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 集︱第一次接触

  • A+
所属分类:揭露宇宙

翻译校对:尚林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因被带到月球中心开会
●蓝鸟人提艾尔说有海啸般的能量在冲击太阳系,他们在太阳系放球体保护地球

大卫•威尔科克:科里,这真是一次疯狂的探险,大概从2014年十月开始,你每天都在与我交谈,大概是十月左右。
科里•古德:应该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刚开始谈论的时候,你只是又一个出来揭密的知情者,然后你最终决定公布姓名,因为有人通过调查就会猜出你的名字,然后你被拉进这个联盟时,你其实与联盟并无多少联系。有一件事是以前没有的,你公布姓名之后开始公布信息。
科里•古德:是的。这个联盟得到了我的名字,是由蓝鸟人的新团体告诉他们的。他们提到了我的名字,并希望我作为他们与其他团体的联络人,我就是被硬推进去的。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蓝鸟人曾经与太空项目开发者交流过吗?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曾联系过某人,我用另一个名字称呼他:冈萨雷斯中校(Lieutenant Colonel Gonzalez)。
大卫•威尔科克:在这一系列新的事件发生前,在他们索要你的名字之前,你与这个冈萨雷斯接触过吗?
科里•古德:没有。他对我来说是个新人,他与蓝鸟人的联系时间与我差不多一样长。
大卫•威尔科克:有多长呢?
科里•古德:嗯,大约四年多一点。他与他们有联络,他把我的名字介绍给秘密太空项目联盟的其他人。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告诉了他你的名字?他们让他告诉联盟?他们指名道姓地要你?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已经很久没去那里了?
科里•古德:对,我已经很久没进入那个世界了。他们调查了我,他们查看了我的背景。我的很多服役记录被编辑了,有些事引起了他们的注意,他们很想让一个自己人作为代表或是与这个新团体的联络人。
大卫•威尔科克:这样一个暗黑行动团体怎么能编辑一个人的保密档案?
科里•古德:这些信息是写死的,不应该能被编辑。
大卫•威尔科克:这一定吓了他一跳。
科里•古德:这应该是不可能的,这些信息是写死的。
大卫•威尔科克:我可以想象在他们自己的系统中有各种各样的规则和提醒,说明谁应该被带进去。如果你在圈外已经那么久,他们肯定不喜欢把你带进去。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对我也没有完全信心,相信我会循规蹈矩遵从他们的每一个命令,他们想要一个他们能够完全控制的人。
大卫•威尔科克:你的名字就这样被丢给他们,你是怎么发现自己被点名了?冈萨雷斯或是其他人与你联系了吗?
科里•古德:冈萨雷斯和我联系了。我被一艘穿梭飞船接走了,我被告知蓝鸟人选择了我,蓝鸟人曾告诉我会发生这件事。
大卫•威尔科克:这件事是怎样发生的?蓝鸟人的典型接触方式是怎样的?
科里•古德:他们要么进入我的房子,要么派小飞球来接我。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他们有两点四米高,他们怎么能进入你的房子?
科里•古德:我的房子有挑高的天花板,有足够的空间给他们,他们进入了我的房子。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看起来有重量吗?他们会弄弯地板吗?
科里•古德:不,他们没有弄弯地板。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是飘着的还是站在地上?
科里•古德:他们站着就像普通人站着一样。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看起来真实存在吗?他们看起来像鬼魂吗?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看起来是可以触摸的。
大卫•威尔科克:第一次发生这种事时你有何感觉?你震惊吗?
科里•古德:我已经与他们联络四年时间了,但这次更亲近。
大卫•威尔科克:在你的房子里进进出出有四年?
科里•古德:是的,这种接触不是很定期。
大卫•威尔科克:冈萨雷斯给你口信说他们会接你去,然后一架穿梭飞船就来了。你能简要介绍一下那架穿梭飞船吗?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科里•古德:好。有一架小飞船可以坐五个人,前面两个飞行组员,后面三个座位。它是三角形的,飞起来时像金字塔形状,侧面可以打开让你进去。它在后院飘着,我走到后院进入飞船。在你走进去的时候它会向下坠一点,轻微晃动。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它没有起落架?
