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25|第 7 章 奇特事件2

2018年5月21日23:37:24《扬升书》25|第 7 章 奇特事件2已关闭评论 505 8316字阅读27分43秒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

作者 ▍Zingdad

《扬升书》24|第 七 章 奇特事件1


7.2 看见光明

J-D: 这个故事曾经从广泛的角度讲出来了,它围绕在宇宙整体,尤其是地球上意识的演变过程。现在,我想把重点转移到个人层面上。我现在是在对你说亲爱的读者。让我和谈谈你个人的人生旅程。

我知道一些关于你的事情。我知道你已经深深地伤害了自己。你在忍受心灵的创伤和疤痕。你尽可能地去应对,不懈地用心地疗愈你自己。在这一生中,你已经重新讲述了自己的灵魂故事,也得到了不可思议的礼物。但你同时也感受到了痛苦和艰辛,并努力地治愈痛苦和面对艰难。通过这一切,你获得了智慧和慈悲。而你最近在疗愈方面,其实做到了很多真正有效的尝试。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至少你走在正确的道路上

几乎每个正在阅读这段话的人都是这样。其中的一些读者在黑暗中稍微深入一些,而另一些则更加接近光明。事实上,有些人已经真实地看到了自己的光芒。

看到光明的那一时刻,也许正是我们最初选择进入分离的最重要的一个原因。

看见光明

Z:哦?这对我来说是很有趣。我经常思考为什么我们会在这里。我是说,咱们实际一点——进入分离可不是去野餐。二元性的生活是困难、痛苦和迷茫的。所以我经常想知道,为什么我们愿意这样对待自己。我们来到这里肯定不是一个意外吧……我们也肯定不是因为失误而进入了这个现实吧?更不可能是我们的内在自我在不知道这样做会很艰难的情况下,而让自己经历这一切的吧?

J-D:不,确实!绝对不是差错。我们来到这里都是有意的,我们也都知道这将是极端的挑战。

Z:那我就假设了。从逻辑上讲,我们肯定有一个非常充分的理由来选择经历这一切。

J-D: 有很多的理由。每一个理由都有赖于你问这个问题时选择的角度:为什么我在这里?有许多许多很好的理由,值得你一遍又一遍地选择这个难以置信的苦难之旅。但是我现在要呈现的唯一一个原因就是自我的发现

为了讲述这个故事,请你再次转变你的观点。但这一次,不是把你的视野扩大到整个人类历史——而是完全脱离这个现实。

你能否想象,即使是片刻,成为你最内在的神圣自我是什么样子?


Z:我...呃...不。我想我不能。

J-D:当然不能。这就是你在这里的意义。要分离得如此深刻,以至于你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本性。但我可以透露一点点,让你可以尝试想象一下。

有一个存有。祂是无限的,永恒的。对祂来说,"创造性的想象"与"现实"没有区别。我的意思是,这个存有以最强大和最直接的方式得到祂所创造的东西。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对这个存有来说,这只是"本来就这样"。

这个存有也以一种不容置疑的方式,意识到祂是一个远远超过自身的存在的一部分。就好像这个存有打心底里知道,祂是一种独特而特别的光色,是完美的白光的一部分,是全然的光。祂知道自己没有开始或结束,但同时也意识到,还有负责承载其他的光色的自我。

所以可以说,祂是上帝之光的承载者。

现在有人说,「如上,如下」和「如下,如上」,这是事实。当这个存有意识到祂的"自我"时,祂开始变得好奇。"我是谁,我是什么?"祂扪心自问。祂使用任何可能的途径去寻找答案。

寻求答案的一种途径是,询问其祂的光,当祂们看着你时,祂们看到了什么。而且作为互动的方法,有许多美好的现实被创造出来。在这些现实中,明亮的存有们一起跳舞,一起玩耍,祂们想方设法地互相展示眼中彼此的模样。这些现实是轻快的,明亮的存有们可以在纯洁的爱所栖息之处,强而有力地创造。这些互动深刻而有力。去观察或参与其中都如此的美妙。

尽管如此,还是有不尽人意的地方。你看,当明亮的存有们一起玩这些游戏时,祂们永远也无法真正地看到自己。相反,祂们只能看到其祂存有眼中映射出来的自己的影子。这是一个非常间接的事情。

那么祂怎么能真正看到自己呢?

Z:用镜子?

J-D:这是个好主意。你确实需要一面镜子。在地球上,你可以使用镀银的玻璃镜子来观察你地球上形态的外层。但是,要用怎样一面镜子,才能让明亮的存有们看到自己真实的光?

