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我的自传节选二|疗愈

2018年6月18日21:04:59耶稣,我的自传节选二|疗愈已关闭评论 540 8023字阅读26分44秒

 


进一步:
耶稣:我的自传节选一|宽恕你自己

我回来继续讲述我的教诲,这计划令我兴奋不已;其实我经常在你们称作"自己的世界"这个地方教导,只是你们没有发现而已。长久以来,教会的长老们声称,任何我所传递的信息、或是与我有关的信息,只会暗中透过那些神圣的少数教会高层来接收,他们似乎拥有直接与我连线的能力:能够了解我的智慧、我的经验,以及我的目的;当然事实并非如此。

应祷告显现形象

我一直都与那些向我祷告的人交流,我一直在无形界这边与他们沟通,透过与我共事的许多无形界存有的协助来传递智慧、真理与信息;就象我们现在正在进行的这样。

我获得无形界存有的协助,而能在人们的作梦状态下与他们工作,因为这样的状态能让他们受制约的想法退到一旁,他们才能够梦到他们所称呼的这位耶稣。然而他们所看到我的长相,是根据不正确的画像所描绘出来的;正如我之前说过的:其实我的肤色比画像更黑一些。在你们圣经人物的画像中,那个蓝眼棕发的耶稣其实非常失真;但当人们向我祷告时,他们通常在心里想着这个形象,因此我也是以这形象显现,目的是让他们知道我是谁。

很遗憾的,在你们现代许多人的心目中,如果你们真正看到当时当地的我,你们会认为我更像恐怖份子而不像神圣化身(当然,就本质而言,我不会比你们更加神圣)。

治愈病患和施展奇迹

我跟你说过玛丽亚怀孕之事,她不能远行也是基于这个明显的理由,加上当时当地的文化因素。她不会受到这些大量聚集的人群所欢迎,而且回家后还会遭到排斥。因此,我们一致决定让我出去游走做传道及治疗的工作。我明显地具有不可思议的疗愈能力,因为我被赋予一种眼力,能够看出一个人体内的毛病所在,而且能看出其成因;所以你必须了解我接下来要说明的:我在治疗过程中的实际所为。

确实,心灵创造了身体,这是一个事实而不是一种推测。这就是真相:你的思想、信念、偏见、恐惧、渴望、希望以及梦想,全都以结构形式显现在你的身体上,这就是一个人身体健康或生病的原因所在。举例而言,如果你不断仇恨一个人,你就会在自己体内创造出一个负面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是与这段关系相关连的。例如,妳对自己的母亲怀有恨意,这种心态可能会呈现在子宫的地方而让这个地方出现问题,因为这是女性生殖的地方,代表了母性的能量。这个例子说明了我所能够看到的层次。

我能够在观看一个人时,看到他或她的能量体,而且我能够看出这个能量体在哪里受到了限制。此外,我能从无形界存有那里得知这个人内心思想的运作模式。虽然来找我的那些病患看不出我与无形界相通,但这正是我在疗愈病患时帮助他们转化的方式。我透过与更高层次的无形界存有相通,而契入真理和爱。我透过自己的身体将无形界存有的能量、智慧与清明导引给病患。同时,我传通无形界存有的意识以转变病患表现在身体疾病上的思想模式,这就是我疗愈病患的过程。我配合无形界的存有一起治疗,他们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向导、良师益友,以及师父。我在自己的一生当中持续与他们发展这段关系,正如我先前提过的;所以在我开悟之前,与他们已有过许多交流。

所谓开悟,就是心灵获得彻底的转化,清除了感受不到爱临在的那些障碍,也就是清除所有恐惧、仇恨等这些障碍。一个人若要达到这样的转化,通常需要在自己身上下一番工夫,开发爱的能量以及宽恕与同情等这类德能。我在十几二十岁时已经下了很多工夫,包括长途旅行,因此我清除了恐惧以及让自己受苦的那些念头与想法。

通常无形界的存有(即你们所谓的大天使或得道明师,他们进入了更高的世界,完全觉知造物主的临在,或者说能全然自由地与造物主相通),他们能够与那些已经在心灵上下过工夫的人沟通,使这些人能够一举清除受限的思想和观念,这就是开悟的经验。如此,你(身为一个人)便能意识到:虽然你仍以身体的形式来展现自己,但是你能觉知到爱与神圣本质的能量、观念与想法,并且意识到自己与爱及神圣本质相连,这是大部分的人所意识不到的。

