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科里+史密斯|2018年8月18 多维度揭露 (第二部分)

2018年9月25日19:42:04大卫+科里+史密斯|2018年8月18 多维度揭露 (第二部分)已关闭评论 49010125字阅读33分45秒

转自:新亚特兰蒂斯XYTLDS

大卫+科里+史密斯|2018年8月18 多维度揭露 (第二部分)

第一部分

* 阴谋集团利用 直觉先知探测天然门户, 进行未经授权的时空旅行

* 蓝鸟人开始接触科里的过程, 蓝鸟人就是 "一的法则" 作者

* 12/2014 阴谋集团在澳洲松树峡, 用粒子炮攻击大气层外的巨型球体

* 能量反射回发射点, 基地及爬虫人总统被毁灭

* 攻击事件后, 球体在太阳系外围筑起屏障, 太阳系受到隔离 (12/2014 - 10/2017??)

* 20年返回计划的技术来源及其目的

* 数百个巨型球体存有(大小由月球至木星不等) 2012年大量涌入太阳系 (7/2017 撤出)

* 球体是来缓冲太阳能量, 将太阳大爆发(日冕全面物质抛射) 推迟一个太阳周期 (11年)

* 巨大能量 (=基督意识) 正照射地球, 太阳/地球正在累积能量

大卫+科里+史密斯|2018年8月18 多维度揭露 (第二部分)

翻译:小威

大卫+科里+史密斯|2018年8月18 多维度揭露 (第二部分)

大卫:你是否知道,在我们开始这场演讲前,今天会场有这样多人吗?

科里:绝对没有,你还记得我是多么内向。当我们第一次拍摄"揭露宇宙"时,我一定要望著你,因为当我看到摄影机时,它就像一个黑洞,要把我吸进去似的,我就像:呀....。

大卫:是真的,你和我今天早些时候,刚谈及,我给你拍摄的原始采访,那就像你的试录节目一样,而且我还有那个。没有人看过,我们需要整理一下音频,我已经完成了80%整理,所以我们可能会,发布原始采访,让大家都能认识他更多。

科里:当时是在客厅里拍摄的。

大卫:是的,没错,但我们实际上有不错的灯光,看起来很不错的,那么在早期的时候,是什么样的,科里,当你告诉我关於过去所有,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时,我们一直倾谈了3-4个月,然后突然间,我的意思是,你基本上已经离开那些游戏,对吗?

让我们来谈谈这一点。向人们解释,当你第一次和我倾谈的头3个月,当时发生在你身上的,有关秘密太空计划的事情是什么?

科里:我被拉回到90年代,一些团体希望我再次参与并向他们提供消息,但当时我不再是太空计划中的人了,我没有得到计划所给我的情报。

大卫:嗯,我认为其中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与我所谈论的内容有关,你会说有些方法可以,训练你用心灵力量探测那些门户,你能描述一下这项工作的内容吗?他们试图让你做什么?

科里:是的,他们会使用直觉先知,他们会使用三个先知来对门户,进行三角测量。大自然的门户系统,我已经多次描述过,地球,和附近恒星是通过电磁丝连接起来的,随著地球的旋转,电磁丝会在赤道之上和之下移动,并且到达地表以下,这些丝连接到节点上。

而这些节点可以是,一个磁性连接,它可以形成在高空的大气层中,甚至在太空中,它可以在地球表面上,或者它可以在地底或海底,他们会让我们三个人作三角测量,下一个将会出现的门户开放地点,然后他们可以去到那里,利用门户来进行旅行。

大卫:利用他们拥有的一些技术。首先,这些,我猜,就像他们使用反重力技术,对吧?

