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集|相遇古哨兵

Encounters with Ancient Sentinels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字幕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内容提要

●科里和卡丽在金星看见令人惊叹的古代建筑

●在星际基地哨兵与科里进行一场心智沟通

●科里似乎重新回到远古太阳系战争与火星被蹂躏时的场景

●卡丽对科里解释说,这是古代哨兵的一次“资料转存”

大卫:好的,欢迎回到揭露宇宙。我是你诚致的戴维.威尔库克。我和科里在这里。科里,欢迎回到节目。

科里:谢谢你。

大卫:我们接下来的大故事会发生什么?

科里:嗯 ,接下来我会最后重述我的金星旅程。我之前去过的一次。但我们没能完成这次旅程,因为有一个调度冲突,其它团体正在参观金星。

大卫:那么你们也看起来会发生某种对抗,对吗?这些飞船像是环绕在金星周围,而我感觉他们不想让你靠得太近,他们看起来几乎像军事对峙之类的。

科里:嗯 ,有一艘飞船阻挡着我们。但在卡丽和他们之间有沟通, 我认为。她静静地坐在那儿,然后告诉我:我们需要转回去了。

大卫:你在8月3号更新报告中提到,你被告知准备好此次旅行,但这就是你为之准备的旅程吗?

科里•古德:对的。

大卫:那么你是怎样准备的?

科里•古德:我认真地做了冥想,调整到正确的意识状态, 因为冈萨雷斯被拒之门外了。

大卫:因此,卡丽有给你作特别介绍,要怎么为这次旅程作准备吗?

科里:没有, 她只告诉我自己要准备好,旅程很快将发生。

大卫:可你知道冈萨雷斯被拒之门外了,哨兵那时告诉了冈萨雷斯什么,为什么他不能进去?

科里:他缺乏谦卑。

大卫:缺乏谦卑。你实际上什么时候得到机会参观金星的?那何时发生的?

科里:大约一周后。我正在躺在床上,明亮的闪光后,和首次一样,我被传送到安莎尔领域了,而且闪光后,我的眼睛刚清晰,我已站在卡丽和另外两个安莎尔人旁边,像站在进入该区域的大厅里,在那里,通向他们安置飞船的机库。

大卫:那么此刻,仍在地心世界里。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好的。

科里:所以,他们引导我在里面,我们进入了一辆安莎尔巴士内,这辆有着蓝色座椅,接着一团蓝色的光(旋转着)在我们头上出现。巴士是纵长型,像这样,我们径直穿过蓝光。而且我们已穿过了它,现在我们来到了海洋上方,蓝色光旋转着已在脚下,像是另一团。

大卫:有意思。

科里:飞船没沿纵长方向飞行,它仍与地面平行,然后开始直冲云宵,进入太空。通过已获准用于出入大气层的,这一小片区域,进入了太空。我们离开大气层后,就平静无事了。我们来去没出现任何问题。和我们上次有所不同。

大卫:换句话说,没人向你们射击,  

科里:那时正值南极发生冲突期间。

戴维•威尔科克:是的。

科里:这次,她带我到达了金星。他们带我到了金星。这次旅途好像花了大约10分钟比上次还快很多。我们停在了和上一次几乎相同的位置。在那儿暂停了一会儿。卡丽坐在那儿,就像在她的意识里做着什么事。

然后,她说,好,我们可以进去了。

你准备好了吗?

我说,是的,我准备好了。

大卫:那时有没有任何其它飞船在大气层中?

科里:没有,有一件事显示在安莎尔的科技上,看起来像是有颗小行星和它的碎片在金星大气层外,被金星引力场控制着,

大卫:有意思,好吧。

科里:在我表明已经准备好之后,我们以超高的速率透过厚厚的云层冲向金星。我勉强可以感知到云层的颜色偏黄,我们穿过云层的速度太快了。然后,我们停在了离地约 1000 英尺高的地方。我环顾四周,看到一列火车就像曾经受到许多风雨的冲刷,这有点像你会在地球上看到的情况。看起来,曾经高耸的山峰已被侵蚀殆尽,从高处望下去,它们就像人一样。几乎像是由智慧生物手工雕刻而成。我注意到,巴士天花板和地板突然间变得透明,就像在我们那次南极侦察飞行期间那样。我往下看,能够看到庞大的 H 形建筑坐落在环形山里面。我们当时非常接近那栋建筑,近到足以让我看清建筑中间有条线穿过,就像有条线横穿了那个 H 形建筑,并实际上将其分成了两栋建筑。我们坐在那里,而我能借助技术看到下方底部出现一道闪光。闪光出现后,我们以非常高的速率下降。

大卫:你有感觉到加速度吗?