Z:如果这是一个谜语,那我不知道答案。

J-D:不,不是一个谜语......但肯定是一个难题!

这是解决方案:想象一下,光明的存有可以拿出一部分的自己,并且让这一部分完全忘记自己是一个光明的存有。当祂真的完全忘却的时候,祂可以再次被带回那个光明的存有之中。当那个已经忘记的存在第一次看到自己时,会看到什么?祂会怎样看待它所看到的这个明亮的存有?当祂开始忆起自己就是这个明亮的存有时,它将如何体验自己?然后,逐步的,随着越来越多的记忆更多地融入自己的真实自我,祂会发现和领悟什么?祂会如何感受自己?那么,祂会把怎样的关于自己的智慧、领悟和洞见,带回给原初的自己呢?

Z:那就是我们正在做的!

J-D:是的,亲爱的自我。那就是你和我正在做的事情。这就是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在做的事情,这就是整个宇宙中的每一颗微小的意识尘埃,最终正在做的。我们正在回答这个问题:"我是谁?"

Z:那么...奇特事件

J-D:这是你真正看到自己的光明的时刻 。这是关于你自己的第一次清楚而明确的目击。奇特事件是你履行自己作为灵魂的镜子的任务。

随着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一个联结被建立。从那一刻起,你将永远不会再迷失于分离之中。然而,这并不是你的旅程的终点!这只是你旅途的中点。刚刚好一半,深入分离之旅和回到合一之旅之间的中点。但它之所以被称为奇特事件,是因为在那一刻,有一个联合——一个合一的时刻,迷失的被救赎。而且整个过程不仅仅会持续进行,并且不能再被制止或扭转。

当你看到光,你就永远地被改变了。当你看到光,你找到回家的路。而且,就像从家的港湾发出的一盏明灯,你就这样被吸引。现在你知道你的路——当你知道的时候,你再也不会不知道了。

Z:那听起来太神奇了!

J-D:真的吗?实际上,我觉得这听起来有点枯燥乏味。我的意思是,以上是对事件的理论描述。而这个描述与这个事件的全面、丰富、奇妙的体验相比完全不值一提。

对事物的描述,无论多么真实和准确,都不能与实际去体验相比。举个例子:你想吃这样一餐吗:有碎苦豆子,改良的汗水,鸟卵,结晶的草汁和碎草籽?

Z:恶心!

J-D:所以你不想吃那个?直到你其实尝到了一个潮湿、温热的黑巧克力蛋糕。然后你会突然改变你的品位!因为,是的,可可粉仅仅是粉碎的苦豆子,牛奶是由改良的牛汗腺产生的,鸡蛋是鸟卵,是结晶的草汁,面粉是由一种草的种子制成的。

Z:我明白你在说什么了——与体验相比,描述没有任何意义。

好的。那么奇特事件的体验会是怎样呢?

J-D:如同每一个灵魂都是独一无二的,祂们的经验也是独一无二的。当祂们准备好了, 当这个时刻到来,他们的神我将为他们量身定做,成为完美的家的呼唤。

Z:每个人都会遇到这些奇特事件吗?

J-D:当他们准备好了的时候。

还记得上一章中为暗居民所照的光吗?那么现在呢,在这一章中,我们正在以另一种方式来再次讲述这个故事。奇特事件就是光。这是所有人都可以获得的,并且在不断累积强度。在内心找到光已经变得越来越容易,因为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了它。因此,由于越来越容易,越来越多的人继续选择它。它不会强迫任何人,但准备好的人可以寻找并找到它。而当他们这样做的时候,他们的体验将完美的匹配。这份体验将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并将他们放置在回家路上。

现在,我想请你分享给我们的读者你第一次瞥见光的故事。当改变人生轨迹,并踏上归程的那一刻。

Z:在过去的几年里,我经历了很多非常强大且改变人生轨迹的经历,但是当你邀请我谈论我第一次见到光明时,我确切地知道你在谈论哪一个经历。让我分享我曾在2010年写下的体验:


