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 集︱检查火星殖民地

翻译校对:尚林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大部分高级阴谋集团成员带着大量信息叛变

●进行火星殖民地探查

●ICC不打算让科里他们带着发现的秘密返回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这位是科里古德,他是了解内幕的人。他的经验彻底颠覆了我们对UFO现象的认知,尤其是我们对军工复合体中族群的认知。军工复合体在我们的太阳系中拥有殖民领地,并广泛扩建以达到工业增长和与多种地外文明交易的目的。科里,欢迎你的到来。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在前几集中我们就曾讨论过,在你离开太空项目几年之后再次回来后,发生的一系列奇怪的事件。我们也讨论过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冈萨雷斯陆军中校,这不是他的真名。还有貌似直到这外部障碍出现,阴谋集团还没意识到他们将要被阻止了。你同意这一说法吗?

科里•古德:他们觉得自己所向披靡。他们的外星盟友在外星人领域那太空世界太过强大。他们背后有神明,我们只是被随意丢弃的无用之人,无法阻止他们。

大卫•威尔科克:能跟我们说说似乎已经出现的静态人的苏醒吗?阴谋集团为何对这些静态人感兴趣?而静态人苏醒以后又会如何呢?

科里•古德:正如太阳系中出现的球形天体,他们认为是苏美尔诸神正归来。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认为这些球形天体?静态人是?

科里•古德:球形生命体。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

科里•古德:他们还认为这些一直以来都在被访问并受到敬仰的静态人是他们的神明。当他们回过神来,便又再次失望了。据我被告知的信息说,这些生命体正在醒来,充满了困惑和沮丧,他们跟另一个有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外星人的族群一起被派来,重新归队到自己的族群。我不知道这信息来源是否准确。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来源准确那阴谋集团将会大失所望了。

科里•古德:会是他们众多失望中的一个。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认为他们其中一个神明将会醒来,拯救他们于水火之中。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根本没有得到想要的东西。

科里•古德:没错。这更加挫败了阴谋集团的士气。秘密太空计划中实力最强的星际企业集团近期在与天龙白色皇族成员会晤之后,天龙白色皇族成员贡献了他们所有的人类追随者,以换取离开太阳系越过外部障碍的权利,星际企业集团正开始为一些事情作出让步。关于火星殖民地的信息被披露以后阴谋集团和星际企业集团便大伤脑筋。

大卫•威尔科克:看样子好像阴谋集团正期望在某一时刻说出真相。况且他们现在不得不说出真相,他们关心的是如何把它呈现给人们。

科里•古德:此时他们已经知道一大部分高级阴谋集团(秘密地球政府和秘密地球政府的辛迪加)成员带着大量信息叛变了。类似于斯诺登那样,这些人加入太空计划的秘密联盟,并同意时机合适时检举他们。他们知道将来会暴出非常巨量的信息,内容涉及他们对人类罪行的所有方面。通过谈判,星际企业集团作出了一个奇怪的提议,他们想要证明在火星上事态并没有那么严峻,我就火星上“从属殖民地”发布了最新报告,网上也有其他人开始争相讨论关于火星上的“从属殖民地”,关于这些人有自己的自由意志,他们很快乐从事着重要的工作。

大卫•威尔科克:在某种意义上来说,阴谋集团之星际企业集团现在已预料到将会有很多掌握了高级机密知识的人自发奋勇出来揭发他们。因为这件事的重要性,他们想让你展示一下,那会减少你对此的顾虑,让大家看起来彼此友好和睦,在火星上高唱“空巴亚”圣歌。

科里•古德:这跟我个人无关。这档节目是关于秘密太空计划、星际联盟、委员会代表、冈萨雷斯和我自己。

大卫•威尔科克:有些人可能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如果这次与联盟之间的太空计划任务如此重要,为什么他们会把你丢在这里,就像煤矿中的金丝雀?他们为什么不直接调五个与你知道同样多的人呢?