科里:没有。我感觉不到任何惯性,但我想那只不过是错觉,我能感觉到肚子有下坠感。但我感觉不到任何惯性。我们停在底部,这两栋建筑的庞大规模…..它们没有连接在一起。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它们相提并论。

大卫:你是说这些建筑体量庞大。

科里:是的,比任何东西都大。没有任何人造建筑可以与它们相提并论。

大卫:你认为它们高达数英里吗?

科里:可以这么说。

大卫:真的吗?

科里:它非常庞大。

大卫:它们是否具有雕刻而成的外观?能否看出它们采用的建筑材料?

科里:外观平直。

大卫:所以,那是平直、棱角分明的结构。

科里:是的。

大卫:它看起来有多整洁精巧?是否看起来破败不堪?

科里:是的,建筑看起来很古老。

大卫:好吧。哇哦。

科里:而且饱受日晒雨淋。我们下降到底部,在那里看到了那道闪光,而当我抬起头向上看时,我几乎看不到建筑的顶部。

大卫:哇哦。

科里:它非常庞大。我们飞到底部的洞穴中,降落在冈萨雷斯曾经来过的区域。那里有点像一个不是特别大的石窟区。洞壁闪闪发光,就好像其中具有某种晶体性质的物质。

门的两侧有两个类似于方尖碑的东西 — 好吧,这里有道门,一道巨大的门,通往洞穴深处更宽敞的部分。安沙尔人的飞船在这里,门两侧各有一个类似于方尖碑的东西,但这两个东西并非紧靠在入口的旁边。上面有 H 形结构,有点像图腾柱那样向上堆栈。越往上,H 形结构就越小。

大卫:好的,明白了。

科里:环顾四周后,我发现,透过开口处可以看到一小块结构,而我们正要走向那个结构。看起来那个结构为有色玻璃材质。

大卫:你看到那些方尖碑也是玻璃材质的吗?

科里:是石头材质。

大卫:石头材质。好的。好吧。

科里:而且它们看起来比较新。不会显得年代久远。但这或许是因为它们受到了保护。

大卫:那些 H 形结构是雕刻在石头里的吗,就像凹进去?还是像浮雕那样凸出来?

科里:是雕刻进去的。

大卫:好吧。

科里:然后,突然间,有个 14 英尺高的白色生物毫无预兆地出现。它穿的衣服看起来就像有光泽的白色塑料。

大卫:哇哦。

科里:是的。最有趣的是,它拥有黑色的眼睛,但它的鼻子 — 它的鼻梁向下延伸,然后有点向上翘起。就像鼻子的一部分向下延伸,但这里的这一部分又向上翘。看起来非常奇怪。

大卫:你所提到的黑色眼睛,是指?它是否有眼白,还是眼睛为全黑?你是指它的虹膜为黑色吗?

科里:虹膜。是的。

大卫:那么它拥有非常奇特的鼻子。

科里:是的。骨骼结构轮廓分明,两颊线条笔直,头发或者类似头发的部位为白色。当它现身时,我有点震惊,但它并未进行任何交流。它只是看着我们,然后用头做了这样一个动作,就转身穿过了通道。

大卫:你认为这是一个活的生物,还是某种生物全息影像之类?

科里:这似乎是某种智慧全息影像。

大卫:好吧。那么它转过头,把你们带到哪里?

科里:到更宽敞的洞穴,我刚看到部分的结构,就在这个洞穴里。

大卫:此时看向那个结构,你实际看到了什么?

科里:我穿过信道,而那个结构似乎在随着我的不断走近而慢慢增长,它看起来类似于金字塔,只不过底座不是方形。边角向彼此弯曲。

大卫:于是构成凹面。

科里:是的。每个点、每个边角都有一个开口区域,开口向上开得很高,然后再呈弧形弯下去。开口高度约为 300 英尺。真的非常高。

大卫:你说它很像金字塔?