这便是我所经验的事。所以每当我与某人会晤时,我若以特定的方式让我的心念聚焦,我就能获得这些信息。我能够看出对方哪里有病症,同时请求更高世界的成道明师或更高的存有介入,协助转化这个人的心灵。心灵一旦彻底转化,身体必会有所回应。

这就是你们所谓的奇迹,超越了时间以及你们信以为真的正常物理法则(因与果)。你们所相信的大部分法则其实都能够被完全推翻的,因为它们都是建立在信念之上。事实上,有些开悟的人能够不受万有引力的限制而飘浮在空中,或同时出现在两地,以及做一些你们奉为真理的物理法则所无法解释的事情。这便是心灵提升至真理的世界、神性的世界时的状态,因为在这样的世界里没有物理的限制,而这就是我在当时所运作的世界;但如你所能想象到:在某些方面来说,这是一个困难的重担,因为我要开始制造麻烦了(确实可以这么说)。

私人与公众生活

这也是我心爱的玛丽亚,在此情况下没有与我同行的原因之一:我不希望她陷入危险境地。在我传道的初期,我已看出当权者对我的作为非常恼怒。当然我对这样的结果感到高兴,因为我是一个叛逆者,我是一个麻烦制造者。我人生的目的就是将人们从压迫政权的支配与不公统治中释放出来,这便是我当时在做的事,可想而知,当权者绝对不会对此感到高兴。

我与玛丽亚两人都很清楚,我们已踏入危险境地;然而我们也有共识,没有退转的余地,无法在这列开始启动的火车上跳车。玛丽亚了解我们的目的所在,故展现出她的美善、支持与关爱,以及她的聪明与灵性。由于我们一起面对这件事,所以她以祝福的方式支持我,愿我旅途顺利,而我也经常回家团聚。

这部分没有写进你们的《圣经》中。经文里之所以看不到我这部分的生活,是因为我并不希望将它公开。我不希望玛丽亚被牵扯入这个过程中。我不希望她冒任何危险。所以当我外出做传道与疗愈的工作时,我没有提到我的妻子,也没有提到我私底下的生活。

有关这一点,我很幸运生在跟你们现在不同的时代,现代的人无法像我那时候一样这样做。对现代人来说,一旦你成为公众人物,你的生活就会曝光。但是在我生活的那个时代及那个地方,如果你三缄其口,就没有人知道你家里的状况,而我就是这样做。这就是你们的《圣经》没有提到我妻子的原因,也没有提到我的孩子以及我的家庭状况;因为我跟那些与我一起传道的人声明了这个原则:基于安全的理由,不公开我私底下的生活。当然,与我一起工作的每个人都知道我们是在搞什么鬼,我们是在扰乱当时压迫百姓的权力结构,所以与我共事的人都知道,保护我的妻子与家人的安全,使他们远离是非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这就是你们的经文没有提及这一部分的原因,甚至没有提及我绝大部分的生活。因此,《圣经》没有记载我许多方面的私下生活并不足为奇。

要知道,你们的《圣经》所记载的只是很小的片段,事实上,相较于我真实的人生,那些记载只是一小撮讯息。我是一个人,一天二十四小时、一周七天、一年二个月在生活,正如你们所了解的人类生活那样。我有许多许多的经验、有许多许多的关系、也有许多的事情发生,这些都未被记载。

你们有一本书被视为神的话语,但那并不是神的话,那只是不完整的文字片段,而书写此书的人他们试图"解释自己所无法了解的事情"。此外,经文中有很多内容遗失了;其中有一些福音以及关于女性、婚姻与性行为这方面的教诲在教会形成的初期被删除了,因为这些内容冒犯了当时掌权的一些男人。

显然在我告别物质世界之后,教会将成为非常强大的组织。他们可以用我所行的奇迹、我对百姓的影响,以及我吸引人的魅力来迅速鼓动人心,这是事实。在教会形成的初期,他们当中有很多人本身并未开悟,并没有以爱为核心,也没有专注于我的教诲。他们的精力都放在《圣经》能为他们的政治势力与官方威权所带来的好处上,这就是他们利用《圣经》的目的。