科里•古德:没有。
大卫•威尔科克:它是什么颜色的?
科里•古德:灰黑色的。你会联想到隐形轰炸机的颜色,正如大家所熟知的那样,几分钟之内我们就到了LOC
大卫•威尔科克:LOC是什么来着?
科里•古德:月球行动指挥部。
大卫•威尔科克:你以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吗?
科里•古德:没坐过这个飞船,相对于我以前乘坐的工具,它拥有一些新技术。
大卫•威尔科克:告诉我们随后发生了什么?有没有窗口可以供你观察,还是整个是密闭的?
科里•古德:有时候他们能把控制板变成透明的,这样你就能看见外面,不过通常情况下飞行时间很短,外面没有什么好看的
大卫•威尔科克:飞到月球用了多长时间?
科里•古德:三四分钟。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继续往下说吧。你被邀请作为蓝鸟人的代表,你乘坐穿梭飞船到达月球,你当时是怎么想的?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科里•古德:我当时真的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他们事先没有告诉我很多。我匆忙地穿好衣服,我在架子上抓起最近的一顶帽子,那是我和家人去休斯敦时买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说当你还在房子里出发前的事。
科里•古德:那是我们去休斯敦参观美国太空总署时买的,我在那里买了一件太空署的衬衫和一顶帽子,我戴上太空总署的帽子。头一天晚上我的女儿想给我画脸,她喜欢画脸,我知道第二天凌晨在月球指挥部有那场会面,所以我说不行,我不画脸。所以她说:“那我能画你的手吗?”我说可以,于是她在我的手上画了一条绿色的恐龙,一条霸王龙。她才11岁,我没有洗掉,所以那条恐龙一直在那,已经干透了,还留在我的手上。对于这样的第一次接触,我的外表并非衣冠楚楚。我走下飞船的时候,看到另外一架飞船。当我走进那架飞船,那里还有另一个人眼睛睁得大大的,是一位女士,她看起来好像刚刚起床。她说:“多么令人兴奋啊!多么美妙啊!”她简直欣喜若狂了,后排三人座上只有我们俩,然后就起飞了。
大卫•威尔科克:前面有两名驾驶员吗?需要两人操作?
科里•古德:对。两个人坐在前面,后排一般三个座位。一般只有我一个人乘坐,所以这次看到还有别人时让我有些吃惊。当我们停靠好之后,我们下了飞船。还有很多其他人刚刚到达来开会,他们看起来都是普通人,他们排成一队走进月球行动指挥部的贵宾区。冈萨雷斯会见了我,把我带到他们前面旁边有一间会议室他把我带到这个拥挤的房间的最前面然后让我站在那里他说:“就站在这里。”那里几乎就是会议室的最前面,于是我就站在那里,我的大拇指插在牛仔裤兜里,我感到很尴尬,因为所有的眼睛都盯着我,然后我就抬头四处观望,我看见这些人都坐在转椅上,那间会议室就好像一个大教堂,后排升起很高。这个房间大概能容纳300人,那里有来自世界各地的人。有从印度来的政客,穿着卡领的衣服。
大卫•威尔科克:领袖服?
科里•古德:大概是吧。有些人看起来像是来自某个地方,有穿着不同军队制服的人、不同类型的空军和伞兵制服,各种各样的人都有。有些人看来彼此认识,他们聚在一起彼此交谈,小声地说着话。我就站在前面努力不引人注目,虽然我就站在最前面,我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为什么要在那?我引起了前排几个人的注意,他们是粗鲁的军人,对我说:“你小子是谁?你来干什么?”我说:“他们让我站在这里。”其中一个说:“你干嘛带着那顶傻帽子?”他们说的是我戴的帽子,他们说:“摘下来。”我又把脏话滤掉了,我把帽子摘下来,翻过来扔在地上。另一个问:“你手上怎么画了一只爬行动物?”我看了看想把它擦掉,但是已经干透了,只能抹得更模糊。当时我真的开始紧张了,我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
大卫•威尔科克:你就站在那被人质问?