科里:是的。它很像金字塔和塔楼。看着像埃菲尔铁塔,但其形状像是金字塔。

大卫:倾斜角就像这样更陡峭,像俄罗斯金字塔那样。

科里:是的。它的高度超过 1000 英尺。几乎挨到洞穴的顶部。

大卫:它的受保护程度如何?看起来非常古老和破损吗?

科里:它是全新的。

大卫:全新?

科里:是的。

大卫:它所在的房间,是否有石墙?

科里:是的。那是个巨大的洞穴。

大卫:哇哦。好吧。看到这个结构肯定让你惊叹不已。我意思是,你显然从来没看过像这样的东西。

科里:你几乎要向后摔倒。走进来之后,只要,,,,我意思是,抬头仰视几乎会让你向后摔倒。

大卫:哇哦。

科里:我们跟着这个被安沙尔人称为哨兵的生物走进其中一个拱起的边角。我们走进去,然后都转过身去看其中一个边角区域的墙壁。那里有个冈萨雷斯曾经描述过的巨大符号。看上去就像一个反向的 E,而底部就像一个压扁的 G。

其他三个边角还有我无法辨认出的其他符号。突然间,有色玻璃变得透明,所有其他不同类型的符号开始显现。然后,符号开始移动。它们向这个方向移动,向那个方向移动,向对角线方向移动,向各个方向移动。就是四处移动。而且还脉动出光谱中所有不同的颜色。

我还听到了音调,遵循八度音阶的全部音调。我当时想,好吧。我看向卡丽,她抬起纤细的手指,然后说,快看。

大卫:这就像你在阅读别人的邮件。

科里:是的。我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我就看着所发生的一切。我开始问她问题,而她的反应是,只要集中精力看着就好。于是我专心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但这位哨兵开始与我沟通,这次沟通比与白天龙星人的那次更强大,它会在沟通时暴力侵入并接管我的心智。与此同时,我的整个身体都能感受到我们的沟通。

大卫:哇哦。

科里:它只是问我,你想不想知道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我以前曾被问过这个问题。

大卫:[轻声笑]你说过,冈萨雷斯曾被问过同样的问题。他的回答是想。

科里:是的。我觉得没必要,我的回答是不想。我用眼角的余光看到有人微微一动,卡丽就像这样低着头,脸上露出灿烂笑容,就像根本不感到惊讶一样。

大卫:你为什么会断然认为你觉得没必要?你不想知道前世今生?

科里:当它向我解释说,这将改变我所有个人关系的性质时,我有所触动。我想起了我的孩子和家人。

大卫:如果你获得这种下载,如果你获得这样的回忆,这对你的家庭或孩子来说为什么是件坏事?

科里:我不知道。我就是有这样的感觉。

大卫:那么或许你只是感到有些焦虑,因为某些事情可能从根本上改变你自己。

科里:或者,也许在内心深处,我不自觉地知道一些东西。

大卫:好吧。我们来谈谈在你回答不想后发生了什么。

科里:那个生物消失了,所有符号都停下来。只剩下我之前描述过的那些符号。

大卫:就是看似反向字母 E而且底部看似字母 G 的那个吗?

科里:是的,是的。在那些符号到处飞的时候,我向卡丽问的一个问题是,这是数学吗?在告诉我转身继续看之前,她表示这是古人的一种数学语言。一切结束后。那个生物一个字都没说就消失了。那个结构再次变成有色状态。于是我们开始向外走,我问卡丽,刚刚发生了什么?我心里想,就这样而已吗?我本来期待好好参观一些古建筑者的遗迹,但我非常失望。她告诉我,他们已经向我传授了信息,而且我也已经接收了信息。

大卫:或许你所看到的景象就像拿起采用老式拨号调制解调器的电话[啸声]— 之类。你不知如何才能解开该资料,但你所看到的或许并非最终显化效果。那只不过是代码之类的东西。

科里:不管他们向我传授了什么,我感觉就像某个巨大的 zip 档被放在了我的硬盘上。我能感觉到它占用了空间,但我没有密码。我没有那些信息的访问权限。我告诉她,这样做没有意义。为什么要像这样让我拥有信息却没有信息的访问权限呢?她说,这将在不久的未来变得有意义。

大卫:在你看来,其中有没有可能包含那个有关你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问题的部分答案?

