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6|第二章:饮食面面观(3-4讲:吃水果甩掉月经)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1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http://www.ximalaya.com/album/5184431

长按识别图中二维码收听《人本食气》全书

2

文字(连载-6)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6 目录

第二章:饮食面面观

第三讲 奇妙的橙子

最好的蒸馏水

橙汁造就的奇迹

第四讲 食生食果甩掉月经

月经并非先天本有

月经就是出血症

野生动物没有月经

如何甩掉月经?

食果停经案例

转换到食生食果的指导性建议

连载-6 正文

第二章:饮食面面观

第三讲

奇妙的橙子

列恩·韦尔考克斯博士吉卜林(Kipling)说过:

“小人歪曲你说过的老实话去蒙骗愚昧的人。如果你知道了这一切还能心平气和,那么孩子,你是个真君子。”

二十年来,我一直努力传播一个讯息,那就是奇妙的橙子以及食用它的益处。我的老实话被人歪曲、断章取义、抨击。这些事我早已听闻。假如这老实话没点儿威力的话,还真堵不住枪口。

早在几年前,大家还经常买橙子回家吃,那感觉就像买了一盒糖,是两餐间的美味零食或甜点,无比美妙——但现在这种想法消失了。

医界多数人都对柑桔类水果持批评态度。即使现在,一些世界知名的医师及营养师已经提出比较有见识的观点,但还是经常听到有人说,医生告诉他们不要吃水果,因为水果酸性太大。

而且还有人特别建议不要吃柑桔类水果,比如橙子、柠檬及柚子,理由就是酸性太大。直到近几年,才有执业医师建议食用这些宝贝食物。很抱歉这么说,但目前只有少数人知道应当食用这些水果。

至于这些水果会不会产生酸性反应,完全要看怎么食用。柑桔类水果要是单独吃的话,一直都是碱性反应的。这些水果(其实是所有的带汁水果)都不应和煮过或者烘焙过的食物一起吃,也不应加糖来吃。

煮过的食物含有一定量的淀粉。当果汁入胃,与其中的淀粉接触,肯定会发酵。这种发酵过程会产生酸。所以你看,不是水果产生了酸,而是你把食物混着吃才产生了酸。

在早餐时间,你去任何一家餐馆,都会看到这样的情景:客人会点上一杯橙汁或吃点柚子,之后再吃一份甜面包,然后再灌一杯咖啡。这就是地道的酸性早餐了,要是长期如此的话,胃也变成酸性,让人患上神经炎或某种风湿病。

要记住,所有的新鲜水果、瓜及莓,都应当单独食用,或者和新鲜的沙拉蔬菜一起食用。

关于水果,纽约医学博士威廉·蒂芬巴赫(William H. Diefeenbach)做出以下权威性的评价:

“水果,其实不应仅被当作甜点,准确来讲,它应该算是最宝贵的食物。

“水果几乎不含蛋白质及脂肪,但富含矿物盐、纤维素、碳水化合物及维生素。水果当中的水分及矿物质,使血液保持在碱性状态。血液中的碱性元素,与水果中的各种酸结合,可促进肝脏、胰腺及其他分泌腺体的分泌功能,成为自然的泻剂,还能中和身体系统的酸性。

通过个人食用,及对病人进行指导和诊治,在对水果进行了二十年的研究与调查后,我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橙子是百果之王。一个人在只以橙子维生的情况下,体力、脑力劳动都最繁重的情况下,还能活得很久。

最好的蒸馏水

我曾经听一位伟大的医师及营养师说过,”橙汁是上帝做出的蒸馏水。”这话说得太对了。对健康的人来讲,它是一种食物,一种饮料;对病人来讲,它则是一剂良药。对那些寻求康复的人来讲,再没有什么比得上这种让人自然康复的灵丹妙药。

开拓者们带给我们美丽的加利福尼亚及佛罗里达的阳光及所有奇妙的水果。先人发现这两个地方气候宜人、阳光灿烂,而开拓者则教人们食用这种环境下产出的食物。我为自己感到骄傲,因为我也曾是一名开拓者。

约翰·马歇尔(John W. Marshall)曾报导过一个在六个月里靠橙汁维生的人。这人是上述文章”奇妙的橙子”的作者的一位病人。现在,让我们看看这则非常有趣的报道。

