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 A+
所属分类:环境健康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长久以来,电视广告的宣传,"科学研究"的报告都在告诉大众"含氟牙膏能预防蛀牙"。这一观点早已深入人心,从没有人去怀疑过"主流媒体"和"专家"的可靠性。因此,人们"放心"地使用含氟牙膏护齿,牙医也"尽职"地给牙病患者的牙齿涂氟防蛀。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含氟牙膏广告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牙科医院广告

 

这一切如此天衣无缝、滴水不漏,却不料,随着曼哈顿计划(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原子弹计划")机密文件的解密,这个谎言终于被揭穿。

 

BBC(英国广播公司)前记者克里斯托弗·布莱森,在调查了大量美国官方和军方在1997年后解密的文件后,2004年底出版了《氟骗局》一书。在书中他详尽描述了氟作为一种毒素,是如何在美国官方和军方的共同努力下,进入人们日常生活的饮水和牙膏中的。

  
 

"氟化物经常被当作老鼠药用,他们想尽一切办法,把它加到人们吃的水里。"——克里斯托弗·布莱森

氟的危害历史


从16世纪开始,大预言家诺查丹玛斯和药理学家帕拉塞尔苏斯都在著作中提到,有一种矿石可以当作毒药用。1764年,德国化学家马格拉夫发现并制成了可以用来蚀刻玻璃的"萤石酸"。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德国化学家马格拉夫

 

1771年,瑞典化学家舍勒对萤石酸做了系统的研究,但当时很多人并没把它当作一种新酸,而是实验中所用酸的副产品。当盐酸被人们发现是氢和氯的化合物后,人们才意识到萤石酸是氢和另一种新元素组成的。但在分离氟单质的道路上,许多先行者中毒倒下了。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制成了无水萤石酸的法国化学家盖·吕萨克和泰纳尔的身体深受其害,瑞典的化学大师贝采利乌斯对此也是一筹莫展。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法国化学家泰纳尔

 

直到1886年,法国化学家莫瓦桑用老师弗雷密的电解方法终于制取并收集了极为不稳定、难以控制的氟气,他也因此获得了诺贝尔化学奖。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法国化学家莫瓦桑

 

氟气是一种黄色气体,它是电负性最高的元素,化学性质非常活泼,几乎可以和世界上所有有机和无机物质发生反应,连金和铂都不例外。所以,氟的毒性很大,腐蚀性极强,它的强氧化能力和热效应以及反应生产的氢氟酸(HF,萤石酸)会极大地破坏人体组织和器官。

 

上世纪40年代,是美国工业战后实现大跃进的时期,炼钢厂、炼铝厂、炼油厂都把氟当作重要的工业原料,而不可避免地产生了大量含氟废料和废气,导致很多工厂中的工人和厂区周围的居民,因为受到污染而向工厂提出诉讼。  

 

美国原子能委员会1946年的一份报告上说,"氟和皮肤中的水分反应可以产生氢氟酸,而氢氟酸有极强的穿透能力可以导致深度烧伤,难以治愈。而且在管道、阀门和其他设备上沉积的氟化物也极为危险,所以一定尽可能不要呼吸、吞服或接触。"

 

1946年的美国原子能委员会,正准备接受已经完成制造原子弹的"曼哈顿计划"所有资源,他们怎么会那么关心氟?

 

事实上,从二战开始,氟就被大量用于各种特殊军事目的。

 

1940年,德国法本工业联合公司建立了多个氟电解设备,开始大规模生产氟,其主要目的,就是为德军最高统率部秘密生产新式炸药三氟化氯。而在美国,氟被用来生产六氟化铀,六氟化铀被加热后,可以被用于铀235和铀238的分离提纯。可以说没有氟,就没有丢在广岛和长崎的两颗原子弹。至今,氟的一个主要用途,还是用于核能工业中的铀分离。

 

为了制造原子弹,美国制造了大量的氟。作为毒性最强的化学品,氟迅速成为危害工人和工厂周围地区百姓的一个重要威胁。新泽西州南部深水镇的一些农民把当地杜邦公司的一家化工厂告上了法庭,因为这家为美国政府制造氟的工厂释放的烟雾毁掉了他们的桃园、农田和牲畜。

 