科里•古德:我也希望能有更多人站出来揭露。我现在需要他们站出来。有很多人都知道我说的这些内容。正如我过去说的,以前我看见过很多与你谈过这些的人,他们甚至站出来要揭发,然后突然停下来,然后消失在大众的视野里。有很多人都知道这些信息或者知道这些信息的某些部分,我相信他们将会站出来分享类似的信息。

大卫•威尔科克:是的,实际上我想邀请亨利•迪肯第一个上我们这个节目。我还亲自为他买了离开这里的飞机票。就在他准备离开这儿时,他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威胁。那引燃了整个事件。所以或许,很多人之所以没有自告奋勇就是迫于严重的压力和威胁,努力阻止这些信息释放出来。我和几个人联系过,他们也知道你知道的这些事情。但无人愿意站出来。

科里•古德:是时候了。

大卫•威尔科克:星际企业集团为你和网络前的观众呈现的并不只是这一个。他们预期到你如雪崩滚落的第一枚石子击打在他们身上。总的来说,他们想为联盟做这个节目。

科里•古德:没错,这也是这个数据转储过程中被预期的。他们想要扭转形势。

大卫•威尔科克:总之,如果有人错过了那一段…你说过国家安全局正在侵入所有的太空计划?

科里•古德:对,斯诺登所接触到的就是,美国国家安全局犯了信息安全上的一个严重错误,将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并且他们过于自负。他们掌握了各种类型 的信息用来勒索政治家以及遍及世界各地的人们。他们还有经过高度加密的秘密太空计划信息。斯诺登得到了它们,并将它们从美国传出。有一段时间他通过卫星把 这些信息传送出去。而不只是在他逃走时衣袋里带了一个小硬盘。那个数据量太大了,非常庞大的信息。

大卫•威尔科克:我也听过。

科里•古德:最近所有的那些信息都已经被完全解密了。

大卫•威尔科克:大约是2015年六月?

科里•古德:是的,就在近期。他们一直在检查所有的信息,在最近完全破解了。这些近期的侵入获得了规模非常庞大的其他信息,人们所听闻的少之又少。这正是星际企业集团所担心的信息。这让我们明白为何他们提供有点像“我们”在火星上的选择的他们的一个殖民地的NATO型式检验来视察殖民地的居住条件。

大卫•威尔科克:你知道火星上有多少殖民地吗?

科里•古德:有许几十个殖民地、设施以及构建技术的工业厂房。有很多殖民地都在这些厂房的郊外。人们在其中往返工作。

大卫•威尔科克:在一整个行星上有几十个设施这也很合理。

科里•古德:我们去视察的是其中一类设施。

大卫•威尔科克:那么你给我们从头叙述这个故事吧,一开始你在家。冈萨雷斯给你打过电话告诉你要开始了?

科里•古德:是,他通知我说要开始了。我没有预料到会是那个时间。我走进客厅,我还没有穿好衣服。我的小蓝光球朋友从露台通过我的滑动玻璃门飞了进来,它透过玻璃快速移动,开始盘旋着。

大卫•威尔科克:它那个时有多大?

科里•古德:差不多这么大。

大卫•威尔科克:像不像一个高尔夫球,一个圆球状的东西?

科里•古德:嗯。我知道我没时间再返回到卧室穿好衣服和准备其它了。所以我就站在那里双手这样,我以心灵感应的方式告诉它我准备好了。它在我胸前扩大了大约十八英寸。我就漂浮在它里面了。我随着它起飞,在里面感觉有点特别的时空模糊,然后就嗖地离开了。

大卫•威尔科克:它发生时你是什么感觉?那种感受有多久?

科里•古德:就一刹那。

大卫•威尔科克:它非常快。

科里•古德:非常快。

大卫•威尔科克:有没有感受到运动?

科里•古德:没有,开始的时候有一点运动感觉。但突然之间就到达目的地了。那是在月球作战司令部的一个房间,我对它非常熟悉,那是一个很大的会议室。从那以后,那个地方经常被用作这类人来人往的聚会,不仅是我,还有其他很多人被带到这里,进行各种活动。不过那是另一个话题了。

大卫•威尔科克:太空计划有没有告诉你,如果他们有办法将阴谋集团锁在那个区域之外,它就不会被窥探到了?这个地方为什么会是安全的呢?