橙汁造就的奇迹

多年来,我一直都知道橙子作为食物的非凡价值,不是用卡路里来测量的那种价值,而是作为血液化学作用的整流器,作为生命之泉恰当碱性的修复器体现出的价值。

我曾见过许多人在两三周、一个月甚至六个月内仅仅靠美味的水果维生。我也曾见过一些人抱怨各种疾病,身体疲乏、体内毒素、过食和营养过剩让他们遭了不少罪,但是在食用柑桔类水果一段时间以后,他们的身体都得到惊人的改善。但是,当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顶尖整骨疗法医生列恩·韦尔考克斯博士以平和的口吻告诉我,他的一个病人已经以橙汁维生六个月了,我还是惊呆了。

要是哪个无名之辈告诉我这样的事,我不会相信的。但是,韦尔考克斯博士在匹兹堡的业界同行以及他的病人及朋友圈里,可是有着颇高声望的。他在匹兹堡已经居住并行医四分之一世纪了。所以,当我坐在他的诊室,他再次告诉我这个故事时,他那种相当的自信及坦率让我的怀疑荡然无存。

第二天我很高兴见到病人本人,而且得以和我交谈。她是一个安静的女孩,有着大大的蓝眼睛,一张瓜子脸,配上可爱雪白的肌肤。她和我聊天,她告诉我她曾怎样生不如死,然后渐渐康复,个中她体验到生命的喜悦。聊到她这惊人的康复时,她的脸上不时泛起红晕。

这是十一月份时,我们坐在韦尔考克斯的诊室里,她向我讲述她的故事。

“当我还是小女孩时,和其他女孩没什么两样。多数时候我感觉非常健康,尽管当时流行的所谓儿童病还会时不时光顾我。”

“我猜你时不时会感冒,”我插了一句。

“当然,尤其冬天的时候经常感冒,”她答道。之后她继续道,”大约十四岁时,我开始发胖。我的父母都是壮实的德国人,他们把发胖看作健康的征兆。当然,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因为多数时候我确实感到自己非常健康。”

“我胃口极好,不单单吃超多的’好主食’,比如面包、肉及马铃薯,而且还会吃很多糖、冰激凌等。”当然,在此重负之下,铁一般的体质开始走下坡路了。

“随着时间的流逝,我变得越来越胖,而我的肤色,曾经是那么红润漂亮,开始呈现出一种蜡黄。脸上出现无数黑头、粉刺。为了去掉粉刺,我试过各种乳液、冷霜、美容泥等。为了保持脸颊红润粉嫩,我试过各种美容香皂,当然,还有各种胭脂香粉。当我用乳液没有成功去除粉刺黑头,当美容皂也没有让我的脸颊重现玫瑰色,我又使用了更多的胭脂、口红及香粉。当然,我从来没有想到过我那饕餮放纵的胃口会和我的肤色有任何关联。”

“我开始有黑眼圈,也开始头痛,随着时间的流逝,头痛也越来越频繁。起初我服用阿司匹林来缓解,它也的确起了作用,但是我意识到我的情况越来越糟,于是我开始看病。医生也给我开了各种药丸、处方。我还进行了各种治疗,包括拔牙、切除扁桃体以及接受各种建议。现在看起来,那些建议和吃药、拔牙、切除扁桃体一样愚蠢。当然,那时我并没有感觉这些是愚蠢的,而且我确实把扁桃体割掉,也把牙拔掉了。”

“要是医生们对我的诊断和给我开的处方都一样的话,我可能会接受所有的建议,但是他们给出的处方差异如此之大,我根本无法照做。”

“我的胃口开始变差。我的舌苔特别厚,尤其是早上起床时。但我会吃开胃的食物,还会吃加了很多佐料的食物,这样我才能够吃下去,要不胃就翻腾得厉害。”

“我的头痛加剧,疼痛开始蔓延到身体的其他部分。我的腿,我的胳膊,尤其是我的背,多数时间都在疼。因为我在西屋电气公司(Westinghouse Electric Company)工作,而且希望一直从事这个工作,我必须强迫自己做好本职工作;强迫自己展开每一步。最后,吃本身对我来讲也成了负担。唯一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做的就是晚上上床睡觉,但我整晚辗转反侧,偶尔还会陷入昏迷。当我坐地铁,甚至有时在工作时,都会陷入昏睡。”

“我变得越发抑郁,陷入一种病态,而且越来越自闭。不仅仅是因为我遭受的痛苦及难看的情形,也是因为当其他女孩都有人追求时,我还是无人问津。对我来说,连活着都变成极其沉重的负担;许多次我都想过自杀,但每次到最后都没勇气下手。”

“医生开出的药不再起作用时,邻居建议我试试草本茶、泥浆浴、祖传秘方等,但这些家庭式的治疗方法并不比医生处方好到哪里去。我没有见好,反而每况愈下。”

