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揭露与扬升(第五部分) ——科里·古德的讯息

大卫·威尔科克 2016年6月19日

 

事情变得越来越奇怪,但它却是真的

 

自从2014年10月他开始跟我说明情况以来,科里·古德经历之事的故事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离奇了。

 

如果我能写一篇关于所有这一切的“简洁明了的”文章,那会是很好,但为了创作一个独立的篇章,是需要时间和空间的。

 

他所有的资讯和其他在军工复合体中为一项庞大的“秘密太空计划”(SSP)工作的内部人士各自独立地告诉过我的事情相互吻合。

 

科里在秘密太空计划里长大,作为一个德克萨斯青年被招募进来,这是基于他的军人家庭历史和才能测试的高分。

 

大部分参加这项计划的人都被“记忆洗白”,如果他们被送回到这里的话,能记住的就极少——然而科里却得到了全面回忆。

 

多亏了宇宙伟大的灵性法则,他到2014年的时候被“授权”回忆起来,因为那不会违背他的自由意志。

 

我还没被带进这个世界——至少没有以任何我被允许有意识地记住结果的形式。

 

然而,来自多位不同的内部人士的信息是如此的相互联系和吸引人,以致在我心中毫不怀疑科里是在告诉我们真相。

 

 

巨大球体的抵达

 

PetePeterson透露,一个海王星般大小的叫“探索者”(TheSeeker)的物体在20世纪80年代进入我们的太阳系,吓到了里根政府。

 

更多的球体,通常和月球大小相当,在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出现。

 

它们进来,隐形起来,挑一个位置,然后就只是停在那里。它们不回应任何致意信号。

 

在许多观察者从NASA的SOHO(太阳和太阳风层探测器)卫星照片上捕捉到的“太阳巡逻号”(Sun Cruiser)现象中有大量的这些物体抵达的可见迹象。

 

至少100多个球体大约在玛雅历法终结日2012年12月21日左右到达。

 

如今,它们可以和海王星或木星一般大小。它们再一次选取各种不同的位置,然后就只是保持沉默和静止。

 

我在一篇上传于2015年6月14日的文章中首次报道了SOHO的讯息(译注:指《揭露秘密太空计划》一文),附有链接。

 

科里和我在这过去的二月份,于我们在“自觉人生”博览会(Conscious Life Expo)的公开亮相上展示了这些行星般大小的物体的许多可见和惊人的图片。

 

 

它显然看上去和预料的太阳事件有关

 

这些球体似乎意在帮助管控预期将发生在这个时间段的备受期待的太阳事件和意识转变。

 

在《扬升之谜》中,我汇总了我从古代和现代预言,内部人士和科学数据收集而来的最好信息,来解释这一切。

 

我已然了解和期待重大事件多年了,即使有了我所研究的一切,但这些巨大球体的到来对我来说却是一个非常大的惊喜。

 

很多详情已经出现在科里的官方网站spherebeingalliance.com上,包括我为之提供编辑协助的文章。

 

我在开始的几个月,在每次和科里通话期间都做了丰富的笔记,以最快的速度打字,同时仍思考得够多去问详细,有洞察力的问题。

 

到2015年二月下旬,我们开始4个月后,我已经吸收了科里要分享的大部分知识。

 

 

战争已然变得激烈

 

到目前为止,秘密太空计划里的战争——在阴谋集团派系、联盟派系和不同外星人之间——已然变得非常激烈。

 

在2014年12月,阴谋集团试图向一个停靠在月球附近,巨大和迄今为止仍是未知的球状飞船开火。

 

 (译注:观看视频)

 

这造成了可见的结果,被国际空间站上的摄影机记录下来,看上去像是一道红色激光状的光线射击一个球形区域。

 

该球体将光线重新导回它在澳大利亚的起源点,并摧毁了基地,连同在那里的每一个人。

 

对这一事件,NASA的“官方”解释是,他们射出了一道激光,在天空中“产生了一颗人造星”。

 

还有什么比用“甚大望远镜”更好的方式来“发射激光”呢?

