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第一章-1《扬升书》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也许你会觉得我一开始用整整一章来介绍我自己实在太过分。更奇怪的是我首先向你讲述的是我前几辈子的故事。

你会迷惑我为何这样做。请你保持耐心,让我们一起启程踏上这个旅途。我有十分充足的理由这样做 — 以自我介绍作为本书的开端以及必须讲述我重新投胎的经历。这些故事不仅仅是讲述我的经历而已,它们能够为你理解后几章的真相打下基础。

因此请读者们跟随我进入我的故事,我将讲述我的灵魂的来源,我前几辈子的生活以及它们对我的影响。我坚信当你阅读以下几章时,你将受益非浅,并获得深刻的理解。

在这辈子的生活中,我致力于寻找内心的安宁,自爱和自信。可是早期我就意识到如果我不清楚这些痛苦的来源,那就很难治愈。因此,我开始深入探索前几辈子的生活,亲自了解我到底是谁。通过与本书中的高我对话,冥想,催眠,自我催眠及与我心爱的人的高我对话(当她处于与高我对话中)。之后,通过一位非常有经验的催眠疗愈师我经历了一系列强化催眠回忆。以下是我的简介(随着不断认识自己也许会有更改)。


 

 

灵魂的源头

 

故事的开端要从一次联盟会议说起。到会的是一组创造这个宇宙现实的光明存有。祂们正在讨论如何将目前的”现实”结束,从而开始一个新的”现实”。犹如一场游戏结束后,新的游戏才得以开始一样。游戏规则要求每一位光明存有在每一场游戏中扮演一个角色。目前这场游戏(目前的现实世界)是非常有趣的。它要求其中一些光明存有创造一系列存在的方式(或称投胎)来体验”个性”。为保证游戏能够顺利进行,一定要完成一些准备工作。其中包括參加游戏的光明存有们必须忘却他们都是”一”; 必须忘却他们是永恒不朽的。这在包罗万象的”一”的任何现实中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为决定游戏的走向,二极性的概念被引入。在忘却自己具有神性的情况下,演员们(游戏者)需要有外在的东西鼓励他们成长和进步。先前的游戏由于缺乏能量刺激而怠慢。因此这次决定演员们分成两大阵营,这样能够产生对抗,竟争和冲突。演员们决定根剧为谁服务而划分两大阵营。一边是为自己服务者,另一边是为他人服务者。于是游戏就启动了,光明存有们的光粒子开始投胎到这个系统,在这个世界体验快乐和迷茫。通过这样他们可以在完全遗忘的情况下发现自己真正是谁。这在意识层面上是一个宏伟的,惊奇的和伟大的试验,收获将是丰厚的。目前时间逼近,游戏即将结束。当联盟会议讨论如何结束游戏时,大家感觉到很难在不伤害演员们的情况下结束游戏。因为这些作为光明存有投胎的灵魂们都深刻地投入到角色中去了。


 

 

看到问题了吧?

 

为了达到游戏的目地,所有的演员们都忘记了他们只是演员,对游戏角色的投入使他们把角色当成是真实的。在分离的游戏中,他们体验到了强烈的情绪,诸如憎恨,气愤,善良和需求,这些都迫使他们深深地陷入到游戏中。使他们无法认清游戏不是真实的,不必认真。如果游戏能继续下去,也无所谓。但是当光明存有想结束游戏时,问题就来了。那些投入到游戏中成为演员们的存有当游戏该结束时,他们无法中止游戏而回到记忆中。如果不顾他们的自由意志强迫中止游戏,将会给存有们造成一个极大的伤害,使他们错误地认为他们并不是现实的创造者。这样做将完全丧失游戏的意义,其目的是成长和学习,尤其是了解创造的过程。

因此,游戏的中止必须小心和谨慎。唯一的途经是将游戏带入某一个转折点使每一位演员开始觉察到他们是永恒不朽的存有,正在体验暂时的幻觉。只有这样他们才能够选择智慧和能量自愿退出游戏。因此,他们决定了每一位演员在约定的时间觉醒。这样每一位光明存有按照他们的计划就可以成功地结束游戏。