科里:是的。

大卫:但他们显然是在门户开放时,无法通过任何电磁设备正常探测到它,但透过心灵能力就可以。

科里:他们是有技术来预测这些门户将会打开的地点,但很多这些早期90年代的团体来接我回去,他们带我上了一艘三角形飞船上,这艘传授给他们的,他们是可以使用这种技术的阴谋集团中人。

但他们无法得到,所有关於如何计算门户何时何地开启的知识,他们是没有得到许可的非法穿越飞行,因此他们无法取得门户打开的位置和时间,他们必须用另一种方式自行寻找。

大卫:这些人不知为何进行了未经授权的旅行,因为他们找到了这些开启的天然门户,他们拥有的技术,可以利用它,去到其他地方。

科里:正确。

大卫:你知不知道,当他们到达另一边后会做些什么?以及他们为什么须要作这种未经授权的旅行呢?

科里:你有时能够藉周围的设备,推断出他们想要做什么,他们将要通过门户后想要解决的问题,但是你不需要知道那类型信息。

大卫:所以当你一找到门户后,你就不会留在船上,他们自己去。

科里:对,很多时候这些人甚至,不会使用船。他们会带我们到一个地方,我们将寻找门户的开启位置,然后他们就会派遣一支当地的队伍,飞行或徒步,去到那里,我们会给他们经度,纬度和高度,该团队会带著一套可以打开门户,的远程设备到达,这些是在三脚架上。我记忆中,通常会设置四个左右,在四个三脚架中间,你明白吗?

大卫:是的,我的意思是,这正是我从,其他内部人士那里听到的。唯一的区别是,他们显然是描述3个而不是4个。

科里:我不记得他们似乎是用,3个空间连接,然后是第4个...

大卫:即使是现在,我仍能从他听到一些全新的信息,朋友们,我以前从未听过这番话的。信不信由你,请给他热烈的掌声鼓励!。

科里:所以我们得到了这些信息,而且他们有团队在飞船里,他们会飞到那个地点,有时他们会徒步进入这些门户,有时他们会开车进入,有时他们会飞入去,这取决於门户,在大气层中的位置。他们会飞过去,他们甚至会利用潜艇进入。

大卫:你怎么看?其他,内幕人仕说,你会看到要去的地方周围,有类似散热器一样的边缘。

科里:这正是我过去所描述的。

大卫:很显然这里会有些麻烦,就是这种信息,好像是科幻小说。好像是电影情节,如果一般人只是随便在网上看看这个消息。就像,呀!这些家伙是疯了。科里古德是疯子,你必须要了解,有一定数量的不同知情人仕,能说出同一样的事情,其数量之多,内容是如此一致。

我们刚刚又找到另一个了,任何时候当我开始谈及一件新的内幕事物时,我总是开放任由对方讲,而我总是会只字不提,我从其他人所听到的同类内容,所以这是另一个好例子,这是你最后一次遇到的事。

在我早期和你的谈话中,我记得另一件事,我们最初在审视及发布所有,这些原始录影时也有遇到一些困难,你对讲述一些外星人的接触过程时,显得非常回避,就是你基本上能告诉我,我想知道的一切,除了你说到某种外星群体已联系上你,你说这是一件非常私人的事情。你不想告诉我。

科里:好吧。如果有一只巨型蓝鸟跟你说话,你会怎样做? 你一定会坐下来想清楚。我是否已经疯了?

大卫:我的意思是,我绝对会不知羞耻地跟我的粉丝开玩笑,所以我可能会告诉所有人,但是你和我的个性截然不同,所以我完全明白的。

科里:我是一个很内向的人。

大卫:是的,而我绝对不是,你们可以得到后台通行证,好吧,你们多了个冷盘了,与乐队快跑猫咪不同,那里没有触目大事,那里没有人会在颂钵里呕吐,那么你为什么不想和我谈及这些生物呢?我的意思是,除了因为尴尬之外。你告诉我其他,一些事情正在发生。这不只是随便,发送一些私人消息吧。

科里:对。在此期间,我被告知不要分享这些信息,但正如我已往曾告诉过你,我参与了一个入侵者拦截审讯项目,我见过许多不同的外星生物,在最好及最坏的情况下。

但我从未见过一只8英尺高的蓝鸟,从未!我也没有听过有人谈论过他,所以我有点担心。老实说。当他第一次出现时,我真的想弄清楚究竟发生著什么事,因为这几乎就像一种宗教体验,第六密度生物。你是用第三密度意识来,与他们沟通,被他影响你。

大卫:那让我们一起来探索这段原始经历吧,这是怎样发生的?你是被告知要走出户外吗?然后有,绚丽夺目的光柱及飞船降下来吗?那是什么样的?他们是如何系你的?