 

2014/12/16:NASA说“发射激光”

http://www.techtimes.com/articles/22204/20141216/mysterious-red-laser-near-iss-triggers-ufo-rumors-nope-says-nasa.htm

 

记录于12月5日星期五,格林威治标准时间上午9:20,该镜头让一些热衷者猜测,那道红色激光是一艘外星飞船发送的一个信号,它在尝试与地球人通讯。

 

巧合的是,该镜头也在同一天被记录到——一束激光被欧洲南方天文台的甚大望远镜射向天空。

 

这么做是为了在天空中产生一颗人造星。

 

根据Matthew Abrahamson,NASA喷气推进实验室的“激光通信科学光学载荷”(Optical Payloadfor Lasercomm Science,OPALS)计划的任务主管,这道神秘的红光是由一个新型的激光通信系统产生的。

 

 

真实的故事要比掩盖报导有趣得多

 

只是要说清楚,除了科里外,我还有三个不同可信的内部知情人各自独立地确认了,这束光线是针对一个球体的图谋未遂的致命一击。

 

NASA被要求编造出像这样的封面故事,以试图防止大众过快地了解真相。

 

然后一道“外围屏障”形成于我们太阳系周围,阻止任何人进出,而且一个禁飞区被创造于地球周围。

 

威廉·汤普金斯独立地听说了这些球体造访我们,尽管他的情报只触及到存在有它们中的一个。

 

很多情况下,内部人士会了解到故事的一部分,但不是所有的详情都知道。

 

尽管如此,这些各式各样的报告之间的交叉关联度是相当惊人的。

 

我终于在《扬升之谜》中构建了多年来了解到的我所有的内部人士信息的宏大综述。

 

下个月初,我会进行有声书的口述录制,然后我在这史诗般的冒险上就终于功成业就了。

 

 

非常意外的事件转向

 

对于所有生活和工作在太阳系里的外星人来说,“外围屏障”和地球周围的禁飞区都是惊人的、改变局面的事件。

 

科里然后与一个自2015年3月形成于阴谋集团自己的秘密太空计划里的联盟会面。

 

这些人在阴谋集团里长大,无疑因多年的体制虐待而有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PTSD)的损害。

 

他们确实想要人类获得正当利益,包括一次全面揭露,发布所有被禁的科技,和结束所有秘密。

 

科里只是在2月末,球体里面的存有亲自点名要他后,才被带上去那里。

 

这是他们头一次与秘密太空计划(人士)沟通——通过联盟或其它的。

 

科里被以一种非常不同寻常的方式带上去那里,涉及到一个蓝光小球变成一个球体,包裹住他并把他带到太空。

 

蓝鸟人和冈萨雷斯中校

 

在这首次、标志性的会面中,科里也与他此前曾被其联系过的外星人重新相识,他们被称为蓝鸟人。

 

他与这些存有的首次接触对他来说是如此的神圣,以致他不肯告诉我关于此次经历的任何事情。

 

一旦在这同一次会面中他被带上去之后,其他所谓的“天球存有”(sphere beings)被介绍给他和联盟。

 

科里和联盟的主要人际接触是通过一个我们叫冈萨雷斯中校的人,他也被蓝鸟人接近过。

 

冈萨雷斯有非常独特的工作,负责联络秘密太空计划联盟和其它致力于战胜阴谋集团,我们称之为地球联盟的团体。

 

一项协调的努力正在进行,以产生全面揭露,随之我们会得到秘密太空计划现在享有的所有科技和福利。

 

至少可以说,被给予如此听似离谱的故事去和大众分享,对我们两人来说是尴尬难堪的。

 

然而,这个情形将我们带进的日常现实就如心脏病发作一样严重,要求经常的警觉以保持安全和有效。

 

 

这事被足以严肃地对待而后变成了每周一期的半小时节目

 

如此精巧复杂的秘密能够被隐瞒着我们貌似不可能。

 

然而,披露这些信息的严重性和重要性是如此之高,我们必须将任何顾虑置于一旁,就仅仅是传递它。

 

盖亚电视台的工作人员非常信服科里的真诚,因此我们被提供一整套每周一期的节目来披露他的信息——《宇宙大揭露》。

 

这个冒险得见成效,因为《宇宙大揭露》现在是如此受欢迎,以致它真实的观众数量超过了CNN的。

 

这是以电视节目本身的真实观众来衡量的,而不是以基于网络的新闻流量来衡量,这方面CNN仍高出很多。

 

