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4日Rob Potter访谈

Rob – (由於技术出错,之前的访问需要重做一次)…….再次欢迎你来到Victory fo Light节目。
COBRA – 谢谢你的邀请。
Rob – Cobra,我很抱歉上周延期了。我们再来谈谈Corey和ET的事情,那些(与你)不同的讯息,以及人们互相攻击的情况。我们建议Cobra讯息的读者,Tolec的读者,任何不同意Corey的人,或者任何不同意Cobra的人冷静下来。Cobra已经遭受过很多攻击,他知道Corey要面对的是什麽。重要的是我们要团结光之工作者,不要分散注意力,要保持耐心中立来理解讯息。你同意吗?
COBRA – 是的。攻击任何光之战士或者光之工作者没有意义。尤其现在是团结力量和互相支持的时候,因为我们有着行星解放的共同目标。
Rob – 谢谢。关於Corey的讯息和你的看法,我们收到很多提问。我们私下已经谈过,而你也几次提到你不能确定他说的一些事情,但这不代表没有发生。Corey似乎非常与别不同,他是那种超级战士类型的角色,在外太空生活20年後回到地球,他没有那种灵性的背景,但他又和蓝色球体联盟合作。
我想你自己来谈一谈,你知道你在评论其他的讯息时有很大的道德号召,但你从不评论其他人,我尊重你的做法。Cobra其中一个优点是中立,不会挑起事端。但对於Corey最近揭露的讯息,你觉得有什麽重要的需要评论一下。显然这都是正面的讯息,但你自己对此有没有一些话想要说的。
COBRA – 首先我想说我完全支持他基本的方向,就是原谅,团结,自我成长等等,这是我所支持的。关於他的讯息,从我的消息来源我可以确认他参与过秘密太空计划,他的讯息有很多部分我是完全同意的。所以我会说他有一些真正的讯息,但我无法透过我的消息来源确定他有参加那些地外会议。
所以你不得不运用自我内在的指导和洞察力来看待这些讯息。对任何讯息,运用内在指引和洞察是明智的,包括我的讯息。因为我有时也会犯错,我不是完美的。我有很好的讯息来源,但这个行星上任何人都可能犯错,因为人们还没有扬升,没有彻底完全的开悟。
所以运用你自己的洞察力总是好的。还有,人们有不同的讯息来源,我有我的讯息来源,Corey有他自己的,其他人有其他人的。本杰明也有他自己的消息人士。这些讯息不一定能完全对得上关系,因为这是一张大拼图,我们都是那大拼图的一部分。随着我们接近行星解放,这幅拼图会越来越详细和清晰。我想让每个人都能运用自己的洞察力,对那更大的全局做一些深入研究,不要因为他们的讯息和你所相信的有点不一样就攻击任何人。
Rob – 说得很好Cobra。很高兴我们做第二次采访比第一次的要好。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也是我如此支持你的原因。我想说这是一个道德立场,而我也想对更多不同立场持开放态度。当有些事情违反了我的认知,我会想起运用内在的指导,但有时是我的小我会让我执着於我想要相信的东西。我可能要跺一下脚向前迈进。我想要的是整个真相,随着真相的呈现我会修正我的理解。你所说的很有智慧,我非常欣赏。关於Cintamani石….
COBRA – 我还想再多说一点。如果我们遇到有冲突的讯息,这只是代表我们没有知道全局,有部分的讯息缺失了。这里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是一些讯息如果公开得太早,可能对光明势力有危险。所以有些事情会被保密起来。第二个原因是一些讯息只不过还没有公开给地表人类,随着我们接近"事件",更多的情报将会公开,整个画面将会越来越清楚。
Rob – 好的,谢谢。这是很好的观点。由於安全原因,有些讯息不能让地表人类知道,大家应该记住这一点。我想我们要进入另一系列的问题。关於如意宝珠,这些天以来人们有很多兴趣但没有太多讯息。我没有太多参与,但有人自告奋勇给我捐款,让我帮人们(买宝珠)。我已经分享了那些宝珠,也收到很多问题。我收到了一些宝珠,准备发给付了钱的人。我可能还会收到更多宝珠,但7月1日星期三之前我不知道有多少块。
我一直在处理这些买宝珠的订单。我自己把一块宝珠放到第三只眼的位置,我同时使用紫光棒和激光,你知道这是很小很稀有的石头。我很惊讶,第二天我有了巨大的变化,它比水晶更加强大。你能不能谈谈如意宝珠(天狼星石)对光体有什麽影响?如意宝珠有什麽秘密?