科里•古德:不,这是一个共享的设施。有时候当阴谋集团正在使用它时,我们就无法使用它。但在好几个月前就把大桌子移到靠墙那里,这样会议室就有更大的空间了。

大卫•威尔科克:为了能容纳更多人?

科里•古德:没错,那里有很多人,差不多七十个人以上。我就这样出现在那里了。我到达不久之后,进来一位安全工作人员。我跟他们说我需要件整齐的衣服穿。他问我穿多大号的,上下打量着我然后离开了。再次回来时他带来一件衣服,通常当我没有准备好时,他们就给我一件均码的衣服。那件衣服皱巴巴的。

大卫•威尔科克:是件至少洗过的衣服吗?

科里•古德:是的,那是一件皱巴巴的连体裤,还有一双全新的靴子,差不多像这样,侧边有拉链,以通过安全检查,在那里可以把它打开,然后在前面绑好鞋带再拉回去。那是双全新的鞋,从来没有人穿过。我就穿着T恤,脚踩人字拖鞋站在那里,我根本没准备好。

大卫•威尔科克:你穿好衣服了。

科里•古德:我穿好衣服后,还等了一小会儿。一位安全人员进来护送我到一个停放飞行器的地方。我走出来后看见一群人围成半圆形站在那里说着话。冈萨雷斯看见我来了跟我打招呼,然后我看到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站在那里。还有很多秘密太空计划的委员也站在那里,他们基本上说的是祝任务顺利,希望一切成功,是一种政 治形式的讲话。

大卫•威尔科克:星际企业集团董事长是地外生命吗?是爬虫类或其它什么吗?

科里•古德:不,是一个人。他是星际企业集团的一位高级人物。

大卫•威尔科克:他长什么样子?可以形容一下他吗?

科里•古德:可以,他灰白色的头发,并非一个矮壮的人,穿着一种我前面说过的那种衣服。

尼赫鲁上衣

大卫•威尔科克:尼赫鲁上衣?

科里•古德:没错,印度那种尼赫鲁。我不知道为什么那种衣服那么流行,不过貌似执权人士都喜欢穿它。他们乘坐不同大小的飞行器而来,长度在四十到六十英尺之 间。其内部都是模块化的。我见到过它们会根据不同的用途而进行不同的改变,包括运输部队,医疗。我们在的这间用于非常重要的情况,我们都有座位。我们刚刚坐好……关于这部分我在网上有一个长篇幅的报道,这次节目我就只简单提一下。大部分都是冈萨雷斯一直在讲话。他是一个无懈可击的政客。我的意思是,他有各种技能来应对各类人。我真的一直都跟这些不沾边,所以我很认真地听,看自己是否真的吸收了所有的信息。我们在火星轨道之外相当远的位置停了下了。当我们停 下来后,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面板,我估计其对角线长度有七十英寸左右。那是更大版本的一个智能玻璃平板。上面出现了一个三维火星图像。所有这些不同的图标开 始出现了,那些就是火星基地。

大卫•威尔科克:那里有多少图标?

科里•古德:我现在也记不清了,数量相当多,至少有十二个。数量很多,此时我们只看到火星的一侧。

大卫•威尔科克:在北半球还是南半球?

科里•古德:我们看到的是在北半球。一位星际企业集团人士开始指向不同的那些并提出建议我们应该视察那些。这时冈萨雷斯说:“稍等一下”。他什么也没有碰。 我猜他可能用一种精神的方法,激活了南半球的一个新图标。他做了这后,星际企业集团代表马上站直身子,变得不安起来。冈萨雷斯说:“我们已经选择了这个设 施”。一个星际企业集团代表,他显然是一个纯粹的政治家。他快速挪动脚步,说道:“这并不是一个工作设施,它没有殖民地,它太老了”。我认为他的意思是说 它就像一个自动化设施。这不是你会感兴趣的东西,它不重要。冈萨雷斯立刻说道:“我们最近的叛逃者之一就住在这个殖民地上。关于这个设施,我们有最新最详细的情报。这就是我们想要拜访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敢打赌,那会使他陷入恐慌。