“我的心脏折磨我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有时它跳得太快,好像要跳出我的喉咙似的。我的呼吸变得短促,疼痛加剧,肌肉变得软塌塌的,身材臃肿。我的膝盖肿到和小腿一样粗。光脚测的话,我只有一百五十七厘米高,但我的体重达八十四公斤。当时的我简直是’奇观’。”

“我才十八岁而已,看起来好像一头小象,体内充斥着毒素垃圾,全都是我吃下去的食物所致。”

“绝望中,我都要放弃了,但我听说了韦尔考克斯,’一个用橙子帮人治病的人。’虽然没抱什么希望,但想着不管他会不会治好我,反正我已然病入膏肓,他也不会再让我恶化到哪里去,所以我去找了他。我看了那么久的病,他是第一个告诉我,我得病的真正原因的。从他那里我得知,害我生病的不是我的胃,不是我的心脏,不是我的营养不良,也不是我的龋齿,而是我的饮食。”

“经过一番全面检查,这位医生说,’我们开始只让你喝十天橙汁,进行身体的清理。当然不吃任何所谓的食物的话,这个过程会显得很漫长,’可是我豁出去了,于是我说,’没问题。我什么都可以做。反正以目前的状况来看,我也是生不如死。'”

“结果令我和韦尔考克斯都感到吃惊,虽然他已经见证过许多人用这种治疗法。虽然起初的几天还是有点困难,我已经开始体验到如释重负的感觉,在十天还没结束前,我所有的疼痛已经消失,自那以后,再也没头痛过。当十天结束,我感到好多了,所以我决定,也是在医生的建议下,再进行一次同样的十天。这对我已经没那么难了,因为我对其他食物已经没什么欲望了。二十天过后,我依然感觉越来越好,而且脂肪迅速退去;因为我还是不想吃其他食物,所以依然继续单一橙汁饮食。”

“我坚持了好多个十天橙汁饮食疗程。这样的日子从几天延长为几周,从几周又延长为几个月,我依然不想吃其他任何食物,但我再也没有周身疼痛,眼看着脂肪也甩掉了,肤色也提亮了,所以我更要坚持我的橙汁饮食。”

“生命已经有了一层新的意义。我开始享受生活。我放松时不再瞌睡。拜我先前的生活方式所赐,我以前睡觉都是醒醒睡睡,所以总得不到充分的休息;现在我睡得又香又沉。我变得活跃、机敏,充满了活力与生气。同龄的男孩女孩都愿意和我交往,尤其是男生,对散发着魅力的全新的我越来越感兴趣。”

“所以我一天天继续,一周周继续,直到六个月以后,你也可以看得出来,我完全恢复了健康。我想告诉你,活着真好,我真想一直不停地跑啊、跳啊、唱啊。”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我看了一下我以前的照片,以前的我因为过食,身材臃肿;眼前的我则是活脱脱的大美人。我肯定我的故事真实不虚。

我问她,”你好像没遭什么罪就完成了这个净化过程。这倒是挺罕见的。一般说来,人在接受净化时多少要遭点儿罪的,更何况要坚持这么严格的饮食。觉得难受的时候,你有没有泄气?”

“没有,”她回答我,”尽管开头几天我觉得挺痛苦的,但情况马上有了改善,而且每天都在好转。疗程进行到大概第五天时,我有点流鼻涕(韦尔考克斯称之为排毒),但这并不会对我造成什么困扰。而且我还照常去西屋电气公司上班呢。”

“那么在纯喝橙汁的这六个月里,你一直都去上班?”我难以置信地问道。

“是的,而且我每天都步行一公里半,甚至还想再走远些,但出于谨慎,医生不让我再多走。”

“整个过程你好像和韦尔考克斯博士一直保持联络。”

“是的,我每天都去拜访他。但他一直强调,不是他,而是橙子起的作用,我感觉要是没有他的指导,我可能会走偏。我可能还真会走偏,”我补充道。”你现在都吃些什么呢?”我问道。

“完全生食,绿色蔬菜及坚果。比起传统的烹饪饮食,我更喜欢这种,”她带着一抹令人信服的微笑补充道。

如此便结束了这个美妙的蜕变故事。橙子里阳光般的汁水帮助这个女孩完成蜕变。

希望这个故事一直流传下去。希望它激励成千上万受苦受难的人类,让他们有勇气去自由尝试这种宝贵的水果。这种水果大量地吸收了蕴藏在太阳里的生命因子,连果皮的颜色都在告诉人们里面的果肉是多么宝贵。——《正确的饮食》,1931。