科里:一开始是在我的梦境里,我记得第一次是,我有一个梦,由於某些原因,有一个在当时流行的广告。它是,一名女兵从前线回家时走出来,有一只巨大的狗来迎接她,我甚至不知道它是什么样的,狗在她身边跳来跳去欢迎她,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梦到这些,然后我看到那只狗,变形并转过身来,变了一只蓝鸟,就站在我面前,他举起手。

大卫:现在不是电视广告吧?这是你的梦境。

科里:不是,因为我出於某种原因,梦见这个电视广告,我通常不会梦到商业广告的,所以这个广告出现了,巨大狗只转过身来,变成了Tear-Eir,而Tear-Eir就坐在那里,他的嘴像这样移动,并做出这样手势,我听不到任何声音,但我觉得他正与我沟通,那时我就醒了。

我的反应是'哇!',我知道这不是个梦,但是我不知道是否有人在搞乱我的脑袋?我参与过一些技术,是在过去,像上帝声音和其他技术,所以我知道有什么可能技术,但它几晚后又再开始找我,我开始能够理解,正要传递给我的信息。他是通过,他容让我的小我看到他,但他一开始就与我的高我沟通了。

大卫:这很有意思,这是我俩以前从未谈及过的另一件事,在你试图找到答案时。我们试图做一些新事情,你们都看到了一切,对吗?我的意思是。

科里:我们应该让埃默里出来了吗?

大卫:很快,很快,会的。

科里:在后台了吧。

大卫:是的,我是主持人,我想先谈谈这个问题,我已经有个议程,一切会安排好的。所以我想直接记录这个,因为,当我开始阅读这本书一的法则,它实际上是1996年5本书的系列,然后,这为我自己的接触,铺平了道路。

乔梅森称之为梦中声音录成我桌面上一大堆的磁带,它们非常准确地预测了未来,这一切似乎像我已跟,一的法则的作者联系上,他将自己称为RA,当他们被问RA和鸟之间的关系时,他们说,是的,鸟是我们最好的视觉显现方式,这是一的法则里说的。

一的法则也说,任何时候当他们要联系某人,他们会先从梦境开始,为了减低恐惧,所以你再次从另一方面验证了这一点,所以我们用了很多个月来谈论所有各种事情,然后你有了这些接触。

但你不想告诉我,你会说那里有,很多个人信息,而且是非常私人的,因此我不打算要求你提供这些信息,根据定义,私人意味著不要在,这里与500位最好的粉丝分享,还有在Youtube上的200万人,对吧?我偷偷说多了。[笑]。

所以重点是,我们的接触都是以很相似的方式开始,心灵感应接触。梦境中联系,而且我已经熟悉了一的法则的全部内容,我也掌握了各种科学知识。我把它们放在一起,就像特蕾莎在介绍我的时候所说那样,源场调查全书,超过1000个学术参考文献,正正就是在验证一的法则所说的内容。

真的,我最后确认了这句话,但我甚至不需要一直提及一的法则,因为他们的科学模型比我们的先进得多,如果你只是将他们给你的线索,把它们放在一起,你就能对科学和现实有了全新的看法,它还包括了整个秘密太空计划的事情,它还包括了扬升的概念,现在我有点火了。

因为2012年来了又走了,似乎没有发生任何事情,但你还记得,科里,2014年12发生行了一次奇怪的事件,就是你开始和我倾谈的时候,那时我从其他内幕人仕听说这件事。

我听到,他们试图向地球以外射击一些东西,用一个巨大的粒子炮武器,有一些消息指,它是来自澳大利亚。它在射击什么呢?你还记得这部分吗?请你告诉大家当时发生了什么。

科里:是的。有人告诉我,这种武器的,瞄准系统是在澳大利亚,武器本身是在南非,或可能是相反。因这武器有两部份,一个瞄准系统及实际的武器平台,它针对著他们在大气层外探测到的一个球体,他们试图灭它。因为他们,派飞船到那里并探测那个是谁,监听。试图探测那个球体内的人是谁,他们没有得到回应。

大卫:当你说球体,你所指的有多大?它像高尔夫球吗?

