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十|地球执政官

  • A+
所属分类:大卫·艾克
摘要

如果你能给人们一个假造的版本关于我们如何到了现在,你就是在给人们一个严重扭曲的认识关于他们现在在哪里。因此,历史是他们扭曲的重要目标之一,来为我们制造一个关于现在正在发生什么的扭曲的版本。现在,就让我们走进历史的微明区,在我看来,根据我的研究,这些内容具有完美的逻辑合理性。

视频原文:

所以,对历史的控制也是整个控制中的一个重要部分。乔治·奥威尔在《1984》书中写道:“谁控制着过去就控制着未来,谁控制着现在也就控制着过去。”就是说,如果你能给人们一个假造的版本关于我们如何到了现在,你就是在给人们一个严重扭曲的认识关于他们现在在哪里。因此,历史是他们扭曲的重要目标之一,来为我们制造一个关于现在正在发生什么的扭曲的版本。现在,就让我们走进历史的微明区,在我看来,根据我的研究,这些内容具有完美的逻辑合理性。    

很久很久以前,我们体验着的这个实相,即我们称之为世界或地球,它遭到黑客入侵了,它被人类视域之外的外星实体入侵了。我们前面已经讲过,可见光范围是人类能够感知到的唯一频率范围,任何存在于可见光以外的事物我们都看不见。但是如果你与那个频率足够的接近,能与那个频率的实相互动,就能看到它们。被入侵前的那个世界的样貌在世界各地的古代记录都有提到,这个实相被入侵以前,在很多方面与电影《阿凡达》中象征的一样。那时,人类的意识比现在要广阔得多,人们理解到万物之间的联系,懂得电磁水平的能量,这样,能与植物交流,能与动物交流,能与看起来是无生命的物体交流,因为它只在我们感知的全息水平中是无生命的。人们能感知到一体性,感知到连接,并知道我们只是伟大整体的一个部分。那是一个心灵的社会,人们通过心轮与彼此互动,而不是今天我们社会中的脐轮互动。换句话说我们来自于这个心轮区域,如我以前说过的,心轮是我们通过幻象连接到伟大整体的通道。所以当你是由心灵连接的,来自一个心灵感知的社会,它会创造出一个与现在社会完全不同的社会样貌来。但是后来发生了我称之为的“大分裂”,即这个实相的信息波形构架中产生了巨大的“扭曲”。当这种扭曲发生时,维持行星在轨道上稳定运行的电磁场也被扭曲了,太阳系中的很多行星轨道都受到影响和改变。我们今天看到的太阳系与“扭曲”发生前的太阳系相比是不一样的。

     

《土星神话》这本书由一位研究学者大卫·托尔伯特所著,这是我发现的最杰出的一本关于古老符号研究的著作,绝对是一流的研究,几年前出版的。他用了很多很多年,对古老记录、描述和符号进行了大量的详细具体的研究。他发现,所有这些内容都与一个事实有关,即我们所称的“土星”,以前不在现在这个位置,土星环以前也不是现在这个样子。以前,土星距离地球非常非常近,以致于它其实并不是称作“行星土星”,而是一颗“新星”,木星也是。在这次“扭曲”发生之前,土星是这个太阳系最主要的光源。从地球上看去,先看到的是金星,中间的那个是火星。这是一个模拟图,是从地球视角看到的金星火星土星的位置和大小。所以在大灾难/扭曲发生之前,土星绝对是地球社会聚集的中心。

伊曼纽尔·维利科夫斯基在五六十年代进行了大量研究,出版了系列著作,他的研究和观点认为,曾经在我们这个太阳系发生过一次“大灾难”,太阳系中的行星位置发生了改变。当然,作者受到嘲笑和解雇,但是他真的是一位了不起的先驱学者。这么说并不是是因为他详细的研究结果和事实资料,想想看,当你努力揭露一些别人不愿意让它揭露出来的东西时,你要面对什么?他提出了非常了不起的开拓性的研究主题,这些主题被一些人接过来继续研究,其中重要的两人是大卫·托尔伯特和华莱士·唐希尔。华莱士·唐希尔在电性宇宙方面有很强的研究,他把自己的物理学和电子学研究背景与大卫·托尔伯特的古代符号和记录背景结合在一起。在这次大灾难中,土星改变了,木星也受到影响,对地球产生的影响,是所有古代文化中广泛记录的一个重要主题,因此,最典型的是圣经中记载的大洪水与诺亚的故事。更早的美索不达米亚中也有这次大灾难的记录,全世界都有这次地质自然大灾难事件的记录。它彻底终结了之前已存在的那个世界,也就是电影《阿凡达》中蓝皮肤的纳美人那种社会状态。

