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六|谁控制着世界

视频原文:


      第二场演讲,我们要把前面讲过的“实相”的内容与我们的现状联系起来。这两张照片相差了二十年,在这20年内,世界各地都发生了一些令人欣喜的变化,很多人从意识沉睡中开始觉醒,而且民众的觉醒正在急速增加。人们开始意识一个法西斯全球政府或共产主义全球政府——这两者是一回事——它们正在形成。我相信,法西斯德国统治下的人们斯大林统治下的苏联人,自认为他们生活在不同的世界,虽然它们名称不同,其实都属同一基本控制体系。但是,如果我们对真相的探索仅仅局限在五官层面上——仅仅局限在例如银行丑闻、战争操控、奥威尔式统治之类问题的层次上,那么我们就无法真正明白世界到底在发生着什么。因为,看看吧,这个控制体系的各个方面都变化很快,他们控制教育,控制战争,把他们认可的人放上总统的位置,在食物、水和饮料中添加有毒物,控制媒体,制造全球变暖骗局,控制大型制药公司,策划911事件等等,这些不同的领域的控制都是相互配合、同步进行的。

     

      如果我们认为世界问题的起因源自少数穿黑西装的掌权者,他们通过圆桌会议制订出下一步的决策,那么我们就着实错了,完全没找对问题的根源。有很多人在过去几年研究世界问题的根源,但都无法深入下去,一方面是受限于他们自身的宗教信仰和信念体系,但另一方面他们害怕人们的议论而不敢走进其它领域去探索,也就是我要讲的“不可见领域”。别人的事由别人决定,我要表达什么却由我说了算。确实不只是参加圆桌会议的这些掌权者在讨论并决定下一步的行动计划,这一讲,我们要来揭开这个不可见的控制层面。  

       

       这是一个存在于其它维度的非人类层面的控制,然后会讲一下这个层面的实相的本质,最后会讲到与控制有关的月球的真相。但是这个“兔子洞”到这里并没有结束,而是越来越深。我们探究兔子洞探究的越深,我们就越能理解这个游戏,也就越能改变这个游戏。这完全是关于“控制与意识知觉的编程”的游戏,这就是一小部分人就能控制数十亿人类的唯一方式。操控着我们与实相的互动方式,将我们与“意识”隔离,限制在这个严重受限的感官世界,操控我们解码实相的方式,这样,令我们以控制系统所希望的方式来看待这个世界。这是今天整场演讲的基础,因为这就是整个阴谋控制的所有内容的基础。因此确实在一个层面上,控制表现为掌权精英们通过圆桌会议商讨和制订出下一步的行动计划。但是整个阴谋还与另一个“外在世界”有关,掌权精英并不是控制的根源。当权者的背后还有智囊团、影子政府,比如英国的彼得·曼德尔森,美国的拉姆·伊曼纽尔——指挥着奥巴马。更深层次的控制者,是地下秘密社团网络。再继续深入,最终超出了这个维度,这才找到真正的控制源头——他们在我们的可见光维度之外。

     

      他们是非人类种族,其中一些是“灰人”,而最主要的是“爬虫人”——我一直以来都在讲这个。他们在“外部世界”实施操控,虽然他们也可以进入可见光领域,但是其中的爬虫人不能长时间待在可见光领域。人们问:为什么他们不直接进来接管这个世界?因为他们不能,否则他们会的。他们可以进入这个世界待一段时间,但由于他们的振动与这个维度的频率不相融,所以不能长期待在这里,他们不得不离开。有一些技术可以延长他们待在这边的时间。他们在可见光之外的领域活动,通过他们与人类的杂交系统即“光明会家族”来操控这个现实世界。我们在可见光范围内活动,但在可见光外与我们共享同一个空间的是无限的世界和实相。所以当一个UFO进入这个实相,因为它是从一个我们不能解码的领域进入这个可见光领域的,所以它看起来就是不知从什么地方突然出现的。其实只是UFO改变了自己的振动状态,进入这个可见领域,人们就说:它是凭空突然出现的。很多人眼睁睁地看着UFO在他们眼前突然消失了,人们对此迷惑不解。其实只是UFO提高了振动频率,移动进入我们看不见的那个世界了,所以对于观察者来说,就是彻底消失了——它离开了我们的可见领域。

     