比起我们的,CNN仍被视为是一个更加严肃的媒体网络——至少在传统媒体方面,受“旧势力当权者”(Powers That Were)所控制。

 

我们现在已经制作了一整年的每周半小时的剧集,以科里的证词为特色,而没有重复任何材料。

 

过去这两周,随着以威廉·亨利(William Henry)为主打的剧集的播出,我们的节目直上云霄。

 

多项确凿证据被呈现,展示了“蓝鸟人”和天球存有在世界范围内的古代艺术作品中的存在。

 

对这几集的评论暴增,有人说它们是目前最好的——把所有东西都串起来,并且也将它和古代文化联系起来。

 

你唯一真正能“跟上进度”的方式是,连续追看26个小时的节目——对大多数人来说,每晚看两个小时的话,要用整整两周的时间。

 

盖亚(电视台)将会在它总体的带宽上有一个6X的提升,这应该会解决某些人在他们的连接速度上有的一些担忧。

 

下载选项通常是可以用的,以防你有任何停顿,从而确保流畅的播放。

 

同时,一个Roku盒子超级便宜,起始价是49.99美元,因为它会为你下载节目,所以停顿是非常罕见的——如果这甚至有发生的话。

 

我用Roku,几乎只是有过非常偶然和非常短暂的缓冲停顿,而通常这甚至从未发生。

 

这个公司此时正在经历一个非常重要的成长阶段,这将很快会导致在产值上的显著增长。

 

很高强度

 

科里和我从2015年3月17日开始,在我家里拍了6个小时的视频。

 

在去我在洛杉矶的家的路上,在一家机场酒吧里,一个光头佬请科里喝一杯烈性酒。

 

科里回绝了,一个在他旁边的人突然说“我来喝”。那个人在喝了之后几乎立即呕吐,而光头佬就不见了。

 

这只是自从这一切开始以后,科里和我两人不得不承受的许多像这样的死亡威胁和骚扰之一。

 

我们三月份的室内拍摄变成了促使盖亚节目制作的“演示样片”,始于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从那最初的访问到一个截至六月底完全实现和开播的节目,需要相当大的努力——在仅仅6个多星期的时间里。

 

科里和我所做的每一次拍摄都充满了困难、威胁和奇怪的干扰——但我们继续坚持我们的努力。

 

 

地球内部的存有

 

始于2015年9月3日,在他遇见一个生活在地球内部的人类外星人联盟后,科里的经历范围扩宽了更多。

 

这发生在我度过非常紧张的一年后,于加拿大度假的时候,当时在经历我自己的灵性疗愈和生命回顾的过程。

 

概述他最初会面的文章相当庞大和复杂,而他写得很好。我强烈推荐在此处读一下它,以了解来龙去脉。

http://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ancient-earth-break-away-civilization-subterranean-council-meeting-ssp-alliance-debrief-part-1.html

 

从那时起,科里和这些人有了更多的会面,而在某些情况下,我是唯一一个“在外面”听说过这些事的人。

 

这是一个不断进展的故事,而随着新的发展出现,我们会尽力根据这些发展制作剧集,同时也公开宣传。

 

我们现在也经常和艺术家一起合作,为故事的每一处变化和转向获取尽可能多的插图。

 

如果这一切最后被证明是真的,并如我们相信它会的那样被广泛揭露,那么这些剧集届时将会提供有价值的历史脉络。

 

 

他们公开地在我们当中活动,直到约公元800

 

科里从这些人那里了解到的一则吸引人的新讯息,和我在《远古外星人》上所讲的一切都直接相关。

 

我已经推导出,外星人曾公开地生活并行走于我们当中,创造了我们现在称为神话学的历史资料,直到约公元800年。

 

这则有趣的新讯息始于,意识到某些所谓的外星人并不是外星球的。他们一直就在这里。

 

一项协议在外星人协助创建伊斯兰教,且其后来分裂成激烈交战的什叶派和逊尼派后不久被签订。

 

这正是我们观察到发生在我们20世纪历史中的事情,伴随着货物崇拜的创立。

 

没有哪一个宗教能免于这个问题。我们并不是在挑剔伊斯兰教。同样的故事不断地一再重复出现。

 

 

一个集体决定:隐藏起来

 

所有在我们周围活动的先进文明,好坏皆然,做出了一个集体决定,在“最后一刻”隐藏起来。

 

