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科里·古德情报更新-第一部分

科里·古德情报更新-第一部分

Corey Goode Intel Update Part 1

来源:

科里·古德官网Spherebeingalliance.com
上传时间:2016年8月16号

翻译:tnjj_123校译:希克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我们的星球和太阳系正在经历一个大部分民众难以想象的深刻转变。不仅外星人是真实的,而且不同的正面负面族群比我们所能意识到的要更多地参与到了我们的生活中。尽管许多人不相信不重视我们千万年来获得的古老的灵性智慧,然而正是这些灵性知识是值得我们学习和练习的。

我曾在秘密太空计划中服务了20年,大多数人并不知情。但是越来越多的内部知情人士正在涌现,比如航空航天工程师威廉•汤普金斯,他独自证实了我证词中诸多正确的方面。汤普金斯已参与了《揭露宇宙》的摄制。这个盖亚电视台每周的节目,现已拥有比CNN更多的观众。
来自现实世界中的信息正越来越多的验证了我看到和听到的事情。针对在《揭露宇宙》中对我的采访,大卫•威尔科克于6月19号发布了一个全面的概括,并且包含可查证的证据。在他飞往科罗拉多录制新一集《揭露宇宙》的前几分钟,他才发布完这些文章的最后一部分。一直在关注我们故事的人们最好全面地阅读这些文章。
Full Disclosure and Ascension: The War Has Gone Hot! (Part II)《全面揭露与扬升:大战正酣》文章的链接是:http://www.pfcchina.org/qmjlyys/2144.html(此为中文版链接)

首先,清晰的证据就是众多分布广泛的奇怪大气现象目击。NASA试图宣称于6月2号出现在凤凰城天空一个大规模不规则的长尾迹是一个“小行星的杰作”。这类事件其实对于圈内人来说都是非常值得关心的,因为他们害怕一个超级先进的飞船在一个人口稠密的城镇区域坠毁。

凤凰城上空的不规则尾迹象(图片来自大卫威尔科克官网)

然而,我的信息显示正面和负面外星人以及其他地球本地种族之间正在进行一场战争,

击落现象会变得愈发普遍,而这将导致可见的现象。这个信息几乎立即被大卫文章里对诸事件的描述所验证。

在这其中关键的角色是阴谋集团(Cabal),NWO(新世界秩序)。然而,大部分人不知道的是,阴谋集团正同时被地球上以及秘密太空计划中的联盟所反对。他们对地球的金融政治控制正在被系统性地推翻。
地球联盟(The
Earth Alliance
groups)包含了很大一部分美国国防部和情报部门团体,他们正在为正义而战。现在正大规模发生的电脑黑客攻击就是一个例子,并正在公布着真相。我们也听说了大规模的数据转存(data
dumps)将会在未来发生并会导至全面大揭露——阴谋集团所有罪行以及秘密太空计划的真面貌。

其实,阴谋集团是被负面外星人所创造并操纵着,包括一个被称作Draco(天龙人)爬虫人种族。

天龙人皇族电脑模拟图

阴谋集团里面的人类并不是可变换形态的爬虫人,其实生物形态的生命并不具备这种能力。然而,某些集团成员被心灵控制或与这些负面外星人有心灵连接,以至于某些直觉强的人能看到一个爬虫人附在他们脸上。这能解释大卫•艾克作品中通报的诸多事件。