COBRA – 对於这个石头我还不会说得太详细,因为现在很敏感。但如意宝珠确实对等离子场有影响,它也会影响到植入物。光明势力有一项技术,他们能直接从银河中央传送能量到如意宝珠。宝珠作为媒介,让这些能量溶解等离子体。它不只是一块漂亮的宝珠,它有更多的作用。有独特的能量标记在宝珠里,因为1.它来自天狼星,2.它在很多个周期之前,几百万年前就直接被灌注银河中央太阳的能量,後来这颗天狼星的行星就爆炸了。它的爆炸是因为银河超级能量浪潮。银河超级能量浪潮让很多亚原子粒子扩散到整个银河系,这使得那颗行星和它的每一颗石头碎片都含有那些粒子在里面。光明势力以此来溶解等离子,我不会具体说用什麽方法。它不只是一块新时代的水晶,而是有更多意义。它是行星解放的其中一个关键。当然你内在有着最强大的水晶,你的高我。使用如意宝珠,你可以放大和加速你自己(的成长)和行星解放的进程。
Rob – 是的,我对它们印像很深。我很惊奇它们如此的小,我明白宝珠的品质比体积更重要。我之前认为它们是更大的宝珠,结果是不同的等级品质。我之前的评论很无知。那种半透明的品质对激光有很漂亮的反射。我知道我们之前谈过,对於宝珠现在在什麽地方,你可能不同意,但这是与你不同的讯息,这不代表事情没有发生…
COBRA – 我想说那块石头的碎片在很多地方。石头的主体几千年来都在正面的阿加森网络。而碎片被带到行星上的各个地点,包括的的喀喀湖。但那不是唯一的地方。也有很多石块在地下网络。在行星地表上没有大多,而现在那些较小的碎石已经分发到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手上,他们正建立一个行星的光之网络。
Rob – 我的朋友Louis Maarten是来自南美的被接触者,他告诉我他所理解的如意宝珠是30个不同种族的扬升大师从天狼星系带到地球,放到戈壁沙漠。根据他所说,只有一颗蛋形如意宝珠。
Cobra有更多不同的讯息,我不觉得这些讯息互相排斥。这两个人都有自己的讯息来源,他们的讯息在一定程度上是协调的。我没有告诉Louis任何有关Cobra的讯息,但他基本上支持Cobra所说的,Cobra也不知道Louis说过有一块蛋形的如意宝珠在的的喀喀湖。这是很有趣的情况。Cobra,你如何建议人们使用这块石头。我想可以把它做成项链,我认识有人做这个。当人们拿到宝珠,你有什麽特别建议?应不应该留着自己用,不让其他人知道?你觉得应该如何使用?
COBRA – 我会建议人们在冥想的过程中保持与石头的实体接触,这种接触能建立一条能量流帮助你连接高我,转化你周围的等离子场。那些石头不能被….实际上它们能维持自身的纯洁,不管接触它的是什麽人,所以不用担心这个。
Rob – 谢谢。接下来我们谈谈这个月人们一些常规的问题,我们收到有趣和不那麽有趣的提问。其中一些问题可能不太寻常,一些问题涉及到目前的事件,一些问题是一般性的各种实际问题。我们在第一次访问已经问过,我再次和Cobra道歉,他需要再回答一次。有人问到这些年来一直有人说“3天黑暗”,你能否解释一下。
COBRA – 这是亚特兰蒂斯时期古老集体记忆的一部分,这次将是不一样的,不会有3天黑暗。上次的成千上万年前的银河超级能量浪潮出现了黑暗,因为日冕放电和大气中的残片。但出於很多原因,这次有点不同。当"事件"发生以及"事件"之後,随着我们透过这次巨大的宇宙转变,将有强大的光明势力改变整个状况。
Rob – 好的,我们有另一个问题。我们这个月要尽量为人们解答这些。请谈一下美国中西部古代印第安人的土丘。一些人说那是用来祈祷,他们有某种标量技术用一个好的方式来操纵天气。那是好还是坏的用途?这些是不是像漩涡点用来与更高频的能量连接?它们现在还能不能用?这些土丘是什麽?