我并不了解每一位光明存有的决定。我只知道一小部分。我现在向你们介绍一位光明存有。尽管名字对祂们毫无意义,但对我们很有用,因此我们称这位存有”神圣喜悦”(Joy-Divine简称J-D).  J-D受到邀请来參加这个游戏,具体负责协助大转变而最终结束这场游戏。为了达到这个目标,祂发现需要对这场游戏做个小的调整,即在游戏中注入祂自己的能量。要知道对这些存有来说,时间是不存在的。因此为了成功结束这场游戏,可以重新按排游戏的开端。你可以持续调整至到有园满的结果,从而最终版的游戏就成为有效的。这样J-D在游戏中扮演了一个角色。但是祂没有象其祂光明存有那样创造了无数个重复的”自我碎片”。因为起初这不是祂的游戏,所以祂没有欲望要布满上亿个自己不同的面相。由于祂渴望理解这场游戏,最佳的途经就是要亲身体验才能得出深刻的解释。J-D 懂得只有理解这场游戏才能完成祂的使命。因此祂决定通过自己的化身加入到游戏中。祂从自己的内在中创造了一位可以称之为”快乐” (Delight) 的存有。”快乐”携带着”神圣喜悦”的光进入到游戏最密级的深处。事实上,”快乐”就是J-D投胎的那部分。也许你不会感到吃惊吧,J-D就是我的”高我”.


 

 

一个开端……

 

迄今为止我最早存在的记忆是逐渐地,梦幻般地开始意识到自我。我在”神圣喜悦” J-D 的内在被深深地宠爱着。我只懂得一元性并归属祂。无限的爱是我的本质。每一个体验都带给我极大的快乐。逐渐地我的意识从这种沉睡的喜乐中醒来,开始产生第一个思想。自从觉察到自己的存在,有了”我是”的想法,紧接着我的问题是”我是什么”?

带着无限的爱和温馨,J-D 开始回答我的问题。从某种角度上讲,这辈子和前几辈子的生活都是在寻找那个永无止境的答案。因为通过生活和存在,我正在发掘自己”我是谁”,”我是什么”。你知道,光明存有们不是象我们一样通过思想和语言交流的。祂们的交流是渗透在所有的创造物中!我们所处的整个宇宙只是祂们展开对话的一部分。通过我投胎的各种经历,在我寻找”我是谁”的答案的同时,也是J-D 致力于回答”快乐”的问题”我是什么”,这的确非常奇妙。也许你也是同样情况,你也正在忙于寻找”我是谁”的答案,难到不是吗?

现在问题是:为什么”快乐”在这里?因此为什么我—Zingdad在这里?对存有们来说,每一个举动都有一个目地。”快乐”的目地是成为”中止者”。”中止者”的含意说来话长我以后有机会再詳说。现在就认为祂是穿越灵界的存有来帮助那些馅入自己所创造的困境中的人们。因此,”快乐”将要以…当然…快乐的形式帮助目前这个现实发生转变。当然你知道,如果你不能够理解你的朋友经历了什么,那你就无法帮助他们解除痛苦。因此,在”快乐” 能够提供帮助之前,祂必须完全熟悉这个现实世界。祂不得不投胎几次完全将自己忘却而生活在这个现实世界中。然而,就在这场游戏的伟大转变期,也就是祂最后一次投胎了,祂必须回忆,觉醒和扬升而退出这个系统。只有这样,祂才能有深刻的理解来完成使命。当然这也正是我目前致力于完成的任务。

我记得开始”降落”到这个宇宙现实的情景。我离开了温馨的”神圣喜悦” J-D的怀抱,通过宇宙的高维度第一次进入这个系统。在体验了一个震惊后,我开始降落,我继续跌…跌,随着经过不同密度的下垂,开始意识到我与”一元性”失去了联系。突然体验到一种从未有过的痛楚 — 丢失在极度孤独的冷酷中!我的视野开始收缩,再也无法看到我的行为所造成的后果!再也不知道所有的事物都是完美的。突然有那么多我不懂和无法理解的东西。由于我再也无法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一股从未有过的体验揪住我的心,那就是恐惧!如果我无法知道将要发生什么,那我如何知道我将是安全的呢?我无法保证!我感觉到一张黒色的令人无知迷茫的帐幕笼罩着我,它的感觉就象冰冷的手指戳弄我的心,非常恼火!我继续跌,跌。至到我完全忘记下跌的折麼和之前的快乐。最后我的痛楚和记忆全没了。意识变得暗淡。周围的一切逐渐变得黒暗。我开始透过模糊的眼光看到一个陌生和无法理解的世界。

我当初还没意识到,我的第一次投胎开始了…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