以他们的视角,这给了我们一段短暂的时间——1200年——来成长并变得“现代”,没有他们的直接影响使我们分心。

 

出于这同样的原因,我们可以把这个事件称为“穆罕默德条约”(Mohammed Treaty)或“穆罕默德协议”(Mohammed Accords)。

 

每次他们尝试给我们灵性教导,就很快会演变成交战各派——所以他们决定停止干预并隐藏起来。

 

他们也不得不停止在整个星球上建造巨大的石头结构,这些结构直到那时普遍被建。

 

这样做时,他们也在遵从某些保护我们自由意志的法则——类似《星际迷航》中的“最高准则/最高指导原则”(Prime Directive)。

 

 

现在他们正在投票去推翻“穆罕默德协议”

 

我们收到的其中一则最离奇的新讯息涉及到非常近期的努力来结束“穆罕默德协议”。

 

如果这事成功,那么它就代表了一个标志性的举动,这些各式各样的群体能够再次开始公开地出现在我们面前。

 

然而,出于某种离谱的原因,这些协议必须由所有牵涉进来的各方投票并同意——好坏皆然。

 

我们听说这次投票将发生在今年年初。而正如你可能会怀疑的那样,天龙星人就是那说“不”并拒绝的钉子户。

 

尽管如此,来自这些地球内部团体的代表们看上去颇有信心,他们相信这不会拖延大揭露拖很久。

 

 

还有更多要说的

 

正如你可以看到的,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故事,我还没写到我被要求传达的所有新讯息的一半。

 

Michael Salla博士在本周初给出了部分这些新讯息的一个非常扼要的,包含两个部分的陈述。

由于我致力于帮助传播真相,我被直接卷进了这场戏剧,且也有我会分享的个人角度。

 

现在我需要结束文章的这一部分,因为我们又要去科罗拉多进行录制,而我需要为《智慧教导》做一下我的幻灯片。

 

我期待在不久的将来继续这段叙事,而且在接下来的两周有足够长的停工期,应该可行。

 

和往常一样,我感谢你的支持。

 

 

那并不容易

 

科里在几个方面经历了一段着实艰难的时期,包括财务上,如果你有意向的话,在他的网站上现在亟需捐助。

 

他受到了一大堆不曾预料的开销的冲击,显然是一次协调攻击的一部分,把他给压平了。

 

我会在下一节更新中更加详细地讲述发生在我们两人身上的威胁和虐待,尽管他承受了更多。

 

我们俩都因没有在某些关键时刻尽更大努力去发布重要信息而卷入了诸多麻烦,和联盟有了摩擦。

 

个人的问题和伤心事不被认为能构成充分理由,让我们“限制”发布至关重要的信息。

 

相比联盟现在正面临的境况而言,我们在这里承受的任何和所有事情被认为是完全可笑的。

 

作为一个“表现欠佳的资产”,我请求秘密太空计划联盟把我带上去那里经受虐待和折磨,而不是科里,但却被拒绝了。

 

原因显然是,蓝鸟人在阻止这件事发生,因为我与这个世界(指SSP的世界)的接触在此时还没得到“授权批准”。

 

 

似乎事情结束了

 

谢天谢地,在即将是科里和一个我们叫“牧马人”(The Wrangler)的家伙的第13次会话到来之前,他得以免受进一步的牵连。

 

蓝鸟人联系了他,并且说这些经历将不再被授权批准。

 

尽管如此,他被所发生的事搞得惊慌失措,跟他交谈后,极为清楚的是,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

 

我们不会想当然地认为,“牧马人”对他的“拜访”会就此停止——所以我会尽我最大努力得当地把所有东西都发布出去。

 

再一次地,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对于未了解的人是多么的疯狂,但一旦你开始观看节目,你会很快明白其中的来龙去脉。

 

还有一些非常吸引人的故事要汇报,所以请继续收看!

 

如果这一切都以它看起来将会的方式进行,那么我们会有相当美好的未来等着我们——而我们不需要等很久才能看到它。

 

所有这些事件似乎都是最后一刻的逐层堆积,通向社会上的某些宏大转变,那将以真正意义深远的方式影响到我们所有人。

 

 

原文网址:

http://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1201-full-disclosure-asc-ii?showall=&start=2

译者:小鸡飞

标签: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