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10|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第3-4讲:感冒真相)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1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10 目录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三讲 普通感冒不普通

气体器官的退化

感冒真相

第四讲 宇宙空气净化器

最佳居住及睡眠环境

臭氧的净化作用

电离空气

深呼吸与食气

连载-10 正文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三讲 普通感冒不普通

为了让你知道大家对于感冒的无知,我们现在来看一位医生就这个话题所写的一段话。它于一九四五年发表在《自然之路》(Nature’s Path)杂志上:

“普通感冒是大自然的一种预警,是来保护我们的能量及活力的。实际上,它是大自然最广泛的赐福。……普通感冒对身体是有益的。”

这位医生,和很多其他的医生一样,认为感冒时排出的粘液是体内存积的废物。所以他认为感冒是一种净化。

普通感冒其实是身体智能第一时间发出的预警,是在警告感冒患者,他正在通过鼻腔将污染空气吸入肺部。要是这位医生被告知这一点,他会嗤之以鼻的。他可从没听过这种说辞。

气体器官的退化

自婴儿出生之时,有毒的空气便开始侵蚀气体器官(air organs)。这样的迹象可以是第一次小小的感冒、第一次打喷嚏、第一次咳嗽、第一次从小鼻子里流出鼻涕——这些都是有毒的空气开始破坏工作时首先出现的迹象。

你并未被告知,但重要统计显示,儿童十岁前死亡的主因便是气体器官的疾病。家中及周遭环境中的有毒空气危害波及迅速,且致命。

有毒的空气一经吸入体内,便开始侵蚀鼻腔、咽喉、扁桃体、窦、气管、支气管及肺内膜。

等孩子四五岁时,要是透过X光片照出肺部白点,就知道损害已经很深。

有些人称这些白点为”埋有肺结核菌的小石棺”。

这些白点其实是已经修复的破裂的肺泡。但它们已经丧失原有功能,再也无法发挥肺泡的作用。它们的生命那么快便告终结,功能已经”随风而逝”。到那种程度时,肺容量已经降低。同样地,活力也减退。你还是小孩子时,身体就开始变弱,朝着死亡行进了。

在那些”小石棺”里埋着的是宝贵的肺泡的无用残骸。而那些宝贵的细胞曾经承担着连接万物宇宙之源的任务。它们把神圣的生命气息吸入肺部并加以消化,然后再把宝贵的满满的活力传送到血液、神经及肺部,但现在细胞们却像是无用的残废的胳膊。

在这个时代,众多父母都抽烟,那么孩子们就会时时吸入父母抽烟时的烟雾,对孩子造成的后果,毕勒(H. Bieler)博士陈述如下:

“当香烟烟雾被孩子及其他人吸入体内,不适就产生了,但并不会那么快被觉察到,因为肺部缺少敏感的神经丛。当肺部变得红肿,情况肯定已经变得非常糟糕了。

“痛缺失使人容易忽视正在形成的危害。他不知道他的肺部淋巴管由于焦油刺激物正在变黑,使肺泡的真正呼吸能力迅速减半”【《真相》(In Fact),1943年7月)】。

污染空气毁坏肺泡时,会引起胸部堵塞及疼痛,这在医学叫做支气管炎(Chest Cold),医学对此自有对策,但好像没有人知道这种疾病的真正肇因。

假如空气过于恶臭,肺部细胞会发炎肿胀,导致胸闷。一些细胞炸裂,之后它们的呼吸功能永远丧失。

支气管炎

当更大的细胞也炸裂,患者就会咳出血,咳出的血会渗进肺部的气腔。

当你的肺容量由于被损毁的肺泡而减少时,活力也随之减退。你能感到能量在流失。于是你开始慢下来,步履蹒跚。

除非有车祸、身体中毒及今天毒害甚深的各种疗法,你其实并不会死去。是你的肺部退化到一个程度,那时肺再也无法吸入足够的生命气息,无法提供身体所需,这样你才会死去。

鼻塞的原因是污染空气。是污染空气刺激鼻粘膜,导致充血、肿胀、流鼻涕。这会导致鼻道的退化。要是继续吸入污染空气,情况会更糟。鼻腔因为内膜充血及肿胀关闭,这时只能用嘴来呼吸了。

