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 II:南极的亚特兰蒂斯和外星古文明遗迹-第一章-下

接上文(可直接点击阅读 ):

收官Ⅰ-上收官Ⅰ-中 |收官Ⅰ-下

 收官II-第一章节-上 收官II-第一章节-


准备转变按

继收官第一部分 收官Ⅰ 之后,最重要的第二部分 收官Ⅱ 来了!

作者的原话作按,再合适不过:

“当权者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他们会因此向大众提前披露南极冰川之下的高科技古代遗址、透露一点点有关秘密太空项目的信息,从而试图挽救他们的“新世界秩序”的议程吗?

本文包含了一些我们从未公布过的最令人震惊与着迷的重要内情。多个团体敦促我们尽快公布这些信息,因此才有了这篇文章。

将要讲述的故事是如此难以置信,或许你更愿意把它当作科幻电影…即便这是你唯一能接受的程度,你仍然会发现这是一次令人着迷的阅读!”

———


收官 II:南极的亚特兰蒂斯

和外星古文明遗迹(下)

作者 大卫·威尔科克、科里·古德

2016年12月11日

与玛雅人的再次会面

玛雅分离文明发源于中美洲,由于成功接触了外星文明,他们得以迁出地球。

那以后,他们已经先进到开发出了一种基于运用石头和意识的独特技术。

他们作为一个善于疗愈的团体,为冈萨雷斯和许多其他在SSP被奴役和折磨过的幸存者们提供了治疗。

现在房间里有六位玛雅人。其中有三位女性。我之前只有一次如此近距离地见过一位玛雅女性。

当一个玛雅人在操纵悬浮的石头控制台时,冈萨雷斯站在一旁看着它。

随后他把注意力转移到我身上并打了个招呼。接着走过来,用上次他握在掌心的那个黑色石球扫描我。

他举起黑色石头微笑着说:“请把你的意识集中到魔法8号球上”。当我试着把注意力放在黑色石球上时,他再次扫描了我的头部。

完成扫描后,他转身走向悬浮控制台,不知怎的就把石头球放了进去。

之后他看看那些玛雅人。他们便进到隔壁有着另一个悬浮石头控制台的房间,给了我们一些私人空间。


向MIC SSP植入信息

冈萨雷斯对之前一直没有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被绑架和审讯表示抱歉。

他说这正是行动的一部分,通过我向MIC SSP的高层植入一些信息。

这样一来,显然许多人都清醒了,开始质疑他们是否真如被告知的那样处于情报图腾柱的顶端。

他说如果这些信息被传递到MIC SSP中正确的人手里,也许可以更大范围地阻止针对该项目(MIC SSP)的片面揭露计划。

这些人现在察觉到,相比他们被告知的,正在进行的“项目”要多得多。

冈萨雷斯进一步解释到,这个行动不得不对我一直保密,这样审讯人员才不会察觉到给他们这些信息是带有目的性的。

对于完全没有任何人告诉我为什么我身上会发生这些事情,以及为什么SSP联盟和SBA(球形存有联盟)也允许此类事件发生,我也曾有过类似的假设。

“前亚当人”和南极洲的更多资讯

随后,冈萨雷斯与我讨论了之前在MIC SSP飞船上关于“前亚当人”的谈话。

冈萨雷斯证实,他从他的一些SSP联盟联络人处收到了相同的情报。

同样的遥测数据也出现在安莎尔带他进行侦察飞行时收集到的数据中。


古迹中的先进科技

冈萨雷斯很快讲到了另一个话题。

他说,阴谋集团的代理人们已经在许多古苏美尔人遗址中发现了一些隐藏在时间胶囊里的远古科技的组件。

这些代理人们为了寻找时间胶囊,已经把这些古遗址完全夷为平地。

苏美尔人遗址,仅供参考。请注意巨人的高度。

他们不仅在这些遗址的墙壁内找到了一些科技组件,还发现了一些掩埋在它们下方的更古老的遗址。

他说,这些史前古器目前被保存在伊拉克的摩苏尔。

乌拉圭的苏美尔人遗址,仅供参考。