这位年轻的女孩在通往食气的道路上,开了一个精彩的头。要是有人给我正确建议的话,我无疑会转变到食气的。但是,我周围没人知道食气这回事,我需要的建议也无人可给。

第四讲

食生食果甩掉月经

白蓝注:这是二零一零年魏鼎发给我的一篇文章,但我也是二零一三年才翻译出来。因为当时经历两次二十一天禁食后,本人总想甩掉月经。因为平日月经反应大,连禁食都受到影响,内心很是烦恼。翻完之后大吃一惊,原来如此,这也是广大女性真正解放自己的途径之一。所以我放在赫特玛的书中,以利益更多人。相信他老人家天国之中也会颔首同意的。既然食生食果就能甩掉月经,更别提食气了。因为无法联系到原作者,还望以后有机缘再做相应的答谢。原作者肯定也很想和更多的人类朋友分享这一讯息的。我删除了关于营养解说的部分,因为即使本文作者,也没有脱开营养学的束缚。要记住赫特玛强调的:我们的饮食,并不会带给我们任何营养,我们自始至终都是食气者。没有气,便没有生命,而那生命之气是来自宇宙能量。

原文出处:http://www.waldorfhomeschoolers.com/menstruation

月经并非先天本有

女性大都愤恨地称月经为”魔咒”,这是不无道理的——从初经到闭经,每月月经不停地流血,那么多天不方便、不舒服,再加上痛经,是广大女性的”祸根”。这个悲惨的经验在我们的现代文明中如此普遍,以至于人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医生及女性群体都倾向于给它带”高帽”,并搬出他们的老生常谈:我们要”欢迎”它的到来,因为这是”从女孩过渡到女人”的象征,而且是必须付出的代价。但是,假如能够安全甩掉的话,恐怕没有哪个女孩不愿意!

并非没有月经就无法排卵。而经期出血这一现象是可以改善的——甚至可以完全避免,同时身体依然健康,生育能力也不受影响。数个世纪以来,如何从女性生命中”拿掉”月经,养生专家早已知晓,并写了出来,而且也一直有女性在实践,我们也愿意迈出这简单但影响深远的一步。

那么,为何多数人从未听闻?

这是因为,它要求人们改变原有的生活方式,尽管听起来简单,但对现代多数女性,我们已习惯目前的生活及饮食习惯,这种变化实在有些吃不消。不需借助药物,甚至不需补充营养,但必须要做到的一点是,改成”生食比例高的膳食”。

要想实践的话,每一餐需吃更多新鲜的生食,而非烹煮或加工食物;不再吃动物性食品,不再食用盐、糖、酒、精炼脂肪与油、多数调味料、人工添加剂及刺激性饮品。很多人会说,”要是不能再吃这些美味食物,还不如死了算了!”其实他们说的没错——年复一年,经历无数月经及闭经”症状”之后,健康每况愈下,最后通常都会死于心脏病及癌症。

假如你是年轻女性,还没有经历笼罩三十五岁以后女性的荷尔蒙失调引发的不适及恼人的种种,那么你可能害怕做出这种改变。但是,回想一下,当你十多岁,刚经历月经初潮后——”只要能避免这些经期,要我做什么都行!”你会和很多人这么说吗?当然,年龄较大的女性,在发现了饮食与月经之间的关联后,经常会说,”假如我还是女生时就知道这个真相,我肯定会做出改变——但现在就没有那个决心与动力了。”其实几十年的”魔咒”之后,我们已经筋疲力尽,健康不再,活力及激情也已褪去。有些也许会想,”很快就闭经了——再忍忍吧,很快就结束了。”不幸的是,在数年悲惨的、无规律的月经之后,结束的仅仅是经血。由此引发的各种身体不适如此严重,让人不得不正视:骨质疏松、囊肿及肿瘤、衰老加快。基于此,年纪大一些的女性可能会再度生出动力,改善我们的状况,即使这需要我们作出重大的生活方式上的改变。

月经就是出血症

为何女性都有月经——又有什么”正常”可言呢?在女性排卵前的几天,子宫内膜(endometrium)增厚,为可能的受孕做准备。假如在排卵期排出的卵经过子宫时,没有受精,增厚的子宫内膜组织就没什么用了——对于真正健康的女性,就如野生动物一样,那些组织大多被身体重新吸收。没被吸收的则变成稀薄的粘液在很短的时间内排出体外。

