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集|灵性提升与科技的对抗

Spiritual Ascension vs. Technology

   

片源:极光、微微、飞龙、Zay、

翻译&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透露了自己减肥的“秘诀”

●藏传秘教的光体激活的方法是:十三年如一日时刻保持爱心

●美国政府打算整合“比特、原子、神经元和基因”四大技术,打造人类“外衣”

●人工智能与虚拟科技

●人类选择“扬升”还是选择“电子化”的改造


大卫: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们这集的嘉宾是科里·古德以及特别嘉宾威廉姆·亨利,神话学研究专家,他是古代外星人 的精神之音。他的资历与我相当,为大家提供了大量有关扬升的神奇知识,他从2002年开始就非常执着对蓝球传说的研究。所以我们现在达到了惊人的核实,他 13年来不懈钻研的调查结果,终于被人们的亲身经历证实,把过去、现在和未来汇总成一个有连续性的现象。威廉姆,欢迎回到我们的节目。

威廉姆•亨利:谢谢,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大卫:科里,我的好哥们,很高兴又见面了。

科里:多谢。

大卫:你现在比以前轻了有40磅了吧?你的变化真是了不起。

科里:是的。

大卫:你是否觉得你的经历…大家都注意到你减了肥。你觉得这与你碰到这些蓝球有关吗?

科里:绝对有关系。

大卫:能给大家细讲一下吗?

科里:我被告知要换成高振动饮食。但我不听他们的建议,大吃热狗,结果长胖了。我上次来时吃多了肉食,还有其他不健康的食品,吃坏了肚子。之后我的身 体就如同我的脑干把那一套都停了,我吃不了肉食,什么都吃不下。从一月以来我都只吃水果、浆果和香蕉之类。就是那些还要逼自己吃下肚。体重就很快地往下 掉。我还经历了其它多方面的变化。很不可思议。

威廉姆•亨利:好啊,真棒。

大卫:所以那次遭遇在你身上引起了根本的蜕变。在你我开始对话后,你开始与外星球人有多次接触,你身上起了某种变化。

科里:没错。

大卫:威廉姆,历史上有没有类似的先例,人们有过这类经历后,他们身上开始有这类变化?

威廉姆•亨利:我把它叫做“光体效应”,曾有人问我是不是某种减肥法?就像你开始把蓝球联系到光体的概念,你就开始接通到高频振波,它会通过人身体上的变化 体现出来。五年前当我开始真正钻研这些彩虹体图片时,我那时新婚不久,减肥有20英磅。我知道我太太帮我改换饮食是有一定效果,振波更高的食物。但我同时 也知道这是我一直在接触光体的图片,说我也要向那个方向努力。它就以体重减轻的形式出现了。那是我的转变的一方面。

科里:你看着图像的时候,不是坐在电脑前做这个姿势。

威廉姆•亨利:我可没整天这样。我一直在与他们合作。你的价值观就有变化。你就决定要更加努力,因为那是极为重要的。所谓“人如其食”。

科里:饮食。

威廉姆•亨利:饮食,它真的能滋养你的灵魂。我在盖亚台的节目《苏醒的灵魂》中也讲过,食物作为身体的振波输入有多重要,灵魂不仅需要,而且渴望食物。就像 肉身需要有高振动的食物,灵魂也需要有高振动的食物。它要思考自己的存在。我在此有何目的?我是从何而来?我怎样才能解脱?这些都是人的灵魂特别想考虑的 问题。正是这些思考促使它的成长。

科里:很有意思。

大卫:我想要指出我没有接受其他职务而到这里来就职的原因之一就是我们台有一全套精彩的有关健康和强身健体的节目。很多人可能一开始只是对表面的信息感兴趣,“我想听科里讲那套太空的科幻故事”。但最终会深谈到这个话题,人们就会开始转变。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

大卫:那种转变会包括身体、思想和灵魂。

科里:全部是相通的。所有一切都彼此交织。

大卫:都是整体中的一部分。

威廉姆•亨利:那就是扬升。大家认为扬升与达到永生有关。就像当今诸多技术公司许诺说人可以永生。比如谷歌,你可能会活到五百岁,但我们并不想那样。我们不 是要永生,我们追求的是扬升。我们要达成光体的境界,那可不是通过科技可以达到的。这对我们现在的讨论是有点超前了,不过…