他指出,此时在摩苏尔发生如此激烈的战争的原因之一,正是因为不同团体个个都争着修复这些古器。

这些历史古迹被毁之后,地球联盟派出特工,到全球范围的同类古迹中做声纳扫描,试图找出更多的时间胶囊。

他说,他们会在深夜使用非常先进的技术手段,来检测这些古迹周边的其他异常。

“前亚当人”想要回控制权

冈萨雷斯说,在伊拉克发掘的古代科技原本属于这个“前亚当人”族群。

这个族群希望马上拿回这些科技古器,因为这些本就是属于他们私有的或个人的财产。

然而,目前保有这些古器的那些派别是不会归还的。

提出要求的这些人,正是被阴谋集团指派为“前亚当人”幸存者代表的人类代理人当他们看到这些珍宝的时候,他们仿佛看到了宇宙级的“黄金宝藏”。

更复杂的难题是,这些“前亚当人”中包含了两条不同的皇室血脉。

这两个派系控制着多个国家的金融和政治体系,并处于竞争状态。

正如我之前说过的,从正常的评判标准来看,我们现在称之为“前亚当人”的人都有精神错乱的特征。

梵蒂冈每人都戴着加长的“主教”帽,这便是他们用来隐藏自己的方式之一。

“前亚当人”幸存者据说有蓝眼睛。仅供参考。

阴谋集团联盟的弱化

冈萨雷斯表示,由“前亚当人”古迹引发的派别之争,意味着阴谋集团的“联盟”的明显弱化了。

这些发生在全球范围的辛迪加犯罪集团内的分歧,正好被地球联盟利用。

似乎阴谋集团中的很多人正看到他们的组织即将被完全揭露出来,并被绳之以法。

大卫在收官-第一部分中提及的片面揭露计划,并不是偶然发生的。这些都是地球联盟努力之下所取得的直接成果,例如通过维基解密的渠道

阴谋集团里的许多成员似乎在被审查起诉的阶段就作出选择,表示愿意与地球联盟合作。这的确是一件非常有帮助的事情。

大卫和我一直都强调,泄密者们应该被视为英雄。民众不要陷入猎巫(历史上大范围抓捕巫师)心态,这点非常重要。

记忆的问题

这时,冈萨雷斯身后的石头控制台开始闪烁着各色符号。他把注意力转向了控制面板,这时两个玛雅人进入房间。

他们三个人走向飘浮的石头控制台,观察着面板上以明显的顺序闪现的符号。

他看了我一眼,问我是否还存在记忆问题。于是我告诉他我确实记不起一些事情了,例如我孩子们的生日等等。

他皱了下眉头,然后说他会咨询玛雅人,看他们能提供什么样的帮助。

一个蓝色球体进入了房间,直接快速移动到我胸前。冈萨雷斯微笑着对我挥手道别。

我被传送回我的卧室,便躺在沙发上睡着了。

再次遭遇“被逐者”

在接下来的两天里,我试图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于是根据以往经验,试图通过冥想来回忆起被审问期间发生的事。

接着到了星期六,我的计划被再次遭遇的那个女性“被逐者”完全打乱,她几个月前曾向我的身体植入了“附着实体”。

那是相当不愉快的经历,当时我和我的家人住在一个酒店房间里,我醒来并发现了她。而当这一切发生时,我的家人很快都睡着了。

她完全是不请自来。她刚一发现我察觉到了正在发生的事,就马上再一次使我失去了意识。

几个星期前,卡丽帮我去除了身体里的“附着实体”现在还处于康复期。

康复期间,卡丽与我联络了几次,并告知我,我身体的振频不一致,因此他们很难联络到我。

导致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是“附着实体”的清除,另外一部分也缘于我心中对于某个同事的愤怒情绪。

我仍然带着上次遭遇“被逐者”时所带来的一些创伤和不满,同时我也对卡丽在好几个星期后才告诉我关于“附着实体”的事实感到不满。

当我的家人还在熟睡时,我为了处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起了个大早。但现在,我发现自己竟然面对着同一个女性“被逐者”。