Draco(天龙人)是一个致力征服的种族,汤普金斯的新证词揭示了他们沟通过纳粹,不仅是为了征服地球,而且还要借助纳粹的力量打造一支能参与征服其它世界的军队。纳粹团体拥有天龙人想要的人力及工业力量,并且于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利用天龙人给予他们的科技在太空中殖民。
美国曾利用获得的资产发展其自己的空间项目,但是远远没有达到德国人的水平。最终美国被威胁着强迫加入了德国的秘密太空计划。他们当初希望能接管那个项目并把德国人赶走。很不幸的是,相反的结果发生了——至少多年来看是这样的。
秘密太空计划中所发展出的科技使地球上的一切技术相形见绌,包括了他们的复制机设备、传送机、时光旅行、反重力、自由能源以及能使任何形式的疾病甚至衰老成为过去的治疗技术。这些科技能让我们的社会一夜之间转变成一个星际迷航式的文明。这些资产已经存在于太空中,不过因为阴谋集团和他们的主子们的意愿,我们并不被允许使用这些科技。
 然而,在秘密太空计划内部发展出了一个庞大的抵抗团体,我们称之为“秘密太空计划联盟”。尽管我在秘密太空计划里的正式工作已经在1987年结束,然而我前些时间被一个强大的外星人团体联络,这导致了我重返秘密太空计划——这是他们直接的请求。
这个新的团体最初被称作“球体存有”。因为他们伴随着巨大球体的阵列到达太阳系——其中有些球体直径与海王星相当。第一个球体在1980年左右到达,但是他们直到90年代才开始以大规模展现。另一大波球体正好在玛雅历终末的2012年加入。球体们拒绝和秘密太空计划或秘密太空计划联盟沟通,由此引发了巨大的关切和神秘感。
我于2014年10月份开始与大卫•威尔科克一起紧密的工作,这是在我们首次信件沟通5年后才开始的。尽管大卫一开始对我的经历和申明感到十分的怀疑,但他不久意识到我正在验证许多他从其他内部人士那里听到的特殊信息。我非常惊异于他掌握的还未公之于众的,关于秘密太空计划的庞大信息量。这些信息被压着没公布使他能够辨认出谁的信息是真实的,谁的信息是假的。
大卫一丝不苟地将我说的所有东西实时记录下来,这些信息最终在2015年2月前变为了一个150页不空行的文件。我们现在正在进行将这些信息印制成书的过程,并且一旦有进展我们就会上传更新。
大卫也和盖亚电视台那些他信任的关键人物分享这个文件的内容。大卫在那年2月的意识生活博览会上对我及其他内线人士告诉他的讯息进行了一次最初的浅揭露。这个事件在内部人士世界里面激起轩然大波并导致我被威胁。尽管那次揭露的讯息大部分并不是我和他分享的那部分。
你可以在大卫前不久于2016年8月2号发布的扬升秘密视频镜头里面找到我在观众席里。与某些网上评论相反的是,那时我还完全的默默无闻,直到大卫做这个节目的时候(意识生活博览会现场):www.youtube.com/watch?v=7-ZWzwNMsxQ
就在我们将这些信息发布于公众不久,“球联盟”最终沟通了秘密太空计划联盟。他们点名要求带我上来。我于2015年3月初通过我的联络人冈萨雷斯中校介绍给联盟里面的一些关键人物,冈萨雷斯也是一个被球联盟所沟通的人。
促成这次会议的存有们在过去已经联系过我。他们是人形的,但是拥有一些类鸟的特征,包括蓝紫色的羽毛,因此我们称他们为蓝鸟人。其中2个我最常联系的存有自称为拉提艾尔(Ra-Tear-Eir)和拉朗艾尔(Ra-Rain-Eir)。其中Ra这个词几乎发音似”Raw”(rou)。
蓝鸟人拒绝和联盟直接沟通,最终他们让我作为他们在这第一次会议中的信使。他们和一个我们简单称之黄金三角形头的存有站在我后面,然后通过在我脑子中说话回答联盟的诸多问题。随后我尽可能一丝不苟地向联盟报告的这些问题。
这是个很大的惊喜,这仅仅是随后诸多会议的一个开始。我变为了一个为SSP联盟以及他们行星疗愈工作的交流器具而为人类熟知。
这个行星愈疗工作被大卫的合作极大地促进了,并且因盖亚电视台决定单独制作一套系列节目Cosmic Disclosure《揭露宇宙》专门介绍这一事件而被放大。
在2015年9月份,在揭露宇宙上线一周后不久,我被介绍给了另一个联盟,这次这是一群生活在地球内部的智慧文明。这并不是传闻的什么“空心地球”。地球表面以下有各种蜂巢似的空穴,其中不少转变成了具有先进科技的可居住区域。这些区域分布着广泛的先进科技文明,大部分都远远地超越地表文明世界。

尽管我在SSP里面听说过地心文明,我所看到的场面还是相当的令人感到惊喜。一个自称为Anshar的团体被卷入了人类精神进化事务中。他们确实看上去像地球上的北欧人,不过他们的头发都是白色的,他们的眼睛都略大一些。我被介绍给了Anshar团体一个自称为卡丽(Kaaree)的女人,


女祭司卡丽(kaaree)