然而,现代文明中的大多女性,一般月经时都大量出血,无法控制——野生灵长类近亲不会如此,亲近自然的人类也不会如此。有见地的医生早就知道,排卵周期伴随痛经、精神紧张或与”月经”联系到一起的种种症状,这些并非自然本意——更别提我们视之为”正常”的数日流血了(这被医生正式称为”出血症”,hemorrhage):

“……月经……是对人体有害的出血症,是富含生命力体液的流失……那些研究过这一课题的(妇科专家)得出结论,基本上,并且从根本上来讲,月经就是出血症。地球上没有任何一位医学权威敢坚称,出血症是自然的及正常的,不管是身体哪部分在出血。”

“出血不属健康范畴……这是一种病态,对人一直有害,有时还非常危险。子宫出血其实和脑出血或肺出血没什么两样。子宫出血危险性较小,只是因为子宫对身体健康没有那么直接、快速的影响而已。”

经过长期观察可知,即使在我们的社会文明里,一些健康女性不仅从没有月经,而且一样能生育,并且她们的孩子都很健康。那说明,排卵并不一定就得有月经。雪顿(H.H.Shelton)在他的病人中也留意到了这个现象:

“我本人认识一位女士,我生了五个孩子,但从来没有过月经。我认识的另外一位女士则是,在青少年时期来月经,嫁人后,改采我丈夫的自然生活方式(我的丈夫也是后来才改变的),月经就停了。之后我生了三个孩子,都是无痛顺产,之后的生活中再也没有来过月经。”

野生动物没有月经

那么,为何我们社会中大多女性都要经历这种流血期呢?这可以从动物身上找到答案。家养动物的野生品种没有月经。它们有发情期(mating seasons),通常一年只有一两次。这时雌性排卵,它们的生殖器稍微充血并分泌湿润的粘液,为交配和可能的受孕做准备。在野外环境下,自然将动物的排卵期与食物的多寡紧密相连;食物稀缺时,动物可能不会发情。

可是在家养动物及动物园的动物中,情况就不一样了:这些动物一直有非自然的、集中的食物供给——雌性也跟人类女性一样,经历周期出血。在那些原来食草、后被人为喂以干燥的高蛋白饲料的动物身上,这一现象尤为明显。当这些被笼养的野生动物重新被喂以原来的新鲜天然植物之后,月经就会停止。

“动物实验确凿表明,排卵的频率以及随之而来的发情期(相当于人类的月经周期),是饮食直接作用的结果。被过度喂食的、尤其被喂以高蛋白食物(并且是那些不该吃的蛋白种类)的动物,囊状卵泡(Graafian follicles)更容易被刺激生长并破裂,这是因为卵泡分泌液过量。在人类女性身上,这就导致了月经流血……非人工饲养的动物是不会来月经的……可是当它们被人饲养或笼养后,交配周期变得频繁,生殖器充血程度加深,最终发展成为月经出血。现在大多数观察员都认同一点:家养动物的月经流血是喂给它们的食物造成的。换句话说,那些原本不来月经的野生动物被人俘获后,因为吃非自然的食物,过着非自然的生活,它们发情周期前的一系列生理变化被转变成了定期的流血症状。”

对人类来说,造成月经出血的原因会有什么不一样吗?不会。人类子宫内组织的充血效应、以及滋养子宫的毛细血管或小动脉的充血效应,跟所有其他具有同类器官结构的生物是一样的。

如何甩掉月经?

尤其要记住,你饮食中食生食果的比例越大,越有可能甩掉月经。

“基本食生的食素女性只经历很短的月经,几乎注意不到,因为基本不流血。贝勒(H. G. Beiler)博士在《通往性健康的自然方法》(The Natural Way to Sexual Health)里解释说,女性恼人的月经只是高脂肪高蛋白的西式饮食造成的血毒引起。

每一餐生食比例至少要占到百分之五十,比例越高越好,而且要先吃。以便生食中的酶协助身体消化整顿饭(因为还含有烹煮的部分)。

酶就是体内每个细胞及组织生成的蛋白分子,在每一次新陈代谢中都发挥着重要作用。它们分解食物,转移细胞垃圾,并为把它们排出体外做好准备;它们还攻击并分解血液及组织中的毒素及异物。