不受欢迎的闯入者

我坐在沙发上,咖啡桌上放着笔记本电脑。

突然我察觉到空气中的静电,同时注意到有壁炉的那面墙。墙面开始扭动、弯曲。

我站起来,退到咖啡桌远离墙壁的另一侧。

就在墙壁扭曲和向内弯曲的地方,之前那位高个子金发女人透过墙壁走了进来。


她比我印象中的还要高。大概比我高3到4英寸,穿着一件非常暴露的衣服。

她说:“不要害怕,我是Marra,我不会伤害你。”但我还是目瞪口呆,心里充满怀疑地站在那里。

经历了上次的遭遇后,我既好奇又害怕。她察觉到了我的感受,似乎心里很满意地笑了。

她眯起眼睛笑得更厉害了,同时向我走了过来。这时我身后有一个L型的沙发,我前面是那个咖啡桌。

当我在思考如何逃跑时,突然出现了一道耀眼的白色闪光。


就在这个当口

当我的眼睛重新适应了光线,我立刻看到卡丽和安莎尔族群的两位男性正走向Marra,这时她的脸上满是害怕和震惊。

我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有一扇门的较小的圆顶房间里,这个房间被“强光”力场覆盖。原来我已经被传送到了一个地表下的安莎尔城市。

两位男性安莎尔人护送Marra走出了房间,沿着走廊往下走去。这时我仍然处在与Marra在客厅对峙时所产生的恐惧和焦虑中。

卡丽轻快地走到我面前,把手放在我的脸颊上,看着我的眼睛。

我马上镇静下来了,我急速的呼吸和心跳也平息了下来。我问她为什么“被逐者”回来了,她的意图是什么?

卡丽说Marra的意图是不光彩的,安莎尔的插手是有益的。


保持积极和爱是极为重要的

接着卡丽告诉我,我不会再被Marra打扰了,但我应该警惕接下来会来找她的那些她的同类。

我问会如何处置Marra。卡丽说她会被控制起来,直到将要到来的那些事件都已完全发生为止。

然后她给了我一个拥抱,接着把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

她看着我的眼睛并告诉我,需要放下对于某位同事的愤怒,专注于使我的振频重新回归到平衡状态。

她给了我一个很有感染力的微笑,然后拍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她现在要送我回去了。

遭遇Marra这件事让我仍然有些受惊和疑惑,但这确实就发生在我眼前。


重新平衡我的振动频率

在另一道耀眼的闪光之后,我回到了被传送前的同一个位置。

从我之前最后一次更新情报到现在写这篇文章的这段时间里,我有三次被带到拉提艾尔(Raw-Tear-Eir)面前。

每次都需要重新平衡我的振频状态,以及来自我个人交际圈中的某些人的令人沮丧的行为和行动对我带来的影响。

在这3次拜访期间,我有机会观察到那里的宇宙景观,并注意到那些巨大的蓝色球体已经明显变得更加透明了。

那九个金属球体分布的位置和几周前差不多。

与地球联盟的会议

那个时候刚好是离美国总统大选越来越近的时候,这届总统大选确实极具争议——正如大卫在第一部分开始的时候说的那样。

我在此前几个月就被告知,SSP联盟在背后支持着伯尼·桑德斯或唐纳德·特朗普赢得大选。

这两人都知道阴谋集团的存在,也确实不是阴谋集团的成员。并且他们都希望打倒阴谋集团,来造福全人类。

就在大选投票的前几天,我在FBI(联邦调查局),DHS(国土安全部)和FEMA(联邦紧急事务管理局)的盟友再次联络了我。

他们非常兴奋,因为他们的数据表明特朗普很可能会赢。

恐慌的阴谋集团对我实施黑客攻击

就在我最后一次发布更新后没几天,另一个层面的“线人接触”开始了。它始于我家电脑遭受的一系列黑客攻击。

我用来工作的其中三台电脑开始多次弹出入侵警报。谨慎起见,我断开网络并进行了一些安全扫描。

随着越来越多的他们身处其中的恋童癖消费圈与性奴消费圈被揭露出来, 我发现这些阴谋集团的人显然已经有好几个星期都处在恐慌之中了。

他们把那些年幼受害者的器官回收并在黑市上出售。然而这只是他们所犯罪行的冰山一角而已。

美国联邦调查局已掌握了充足的证据

FBI针对这些令人发指的罪行已经暗地里持续调查了几十年。大卫个人的线人独立地证实了这一点,正如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中所展现的那样,调查结果现已向民众公开。