      我们所处的这个频率范围——我们称之为“世界”——受我们频率以外的其它世界的控制。而撒旦主义,是一个运作于我们这个可见世界的网络,他们与爬虫人之间以多种方式进行互动,今天我会讲到这个。在各种记录中,猎户座反复出现并总是与爬虫族类有关,这些爬虫族类是非人类造访者,其来源与天龙座(Draco)有密切关系。由“天龙座Draco”这个词衍生出了“draconian(执政官的;严酷的)”这个词,所以我们看到“draconian laws执政官/严酷的律法”即“奥威尔式律法”这很能说得通。还有天狼星也与我们有关。不过我们今天不讲这么多,虽然还有很多很多我们都需要知道。但应该知道火星上曾发生过的事也和我们有关,火星在很久以前遭到破坏。我谈到的其它星球上的这些地方时未必是指我们可见范围内的世界,正如我们都是多维度存有,星球和星体同样也是多维度的存在。所以当一个星球在可见光领域是遭到破坏的废墟,并不意味着它的其它振动频率层次上也是如此。地球也是这样,有可见光世界,但也有其它多维度世界。

     

      这个故事的另一个主要部分是:很久以前,当这些爬虫人来到地球时,他们通过与人类杂交,控制了人类的遗传基因——并不是物理形态的“杂交”,而是通过技术手段进行的“杂交”。他们挑选出人类的DNA,通过改变信息,改变了人类的形态,因此他们改造了人类DNA。所以,人类有大量的爬虫族基因并非偶然。我们大脑中的这个部分,科学家称之为“R—复合体”或“爬虫类脑”是我们今天第二讲中极其重要的一个内容,因为它非常重要,影响着人类行为模式,并使人类知觉受到操控,使我们形成了现在这种看待世界的方式。

     

      在世界各地的古老文本中都记载着这次爬虫族类与人类的遗传杂交。《圣经》中最著名的部分“创世纪”这样记载着:“那时候有伟人在地上,后来神的儿子们和人的女子们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这就是圣经中记录的故事版本。在所有古代文明记录中你都能找到关于这次杂交的极相似的记载。同时,也记录着爬虫族类的其它故事,不仅在圣经中记载的“伊甸园”的故事中“蛇”是主使,而在古代很多记载中,“蛇”始终都占支配地位。与爬虫族的这次介入直接与记载中的“人的堕落”有关,这种关联性也在各国记录中很普遍。这个主题会在这场演讲中反复提到。印度教中著名的“万伽”(或“地纪”)地球循环周期,提到以前曾有一个“黄金时代”,那个时期的人类与现在的人类有极大的不同,难以想像。他们能够连接到更高层次的意识,他们生活在这个世界,但却不局限在这个世界,他们能行神迹,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在我们看来是不可能的神话。

     

      后来发生了一场突变,即所谓的“人的堕落”,我把它称作“分裂THE SCHISM”。当时在形而上学的宇宙(即波形基础信息构架)层面出现了能量的“分裂”,当它被解码进入这个全息实相时,这种“分裂”也被映照进入这个全息的外显世界。我们的外显世界是形而上学宇宙的象征性的描绘与表达,任何在我们世界发生的事,都是对波形基础信息解码的结果。所以这个“分裂”发生在形而上学的宇宙,它是信息的扭曲与失真,它是基础信息架构的扭曲。我将解释它是如何发生的。它造成了多方面的影响。这个“分裂”不只是我们世界能量层面上的分裂,它也传递给人类,造成了人类人格的分裂,人类被扭曲了——从曾经的宏伟与和谐,被扭曲为极端的狭隘和限制,现在我们正打破这个限制,重归以前的状态。他们对我们的基因操控,使我们无法连接到我们以前所在的频率范围,这是主要原因,但不是唯一原因——这就是为什么科学家说人类有95%的DNA都是“垃圾DNA”,同样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只运用了大脑潜能的极小的一部分,这也是为什么人类由几十亿细胞组成的连接左右脑半球的胼胝体它看起来没有任何功能,因为它被关掉了!我们被切断了联系,进入一种隔离状态,这使我们很容易被控制。

     

      现在我们已经知道了爬虫族的存在,参与控制人类的爬虫族的数量与全球的人数比起来是非常非常少的,因此他们一直都害怕被暴露,他们以各种方式隐藏自己,他们把人类的感知囚禁在可见光这个极其狭窄的频段里。另一个关键是,他们创造了与人类的杂交血统作为实施控制的“中间人middle-men and middle-women”,他们就是“神人demigod”、“神的孩子”、“半神半人”——这里的“神”就是指“蛇神serpent”。这些“中间人”在可见光中服务于可见光以外的控制系统。所以医学标志“双蛇杖”是以两条缠绕的蛇来描绘人类DNA的,这是恰当的。因为对于那些爬虫族基因学家——他们对基因遗传方面的知识远远超出我们公众的理解水平,他们知道:DNA是一套软件程序,他们为了自己的利益而篡改了我们的DNA,这是理解我们这个世界的一个关键点。    