并且和她进行了一次(我们的语言只能称之为心灵融合)的交谈。

这个事件对我造成了持续的影响,包括我开始立刻执行更健康的饮食习惯并瘦了许多,以致我的外表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安莎尔(Anshar)团体和蓝鸟族给的大体信息就是我们行星和太阳系将要经历一次巨大的能量转变,并将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灵性转变。越富有爱心,乐于助人,和富有同情心将会从这次转变中收获更多。因为这次转变实质上是一次灵性上的毕业式。我们将获得如同我们所读到的灵性文字中那些大师的能力。
负面团体被允许在任何我们想要的时间和地点继续向我们提供诱惑性意识形态。这是宇宙运行所仰仗的自由意志法则的一部分。这些负面的存有们其实依靠我们的恐惧、愤怒和悲伤所喂养。这被经常称作”loosh”,正确地说是他们的能量食物。
一旦你明白了天龙人(Draco)利用我们的行星来做恐惧收割之后,你将明白许多阴谋集团操纵的看似难以解释的自毁行为。一个拥有更少人口的被更严密控制的星球会比我们现在产生更大量的“loosh”给Draco享用。因此,我们能看到他们正在努力推行的人口灭绝计划——杀掉数以十亿的人民——新世界秩序(NWO)计划。
这场宇宙战争在《一的法则》中被详细地解释过了。这是一本记载着106个问答的系列书籍,问答双方是一个物理学博士和一个自称为Ra的外星智慧。             
我在SSP中知晓了这本书,而且被编程认为这本书是负面的。当我告诉大卫我掌握的讯息时他已经学习并传授一的法则近20年了。
蓝鸟人在接触我不久之后要求我阅读《一的法则》。当SSP联盟有机会和他们联络的时候,最初一系列问题之一就是,你是一的法则中那位Ra吗?他们仅回答了一句:“我是Ra”。就如同在一的法则对话中信息源每次在每个回答前自我介绍那般。
当大卫•威尔科克询问这个团体是不是就是《一的法则》系列中的Ra时,他听到了他脑海中一个清晰的声音:“现在出去看看。”他走出前门并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彩虹。这提供了一个不直接但是引人注目的验证,这的确是我们现在正在与之交流的团体。大卫和我也在餐厅里面讨论并录制,当我们离开餐馆的时候我们俩都看到了彩虹。
自由意志法则允许负面创造他们能达到的任何程度的干扰性或令人不快的事件。我和我的家庭为此付出了巨大代价。然而,天上的存有向我解释我只会经历我自己所允许的程度。因此假如我能恒常地在生活中遵从并支持他们教导的讯息,很多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件都能被完全避免。
这远没有听起来那么容易,因为我们不停地被引诱并被负面情绪的事件所挑战。我所做的这个工作使得这些挑战大大地升级。

大卫在6月19号的文章中给出了大部分现在可以接触到的信息。包括发生在冈萨雷斯中校身上一个悲伤的故事。我在SSP联盟里面主要的沟通人开始对我不满。这发生在一次SSP团体对我的绑架事件之后。他们利用先进科技让我供出了三名我认识的联盟成员。他们通过一个类似Ipad的东西强迫我看一系列的图片,

科里遭到化学绑架的电脑模拟图

利用我潜意识对在我被弄上仪器之前我所见过的人们的认知,使得我暴露了中校冈萨雷斯并迫使他躲了起来。

然后,我经历了一系列黑暗的过程,我被反复的绑架、审问经受一种被折磨的生存状态。一个SSP联盟的专家,其工作是“调教表现不佳的资产”。我被反复整地精疲力竭却并没有完成任何联盟的期望。他们也对大卫有相同的负面的情绪。
这种每日都能造成人员伤亡的工作的确非常困难,并且有不少的精神干扰使我们涣散、沮丧、拖延或打断我们继续进一步分享这些信息。
那个被指派给我的自称为“牧马人”的SSP专家,并不关心我的理由。他们看到了地球上发生的一些列强大的变化使得未来会发生一次全面揭露事件。这不会是什么魔法力量才能触发的事情。我们必须去争取它,一旦我们对真相的探求成功,负面力量会失去一切东西。
牧马人给我提供了一份之前冈萨雷斯一直在从事的工作。我会有工资并会有更高级别的准入许可,但是与此同时我得让我的行踪完全处于隐秘之中。一旦我决定我不接这工作,我就不会在未来与这个人有任何接触。我一旦去了那儿,我可能会被整得更惨。
在我们去科罗拉多找伯德再次录制之前大卫立刻更新了文章,这是我提供给他的一份详细近况简报。我们录制了几集《揭露宇宙》节目来讲述这些更新讯息。你以下将读到的是一份对最近发生事件的手写版本。
在我回到科罗拉多家中不久卡丽(Kaaree)通过一种“乙太会议联络”的方式,与我取得联系。她当时正在对她参加过的一系列最近会议进行报告,包括一次和一些秘密太空计划联盟代表举行的会议。
在这些简报中她了解到我们最近的南极冰洞侦查飞行使得这些负责这些设施安保的个人陷入了很大的麻烦。