科里•古德:我被人质问。
大卫•威尔科克:你一个人站在台上?
科里•古德:我一个人站在台上,没有预备我被带到那,被告知站在那。突然,大家都安静了,回到自己的座位上,然后向我身后看。我没有看到闪光或是任何奇怪的东西,但是当我回头一看,那里站着一个蓝鸟人,我知道他叫拉提艾尔,我还知道另一个星球生物,是我以前从未见过的,现在我们称之为金三角头,因为没有人告诉我们他的名字,他们不太在乎名字。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的身体上有个金三角?
科里•古德:他的头是个金色的倒三角,大大的头、大大的眼睛,蓝色的。他的肩膀很窄,大概和他的头一样宽。他大概三米高,比蓝鸟人高几十厘米。他的手臂非常长,非常细。他的腿也是如此。他没穿衣服,没有性器官,皮肤是褐色的,有金色的光泽,有三只手指,他的脚有三个趾头。他就这样站着,好像三脚架。他不和人交流,只是站着,他看起来就好像体内没有骨头,他看起来就像幽灵。然后拉提艾尔开始与我以心灵感应交流,他举起手来进行交流。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看着他,还是看着听众?
科里•古德:我看着他,他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也引起了听众们的注意。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以前见过这样的事吗?
科里•古德:除了冈萨雷斯和少数几个人没有人见过蓝鸟人,这是他们与蓝鸟人的第一次接触。那里所有的人都知道那里将要发生什么,知道他们为什么在那里,只有我不知道将要发生什么,出于某种原因。这就是他们的做事方式,他们让我经常处于不知所措的状态,这有些奇怪,但我学着去适应。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出现之后,没有人再质问你了吧?
科里•古德:没了。然后拉提艾尔告诉我转过身去自我介绍,然后复述一切他所说的话,一个字也别落下,要确保我复述每一个字,每句话都不要改一个字。所以我转向听众,我现在记不得他要我在众人面前说的每一句话,然后他接受提问,一共有好几个问题,很多是技术性问题,我不明白他们问的是什么,拉提艾尔明白,我不明白自己对听众的回答,但是我记得一些有趣的问题。当我回家之后我立刻写下来以免忘记,我这里记录了几个。如果你想听听的话……
大卫•威尔科克:当然,你要读的东西我们洗耳恭听。
科里•古德:一个穿制服的人问,他问,鸟人是否就是《一的法则》中说的“拉Ra”?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提出这样的问题很有趣。
科里•古德:拉提艾尔通过我做的唯一回答就是:“我是拉提艾尔”。这是唯一的回答。
大卫•威尔科克:正如你所知,在《一的法则》中对每一个问题的回答都是以“我是拉”开始的,所以这个回答就很显然了。
科里•古德:所以,那个人对这个回答看来有些失望。接下来是另一个问题,其中一个人看来像是来自地球,看起来很重要很高贵,他问:“为什么需要这么多的球体(sphere)?为什么在太阳系中有100个球体?为什么这些生物需要这些更大的飞船?”拉提艾尔让我这样回答:“我们不需要交通工具”,“有远超过100个球体等距分布在太阳系各处”,“它们就是你们称之为设备的,是为了阻挡海啸般的高能振动风暴进入你们的太阳系,使其不能危害你们的恒星、行星以及生命,当太阳系进入银河系的这个部分时,便需要如此。”另一个人问:“如果你不居住在球体内,当你非物质化的时候,你会去哪里?”他的回答是:“我们中的很多人会回到我们的世界,其它的则处于你们称之为“被遮掩”的状态,并观察地球上的活动以及那些还未被其他人发现的,你们人类的殖民地与处所”。没有合适的词,只能说“被遮掩”,其他的回到他们的世界,不会逗留在这些球体中。另一个人问:“为什么最近有一场干涉?在发现其它团体即其它秘密太空项目团体有可行的智慧方案,这些方案可以带来巨大变化,并帮助他们取得重大胜利。”对此的回答是不同神秘太空项目团体都理解的信息,但我当时不理解,现在我明白其中的含义了。他的回答是:“自从背叛以来我们的策略发生了变化,导致了两起暴行,这令人不安。这些发生在火星和地球上的极具破坏性的事件,导致生命与纯真的大量损失,这些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这些新策略,正将联盟带向令人无法接受的、如此大规模的附带性破坏”。
大卫•威尔科克:有多大规模?