     

       这些杂交族(中间人)的DNA中一个最重要的特点是:其删除了我们称之为“同情”的那个部分——即能够解码“同情”这种情绪的能力被删除了。同情,是所有行为的故障自动保险机制。如果我能体念到我的行为对他人带来的影响(即同情心、同理心、移情能力)就会限制并平衡我的行为。假如我没有同情心,没有移情能力,我的行为就不会受到限制和制约。911事件中有数千人丧生,有些人会说:管它呢?谁在乎呢?这(丧失同情心)就是我们面对的。理解这一点至关重要:如果我们认为“我不会这么做,所以他们也不会这么做”,那么我们就完全错了,因为事情不是这样的。要知道:你不会这么做,但他们会。无论他们做什么,都不会有感情,他们没有一点同情心。

     

      他们实施杂交的目的是“振动的相融性”。这些杂交族类被注入了(比普通人)更大量的爬虫族类的DNA,因此,他们的振动能与可见光外的这些爬虫人实体产生共鸣。通过这种振动的连接(就像两个电台之间的对话一样),可见光外的实体能附体在“中间人”即“半人半神/兽”人身上,控制他们的思想、行为和知觉。这就是为何“附体”这个主题自古以来就有,直到今天还在讲。这幅图中的“中间人”被附体——这类图片都是画家尼尔·赫科画的,他是一位非常非常棒的艺术家。这个图片象征着:在可见光领域,这个人看到对面的只是乔治·布什总统,没有其它,人们看不到可见光外的领域,因为那超出了人的解码频率范围。可见光外的实体就附在(乔治·布什之类的中间人)的身上,实际控制着他的思想和行为。几位灵媒都对我说,他们看到即使街上的行人都有被附体的。他们看到:爬虫实体“锁定”在被附体者的底部两个脉轮(其中一个脉轮与情绪有关),并在他们身边游移。

     

       这里有一个很合适的比喻:当科学家们在实验室操作一些非常危险不能去碰的东西时,他们会使用一个“操作箱”并戴上安全手套,这样,就能站在“操作箱”外,双手伸进箱内去操作。这正是我们现在所讲内容的一个很好的比喻。这些光明会血族,即这些杂交族系,就像“安全手套”一样在这个现实世界里操作。这幅画中,把可见世界中的光明会家族象征性地画成这样。在我的演讲幻灯片中,所有的这种bieat-man都是象征着被人们看不见的爬虫族实体附体控制的光明会家族。

     

      很久以前,当世界开始从巨大的地质灾变(我稍后会讲到它)中恢复的时候,有一些地区因其发展能力与进步而凸显出来,这是其中一些。这个地区与我们所讲的杂交血族有很重要的关系。这个地区几千年前称作“苏美尔”,后来叫作“巴比伦”,所以,巴比伦文化中多次记载了这些杂交人,这是地处两河流域的美索不达米亚。美国入侵伊拉克,不只是因为石油或其它某一个原因,他们入侵伊拉克以实现多重目的,而不只是某一个目的。他们经常拉伊拉克的生意,其中一个原因是对于这些控制着当今世界的精英家族,伊拉克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地区,它有特殊的历史重要性。当苏美尔和巴比伦王国分裂后,这些家族就开始向其它地区转移,他们成为世界各地的皇家或王室。王室宣称什么呢?他们宣称自己有神圣的统治权。中国皇帝声称他们拥有皇权,因为他们在遗传上与serpent gods有关系。蛇神与王权之间有直接关系,这一主题广泛存在于世界各地。他们成为王室中的贵族或特权阶级,并声称自己拥有统治权,就只是因为他们承袭了这些“蛇神”血统的DNA。至今英国王室一直占据国家的统治地位,仅仅由于他们的DNA,他们的DNA使他们成为国家首脑。我对“种族关系委员会”这类机构的存在颇有异议,他们要求人们报告自己的种族,而且是向王室汇报,因为种族主义——所有的政治家都在说“我们必须消除种族主义”。他们这些特权成员,不论表面上有何不同,不论是哪国人或是不是白人,其实本质上都是来自同一血统的家族。可笑,总是这么可笑。当时,这些王室和贵族阶层继续统治着,最终,当人们开始反抗他们的独裁统治时,这些特权家族的成员,有些继续待在王室,有些则离开王室进入社会,但这些家族最终又进入政界、进入银行业、进入商界,成为各界的“黑衣人”(即权力领导层)。他们仍然把自己视为有特权的贵族,知道自己与众不同,因为他们的遗传基因与蛇神有关。当这些家庭从中东一带进入欧洲,成为所谓的大英帝国及其他欧洲国家的皇室,他们的成员开始散布和扩展到世界各地,他们即是全球殖民化过程中的权力领导者。