持续吸入脏臭的空气使情况更加严重,病情蔓延到咽喉,导致咽喉疼痛、声音嘶哑。这就是儿童白喉的起因,但普遍认为由细菌引起,而且为了预防白喉,儿童被注射有毒的疫苗。

脏臭的气体流进气管,刺激气管及更小的管道分支(支气管),然后进入肺。当肺部受到刺激,充血及肿胀时,患者的病情就非常危险了。患者这时会感觉呼吸困难、疼痛。这就是肺痹,和鼻塞一样,有着同样的肇因。体温开始升高(肺热)——流感或肺炎便出现了。一位知名医生写道:”肺炎从未走远,有着惊人的死亡率。它一直是医学的耻辱。今天肺炎的死亡率不见得比一千年前低多少。”

发展为肺炎时,呼吸器官已经遭受污染空气的重创,因此它们再也无法正常运转。

受苦的身体迫切需要氧气。肺泡及气管由于刺激、充血及肿胀慢慢关闭。患者这时呼吸困难,只能通过嘴来快速呼吸,心跳也加快。血液由肺冲向心脏及周身,以提供必要的氧气来活命。接下来便是把患者紧急送进医院,并送进”氧幕(oxygen tent)”里。而医院的空气里其实充满脏臭的烟雾、各种难闻的药味、烟草味、汽车尾气及其他叫不上名的气体。患者反而会很快死去,而这通常被解释为”心脏病突发”猝死。

感冒时,粘液不停由气体器官排出。这是身体对抗污染空气造成的刺激的唯一保护性措施。粘液并不是累积的身体废物,虽然好多人这么认为,而其实是血浆成分,这是由气体器官的粘膜透进粘液的,而粘液又由粘液腺体分泌。

感冒感染肺部时,你会咳出很多粘液,但无法咳出全部。留在肺部的粘液会让肺继续退化。它留在肺部细小的细胞及气管里,很快便硬化,堵塞了细胞及气管,这样它们便失去了应有的呼吸功能。维系生命的氧气便再也无法流入。那时,你的肺容量及活力水平都已降低。

孩提时,你可以整天跑闹,一点儿也不觉得累。那说明你的肺功能很好。三十岁时,有些人便开始走下坡路了。四十岁时,更多人开始走下坡路,稍微用点儿力他们就会呼哧喘气。五十岁时呼吸短促,人便比较痛苦地感觉到了。那时肺就快不行了。一切都是有毒空气搞的鬼。

正常情况下,肺容量会逐年增加到三十五岁,增长率为每年八十二毫升。之后应当保持不变,但实际并非如此。污染空气会继续它的破坏工作。

从三十五岁到六十五岁,呼吸能力下降,因此肺容量每年减少二十五毫升。减少的速率取决于人从事的工作性质及空气质量。在空旷田间劳作的农夫减少得不是那么多,而在闭塞的充满烟草味的办公室工作的职员则减少得更多。总之,人六十岁的肺容量比他四十岁时的要少四百九十毫升。

其实不应有这样的减少的。随着肺容量的减少,活力也随之减退。这种减退代表污染空气的破坏程度。

要是人感到气促,就应当知道是肺部在退化,而肺部退化是污染空气导致。人却认为是岁月的年轮所致。这跟它可没有任何直接联系。

此处引用一些事实来打破这种疑问。一九三七年十月五日的新闻称:

“在大萧条时期,匹兹堡的死亡率下降。当经济开始好转,工厂又开始排放更多的烟雾,肺炎死亡率急剧攀升。在大萧条时期,每十万患者当中,有九十一点八人死亡,今天则是一百六十七点四人死亡。一九二七年之前死亡人数则是二百。”

这里我们就明白了感冒、流感、肺炎等等的肇因。但依然会有人说这是细菌所致。

感冒真相

一九四零年一月,新闻报导,在荷兰阿姆斯特丹,有十个孩子患有严重的百日咳,乘坐飞机在三千米的高空飞行九十分钟后,百日咳不治而愈。三千米高空的空气是纯净、富含臭氧的。