他们对他们那先进的科技没有探测到Anshar巴士飞船而感到震惊。

科里乘坐的安莎尔巴士电脑模拟图

这不仅是对在这些设施工作的人们一个心理上的震撼,并且据称这些特定的冰底区域被公布于众。

南极冰盖下的工业基地模拟图

这些古老的地点在不同程度上相当地关键。

我不久发现一个古代文明的遗迹被发掘。他们在对人造饰物,科技物品进行分类,并且还发现了不少居民有趣的遗迹。
报告被提供给联盟的特定群体时已经太迟以致其不能做为一个行动讯息。在简报被递交的即刻,联盟的一个分支已经在那个地点并且已经开始在南极地区执行一个行动。
卡丽(Kaaree)被SSP联盟代表警告说牧马人不仅有意找回我,并且还另外找了一些联络人想看看他们能提供什么级别的准入许可。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对牧马人来说这事如此私人化。我被告知这个个体处在一个高度激发的状态,并且他被紧密地监视着。

我问关于冈萨雷斯有什么可以报告的,我得知他现在正被古玛雅分离文明照料着。

玛雅分离文明电脑模拟图

在这个乙太层面会议中,我和卡丽(Kaaree)交谈了一些个人问题之后不久结束了。

在接下来的一周我不时被卡丽(Kaaree)接触以进行一些小的讯息交换。她和SSP联盟会议的信息如水滴一点一滴流下般传达给我。我感觉信息很不连贯,并且似乎没有太大的用处。
我问为什么卡丽(Kaaree)要一直和我沟通,而我最近却几乎没有任何新的讯息提供给她。她对我笑着说我在未来事件中还会有关键的角色。她告知我在我们的心灵交融之后,我们变得更加互联,使得她能看到我余生未来的事件。我记得我曾和Raw-Tear-Eir交流过当宇宙能量增加后,球体会淡出太阳系。在那时,会有另外两个种族进入到太阳系并会与我们更加紧密地工作来度过转变期。卡丽(Kaaree)抓到我这个念想然后植入了一个念想,“你和我将在守护者们离开这个相面之后很久都一直互相联系着”。
7月10号早上3点40,我被一个熟悉的涌入我眼睑的蓝色光芒唤醒。我睁开眼睛,看见屋内一个蓝色光球沿着屋顶做它典型的Z字型舞蹈。我起床,随便穿起并指示我准备好传送。我事先并不知道这次会议会发生,我当时并不知道我要去哪儿。
当我到达时我看见了拉提艾尔(Raw-Tier-Eir)的轮廓,他身左站着一个矮的多的人物。不过他们看起来隔的相当远。我的注意力立刻被我们所站的巨球外面的景象所吸引。我注意到其他不同大小的球体正在开始远离太阳。这些球体比我以前所见的更加光亮了——是从球体内的视角。他们似乎在闪光并随后变得更加半透明化。他们正以缓慢的方式朝着金星和地球轨道方向移动。
我然后注视着太阳。球体内的墙好似一个滤光镜,改变了我们一般看太阳的那副模样。我感受到了似乎是日冕风暴的放电的噼啪声。
随后我转向球体内拉提艾尔(Raw-Tear-Eir)和另外一个离我10英尺的存有。我向拉提艾尔(Tear-Eir)致意并瞥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另一个人。他们用我见过的最有爱的眼神回望着我。这个新见的人大概有5英尺5英寸高(1.65米)身穿一件闪光的绿色长袍,脚穿闪光的棕色凉鞋,他的面部有种类似民族风情的特征,包括那种非洲人物特征。他的眼睛是棕色的和我们一般大,他的头发就像盐和胡椒(黑白)混在一起的样子,不过似乎有更多的黑发。他看起来像是他们族类里的一个长者,这要归功他的皱纹。他的肤色是那种现代北非人群的颜色不过有种微微的橙色混于其中。他的头相比我们的更圆一些不过总体看来他非常的“人类”。
我心想这难道是美国本土人和西班牙人第一次见面时的感受么。我注意在他最终开始说话时到我们相视静默地站了许久。
我非常的肯定当他使用英语向我自我介绍的时候,我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我完全分辨不出任何的口音。他用蓝鸟族称呼我的名字来称呼我。他自我介绍到他叫米卡(Micca)。
他说他的行星处于我们本地星团之中。他们的人民是我们的星际表亲,我们94%的基因都是相同的。他自称他是他们星系对地球沟通大使。他的人民对我们的文化和艺术感到非常的着迷,但却对我们进行暴力活动的能力而感到不安,他进一步宣称他的人民曾作为难民在地球居住过,那时是在他们的人民为了自由而战斗的时候。他说离他们上次推翻暴政存有的奴役统治才过去了几个世代(我们的世代?)的时间。