想想看,几年前发生的自然灾害,比如日本海啸和大地震,日本海啸产生的巨大的破坏性是难以想象的,造成极大的破坏,但世界上仍然有一些没有受害的人们前来援助。但是当发生星球级的大灾难时,正如所有古老记录中的那样,没有人来援助,因为全世界每一个人都遭遇到了同样的处境。假如它发生在今天这个时代,那么首先,我们所谓的文明会马上消失,电力被彻底摧毁,与电力相关的一切都不复存在,石油和与之相关的一切都会很快地不复存在。以我们现在的眼光来看,世界很快就会成为一个原始社会,很快的,以前那个高级社会拥有的知识被摧毁了,失传了,只有神话故事中还留有蛛丝马迹了。所以当然就有了大量关于亚特兰蒂斯和姆文明的故事传说,它们在太平洋和大西洋的近海域,在那次大灾难中沉没海底了。所以那里的海底世界当然就有巨大的建筑和城市遗迹,它们以前都建在水面上的。

我在第一场已讲过,这个宇宙的基础架构是波形信息,所以在波形信息层面上(由此创造出了大灾难事件中的所有事件)的任何扭曲,都会映照在这个全息实相中,显化为巨大的扭曲,也就是我们看到的巨大的地质灾难和气候变化,以至于太阳系变成今天这个样子。这个领域的很多研究都注意到在火星和木星之间的“小行星带”,研究者认为,在大灾难发生之前,这个小行星带并不存在,他们可能是对的。当这一切发生时,正是这些疯狂势力进入太阳系的时候。我一直在说的这个黑暗势力,很多很多古代文本中都提到,他们是这些大灾难的幕后制造者。不仅如此,因为头脑也是在这个波形水平上运作着,所以在波形水平上的任何“扭曲”也会扭曲人类的认知,扭曲人类的头脑。我们人类,从一个与本源连接、开放、觉知、扩展的意识社会,进入那个最终被牢牢控制的社会,直到成为今天这个样子。这些来自宇宙的负面种族正是幕后操控者。当这次大灾难发生时,心的交流方式也受到损害,不仅因为这次扭曲,而且还因为这些负面体的作用和影响。我们的社会,从一个“以心轮为感知中心”的社会,下降为一个“用腹部的脐轮感知”的社会。

当我说到腹部的“脐轮”,我指的是“情绪”(注:脐轮掌管情绪)。今天我们与社会,与人事之间的互动方式几乎完全是通过情绪进行的,以前心是主宰者,现在越来越多的情绪成为我们的主宰,我们是在“情绪化的反应”,而不是思考,不是感受,而这一点正是有利于操控势力的好处,一会儿我会解释这点。所以当我们陷于脐轮掌管的情绪反应的社会中越严重,我们就会越严重的远离。我前面已讲过“heart coherence”使心脏电磁场与大脑及人体其它系统谐振,用美国心脑数理研究中心的结果来解释就是——它创造出与高层意识的连接。换句话说就是,情绪反应使我们失去与高层意识的连接。心脏数理研究中心认为,当你进入心轮,心脏电磁场,你就脱离了时间与空间的束缚的幻象,进入更高层的自我认识。所以说这次黑客入侵,逐渐关闭了我们与高层意识的这种连接,使我们普遍成为一个五官水平的社会,这样,就把我们锁闭在这个极其狭窄的频段内,即我们所谓的“可见光”世界。我们从宽广的觉知,变成为仅仅一小部分的“我是谁”,而不是完整的“我是谁”,这样,逐步切断了“身体-头脑”水平与更高意识水平之间的连接。当它发生后,我们就陷入了真正的麻烦和困境中,我们开始将五官世界作为唯一的实相,而意识不到我们称之为“世界”的这个狭窄频率段之外的无限意识才是整全与无限。

我要说的是入侵我们实相的这些实体,在每一个古代社会以不同的名字记载或提到过。有趣的是,中美洲萨满把他们叫作“飞行者”,基督教称作“魔鬼”,两千年前的诺斯替派称之为“执政官”,伊斯兰教称作“妖灵”,因为所有这些描述或名称实际上指的是一回事,他们是不同的名称,却是同一事物。诺斯替派把“执政官”描述为来自于“明亮的火”,伊斯兰教和前伊斯兰的阿拉伯记录中“妖灵”由无烟火诞生。当你把它们放在一起来看,它们说的完全是同一个力量,同一个现象。 那么,它到底是什么?