所有生食——即使是肉——都含有必要的酶,以协助自身的分解或腐烂。假如生食,那么食物自身的酶就能自我消化分解百分之七十五,而无需借助身体本身的储存酶。五十三摄氏度下烹煮的食物内的酶已经完全遭到破坏。假如你吃一餐这种死酶食物,那么你的身体就会从别处调用酶来消化掉它们。另外,这还会弱化免疫系统。据观察,假如你吃了一餐烹煮的熟食,血液中的白细胞会增多,因为这些细胞就是用来运送备用酶到消化道,以帮助消化的。假如这些白细胞平时是用来免疫防卫的一部分,那么抵抗疾病的能力就会暂时打折扣。相反,假如吃一餐生食的话,或者这一餐生食熟食都有,但先吃生的,那么白细胞的增多就不那么明显。

假如总吃几乎没有酶的食物,数年后,身体的酶储存就会严重透支。相关的器官——尤其是胰腺(很多消化酶由其分泌)——由于超负荷运转就会变大,然后衰竭,最后完全失灵。假如食物无法被充分消化,就会在消化道内发酵,产生毒素,毒素被血液吸收,沉积在关节及软组织里。那么诸如便秘、血液疾病、流血性溃疡、痛风及关节炎之类就会找上门了。

“……单单多吃新鲜、应季水果有时就足以显著减少经期出血量。”

假如我们吃植物性食物,身体就可以应付得来,消化会变得轻松、高效,几乎不会产生垃圾。在所有食物当中,水果是最美味、最易消化的。这样身体会处在碱性状态,而非酸性状态;血液会非常纯净,不会有沉积物,血液循环及血压都会很好;也不会再有毒素沉积——体内已经积存的毒素及垃圾也会慢慢被排出体外。

“一位年轻的意大利女病人告诉英国妇科专家克莱梅特森(C. Alan B. Clemetson),我只要吃点柠檬,就可以简单治好我月经流血过多的症状;之后这位妇科专家首次对通过食物中的某些成份来控制月经出血量的可能性产生了兴趣。这位女病人说,在我的村庄,这其实是很正规的一种治疗方法。”克莱梅特森之后就建议他的病人每天吃三个新鲜橙子,而且要吃掉富含类黄酮的白皮部分——很多病人发现,仅仅这么做并不能终止我们的月经,但会让流血量减少。

健康执业医师乔治·怀特(George Starr White)博士,写过《女性的解放》一书,另称为《调控经期》。他认为月经是非自然的、病态的。二十一世纪早期,在他几十年执业生涯中,他帮助过成千上万名女性治好了这个恼人的病症,使我们的经期不再有出血,而他成功的秘诀就是,让那些女性从重口味的烹煮饮食转变为生食。

健康研究者及作家雷斯利及苏珊娜·肯顿(Leslie and Susannah Kenton)在转变为水果蔬菜生食为主的饮食后,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即停经。

“百分百食生或食生比例比较高的女性也经常会说,食生两三个月后,诸如浮肿、经前紧张及疲劳这些经期综合症会大大改善。有些人改善如此之大,以至于月经来了都还没有任何不适。这是我们自己发现的,开始我们认为自己是特例。之后我们对其他很多女性讲,结果她们也是如此。经期出血变少——持续六七天的月经减至一两天。对于有些女性,尤其是那些不吃肉、奶制品或大量坚果的女性,甚至会完全停经。”

食生食果停经案例

以下的例子讲述了所有年龄段的女性转变为更健康的饮食方式后经历的变化。

案例一: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位美国少女

“我十五岁起就是百分百的纯素者了(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从那时起我的经期间隔就越来越长(大概每三个月才来一次),然后大概两年前就完全停掉了【即,我持纯素大概一年后】。我的父母对此焦急万分,但我感觉从未这么好过,所以我本人倒不太担心。妈妈带我去一位妇科专家那里;那位专家给我做了血液检查等,然后说我’健康得不可思议’。但是他说可以给我开药,来恢复我的月经!不,谢谢您了!那时我就开始想,既然没有月经后,我感觉这么好,那么也许月经就是一种’疾病’的症状,而并非传统所说’正常、自然的过程’。我开始想,在我的自然饮食中,我已经把自己’野生化’了,所以我的身体也跟着发生变化。大概九个月前我做了一个试验。我吃了一段时间奶制品,看看身体有何反应。之后我竟然来了两次月经。从那以后,我越发坚信,月经统统不正常,而要想改变,饮食是关键。我的饮食便是:新鲜水果、生的蔬菜及芽菜、一些坚果及种子,以及很少量的烹煮食物,冬天偶尔会吃些谷物。”

案例二:生食比例高的普利特金低脂饮食受益者

“我妻子的一位女友,从青春期开始,经期流血就非常多,而且有经前紧张,但自从转变为百分之八十普利特金低脂饮食后,她就再也没有经前紧张,而且经期几乎不出血。”