科里•古德:他很担心。星际企业集团代表很担心。他借机回到了一个模块化房间。显然他有某种通信设备或者方式用来通信。他说必须要把它清除。几分钟之后他露面了,说那个决定将被批准,但大约要等一个小时,来清除所有内容和领空并让一切显现,显然他们需要那么多时间来清理基地并进行安排。大约五十分钟后其中一 个工作人员说道:“我们被允许降落了”。我们就走了。我们进入大气层时,通过面板我们清晰地看到外面在屏蔽物周围有粉红色,淡紫色,紫色的放电。我们很快 飞向地面,让人感觉非常刺激,然后迅速转弯开始沿着表面飞行,进入到一个具有河流特征的地区。那里有一个悬崖壁,有点像悬崖壁。它外面有一个圆柱拔地而 起。

大卫•威尔科克:金属质地的?

科里•古德:是的,基本上就是空中交通管制。然后打开了一个开口,之前在峡谷墙那面是看不见开口的。我们减慢速度飞到里面。我们一进入那里,发现两边都是停机坪。每一边都有两架飞船,停在边上的狭窄通道。我之前从未见过那种飞船,它是泪珠状的,珞黄色的。 电影《飞碟领航员》中泪珠状飞船剧照那 是右边第三个停机坪,显然我们要开始在这里着陆了。那里有一个泪滴形飞船,还有一大片圆形区域供我们着陆,勉强可以容得下我们这么大的飞船。我们着陆了。 星际企业集团代表走出我们的飞船,他开始慢跑着,到了安全人员面前,他进了安全检查站,然后跑回来做着这个手势:一切顺利。为冈萨雷斯和我各配备了两名保镖,他们是直觉先知他们可以携带枪支。我们登陆便前往检查点。车站的保安告诉我们的保镖禁止携带武器通过。冈萨雷斯和星际企业集团代表交流了一下,意思是这应该是交易的一部分。星际企业集团代表走过去跟设施领导交谈。设施领导皱了下眉头,做了个手势让我们通过。我们进入了基地。那里一个人也没有。他说准备 把主厅设置成会议场所。其余星际企业集团人员在路上了。他们被告知我们将首次派往的位置,我们要去工业生产基地看看特定部件的生产地。然后他们送我们上了 一个又小又窄的火车,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坐在彼此对面。我们用这样的方法进去,有很多殖民地的保安随我们一起。我左右两边各有一个保镖。 我对面是五个殖民地的保安。火车开得很快。听他们说到工业生产基地有八公里远,他 们问我是哪里人。我说了错话,说是德克萨斯。在我们离开之前被告知已经降落了,在我们登陆进入检查站之前,星际企业集团代表跟我们说:“听我说,这个特别 的基地是社会实践的一部分,这对人类至关重要,请不要传出去。”这里的人被告知地球因为曾发生过大灾难,不适宜居住,只有在火星和太空计划中的人类活了下 来。我说露了,我想我搞砸了。因为我最近被晒伤了,需要敷上芦荟。他们说我身上散发着地球味儿。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全都使用类似的卫生用品?

科里•古德:他们全都用一样的卫生产品。冈萨雷斯中校后来告诉我,我用的除臭剂、润肤剂、发胶这些东西,让我闻起来像是外来人。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说德克萨斯的时候,那个人是什么表情?他以为地球已经毁灭了?

科里•古德:我面前的那些人马上就像是……他们彼此看着对方,然后立即彼此交谈。接着我的警卫与他旁边的警卫开始交谈。接下来我看见冈萨雷斯中校扭过头来, 他伸着脖子朝我的方向看过来。我甚至没看他。我就往警卫后面看,看着窗户外模糊的画面,直到火车停下来。然后我们走出去,开始参观机构。

大卫•威尔科克:冈萨雷斯中校,当他看着你时是什么表情?