但我有点离题了。现在,我回头讲述我开始传道的那段期间。我与《圣经》所称的那些门徒建立关系。《圣经》里有提到他们的名字,对他们的描述也相当正确。但他们是选择跟我同行的,绝对没有受到任何勉强,因为他们对我的教诲深感兴趣。我开始将我的教诲分成两种形式,也就是用寓言以及简单的故事来表达,让那些没有受过教育以及短时间来访的人能够了解。我有一部分的教诲是用这种方式来传递,人们才不会在自己的宗教以及自己的文化结构内惹上麻烦。我不希望扰乱人们的生活,也不想给他们制造问题,但我确实希望灌输他们一些观念,以帮助他们解除内心以及日常生活中的痛苦,所以我为人们讲述自己所编写的寓言和故事。

我的亲近伙伴(即你们在《圣经》中所称的门徒)其实都是我的朋友。他们都是与我相当亲近的人,而且都很有兴趣学习我所传授的知识与技巧。我们开始一起做冥想练习,我也向他们解释我所做的事情。我会解答你们的疑问,让你们知道我如何传递信息而让这些人也能够进行疗愈。他们学习了一年多的时间,在这期间我开始教导他们去感觉你们所谓的生物能,并了解它所产生的作用,这种训练包括使心念专注于爱与健康的观念,以及用这一专注的心念来转化身体。

我的这些门徒开始自行练习,包括专心地冥想以及专心地观察疾病。我们也开始一起为人们治病。我会告诉他们哪里有病症,他们便开始工作,透过心念的专注及特定的身体运动而将焦点放在自己身体的能量场,然后再进入病患的身体。他们能够自行完成相当程度的疗愈。我们花了一些时间练习这种疗愈方式,因为这是我受到指示要传授给他人的方法。我还得知这样的能力是很多人都可以达到的,只要他们的意念能专注于疗愈上。

但人们通常无法专注在疗愈,他们都把焦点放在疾病上,因为他们并不知道疾病背后的形成过程。当他们了解到疾病是由一段时间以来重复的负面信念与想法所引起的,那么他们就能够明白:只要将正面、慈爱、纯然的信念投注在患病之处,便能产生逆转病情的效果。所以这就是人们开始体验到的事情。

跟随我的这群人里也有许多女性,我教导她们如何运用能量的具体细节。当然,此时我已是在这方面技艺娴熟的医生了。我拥有非常清明的心灵,并与更高的世界有非常清晰的连通,所以我几乎可以在瞬间转化病患的身体。与我一起工作的门徒比较难做到这样的地步,因为他们尚未清除自己心内的所有负面思想,但是我会与他们一起治疗,当然,这是在私底下进行的。

我不会公开做这件事,因为在当时这样的事情会被视为巫术,会被视为崇拜某种邪魔,违反了现在称作<旧约>当中的所有律法,也违反了犹太教的所有教义。我若公开的做,那些传统犹太社会中的神职或高层人士必定会打击我。后来这种事情真的发生了。但是在我周游传道那段期间,我教导了尽可能多数的人,并以小组方式派他们传递信息给其他的人,让这信息能够分享出去。我不可能教导那么多的人,我只能训练有限的人数。

这个训练过程很耗费时间。因为学生需要养成冥想的习惯,还要逐步了解身心复合体的能量学,这些都是我教导他们的知识,而且我还派他们出去教导更多人,所以我并非只有十二位门徒。多年来我教导了许多人,也教导了许多女人;当我教导女人时,我会特别教她们疗愈自己的孩子。

那个时候的社会对人们在家庭中所扮演的角色有严格的区分,家务事都是由女人所包办,男人则倾向于处理外面的财务、政治及宗教方面的事务。身为一位治疗师与人生的转化者,女人是家庭中的关键人物,能够治疗小孩及生出健康的婴儿。因此,我每到一个小区,便与那里的女人有很多的交流,当然这也是《圣经》内容中,所没有涵盖到的部分。

我在公开场合所做的一些示范,看起来比较符合社会的规范,而我这样做是有原因的:我不希望来找我的百姓,违反他们的社会规范,我不希望他们因为来听我讲道而受苦,因此我在外表现得比较规矩一点,所以我们看起来像是比较传统的组织,当中有几个男人跟着我一起旅行。但在私下的场合,例如晚间在帐篷内,或是在我所待的一些家庭里(我曾停留许多的家庭当中,他们都是在我四处游走时,接待我的家庭);我给了很多女人及夫妻一些有关性能量的个别指导,因为我也有收到这方面的信息,所以我私下传授这方面的教诲。