科里:不是。最小的也有月亮的大,最大的像木星。

大卫:他们若是这么接近我们,在地球上的人们理应可以看到他们。

科里:对。但他们身於更高的频率中,所以他们调较他们的武器描准其中一个球体,向它开火。但球体使用了合气道原理,将其能量反射回去,而且我被告知,爬虫人总统,那个非人类总统,我们称之为"深层政府"或阴谋集团的实质总统,跟这个地方一起被毁了。

大卫:对。当你开始听到爬虫人的时候,像这样的事情。这又是另一个例子,我听过的情报,某些外星人,爬虫人的生理外表,从互不相识的内幕人士之间的描述,我从来没有把这些信息放上网,是异常一致的,我的意思是,不可思议,超越了巧合的可能性。

当有足够多的人告诉你同一样的事情,要么你是地球上最有财力的,虚假信息行动的受害者,或是用奥卡姆剃刀(逻辑简约法则),切掉它,他们实际上就是在说实话。

所以我的结论就是,这些家伙告诉我的是实情,因此,这些光束不仅仅反射回地面了发射基地,也因为这事件,发生了更戏剧性的巨大影响,如果有人还没有听过这故事,的后续,你能否告诉大家。

科里:好的。那事件之后,在地球和,太阳系的周围出现的屏障,这使得各种密度的外星人都受到了影响,无法进出我们的太阳系。

大卫:换句话说,我们的太阳系受到了某种隔离,此事件发生在你和我开始谈话之后,即是在2014年12月,你和我开始谈话是在2014年10月底,当时我们想弄清楚是否这件事件的发生,导致我们的太阳系和地球周围出现了屏障。

直到二月底,有人联系你,并说他们希望你回到你以前来到的世界,那么你能告诉我们,最初的接触是如何发生呢?他们有什么要求,因为自90年代以来,你已经没有参与这种寻找门户的任务。

科里:对。你是指我被疗愈创伤的事,好的。首先,我曾遇见过他,他并没有向我介绍自己,在我说出所有这些信息之前,他来到了我家,当时我感到十分抑郁,因为我,患上视网膜脱落,须要将药针放在我的眼睛里,所有这些20年返回任务的记忆都回来了,而且是压倒性的。

他与玛雅人一同出现在我家,他们帮助我减轻重拾记忆衍生的问题,稍后,Tear-Eir为我做好了准备,告诉我,我将代表他们发言,而且我以往生活中的人们会再联系我,我想你可以说,我对此并不感到兴奋。

大卫:那么为那些以前没有听过这个故事的人解释一下,我们谈到了20年返回,他描述了一个非常奇怪的经历,你被带进太空。工作了20年,因为他们能作时间旅行。

他们能将你带回你离开的那一刻,无论那个日子都可以,然后他们将你放进这台机器,大约需要一周时间,他们让你时光倒流。回到你离开时的年龄,然后他们将你带去,删去那20年的记忆。这个程序一直运作良好。

科里:这项技术是从哪里来的?我被告知是北欧外星人传授的,这些北欧外星人在不同的星球上,试图解放当地居民,他们进去,并利用这个20年返回技术,他们引入这项科技。

令他们可以,调用星球上的原居民来争取,夺回他们自己的主权,而又不违反宇宙法则,他们把这些人从地球上拉出来,或从其他星球上拉出,在这些计划中服务,然后把他们所有的记忆删除,并把他们及时归还。