科里•古德:我没看他。但他随即过来找我,他说他在思考我们如何挽救这局面。他想把德克萨斯说成秘密机构或是秘密飞船地之类的,这样来试图挽救当下的状况。

大卫•威尔科克:你会认为当地人可能看过类似好莱坞风格的电影吗?

科里•古德:谁知道。我知道的是……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绝对相信。

科里•古德:是的。我知道的是这些人很多是,尤其是在人才外流时期或稍后的时期,被强制带进来参与火星殖民地。他们被告知地球即将面临浩劫,而他们是人类中的精英,他们“很特别”,他们肩负着人类延续的大任,要殖民火星,然后让火星地球化,让人类重新开始。

大卫•威尔科克:千禧世代的人们在课本与智能手机的世界长大,可能不知道你我这一代或是我们父母那一代有多危险,真的相信会发生核子战争。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科里•古德:是的,我记得。我们那个年代要躲到桌子底下。

大卫•威尔科克:以为真的有用。

科里•古德:没错。

大卫•威尔科克:你觉得也许他们被告知之前有场核子战争,才会到处充斥的恐惧?

科里•古德:我不知道他们被告知了什么,不知道是太阳质子事件、战争、还是超级火山爆炸,谁知道。

大卫•威尔科克:但那谎言的确是很棒的方法来防止人们逃跑。他们以为那是他们的家,他们没别的地方可去。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非常有趣。这些在殖民地的人或是其他殖民地的人有接触过任何外星生物吗,还是绝大多数都只有他们来自地球的人类?

科里•古德:有些人绝对跟不同的外星人一起工作,见过不同的外星人。这些基地大多跟外星人有商业往来。这是我的假设,但我不确定。

大卫•威尔科克:我知道你没住那里。我很好奇的是那里的人,举例来说,那里有没有跟地球类似的交通运输系统让他们在不同基地跟殖民地之间穿梭?他们在火星上能上网吗?不同机构之间的人可以沟通吗?

科里•古德:不能。我刚才没有解释清楚那个火车系统。它就像是玻化石头,波纹式的像玻璃那样。

大卫•威尔科克:这与我从其它两个内部人士口中听到的描述完全相同。他们有像这样的钻孔机,像是使用某种核能往前进,可以融化岩石。但他们必须停下来,制造 出一个小的环。因为如果直接穿过岩石的话就会坍塌,土就会掉下来。他们偶尔停下来,制造出这些圈圈,能够强化隧道的支撑力。

科里•古德:像波纹撑住。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是的。

科里•古德:有交叉。我们经过一些区域穿越的时候有交叉的隧道。可以连结到不同的机构,到他们被分派的地方。这些机构之间是连结的,以便分派他们到需要他们的地方。

大卫•威尔科克:在那星球上他们彼此能联系吗?

科里•古德:显然联系得不多。

大卫•威尔科克:只有高层,一般人不行?

科里•古德:我只能说可能必要知悉的情形下。他们等于是独居生活,不像是有很大的社交圈。非常组织化的生活。

大卫•威尔科克:后来发生了什么?

科里•古德:我们开始参观。有个殖民者展示了一个完全弯曲的原件,一种神经光学的界面,被广泛地应用在不同的飞船上。

大卫•威尔科克:实际的功用是什么?神经跟光学上?会追踪你眼球移动之类的?

科里•古德:不是。是透过其他科技跟你的神经接上,然后连接其他科技,让你看见一些光谱之类。我们真的准备要开始。有个机械建造界面的机器人自动机械,他们正在讨论不同的形状,有的是弯的,有的是直的。

大卫•威尔科克:像是你戴的头盔吗?

科里•古德:不,像是要进入飞船的东西。我们才刚要开始,我们下车以后列车就离开了。

大卫•威尔科克:这是你参观工业区的部分。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里有很多人吗?