     

     有两种类型的控制:第一种类型的控制在时间上都不会长久,当它被揭露和暴光时,就不能再存续下去,这种都是独裁统治。处于独裁统治中的人们能明确看到、感受到它的存在,比如法西斯主义,种族隔离政策等就是这类,人们都无法忍受这种独裁统治,终于会起来反抗;第二种类型的控制,即最高形式的控制,就是让人们感觉不到控制的存在——它是没有围墙的监狱,你看不到围墙,因为你被蒙蔽了,人们不会奋起反抗,所以也不会获得自由,因为人们以为自己是自由的。所以他们将一种新的统治方式冠以“自由”之名来取代旧的殖民统治(换汤不换药)。所以当美国以及世界上其它殖民地国家被允许独立的时候,光明会家族成员和执行家族议程的秘密社团网络却留下来了。所以这些国家自从宣告独立那天起,就被控制了。但是他们控制着每五年一改选的机会,所以人们基本上意识不到自己一直生活在暴政中。这就是“没有围墙的监狱”,它是这样运作的,直到它被暴光,这种控制类型才会终止。

     

        因此这类人——尤其是罗斯柴尔德家族,它在其中是一个最最主要的家族,他们是“中间middlemen”,是这个可见世界之外的控制实体实施操控的“中间人”,他们是这个实相和另外的实相的中间人。他们创建的是一个类似“全球跨国公司”的网络。在“跨国公司”里首先有一个“总部”设在世界上的某个地方,然后在各个国家都有一个“子公司”,所有的子公司都执行总部的政策。光明会杂交家族的网络与跨国公司完全相同,只是它不是“公司”网络,而是“秘密社团网络”。所以他们在欧洲(由于一些历史原因)设立了网络“传感器”来操作,比如伦敦,但不是英国政府,而是伦敦的秘密社团中心。罗马(罗马教会)是欧洲的另一个“网络传感器”。这样在各个国家都有了这个网络的光明会家族成员,他们的职能就是运行这个网络来控制这个国家的商业、银行业、政治、媒体等领域。所以从网络的中心点(即欧洲)发出命令,世界各国和地区都强制执行中心/总部的命令。

     

       所以我游历各国发现,全世界不同国家都同时引进了相同的东西,以相同的借口为由。其实它就是一个“全球网”,它可比喻成一个“网”。罗斯柴尔德家族最接近网中心的“蜘蛛”,网上的各条丝线,就是各个秘密社团、各个半秘密性质的社团、跨国公司以及其它。所以表面上控制世界是不同名称的大公司在以不同的方式控制着世界——医药联合企业(卡特尔)、石油联合企业、生物技术联合企业等等,其实他们都是同一面孔上的不同名称的面具。现在我们就明白了这个控制结构图:可见光外的爬虫族的控制系统经由光明会家族——他们控制着权力层,来推动世界向特定方面前进(即爬虫族类-光明会-权力层-)。

     

      现在我们来看这个图:世界真正的统治者。我们看到:他们在各个国家的最顶层,他们控制国家社会的所有方面,他们叫底下的民众相互攻击对方。他们指挥着某一方宣战,又告诉另一方参战,战争因此而起。但是如果我们都拒绝参战,这个游戏就结束了!可是人们由于无知继续战争,多么荒唐!所以这就是发展意识的一部分(发展意识,退出战争游戏)。所以这些人是在一个游戏的池中,是游戏中的基因库,他们只是为了方便操作控制而存在于可见光世界的。他们是控制议程的执行者,所以在本质上他们都是一样的,并不存在哪个比哪个更好。如果你看到特洛伊木马在这个社会中所象征的事物,你一头雾水不知所云,但当你把木马的头部换上爬虫人的图片,你就能明白我们这个象征性比喻指的是什么了。

标签: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