COBRA – 实际上部分是埋葬地。有一些土丘用来进行正面的仪式,与源头连接。但不幸的是有一些土丘用於负面的献祭。所以这里是一个混杂的情况。
Rob – 这里有个问题不是最近的,可能是上个月的。很多人想知道我们正经历的一些主要太阳风暴和活动。一些人指出他们觉得不安。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影响到等离子标量场,或者人们的乙太体和他们的反应。你能否谈谈太阳风暴,以及它对植入物和人们的效果。或者说太阳风暴是否对人们的意识有负面和破坏性的影响?
COBRA – 这里是一个有两面的硬币。太阳风暴一方面是非常干净的等离子放电过程,这净化了等离子异常,另一方面太阳周围也有一次负面等离子的净化。所以这些太阳风暴是由银河中央太阳活动引发,因为一切都需要净化。你可以把它当作是全球和全宇宙的净化过程。
Rob – 很好。有人问到12条DNA链,为什麽我们只有两条。你能不能谈谈这些DNA是不是被关闭了,它们会不会重开。它们是透明的?
COBRA – 12条DNA链不是物质形式的DNA,是乙太DNA。人们所说的DNA激活,他们说的不是物质DNA而是乙太蓝图。当然如果你与乙太蓝图对齐,身体迟早能跟上。但正如科学家分析後所确定的那样,在现实层面我们只有两条DNA。
Rob – 好的。很多人现在讨论执政官网络。实际上有一个名人,我这里不说出他的名字。这个名人谈到执政官控制的转世过程。我们是不是有选择的来到地球轮回,还是我们不得不回来这里直到我们达到一定的频率,还是我们根本就是被抓进来只能透过扬升来脱离转世过程?
COBRA – 最初是我们个人的自由选择而到来,进入银河系的这个区域被认为是危险的,所以我们是有意识的冒风险来到这里协助这个地区的解放,这个地区包括行星地球。当我们来到这里,我们被植入,从那时开始我们就被困於轮回转世。所以你不能简单的改变主意就离开。这是不可能的。逃出隔离地球的例子非常罕见,极为稀有。
Rob – 那麽…
COBRA – 所以不管人们怎麽说,如果有人提出反对意见,他们需要给出有支持的证据。
Rob – 好的,我不会提到那个人的名字,但那个作出(与你相反)陈述的人没有接触。他基本上就像我一样是一个报导者。他确实有自己的一些经历,但我想他没有你那种直接接触。我们这里有一个问题,我刚刚访问完那位红龙使者,这里我想提一个自己的问题。我不知道自己发音准不准,斗姆女士,她在中国。很显然这是一个灵性高度发达的人,并且有一个….我会说光明势力的据点。你能否谈谈那个红龙使者所说的中国长老/皇帝,或者叫龙族社团的祖师爷grandfather?那个使者告诉我他是外星/人类混血,他说从他的角度理解他自己也是来自阿努那奇。这和灰人,天龙星有没有关系?对此你知道些什麽?因为我一次过问了很多问题,你能不能谈谈那位龙族使者。
COBRA – 我不会谈到那个龙族使者或者什麽皇帝。我只会说有很多龙族派系,有蓝龙,红龙,有正面的龙族,有负面的龙族,有亦正亦邪的龙族。不只在中国,也在日本,韩国,马来西亚,菲律宾,一般都在东南亚。如果你关注正面那边,会发现有很多有着丰富灵性智慧的家族,很多长老有几百岁。其中一些人直接或间接和正面阿加森网络有联系,他们是那些协助稳定转变过程的人。所以如果你想知道龙族更多具体讯息,你需要指出你想知道的是哪个龙族组织,因为有太多龙族团体。
Rob – 那个使者提到龙族起源於中国,并且有各种各样的称为老虎的亚洲社团存在。当前有很多不同的阿加森网络与不同的地表人类接触,进行各方面的行动,你是否同意?