FBI调查人员曾把这些证据交给几位检察官,结果却仅仅只是被告知停止调查。

FBI很快意识到,必须有重大的变革发生,才有可能将这些人绳之以法。

他们调查得越深入,就发现越来越多的有名有势的人牵涉其中。

调查表明,这些性奴消费圈和恋童癖消费圈已经涉及了近三分之一的美国和欧盟的政府机关在职人员。

毋庸置疑的,任何试图对他们发起的起诉都将面对重重困难。

地球联盟青睐特朗普的关键原因

这看起来就是美国大选进程中大多数FBI成员都在背后支持唐纳德·特朗普的主要原因之一。

这些FBI成员知道,地球联盟倾向于让特朗普成为下一届总统。FBI已经觉察到地球联盟的存在有一段时间了。

FBI的人相信,只要特朗普赢得大选,他们最终就能有机会把这些证据交给一位愿意提起诉讼的检察官。

这是一次争议如此之大的选举,给两党双方的人员都造成了极大的焦虑。

地球联盟的发言人-Steve Pieczenik博士(美国前副国务卿)


前盟友最后时刻的回归

自从我对外公开身份以后,便与一些我在FBI、DHS和FEMA的线人切断了联系,因为奥巴马政府对泄密者采取了镇压行动。

就在大选的前一天,这三个人都联系了我,告诉我特朗普会赢。

接着他们向我分享了许多关于上文提及的那项调查的内部信息。


不太确定

我得承认,当时我对特朗普将获胜仍持怀疑态度,并且对他们告知我的恋童癖消费圈的细节信息感到极度恶心。

还有一点让我有些怀疑的是,就在我刚被告知需要警惕即将发生的针对所有SSP泄密者的“喂服假情报的行动”后不久,这三位线人就同时联系了我,并向我透露了情报。

所以我清楚地知道,我必须重新审查我的这些情报来源了。

是时候汇总所有情报了

第二天晚上,看到特朗普真的赢得了选举, 我和所有人一样震惊。

同时我通过其他情报来源证实了这三个人并非试图(通过给我提供假情报来)败坏我的名声。于是我再次联系了他们,获得了完整的情报。

我发现FBI正在调查索罗斯多年以来在美国大选前夕的小动作,和他与美国近期一些暴乱的联系。

奥巴马似乎已经同意不赦免希拉里,只要他的部分遗产能得到保护。

现在看来,特朗普和奥巴马都公开持此表态,但是当所有“美国总统关系网”被持续爆出的克林顿审查案揭露后,我怀疑这种态度不会再继续保持。

当权派里弥漫着一股非常不稳定的情绪。按道理说,这种情况以前是不会出现的。

他们试图操纵大选的投票,结果却低估了特朗普的支持率。

大选当天,大卫从赫芬顿邮报(现在被威瑞森电信掌控)首页截了一张图片。图片显示希拉里有98%的机会获胜,而特朗普只有1.7%。

黑掉投票系统还远远不够

现在看来,投票给特朗普的选民如此之多,已经远远抵过了索罗斯搞出来的投票机器“故障”——他们原本希望通过这个“故障”来窃取大选结果。

他们做了计算,以为只要在关键的“摇摆州”把投给特朗普的选票的1%改为投给希拉里,就足以获胜了——然而他们错了。

索罗斯和希拉里


正如上文提到的,我被明确告知,索罗斯为绝大多数的暴乱提供了资金。同时阴谋集团正针对俄罗斯发起大量的报复性袭击。

我发现如今地球联盟与阴谋集团的较量变得一波三折。因为他们绝对不想丢掉美国总统的这个位置。

十分恶心的信息

正如大卫在这篇文章的“第一部分”所分享的,Steve Pieczenik博士(美国前副国务卿)披露:正是地球联盟推动并揭露了“披萨门”中的邮件。他们清楚地知道,这些邮件一经披露,我们便会发现什么。

