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第一章-作者介绍(3)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第 一 章作 者 简 介3

 

一个超现实

 

第四次投胎的生活很难解释得清楚,那个现实与现在的太不相同了,很难翻译过来。我猜想那是一个以太层的世界,因为当时想法和思维本身都是看得见摸得到的东西。我具有一种操纵想法的能力,形象地说,就象我有一把”语言剑”. 我可以通过组织我的思维对周围的人造成伤害,而他们似乎对我毫无抵抗能力。我对他们大发雷霆和发泄。我感觉有一些上辈子的存有也出现在我的生活中,我的姐姐就是其中之一。她是我唯一爱的人。所有其他人都被我抽打和迫害。他们毫无能力反抗,我到处搞破坏,我猜想是表达我的气愤。

这辈子的生活结束得也非常奇怪。他们把我抓住并关起来。然后把我姐姐也抓来并在我面前杀害了她。这样做使我看到了姐姐和他们原来是来自同一源头。我看到好和坏,正和负都是来自同一存有。我最爱的和最恨的都是同一存有 — 只是显化不一样。我是吃惊透了!然后他们把我也杀了。这的确帮了我大忙。它解决了我的业力。他们这样做完全出于爱。我现在想来很荒唐,可当时觉得是真的。

我后来才懂得,我那样对待他们也是服务于他们的一种方式。更残酷的在等待他们,我只是为他们做了些准备工作,正由于我,他们后来才能幸存。我对那辈子的生活不很理解,希望有一天能够明白些。


 

 

法师

 

我第五次投胎的故事难于启齿。当时很可能是中世纪的欧洲。我出生在当地一个贵族家庭。我们住在山上一个城堡里面,可以俯首看到下面山谷里的一个村庄。我们的村庄比较偏僻,运输过山都是靠马车。所以我们都过着隔离的生活。大部分村民一辈子都没出过山谷。一些村民几乎连周围的村庄都没去过。交通很难,很慢。通讯几乎没有。

这辈子,我天生具有灵性的才能:能够与一种特殊的灵性”能量”连接,从而可以控制和调整事物。他们一致同意我使用这种能量向村民们展示如何疗愈和做其它方面的灵性工作。

我母亲身体很不好。她曾多年不孕。作为贵族的妻子,为我父亲生个继承人是很重要的。当初她怀我的消息是振奋人心的。我出生时,是一名非常健康的男婴,整个村庄充满了欢乐,举行了盛大的庆祝典礼。我是村庄的”金孩子”,备受宠爱和尊重。很快我开始在一些小事上显露超自然能力。村民们开始感到很惊讶。

当我长到十几岁时,一些事情使我误入歧图。首先,我母亲自生下我后从未恢复好,她卧床不起几年后去世,当时我还是一个小孩子。我父亲始终很伤心,加上他还有事务在身。当我显现魔力后,他们请村庄的女巫师来”把管”我的能力,尽管她自己也充分显现具有黒暗一面。这样做,我想我父亲终于放心了因为有人可以照顾我了。

女巫师的确教了我不少东西。由于天才,我具有一种本能的控制调整事物和能量的能力。尽管我的能力超于她,女巫师还是教会了我传导和聚焦的本事。我后来能够很熟练地应用。比如说我可以为农作物唤雨等等,还有疗愈,其它一些我记不清了。这些都是她教会我的。当然女巫师为达到她的目地也左右我。她向往权力,我现在可以肯定她想使我成为她的侍从。她从我的”小我”下手, 告诉我是超越其他人的。她使我相信所有人都应该为我服务,成为我的奴隶。我自己属于半神。从而让我觉得我的魔法不是服务于他人的,而是一种证明 — 其他人应该为我服务。那些想法是非常不健康的。

村民们却以另一种方式对待我。你一定要知道那时欧洲的封建社会和现在的完全不同。一位封建君主对手下的人和土地有绝对的权力。他们点头哈腰,从不讲话除非被问,从不与我对视。当他们看到我时,总是敬而远之避免麻烦。就象两个阶层的人,一个是统治,一个是被统治。问题是我肯定觉得我不属于村民。如果我离开城堡到村庄,我是不受欢迎的,一点也不。他们一下子消声匿迹。我觉得我是外人,我的出现给他们带来不方便。我一走,村民们的话声和笑声在我后面马上恢复。我觉得他们恨我,也许是吧!