有趣的是“诺斯替gnostic”一词来源的意思是“知识”,诺斯替派思想家们在任何时候只要表现出他们理解并传播他们的知识与信仰的征兆,他们就会遭到杀害,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卡特里派(又名净化派)在1244年在法国南部的蒙塞居尔被灭除,那些人是诺斯替(灵知)思想家。亚历山大图书馆,收藏了大约五十万卷古老知识,后被罗马教会大火烧毁,亚历山大图书馆那些管理人员,就是诺斯替思想家。由于知识传承者遭杀害,书籍被毁(类似焚书坑儒),所以诺斯替派教义和文本都失传了。1945年,在埃及的拿戈·玛第发现一个罐子,里面有诺斯替主义经书,被称为《拿戈·玛第文集》。从这些经书中,人们开始理解诺斯替主义宣讲的内容。他们的知识是神秘的,不可思议,他们讲到了其它层次的实相。他们中的很多人拥有特殊的知识,就像我们今天所说的萨满那样。这就是诺斯替经文中谈到的内容,他们谈到“执政官王(他们称之为Demurge)和执政官”,他们把“执政官”与犹太教和基督教共有的“耶和华-雅威/神”联系在一起,也把“执政官”与人们所说的“撒旦”和“魔鬼”联系在一起。他们说“执政官”创造了我们所见的这个世界,但地球、太阳和月球这三者除外。有趣的是,这三个星体在几何学方面有极大的关系,这种关系并不存在于其它行星之间。而且“执政官”最初的意思就是指“君王”、“统治者”或“掌权者”,因为诺斯替派说,事实上我们现在所见的这个太阳系形成时,执政官就已经存在了。因为事实上是他们创造了这个太阳系,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三个星体外。他们说“执政官”是“虚假神”,创造了我们感知到的这个物质实相。并提到这些存有是无机的非生物体,像机器人一样(cyborg/robotic)。这些经文写于1600年前或更早时期。但他们当时就知道地球与太阳系中其它星体之间的关系,并知道地球是活的生命有机体,而太阳系中其它部分基本上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造的(artificial)。他们怎么知道这些?因为他们能连接到外面的世界,他们的知识非常丰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遭到那些不想让这些知识流传于世的人们的攻击和迫害。

这幅图反映了“执政官世界”给人们的感觉,因为执政官不像人类一样拥有创造力,所以他们的世界是丑陋的、毫无生机的、统一的,这幅画也象征了执政官世界的样貌。这些文本中说,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我想,文中想表达的意思直译应该是“没有策划力”,我把它转换表述为“没有创造性的想象力”。两千年前的文本中明确写道“他们忌妒人类的创造性想象力”,即创造的能力。他们把执政官描述成“像机器人一样的种族,他们能模仿但不会创新”,原文用的词意思是countermimicry (反式模仿)。简单说就是,假如你给他们一张白纸,他们不知道该用来做什么。但如果你给他们的是一张白纸上已经创作出的作品,他们会揉碎它,毁掉它,但他们不会模仿出另一个,也就是不会创造。有趣的是,文中也使用了“phantasia(幻象、幻影)”这个词,它要表达的意思是:执政官(或Jinn等不同的名称,为了一致我就用“执政官”)能够制造出“虚假实相”或“扭曲的实相”使人们感觉到是真的,但其实不是。“头脑寄生”——他们寄生在头脑中,以负面方式影响着头脑,特别是以负面情绪的方式影响头脑。有一个词可以准确描述执政官,即“欺骗(deception)”。还说他们最主要的方式是“颠倒”一切事物,也就是“反式模仿”,他们把已经创造出来的东西“颠倒”过来,变成另一样东西。所以人类社会中最主要的执政官崇拜势力,即我们所说的“撒旦主义”,使用颠倒的符号(倒十字和倒五角星)作为象征性标志,原因即是如此。

 我以前在演讲中引用过下面这段话,但现在从执政官特征的角度再来看就更明白了。Michael Ellner说:“看看我们吧,一切都在倒退,一切都是颠倒的,医生摧毁了健康,律师毁灭了公正,大学毁掉了知识,政府破坏了自由,主流媒体消灭了信息,而宗教毁灭了灵性”。所有一切都颠倒了!最常见的是政客们,一小部分政客是有意的,但大多数是无意的,他们都在促进和推动“执政官议程”,他们最会撒谎骗人了,经常颠倒是非,颠倒事实真相。英国作家诺埃尔·考沃德有一句话说得非常正确,他说“令人沮丧的是,有那么多人对诚实感到吃惊,而对欺骗感到吃惊的人却那么少”,我们社会中的欺骗已到了如此程度。用一个词来描述执政官对社会的影响后果,即“欺骗”。这些操纵着世界政界、银行、商界、掌控媒体等各个领域的控制势力,正是执政官势力,我稍后详细解释这一点。

下面这一条绝对是极其重要的,诺斯替派提到HAL与执政官操控者有关。HAL,用我们的话翻译过来意思就是“模拟出一个虚拟的现实世界”,也就是说,在解码者看来是真实的,但其实不是,而是一个“伪实相”。这几年来我一直在说这些异次元的势力,诺斯替经文中说爬虫人与执政官势力有关。在1600年以前,他们就描述过灰人了。他们说,灰人就是执政官的表达,文中说“这些灰人就像是未发育完全的小孩或胎儿,灰色的皮肤,不会转动的黑眼睛。”几千年前就有这样的记录了,我们却以为灰人是近代才有的现象,不,不!对人类的操控,自存有时间记忆开始就已经存在了。

