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大揭露:转基因棉花毒害中国,毒害全世界


编者按:

2014年,转基因棉花在中国的种植面积就已接近6000万亩,农业部宣布十三五期间还要继续推广转基因棉花。然而,在转基因棉花发源地美国,不少消费刊物和健康行家曾多次提醒民众长期使用转基因棉制品就可能带来健康危害。

 

此外,跟随美国搞转基因棉花商业化的印度,由于转基因棉花质量低,存在纤维短且粗糙、制品低质量等问题,棉农为此承受巨大的损失。截止到2010年,印度有近20万棉农自杀,其中相当部分是受到转基因棉的影响。

 

中国著名的老一代农业专家佟屏亚对转基因棉花衰落进行调查披露,指出转基因棉花导致次生害虫数量猛增,农药使用量增加,但产量却严重下降。如今,这一真相却被掩盖。揭示真相刻不容缓,请不要让棉农继续付出血泪代价,不要让消费者牺牲健康为转基因棉花买单!


佟屏亚原文


2016年是孟山都转基因抗虫棉入侵中国农田20年,跨国公司没有实现转基因抗虫棉所谓增产增收的骗局,也没有通过减少农药用量改善生态环境;相反,转基因棉田次生虫害严重发生、农药投入倍增、棉花质量降低,种植面积下滑,中国和全世界一样,棉花产业正遭遇被转基因彻底摧毁的厄运。

 


农业专家佟屏亚的博客截屏次生虫害严重发生中国是世界最大的棉花生产国、消费国和进口国。20世纪90年代,华北棉田发生棉铃虫大范围肆虐,孟山都公司趁机入侵,在山东省和安徽省大面积推广转基因抗虫棉,从黄河棉区迅速蔓延至长江棉区。新世纪以来,转基因棉花已挤占95%的棉田,仅在新疆地区有少量的非转基因棉花种植。
中国农业科学院从事转基因研究的吴孔明等人曾对北方棉田10年追踪,发现种植转基因Bt棉花引起严重后果,原本处于次要地位的害虫盲蝽蟓等区域性种群剧增,其发生与危害逐年加重,并对生态环境造成恶劣的影响。



在过去的年份里,北方部分地区的盲蝽蟓增加了12倍

 

专家调研指出,在棉花主产区种植抗虫棉,在棉铃虫基本被抵抗之后,刺吸式口器害虫种群呈现快速上升趋势,如棉蚜、盲蝽蟓、棉叶螨、白粉虱、棉蓟马等集中爆发,这些次要害虫一跃成为危害棉田的主要害虫,且与时加剧,棉花减产严重,部分地区甚至绝收。


2013年一项调查表明,华北地区棉花病虫草害发生。其中,二代棉铃虫大发生,盲蝽蟓中等发生,烟粉虱、枯萎病中等发生,棉蚜、棉叶螨中等偏轻发生,地下害虫小发生,棉花苗病中等偏轻发生。农药投入成倍增加转基因抗虫棉的抗虫原理是把苏云杆菌病毒植入棉花种子,起到”内置”杀虫剂的效果,而免去”外用”杀虫剂数量。但因棉田次生病虫害严重发生,棉农不得不连续喷施高浓度杀虫药剂,大量的剧毒农药无情地杀死了棉铃虫的天敌。天敌数量(蜘蛛、草蛉、瓢虫、赤眼蜂等)减少导致虫害爆发频率增加,又使二代棉铃虫像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更加依赖施施用农药,加剧了农田生态的恶化和农业系统的不可持续性。一种害虫被抑制,新的害虫迅速取代。农民为了控制棉田新害虫,又要重复防治棉铃虫的路径,增加农药用量,重演”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循环。随着抗虫棉大面积种植,非靶标害虫如烟粉虱、盲椿象等发生危害加重,还出现大量前所未有的”超级杂草”,威胁农田生态安全,转基因棉花只是针对特定时期的特定虫害,却无法抵抗众多的次生病虫草害。新害虫发生要喷洒更多的杀虫剂,这对棉农来说是个十分头疼的事。报道说有些虫害严重发生地区,种植转基因棉花减少农药用量甚微,反而加重其它害虫抗性增加农药用量,导致严重的环境污染和发生人畜中毒事故,造成巨额经济损失。


 

棉农喷洒农药

棉花纤维质量降低今年8月11日在新疆召开的全国纺织服装技术论坛,中国工程院院士姚穆报告说,他去年实地调研了新疆47块棉田,发现棉籽的不孕率已经上升到12%,因为没有虫子给棉籽授粉(不孕是指不能结桃,棉桃少产量自然降低)。此前种植的非抗虫棉,棉籽不孕率仅为1%。”现在看来转基因抗虫棉产量或将因为不孕率上升而下降,最主要是出现纤维质量降低”。


转基因棉花质量下降,一是棉纤维质量不如常规棉,纤维变短变粗,遭到纺织企业诟病。二是棉花衣分率(籽棉向皮棉的转化率)呈现下降趋势,甚至低于常规棉;三是常规棉花种子资源流失或被污染,科学研究被边缘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转基因棉花隐患实际上早已埋下,随时间进程积累而全面爆发。2015年《全国农产品成本收益资料汇编》显示,全国棉花主产省均呈现出亏损状态,全国植棉平均成本利润率下降-30.13%。2016年4月17日央视报道山东省夏津县棉农生存困境:棉田急剧增加农药用量,棉农利润持续下滑,种田入不敷出(亏本),棉农种1亩棉花不仅不赚钱还要贴进去400元,拜拜啦!


以棉花种子为主业的企业风雨飘零。如山东省鑫秋企业2015年5月19日在新三板挂牌上市,时间刚满一年,就被爆出企业严重亏损或要退市。棉业人士很担心类似多米诺骨牌引发产业链的倾覆。


棉田面积急剧减少新世纪以来,全国棉花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农业部资料,2007年全国棉花种植面积8889万亩,2010年下降至7273万亩,2015年降至5149万亩,2016年可能再降至4650万亩,黄河棉区和长江棉区超过二分之一的棉田流失。例如传统植棉最多的山东省德州市,最多时棉花面积达300多万亩,2013年降到113万亩,2015年仅有43万亩。中国棉花正在演绎重蹈转基因大豆覆辙的悲剧。


自从转基因棉花入侵以来,中国原本棉花大体自给的格局已经消失,棉田萎缩产业凋零危及纺织业,越来越依赖进口棉花。从统计数字看,中国进口棉花占国内产量的比例持续在25%左右、高时超过50%。2015年在国内库存棉花持续高企情况下,棉花进口量仍高达176万吨。大量进口棉花使我们失去棉花定价话语权,国内多家中小型棉纺企业深陷倒闭危机,严重冲击植棉业和市场秩序,持续下去必将累及棉花产业覆灭之危。


面对转基因棉花面积急剧下滑、产业萎缩形势,在主流媒体的一片静默中,中国农业部宣布十三五期间还要继续寻求孟山都新型抗虫棉、发展抗除草剂转基因棉花,正所谓”成也转基因,败也转基因”。中国棉花产业和世界棉花产业一样风雨飘摇,难以挽回被转基因彻底摧毁的厄运。


棉花是关乎国计民生的一项战略物资,棉花产业安全关系到国家主权、棉农主权、消费者主权。保卫棉花产业,坚决拒绝转基因!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