当我还是孩子时,我父亲拒绝为东征军(或类似的军事行动)在村庄里征兵。结果我们被看做是外人,有影响的贵族家庭没有人认为我是合适的婚姻人选。当我到了婚姻年龄该门当户对挑选时,我被很清楚地指明是不受欢迎的。所以我是单身。

我唯一的陪伴就是女巫师。她也忙于利用她的手段来控制我而达到她的目地。结果恰得其反,我逐渐发现她的谎言。 自己感到逐步强大而没有必要再屈服她和她的吝啬,于是我把她辞了。同时我父亲也去世了。我就成为当地的君主。我不仅拥有封建君主的绝对权力,而且还具有魔力。对村民来说我是很脱离现实和奇怪的。在我的生活中没有任何人。没有朋友,没有家庭,没有可爱的人,没有信心。只有我和很疏远我的村民。那是一个非常孤独的生活。

但我仍然是个有需求和欲望的人。我猜想我最想要的还是被爱和接纳,融入,被需要和被追求。当然我也注意到村庄里一些有吸引力的女孩子们。我希望她们其中一位能够爱我和我在一起。有几次我想接近她们并能够交谈。但是我们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有我在,她们都感到不自在。只要我一接近她们,她们就显得畏畏诺诺 — 好象她们做错了事我要批评她们一样 (否则为何君主要同村女谈话呢?)她们不与我对视,尽量用最少的话回答我的问题。

最终我只能下令要求那位女孩子跟我一起回城堡。我根本不懂爱和温柔,即使懂,她也不会有反应的。我忏悔地承认我强奸了她,得到了我所需要的。这样,我毁灭了她再结婚的希望。可当时我根本无所谓。这一行为让我体会到一股力量,我猜想总比孤独一人要好。就此养成了习惯。先是与一位女孩子,随后又与其她几位。我的习性发生改变,越来越不正常。很快演变成变态行为。我不想进一步描述了。这对我来说也是痛苦的。我所能讲的就是我对村女们的确有残酷的虐待行为。

显然,有一天村民们发起行动抗议。他们聚会要求我參加。我匆忙离开城堡走到悬崖边俯首观望实情。地确,村民们聚集在一起,有人站在中间正在讲话。我顿时火冒三丈。眼前出现一幅我站在悬崖边俯首观望而后面是城堡的画面。我的情绪非常激动和无法控制。我将向他们显示我是谁,以致他们再也不敢有这种无礼聚会。我开始聚集风暴来压制这场”风暴”。我召唤风云直到它象座塔一样矗立在我头上。天空变黒,雷电交加。我与这股强大的力量融合在一起,好象我的身体也在闪电,这一切使我极度兴奋,感到非常强大,充满生命力。我尽情享受这种审判,感觉象上帝一样 — 一位黒暗而强大的上帝。我吸收更多的能量。风抽打着我的身体,几乎把我推向悬崖。我看到村民们都驱散了,急于赶回家。他们先前聚会点的市场失火了,大火引发到屋顶。我幸灾乐祸。这是他们的代价。风暴继续加强,风力吹毁了村庄,然后,一片寂静。我的身体毫无动静地倒在悬崖边。我做得太过分了,吸收了过多的能量使我的身体无法承受。

超负荷,一切功能都停止了。剩下的就是我的灵性存有俯视着一具无生命的躯体。那就是我的上一辈子。


 

 

两次投胎之间的生活

 

在上一辈子和这辈子之间,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作为灵性存有我回顾上一辈子的生活。看到我给他人所造成的痛苦和损害,感到极为震惊。我曾经企图结束我的存在。我不会向你描述詳情,但可以告述你,我尽力打算销毁我的存有。我尝试了各种手段,但是无论如何,我无法毁灭我自己。不管我做什么,我始终存在!我似乎有段时间与周围的一切中断联系。

也就是说,我企图通过停止一切活动和失去对所有事情的记忆来销毁我的存有。最终我处于一种冬眠状态。我不知在哪里,什么也不做,什么也不知道。然而还是无济于是,一旦我开始思考我为什么处于这种状态,所有的记忆一下全部恢复。我意识到无法逃脱,无法不存在。

我不得不面对我所做的一切。一旦做出此决定后,我发现自己与一些灵性存有们在一起。他们把我带到一位非常年长,明智和完美的长老前。我猜想这位”大法师”肯定是我的审判官。他肯定要对我所做的一切判刑。我立即在他面前承认所有的罪行。

我象个落汤鸡一样,泪流满面(比喻),虔诚地认罪。我一会儿发誓下次一定要悔改,为他人服务,一会儿请求被惩罚和消灭。我一遍又一遍地说,明智的长老始终倾听着。最终我说得口干舌烂。他问到”你讲完了? 我介绍你去见一位存有。”

我被引见一位非常特殊的存有。一位纯洁,完美充满真理的存有。我将称呼祂为8. 我把祂看做是真理的利刃。祂非常强硬。但是绝对公证。祂看了我一眼,说道: “你腰杆子应该挺起来.”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