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阿斯塔|阿斯塔其人之二以太存有们

2019年12月15日15:27:58 1 1.2K 3548字阅读11分49秒

致敬阿斯塔|阿斯塔其人之一阿斯塔是谁?


作者:图艾拉

目录

阿斯塔其人

第1章:阿斯塔是谁?

第2章:以太存有们

第3章:阿斯塔的个人频率

第4章:宇宙人还是天使?

第5章:突破声障

阿斯塔和使命

第6章:地球上的任务

第7章:管理流程

第8章:跨维度联盟

第9章:敬爱的总指挥官——耶稣—萨南达

第10章:对抗邪恶的战争

阿斯塔的信息

第11章:对个人的信息

第12章:给世界服务者和光之工作者的信息

第13章:致读者的信息

第14章:具有全球重要意义的信息

第15章:给世界领导人和世界阴谋家的信息


第二章 以太存有们

1958年,特雷弗詹姆士发表了由富兰克林托马森博士通过新世纪出版公司出版的-《他们生活在天空中》一书。

这本书中有几个詹姆士先生与阿斯塔的访谈,他们特别吸引人又富有教育意义。

问题:你是以太的存在吗?还是和我们一样拥有着鲜活的物质身体?

阿斯塔:我是以太存有,没有和你们一样的物质身体,也没有身体的束缚。不过我可以通过特定振动频率的改变,让我的光学系统被你们看见。

问题:那么,这是否意味着我们看不到你?

阿斯塔:是的

如果我们全然相信阿斯塔所说的话,我们就能对一些所谓的天外来客接触事件和舰队和管理系统有时不可见这一事实做出合理解释。这些存有们可以转换为我们肉眼可见的振动频率,但他们通常来自更高频率。

问题:你是以太存有,那么你能看见其他以太存有吗?

阿斯塔:能看见,尽管不是以你们所知的光学视角看见。

在这段交流后,又过了18个月,我收到了一个能证明其真实性的惊人证据。我打电话给了一位欧洲女士,她是国际上享有盛誉的求道者和通灵者。在她和我谈论她的各种能力并回答我的问题时,她突然在她椅子上坐的特别直,笑着问道:"你是否曾经和任何的非物质存有接触过?我回答我相信有过接触,但并不能完全肯定。

她接着说:"在你旁边站着一个高大的存有,他告诉我他叫阿斯塔,你认识他吗?""是的我和他很熟悉",我回答到。他又给了我一个更全面的描述,他7英尺高,面部表情非常严肃,戴着头盔,给人部队里军人的那种印象。

这一点非常有趣,因为阿斯塔称自己为指挥官,来自于飞船部门的斯凯尔领域,管所有的计划和能量波等,所以,他应该是那种军事种类的存在。由于只掌握了这一理论的大概,我就此方面向阿斯塔提出了更多问题。

问题:从声明中,我们知道你是以太存有,我们能否推测你已经超越了物质身体和星光体?

阿斯塔:对的。我并没有像你们这样稠密的物质躯壳。我完全是以太体的存在,就像在太阳系中其他行星上的存有那样。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们看不见彼此,它不同于你们,在正常情况下看不见我们。我们能看见对方,并且过着和你们相似的生活,但我们没有你们这种稠密的物质外壳。这种方式的优点和益处是巨大的也非常舒服,而被肉体包裹是最让人不舒服的。除非我们选择将我们的振动频率转换为你们的光学系统可见的振动频率,否则我们对你的人来说是隐形。普通人看不到我们,但那些高度进化的具有"天眼"的人在某些时候或许能看见我们如同蒸汽的状态。那些有千里眼的人旅行到我们的星球,拜访我们的文明,他们能看见我们,也能诠释我们的生活,因为他们并不使用肉眼,而是用他们的星光体或灵视力来看,这样我们就如同物质身体一样,能被看见。

问题:当你变得对肉眼可见时,看到你的人是否知道你处于以太的转换模式?

阿斯塔:这并不是一定的,因为转换可以变得非常彻底,以至于一个普通人遇见我们也会觉得我们是拥有物质性躯体的人。

问题:关于有些人宣称曾经去过你的飞船是怎么回事?