科里•古德:我们待会儿会谈到,但是在火星的一个处所,我想大约有25万人死亡。
大卫•威尔科克:是由联盟的新探测者们发动的军事打击造成的?
科里•古德:是的。未经委员会的批准,他们擅自行动。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他们有可行的智慧方案?
科里•古德:是的,是探测者和其它秘密太空项目团体的方案。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不能随便发起这样的攻击?
科里•古德:不行。那个可行的智慧方案,如果他们要采取行动他们只有很短的时间于是他们选择擅自行动。
大卫•威尔科克:拉提艾尔和他的盟友们对此非常生气?
科里•古德:是的,有几个秘密太空项目团体,自外围障碍被建立之后,被禁止再次进入太阳系,其中有些人一直在游说,试图使其中一些人能回来,这就是提问者之一。他们希望星系联盟(Galactic league of Nations),我一直视他们为北约类型的秘密太空项目团体(SSP),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他们被称作"星系联盟"。为了回归,他们声明这个团体回归后,将遵照球体联盟的一切命令。
大卫•威尔科克:你认为自从外围障碍建成以来星系联盟有多少人在太阳系之外?
科里•古德:几乎全部。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也是人类?
科里•古德:他们是人类。
大卫•威尔科克:从这里出去的?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几乎全部驻扎并运作于太阳系之外,他们几乎全部在那里并且不能回来。回答是:“这个请求被驳回。”他们被告知,在可预见的未来他们在所有太阳系内外的穿行仍会被禁止。这个回答令很多人不满,因为很多在坐的人都非常希望这个团体被允许回来,因为他们认为这个团体比较中立。大卫•威尔科克:你认为秘密太空项目管理者所及的这些智慧文明中,有哪种文明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也就是在太阳系周围可以建立这样的屏障?
科里•古德:因为这件事看来出乎他们的意料,大家都很吃惊。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这件事的发生非比寻常?
科里•古德:我想是的。一个军人问了一个深奥的问题,军人问这样的问题很奇怪,这是一种探索。这个问题早已有了,所以他们一定在网上查阅了一些信息,问题就是“是否有一个灵魂牢笼专为我们死后设立?”
大卫•威尔科克:“灵魂牢笼”?
科里•古德:对,灵魂牢笼。冈萨雷斯随后说,他指的是一道白光之后的灵魂牢笼,就是人们说在死后会见到的。如果你走进白光,你将被业力困住,落入灵魂牢笼。
大卫•威尔科克:阿特贝尔在90年代曾说过:别走进那光中,那是个陷阱。
科里•古德:这就是这个问题所指的。我当时真的不知道他问的是什么。拉提艾尔的回答是:“我们在生前与身后遭遇的陷阱,都是我们为自己布下的。白光尽头处有灵魂牢笼这样的观点,是预先设定的一种心理战术与扭曲。这样我们就会凭借着意识中的创造力去创造这样的看见,这正是创造这种扭曲的目的所在。”你看,这就是他们说话的方式,非常令人困惑。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没有解释过为什么他们要这样交流?
科里•古德:没有。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你想得到更具体的回答呢?
科里•古德:他们只是继续说他们计划要说的话。有时候我也会问一个问题,如果问题不相干,他们就会继续说下去。问这个问题的人对这个解释看起来并不满意。我回家后记下的问答就是这些了,我就写下这么多,大部分的问题都是技术性和战术性的,我根本不明白他们所问的是什么,也不明白我所复述的回答。
大卫•威尔科克:概括地说你认为联盟希望从球体生物那里得到什么?他们期待得到军事支持以便促成秘密的完全揭示?他们想要什么?