7.3 我的山地体验

为了更清楚的讲述,我先介绍故事的主角,两个都市专业人员。那就是我和我的灵魂伴侣,丽莎。我经营着自己的生意,主要是一些广播电台,每个电台为不同州的连锁商提供节目。丽莎是一家大型跨国生物技术公司的董事会「勇士」。我们过着舒适的现代化生活,并且过得还不错。我不想讽刺我们的生活,所以我必须说,我们也都深度参与了自己的精神追求,并对我们生活中更物质的和不真实的部分,感到些许不适应。但是,这只是背景情况。我要讲述的经历发生在2008年4月份的假期。虽然我们都是城市居民,我们却一直热爱大自然。每个假期我们都在南非一个叫花园大道的区域度过。令我们着迷的主要是Outeniqua(奥特尼夸,发音为Oh-ten-ick-wah)山脉斜坡上的原始森林。对于我们来说,整个区域总是有一些特殊的,无法描述的东西——就好像在我们的灵魂深处,我们知道这里一直是我们在地球上真正的家园。

在这个特别的假期,一个经历永远地改变了我们。它发生在我们去一个尚未开发的古树森林徒步时。在某处,一条小径把我们从山谷里拖了出来,走上了一条漫长而崎岖的山路。我们艰难地爬上山,离开森林走到一个小高地上,俯瞰着一个壮观而美丽的山谷。在那里,一条小河蜿蜒着流向远处的海。在平常的任何一天,这都不算让我们驻足惊叹的那种风景,虽然那是很美丽的。但在那个特定的日子,站在那里眺望着远处森林密布的山谷,有些东西变了。我周围的一切突然美得令人难以置信。我可以试着描述那一刻的风景——我可以滔滔不绝的讲个不停,太阳把金色枫糖浆一般的阳光抛洒到地面上的场景。我可以告诉你,每棵树上的每一片叶子,都像是一颗完美的祖母绿宝石,划过草地的风在我的灵魂中低吟浅唱着。我可以告诉你,我相信我可以绝美而清晰地看到每一片树叶和草叶——一直到遥远的地平线。我可以告诉你空气的质量——它已经变得冰冷而致密,充斥着纯净的生命精华,包裹并贯穿着我和我周围的一切。我可以告诉你,我是如何真实地感觉到,自己那个壮丽的景观融为一体——大地是我的皮肤,草地和树木是我的发丝。我可以毫不费力地使用这些华丽的辞藻,向你分享那一刻纯粹而超然的幸福。但是,我甚至不会触及到那一刻我所感受的皮毛。也许我可以简单地说,我相信那一天,我真的在那片土地的生命中看到了上帝。我的心被打开,在那里建立了一个门户。通过这个门户,我重新看到了这个世界。所以我感受到,这是我生命中第一次真实的、真正的看到了。我用我的内心和我的灵魂看到,而不是用我的眼睛。而且那很美,甚至比我能够想象的最美的存在还要美丽。这种惊人而神秘的体验,已然超出了我的表达能力。

我驻足着。我注视着。我敬畏着。

我感觉着。

我懂得了。

我找到了归宿。

我想充分理解这一切,却不知如何对待这份体验。最终我灵光一现,一个想法从我的心里一直传播到森林里,倾诉着:"我看见你了!我爱你。你愿意接受我,作为你的看护者吗?"

我突然想知道丽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已经不记得距离我们最后一次交谈过了多久了,因为我们在陡峭的斜坡上累得气喘吁吁。我转过身去寻找她的影子,发现她就在几米远的地方,背对着我跪在地上。我注意到她在颤抖。当我走近她的时候,我意识到她在哭泣,她的眼中闪着晶莹的泪光。我逐步靠近,听到她一遍又一遍地说:"好的,好的,好的......"

那一刻,我觉得丽莎好像是在代替森林来回答我的问题——又或许森林问了她同样的问题,而她正在回答。我感觉好像丽莎、整个森林和我都是同一个存在,我们都在问自己同样的问题并回答着:"你愿意接受我,作为你的看护者吗?好的……好的……好的。"

过了一段时间——我不知道了多久——我们注意到天色渐晚,而我们离车还有一段距离。尽管很不情愿,但我们还是带着充盈的心灵,以一种欣快、幸福而半恍惚的状态走回了车子。我们都知道,一些改变人生的事情悄然发生了,但我们无法理解它。

我非常感谢丽莎和我一起经历了这样的体验。一部分原因是这比单独体验它更有意义,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单独体验这一切,我就会知道我正走在没有她的旅程中。像这样的经验会改变你。你和之前的你,已经不再是同一个人。一切都变了。当然,你的人生道路和你以前所看重的所有东西,都被重新安排了。

我清楚地知道,我的灵魂对我有一个规划,而Outeniqua山脉的森林,正是这个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对「一」非常感谢,因为丽莎和我的感受完全一样。