大卫:你说过在你参与的20年返回计划中,你遇上了可能是来自50年代的人,与一些来自80年代的人一起工作。

科里:对。他们不会告诉你的,但你仍能知道那是不同时代的人。他们有非常明显的特徵,他们的行为。他们的谈吐仪表,当你观看他们的谈话会知道,我看到了这些情况。当我参加计划,一段时间后。我问这些人,是从哪里来的。我问其中一位科学家,这些人是来自不同时期吗?他们说,在少数情况下,这些人会参与其中。

大卫:那么让我们回到,你再次被带到那里的时候,就是你所谓的LOC(月球行动指挥部),在会议室里。跟这里可能没有太大分别。

科里:基本来说是完全不同。

大卫:你站在台上。冈萨雷斯带你进来,在场的每个人都开始注视著你,心想你是个傻瓜。

科里:只是台前面的那些人。

大卫:好吧,他们看起来神情很阴森。我了解他。

科里:是的。基本上冈萨雷斯带我走进门。带我进入,房间的前面并说,站在这里,他就站在一旁,而我只是站在那里。我尽量不与其他人有目光接触,我戴著NASA的帽子。这是一个很大的错误,人们开始说NASA何时又来了月球?

脱下那帽子,於是我脱下它来。我手上还画了一只恐龙,是我的女儿画上去的。她原本想给我画脸的,但我知道我将要参加这次会议。所以我不能这样做,他们问我为什么手上画了一个爬虫人。

大卫:当时你有什么反应呢?突然之间,可以想像,当时现场所有人都会放松地大笑,因为你在他们面前这个样子。

科里:是的。是啊。但不是那么戏剧化。

大卫:我喜欢戏剧化。[笑]。

科里:但是的。每个人都挺直身子,眼睛瞪得大大的,因为Tear-Eir在我背后出现,还有一位我以前从未见过的存有,那个金三角头存有。看起来很奇怪。

大卫:所以在那刻,从你所描述的,很多人都知道这个故事,但是我再次提起这件事的原因是,那位存有已经在梦中跟你说过话,他们之前来找过你。在你的一个梦中,有一只大狗变成了这个存有,他们也准备你去参加这次会议,出於某种原因,这恰好与,一的法则中的内容完全相同。根据宇宙法则,他们不能直接与这些人交谈,他们必须把你当作传话人,利用心灵感应作为界面。

科里:他们告诉我要准确用同样的方式重复我们告诉你的内容。

大卫:这好像与我在梦中所发生的事情,他对我低声说,我不能以电磁方式来记录,我要跟你直接说,然后你把它录在磁带上。

科里:是的。这好像是浪费时间,我站在那里。他们也站在那里。他们可以很轻松地直接与这些人沟通,但是。。。

大卫:这次会议召开时,在我们的,太阳系中有多少个这样的球体呢?

科里:有很多很多,数以百计,他们一直都看到他们,从太阳里涌出来,太阳就像一个门户出口一样,从太阳系以外进来,我认为自2011年左右开始,他们已经留意到球体的进来,并且在2012年底,据被证实了球体大量涌入,我想2012年发生了一些重大事件,令这些球体必须要现身。

大卫:但当时所有秘密太空计划中,的人,我的所有内幕人仕,包括你,都告诉我这个,每个人都预期到了某个时刻,,太阳会发出巨大的闪焰。比往常的更亮,就像一个全面的日冕物质抛射,这一类事情。

科里:在那段时间更加是,有些人认为这是阿努纳奇的回归,但他们不明白。为什么爬虫人如此紧张,所以军工复合体(MIC)认为,这是他们所信奉的神回归,但他们十分伤心失望。

大卫:但是现在记住。假若你们还没有听过这个故事,在90年代末,98/99年间有一个人,他叫Ken Steadman,有一个网站CyberSpaceOrbit.com,他曾多次记录到,太阳及日光层观测卫星SOHO,看到这些巨大得如行星般大小的物体进入,他称为太阳游轮。

当时很多人都感到很困惑,因为点上有一条线连著,但那是因为它太亮了,它燒掉了相机中的CCD传感器,他们声称是像素故障,然后造成那条水平线,所以你实际看到的,是一个像巨大行星的点,它们实际上就有行星般的大小,它们穿过太阳进来。