我问米卡(Micca)他为什么用英语而不是用心灵和我进行沟通。他说他完全有能力通过心灵和我沟通,但是他倾向于使用我的母语与我进行交流。
他随后说道,他的人民已经通过比对我们的电台、电视、网络数据和他们先前的经历来了解我们当代社会的运行方式和我们所处在的意识等级。许多他们的人民正在观察我们不同形式的娱乐活动和信息流通,并不是出于好奇。他称他们族人对于未来在我们能够从那个相同的曾奴役他们的种族手里获得了真正主权之后,能够来到地球并协助我们感到异常兴奋。
米卡(Micca)进一步说道他也曾和拉提艾尔(Raw-Tear-Eir)在他们人民挣扎的时候紧密合作过。我们现在正在经历的过程和当时他们当年非常相似。他说当年他的人民并没有像现在地球这样如此多的挑战,但是这里却有很多共同点。他说如果我们乐于去接受。他们的讯息输入会异常的有价值,在很近的将来。我们说了更多的未来关于他的人民会和地球人类一起合作什么的事情之后,他突然结束了交谈并向我道别。我对对话结束之快感到惊讶,我随之期望能和拉提艾尔(Raw-Tear-Eir)交流。我看到蓝球从他身后过来附到我前胸的一个点并将我带回卧室。我有种感觉我没有看见米卡(Micca)大使最后的样子。我然后继续我的日常安排,自从6月末和他一起在伯德拍摄《揭露宇宙》之后就没再说过话,我脑中有许多想法和事情。我计划了一次去长滩的家庭旅行。 我希望这会给我们一个机会来讨论最近的事件。大卫不巧有次主要的身体和情感的清理结果都非常正面。我们的日程并没有交汇。
7月16号,在我会见米卡(Micca)
6天之后,蓝色光球再次出现在我的房间里面。我重复上次过程并发现我处在一个大型球体站在拉提艾尔(Raw-Tear-Eir)和另一个体形小点儿的人旁边。再一次我看到了令人震撼的宇宙场面,并看到了和上次差不多的景象。随之我看着拉提艾尔(Raw-Tear-Eir)和另外一个站在我前面的人。我随后看到了拉麦艾尔(Raw-Mare-Eir),拉朗艾尔(Raw-Rain-Eir)和三角型头存有站在远处。我向Tear-Eir致意,随之我转向他的伴随。我花了一些时间才意识到这个站在我前面的人是冈萨雷斯,我感到很震惊并且实话说我对见到他有点儿紧张。
上几次我们的见面一点儿也不愉快,我基本上被交给了牧马人。上次我听说冈萨雷斯已和玛雅族在一起并接受情感愈疗。当我看到他的脸去判断他的倾向时,我注意到他不再有标志性的满脸愁容,也不再经常性的紧绷他下巴的肌肉了。他在看我的时候的他的脸完完全全地放松着,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他笑着问我如何。
在简单的互致问候之后,他解释到从他所经历的时间来看,他已经离开了6个月。他说玛雅分离文明的科技简直就是魔法。我在不停地想他极度幸福的举动还有他整体能量场中巨大的变动。他说他现在了解自己了。他已经发现了他生命中一个明确的目标。他说他曾尝试通过在军队中致力完成任务而找到目标,并尽全力去完成它。他相信他自己是在为了更大的善而工作,并最终成为一位为服务他人型的人。他掉入了低密度自我主义的陷阱,随后自我膨胀。他和我讨论了拉提艾尔(Tear-Eir)和卡丽(Kaaree)每次问我需不需要知道“你曾是谁,你现在是谁,你将来会成为什么”之类问题时,我说我对两方提供的服务都拒绝了,似乎在我内心深处有什么东西在告诉我我应该避免知道这类信息。
卡丽(Kaaree)甚至告诉我这些问题的答案会改变我个人关系状况。我想到了我的家人,然后我为我做了拒绝这个决定而感到舒畅。当我第一次见卡丽(Kaaree),并且我否决她的帮助(了解前世今生来世)后,她回答到,“固执似乎伴随着你的每次转世”。
冈萨雷斯说他治疗进程的主要突破就是,当他面对这个相同的问题由玛雅分离文明团体提出回答了“是”。他花了些时间去接受它。并鼓励我再次遇到这种情况时不要拒绝。
 冈萨雷斯随之表情变得严肃并对他之前的行为表示歉意。他似乎想听到我大声说道我原谅他,我当然这么做了。在得知我并没有对他有任何愤懑之后他看起来如释重负。他告诉我他见过一些SSP联盟的人了,他并不能回归到他消失之前的岗位上了,不过他能够和某些特定的资产交流。他将会留在玛雅族中并作为一个在不同的,想要协助人类的团体间沟通联络的人员。冈萨雷斯说他没太多情报给我,不过会详述些早前他分享的讯息作为向SSP联盟抛出橄榄枝。我已持续数周缺乏新鲜的讯息了,我很乐意听他会说什么。