在那神奇的疗愈之后,成百上千的父母请求航空官方也让他们患病的孩子乘坐飞机,以治好他们的百日咳,但这些请求遭到无视。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十日的新闻报导,卡尔森(H. Carlson)博士坚称,乘坐飞机为感冒良方,而且他补充道:

“飞行员、空姐及其他与飞行紧密相关的人,都相信高空飞行能治好感冒。我们也在乘客中间展开调查,发现其中的五十人,患有各阶段感冒,轻者只流鼻涕,从芝加哥起飞,到达新泽西纽瓦克机场后,他们所有的感冒症状完全消除。”

又有报道称,一九四三年,在从纽约到洛杉矶的飞机上,飞机起飞前有二十六人患有重感冒,到达洛杉矶后,所有的感冒不治而愈。

百日咳是医学的一大难题。医学词典里描述其”极易传染”。为何百日咳多为孩子所患?因为肺功能越好,咳嗽越厉害。通常,在儿童早年,肺功能退化比较轻微。所以为排出污染空气的咳嗽比较深,就好比在肺部的远郊区。所以咳嗽起来有一种奇怪的、很深的”呜噗”声。

到了成年后,咳嗽反倒变轻。人成年后,肺的外缘已经退化,失去原有的功能,这都拜污染空气所赐。之后人的咳嗽就比较弱、浅。肺功能越弱,咳嗽就越弱。成年人要是得了百日咳,恰恰说明他们的肺功能很好。但在文明社会中,这种症状已很少见,因为在文明社会中,有毒的空气在人早年就开始了致命的破坏作用。

第四讲 宇宙空气净化器

空气一定要不断净化。即使是在乡下,空气也会变得恶臭。在沙漠地区,比如新墨西哥、亚利桑那州及南加州,空气中满是沙尘颗粒,也不适合呼吸。

有如下七种空气净化的宇宙介质:

1.雨水

2.风及飓风

3.植被

4.地表射线

5.紫外线

6.宇宙射线

7.电子辐射

雨水冲刷洗净空气。雨水多的地方空气会比较纯净。除非是在高处或近海,否则雨水少的地方空气就不怎么纯净。

在中西部地区,尤其是在西南部的沙漠地区,降雨较少,又多沙尘,脏污的空气使上千人死亡。一九三五年的新闻报导,”在一个小社区里,十天之内有七十人死于’尘埃性肺炎’。哮喘、肺结核及鼻腔、咽喉和肺部的各种疾病都呈上升趋势。”

风及飓风也是净化力量。它们把污浊的空气卷起,刮走,驱散其中的杂质。在大风天,高速公路及城市的污染空气就会被洗净。但这种净化只能持续到风息。

关于这点,一九三七年十月六日的新闻引用了海桑(Haythorn)博士及施努勒(Schnurer)博士的话,如下:

“强风在冬日乘着烟雾的翅膀,把肺炎刮出城市。无风的日子里,在烟雾之城,每十五天通常都会出现一个肺炎高发期。”

这两位医生绘制了一张风图,图表显示,在匹兹堡,十五天无风日过后,肺炎死亡率就会升高,而在大风之后,死亡率就会下降。这很好地证明了城市中的污浊空气会导致疾病及死亡。

在石炭纪,大气中充满了二氧化碳。生长着大量蕨类植物,有些竟然和树一样高。在石炭纪的森林里生长的石松类树木,今天已经非常矮小了,但当时足有二十三米高,甚至更高,树干直径都有一米,而且枝繁叶茂。

严格来讲,植被王国并非空气净化器,而是空气调节器。植物能够自如吸收二氧化碳,吸收其中的碳,并释放出氧气,使空气适合大型陆地动物呼吸。

科学称,地球上百万年的植被繁茂之后,大气中才有了足够的氧气,适应更高等的陆地动物存活。

最纯净的空气来自海洋,但那海洋还要没有遭受污染才可。最污浊的空气是在城市。城市规模越大,空气越污浊。

在乡下及海洋的宽广空旷地带,其他四种介质持续生成臭氧来清理并净化空气。要是人类不燃烧各种物质,不搞各种发明来排放烟雾,就不会造成空气污染,那么那四种介质就能保持空气的优质。它们还能帮助摧毁人类活动产生的有害气体及各种酸。但它们从来都不是有意而为,所以它们并不能消除家庭中、医院里、工厂里、商店里及城市街道上的过度污染。

