要。 之所以选择在华盛顿特区开展这个实验,是因为华盛顿是美国这一世界主要强权大国的首都。华盛顿不只承载了各类美国国家机构,如总统府、最高法院、国会和许多其他政府机构,她同时也是五角大楼、美国国务院和美国中央情报局(CIA)总部的所在地。 这些美国的国家强权机构无时无刻地影响着全世界。然而,在意识层面上,华盛顿对外施加的影响也(以另一种形式)全部返回了这里。不幸的是,这就是美国的报应——”种瓜得瓜,种豆得豆”。

华盛顿的犯罪率 3 倍于美国国家平均水平


因此,研究人员发现,华盛顿是整个美国和整个国际社会的集体压力的焦点。研究人员推测:暴露于全球集体压力之下,正是煽动起该地区如此之高的犯罪率的原因——该地区犯罪率高于美国平均水平的3倍。 从另一方面来说,研究人员计算得知:如果要使当地犯罪率快速下降,集体冥想团体需要应付的不只是华盛顿本地区原生的集体压力。


近来持续攀升的犯罪率


在该研究项目开展前的年初5个月内,暴力犯罪数量持续攀升。犯罪率在该冥想项目开展后的前两周内,仍然持续上升,同时谋杀案也在持续上升。


但在此阶段后,随着冥想团体人数的壮大,暴力犯罪数量开始快速下降。从这时开始,直到为期两个月的实验结束,实际的”HRA犯罪¹”一直远低于FBI对该段时期犯罪数量的预测值。
(如上图) 

原注1:为使这项统计学研究更加标准化,研究人员采用了美国联邦调查局(FBI)的”统一犯罪统计数据(FBI Uniform Crime Statistics)”对暴力犯罪和”HRA犯罪”的定义:谋杀、强奸、暴力袭击。


示范实验期间,”HRA犯罪”减少了23.3% 该冥想实验产生的最大影响是:”HRA犯罪”空前地下降了23.3%!在实验的最后阶段,冥想团体的人数达到最大,对犯罪率产生的影响也最为显著。 从统计概率的角度,此犯罪水平数据的偏差只有十亿分之二(p<0.000000002)。(译注:P值很小,即说明上图的FBI犯罪水平数据非常准确) 


正如研究人员的预测,该集体冥想项目结束后,”HRA犯罪”数量开始重新上升 


研究人员测试了该研究结果的其他可能性,诸如气温、降雨、周末休假、警方行动、社区反暴力活动等。最终他们发现:犯罪率的下降与其它这些因素都没有关系。 与警察局长的预测相反,华盛顿地区犯罪率的下降并非受益于一场20英寸的大雪。事实上,当时该地区的极高温天气贯穿了冥想实验的全过程。通常情况下,当华盛顿地区经历夏季难捱的高温天气时,犯罪率会随着气温升高而增长。但是,集体冥想实验却打破了这一固有模式!

其他的一系列证据


正如研究人员在实验前所做的预测,该实验开展期间,出现了其它一系列的证据:

时任的克林顿总统的支持率上升 (p =5.29 x 10^-8).

媒体对克林顿的支持率实现了净变化的提升(p = 0.01).

精神病发作的求救电话减少 (p = 0.009)

医院的医疗创伤案例减少 (p = 0.02)

对警员的投诉减少 (p =0.01)

意外死亡减少 (p = 0.05)

生活质量指数改善(p = 3.22 x 10^-5)

译注:P值是统计学中的应用,以上括号中的P值越小,越能肯定集体冥想对这些事物有影响。

该研究的详情


联合作者:Hagelin JS1; Orme-Johnson DW; Rainforth M1; Cavanaugh K1; Alexander CN1; Shatkin SF1; Davies JL2; Hughs AO3; Ross E4; 本文出处:

1994年,华盛顿特区科学协会《科技与公共政策技术性报告》94:1″1993年6月至7月,国家级示范项目成果报告:预防华盛顿暴力犯罪的集体练习超觉静坐冥想的项目之影响” 《社会指标研究》(1999年,第74卷第2期:153-201)



项目发起方

1.美国爱荷华州费尔菲尔德市马哈里西管理大学,技术和公共政策研究所,科学协会 

2.美国马里兰州大学城,马里兰大学,国际发展与冲突管理中心 

3.美国华盛顿特区,哥伦比亚特区大学,人文社科系 

4.美国华盛顿特区,犯罪研究和统计科,哥伦比亚特区大都会警局,规划和研究司

翻译:Zay 

原文链接:

http://www.worldpeacegroup.org/washington_crime_prevention_full_article.html


参与集体冥想


YY语音频道:94963880

频道名称:准备转变冥想区

每周1-6 晚21:00(全国同步)每周日 晚24:00(全球同步)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