科里•古德:我认为他们希望的,如同很多人希望的那样,来很多人来痛扁敌人、承受尊拜。他们希望他们来成为救主带给他们技术,去消灭敌人或者来解开枷锁,解救世人或者他们下来铲除精英层。但结果是他们失望了,他们惊讶地发现,他们想要一个完全军事化的外援,他们是军人,有着军人的思想。但是这些生物却带着被他们称为嬉皮式的爱与饶恕的信息,自我觉悟的提高,与这些人所想的大相径庭。所以他们中有很多人非常担忧,非常失望。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他们问了很多你不明白的技术性问题,他们的主旨是不是要提高他们的战争能力和战略战术?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要学习战术增加攻击能力,并且他们想有能力看到未来,各种不同的暂时性问题,那些是我的头脑无法理解的。因为我不知道他们这些问题背后的逻辑,所以我无从理解他们为什么提出这些问题。
大卫•威尔科克:蓝鸟人提艾尔说有海啸般的能量在冲击太阳系?
科里•古德:他随后说这些能量波浪好像海潮与流水一样,它们一波接一波冲击太阳系和我们的星团。我们所处的星团是银河系的扭曲地带我们正在进入星系的这个区域,这个高能的区域。
大卫•威尔科克:他有没有说到这种海啸的即时或短期效应受其冲击我们会有什么事发生?我们怎样观察到这种效应?
科里•古德:如果他们不分散这些能量就将会有许多灾难性的太阳活动,人与动物会有许多奇怪举动以及极差的天气和地震等等。现在各种各样的事情未发生是因为能量被球体分散缓和了。
大卫•威尔科克:奇怪的举动包括什么?我们会看见什么?
科里•古德:基本上就是末日的疯狂,人们将无法控制能量的变化。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这种能量海啸对意志有影响?
科里•古德:影响人们的意识。你醒来时会发现在你所在的地区每晚不是听到一两声枪响,而是听到各种连续的枪声骚乱以及疯狂的事情正在发生,人们将反动并举止怪异,而且是毫无理由地。
大卫•威尔科克:我想大多数人认为他们的思想是他们自己的自由,除了他们自己的意志没有什么能影响他们的思想和感觉。
科里•古德:我们都是彼此相连的。我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集体意识,它可以被高能量的背景噪音或是宇宙的背景能量影响。
大卫•威尔科克:这样的影响持续下去会有什么效果?如果他们能阻止人们变得疯狂,那么随着能量变化继续,我们将得到什么?
科里•古德:我们现在正赢得时间去提升我们的觉悟。他们的信息说这样我们能更加爱人,宽恕自己和宽恕别人,他们说这样就能终止业力之轮的转动;我们也应在日常生活中专注于服侍别人,而不是专注于自己和我们自己的需要;要愿意帮助别人,不是去当别人的脚垫,而是具有同情心去帮助别人;每日努力去提高意识和振动。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他们不是要成为新的神。
科里•古德:绝对不是。他们给我灌输的思想之一,就是我要确保自己不要自称大师。我要保持谦虚;我要确保这次信息传递不会演成邪教或是宗教。我不太了解其历史,但是显然他们以前尝试过三次,但是每次他们的信息被曲解,人类利用它去操控,并把它变成邪教和宗教。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举例说明你得到哪些教训吗?
科里•古德:我曾经大发脾气、充满仇恨。他们告诉我在这个高能量的时期因果报应更加迅速,我遭受了一些即时的报应,使自己遭受攻击。他们告诉我,我需要去实践我所宣扬的,专注于自己说过的话,我需要更加努力,去实现自己说的话,变得更加有爱心,能宽恕这些听起来很容易,但却是非常困难的道路,非常困难。
大卫•威尔科克:这好像和精英们的信仰正好相反。
科里•古德:确实。任何人在这条道路上都会跌跌绊绊,作为人我们很难去爱那些恨你的人,很难宽恕那些吐唾沫在你脸上的人。这不是一条轻松的道路,但如果你要提升你的意识,成为有更高振动的人或者存有,你就必须走这条路。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没有告诉你意识与现实世界的关系?