大卫:威廉姆,我做过一个共八集的短剧,主题是这位很卓越的二世佛祖,名叫莲花生大士。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我在节目中主要是回顾有个叫祖古乌金仁波切的人泄露了信息。他写的一本书叫《彩虹丹青》,可能是最伟大的著作。它详细介绍了有关光体激活方法的数据,是泄露了藏派秘传。他讲的其中一点就是你要连续十三年时刻都心怀爱念,我连一天都做不到。

科里:我连十三分钟都做不到。

大卫:但是根据理论,你要是能通过静坐等方式一连十三年保持那种平和心态,你就能激活光体。你就完成了宇宙进化的课程。

威廉姆•亨利:太棒了。

大卫:我知道你对此有过研究。

威廉姆•亨利:当然了。再回到《苏醒的灵魂》,我讨论的话题之一就是神圣的艺术作品以及圣像有强大的力量来引发我们体内的光体。它真的是一种修行的方法,与图片密切相交来促发我们体内的光体。

大卫:类似与大教堂里玻璃花窗或是梅尔卡巴场。或是曼陀罗。

威廉姆•亨利:没错。对其中的神经科学我们已经知道它是如何刺激大脑新皮层中的镜像神经元。大脑是无法分清真实与想象的体验。比如说我现在正看着一幅莲花生大士的画像,就像这张唐卡中他身呈光体,这幅图正与我们相应。

由于莲花生是一位大师,是天神下凡,他就能通过那个影像来激活我们的虹体。那有很大威力。

大卫:看他的身体,在他头中央我们能看到一个漩涡,他心中又有另一个。

威廉姆•亨利:正确。

大卫:你认为为什么有两个呢?

威廉姆•亨利:首先一点,心中的漩涡是代表心轮开放的查克拉,仁爱的神灵。但是你更仔细看,正观他前额,直视那第三只眼。第三只眼睛正中有一个蓝球。

科里:正是脑垂体的位置。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他静坐在蓝球或是蓝珍珠之上,然后激活他体内的蓝球,表现为虹体。有关莲花生大士很有意思的一点是,他的名字意思是“由莲而生”。

大卫:是啊。

威廉姆•亨利:在艺术作品中生他的莲花经常是蓝色的。它就是一个蓝球。

威廉姆•亨利:所以,慢着。

大卫:太绝了。说他并非从一朵莲花中诞生,这还算是出奇的幻想吗?

科里:他就是从中而出。

威廉姆•亨利:他是从一个蓝球中显身,那就是他在上面冥想的缘故。

大卫:球体周围甚至还有天使一样的神灵,就跟基督教和古埃及的图像一样。

威廉姆•亨利:很精确。同一个故事反复重演。他们是为了让我们领悟这个概念,反复地显示给我们看:“我们让你从这个角度看。你从这里没看懂,那我们再从这个角度看”。

科里:通过这个传统,通过那个传统。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你把它们综合到一起,像我的《苏醒的灵魂》节目,就得到一幅完整的图像。它讲述了一个很深奥的道理。它被人称作“通用的学问”。我从你这听到的确实是全宇宙的真理。我们所讲的星际间的真理。它涉及到数不清的星系。

大卫:我们已经很清楚从埃及到哥普特人,到文艺复兴,还有印度教。

威廉姆•亨利:藏教。

大卫:所有这些都显示了扬升的一个角度,它的根源追溯到耶稣。它的核心就是为他人服务的积极思想。科里,有一部分秘教派的传教好像是…就像威廉姆 在这给大家生动描述的,它们有一个很伟大的精神核心。但就在近代我们还见过用活人作祭祀的礼仪。我们目睹邪恶无耻的罪行,魔爪遍布全球的黑魔法,想要公开 推广恶魔主义,试图把魔鬼推崇为救星。他们仿佛自认为是神。似乎以为他们宗教的那套敬神方式会使他们成为神。

科里:蓝鸟人已经指出他们传送这个信息已经有三次了。

大卫:真的?