案例三:医生的食生药方

怀特博士曾把他的很多病人”自然化”,让我们食生。他提及其中的一位:

“(我)每次月经,流血都五六天,而且都是鲜红的血,经期痉挛非常严重,以至于无法继续做速记员。(他为我治疗了六个月之后)我的经期变为每次半天,而且流出的只是粘液,一点儿也没有出血。我重新开始我的速记员工作,还做了两三年呢。之后我结婚,生了三个女儿。我的三个女儿月经也是只流半天粘液,百分百健康。其中一个女儿已经结婚,又生了一个健康的女儿。”

案例四:二十世纪早期加利福尼亚的一位年轻女性

“奥利加·豪(Olga Howe)小姐经期极其受苦,每二十八天来一次月经,而且持续七八天。后来我从传统生活方式转变为食生后,注意到的第一个变化就是,经期不再受苦,而且减为每次三天。食生一年后,月经出血量逐渐减少,这鼓励我继续食生。两年食生后,我的月经完全停掉。我说,’我从未这么健康过,也更加强壮。’我进行过一个试验,每日再度食用烹煮食物、黄油及牛奶,一个月后,我又来了月经。再度食生后,月经又停了。”

案例五: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位四十二岁美国女性,我正在过渡到食生

“当我开始百分百食生,接下来的月经晚了十一天,出血量是原来的一半。再接下来的月经晚了十六天,出血量是原来的四分之一。有几天大量吃熟食就会再度回复到二十八天的经期周期,吃熟食越少,出血量越少,减为原来的十分之一,甚至最后只有一点点。当我意识到,仅仅是经期要来临时,才会有对熟食的渴望,我决心度过这个关键时期。一九八三年四月,情绪上的不安让我吃了几天熟食;接下来五月的经期就持续了六天,而出血量是之前月经的两倍,这让我更加确信,熟食导致月经。自那以后我就坚持食果,月经出血量就没有那么多了,六个月后,就只有一点点出血了。”

转换到食生食果的指导性建议(准备转变注:小编觉得这个很重要)

假如你原来的饮食是传统的西式饮食,即高蛋白、高脂肪的加工及烹煮食物,那么在真正食生之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进行过渡。这可能是几周,也可能长达数年,这取决于你开始时毒素的多寡以及你扔掉旧习惯的决心。原因很简单:排毒过程并不是那么好受,尤其是快速排毒时。除非你有严重的疾病迫使你快速做出改变,否则你会想尽量柔和地进行这个转变——那意味着你会转变得很慢。

只吃高能量、易消化的食物,比如新鲜水果,会让身体得以休息;最终有能力排除积存垃圾时,身体才得以疗愈。这些毒性非常大的垃圾一般又从沉积的地方被踢回血液,循环进入肝脏及排泄器官,进行最后的分解及清除。毒素在循环时,你会感觉非常糟糕,当身体运转,试图排出这些毒素时,你会感到疼痛、流汗、发烧,也有人能感觉到毒素在往外排。

假如你想”一下子”走上食生之路,会迅速排出垃圾,但是”排毒危机”(可能有好几次)会让你很不舒服。假如你想这样快速改变饮食,或者你需要这么快速,那么建议找了解情况的专业人士进行指导与支持。假如你健康状况很糟或者有严重疾病,这尤其重要。假如有这种支持服务的封闭训练营,让你可以待上几天至几周,就最好不过了。否则,你需要逐步进行转变,轻微地、柔和地分几次排毒,而不是一蹴而就。有些人甚至觉察不到他们转变过程中的排毒。

开始转变时,先从你的饮食中拿掉一部分动物性食品,或者全部拿掉,改为纯素饮食。一开始选择你熟悉的烹煮蔬菜、谷物及豆类,还有生的水果及蔬菜。假如你选择一些亚洲食物及调味料,会发现这个转变阶段很有吸引力。但小心不要吃太多谷物,太多谷物食品会造成酸性体质,还会引发关节炎及癌症。也不要吃油过多——因为油也会对健康造成诸多不利——在亚洲,在素高汤中煮的菜也一样好吃。不吃鸡蛋替代品,或浓缩的植物蛋白”仿荤食品”——尽量吃真正的、不含化学物质的完全食物。

对于这个转变阶段,可以参考哈维及玛丽莲·戴梦德(Harvey and Marilyn Diamond)的书,有《生命健康》(Fit for Life)、《活得健康》(Living Health)及《生命健康食谱》(Fit for Life Cookbook),里面有很不错的资讯及食谱。(白蓝注:对于中文世界读者,特推荐台湾纯素网络杂志《番茄小屋》,设计精美,融合中西,纯素资讯及食谱也很不错。)