(这些披露出来的信息使)民众已经对即将揭露出来的非常恶心的信息做好了准备——这些信息将牵涉美国政府的所有权力阶层。

我们将找出到底有多少美国(两党双方都有)和欧洲的权力阶层人士涉及这个庞大的恋童癖消费圈。

爱男孩协会的宣传画,注意其中明显的性暗示


性奴消费圈也被当作用来向权力阶层人士勒索大量钱财的手段,也可以用来左右他们的政治决策。

一旦这些令人不安的真相被揭露出来,社会大众不仅仅只是准备好接受更多的真相,他们还会走上大街要求得到更多真相。

一旦我们发觉如此之多的真相被掩盖,而这一切还仅仅只是“冰山一角”时,任何强权集团都不可能再轻易地控制民众了。

无人机的来访

在我更新这些接触信息后不久,大约下午1点(美国中部时间),我妻子从后门进来,告诉我有架无人机正在我们房子后面飞来飞去。

我跑出去,看到一架白色无人机正来回打探整个房子和后面的停车场。

图片仅供参考。跟当时那架无人机不完全相同


然后,它突然掉头飞往明显是他起飞的地方,看起来相当远。

此前不久,我刚了解到无人机的运行和操控原理与电引力场飞行器(electro-gravitic craft)有许多相似之处。

我得到进一步透露,部分特别的无人机有一套模仿游戏控制器或无线电遥控器的飞行控制系统。


作为片面揭露的一部分,全尺寸的无人机将出现在我们天空上

我被告知,在不久的将来,我们将看到天空中满是三旋翼和四旋翼的飞行器,看起来非常像现在流行的无人机。

我还被告知这些三旋翼和四旋翼的直升机将可以几乎完全自动化,拥有先进的防撞和自动驾驶功能。

这种情况是有限的片面揭露计划的一部分。阴谋集团公开这些技术以达到掩盖反重力技术的目的,并希望在一段时间之后再公布反重力技术。

我被告知,只要反重力技术得到解密并得以应用,这些无人机上的螺旋桨和发动机就可以被替换成反重力科技的装置。

这些飞行器将被大量运用于军事、治安维护以及各种民用工业。

勾起了我的兴趣,我给自己买了架无人机

此前我对无人机的兴趣达到了极点,于是我决定买一架,并开始自学如何操控。

不过我买的是一架廉价的没有装全球定位系统的无人机,所以我见证了它的各种坠毁。

在我刚买了这架无人机不久之后,很快就有另一架无人机公然侦查我的房子,我觉得这并非巧合。

这次无人机的来访,就发生在我从电子玩具店买了那台廉价无人机的同一个星期。而且距我发布最近一次情报更新不超过12个小时。

幕后的革命

如果你读过我最近的那篇报告,那么你就已经知道美国正发生一场幕后的革命,这场革命还获得了地球联盟的支持。

绝大多数的斗争发生在幕后和网络上,直到现在我们才通过互联网看到它们有浮出表面的迹象。

我想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加入冥想,观想人类顺利用通过转变,并迎来全面大揭露。(编著:准备转变冥想区每周1-6晚21点,每周日晚24点均有包含该内容的全国/全球的同步冥想,请点击蓝字→准备转变制作:扬升冥想音频 详细了解和参与)

民众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厌倦腐败——它们明目张胆地出现在我们面前,毫无责任感可言。

我们正在见证一个伟大转变的开端。将来肯定会有“成长的痛苦”,但最终的结果会让一切都值得。

如果我们能光荣地渡过这个转变的时期,我们将迎来“意识复兴”(Consciousness Renaissance)——它已经被剥夺了好几千年了。

南极与阴谋集团的投降

在过去的一年里,许多世界政治和宗教领袖都被带到了南极。

主要原因是南极发掘了一处新的考古发现。他们兴奋地参观了这处新发现。

据线人透露,阴谋集团计划逃往新西兰的某个岛屿、南美洲的某些地方和南极。

如果确实如此,对于地球联盟来说,这些会议可能是一个信号,预示着秘密地球辛迪加犯罪集团的主要成员正准备逃脱由愤怒的美国民众发起的正义审判。

阴谋集团曾相信他们可以窃取大选结果,再次逃脱被审判的命运。然而这次他们错了。

约翰·克里,奥巴马政府的国务卿

也许当属最奇怪的进展便是:大选当日,美国最高外交官约翰·克里却飞去了南极:http://www.rferl.org/a/us-top-diplomat-kerry-…/28098262.html

巴兹·奥尔德林也去南极参观了遗址,然而不明原因导致他生病并且必须离开,因此破坏了他原先的参观计划。

(收官Ⅱ-第一章节结束,第二章节待续)

翻译:Yeti

校译:Zay


原文链接:

http://divinecosmos.com/index.php/start-here/davids-blog/1209-endgame-pt-2

标签: , , , ,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