阿斯塔:在与地球人接触的过程中,我们必须小心翼翼,不能超出他们大脑的理解范围。在这些情况下,这些船舰和其内的存有们会转换到一种振动频率,在这种频率下就是你们所能感知的物质化事物。而无论这种体验是肉体上的还是通过星光体投射的,他们自己本身感觉不出来。

问题:我想问一两个关于以太物质的问题。

阿斯塔:非常乐意回答你我们能解答的任何问题。我们希望用尽可能的知识武装你,唯一的限制是你的理解能力。我并不想操纵你的头脑,但我们会尽你所能理解的极限给予你这些知识。

问题:我对于以太的概念感到困惑。有这样一个事件记录在案:我们的有一架喷气式飞机直接穿过太空船而没有撞上任何坚硬的固体。你的飞船是否由蒸汽般的物质组成,还是地球上物质的不同形态呢?

阿斯塔:我们拥有你们在地球上已知的所有元素,而且还要多很多。这些金属的形态在原子和分子结构上与地球金属不同。例如:以太铁原子的原子核和电子轨道之间的距离比地球上的铁原子大得多,这使得地球上的铁原子能够穿过以太的铁原子。这种规则就让地球原子穿过以太原子时两者都不会发生任何形式的变化。如果你以地球的视觉或物理视角看,因为以太钢比地球上的钢的振动频率更高,所以它看是隐形的。在特定条件下,以太会变得可见,比如某些在地球特定的大气层或者在特定情况下。无论是多大的以太物质,甚至是在你们的度量单位中中好几英里长的飞船,物质也无法损坏它分毫。

问题:当你提到让以太物质随意可见时,这是否是允许乔治·阿达姆斯基拍摄他现在著名的照片的方式吗?

阿斯塔:是的,在地球表面被召唤的以太飞船已经对部分被选中的人可见,阿达姆斯基就是其中之一。通常情况下,飞船是不可见世界的一部分。

问题:如果一个人已经开发了星光体视觉或者灵视力,他能看到飞船吗?

阿斯塔:不能,除非飞船的振动频率转换为星光体的振动范围。请记住,宇宙以太的振动频率高于星光体。只有极其少数的人类对宇宙以太有某种感知,但他们并不像你所了解的普通人,而且他们大部分都隐居了。由于宇宙的法则,以太无法被视觉感知,除非通过以太存有的意志,将以太物质转化为物理可见的振动级。

问题:在我们的太阳系,有其他像我们一样的物理存在吗?

阿斯塔:没有,所有在其他星球的存有都是以太体的存在。而在你们的星球,如你现在所知,有两种存有,物质存有和星光体存有。除太阳系的地月系统之外,其它的都是以太存有。

(尽管下面的采访并不涉及阿斯塔本人,但它的信息高度相关,涉及到了以太和鬼魂的相关信息)

问题:我希望你能描述一下太空人和鬼魂之间的差异。我希望能在我的理解允许的情况下给出尽可能完整的答复。

安多罗:"差别巨大,尽管乍看下去,太空人也是一种灵体。然而,这一切都归结于我们所处的环境。按你们的说法,我们是以太的存在。我的意思是,我们生活在一个更高的层面上。我们不是没有身体的人。我们有以太体,它们与你们的身体是对应的,但它们是由一种更精微的物质构成的,它们不受到引力的影响。我们所处的以太状态是我们经过众多扬升后的进化状态。举个例子,在我们上面,有没有比我们进化得更高的生物,就像我们和你们之间的差别一样大呢?这说法并不意味着我们对你们有任何贬低,它仅仅是对我们所处真实尺度的描述。在我们的生命层面上,我们有着和你们一样的存在,没有腐败、没有犯罪和也没有不受欢迎的元素,在一个人进入以太状态前,这些都是要从他生命的业力性质中解脱