此事给生产氟的工厂敲响了警钟,为了不被问责,许多工厂开始琢磨如何避免出现类似的情况。美国铝业公司的首席科学家弗朗西斯·费里给梅隆工业研究院的杰拉德·考克斯写了封信,建议考克斯给氟说好话,提倡氟对牙齿的保护作用,并让他推荐在饮用水中添加有美国铝业公司出产的氟化铝。于是考克斯在1939年提议,在公共饮用水中加入氟,以保护公众的牙齿。

 

"公共关系学之父"爱德华·伯奈斯为美国烟草公司工作,曾在1916年成功完成号召妇女吸烟的项目。爱德华·伯奈斯曾说,"只要能让医生站到我们这边,我们就能让公众接受任何观念,因为医生在公众眼里是最权威的,不管他实际上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个擅长公关的学者,也给美国公共卫生部和纽约卫生局建议,利用牙齿健康和氟之间的关系来推广氟的安全性。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叱咤美国政坛40年的公关之父爱德华·伯奈斯

 

作为罗切斯特大学毒物学系的系主任,曼哈顿计划的首席毒物学专家哈罗德·霍奇对氟的毒性做了专门的研究,而他的研究报告早就足以把美国政府因为氟污染而告上法庭。但他所做的恰恰相反,为了维护氟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霍奇开始频频在电视上出现,向公众说明氟浓度在1ppm以下是安全的。

 

在霍奇写给曼哈顿计划放射安全顾问斯坦福德·沃伦上校的信里,他提醒美国政府应该开展"氟保护牙齿"的宣传,来抵消氟污染所造成的恐慌。

 

在杰拉德·考克斯的提议下,在哈罗德·霍奇的保证下,在爱德华·伯奈斯的游说下,氟被广泛宣传为一种在低浓度下对儿童十分安全的化学物质,而且,它还对牙齿有好处。这种宣传攻势消除了许多医生和专家的防备,让他们认为氟既然对儿童都无害,对工人就更无害,从而不愿在法庭上给工人佐证。这个办法帮助美国的大企业免除了许多官司。

 

狄恩牙医也发表了他的一篇关于氟的论文,说氟是使若干社区居民蛀牙减少的原因,把氟加入自来水和涂氟剂、吞氟锭变成了主流医疗蛀牙的方法。狄恩牙医最后入主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的牙科部门,该部门在过去60年来,鼓励氟在预防蛀牙使用上简直不遗余力。

 

与此同时,美国公众开始从各位科学家嘴里听到这样一个消息——"氟保护牙齿"。

 

即便是在哈罗德·霍奇的晚年,他还希望他的徒弟——菲洛丝?木兰妮克斯博士的研究能给氟提供更多正面的支持。起初菲洛丝对氟并不感兴趣,因为除了从电视广告上知道它对牙齿有好处外,她不觉得氟有什么需要研究的。可是,菲洛丝最终的研究,毁了她和这个实验室的前程——因为她发现的结果与希望恰恰相反。

 

菲洛丝发现,氟可以跨越实验鼠的血脑屏障,影响到实验鼠的大脑,进而影响到它们的行为。实验结果显示,氟对大脑和中枢神经都有损害。当时她的老板对她说:"你和50年来牙医和其他人发表的研究――即'氟是有效而安全的'对抗,你肯定是错的。如果你发表这篇论文,国家牙科研究所将不可能再给我们任何资助。"

 

当1990年的10月,菲洛丝到美国国家健康研究中心报告她用老鼠及最新的电脑分析技术测得的,无可置疑的氟中枢神经毒性时,当场受到非常多的科学家的质疑与攻击。

 

事实上,当菲洛丝的论文发表在《神经毒物学和畸形学》上之后,弗西丝牙科研究中心便真的再没和她续约,她最后甚至连工作都找不到。

 
 

从上世纪50年代起,美国开始在饮水中大面积加氟,到了60年代,世界上许多国家也陆续开始在自来水里加氟。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中国于1965年开始在广州饮水中加氟,由于后来氟斑牙的大量出现,在1983年取消了。但加氟在美国一直长盛不衰,现在,整个美国有66%的饮用水是加氟的。难以置信的是,饮用水加氟竟然被认为是20世纪公共卫生领域10个最重要的成就之一。

  
 

布莱森记者说,与其说饮水加氟是公共卫生领域的一项重要成就,不如说它是公共关系策划领域的一次经典案例。

 