有关疗愈我就谈到这里,我不想无止尽地谈论细节,但你已经有了概要的认识:我有公开的角色,也有私下的教导,而这些教导只保留在私底下传授是情有可原的。

当时压迫百姓的人非常凶恶,他们会对行为不符要求的人(尤其是女人)扔石头。他们会公开谴责一个人,而这个人如果被控诉为亵渎之类,他的一生可能就只能落得毁灭的下场。因此,我对于自己所教导的内容非常谨慎,我不希望人们遭到迫害。当然我也会尽己所能来保护自己,但我并没有那么担心自己。虽然我知道身体并非它表面看来那个样子,但我也逐渐深刻地了解到:真正不朽的是我们的意识。这正是当时与我交流的更高世界教导我的观念。

缓和痛苦的真相

当我在接收每日的信息时,我会让自己远离生活中的人群。我会让自己独处以接收下载的信息。我一直获得这样的指引:从更高的眼界来看,身体并非坚固的实体。我得知自己的不朽本质,以及意识的不朽本质。我也得知物质世界其实是一场梦,实相(即我们的自性之真相)并不存在这物质世界里,而在我们的心灵当中。因此,心灵是关键所在。

这就是我说的"天国就在你们心里"这句话的由来。我试着用不构成亵渎的方式来表达,如此我就不会遭到攻击。我不能到处告诉人们不应听从他们的当权者,而且只要是正确的事他们就应该做,这样说只会使他们在自己所生活的文化中,吃更多的苦。所以,我必须找到一种方式来表达这观念,使他们能够由内而外来改变自己,而不会对他们目前的生活造成巨大的破坏。他们在专制政权(当时的教会与罗马帝国的军队)的统治下已经吃了够多的苦,所以我必须提供他们一种方法来转化自己的经验,而不会破坏他们仅有的那点东西。因此,我用"天国就在你们心里"这句话来传达我的教诲。

在现代社会中,我们不需要以这种方式来教导你们,我们可以公开地告诉你们这些过程。我f可以公开地告诉你们有关心灵、身体,以及你们所经历的梦境,因为你们在某些方面有更多的自由。尽管你们仍有很多受制约的惯性而使自己受到了局限,并且害怕与更高的灵性世界相通,但你们已摆脱了教会的教条之约束,而且能够挑选和决定自己要接受的信息而没有恐惧。我只是想向你们说明我当时会那样做的原因,那是为了一个重要目的:缓和人们的痛苦。我不想再给这些人造成更多的痛苦,他们已经屈服在种种规定和教条的压力之下,然而这些规定对他们的生活一点好处也没有,只会使他们失去更多的金钱,失去更多的自由以及自我展现的机会而已。

我在周游传道之时,内心怀着复杂的心情。我看到社会文化的压迫本质,当然,我的一生始终很清楚这一点,因此我反抗这种压迫而不愿服从。我跟玛丽亚最终有了两个孩子,我们非常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虽然她有时候会因为我失踪以及出去游走而懊恼,但我并非总是如此。我有很多周的时间在家,与她以及两个儿子在一起。

由于我经常游走,所以我们过着非传统的生活,但是我们彼此相爱。基于当时社会文化的压迫本质,我们过着处处受限的生活,但这激发了我继续教导的工作。有些时候我希望自己可以单纯地在自己的镇上过生活,做我当时在做的事情。但是每当我走在路上时,我看到人们是怎么生活的,我看到他们是那么的恐惧,那么体弱多病,承受了那么多的痛苦。我觉得自己有责任,我感觉到内心有一股想要帮助他们的渴望,因此这就是我所做的事。

平衡生活与人生目的

我必须去平衡我身为人类、一个男人、一位丈夫与一位父亲的个人渴望以及我更高的人生目的;而我的人生目的就是帮助人们,疗愈他们受限的思想与信念,并试着教导他们用全新的眼光看待世界。我经常获得指示,告诉我这是我这一生的工作,因此,只要我的身体还在,而且能发挥作用,我就要继续以此为志。然而,我要在此说明一下我所获得的讯息。

我获悉我将遭到当权者的打击,而且他们会置我于死地。当然,这是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但是我从无形界给我的讯息中了解到,这是我教导世人的一部分。我要向人们示现:人不会因为死亡而消失,灵性(即人类的意识)会继续存在;这是我任务的一部分。