反对的人会说,我们不能跟你回到过去看,我们没听说过有很多人看到这样的东西,因为我在90年代后期一直留意它,而这些事情一直都在发生,很多时候这些东西都会进来。

美国宇航局突然之间就会,哎呀!SOHO发生故障,它不能运作。糟糕!相机关掉了,糟糕!现在我们要重新启动它,但有足够时间,给他们将这些东西录影下来,但我只能看到这些行星大小物体的,10-20个例子。但我们现在说的是,那里有数百个,在我们的太阳系里。

科里:他们无法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起初他们涌入,地球只是太阳系中一个非常小的区域,他们在四处游走,这些球体无处不在,他们有不同大小的球体,将自己从整太阳系中定位,将自己以某种类似於,共振装置的方式中定位,能量波来自太阳和系外宇宙,当能量进入这些球体时,球体会振动及缓冲正在进入的能量,他们要保护我们人类和地球,因为我们还没准备好。

大卫:我有很多这样的内幕人士。他们的信息实际上,没有比80年代更新的了。因为他们已经退出了一段时间,然后经过20年思考才来找我,或是更久。

他们当时认为太阳,将会在2012年底之后出现闪焰,他们看到像有两条时间线的东西,在2012年底会被会合在一起,他们有些人经过蒙托克实验和门户后看到,然后他们撞到这堵时间墙,他们变成了粒子,然后在2012年之后,他们有一种宇宙意识体验,还有一些我看到的。

我看到它,似乎确实会发生太阳闪焰,在玛雅日历结束的日子,但这个日期来了又走了。2012年底来了又走了,与会者中的好些人是否有透过你问这些存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太阳为什么没有闪焰呢?

科里:他们有问。他们问过一些问题,其中一些人问,关於一的法则。有些人问,人死时的灵魂陷阱问题,他们中的一些人提问一些高度技术性的问题,当我回答时,我甚至不知道我在说些什么,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参考基础,能够告诉你我当时是在说什么。我不明白。

大卫:但是有一点,是已经在节目中谈及过,好的。我现在不是在引导他,考虑到那些键盘战士,我认为他们很棒,因为,他们能发掘各种错误,但你曾经说过的其中一件事。我只想再谈及这一点,因为我们快要请埃默里出来。只需一分钟时间,他们有否问及这些球体到来到底想做些什么,所以真的要开门见山了,看来这些球体是来拖延这个,太阳闪焰。

科里:对。他们在削弱其能量,好。我用他们描述的方式来作个比方,有一个主高尔夫球场,我曾经描述过,电磁丝线产生了门户,很抱歉我有点迷失了。

大卫:这就是因为你已经有113岁了,再次给他鼓掌吧!,球体阻延太阳闪焰的底线是什么,一直到我们作为整个星球都准备好了吗?

科里:对。发生了某种电磁衰减,这使得我们的恒星无法完成,与其他恒星的电磁弧连接,因为在宇宙网中,这种能量是透过它们来传递的,球体阻止了这种情况发生。

大卫:好的。另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是,某种宇宙合气道原则。你说,他们射击这个球体,球体反射回去。炸了这个基地,这个可能是在澳大利亚松树峡的地方,类似澳大利亚的51区。

在沙漠中有路通往,然后一个在太阳系外围的屏障被建立起来,所有外星生物都不能进来,也不能出去,现在如果屏障还在那里,而太阳闪焰将会发生,那么在我们太阳系中那些非常讨厌的爬虫外星人,如果他们不能离开这里,会发生什么事呢?