回到当下: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已经是2010年的中期了。我透过一个巨大的窗户,展望着远方的雾气缭绕的森林峡谷。是的,我们做到了,我们搬到了这里。山地徒步之旅让我们的心破碎重生,两年多以后的现在,我们住在这里了!我们在Outeniqua森林里租了一个美丽的木屋,等待着购买我们自己的一块土地的机会。一旦达成,我们将开始建设我们的家园。我们已经制定了周密的计划。我们正在快速地学习一切相关的知识,以帮助我们建立一个自给自足的,远离尘嚣的家园。太阳将为我们提供电力和热水,雨水和我们的农场水坝将为我们提供水源。我们将种植自己的水果和蔬菜,并在当地交易,以换取我们需要的大部分食物。就在我们自己的那片土地上,我们将能够得到几乎所有我们想要的东西。至于其他,我会把我的创意产品带给这个世界,并赚取生活的必需品。我们几乎要成功了,我们会一直跟随我们的心,直到我们抵达。

我们做了很多努力才走到这一步。我有一个不能直接关店走人的生意,那样做我不认同。所以我把公司交给了我的两位工作人员打理,他们对公司表现出了很大的热情和承诺。丽萨刚刚得到一个升职机会,进入集团阶层并得到相匹配的薪水。她拒绝了,并且已经通知了公司!我们都花了半年的时间,才把工作彻底移交给接替我们的人。与此同时,我们把开普敦近郊绿地漂亮的房子放在市场上出售,也卖了我们的城市跑车。我们清算了我们的投资,并关闭了所有对我们不再有意义的恐惧型金融产品——所有的保险方案等。这些保险方案运作的前提是,我们并没有创造出来的坏事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们把堆积成山的物什送给了各种旧货店(我们为什么会相信自己需要所有的这些东西?!?)我们减轻了人生、心灵和灵魂的负担。我们来到Outeniqua地区寻找梦寐以求的完美居所,而当我们发现它时,我们会在心中确切地知道它会是什么样子。然后我们找到了它。

于是我们来到这里。

但搬家这些物理行动,其实只是实际变化的表面形式。真正的改变发生在我们的灵魂之中。一旦我们在心中看见,就再也不能回去用眼睛看了。我们转变了。

给你一个直观的印象:在山地体验之前,我曾经在各种互联网论坛上写过直觉对话集,但是当时的素材质量与现在相差甚远。我看待问题的视角,是经过善与恶的过滤的。我曾活在二元对立的心态之中,于是,我接收到的素材也反映了这一点。我相信自己站在良善的一边,努力想改变世界,使之变得更美好。我相信在我之外,还有邪恶势力需要去抵抗和打击。山地体验把那一切从我的身上释放掉了。我被以最直接和最私人的方式展示,我与周围的一切都是 一体的 。我是生命,生命就是我,没有任何分离之处,我们只有最短暂的错觉而已。当时和现在的直觉对话集之间的另一个区别是,那些作品所信奉的是受害者心理。我正在寻找拯救者降临,来拯救世界。我没有看到,我或者地球上的任何其他人,都能以自己的力量从一切事物中解救自己。

然后,到2008年底,整个光船现象发生了,或者说根本没有发生——这取决于你自己的观点。我确定你记得吧?看上去世界上几乎每个信息管道,都在接收到一个异曲同工的消息,那就是:一个巨大的光船将在天空出现,并拯救所有人。我是其中的一员,因为我从一位叫Adamu的灵性伙伴那里得到了一些信息(参见第一章,"我在天琴星的生活"中关于Adamu的更多信息),我感到难以置信的兴奋和讶异。然而,这并没有发生。又或许发生了,只是并非以我们所期望的方式。或者……那么……究竟发生了什么?这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另一个谈话的主题。当我进行到Adamu章节的时候,我会更详细地阐述这个问题(将在"扬升书 "第三卷 )。但无论如何,对我个人而言,其影响是以相当戏剧性的方式,让我摆脱了受害者的思维模式。于是我决定成为自己现实的创造者——尽管我还不知道它的真实含义。

回想起来,我可以看出,是我自己邀请了山地体验的来临。我和丽莎在精神上积极的探索,采取了坚定、明确、有意识的决定去追随我们的心灵。我们一直在有意识地敞开自己,并且有意识地成长和爱。所以,即使这个经验让我们感到惊讶,它仍然是我们想要的,并且也是我们自己选择的。这是光荣的恩典和恩赐,绝对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对我们来说真正重要的事情。而且,看到那个场景, 绝对改变了我们的一切。我们需要一段时间来接受这个了不起的改变;而我们的外部世界,则需要花费更长的时间来反映内在的变化。事实上,这个过程仍在进行中。