除非有足够的力量把氧气转化为足够量的臭氧,否则这四种宇宙介质并不能冲破人类活动排放的层层毒气及酸。

在乡下,或者相对空旷的地带,比如城郊高级住宅区,几乎没有汽车及卡车,户外空气虽然看似纯净,但远不是活性的、富含臭氧的空气,而只有活性的、富含臭氧的空气才是适合人类呼吸的生命气息。

最佳居住及睡眠环境

盖一个屋顶,你就阻住了自然生成臭氧的三种力量。再加上四面墙,你就会把流进房间的烟雾锁住,无法再流出,另外还会锁住里面的人及其活动产生的各种烟雾。

即使是山中隐士的小屋,要是不一直开着门窗的话,屋里也会很快充满污染空气。

因为毁坏健康及缩短寿命的污秽物也会不停地由身体本身产生并排出。

你的床应当整个白天都放在户外,以驱散身体在夜间产生并排出的污秽。每天都应让太阳的净化射线把床照射数个小时,在铺床之前,床铺也应当在纯净的空气中晾几个小时。当然,最好是把被褥挂在晾衣绳上,在户外空气中及阳光下晾晒。

一般的床是不适合人类睡眠的。制作床的材料都会逐渐腐坏,一直都在散发脏臭、发霉的味道,而这些味道对身体有害,但人们都注意不到,因为他们已经习惯了这些。而且,文明社会中污染空气已经损毁了多数人的嗅觉。

失眠也可归根到卧室内脏臭的空气。其中一部分臭气就是床本身散发出来的。这是身体智能发出的一种信号,是想告诉你,你要搬到更优质的空气环境中去睡。但是你选择了安眠药,这样你只是在强迫身体忍受这种环境,而这种环境会慢慢摧毁你的身体。

那些肺不怎么好的人白天在优质空气中不会出现不适,但要是他们在床上待久了,把房间内、床上及床铺散出的污浊气体呼吸到肺里时,他们就会有麻烦,开始咳嗽。有些人夜里会咳嗽非常厉害,几乎无法呼吸——一切都是因为他们的床、床铺及卧室散发出的污浊气体对他们气体器官的损害。

这种说法太个别,很多人也许无法相信。但要是亲自试验一下,很快就会相信的。可以肯定地告诉你,你要是在空气新鲜的户外住一阵子,很快就会看到自己的健康得到改善的。

人是以空气维生的动物,并且适合在户外居住、睡眠。原始人类就住在户外,睡在树下的干草堆或者干树叶上。他们的床天天通风良好。

自一八九八年至一九零一年,我在菲律宾时曾效仿当地土著,住在户外,睡在树下。期间我从未咳嗽或感冒,而当我回到家中,重新睡在室内非常难受。但不得不再次适应室内睡眠。

在菲律宾的户外生活是非常宝贵的体验。我经常不得不穿着被打湿的衣服入睡,以为在夜间会患上肺炎死去。因为我以前就是这么被灌输的。但当我第二天早上醒来,浑身舒畅,由此才明白之前被灌输的理念多么荒谬。我也由此发现了打喷嚏、咳嗽、感冒、咽喉疼痛、支气管炎、扁桃体炎、花粉热、流感、肺炎、哮喘、肺结核这些疾病的起因——所有气体器官病变的起因。

我对在吕宋岛野外生活学习到的一直心存感恩,而且践行多年。我无比推崇户外纯净的空气,现在我已经七十四岁了,依然健康、活力满满,这仍旧是当年空气的功劳。

一九四三年三月二日的新闻称:

“英塞恩·诺兰(Ensign P. G. Nolan),曾是一艘商船的炮组指挥。商船被鱼雷击中后,他不得不在一个敞口的小船上漂流了三十九天。这三十九天里,他不仅每一分钟都是湿漉漉的,还遭受着刺骨寒冷。但是当他到达南美的一个港口时,身体状况却很好。”