COBRA – 是的。
Rob – 每个团体都很低调,在这次金融重置中他们似乎正在露出水面。关於这些团体和他们的总体计划你知道什麽?你不需要说出任何名字或者国家,但其他阿加森网络在不同地方与地表人类为正义和真相而正在合作。
COBRA – 阿加森网络没有直接和地表人类合作。他们和地表人类很少联系,我认识其中一些人,但现在不会公开他们的计划。他们用自己的方法在努力。那些与阿加森有间接联系的公众人物他们总有办法公开讯息。但那些有更直接联系的人不会公开自己。他们会间接透过其他人做事。他们间接的引导一些计划,但他们不属於地表讯息网络的一部分。
Rob – 好的。有人提到一个问题这里正好谈一下。人们想知道“龙”是不是真的,他们什麽时候出现在地球上,它们发生了什麽。
COBRA – 龙作为实体是真实的。他们曾生活在地球有几百万年,是动物演化的一部分。其中一些超越了动物演化,这种龙很多是天龙族原型的一部分。当然我们有正面和负面的天龙族原型。似乎两者都曾出现在这个行星,这是很复杂的情况。
Rob – 他们是不是真的能喷火。
COBRA – 不是喷火,我会说是一种强大的….不是物理形式的火焰,而是乙太火焰。我会这麽形容。
Rob – 你是否认为有正面的蜥蜴人?很显然蜥蜴人有很多负面报导,比如灰人之类的。但两足人型的种族这麽多,是不是有正面的?
COBRA – 是的,有正面的蜥蜴人在外面,他们数量不多但确实存在。
Rob – 好的,谢谢。现在我们谈谈其他问题。有人问到印度神明Krishna克利须那。他是不是会在"事件"发生的时候回到地球,他现在在哪里。他是不是仍然在观察地球?你能否从印度历史来谈一下这个阿凡达式的化身?
COBRA – 克利须那和西方所知的基督是同一个实体。当然他正在回归。那个存有和其他扬升大师一起在第一次接触後回来。
Rob – 有人问到一个问题。在日本人们会为死者办追悼会,人们会进行哀悼。在一些文化中人们会庆祝死亡,比如爱尔兰,会在人死後举办聚会。问题是,念咒有没有用?根据Lobsong Ramp的书,我知道西藏布达拉宫里有一个房间,人们不断在那里念了1000年咒,从未停止。透过这种念咒仪式来引导死亡後的游荡灵魂。问题是,念咒或者这些帮助引导过世家人往生的意图有没有效?
COBRA – 是的,他们能帮助指导那些灵魂回到光里。
Rob – 这里有另一个问题,"事件"之後如果极为先进的科技开放给大众,人们想知道学习现代科学还有没有意义。"事件"後现代科学知识对於学习新科学系统会不会成为一个障碍?
COBRA – 不会。知识不是一个障碍。如果你学习了更好的新知识,你只是用来替代旧知识。当然你现在就可以学习新的。
Rob – 这里有一个跟进的问题。能否具体谈谈物理学,生物学。我们已经知道历史学需要从头开始重写。这个人是科学家,他想知道你能否谈谈基础科学,物理学,化学或者生物学方面有什麽新的东西会到来。在我们第一次访问里你提到热力学,我想你继续说下去。
COBRA – 好的。在物理学方面,热力学第二定律(热量可以自发的从温度高的物体传递到较冷的物体,但不可能自发的从温度低的物体传递到温度高的物体)是有缺陷的,因为它描述的是封闭系统。事实上宇宙没有封闭的系统,因为在量子层面上一直都有一种交流。你永远不能把一个粒子从它周围的事物中孤立出来。在量子层面上,这个行星与宇宙的其余部分有交流。我们没有封闭系统,所以热力学第二定律是有缺陷的。再强调,我们有两个基础现代物理理论。
相对论和量子力学,两者不相配,因为中间有很多缺失的部分,因为物理学不接受乙太存在的事实,不接受高维度的事实,所以仍然无法解释重力。所以我们有很多理论是不完整的,或者蓄意被阴谋集团修改过。化学方面没什麽问题,关於化学我没有什麽重要的事情要说。但生物学就不同。当然我们的达尔文进化论是有缺陷的,然後我们的遗传学,我会说60%是有缺陷的,因为没有考虑到更高维度,乙太层,实际上是遗传讯息传递的一个蓝图。从生物学再到医学,你发现两者是分离的,这是非常孤立主义的,没有考虑到整个系统。所以我们有很多理论需要修正,很多(医疗)方法需要改善。