科里:我的感觉是,如果我对那个问题给出肯定的回答,那么我很可能将获得信息的访问权限。

大卫:好吧。

科里:我们走回到安沙尔巴士飞船。两名飞行员回到了飞船内。他们之前和我们一起走出飞船,并站在了洞穴的门口。我们回来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飞船内准备离开了。

大卫:他们是否都穿着和第一次旅行时一样的长袍礼服?

科里:没有。他们都穿着蓝色连体裤。她表示,我们现在要前往土星太空站。

大卫:是的。

科里:于是我们进入安沙尔飞船,高速起飞并沿着来时的路驶出金星。片刻间,我们停了下来,我看到土星,大概只有银元大小。我还能看到土星周围有些白点。我分辨不清那些白点都是什么。很可能是卫星之类。

大卫:好吧。

科里:我们坐在那里,停留了片刻,然后驶入了其中一个时空异常空间,该空间就像我们去参加超级联盟会议时在木星旁边进入的那个一样,你必须采用相同的方式进出该空间。我们进入了那个时空气泡,所有的恒星,所有的一切都再次消失了。里面漆黑一片。我们所能看到的就只有太空站,看起来大概有这么大。它在这一侧为圆形,延伸出狭长的一条,末端则类似这样,狭长的区域是超级联盟的所有飞船将停靠的地方。然后,他们会走进更大的圆形区域,

并在那里举行会议。但当时那里没有任何飞船。看起来很荒凉。

大卫:这与超级联盟的会议空间有多相似?

科里:完全相同。

大卫:真的吗?

科里:二者完全相同。

大卫:但那里没人。

科里:那里没人。

大卫:你们的飞船能检测出生命迹象之类吗?

科里:是的。那里什么都没有。

大卫:好吧。

科里:我们停靠好飞船,然后走了出去,并沿着走廊往下走,走廊设有非常高的天花板和有点狭窄的墙壁,采用高天花板是因为使用这些设施的许多生物的体型大小与我们不同。我们沿着狭长的走廊往下走。我们走进门厅,那里的门厅与木星太空站等其他太空站的大型装饰性门厅完全一样。那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地方完全荒无人烟。

大卫:真有趣。

科里:我们走进主门厅,里面并未配备所有的座位,也就是人们就座的马蹄形区域。只有开阔的楼面。我们走进去,一个哨兵再次现身。

大卫:与之前出现的是同一个人?

科里:看起来完全相同。

大卫:哇哦。

科里:它什么话都没说,就侵入了我的心智,并立即开始向我展示所有的场景。我看到的有点像….这有点像观看电影片段。但有些片段的持续时间可能还不到一秒。有些片段则持续了大概四五秒。但它们就这样刷刷刷地到处乱飞。

大卫:到底是怎样的场景?

科里:我看到了我的人生,我开始看到我的记忆一直回溯到我童年时期最早的点。

大卫:所以那些场景是从现在开始倒回吗?

科里:是的。我看到一点儿 … 我是说,我看到我父亲坐在我小时候家里拥有的蓝色旧摇椅上。这是其中一个让我无法忘怀的场景。但这些场景闪现的太快了。

大卫:在你看来,这些事件是否在情感上具有重要的意义或者蕴含深刻的辛酸?它们是否在任何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科里:不是这样的。

大卫:就只是是瞬间闪回。

科里:是的。我只是…. 它们就在我眼前频频闪现。而我有点像从各处随意捕捉那么一两个场景。然后,我们开始回顾那些不属于我的记忆..过去各时代的场景,那些事情非常难以形容,但是很熟悉。

大卫:你有注意到看似中世纪建筑之类的东西吗?

科里:没有,那些场景都在建筑内部,像是住宅内部,我能看到人,但场景闪现得特别快。你没有办法捕捉那些场景,并仔细查看画面中的所有细节。完成上述回顾后,我开始看到外层空间荒凉的宇宙景象,看到多个切实有形的巨大球体,这些球体看起来极其庞大,大小和月亮差不多,正释放出巨大的闪电,摧毁要驶入太阳系的大型舰船,摧毁看起来为科技产物的抵近的其他大型球体。当时就像眼前有数百幅不同的此类景象在播放。

大卫:好吧。我稍微打断你一下。盖亚的《深度空间》节目在第二期介绍了太阳系的各种谜团。并深入探究了具有巨大脊状结构的土卫八。那个脊状结构具有怪异的几何特征,有一种观点认为,或许那是某些人建造的某种武器平台。

你此时看到的景象就是这种东西吗?