这个案例足以证明,把某些疾病的起因归咎于天气是不对的。

野生动物住在野外,遭受寒冬雨雪的侵袭,睡在雪地里,无疑会冻坏;但没有一个猎人发现这些动物患过气体器官方面的疾病。

你呼吸着污浊空气,就不能指望有一副好身体。你所处的环境,包括该环境中的空气,必须要干净、纯净。

那我该住在哪里才能特别健康呢?在这个文明世界里,这恐怕是最难的一个问题了。

臭氧的净化作用

数年来一些科学家致力于揭开臭氧这种宇宙气体的秘密,而臭氧和氧气是同素异形体。

关于臭氧方面的信息很少。有人认为在太阳各种射线射向地球时,臭氧会进行过滤。它的分子被认定包含三个或以上的氧原子,因此它的表示符号为O3。

通过给分子氧通电,就会形成一种多价的、不稳定的氧,这就是臭氧。它是无色的气体,但有一股怪味,因此得名——臭氧,意思是”闻着臭”。据说它是氧气重量的五分之一,尽管它更为活跃,但是从化学成份上看,它和普通氧气是一样的。

在多价、不稳定的形式下,臭氧会快速分解为分子氧。假如游离的、自由的原子氧在提升氧化方面如此高效,臭氧会有以下几种功用:

1.漂白。

2.净化水。

3.极度活跃的氧化介质。

4.强力消毒、杀菌。

5.有效溶解各种异常沉积,如关节炎、肾结石、胆结石。

氧气与血红蛋白里的铁元素结合,松散地形成氧基血红素。目前已发现臭氧能提高这个过程的效率,也就是说,能够帮助制造更多,供身体所需。

细胞活动决定着所需氧气的量。但提供的氧气量却无法决定细胞的活跃度。但是假如身体的某一个运转进程异常,就需要更多的氧气。如若无法供应,就会缺氧。急性发炎会让人需求更多氧气。身体智能会通过增加呼吸频率来补充这种需求。缺氧会导致退化,继而产生钙化(硬化)。

臭氧,在不稳定、多价的形式下,会随时分解并形成更稳定的分子氧。因此,假如身体的某一进程需要更多氧气时,可以拿臭氧来救急。

这可以找到例子,伦敦中央地铁曾使用过一种最大的臭氧系统。据报告,在严重的流感高发期,机车司机每天穿梭于地铁,却没有受到传染。

临床也显示,在急慢性发炎症状中,使用臭氧疗效都比较理想。我们已经知道,它可以消除关节炎中的某些钙化。在关节炎这样的慢性病症中,假如往异常、缺氧的组织输入氧气,那么情况就会发生逆转,异常的沉积也会被去除。

在小范围内,臭氧正在医院得到应用,也用于为水系统消毒。

因为臭氧只有氧气的五分之一重,它会上升,高处的空气中富含臭氧。古代了悟者知晓这个大自然的秘密,所以都居于富含臭氧的高处。身体健康及长寿就不在话下了。

电离空气

一九三八年十二月七日的新闻称,布拉格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别豪内克(F. Behounek)博士及克莱茨卡(J. Kletschka)博士发布了一篇报告,揭开了空气中原子气体的一些秘密。他们说”山地空气总是比低地空气电离性更高。”电离意思是空气中离子的存在,也就是带电的粒子。似乎是这样的,当空气各种气体的原子,比如氮气、氧气、臭氧、二氧化碳处在完整状态时,并不带电。而当紫外线、宇宙射线、镭、X射线及高速的电子打碎这些原子时,破碎的原子才变成”离子”,或带电的粒子。

詹姆斯·简斯(James Jeans)先生曾讲,人吸入的空气中,每毫升就有超过一个被宇宙射线击碎的原子,如此才变成带电的粒子。”这就是活力之源”,这个主题方面的权威如是说。

住在高处的人是非常幸运的,他们能够呼吸更优质的空气,空气中富含臭氧及电离子,他们的身体细胞因而能够持续得到活力充电。电量增多后,同样地,人们对于食物的欲望及需要就会降低,健康就会得到改善。