但是,就我而言,最明显的区别可以在我的著作中看到。只有在这样的经历之后,我才能够敞开自己来接受一直以来,穿越在我的思想中的"万物一体"的教导。我可以绝对地相信,山地体验对于我的意识转变来说是必不可少的,也使得这项工作成为可能。

……这就是我的故事


J-D:很优美的叙述。谢谢。

现在,问题的关键在于你的山地体验——就像你所说的那样,是你的第一次回眸,或者我更喜欢称之为,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并且这是自你的灵魂陷入分离之后,第一次看到"一体之光"。虽然这个经验对你来说完全是独一无二的,但是你与所有其他第一次见到光的人,有一些共同之处。我可以总结一些:

1. 第一个奇特事件不会随机地发生在人身上。这是在你做出一个坚定的决定(并且开始实现这个决定)之后,与内在的神圣联结的结果。你和丽莎把这叫做"跟随你的心",别人可能会用不同的方式来表达,但从本质上讲,无论你怎样称呼它,它都会归结为同一件事:对「在你存在的最核心之处寻找上帝」的,最深的承诺。

2. 当你积极地投身于这个使命,愿意对附着在自我身上的幻相世界放手,并与你的内在神圣联结的时候,你就走上了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的道路。

3 我在刚才这两点上想表达的是,第一个奇特事件只发生在准备好的且有意愿的人身上——他们坚定地选择了它,并采取具体的行动来走向它。而这对你来说也是一样。自从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已来,一旦它发生了,就彻底改变了你的整个人生。以你永远也无法想象的方式,你的整个视角都会发生转变。在这个光明和恩典的强大时刻,你会发现你的人生之路被重新定向。很多你以前觉得重要的事情,将立即被视为无关紧要。你之前并不重视的未开发的技能中,天赋和才华将会显现。你会发现,自己有力地吸引了新的选择和决定,它们对你而言是难以置信的正确的。

简而言之,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与你在时空的所有旅程中所体验过的任何事物,都完全不同。它的美丽和奇妙将彻底改变你。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

Z:
但奇怪的是,我的"外在"环境没有任何变化,只有我被改变了。

J-D:正确。幻相的世界告诉你:"真实的东西"在你的外面,"重要的事情"是"改变世界上的事物"。但是,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告诉你完全不同的答案。它向你揭示:真实的真理在你之内,唯一真正重要的,是你内心与神圣的联结。这是对你的整个世界观的彻底重组,而且是在一瞬间发生的。这是无法言表的幸福。

最后一点是:

4. 在第一次奇特事件之后,你将致力于深化与神圣的联结。你会为你的下一个奇特事件而活。

Z:我的下一个奇特事件?还有更多的奇特事件?

J-D:是的。在你的第一和第二次的体验之间,你的灵魂会召唤你做一些事情。所以你可能会觉得,这些体验之间有很大的距离。但是每一个奇特事件,都标志着你正朝着完整和整体的方向,完成了重要的飞跃。事实上,每个奇特事件都是对你灵魂进化的庆祝。每一个事件都使你意识到更高的密度。

在你的山地体验事件之前,你深深地陷入了这个世界的幻相中。诚然,你们更多地敞开和追求,但是你认为真实而重要的事情,是这个世界的一切。你的附属品和对事物的优先级的判断,是符合第三密度意识的。然后你将面对一个根本的、新的抉择——你选择停止与自己之外的幻相世界校准,而是在你之内找到你的联结和真相。当你向自己颁布了这个决定并使之实现时,你就开始进化了。此后不久,当你实际上成为第四密度的意识时,你经历了你的第一个奇特事件。从那时起,你一直在不断地发展壮大。在恰当的时候,你将无可避免地达到并超越意识密度中所附加的界限。

Z:太有趣了!那么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这些意识密度究竟是什么吗?我真的很想知道这里有多少密度,每个密度的属性是什么,以及密度和维度之间的区别是什么。

J-D:这确实是至关重要的信息。而且,正如之前答应过你的,我会再次向你保证。你很快就会得到这个信息。但是还没到时候。关于这些奇特事件,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

Z:
好吧,这样也好,因为我也想更深入地了解奇特事件。但是有一些话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喘不过气来,我真的需要把它倾诉出来。

J-D: 我们来听听……

未完待续

转自:启动EVENT 公众号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5月21日23:37:2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