科里•古德:不,这次只有一位殖民者,看起来像是领班或是工头,他在对我们说话。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一直弄他的耳朵。他皱着眉头,忧心忡忡站在后面。

大卫•威尔科克:噢,你在说的是他在弄那个耳麦设备,而不是说他用非语言讯号跟殖民者沟通。

科里•古德:像个耳麦。他们把那东西放进你的耳朵,让你能听能说话,但肉眼不容易看见。

大卫•威尔科克:他有自己的耳麦。

科里•古德:对。机构里面的警卫小队开始有更多的人看着我们,然后彼此之间讨论。很明显他们在交流讨论。

大卫•威尔科克:因为德克萨斯的事件。

科里•古德:因为德克萨斯的流言。

大卫•威尔科克:而且还有你特殊的味道、样子很奇怪。

科里•古德:刚好我晒伤又脱皮,甚至我的头皮都在脱皮,我才刚剪完头发。我曝晒在太阳下,全身涂满芦荟。接着另一班列车到达。大概是两倍的警卫人员,大量的警卫人员都下了车,过来解除了原来那些跟着我们的警卫。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过来告诉我们得非常小心我们的言行,而且记住我们事先约定好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担心听到你说德克萨斯的那人会很脆弱,可能杀了你吗?所以他跟他的警卫队才被支开,因为他们担心精神崩溃?

科里•古德:他们指责我们,说我们污染了他们社会实验。新警卫队有一半人护送原来的警卫队上车离开。随后列车又回来,我们上车后往回开。他们说主会馆已经安 排好,随后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将到达,准备开始简报。所以说我们要回去。这次我们回去后,到处都是人,之前本来空空的。这些地方,每个空间都被充分利用。 所以这么大的空间,空荡荡的很不寻常。现在突然之间都是这些殖民者,显然他们穿着都很隆重。人们穿着各不相同,有些人穿一件式服装,有些人穿卡其裤跟蓝色 衣服,各种颜色,有些人穿两件式。他们都在忙自己的事。他们都试图与我们的眼神接触。显然他们已经知道协议的一部份是我们可以带一位家人回去询问设施里的 状况。所以他们怀着希望想与我们的眼神接触。

大卫•威尔科克:有点像是进入了猫狗庇护所。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真的很可怜。

科里•古德:我们视察的分两个不同的部分。我们得看看人们住的地方,看他们小小的区块,那里大家看起来都很开心。

大卫•威尔科克:你可以先大约说明一下这些区块吗?他们有厨房吗?有浴室吗?有不同的卧室?

科里•古德:比较像是牢房。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是的。墙里面,有床。而且他们不在那里煮东西吃,到一个集中处去吃东西。他们也统一去一个地方盥洗之类的地方,或是跟其他人一起共用。

大卫•威尔科克:房间里面有厕所吗?

科里•古德:没有。

大卫•威尔科克:门上没有门闩?他们能够自由出入。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走道有多大?

科里•古德:走道非常宽,宽到足够让六个人肩并肩走过。

大卫•威尔科克:房间像这样一路下去?

科里•古德:没错一路下去都是房间。

大卫•威尔科克:没有窗户?

科里•古德:没有,没有窗户。

大卫•威尔科克:有台灯或是挂灯之类的吗?光线问题怎么处理?

科里•古德:他们有一种声光。

大卫•威尔科克:声光?

科里•古德:是的,非常普遍。就是声波产生光线。

大卫•威尔科克:光从哪里来?

科里•古德:屋顶。

大卫•威尔科克:屋顶只有一个区域,还是整片屋顶都发光?

科里•古德:屋顶的面板,一整片屋顶都是。

大卫•威尔科克:挺酷的。

科里•古德:然后冈萨雷斯中校在脑中记住我猜是门房号码或是其中一处的地址。我们都往冈萨雷斯中校指定的地点前进,参观星际企业集团准备的盛大表演。他们所谓的主会馆或是集会场所,看起来非常像政治集会的场合。

大卫•威尔科克:这是你的直觉?

科里•古德:是的。那里有很多椅子。有非常大的智能玻璃类型的屏幕。就像是一个很多人的会堂,非常大的会堂。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房子里有电视之类的吗?有什么可以收看的?