第二次世界大战发展出的氟化物还有哪些呢?大家还记得「特氟龙」、「氟利昂」冷媒这两样东西吗?早在特氟龙发明之际,质疑此材质在摄氏200度左右会分解成有毒物质的论说就已经出现,可是真相被掩盖,到最近才被曝光。使用于电冰箱、汽车的有萤光绿的冷媒,也就是破坏地球臭氧层的罪魁祸首「氟利昂」,终于在几年前也被禁掉了,只在黑市上还存在。这些氟化物,可让那些像杜邦公司一样的化学制造商饱赚多年。

 

一些积极从事环境保护的科学家,在最近几年才理解为什么这些氟化物未在他们的名单上出现──原来这些化工生产厂商隐藏了真相和氟对员工健康造成危害的实情。

 

氟的最终危害目标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多数人并不知道什么是松果体,且他们的松果体也是休眠并萎缩的状态。

 

科里古德《揭露宇宙》谈"觉醒中的松果体"

 

人体的松果体(Pineal Gland)位于人脑的中心部位,仅有米粒大小,形状就像一颗松果。科学家透过对人体大脑解剖和对现代胚胎学理论的研究发现,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 只眼,而在大脑中目前已经退化的松果腺体,就是人类神秘的第三只眼所在之处。

 

人体的松果体(Pineal Gland)位于人脑的中心部位,仅有米粒大小,形状就像一颗松果。科学家透过对人体大脑解剖和对现代胚胎学理论的研究发现,人类确实存在有第三 只眼,而在大脑中目前已经退化的松果腺体,就是人类神秘的第三只眼所在之处。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有大量证据表明,松果体是有感光组织架构基础的,而且有完整的感光信号传递系 统,充满视网膜色素的松果体常被人称为"第三只眼"。科学家发现,没有眼睛的墨西哥盲鱼就是利用松果体来"看"外界。人的肉眼也只是像照相机的镜头起 对焦、采集光线的作用,而松果体却是像照相机的CCD或底片,起着真正感光成像的作用。

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阿·罗宾·贝克教授发现,在松果体的前方有一个生物磁场,它可聚集射线,并能起到扫描图像的作用。松果体的位置正好和古代东方道家所描述的泥丸宫和天目(第三只眼,Third Eye)的位置相吻合。

 

大脑的松果体内,有极微细的磁性八面体结晶,这些结晶悬浮在松果体内高纯度的液体中,变成一种天线式的界面架构,让人类能够与4D以上的世界和高纬度的生命沟通。4D是一个最难以形容,难以说清楚的次元。它是一个人类意识通往其他次元的关口,它是天(5D以上) 与地(3D以下)交接的次元。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磁铁矿

 

科学家从次原子的研究中发现,人脑所反射出来的频率是一种电磁波。而4D的群体意识也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频率视屏,因此,人脑可以像收音机或电视机一样,随意的转到我们所要听看的电台,接收并解读我们所要的资讯,但是前提是:必须有灵敏的意识天线!这个天线就是第三眼——松果体。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研究显示,松果体管理部分神志,并分泌和做梦与灵魂出窍相关的激素。同时,松果体与人类修行体系的第6、第7脉轮关系匪浅,它是连接我们与更高维度的通道,是我们的直觉器官。如果松果体退化和钙化,对更高维度的灵性觉察会大打折扣。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氟化物被(秘密社团"共济会"和"光明会")强制引进到我们的供水系统,作为一种压制灵性和意识觉醒的手段。市民从出生便开始摄食氟化物,等长大成人以后,松果体已经钙化变硬。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氟化物当时被纳粹投入集中营的饮水中,目的就在于使集中营中的人变得温顺,而不再质疑权威。

 

在饮水中加氟让所有饮水的人的松果体受到严重损害,影响了智慧的提升以及灵性的敏感度,阻断了跟高纬世界的连接。下图就是松果体被氟化物沉积的显微照片。

 

曼哈顿计划解密:氟骗局

 

1990年代末,英国科学家詹妮弗卢克就氟化钠对松果体的影响进行了首次研究。她断定,位于大脑中部的松果体正是氟化物所瞄准的目标。比起体内其它任何物质,松果体吸收的氟化物最多,甚至比骨头吸收的还多。这个结果说明,氟的最终毒害目标就是松果体!