科里:当太阳闪焰发生时,他们将被这些能量照射,我不得不说其同步性,你谈论到有人试图利这些门户,时间旅行到2012年,他们变成了这种宇宙意识。

我不知道你昨晚是否有听到我和罗杰谈话,安莎尔人最近告诉我,他们描述这种能量现在正通过我们的太阳系,它有多么的强大,他们称之为宇宙意识,他们说,这是银河系的标志,基本上,基督意识正在回归,在我们的内在及地球的内部,引起了极大的启示,让我们自我评判。

大卫:对。我明天将在研讨会上讨论这个问题,有关扬升的预言。扬升的科学,行星之间的空间气候变化,所有迹象表明,太阳就像一个电容器。累积能量,与电磁学类似。如果积累足够的电荷,你会受到静电冲击,对吗。

如果你把脚踏在羊毛地毯上,然后触摸门。呃......,这是因为你积累了这些电荷,为你的身体充电,必须放电,所以看起来太阳会像这样,有某种放电,所以对这些负面外星人有不良影响,显然地,在我们的太阳系中,他们建立了主要的总部,对吗?

对的,他们害怕,这些生物害怕暴露在这种宇宙意识之下。

大卫:所以如果可以的话,他们会离开这里。

科里:对。这些爬虫人甚至,我被带到一个会议中,他们愿意,交出所有下属。出卖所有人,来换取离开太阳系,的通行许可,他们不想留在这里,当这些审判发生时,他们将要被迫自我审判。

大卫:对。所以这是令人十分兴奋的,因为它为古代预言带来了更深的可信度,我们遇到了明天我将要谈论的事情,这里有很多与科里互相印证的东西,就像现代的以诺。

如果你有看过以诺书,以诺被带到天堂,成为一个信使,替地球上坏的外星人求情,请求好的外星人(被称为伊罗兴的)来拯救他们,但他们被拒绝了。这就是亚特兰蒂斯被洪水所灭的原因,因为现在地球上的精英,我们称之为光明会或阴谋集团,是这些外星人的后代,是导致上一次洪水的,他们认为我们的上帝。

即西方传统中亚伯拉罕的神是邪恶的,因为他引发了洪水,杀死了这些人,因此他们有这12000年来的历史恩怨,仍没有得到妥善解决,所以真的是说中了要害。

显然,当我开始和你谈话时,所有其他内幕人士,那些都是真实的,有一些信息是在一的法则中精确地描述过,包括月球上基地所用的技术,所有这类东西,这群与会者中,是否有人问过一的法则?

科里:是的。是。他们问Tear-Eir是否就是一的法则中的RA。

大卫:答案是什么?

科里:我是Raw Tear-Eir。

大卫:"一的法则" 中每一段的开头,都是用 "我是RA" 这句话开始的,这是卡拉(书中传导者)的发音RA,当时她将Raw说成RA。

科里:对。他们说Raw。

大卫:好的。那是很奇怪的是。就像我知道的那样,好的,埃及时代的鸟人-荷鲁斯。也是一的法则的作者,他又回来了。

科里:但我不认同这种说法。

大卫:我知道。但是当我在厨房里,请记住,这一部分,我在厨房里问,科里是否接触了一的法则中的RA呢?然后我听到了几个字:现在走出去,我只听到这些,我又再问一遍。我听到:现在走出去,像这样,声音像是这样,第三次我问同样的问题,他们没有给我别的回应。

所以我说:好吧。我会出去,我走到外面,看到一条巨大的彩虹,穿过洛杉矶的山谷,所以这很有趣。他们没有真正回答我的问题,但是真的。我知道彩虹就是答案。因为一的法则中有解释,他们必须保护自由意志。他们不能直接,告诉你答案。但他们可以作出强烈暗示,所以再次是那样。

答案就像一个强烈的暗示,所以现在我有了答案,你们知道,当然,一的法则非常复杂,他回答了106场问题的答案,这是非常复杂的材料,要真正深入挖掘到这些事情的核心,你必须阅读一的法则了解其理念。

他们谈论到扬升。他们谈论到的这些事情正在陆续出现,你与之接触的那位存有,似乎对一的法则有着全面的知识。这似乎很疯狂,我们就像把那本书快速地滑过,所以现在没有进一步更新了,我想请,埃默里到台上来。让我们欢迎他出来吧。(待续)

翻译及文字整理:小威

zhunbeizhuanbian
  • 本文由 发表于 2018年9月25日19:42:04
  • 除非特殊声明,本站文章均来自网络,转载请务必保留本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