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集|班图精神与蓝鸟人信息 part1

翻译:宇宙的核心力量 极光

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地球联盟与秘密太空计划联盟有着共同的议程:推翻阴谋集团的控制、将真相揭露给全人类

●选择“巴比伦金钱奴役系统”还是复制机

●班图精神的内涵:众之所是成就我之所是(群体协作,成就个人)

●金融系统从远古开始,就是被灌注了黑魔法,让人变得疯狂●只有团结成为一体,你才会获得无限的丰盛。


大卫:大家好!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节目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本集我们邀请了一位特别嘉宾,迈克尔•泰林格。或许你还不知道,他非常出 名,对南非大量独特的古代遗址做过许多有价值的研究。在津巴布韦和其他地方有很多非常有趣的东西,他把这些全综合在他的研究里,让他对经济产生了独特的见 解。如果你平常都收看本节目,你会熟悉科里•古德,他来自秘密太空项目,负责联系外太空分离文明联盟。该联盟说他们想释放出能彻底改变地球上生活的先进科 技,直接带我们进入《星际迷航》般的黄金时代,这个黄金时代在全世界35个不同的古代文化中都曾预言过,在古典史诗《哈姆雷特的石磨》(Hamlet’s Mill)中,Giorgio de Santillana和Hertha von Dechend就曾揭示过,然后Graham Hancock对其进行了诠释和提炼,他是位对我们的工作提供真正灵感和启发的人。因此我邀请迈克尔加入节目来解释,他所倡导的,太空项目联盟有浓厚兴趣 的这种经济体制。首先我们请科里谈谈联盟,什么是联盟,怎样定义联盟,这怎样联系到迈克尔倡导的这项带来更大揭露的项目。迈克尔,欢迎参加节目。

迈克尔•泰林格:谢谢,很荣幸能来这里。

大卫:科里,也感谢你再次参加节目。

科里:不客气 。

大卫:那我们就从科里开始,如果有人恰好第一次看我们的节目,他们看见所谓的光明会或世界新秩序,会觉得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没人会挑战他们。联盟究竟是什么样的组织?他们有机会推翻阴谋集团?或者这只是一种永远不会成功的尝试?科里:他们绝对有机会推翻阴谋集团。联盟由两个主要派系构成。一个是地球联盟,由不同的国家、不同的秘密社团与组织松散构成。他们目前正致力于推翻现 行的金融体系,我曾讲过,这个体系是由地球秘密政府和辛迪加所操控的。很多辛迪加成员非常专注超自然能力。他们也就是人们所说的光明会成员。我们叫他们辛 迪加。我们要揭去他们神秘的外衣。

大卫:辛迪加是否像黑手党那样,是有组织的犯罪集团?

科里:是的,这也是我们这样称呼它的原因。

迈克尔•泰林格:确实如此。

科里:地球联盟和秘密太空项目联盟各自有不同的议程。秘密太空项目联盟最初由某些不同秘密太空项目团体的成员,脱离了原来组织的领导,形成的一种松散的联盟,组建了所谓的秘密太空项目联盟委员会。

大卫:或许有人不清楚秘密太空项目是什么,我们说的是什么技术?这些人有什么?

科里:有不同的秘密太空项目,包含各类非常广泛的技术。他们拥有一些比我们看到的美国空军和NASA的技术领先20到50年的飞行技术。他们还有一些像星际企业集团这类的机构,基本上是所有的企业聚集在一起,集中资源,在我们的太阳系创建了一个庞大的基础设施。