你们的地球是一个试验场-宇宙中数十万个试验场之一-在那里,存有在生命的维度向上进化,作为所有存在的终极成就,不断地向与伟大的一结合的那个点努力。当我们成功的从以太层转换到更高的层级,就像你们从地球上所做的那样。你们把这种转变称为"死亡"。但对我们来说,它仅仅是介于我们当下和我们将提升到下一生命层次之间的一个转换状态。我们再次强调,最影响理解地球上生命真实故事的因素是这个错误的概念:死亡是所有存在的终结。什么都离不开真实。在你的层面上,你必须在扬升到更高的世界之前服务于一个进化时期。你拥有的肉身是帮助你通过这种生存规模工作计划的一部分。在你的层面上,你必须忍受野蛮的罪行、战争、冲突和暴力,在伟大一的智慧中,他认为用肉体载具的方式,是生存最基本的进化阶段最合适的。

因此,在你的星球周围有一个特殊的等待之地,等待着这些来自你们地球表层的无形鬼魂。那里有暂时歇息的人类灵魂,(如果你愿意这么称呼他们)他们要么进化被打断,急着回到物质身体去完成未完成的事,要么是其他原因,像在了悟到创造的全部或者部分真理之后后,再次化身并在地球的生命中扬升到更高的领域。

我们在一个精微的但真实的物质里面,它振动的频率远远超过你们星球上普遍的频率。如你们所知道的,那些无形的鬼魂无望的试图留在物质层,但除非他们在肉体的服务中清理完所有的业力,否则他们无法超越星光层。沟通是可能的,无论是与我们,还是与那些鬼魂。但是,当你与徘徊在物质世界和星光层之间的那些鬼魂的交流中,许多情况下你可能会发现他们知道的只比地球人多一点,知道的都不多。他们可能没有什么可以传授的。他们甚至可能在人们与他们接触时开玩笑捉弄人。因此,我们只能建议,所有这样的交流都要极其小心,而且要有理由。若没有理由,这只不过是愚蠢的尝试而已。

“我将爱和美好的祝愿送给你们。我是安多罗。"

未完待续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9年12月15日15:27:58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

评论已关闭!

评论:1   其中:访客  0   博主  0
    • avatar 月满西楼 5

      通灵,放蛊在我们广西瑶族很多,要说鬼魂,我从小被鬼吓大的。我第一次通灵,在我二十岁,我们家调动到一个小镇,住的是旧房子,一排房子大楷6间,只有我一个人,每晚被鬼魂缠身,眼睛睁开的,全身不能动,把我从床上升到半空,掉转方向,然后重重甩下来。有天,我叔去县城开会,在我家住了一晚,临走时,在我房门,床上贴了几张符,我叔是有气功证书的,移除肿瘤也是他教我的。我以为那晚没事,谁知,变本加厉,我在极度恐怖中,第一次体验灵魂出体,一个女人站在我面前;30来岁,一米5几,圆脸,头发湿的,从此,不敢一个睡觉,并告诉我的朋友们;谁敢在我的房里睡一晚,我给100元,再请一顿饭。这事,被我朋友的妈知道,她是本地人,知道本地以前的事,告诉我;我看到的是以前住在我傍边的地主的第4个老婆,文革被斗惨了,跳水自杀的。难怪头发湿的。她叫她儿子带我去通灵;两斤米,四个鸡蛋,我穿过的一件衣服,二元红包。老太太住在乡下,差不多80岁了,她把一个鸡蛋放在米上,大部分埋在米下,把我衣服放在上面,烧点香纸,再抓点米撒在我衣服上,口中念念有词。不一会,就告诉我;是庙里的神,差 遣那个女鬼来向我讨债的,原因;我上两辈人因伤了手脚,到庙里许愿,没有还愿。我回家问父母,你们的父母有谁以前伤了手或脚。我爸说:我奶奶。奶奶年轻时脚被竹签伤了,后感染,医生要把她腿锯掉,我奶奶宁死不愿,后来好了,这愿是她许的。帮她还吧,初7,猪脚一个,香一把,钱纸一砸,备酒,茶,饭一碗,放在十字路口,完事后,鞭炮一窜。从此,这个女鬼没来找我,但不代表其他的不来,讲鬼故事,我三天都讲不完,全是我的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