科里:是的,但这发生得太快了,我没办法仔细研究所有的细微之处。

大卫:也就是说,它们是身为武器的卫星。

科里:是的。

大卫:哇哦。你说你看到许多类似企图入侵的不同场景,而且…

科里:是的。

大卫:那些卫星是朝着同样看似卫星的东西开火吗?

科里:不,那些是看似科技产物的巨大球体,就像太空飞船。但它们真的很大。

大卫:哇哦。真是令人印象深刻。

科里:是的,但看到它们发挥威力让人十分不安。我感到焦虑。我的心脏跳得飞快。随着眼前这一切的发生,我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大卫:我稍微打断你一下。我认为有一点非常重要,那就是你在很久以前对我说过,古代建筑者种族显然建造了这些结构,以便在我们的整个本地星系群周围构筑起统一的防护网格,让任何人都无法进来侵略我们,对吗?

科里:是的。

大卫:你还说过,附近有个巨大的传送门,穿过传送门就可以前往其他星系,这使得这道传送门也有可能沦为入侵路径。所以,我们实际上非常容易遭到入侵,因为我们所处的位置就好比城堡吊桥的前门。

科里:是的。那时所发生的情况似乎就是这样。

大卫:所以,所发生的情况就是,那些卫星上的智能技术在击退所有的入侵。

科里:是的。

大卫:哇哦。真神奇。

科里:接下来发生的两个场景是…它们让我感到非常难过。我可以看到火星,火星上有云朵,有海洋,还有巨大的岛状大陆分散在各处和顶部。你可以看到绿色。

大卫:既然它看起来很像地球,你怎么知道那是火星?

科里:我就是知道。

大卫:好吧。

科里:没错。

大卫:好吧,有道理。

科里:你看到火星,然后你看到其中一个球体就像这样从旁边经过。就在它经过的时候,它向火星发射电流,在整个星球上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缝。所有的水都变成了蒸汽,许多碎片残骸被喷出火星表面,喷出大气层,喷射到火星以外。其他碎片残骸则变得赤红灼热,并落回到火星上。

大卫:所以,你看到可能有数十亿人在这种情况发生时丧命,对吗?

科里:是的。我感觉非常难过。有一个区域 … 我认为电流就在那个区域进入大气层。所有的蒸汽都逸出了大气层,并在太空中冻结,就像太空中的冰尘。这些蒸汽正是从那个区域涌出的。

大卫:你以前在本节目上以及与我的私下讨论中曾经推测存在超级地球,而智慧卵石计划让我们了解到确实存在超级地球,对吗?超级地球被炸毁了,而据冈萨雷斯告诉你的消息,他们所做的最佳猜测是,这显然是其中一个武器化卫星干的。是否有证据表明,超级地球卷入了你看到的这场特殊的灾难?

科里:出于某种原因,超级地球并没有出现在他们向我展示的任何场景中。我没有看到超级地球。我没有看到星球毁灭的景象。场景的焦点似乎都集中在火星上,因为在我看到那一幕之后,又再次看到火星,但这一次它看起来更接近于其现在的外观。我看见火星的表面上有闪光,然后出现了非常高而纤细的蘑菇云,顶部带有小小的蘑菇泡,周围则有巨大的圆圈。

大卫:你是指烟雾形成的圆圈吗?

科里:那些圆圈看起来像… 是的,其中有烟雾向外逸出,而形状就像被压扁的椭圆形的许多大型舰船正朝着四面八方驶离。其中部分舰船驶向地球,部分舰船驶向外太阳系。这时,我的心怦怦直跳。我的呼吸开始急速加快。于是,眼前的场景立刻停了下来。那个哨兵不见了。我看向卡丽,她正略带关切地看着我。她问我是否要冷静片刻,感觉怎么样?

大卫:她能够感知你所感知到的一切吗?