大卫:这些公司主要是军事国防承包商。

科里:大多是,但现在已经扩展到其它许多领域。

大卫:像是超光速旅行、星门技术、粒子束、激光脉冲武器之类的东西。

科里:他们已经超越了这些,但没错。

大卫:所以这是非常先进的技术。它们全部是在最高安全级别保密下发展出来的。

科里:是的。秘密太空项目联盟…他们主要的目的,按照他们的说法就是:向地球全体人类全面揭露。全面揭露不是就告诉大家:“外星人是存在的,我们已经 欺骗大家八九十年了。好了,回去继续生活吧。”大揭露事件是将爱德华•斯诺登和其他几个鲜为人知的黑客收集的信息进行一次性的大公开。这些信息已经全部解 密整理,交给了地球联盟和秘密太空项目联盟,准备在某个时刻开始公开披露。他们希望揭露这些辛迪加所犯下的所有反人类罪行,不仅是一直企图掩盖外星人、地 外生物存在的事实,还隐藏了那些可以完全改变我们生活的神奇高科技。这会瓦解他们的企业化政治体制和用来控制地表人类的巴比伦金钱奴役系统。

大卫:好的,让我们先回到现实中来。这些人到底想怎么样?他们为什么要杀人?他们为什么要减少地球好几十亿的人口?这是让人们无法真正相信其真实存在的原因。他们就是无法接受这些,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呢?

科里:不是所有的辛迪加都有相同的议程。我曾经提到过,有一个存在了亿万年的地外超级联盟参与了22个平行竞争项目,一直在操纵地球人类。它涉及基 因、社会和精神层面。他们自己也是他们所谓的这个大实验的一部分。还有一些更为仁慈的非地表人团体,我认为他们的议程比较正面。

大卫:当然了。

科里:还有某些的日程则是纯种血统论的,这些人划出了自己的小圈子。他们想要净化地球(只保留纯种血统),并以一个小群体重新开始。但并不是所有的辛 迪加成员都支持减少人口。提倡减少人口的,恰恰是那些最有权势以及我曾提到的200委员会之类人物,他们相当有权势,并掌管着金融体系的运行。

大卫:你有一个很好的条件是迈克尔和我所不具备的,就是你遇到了许多这类人物,你目睹了他们的 所做所为,你听到了他们计划杀死几十亿人的争论。持有这些信念的人,怎么能这样做?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多人非死不可呢?

科里:这和纳粹的思想没多大不同。也有很多不同的非地表人族群主张基因纯种或者参与了纯种基因实验。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中的大多数,几千年来就是不想种 族间联姻或部落融合。他们有自己的部落,如果遇到另一个部落,就会想消灭那个部落的所有人。这样的事情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这类基因的实验项目是互相竞争 的。在距今较近的时期,他们才聚在一起,找到了一种合作的方式,彼此之间变得友善。但在地球上的有些辛迪加团体,神秘学辛迪加团体中有人觉得他们是来自地 球之外的血统,而我们都是来自污染了的、没有价值的血统,应该被清理掉。

大卫:所以他们用“酒囊饭袋”、“墙头草”之类来称呼,他们是否觉得如果这里人口稀少,就可以更好地控制这个星球?这也是部分原因吗?

科里:这是部分原因。他们还用了像是能让地球变得更加与大自然平衡和谐之类的陈词滥调。

大卫:人类对环境有害。

科里:是的。当人们充分了解到我们拥有很多技术,如果秘密太空项目联盟想将技术带到地表,像是可以提供人类食物的复制机、自由能源、光能、声能医疗技 术,一整套可以改善人们生活的不同技术,那么就可以帮助人们与地球和谐发展。而且这些技术会被立即分享给全人类,他们不想只把它给美国人和英国人,然后再 让它一点一点扩散到其他国家。他们希望同时分享给地球上所有人。好的。我们下面的讨论将会涉及到迈克尔的内容。我会问你一个问题,你来回答,然后我们三人 再展开来讨论。你和我在节目里讨论过的最有争议的焦点是:一旦这些技术应用了,我们就不再需要金融体系了。

大卫:你经常提到秘密太空项目联盟描述为“巴比伦金钱奴役系统”的术语。钱有什么坏处?这个金融体系如何成为你说的这些秘密地球政府辛迪加组织控制人类的工具?他们如何使用金钱来对付我们?