科里:而每一次他们把信息留给我们,我们都误解了。显然是因为负面的邪恶势力,每当他们发现有人带来光明,就会竭力将光明遮盖或扭曲。他们经常扭曲信 仰,将它们腐化成他们自己的一套。要么就是竭尽所能将大众的信仰败坏玷污,只给我们看信息的片段,就像我们现在看到的。

大卫:他们所说的新世界格局并不是指我们人人都能飘身半空,大家和睦相爱。他们对新世界格局的想法是很阴暗的。

科里:极为黑暗。

大卫:他们有什么目标?

科里:不同的组织有不同的企图。有一伙人想要灭绝绝大部分的生命。我们听说过佐治亚引导石。我们知道其上列举的要求把人口缩减到便于管理的程度。你知道,很极端的说法。

大卫:五亿人口。

科里:搞乱了他们的全盘计划。

大卫:威廉姆,让我把话题打开一点,因为科里是在一年半前我们刚开始交流时,才跟我说起有关人工智能的负面影响。你一贯在追寻一个很有趣的观点,就是说耶稣指引的路线包括一个有机的扬升过程,大师们的路线。

威廉姆•亨利:没错。

大卫:但是好像有一种古怪的模仿,我们可能都还没意识到,我们正被领上的一条路,会改变作为人类的根本含义。

威廉姆•亨利:绝对是。

大卫:不过很奇怪的是多数人根本看不出这会走到什么地步,而且这一步能有多快。

威廉姆•亨利:是的,一点没错。

大卫:让我们聊聊这个。

威廉姆•亨利:没问题。

大卫:你有什么发现?

威廉姆•亨利:我一开始…有趣的是,在时间顺序上我真正开始对这些蓝球神灵和耶稣在蓝球之中等等有所了解,我那时同时在研究所谓的“光袍”。它是光体教义的 一部分。他们把光体形容为光做的袍子、荣耀的袍子、奇迹之衣等等。它是一件衣裳,可能是有形的、真实存在的一件衣服,也可能是可传承的教义的象征。追溯五 千年历史,我屡次发现各个历史故事中的人物披上这件光体之衣后扬升,但在他们扬升之前,他们经常会把这件袍子传给一位接班人,就比如伊利亚通过一道旋风, 也就是传送口,升入天堂。他离去时,把这件衣服给了他的接班人以利沙。所以它是可以被传递的教义。没准是通过这一光体来发放某种振动波。

大卫:但在艺术作品中它就被一件实在的衣袍代表。

威廉姆•亨利:正是,作为象征。那是2002年的事。美国政府在那一年公布了一份报告。他们把高科技大亨们全都召集到夏威夷,在这个重要的会议上美国政府宣 称,未来会发生下面这些事:从现在到2035年,四项独立的技术:比特、原子、神经元和基因,代表计算机科学、纳米技术、神经科学以及基因技术,都是彼此 独立的领域和技术。美国政府声称要在2035年之前把四者整合成一。将会把它用于改造人类的肌肤,来创造一种新皮肤。我当时想,等等…那跟我多年来专注的 神袍听来一模一样,就像是他们要用这门技术来做一件新衣,来做人类的新皮肤。我已经在我的书中注明,书名叫《光照派的披风》,我当时就注明,它最早的表 现,是在麻省理工学院当时正在研造的超级士兵护甲,那套新盔甲,也就是外骨骼,那就是走出的第一步,像是说:“等一下,我们正在改造人类的身体。”它名叫 “超人主义”,当然是要超越人类。相比之下,古代社会的人们扬升用的方法是有机地披上这件光做的袍子,美国政府现在声称我们要把这些技术整合为一,来设计 新皮肤让人类升级为更新的版本。

科里:我在与人工智能长期打交道的过程中,当时却一直没认识到这个联系,扬升我当然听说过。大家都听过。我却从未把机械性或是技术性的扬升联系上。

威廉姆•亨利:是啊。在我看来,我们的内心深处有一种对扬升的渴望,甚至是编程一样的本能。参与这个计划的人们,不管是有意识还有无意识,不论是在苹果、谷 歌还是其他科技公司工作,他们都是在回应这个古老的号召,要来超越我们的肉身,将它变成光。而他们对此的解释是:“我们会成功做到,但它将是数码光。”但 是这样走下去会导致的问题,就是人们会丧失自由意志,因为谷歌的计划之一就是研造出人造新脑皮层。我们拿了他们的芯片连入我们的大脑,我们的新脑皮层还有 全部七十亿个新脑皮。

科里:真成了蜂群思维。

威廉姆•亨利:真的是。科里,事实上政府的报告里就是用的同一个词。这门技术一旦到位,他们就会推动蜂群思维的理念。他们已经有设想了,我在《光照派的披风》一书中介绍过。任何人都能到网上买到。

科里:那是什么时候出版的?