科里:我不知道。

戴维•威尔科克:我们以前曾经推测过超级地球是如何被摧毁的。而在你询问冈萨雷斯时,他的最佳推测似乎是,超级地球被其中一个武器化卫星击中了。你是否认为超级地球和火星均是在同一场战争中被武器化卫星击中,即你是否认为这两个事件是同时发生的?因为在过去,你的情报似乎表明,这两个事件确实在同一时间发生。

科里:我收到的情报确实是这样,但正如我所说的,超级地球根本没有出现在我所看到的场景中。场景的焦点似乎都集中在火星上。

大卫:那么,有可能超级地球已被摧毁,但火星并没有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在那场浩劫中被摧毁。

科里:是的。

大卫:好吧。我们真的没有足够的信息来断定究竟发生了什么。

科里:当时并没有出现任何真正的背景信息或线性事件。只不过是些快速闪现的场景。所以,我真的无法确定。我那时相当难过。

大卫:好吧。

科里:是的,情理之中。

科里:我对火星并没有投注许多感情。所以出于某种原因,我对所发生的事情非常情绪化。

大卫:是的。

科里:我非常难过。就在卡丽问过我感觉如何之后,我们回到安沙尔飞船上准备离开。我几乎不记得是怎么走回飞船的。而我完全不记得返程的情况,因为我只是坐在那里思考和想象我所看到的一切。我再次问她,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目的何在?她说,这是传授给你的古代建筑者知识库。我说,我无法记住其中的任何知识。也不能从这个知识库中提取任何记忆。如果我不能记住并报告其中的知识,那么它又有什么用呢?她露出灿烂的笑容,然后告诉我,这将在不久的将来变得更有意义。

大卫:如果我们针对信息更新中介绍的已经发生的情况,找出其中的要点并尝试建立关联,我们会发现其中心思想似乎就是,如果我们这个星球不齐心协力,那么我们将再次走上自我毁灭的老路。你看到了具有细长头骨的生物,你听冈萨雷斯介绍了凌空瞬间冻结的冰块。如今,你又看到了这里发生的这场灾难。你看到,除非我们处于最佳时间线,否则太阳可能做出危及地球生命的事。那么在你看来,为什么所有这些以往发生的不同灾难现在要展示给你看?

科里:我也希望我能告诉你原因。但我根本不了解前因后果。我的意思是,这就好像你获得了一大堆数据,却根本不知道究竟该如何应用。

大卫:你是否认为,这可能是向我们发出的一个警告信号?你是否认为,这些幻象之所以展示给你,是为了提醒我们,这些情况曾经发生过,而我们需要更加努力?

科里:有可能,但如果我能获得更多细节,这将有助于我向人们发出警告。

大卫:好吧,这些生物往往行事神秘。你不会获得所有的答案。但在我看来,这其中肯定有些警告的意味。

科里:是的。但我真的不记得我们返程的情况了。我不记得再次穿过蓝色漩涡回到大机库的情形。我只是…我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那里了,然后门开了,我们正准备出去。我感到精力耗尽,身心俱疲,步履艰难。我走在卡丽身后。此后不久,他们就把我送回我的房间,还是采用相同的闪光的方式。我仍然穿着我的衣服。而且精疲力竭。我爬上床。然后躺下睡着了。当我醒来后,在我能去和家人互动之前,我坐在那里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思考所发生的一切,并试图访问那些信息…如果你能感觉到信息就在这儿,而你却无法访问它,你会觉得自己的神经系统出现了某种问题。那种感觉很奇怪。

大卫:但很显然,他们让你通过令人眼花缭乱的快照回顾了你过去的生活。这或许就像某种形式的快进或快退播放该数据文件。

科里:是的。

大卫:好吧。

科里:这就是最后的结局。自那时起,我与卡丽通过意念进行了更多次的会面。这些会面主要属于私人性质,或者从本质上关系到我该如何以效果最好的方式与周围的人互动。

大卫:总而言之,就是做个好人?

科里:是的。

大卫:[轻声笑]好吧。这着实是一段令人心驰神往、目不暇接的旅程。我只是想在这里表明我个人的看法,那就是这些事情之间的交叉重迭让我感到非常惊奇。很显然,有人希望我们拼凑出并了解这段历史。

科里:我同意。

大卫:我要感谢你继续从事这项工作。我知道,这对你和你的家人来说非常不容易。感谢各位收看。本期《宇宙揭露》到此结束。我是主持人戴维.威尔库克,和我一起的是科里。感谢各位在宣传全面揭露方面给予我们的帮助。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