 

松果体就像一块吸引氟化钠的磁铁。这会使松果腺钙化,使它不再有效平衡体内荷尔蒙的整个运流进程。 自研究开始以来,每项研究结果都证明氟化钠最终都流向了我们大脑中最重要的腺体——松果体。它也是唯一攻击我们大脑中心最重要的腺体的化学物质。研究结果显示,随着氟化物在体内的积累,松果体产生钙化,抑制了我们的第三只眼(天眼)的基本功能。

 

而氟化钠普遍存在于食品、饮料、浴池(浴室)和饮用水中。

 

美国90%的供水中都含有氟化钠。超市买的滤水器也不会将氟化物过滤出来。只能通过反渗透(逆向渗透)或水蒸馏的方法来过滤它。最便捷的方法就是买一个水蒸馏器。不夸张地说,氟化钠就存在于我们的供水、食物、百事可乐、可口可乐之中,以此来抑制人类的松果体。

 

隐藏于政府幕后的秘密社团为了让人类容易被控制,傻傻的无法觉察其他维度世界的存在,从而被继续奴役下去,维持他们的统治地位,处心积虑要将这个重要的神秘腺体破坏掉。通过给民众喂食和使用化学制剂:氟(饮水、牙膏、碳酸饮料等),阻止我们的灵性觉醒。

   
 

关于氟的事实

 

1) 97%的西欧国家选择不在饮用水里加氟。

 

这些国家包括:奥地利、比利时、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冰岛、意大利、卢森堡、荷兰、北爱尔兰、挪威、苏格兰、瑞典和瑞士。(当某些欧洲国家对盐加入氟化物时,多数国家不跟随。)西欧国家给个人有权利去选择接受或拒绝氟化物,而不是加入自来水中对整体人口进行"蛀牙"氟化物治疗。

 
 

2) 氟化物是唯一作为治疗目的(防止蛀牙)而加入饮用水的化学物。大多数欧洲国家拒绝氟化饮用水。例如:在德国,「联邦卫生部:反对允许饮用水氟化的原因是,强迫疗程是本质上的问题」;在比利时,这是「饮用水根本立场,它的任务并不是提供治疗给人们。这是卫生服务的单一职责」;在卢森堡,「在我们看来,饮用水不是治疗的适当方式,并且是否要用到氟化物是由人民自己决定,这是使用氟化物最适当的方式」。

 

3)在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饮用水加氟初期,牙医相信氟化物被吞下是最有效的。可是,根据现在一个人体研究组织的调查显示,这不是有效方法。根据疾病控制中心报道,氟化物「主要用于表面」。换句话说,任何使用氟化物有益的结论,都来自只把氟化物应用到牙齿的外部和不摄入的情况下。 因此,不应该把氟化物吃进去,更不应该加到饮水和食品、饮料里。

 
 

4) 不再建议氟化水给婴儿饮用。

 

在2006年11月,美国牙医协会(ADA)劝告父母应该避免让婴孩饮用氟化水。其他牙医研究员在过去十年中提出了相似的建议。婴儿接触氟化物具有氟中毒的高风险——氟化物永久损坏齿细胞。身体的其他组织也许会受到儿时接触氟化物造成的影响。根据医疗期刊《刺针》的报道,氟化物破坏脑部发育,导致学习困难和其它问题。

 

5) 有使用氟化物的更好方法,而不是加到水中。

在水中加入氟化物造成对许多婴儿和其他人的危害。这不仅是错误的,而且是多此一举。西欧国家已经有示范,在人们需要使用氟化物时有许多平等有效和较低入侵性的方式。

 

6)氟化物致癌,能诱导骨癌率增加。

 

7)氟化物增加髋骨骨折几率,即使喝只有0.1 ppm的含氟自来水,依旧会造成髋骨骨折率的上升。 

 

8) 氟化物增加不孕症,不仅流行病学证据如是说,连所有的动物实验皆证实如此。 

 

9)氟化物并不会减少蛀牙,反而造成釉质斑病,小儿蛀牙与家长教育和经济程度有关,而不是自来水有没有加氟。 

 

10)氟化物并未经食品药物管理局批准,它并不是被批准的药物,更没有任何疗效安全的证据,而且不被认可为必须营养素。 

 

自来水加氟无法控制氟化物进入人体的剂量,是一种危险的治疗蛀牙的方式,更无法保护对氟过敏的人群,而且这种后遗症的医疗费用相当高昂。在对老鼠的实验中,氟会由怀孕母鼠进入幼鼠,生出来的幼鼠容易产生过动现象。另外,饮水中的氟会穿过血脑屏障进入脑部,造成老鼠的行为改变和认知缺陷。

 

请有良知的牙医与厂商重新审视自来水加氟、牙齿涂氟、牙膏加氟、氟化物杀虫剂、氟化物处理食品、药品、饮品等的公共卫生遗害。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