科里:当你使用钱时,你会为此负债;当你出现负债后,你就会被奴役和束缚;就出现了借钱给没钱人的富人和最终承担所有债务负担的穷人。就这样一开始这 种控制体系就建立起来了。而且我们几千年来已经被植入了你必须要口袋里有钱才行的思想。人们听到我这样说,都吓坏了。你想取消金钱。你想在一个不用钱的社 会生活。你疯了吧。没有钱,我们怎么生活呢?没有钱,你能在社会立足吗?

大卫:但你是怎么…

科里:他们无法看透它。他们已经高度编程了,他们无法看透它。

大卫:但你说的不是共产主义吗?你不是想让一批寡头没收所有财富,然后发给每个人相同的报酬,那么岂不是没人会有任何动力去做任何事情了?

科里:你使用了报酬这个词。这表示与钱有关。当每个人都拥有自己需要的一切…我的意思是,复制机能做到这些,你是否真的还想需要金钱或黄金。你可以合 成一些黄金或一张20世纪100美元旧钞装在你的口袋里,如果你觉得这让你更安心的话。但是你并不会需要它,因为一切都将基于分享技能,人们在一个社区里 互相分享知识与技能,那将是…通过这些技术,每个人都能拥有他们所需要的一切。你不必早九晚五工作来付电费,有自由能源。我的意思是你不再需要买食品了, 有复制机技术。

大卫:好的,这个话题暂时就到这里。这些在太空工作的人,太空项目联盟的人,在你了解迈克尔其人和他所倡议的班图奉献主义之前,他们向你提起过 他。他们说了些什么?为何这些身居太空,甚至可能从未来过地球的人很在意这个人?是什么令他们如此感兴趣?既然他们已经拥有所有这些技术,迈克尔所做的事 情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呢?

科里:先说明一下,我听到过迈克尔•泰林格和他在古代文明方面的工作和研究。我认为其中很多都很有趣。在一次冈萨雷斯中校在场的情况之前,我一直不知道他从事的政治运动。他们在议论迈克尔有关班图精神的话题,我说的没错吧?

大卫:没错。说的不错。

科里:谢谢。他们谈到在未来一个触发性的事件发生后这项运动是未来的趋势。将会有一个大揭露事件。而且在金融体系消失之后,资本主义,所有主义都会消 失,我们会使用这个新体制,转变文明进入到像《星际迷航》般的时代。我们会整合学习所有这些已经存在的新技术,并应用到我们的生活中。他们说他们一直怀着 极大的兴趣跟进着这场运动。我认为这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事情。不过,我不清楚迈克尔•泰林格先生对此都讲了哪些内容。

大卫:那好,迈克尔,该轮到你了。假如现在收看的观众都不认识你,也不了解你的工作,你能否为我们简短地概括一下班图奉献主义的实质,它是什么,它如何影响我们今天的生活?

迈克尔•泰林格:谢谢你,大卫。当然,它也是一种主义,但是与我们所熟悉的所有其他主义完全不同。它是非洲传统哲学里的奉献主义那一部分。首先,“班图” (Ubuntu)是一个非洲语言。这是一种分享和关爱的古老哲学。我把它定义为社区内的团结协作。按通常我们使用的一种表达,就是:众之所是成就我之所是 (群体协作,成就个人)。因此这是一种古老的非洲哲学,而且全世界的所有古文明都共同分享了这种哲学。他们对此都有自己民族语言的命名,以及用自己民族语 言的诠释,但最终他们都体现为同一种哲学:“一体的意识”——彼此分享与关爱。所以班图(Ubuntu)——一体意识的运动是从分享知识开始的,正如科里 所介绍的,还有金钱的起源以及如何利用金钱控制和奴役人类,那么对此,我们会提出一个系统的解决方案,因为我认为担惊受怕、辛苦难捱的日子统统到头了。我 们需要马上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所以这场运动所代表的一切,就是呈现一种解决方案,它不仅使人们在思想上产生共鸣,而且特别是它能深入到人们的内心深处。冥 冥中似乎注定让我成了传达此讯息的人。这并不是我的系统方案。这也不是我本人给出的信息。我只是一个信使。我感到非常有趣,居然在其他我想不到的地方也在 谈论这件事。因为我已经收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很多有趣的电子邮件,他们向我提及有关预言和所有这一切,还有班图意识如何在其中发挥作用,以及我们所做的如何 在其中发挥作用。这使我着实吃了一惊,而我没有真的想到我会走这条路。知道这些确实很有趣。那就让我们继续完成手头这项工作。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们需要… 我们正在着手进行的是提供一种有选择的灵活性的解决方案。这套持续了6000年、12000年的系统不适用。这是一种专门设计用于奴役我们的系统,用科里 的话说,就是巴比伦金钱奴役系统。金钱是一种用于奴役他人的工具。这是金钱被使用的目的。我一直提醒人们,事实上这不是钱本身的问题。问题是金钱被当成了 控制工具。那些控制金钱的人可以随心所欲制造金钱,要多少,有多少,因为它没有什么可抵押的东西。金钱是凭空造出来的。这涉及控制地球上的货币供应。这就 是他们控制这个星球的方法。