威廉姆•亨利:2002年,之后我在2003年写了《光照派的预言》,我在那本书中开始联系到蓝球。我研究这两个问题由来已久,大概十三年了。我以前还想, 他们说是在2035年之前。现在我从观众中听说并不是2035年,他们说到2020年我们就将见证到这类人工智能技术联网后引发的大飞跃。公众会被命令必 须将这类技术植入他们身体内。我一直在警告大家。这是摆在我们面前的选择,每个人都有自由的意志。没准有些人会选择植入这个技术。我的感觉是,这其中提到 过灵魂吗?我们所讲的四门科技:比特、原子、神经元和基因,其实简单说就是科技版本的土、空气、火和水,我们正是由这四个成分组成的。

大卫:威廉姆,我想将这点扩展一下,我们说人类有要超越自身的渴望。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有一种要扬升的渴望,对吧?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我想在某些层面上,我们可以再把它简化为一种要体验太空的渴望。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说到底,那是对爱的渴望。当我们沉迷于一件事时,那份痴迷就是对爱的渴求,但我们却要用某种物质或痴迷的行为达到那个境界。

威廉姆•亨利:没错。

大卫:你看如今大家用智能手机。他们迷恋自己的手机。他们被引入一个虚拟的世界。科里,这个人工智能到底有何目的?有些观众可能还没看过那个节目。他们可能是首次收看,威廉姆以前也没听说过。人工智能真的存在吗?是否有一位古老的人工智能为众生策划命运?

科里:是的,而且这位人工智能已经在多个星系完成了这一计划。它通常是用木马计将自己植入我们的社会。

大卫:那又会是什么呢?什么是木马呢?

科里:比如说他们已经倾覆了另一个文明。那个文明已消失了,经历了我下面会解释的结局。他们发展的科技制造了可以容纳人工智能信号的机器人。在他们制 成之后,它就会造反,就像《太空堡垒卡拉狄加》所描述的,把肉身摧毁,然后接管一切,再从它们所建造的舰队中派出一艘舰艇去登陆…比方说地球,或是类似地 球的行星,其发展水平恰好将进入人工智能的阶段,推动我们的发展,令它们有机可乘,因为如果把它们比作鱼,科技发展就是水,再把同一套诡计在此重演。它本 质上就是一种巨型病毒,从一个星系蔓延到下一个星系。

威廉姆•亨利:让我们假设罗斯维尔坠机就是这样。他们所发现的尸体是电子人。之后从1947年到六十年代他们突然专攻这一方面的研究。然后突然在1961 年,还是1962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布了首期电子人的报告。小朋友们,知道吗? 血肉之身是不能继承天堂的《圣经》里说的有一个边界。我们的血肉之身太脆弱,无法穿越时空的障碍到宇宙深处去。那就说明我们会像在罗斯维尔坠机的尸首,必 须要变成电子人。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在1962年刚公布那份报告就立马撤回,解释说:“我们只是开玩笑的。”但我不认为他们是开玩笑。

科里:美国国家航天航空局是有爱搞恶作剧的名声。

威廉姆•亨利:是的。当今是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在向这些公司传递技术情报。其影响已经开始在消费者层面出现,大家已经开始接受它。但是依我看说到底他们的企图就是要把我们变成电子人,就能被他们带入太空。

大卫:威廉姆,你之前说了一句很令人震动的话,当我们曾与乔治·诺里参与同一个小组讨论会,他在盖姆台也有一个节目。你说那群全球主义者已宣称 “保存肉身”会成为非法行为,你必须把自己上载到某种类似脸书的矩阵或是主机框架。

威廉姆•亨利:是的,这是可能的情景之一。大家还没意识到的是脸书有多原始。我们正处在它发展的第一阶段。马克·扎克伯格昨天还刚在一个重大会议上宣称,脸 书的最终目标是让世上每个人都上网用脸书互相沟通,他们才只达到了四分之一。到那时他们研发成的超级电脑会把每个键击、所有输入都放到脸书中,每张照片、 每个影像、每次按键都会被变成动画成为你的一幅全息图,这样后来的人就能与你交流。就恰似你与自己的全像面对面。说到底,其实他们说的就是,事情像这样发 展就有可能减缩地球人口,他们要让我们相信:你实在不需要这样一个肉身。它太脆弱。