科里•古德:当然。
大卫•威尔科克:根据他们对你的个人教导,这种关系是怎样的?
科里•古德:同样的原理也被用来奴役我们。
大卫•威尔科克:我不明白。
科里•古德:我们的公众意识被用作工具来控制我们,奴役我们。当权者利用媒体在我们的公众意识里埋下负面意识的种子,然后再利用大众媒体传播伪造事件或偶发性灾难事件等等,引发我们情绪化地贡献负能量,通过我们的公众意识制造那种状况并令其发生。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说就好像假想工程(imagineering)一样?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试图利用和培育我们所拥有的能力去显化他们想要的后果?
科里•古德:是的。当权者完全明白我们意识的力量,他们也明白我们周围的一切包括我们的思想、光、能量、物质都是振动的状态;我们的意识也是一种振动状态我们的集体意识是一个非常强大的有共同创造力的机制它对我们周围所有的振动状态都有影响。一旦我们学会驾驭它,我们就能改变现实,特别是当我们进入星系的高振动,我们的意识振动会提高,我们的力量会更强大。精英和其它试图将我们封闭在频率盒子里的集团们会发现我们更难对付。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过有22种不同的基因项目在进行中,我们有来自所有其它智慧文明的DNA。在这个变化过程中这种混合DNA会怎样?
科里•古德:这种DNA大杂烩的结果就是我们拥有比其它生命更广泛的情感。他们具有我们同样的情感,但是由于各种小修小补,有些是对我们的光体的,有些是对我们的基因的。我们不仅在基因上是独特的,我们有广泛的情感,这既是祝福也是咒诅。因为现在我们不能控制这些情感,它有影响力但我们的意识层面却是不受控制的,所以现在情绪会造成我们的混乱。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如果有人脸上挂着审判者的表情这样看你,根据你所说的我们有混合基因和广泛的情感,是不是意味着我们比其它智慧文明拥有更强烈的情感反应?
科里•古德:是的。我们对任何事的情感反应比其它社会的都更为强烈,因为我们的构造不同。
大卫•威尔科克: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弱点。
科里•古德:这也可以成为好事情,只要我们学会控制我们的意识。因为情绪就好像我们意识的启动器,它们是相互关联的。这有助于激发我们的意识,我们可以成为非常强大的、共同创造的生物,一起创造一个美妙的新世界,只要我们不再受操纵,并且学会控制我们的情感和我们的意识。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球体生物联盟不允许,我们称之为好人的太空项目联盟使用军事打击,他们认为变化怎么会发生呢?从联盟的角度来看,攻击那些还在地球上的负面外星团体不能改变任何事吗?
科里•古德:是的。他们曾想用完全的军事手段,但是负面产生负面,负面的东西不能产生正面。他们被授予非凡的技术本质上是防御性的技术,不是进攻性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说太空联盟?
科里•古德:是的。秘密太空项目联盟被授予防御性技术,但是他们被告知不要再发动这种造成巨大生命损失的攻击,不要再毁灭这些基础设施。因为它们将要被交与后揭示时代的文明,那将是一个《星际迷航》类型文明的基础。
大卫•威尔科克:“揭露”将成为一个关键词?
科里•古德:是的“全面揭露”就是他们要做的。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球体生命在帮助我们达致揭露吗?
科里•古德:是的。这是他们的目标:他们希望人类解放自己,通过揭露与自我提升来解放自己。可以预料这个过程将会产生混乱,因为很多人将非常愤怒,将会有混乱的阶段,但是他们希望我们能为一个全新的人类时代打下基础。
大卫•威尔科克:这真是一个迷人的话题,而我们才刚刚开始,我们将制作一整个系列。当然会有很多问题,我们只是刚刚打开了它的盖子,但是这真的令人神往。科里,我为你喝彩,为你有勇气走出来愿意这样做。我认为你是个英雄,我们都应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来到这里,科里。
科里•古德:谢谢!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