大卫:甚至在《圣经》创世纪章节中,一开始就说金融系统是邪恶力量。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

大卫:如果你仔细阅读,那上面就是这么说的。如果请Jordan Maxwell来同我们交谈,他会说出其中一件能让大家感到非常震撼的是:联邦储备券,这些美金,他称为股票金额。

他 说,每个美国人都被分配了10种不同的股票金额。如果你曾在美联储工作过,我肯定你知道我在说什么。这些货币量,每个人都被分配了一定数额、而且按照一个 确定的数额发行给大家,我估计(每人)有340万,我听说过这个数目。所以你看见每一分钱都是某个人的灵魂。这个货币数额实际上对应了人的灵魂。

大卫:所以当他们盗用了这笔钱的时候…

迈克尔•泰林格:那可是不得了的事情。

大卫:他们想要窃取我们的灵魂。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

大卫:你如何理解这种金融系统的黑暗魔法,它究竟是什么?他们是怎么运作的?

迈克尔•泰林格:其实刚刚你已经描述过了。金钱体系在远古时代就被灌注了某种黑魔法,看看它对我们星球造成的影响。看看它对人性的影响。人类变得疯狂。科里 在前面提到过,你也知道当你对人们说我们要把钱从这个系统中清除掉时,他们变得难以承受,因为他们以为我们要拿走他们的钱。这不是我们的意思。我们的意思 是要创建一个不需要金钱运作的新体系。所以不会再有人需要钱。让世界从被金钱与贪婪、企业架构和控制、资源匮乏中过渡到,从金钱驱动体制过渡到由人与其对 生命的热情为动力的世界。这才是所谓的完整班图运动。慢慢确切地告诉人民事实:我们不需要钱,因为钱没有什么用处。人类才是创造一切的力量。关键是人类。 我们种植食物。我们播下种子。我们构建数学方程,并开发自由能源设备。是我们在创造一切。而金钱并没有做任何事情。金钱只会阻碍人们去展现自己的爱好(天 赋)过上美好的生活。

大卫:如果Darth Cheney也在这里,他肯定会来一场激情演说。

迈克尔•泰林格:肯定会。

大卫:他会说一旦你让人们没有赚钱的需要,他们会整天喝啤酒、坐着看电视。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那是在资本主义驱动的系统里的现象。我们正在改变这个系统,把它变为这样一种系统:人们按照心愿生活,并有机会施展他们与生俱来的才 华,在那里他们不必担心钱的问题。大卫,你刚提到的问题,就是我总结的13个常见问题。经过11年的讨论和拓展没有金钱的新的方式、新的社会结构,我归纳 了13个常见问题。这真的令人难以置信。在使用金钱的世界里,我们会遇到许多无法解决的问题。我们的政府、银行还有那些金融专家们都不能用全世界的金钱去 解决这些问题。而在2005年的11年后,为了生活更美好,这13个归纳出来的问题,需要我们用没有金钱的世界来解决。

大卫:我在我父母买的房子里居住长大,1973年房价26000美元,现在提到这个房价没人相信。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没错。

