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为什么可以调查转基因问题


本文转自:崔永元公众号崔永元自费赴美调查转基因,无偿发布采访成果,纪录片《小崔考察转基因》,一下子使得转基因这个小众话题变成了大众话题——一个连转基因为何物都不知道的普通公众也非常关注的话题。


这件事儿的直接后果是,转基因论战双方的力量对比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转基因共同体再也无法无视反对意见,悄悄地干预国家政策,闷声发大财了!  崔永元是中国转基因问题的分水岭,说崔永元是民族英雄,毫不过分。


正如范爷所说,荣誉与诋毁并生。小崔参战转基因,同样激起激烈的批评和批判,或者针对作者,或者针对作品。


其中极为常见的一个说法是这样的:小崔是文科生,调查转基因是瞎胡闹,不靠谱。这个观念是如此地魅惑人心,以至于很多我一向认为很有判断力的人,也接受并传播这个说法。


其实,这个说法无非这种观点的一个推演:”转基因是科学问题,不懂科学就没有资格讨论”。关于这种观点的荒谬,我在另外的文章(《推广转基因技术首先不是科学问题》,《读书》,2010年第7期)早有说明,不再重复。不过,这个魅惑的说法涉及到了科学传播问题,有必要专门说一说。


什么人有资格从事转基因问题的报道?  进而,作为文科生的记者能否从事科学话题的报道?


小崔以主持人知名,但崔永元此番行动的身份,并不是主持人,而是记者。这恰恰是小崔的专业。崔永元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今中国传媒大学)新闻系,受过专业的新闻采访训练。然而,糟糕的是,按照我们当下的文理分科教育体系,新闻专业是典型的文科。


如果说,没有受过科学训练,就不能调查科学问题;那么,一位只受过新闻训练的记者,几乎不能调查任何问题。按照这种逻辑,没有读过法律专业,不能采访犯罪问题;没有读过大学经济系,不能报道财经问题;没有读过心理系,不能采访自杀事件……这两天邢台大水,一个村庄被淹,难道记者必须要读过大学水利系才有资格?


显然,这个逻辑是不能成立的。因为新闻采访,本身是一个专业,是一个行当。理论上说,一个人受到了专业的新闻采访训练,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记者,就可以对任何问题进行调查。记者所需要具有的,是他自己作为记者的职业素养,而不是被调查对象的职业素养。


当然你可以说,记者除了受过本专业训练之外,对于所要调查的对象,也应该自学一定的专业知识,甚至成为该领域的专家。比如有些财经记者,长期采访下来,成了经济问题专家;军事记者,成了军事问题专家,可以聊南海。这话貌似有理,但是并不能因此得到结论,小崔不能调查转基因。


第一,记者成了专家,当然会有助于采访,但是毫无疑问,这位记者在成为专家之前,就已经是记者了,而且可以是合格的记者。第二,采访转基因问题,提前做做功课,了解一些基本的生物学知识,会有助于采访,这也没错儿,可是,这事儿很难吗?超出了”文科生”的理解能力吗?


在这部纪录片里,崔永元表现出了非常优秀的作为记者的专业素养:提问!他明确地知道:要提出哪些问题?到哪儿去问?去问谁?  在出发之前,崔永元带着两个疑问:其一,美国人是不是放心地吃了二十年转基因?其二,对于转基因的安全问题,科学界是否没有争议?


关于第一个问题,崔永元去了超市,采访了售货员,采访了顾客,发现大多数人对于转基因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他得出结论,美国人不是放心地吃了二十年,而是稀里糊涂的吃了二十年。所以,国内挺转分子长期宣称的,美国人放心地吃了二十年转基因,是一个谎言。


我想要强调的是,提出这个问题,得到这个结论,并不需要什么生物学的专业知识!任何一个人,只要心存这个疑问,到了美国,就可以问,就可以得到自己的结论。对于这个问题,提问者与被问者,是不是文科生,很重要吗?


第二个问题也是一样。作为记者,崔永元只需要向N个可以被称为科学家的人、可以被称为生物学家的人提问:转基因是否安全?只要有一个人表示否定,表示疑问,就可以得到结论:科学界,乃至生物学界,对于这个转基因安全问题存在争议!这件事,只要被提问者具备相关资格就可以了,并不需要提问者具备什么生物学的专业知识!


很多与转基因相关的问题,貌似很专业,很高深,其实并没有那么吓人,任何人都可以通过采访、调查获得结论。比如说,转基因作物少用农药吗?只要到农田里去,向种植转基因作物的农民去提问,就可以了;转基因作物真的提高产量吗?同样可以到农田里去,向农民提问,就可以得到结论。这些,都不要什么生物学专业知识。


此类提问和采访,在片中比比皆是。同样,观众不需要具有生物学素养,也能听懂。  在这部纪录片以及此后他的高校演讲中,崔永元牢牢守住了一个底线,对如下两种情况进行了区分,不越界:哪些是我自己可以得出结论的;哪些是被告知的,被谁告知的。在涉及到专业问题时,崔永元并没有自己给出结论,而是通过采访,由被采访者告知观众。
崔永元回国之后,继续转基因调查。比如关于转基因滥种问题,崔永元的工作只是搜集种子,交给第三方机构去检测,最后对于中国转基因作物的滥种情况作出判断,这件事儿,并不需要他本人具备鉴定能力。


我需要强调的是,从崔永元这部纪录片以及此后的活动中,可以看出,崔永元对于转基因问题的诸多方面,包括技术细节、国际贸易、各个国家的政策法规……都有精深的达到了专业水平的理解。久病成良医,耳濡目染,熏也熏出来的。更何况崔永元做足了功课。


但是,我更强调的是,这些并不是崔永元获得调查资格的前提。


一个优秀的调查记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  比如某位生物学出身的”理科生”记者可能会为此而自豪:能读懂专业文献,熟悉相关科学家,消息灵通,能第一时间发布消息。这固然不错,但如果仅此而已,那无非是科学家的传声筒。而抢消息,倒有点儿像娱乐记者的做派。


对于一个调查记者来说,最重要的是,是提出自己的问题!  有自己的问题,知道去哪儿问,才有可能以平视的态度面对科学共同体,可能破解科学共同体的话语垄断,才有可能做到发出独立的声音。这样的声音,才有可能防范科学对社会的伤害。


这是对于公民立场的科学传播活动的基本要求。


纪录片《小崔考察转基因》: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