Rob – 很好。我们的朋友Eduardo提到一个问题。我们现在谈谈金融系统。他想你谈谈全球抵押账户的真实秘密的历史,尤其是它的起源和未来的用途。
COBRA – 我们要回到历史上很久以前,当时有很多皇家王朝在世界各地,用正面和不那麽正面的方式积累着财富。那些王朝皇室其中一些和光明势力有关,一些和黑暗势力有关。透过文化交流和贸易,那些王朝互相认识对方,他们缓慢的建立一个行星网络。他们从18世纪开始,到了20世纪完成。他们决定在整个行星范围里不同皇室内部通婚。他们想建立一个全球金融系统。他们一些人有着公平的财富分配的议程,一些人有着控制财富和行星的议程。
正如我们看到的现代金融系统,坏人得逞了。基本想法是建立一个全球金融系统。一个全球金融系统如果在光明势力手上可以是一个好东西,如果不在光明势力手上就是非常糟糕的,正如你在日常生活经验所见。透过这样的异血缘通婚,他们创造一个叫M1的东西。M1是指一个人,这个人拥有全行星所有皇家血系基因遗传。第一位"M1"在1920年代出生,1920到1940这20年里他们定义了神秘的金融系统怎麽运作。正如你所知这是美联储成立(1913年)之後,但幕後所发生的是全球金融系统基础设施的建立。
国际清算银行就是其中一个例子,在幕後有龙族,西方蜥蜴人血系和其他家族之间的交易。而实际的情况是蜥蜴人和阴谋集团血系家族接管了M1制度,他们控制了M1。M1就像一个总统,一个像美国总统那样的人物,他没有实权却是一个代表一种理念的公众人物。所以M1实际上没有控制抵押账户,M1只是一个象徵性人物,一个被其他势力控制的人。M1制度会在金融重置时瓦解,抵押账户不会被任何集团任何王室控制,不会被龙族控制,不会被这个行星上任何团体控制。抵押账户将释放给人类,这件事发生的唯一方法就是让没有牵涉这个行星地表系统的正面势力进行指导。也就是抵抗运动,就是正面ET种族,你可以用很多名字来称呼他们,只有那些完全与更高灵性的"我是"所对齐的存有才能执掌和指导抵押账户的运用过程。
Rob – 我从那位使者听到情况确认了你刚才的话,他也指出有其他账户,他说着名的圣.日尔曼账户来自一个王朝,这个王朝和马可.波罗财富有关,他说账户是在奥匈帝国那里。你能否确认他所说的?
COBRA – 是的,实际上圣日尔曼爵士在当时确实有一个银行账户,但不是奥匈帝国,而是奥地利帝国。这个账户部分黄金财富确实来自马可波罗,也有部分来自佛罗伦萨的白色贵族以及北意大利的其他城邦。正如你所知,圣日尔曼爵士被流放了很多次,他拜访过意大利其他地方。他受到很多???的教育。意大利白色贵族和圣日尔曼爵士之间有很深的连接,他从他们那里收到部分财富并放到银行账户里。这个银行账户在奥地利哈堡斯堡帝国范围里。
Rob – 所以美第奇家族是一个白色贵族,他们不是和奥尔西尼家族一伙的(Cobra – 是的)。这里有另一个问题,我遇到一个Santa Romano账户保管人keeper。他想把这些钱送回给人类,他是一个谦谦君子,有着善良的想法。他住得非常隐蔽,很少在光天化日出来。为什麽所有全球抵押账户的保管人来自不同国籍,并且散落在世界各地,按那个红龙使者所说,他们被红龙家族要求把那些财产交给中国,但大部分的黄金不是发源自中国而是东南亚国家。
COBRA – 这里有几个事情。那些保管人有真的保管人和所谓的保管人之分。很多人自称是账户保管人。一些人是真的,一些不是。他们没有拥有财富。他们有一些密码,一些白色,红色,蓝色和黑色的账本,里面有用於登入账户的密码。这不代表有钱或者黄金在账户里。因为阴谋集团已经偷走大部分。关於黄金,那些黄金也不再在人们所认为的地方,它已经放到其他地方。另一个事情是这些黄金不会回到中国。
Rob – Eduardo最後的问题是,一些全球抵押账户的保管人有纯粹的意图,想要帮助世界。他们看你的博客,听你的访问。最近金融系统阻止他们把这些资金释放给人类。此时你有没有一些建议给他们,要如何处理这些资产。你觉得他们应该怎麽做?