深呼吸与食气

一本名为《瑜伽普拉纳》(The Prana of Yoga)的书称,普拉纳不仅仅是空气中的宇宙射线,它还包括来自宇宙源的电离矿物质。当我们吸入空气,我们就会吸入这些电离的矿物质,还有氮,而氮会转化为体内的蛋白质。

当人离开低处,搬到高处,比如一千五百米高,首先会发现呼吸加深,也更困难。那些对呼吸功能不甚了解的人就会建议那人返回低处,以免心脏病突发而死。

身体恰恰就需要那么多的空气。在空气浓度高的低处,只要浅呼吸就够了。因此,由于低处空气浓度高,那些在低处出生并长大的人,便成了浅呼吸者。为此,他们的肺部永远也无法得到完全开发。他们肺部百万个气体细胞依然处于休眠、不活跃的状态。这样的人搬到高处时,呼吸会加深,更困难,心率也快起来,全身功能运转都加快。这只是起初的反应,是暂时的紊乱,这是身体在自行调整,以适应高处更稀薄的空气及更低的气压。

在高处,人需要吸入更多更稀薄的空气,才能满足身体所需。结果是,当身体适应了来自宇宙源的更多电离矿物质,呼吸功能便发生了变化。这种改变带来的一种身体反应便是,对物质食物的胃口变淡甚至消失。

人在低处是浅呼吸者,到了高处,自然就变成深呼吸者。肺部深处数百万休眠的气体细胞从休眠当中苏醒,变得活跃,而它们本应如此。这是活力调整的又一个例子,但这次是向更好的方向调整。杠杆调向,提升开始,这是人搬往海拔高处之后,身体经历的第二个反应。很少有人了解这种生理的秘密。卡雷尔简略提及过身体变化,但这一点连他都没有注意到。

由于对这种呼吸生理秘密的普遍无知,人们才经常被告知,在高处要小心,不要勉强自己,要是出现这些症状时,要赶快回到低处。但这些症状确实是提升开始的标志。继续待在高处,让身体有时间自行调整,以适应更稀薄的空气,直到感觉不到呼吸困难为止。肺会逐渐扩张,以适应新环境,如此健康就会得到改善,但前提是必须遵守其他所有的健康法则。

在这里我们又发现了大自然的一个秘密。当人搬往高处,呼吸加深,吸入更多来自宇宙源的电离矿物质,随着提升调整的进行,他很快会注意到,他对于食物的欲望减弱。当他在更稀薄的空气中进行更深的呼吸,吸入更多大气中的电离矿物质,他会吃得更少。那些不懂的人通常都会觉得胃口的减退不好,他们都会被叮嘱,吃点滋补品或者别的什么,以刺激食欲。

这种杠杆的调向,使退化走向提升,会使身体好转,但少有人懂。提升的状况如此稀有,所以不清楚伴随症状的人通常会认为这些症状不好,并千方百计地消除掉这些症状。要是不停止提升,这些症状也不会消失。很多经历这些症状的人都很害怕,又逃回他们习惯的低处。

在退化法则下,身体发生变化时我们会感到不适。因此,在提升法则下,身体发生变化时我们同样会感到不适,但这只是身体好转的开始而已。禁食的人,当身体排出堵塞的垃圾,也会经历很多不适,之后健康才得到改善。要是不知道这个生理秘密,他们一般都会被那些自以为懂得更多的人劝导重新进食。

我们这里有一个报告,是关于一个从低处搬往高处的人。以下是他的描述:

“我在高处待得越久,越不想吃,曾经可口的食物现在却倒胃口。我的身体,从空气中吸收到更多的宇宙食物,对大地产出的比较粗糙的物质食物需求更少。

“之后我又回到低处,那里的空气缺少宇宙食物,于是贪婪的食欲又回来了,因为我的身体想吃更多大地产出的二手物质食物,取代我之前在高处从空气中的宇宙矿物质吸收的食物。

“我在高处居住的后半段时间里,食欲缩减到很小,那时我的体验使我确信,住在高处的食气者展现的肯定就是我们人类原初的状态。”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