大卫:自从美国联邦储备系统建立以来,在100年间,美元贬值了96%。

迈克尔•泰林格:你刚才提到美联储——世界的中央银行是一个大骗局。现在人们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世界上各国中央银行都是私营企业。他们控制我们的政府。这 就像,我们的政府欠这些私人公司的债,他们便将所有人当成奴隶使用。所以通过班图运动和聚会教导分享的一部分就是首先告诉大家——金钱的起源。就像科里所 说的,在巴比伦金钱奴役系统中金钱首次出现了。它被别有用心地引入了,这不是几千年来以物易物和贸易的(必然)结果。这种恶意引进用来奴役人的工具却能给 人一种错觉,让人相信自己是自由的,但他们仍旧得工作赚钱,才能生活缴税。所以如果你改变这整个系统…这就是我建立班图工作坊的原因,在工作坊的一到两天 后,完成所有内容后,变成了像是群体疗愈的时间。这就是我所期待的最后结果,因为人们突然感觉到放松和解脱。“哦,我的天呢! 我们并不需要钱。我明白了你的意思。”他们不仅明白了不需要钱的道理,而且也知道了金钱的起源和它是用来奴役人类的一种工具,还有我们应该如何摆脱它的控 制。这给人们带来了希望。当人们发现原来这是如此简单,人们真正感到兴奋不已。我们应该做的——仅仅是去除掉那些对我们进行编程、设定和洗脑,这持续了几 千年,特别是最近一百年来,设立了当今的教育体系来毒害我们,让我们从小就准备变成未来无觉知的劳力。一旦人们意识到让自己摆脱困境原来是这么的简单,这 才是你所见的真正理解。

大卫:迈克尔,你不是认为…假如发生了致命的全球经济崩溃,太阳依旧朝起暮落;大海依旧潮落潮起;天空依旧风起雨落;万物依旧茁壮成长;我们依旧拥有一切所需。

迈克尔•泰林格:没错。

大卫:如果有人说全部的金钱都不见了,会消失到哪儿去?太荒谬了。一切资源就在这里。我们本来就生活在一个富足的世界。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当然,这是其中一件你需要不断提醒人们的事情,经常地,时不时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提醒人们:我们就生活在一个丰饶的星球上。我们一 直被灌输,现在又利用企业的等级结构,让我们相信我们生活在一个资源匮乏的星球上,他们所做的一切就是采用这样一种原则:只有竞争,才有进步,这种思想从 小就强制灌输到我们的头脑中。于是你就只知道靠竞争才能进步,靠竞争才有创新,靠竞争你才能出人头地。这是毒药,他们给我们的糖衣毒药,让我们误以为一切 都必须这样运作。彻头彻尾全部错误。竞争产生匮乏。竞争使得企业隐藏事实(真相、高科技…),让他们能够从知识、信息以及技术中获利,而其他大众则受苦受 难。竞争阻碍了石油、电力和医疗新技术的应用。你明白,这就是为什么竞争是如此不好。所以班图精神与奉献主义只是改变了这小小的一点,就将竞争转化为合作 与协助。

大卫:如果你能想到他们高级进化的世界新秩序的观点出自何处,我们知道查尔斯•达尔文的父亲是第33级共济会成员。达尔文主义主张:最有效的杀手 是最高度进化的生物(弱肉强食),适者生存。但你要是看过真核细胞的模型,很久以前一些微生物,聚集在一起,在它们周围形成了一层膜。你是核糖体。他是染 色体。我们要做的就是一起组成细胞核。大家必须尽其所能,群策群力,才能获得更好的结果。

迈克尔•泰林格:完全正确。

大卫:生命的本质就是许多单细胞产生并相互联系形成器官系统。而这些器官组织合在一起,便形成了一个身体。

迈克尔•泰林格:是的,你把我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了。这就是所谓班图教义的一部分,告诉人们:只有团结成为一体,你才会获得无限的丰盛。我们必须聚在一起形成 一个活跃的、有生机、意识到这点的群体,共同努力,只要我们内在核心能一起同频共振,我们就可以创造出无限数量的共振分形的多样化活动。从共振中心,我们 可以创造出无数的分形活动,因为我们始终保持者共振。而当我们有分歧时,就会生病,分化, 分裂,然后死亡和毁灭。