我在传道初期就获悉这件事(应该说是,在我被钉上十字架的两年前),因此,我非常感激与我家人在一起的时光。我非常感激我所拥有的自由与自我展现的机会。我知道我被要求去做非常困难的事情。我知道我被要求去做所有爱我的人都难以接受的事。由于我在传道初期就接收到这讯息,它确实激励了我要教导更多人、游走更频繁,并且在生活中更加专注于当下,因为我知道这一生不会永远继续下去。

这样的认知确实会改变你。你们都听过这样的观念:如果你得知自己两年后将会死,你便会过着完全不一样的人生,跟你不知道这讯息时截然不同,这就是我的经历。

我开始更加热情地表达,我开始运用我所有的能量专注在与人交流上,因此,来看我的人群变得众多而难以应付。你们的《圣经》故事有提到我必须离开岸边在船上讲道之事,因为群众拥挤,确实如此。有时候有几千人聚集,所以我通常必须搭船到对岸以远离不断涌进的人潮。他们都极度渴望体验到我所行使的奇迹以及我所说的真理。

当我讲道时,群众的能量发生了变化,这一变化转变了他们的意识,使他们感受到平安和爱。每当我在他们左右时,他们有一种幸福感,但是这种感觉在他们离开我之后就消失了。当我在群众面前时,我能够投射一股能量到众人身上,因为我能从无形界接收信息与能量,并让这股能量流经我而传到众人身上,所以实际上并非我这个人类的身分在做这件事。由于我已经历了心灵净化的过程,所以这股能量可以从更高世界流经我而传给人们。

这样的事情你们全都可以做到,我在《圣经》里声明过这一点,而且我要在此重申一次:我所做的一切没有一样是你们大家办不到的,只要净化心灵、只要举习、专注、与了解即可。我在后面会进一步说明这一点,但是目前我会说,尽管我的经验与故事被描写得非常特殊,我确实教导了我的门徒如何做这些事,如何促进疗愈,如何改变人们的心念,如何藉由练习宽恕与同情来达到净化心灵的目的。这就是为什么有关疗愈的教诲在《圣经》的故事中占有最重要的位置。我教导宽恕,因为批判确实是阻碍我们与无形世界相通的最大障碍。正是心中的批判使你活在梦中而离开生命根源,这个生命根源就是你们所谓的上帝,祂是涵摄一切的能量,推动着你走向爱、接纳与自由。

我所疗愈的对象他们并不自由,而且缺乏爱心,他们满脑子批评、相信罪、相信惩罚、相信身体的死亡以及牺牲的观念。因此,我的教诲可说是激进的,也确实违反了社会常理。当然,我为群众大幅修饰了我的教诲,我用他们可以了解的话来教导。但是在晚间个别指导的场合以及冥想的群体里,我会告诉他们真相,并告诉他们我过去所经历的与正在体验的事。我告诉他们,他们也可以获得这些能量转化的经验。我与大家并无不同,只不过我在这条路上走得较久,而且我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上已达到一种境地,能够不断获得来自无形界的大力协助。

我们要对你说的正是这一点:你沉浸在唯物主义及小我驱动的文化中,这使你着眼于身体、专注于批判、执着罪与报应的信念以及这类能量振动较低的观念。一旦抱持这种观念,你便无法达到与无形界相通的状态,这也是我们写此书所要帮助你看到的问题之一,换句话说,你没办法跟无形界相通是有原因的。这正是我们要教你的事情,我与这位传通者写此书正是为了让你知道,你们的文化哪里偏离了正轨、远离了核心,而且与真理不合。

我暂且先谈到这里。总而言之,我确实施展了奇迹,但我也在教导的过程中,教导那些亲近我的人,他们对我的教诲感兴趣,而且不怕学习这些教他们如何施展奇迹的新教材。这部分在《圣经》里是看不到的,虽然在故事中,曾提到我派门徒出去治疗这件事;但想当然耳,没有一些训练他们是不可能办到的。这就是经文中讯息矛盾的地方,也是人们未经充分地逻辑思考所致。前面所讲的便是我传授他们的东西,也是我们密切合作的原因;我说你们大家都能做到的原因也在此,因为这并不是我独有的能力。只不过如我所说的,我在这阶梯上爬得较高,在这路途上走得较远。因此,我努力让尽可能多的人了解这些过程,并且在我身为人类期间,尽己所能地教导人们。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6月18日21:04:59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