COBRA – 他们需要先互相联络,因为他们被有意的隔离分开。阴谋集团让一些关键人员孤立在不同的地方,使他们无法互相联系。一些是现实上的孤立,一些是心理孤立。这是第一点。第二点,他们需要处理自己内在的障碍。他们需要找出为什麽事情还没实现的内在原因。然後就如同一个曼荼罗,一切准备好就会发生。当他们达到内在的准备就绪,外在的情况就会显化。我见过一些账户保管人,我检查他们的背景,我可以说有很多好人,但这些人需要继续努力直到他们达至一定水平让他们能作为纯粹的光的传送者,成为那曼荼罗的一部分,然後当一切完美的结合起来,就好像一个解锁的密码,锁就会打开。所以每一个账户保管人都有一部分代码,一部分答案。当这些结合到一起就将是一次突破。每一个保管人都是能达成这个突破的潜在人物。就正如阴谋集团给这些账户加上很多层防护,用尽很多方法不让光明势力接触到那些账户。当所有因素正确的结合,当一些情况发生,这将成为一次突破。我们只需要一个突破,在那个领域的一个小小胜利,然後将会形成一个无法停下的连锁反应。
Rob – 很好。我们谈谈其他的事情。有人问为什麽巴斯克,芬兰和匈牙利语跟其他欧洲语言不相干?它们什麽时候,如何起源?
COBRA – 巴斯克语来自古欧洲文明,那是第一次执政官入侵前生活在欧洲的文明。第一次执政官入侵来自5,6000年前的卡扎里安Kazarian地区,大部分欧洲语言发源於那次入侵。芬兰和匈牙利语跟那些欧洲入侵者也没有关系。这就是为何它们和其他语言有所不同。
Rob – 有人提到一个问题。他们一个朋友患上退行性疾病,失去了记忆。"事件"後有没有技术来恢复?
COBRA – 有的。
Rob – 这里是另一个问题。你正在从阴谋集团手上解放人类,反对西方版本的新世界秩序NWO。现在金砖联盟似乎在建立东方版的NWO。人们想知道我们如何区分旧老板和新老板。
COBRA – 不会有新老板。这个正在建立的新基础设施不是要推举中国或者俄罗斯或者其他东方国家。这是作为打败阴谋集团的工具,这是最大的分别。你只有在有所体验的时候才能知道哪里不同,而不是在体验之前。
Rob – 谈谈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从他的照片看起来很精神。他在法国骑车遇到意外。一些人说是发生枪战。我不知道他们如何向公众掩盖。这是不是一次暗杀的企图?这是好人还是坏人做的?你能不能谈谈克里发生了什麽。
COBRA – 是的,这是一起暗杀的企图。
Rob – 这是正义军还是其他组织做的?
COBRA – 正好相反,这是负面势力做的,因为克里想要脱离阴谋集团。
Rob – 真的?因为他为阴谋集团做了很多事,这里我不得不问一个跟进问题。他现在想做什麽?他受到威胁了?他觉得是时候改变立场?
COBRA – 他现在只能保持低姿态,因为他已经收到来自阴谋集团的警告。
Rob – 就是说他还是会按指令办事。(C – 是的)。他在食物链的高层,他是否知道有关秘密太空计划的事情?
COBRA – 我会说他是阴谋集团中层人员。他可能有一些讯息,但不会太多。他知道的关於秘密太空计划的讯息是二手的。
Rob – 这里有另一个有趣的问题。人们问到波兰的局势,总统选举显示波兰人民能够改变。觉醒的波兰社会支持杜达当选。这是否代表正面的转变?波兰的未来会怎样?
COBRA – 波兰有很多耶稣会的影响,那些选举是转变开始的潜在可能。但未来几个月的形势将揭示真正的耶稣会影响减少了多少。
Rob – 好的。我想这个问题我们要拭目以待。最近,当然我们这个月的访问有点迟,我们说的几乎是40天前的事。教皇最近和普京见面。他有什麽目的?你能不能谈谈他们之前的情况?
COBRA – 那次会面幕後发生了一些事,耶稣会收到来自金砖联盟的警告。
Rob – 俄罗斯和中国内部的正义人士有和金砖联盟紧密合作吗。
COBRA – 是的。
Rob – 这里有一个重要的问题。抵抗运动会不会透过PrepareForChange.net网站联络事件支援小组ESG?会不会在"事件"发生时,或者之前,或者之後联系?