眼睛的类型,我找到这个汇总的照片,这些爬虫人实体,是操控人类社会的真正幕后力量。有人否认爬虫人、灰人的存在:“我才不相信这些胡扯”。他们确实存在的!这是一位西班牙画家,名叫鲍伯·埃利莫斯,2011年我在巴塞罗那演讲时,有人介绍他认识我,因为他有过一次不寻常的经历,认为我可能帮他做出解释。他之前从没听说过我,也不知道与爬虫人有关的任何事情。他有个朋友是巴西人,所以2009年他去了巴西,一天他到巴西的户外画风景画,他带着画架和画具在里约热内卢户外画风景,忽然这东西出现在他面前,惊讶吧,可想而知。他说距离非常近,能看到飞船窗户那里有两个生命体。他说这东西出现在面前,并停留了很长一段时间。他说我不知道是不是有个声音告诉我,我记不得了,因为面前正好有画架和画具,他想:我把它画下来。他看到的窗户前的这两个正是爬虫人的样子,这些东西是真实存在的。我是说不只是他画了这些存有,世界各地有过类似接触经历的人也都如此描述或画下来。令我发笑的是,今年的一份《每日邮报》有一篇直接准确的消息,标题是“欢迎我们的新蜥蜴霸王:研究表明外星世界可能充满了超智能的恐龙”,因为这是科学家说的,那么它肯定是真的。

有趣的是,诺斯替教派的经文,有很多圣经内容的蓝图,但是在圣经中被扭曲或删除掉了,在诺斯替经文中被保留了下来。其中一条写道:执政官王(他们称作demiurge)说“让我们根据神的形象和我们的样貌来创造人,他的形象会成为我们的光”,显然,这与圣经中的“造人”故事一样,但圣经故事被扭曲了。历史频道也连续播出了《远古外星人》系列,其中一集讲了所有古代记录有关人类与非人类之间的杂交创造出混杂血统的内容。当我们谈到“杂交”时,并不是说爬虫人与人类发生性行为,而是指某种基因操控,因为这是必要的途径。因为,如果你能改变基础宇宙的波形构架水平的信息蓝图,那么它在全息实相水平就显化为一种完全不同的基因实体,只因信息蓝图发生了改变,所以一切改变都有可能发生。世界各地的古记录中都有关于非人类与人类杂交创造了混杂血统的故事。这是圣经的《创世纪》:“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这个被称作“遗传盘”,在哥伦比亚被发现,据推测,有超过6千年的历史,盘上刻画的是人类的精子、卵子以及胎儿形成到出生的整个过程。古人知道胎儿发育到出生的各个阶段,因为在古时候,人们有高层次的觉知,在大灾难发生前的人类都如此。当大灾难结束了当时的那个人类社会,人们失去了高层次觉知,返回到原始社会重新开始发展。这些都与人们所说的“人的堕落”有关,也就是跌落到了更低的意识状态,这些都与爬虫人或蛇有关系,而且也记录了对人类形态的基因操控。有人把这部分内容解读成这些实体“创造”了人类,错!不是那样!他们所做的是“改造”了原已存在的人类,这与诺斯替经文中对“执政官势力”的记录是一致的,即他们修改了已经存在的,他们操控了人类的基因,所以我们开始以完全不同的方式与实相进行互动。我们感知实相的能力受到严重的压制,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与意识连接,我们对实相的感知被关闭在这个泡泡里,从此,把我们保持在奴役状态。如果你在波形水平是和谐的,那么在意识头脑的全息世界里也将显现和谐。如果你在波形水平有严重的扭曲,那么在意识头脑的全息世界里也会显现出大量的扭曲。

现在世界上战争不断,在这个资源丰足的世界却有人们饿死,以个人为中心的冲突体现在所有的层面,这些都是源自波形信息架构的扭曲,都是这一扭曲的不同表达。这使得这些存在于人类感知(频率)之外的负面爬虫人实体操控了这个实相,即我们体验着的这个世界,他们就是这些背后的势力。这个绝对是最重要的,这些负面实体(图中心代表了这些负面实体)被所有的主要宗教所崇拜,所有的主要宗教——后面我们还会讲到这个.秘密社团的顶级核心圈子知道,秘密社团崇拜的就是这些爬虫人负面实体。“撒旦主义”在与外界隔绝的秘密活动中,公开崇拜这些负面实体,并用活人向这些爬虫人实体祭献,这就是古代所有祭献活动根本真相。世界各领域如银行、政治、媒体、宗教等控制机构的背后就是这些实体,他们通过杂交血统实施控制,其实背后是同一个力量。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