他继续讲述所有在南半球已经被大卫,迈克尔·萨拉(Michael Salla)和我通报过的所发生的事件。他说了些这些阴谋集团所准备的事件。每个团体对于未来行星会发生的事件观点并不统一。不过所有人都认为太阳将会在一瞬间对所有方向释放大量能量。

威尔科克详细地探寻了各种讯息,从科学和灵性的双重角度在《扬升的秘密》这本书中解答了这个问题并会在8月30号发布。我已经阅读过一份发布前抄本,并感觉它对引发全面的讨论有着巨大的用处。


大卫·威尔科克的新书《扬升的秘密》封面

冈萨雷斯说道,当已确定的太阳事件发生前没人会确切知道未来到底会发生什么。他说许多精英相信太阳会进行一次重置。据说这已经半规律地发生过,不仅是太阳整个本地星团千万年来都发生过。

《一的法则》观点是,这是一次自然事件,会促使进化以及整个宇宙间不停自然重复的时间循环的扬升。最科学和实用主义的秘密政府辛迪加相信整个太阳日冕表面会有大量的喷发。他们相信太阳会重新唤醒并进入新的平衡状态之前完全地黑暗数天。
 这些阴谋政府书呆子相信正在进行的能量冲击波和即将到来的巨大宇宙能量波会破坏所有通讯系统,电子设备和所有地球上的电力源。这会对现存的基础设施造成不良影响但却会部分地清除我们太阳系的AI讯号威胁。它还会提供一次完美的揭露和一次性全球散播新科技的机会。

还有些辛迪加们相信这会让地球磁场极性改变,对行星上每一个人造成巨大的影响,我们身体的神经和磁场连同我们的意识都会被改变。
不过关于这次太阳风暴会有多强大,不同的秘密政府辛迪加团体之间存在着分歧。有些人觉得这是一次小事件,几十年就能恢复过来,其他人觉得这会导致巨大的火山爆发和大范围的全球地震。还有一个特定辛迪加团体认为这会导致一个星球冬天,并重复之前先进文明的毁灭,且就是对我们上一次冰河世纪事件的重复。

不管怎样,每一个秘密地球政府辛迪加都希望在废墟中再次崛起并对幸存者施加严密控制,他们相信他们会在混乱之后带来秩序。他们会是乌托邦式的新世界秩序星球的神。

冈萨雷斯看到我脸上关切的表情并说,这个事件还不会立即发生,而且这些景象只不过是这些辛迪加所指望的。他说更通玄学的秘密政府人员相信,如同许多我们的社团,这次事件将会是一次精神上的收割。这也是一的法则的观点,大卫已对此宣传并进行调查了20余年。那些秘密政府辛迪加相信他们能避免并躲掉这些当他们藏在地下或冰盖之下,比如南极。
在这时我注意到我们现在站着离其他蓝鸟人和金三角头存有更近了。冈萨雷斯注视了拉提艾尔(Tear-Eir)几次之后,说道他得终结这次对话。一个蓝色球体到达了。冈萨雷斯注视着我并说,我认为拉提艾尔(Tear-Eir)希望你在我下次回来之前认真留意你听到的讯息。然后他进入了一个蓝色的球体并离开了。
我看了看拉提艾尔(Tear-Eir)和其他人。我终于能够读完一的法则第一本书了。自从我开始认真地读这本书,拉提艾尔(Tear-Eir)开始和我用与书中类似的语句交流。我现在能够提出更多问题并明白更多传递给我的讯息。我开始想知道我这次沟通能得到什么讯息。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