大卫:就像是计算机的CPU和内存不匹配的结果。

迈克尔•泰林格:完全正确。因此在我的工作坊,我经常给大家演示一个例子,就是去想象你的身体,它由数万亿细胞一起组成工作,造福于众多细胞组成的社会,你的身体。它们不会互相争斗。

科里:保持一种同步共生的关系。

迈克尔•泰林格:互利共荣、合作、协同。即使数万亿的细胞中,某些细胞群居在一起,组成专门的细胞组织,就像你的肝脏、心脏或是大脑,它们始终在一起工作, 服务于全身更大的利益,服务于整个细胞社群。我们要这样看待自己,我们是家庭中的一个成员,就如同我们体内的细胞群一样,我们是这个扩展的大家庭中的一 员。

科里:我能完全理解秘密太空项目联盟委员会成员为什么始终跟进此事的原因。而且蓝鸟人传达的信息里也提到过。有不少人误以为是新来的救世主般的外星人 要来拯救人类。还有一些人则是坐等光明势力或是某个团体来拯救人类。而球体存有联盟,他们来到地球外部帮助创造公平竞争环境,他们已经说的很清楚,就像霍 皮人所说的,我们自己就是我们期待已久的救世主。我们有责任清理自己的混乱局面,找到解决方案推翻光明会、阴谋集团和地球秘密政府组织,创立并实施新的体 系,开始进入新的转型社会。这要求我们所有人必须停止指出我们所有的不同,所有让我们不同的事物,所有让我们分歧的事物,让我们开始专注在我们共同拥有的 一切,这将使我们拥有一种共存共荣的关系。要懂得我们原谅别人,其实是在宽恕自己。在各个国家和部族之间需要更多的宽恕。我们需要跨越过去,开始进行像你 所说说的这类计划,协助我们团结在一起,从自身内部做工作,拿出自己的解决方案,解决好我们自身的问题,而不是等待别人为我们做这一切,否则这永远无法解 决。

迈克尔•泰林格:你也把我想讲的都说出来了。在我的工作坊,班图工作坊,我总是告诉人们,我们自己就是我们一直期待的那些救世主。我们自己就是新时代的浪 潮。我们不能背靠着椅子,坐等别人来救我们。这始终是一个问题。人们总是期待某种穿着闪亮铠甲的骑士、天降救世主出现。但在我们的基因里面早就具备这一切 了。我们是一个可以创造我们自己的现实的集体创造者。让我们来把它变成现实。让我们专注在人类的美好未来。让我们不再传播恐惧。让我们停止对阴暗、消极事 物的不断议论。当然,我们可以谈论它,作为让我们进入新乌托邦世界的知识与信息平台。我特别喜欢用“乌托邦”这个词,因为乌托邦是一个优美的词语。它不是 一个贬义词。只是个乌托邦的想法。是的,我喜欢乌托邦。这是一个美好的词汇,很棒吧?我们要多多使用乌托邦这个词。我还想补充一点,我们前面提到像是以物 易物之类的概念。所以我想首先要说明的是整个班图奉献主义哲学并不是创造自给自足社区的哲学。而是要创造兴旺繁荣的社区,因为我们生活在一个富足的星球 上。一棵苹果树可以产生成千上万棵苹果树,而不是只产生另一棵苹果树。这就是我们的能力。如果我们可以留在地球上去创造和实践,展现我们与生俱来的天赋, 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创造无限的富足。所以这是要创造出无限丰饶的社区,而不是用以物易物、商品交易,或是任何交换的方式来取代金钱体制。只要有任何一种实 物交换的形式,就有可能被剥削,而且有人会想方设法损人利己。

大卫:好的,很抱歉在节目最精彩的时候到了节目的结束时间。下次我们继续同内线知情人科里•古德、班图运动的幕后推手迈克尔讨论这个引人入胜的话题。一如既往,我们非常感谢您的收看!我们下集再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