科里•古德:我没看见。除非是可收纳式的。我们走进去,介绍了一下,接着我们坐下来,然后盛大的表演就开始了。他们开始为我们展示各种不同的科技,那些基本上是他们跟外星人之间通过交易而来的科技。

大卫•威尔科克:星际企业集团代表自己做了发言吗?还是他有同事跟他一起?

科里•古德:另外的同事。各人做各人的介绍。对于他们自己做的展示,他们感觉非常自傲。不同的飞船、飞船的不同零件、各种不同的东西。他们介绍非常多不同的科技,从微型产品到很大的产品。

大卫•威尔科克:有什么东西让你特别感到惊奇吗?你不知道有这种东西存在,或是任何很酷、特别又没想到的东西?

科里•古德:事实上没有。除了我们正在打造的飞船,让那些先进的外星人有兴趣想从我们这里取得的飞船。我们大老远生产这么先进的科技,结果是其他人要的?让我最惊讶的事情是有位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说,我们在跟将近九百个不同的外星族群做日常交易。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很令人惊讶。

科里•古德:而且是日常交易。而非日常交易的还更多。

大卫•威尔科克:多到好几千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知道大概涵盖多少银河系?还是只是一小区?

科里•古德:我不确定是打哪儿来的这些外星人。但想到我们太阳系外是个枢纽中心,作为能够穿梭宇宙网的门户,这里就像是沙漠中的绿洲。这区域简直是车水马龙。大部分的人不会经过我们的太阳系,因为这里似乎非常混乱。还有着奴役制度,多半他们不想淌这趟浑水。他们待在我们的太阳系外。他们照他们的旅程设定然后就离开了。但对于那些没有道德感或是他们不觉得有害的,就会过来跟星际企业集团做交易。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看到这个盛大的表演前,有人已经跟你说过在大揭露发生后,这些科技都会交给人类?

科里•古德:是的,已经有人说秘密太空计划联盟被告知停止任何攻击,星际企业集团不能再攻击基础建设,停止任何暴力。光是要吞下:“要更多的爱与宽恕,提升你的意识”就已经够他们头大,这些对他们来说都是完全陌生的讯息。但要他们停止所有暴力,他们做到了。尤其是当他们发现所有的基础建设都会在大揭露以后要交给人类,成为《星际迷航》之类的文明基础。

大卫•威尔科克:听起来像很多古文明还有很多现代渠道的传统都说我们进入了一个伟大的黄金史诗时代。这是实现新时代的一个非常有趣和实际的方式。

科里•古德:是的,球形生物联盟说:”别再破坏东西,别再摧毁所有的基础建设,你正在摧毁历经改变后正要交给人类的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冈萨雷斯中校跟他派遣的小队,得知将近九百个不同的外星族群跟星际企业集团有固定贸易往来,很惊讶吗?还是他们本来就都知道?

科里•古德:我应该是里面最惊讶的。我通常是里面最不知道状况的一个。通常我不知道所有星际联盟协会成员有的情报。

大卫•威尔科克:剩下来的时间里,听说你还发生一些不愉快的事件。你在这里能说说它是怎么发生的?

科里•古德:简单的说,前面说到,我们可以带一家人跟我们走。冈萨雷斯中校把选出来的家人门牌号码提供后,直觉先知保镖在搭列车回来的时候就说觉得不对劲了。我觉得好像掉了什么,整个人跟之前不太一样。家 人被护送前来我们的飞船内。我们看见家人时,直觉先知好像跟冈萨雷斯中校说了什么。他的反应就像这样……当我们上了飞船,门关上以后。他说:”你安全了, 一切都不会有事,你可以告诉我们了。我们知道你有一位家人失踪了。”那家人是一对夫妻,一儿一女。那个父亲的反应是:“你怎么可能知道?”他说:“这几位 先生有这个能力。告诉我们怎么回事,我们会解决”。但那家人沉默不语。冈萨雷斯中校照他的火爆脾气变得非常生气。他跟他的两名护卫离开了飞船。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一定跟那家人事先说过,你告诉他们那里环境很好,一切都很幸福,否则你孩子会有事。”