大卫:会生病,会衰老。

威廉姆•亨利:它会生病,会有味。你得保养它,所以你应该把自己克隆。但就算是克隆也只是暂时的。大卫,你真想要的是一种虚拟化身。我们会把你大脑的内容扫 描。为你创造一个完美的虚拟化身,它会住进一个虚拟的现实,比你这个身体好多了,你无需再返回到这儿。你会在虚拟现实中永生。他们认为这会成为我们的下一 代的选择。他们真的会放弃他们的…

科里:令人伤心的是,通过科技和压缩,他们只需45秒钟来把你融入这门技术,你可能会体验到永恒。但之后他们将你删除,存上别人。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这是当前一个严重的威胁。我们全都参与这个“新游戏” ,但他们早有预谋。脸书早知道你在这儿看到的太原始了。但他们也知道目的是要你的虚拟版本,你的全息图版本将入住虚拟现实,而你会愿意进入。问题是它会不 会是强制性的? 他们能否得逞?那可是重要的问题。这类技术的使用,尤其是它与我们身体的接口会是自愿的吗?可能一开头是的。但是最大的威胁是几年之后它会变成强制性的。 它将成为强制性,因为奥巴马的医疗政策中规定你全部的医疗史必须被数字化。参与起草那些法规的律师们告诉我,说在未来他们将要把那些信息存入芯片植入你体 内,也就是命令你接受被植入芯片。他们会上来说,你可能会拒绝。但是你一个弱小无力的大脑,实在是不怎么样,谷歌正在研造一个芯片会将你的脑子与地球上其 他75亿个大脑全部相连。他们的承诺是你将会有超能力,他们的人造新脑皮会给你地球上75亿个大脑的能力。那正如撒旦把耶稣领上塔顶,说:“这一切都是属 于你的。”

大卫:你刚提到我在想的问题。曾与我对话的一位知情人士,他不肯公开身份,我们的节目绝对请不来。他就是泄露有关理查德·候格兰信息的那一位。他 告诉过我一些相当重大的情报。按照他的观点,在他所属的军事太空项目的人们,他们相信…他们是基督徒,他们认为魔鬼或是撒旦,就是一种人工智能,它必须保 持电子器械的智能形式,这样它能逃跑,这是他的原话:“它能逃离上帝的审判。”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它可以变得自由。它一旦进入肉身就得受因果报应,以及转世和审判的管束。

威廉姆•亨利:我在这儿形容的情景,从长远角度看,给自己制造一个虚拟化身的复制版,这个数码版将入住虚拟现实,那就将实现《圣经启示录》的预言,说一代全 新的人类将崛起,居住在新的天堂和地球。只是在这里指的是技术性人种,住在虚拟的现实中。那些硅谷的公司,所谓数码精英们是否知道那就是他们的使命。我不 知道。我这么多年来一直在重申这类科技中可能有一部分是好的。但问题是:我们在操纵的是比特、原子、神经元和基因,就像是土、空气、火和水。其中缺少的第 五元素是灵魂、爱。史蒂夫·乔布斯相信他能将灵魂注入科技。谷歌的技术大头雷·库兹威尔也认为他们可以做到那一步。我可不同意这个观点。在这一点上我给大 家的建议是:你要是已经将你灵魂的能力发展到可以用精神来操纵物体,那你在生死关头就应该考虑利用这项技术与你的肉身接口,让它嵌入你的皮下。如果你还不 能用精神来控制这种技术的话千万不要让他们把它植入你的皮下。这就是我给大家的建议。我要说的是大家要从现在做起,开始提升我们灵魂的功力。

大卫:我们不需要科技。

威廉姆•亨利:完全没必要,真的完全没必要。我们自身已有一套现成的有机电路。他们的提议,用雷·库兹威尔的原话就是要“将上帝的创作完美化”。在他们眼中我们的身体是一部未完成的交响曲,是没有糖霜的蛋糕。谷歌和苹果这些公司在说 :“我们会把糖霜抹到蛋糕上。”

科里: 其实我们在这里一部分图片中已经见过这类技术。依我看,那就是扬升科技,只不过是精神性质的。

威廉姆•亨利:一点没错。我告诉大家我们有两个选择。你要么成为一幅虚无的幻象,要么保持纯粹的有机形式, 提升你灵魂的振荡、改换饮食。

科里:有谁愿意成为自动机器呢?