COBRA – 抵抗运动会联系一些人,但不是透过PFC,很可能是直接透过电邮或者电话。这在"事件"开始阶段可能会发生在一些人身上。"事件"开始後几个小时会联系其他人,"事件"之後几天也会联系其他人,他们将收到一些指令,如果他们愿意执行则会收到更多指示。
Rob – 有人问当最後剩下的奇美拉植入物站点从我们的太阳系被清除後会发生什麽。这是否意味着乙太植入物网络仍然存在,但不会再有植入物,或者所有事情跟"事件"同时发生?
COBRA – 这个行星上也有植入物站点,甚至在地表以下。所以太阳系不是唯一的植入物站所在地。基本上主要的植入物站点不在现实层面,而在等离子层。所以当太阳系解放,故事也还没有完结。
Rob – 有人问那次的解放殖民地行动中,救援任务期间是否所有目标都完成了?
COBRA – 大部分完成,但不是全部。我会说行动80%是成功的。
Rob – 有人谈到Alex Jones,我想还有本杰明。他们都说一些大事将要发生,影响在逐渐扩大。你能否谈谈光明势力在近未来的计划?有人说9月。我有个联络人也指出9月会看到一些转变。能否谈谈光明势力未来有什麽行动?
COBRA – 我不会说任何细节,因为事情的发生是非常不可预测的。我们越接近突破的最後时刻,就越不可预测事情。每个情况中有更多的混乱,更多不稳定性,现在不可能做出任何具体预测。9月是一个有趣的时段。这就是我能说的,我无法给出关於9月的任何具体预测。
Rob – 我最近和Alex Collier做了一次访问,我们谈到时间线和很多不同的话题。他谈到欧洲核子对撞机。根据他收的讯息,他们想用这个机器把各条时间线合并为一条负面的NWO时间线。他不觉得这件事有可能。你是否同意他所说的?
COBRA – 我不会这样形容那个机器。我会说他们在尝试打开负面等离子门户。他们想制造更多的奇异夸克,制造更多宇宙异常。他们目的是维持那些异常。这就是他们使用那台加速器的原因。这个加速器远没有长岛的那个危险,人们过度关注欧洲核子研究中心,而没有留意长岛的事情。因为长岛那里的加速器制造的是稳定的奇异夸克,那些奇异夸克进入地球中心,它们在那里积累起来。幸好光明势力可以做很多事情,光之工作者和光之战士把更多注意力放到那里,开始长岛的治癒冥想也是好的。这能帮到很多。
Rob – 谢谢。我们只剩下5分钟。我有另一个问题。有人问到Maria Orsic和其他维尔女孩在二战後的情况。给那些不知道的听众解释一下,纳粹接管了修黎社。她们是一群有超自然精神能力的女孩子,她们与正面ET团体接触。她们所获得的讯息被纳粹用於技术开发,然後纳粹自己与灰人和蜥蜴人接触。那些为灵性目的寻求先进科技的无辜女孩发生了什麽?
COBRA – 她们透过回形针行动去了美国。她们继续被阴谋集团利用,实际上她们的灵性天赋在二战之後被滥用了好一段时间。
Rob – 她们也到过南美吗?她们从南美转到美国还是直接从德国过去?这里有什麽故事?
COBRA – 我不知道她们具体的路线,但不管怎样她们是从德国出发到美国的。
Rob – 她们现在还活着吗?
COBRA – 都没有了。
Rob – 好的,谢谢。我想现在我没有特别的问题要问。剩下的时间我想交给你来说。真实和虚假讯息大爆发,各种混乱元素混杂,来自正面的告密者,内部人士,像你那样的接触者公开越来越多的,交互不同的讯息。有什麽话你想和听众分享?我们有两三分钟,你有什麽认为是重要的话要说。
COBRA – 我只想强调不要互相攻击,专注於光,保持着光,保持焦点。继续推进,因为我们需要做出最後的突破。
Rob – 很好。再一次,Cobra,我要对上周的文件损坏道歉。我们已经检查了几次,这次不会有问题。我想我们要结束了。谢谢你的到来以及这个月对我的耐心。我们期待下个月的访问。祝你好运。继续关注Cobra的网站,一些惊人的讯息会出现。你甚至不需要到他的博客,每个人都在分享这些讯息。Cobra,谢谢你,光的胜利。
COBRA – 谢谢各位收听,光的胜利。
原文:
http://thepromiserevealed.com/2015-june-24-q-a-with-cobra/
翻译:erttq0101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