科里•古德:而且你想要回来。因为协议上说好我们能提供他们一个处所。

大卫•威尔科克:避难所。

科里•古德:是的,庇护所。冈萨雷斯中校就离开了。简单地说,接下来我知道的是飞行船员从船舱跑到前面说:“护卫正火速赶来,手持武器,我们该怎办?”他们问我。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这艘飞行船上跟这家人一起准备离开时,冈萨雷斯中校企图带走他们另一个孩子,这些家伙带武器进来,显然是要攻击你们的飞船。

科里•古德:他们正火速赶来,准备包抄,从狭窄的通道过来。我看见他们,我问:“冈萨雷斯中校跟他们一起?”他们说:“没看见他”。我说:“退后,开门”。他们立即采取防护措施消除所有可能协助敌人的情报资讯,清除出飞船。他们行动非常迅速。护卫队来支开我们的护卫。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对你大声喊叫,要你双手放后面,不然就要伤害你之类的?

科里•古德:他们很蛮横的押送我们,但并没有伤害我们的之类意图。他们押送我们回到安全检测区。我们进去的时候之前跟我们在一起的星际企业集团代表跟机构的首领在吵架。而星际企业集团的代表的等级比机构首领高很多。但这家伙很生气。

大卫•威尔科克:机构领导?

科里•古德:机构领导非常生气。我们走到这面墙,现在有门了,之前没有门。他们开门,里面有个拘留机构。我们走进去。里面关着很多人。这些地方就像监牢。里 面人的手要像这样,放进八角形的洞里。他们护送我们一直走到底。每一间都有人。最后面有一间大的,冈萨雷斯中校跟他两名直觉先知贴身护卫被送进那一间。他 们把我们送进去,包括飞行船的船员。冈萨雷斯中校说机构领导是个暴君,无法忍受在自己族人前面受到挑战,情况变得不可收拾,我们就被拘留了。他的说法好像 结果会非常非常糟糕。

大卫•威尔科克:意思是说你们先被关一下然后就被处死?

科里•古德:听起来是这样。

大卫•威尔科克:或是先被折磨然后处死?

科里•古德:谁知道。他没有说得很清楚。我们进去待了一会儿。接下来我们发现所有这些蓝色光球穿过墙面出现在天花板。只有冈萨雷斯中校跟我能透过这个方式穿 越。其他的人、护卫以及飞行船员都开始往后退。他们有点措手不及。冈萨雷斯中校告诉他们准备要穿梭时空了,球体一个一个出现在我们周围,我们穿过墙直接回 到我之前提过的那房间,有张桌子靠着墙的那间。由于我们以这种特殊方式回来,会议室里响起了入侵警报。飞行船留在那里。冈萨雷斯中校让其他人去汇报,对我 说:”我们失去飞行船但至少人没有伤亡。“他不知道我之后要去见蓝鸟人或是我可以回家,但他得离开了。我脱下靴子、连身衣,穿上拖鞋,蓝色球体又出现。我 说我准备好了,然后被带回家。故事大概就是这样。我的网页上的故事比这长很多。

大卫•威尔科克:网上的人问说那家在那机构里面的人是否跟你回来。

科里•古德:我们都不知道后来那机构和家人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完全不知道。

大卫•威尔科克:有些攻击的评论说:蓝鸟人为何不在乎这些奴隶?他们为何不救那些奴隶?未来他们可不可能会被释放?

科里•古德:这又是另一个议题。有个计划,当这些人被释放时,他们会被带到另一个地方接受修复,同样的秘密太空计划联盟里面的人也都会接受修复处理。这些人很多都不是好人,他们非常坏。他们会被带往我们的盟友处先修复他们,再送他们回来。

大卫•威尔科克:非常谢谢你。你非常勇敢,经历这一切而没有放弃。感谢收看,这是《揭露宇宙》节目,我是大卫•威尔科克。后面还有更精彩的故事,感谢你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