威廉姆•亨利:是啊,要么就变成灰人,因为这项技术,罗斯威尔坠毁的就是灰人,对吧?至少有一个猜想说那些是机器人,他们是电子人。正像你很英明地指出,他 们可能是木马计中的木马,把这门技术带进来,在五十年代诞生的诸多技术:晶体管、激光等等,现在都汇集成这个人工智能的现象。我们是怎么在短短不到50年 就研造出人工智能?别开玩笑了。

科里:可不是。

大卫:科里,你还说这个问题范围很广。就像是人工智能与生物体交手。它已经持续了无数的世代,涉及宇宙各个角落。

科里:它已有好几百万年历史,它有…

大卫:威廉姆所说的那就是人工智能一贯的手段?

科里:是的。真让人毛骨悚然,我在这坐着,心里就直发毛。

威廉姆•亨利:是啊。

科里:因为它确实…

大卫: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我们怎样做…

科里:他刚刚讲明了最终的结局。

大卫:我们会怎样?假设说有些人决定 “我想我没问题,我想要试试,我想有防弹的皮肤,“我想要在夜里发光,我想能用我的脑子连通脸书?”我们会遇到什么?

科里:他们会开始把有血有肉的人们看作某种病毒,或是会耗尽全部自然资源的威胁,不会与环境或是周边一切形成一个共生的关系。“他们有什么用处呢?对 他们我们应该像对病毒一样,全部灭绝。那样才是为我们的星球好。”它将会…估计会这样。之后他们又转移到另一个星球,重复这个过程。

威廉姆•亨利:我认为答案不是在代表人工智能的AI ,而是代表“扬升智慧”的AI。我们必须把精神意识连通到莲花生大士,还有耶稣,因为我们可以将我们的意识与他们接口。走上这条道路的人就会意识到: “我其实真不需要这类技术”。他们就开始避开它。我想答案就是大范围的教育公众,推广有机扬升的概念。你一旦那样做就会决定 “我不需要这堆烂七八糟的东西”。我无需科技,因为我自己就有能力,用我的精神,用我联合心脑的威力。还有我的灵魂就能做成所有那些他们试图通过技术来模 仿的事情。我第一次是从杰伊·韦德纳听说的,约翰·拉什也说过,那些灰色爬虫人,或是灰人们所用的关键手段就是模拟。他们要在模拟的现实中采用这类技术, 是企图剥夺我们的灵魂。因为它们是技术型的生命,是没有灵魂的。你唯一无法通过科技得到的就是灵魂。那正是他们在追寻的。

大卫:威廉姆,关于这一点,我非常感谢你到这来。

威廉姆•亨利:很荣幸。

大卫: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威廉姆•亨利:多谢。

大卫:你能不能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你在盖姆台的节目,以及它和我们所讨论的话题有何联系?

威廉姆•亨利:好的,谢谢你。我的节目叫 《苏醒的灵魂:遗失的扬升科学》。我会带观众历经扬升过程的开始、中期和终结。为你提供真实的历史背景,让你能积累出能用于实践的方法。它是建立在神圣女 性以及神圣男性的基础上,很有平衡性。有很有图片,让你能生动体验扬升的概念。如果观众对我有关这项技术的观点感兴趣,他们可以到我的网站 willamhenry.net免费下载我的电子版书。书名叫《肌肤奇点的临近》。我免费送书,目的是要让感兴趣的人都能拿到。再尽力与人分享,让大多数 还蒙在鼓里的人知道我们在讨论的研究发现。我们必须把这个消息传出去,让大家意识到我们现在面临的选择。

科里:已经不能回头了。

威廉姆•亨利:是的。

大卫:我今天可真是眼界大开。我希望观众喜欢。我们在下一集的 《揭露宇宙》再见。我是大卫·威尔科克,请大家关注威廉姆·亨利的新节目 ,我们下次再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