很多女性喜欢这个纯素过渡饮食阶段,因为有很多蔬菜沙拉,还有”蔬菜式水果”沙拉。这些其实是真正的水果——番茄、柿子椒、黄瓜等。从烹煮蔬菜及沙拉这样的纯素饮食开始,非常容易——慢慢地,可以增加沙拉比例,减少烹煮蔬菜比例,完全依照自己的口味改变就好。

一段时间后,味蕾开始”清晰”,对非常清淡的味道都敏感起来。这让我们不想再吃以前总吃的重口味食物,而是对熟透的水果越来越感兴趣。要了解什么季节上什么水果,选择那些刚刚摘下来的当地水果,而不是那些冷藏的或长途运来的。当然,假如可能的话,选择有机或生物动力(biodynamically)种植的水果。之后你会发现自己对各种味道及气味都变得非常敏感,而且你还能闻出你的食物里是否有化学成份。

在你转变为食生的过程中,雷斯利及苏珊娜·肯顿的几本书可以提供精彩的资讯及创意食谱,尤其是《食生能量及食生能量食谱》(Raw Energy and Raw Energy Recipes)。(白蓝注:还有香港食生先锋周兆祥博士著作《食生》,以及最新出版书籍《食生实践版》,具有很高的参考价值。在这之外,周期性禁食对身体会更加有益,更加促进灵性意识的提升,目前指导禁食的个人及机构也不少,大家可以慧眼选择。我翻译的《魏鼎看辟谷禁食》便是不错的知识性的指导。)

假如你想进行深层研究,想更加了解如何通过恰当的饮食习惯来支持身体的自我疗愈能力,从而重获健康,那么了解一下”自然卫生”这个健康系统吧。(白蓝注:这里有一本书值得参考,因为对自然卫生归纳、评论非常到位。是中国一位食果者露茜翻译的书籍《生食秘笈》。原书为加拿大食生者佛烈德瑞克·帕特纳乌德(Frederic Patenaude)所写。)

只吃水果完全可以长寿且健康——尽管这看起来是比较极端的一种饮食方式。在疗愈及甩掉累积污染毒素的过程中,你的身体会把原来因为毒素而增加的脂肪甩掉。改为主要吃生水果及蔬菜后,最初的几个月你会急速减重。(假如也吃谷物或植物油的话,减重速度就会明显变慢。)一旦身体疗愈及”清仓”差不多之后,且仅靠有生命力的食物滋养的话,你会重新开始增重。这时假如你吃适量的水果,每天再适量运动,那么你会增重几公斤不等,之后会保持”理想的苗条身材”。

是的。你会比社会大众习惯看到的苗条还要再苗条些——但你不会是”皮包骨”或像”厌食者”那样憔悴!你不会再携带任何”备胎”(赘肉),你的肌肉会很漂亮,你的头发会很粗、很健康,你的眼睛和皮肤都会很干净(不易被太阳晒伤)。你出的汗、你的呼吸、你的大小便不再有难闻的味道。你的睡眠会很好——但同时,你会发现不像往常那样需要很多睡眠了——你醒来时总是能量满满,即使在户外工作一整天也还是精力充沛。

也许你吃水果会过量——在转变期往往如此,尤其是夏天水果大量上市时,而且当我们还处在这样的阶段:主要由于胃口(头脑)而吃,而不是由于真正的饥饿而吃。吃水果过量也会增重,但是一旦不再吃那么多,也会很快减重。假如你健身,就会增加肌肉——其实很多保持记录的运动员基本是食生的。假如你不再练习肌肉健美,增加的肌肉会很快消失。不管你有没有额外进行运动,都会感觉健康且精力充沛——同时,你会更愿意多多使用你的身体。

你的疾病通通不见,你会发现你也不会被”感染到什么”。当然,恼人的月经也会和伴随的各种不适一起终止,”停经的各种症状”也不再有。假如你是一位年轻女士,排卵周期没有规律,或者不易怀孕,那么你的排卵周期将会规律起来——假如你不提前采取一些必要措施的话,或许会意外怀孕哦!

这又把我们带回最初讨论的话题;就像雪顿博士所写:

“月经不出血之后,整个排卵周期也会正常运转,很多人都是如此,尤其是那些生活’较不开化’、生活更接近自然的女性、部落及种族。这个事实会让我们怀疑,月经真的是必需的或正常的吗?不来月经的女性最健康、最强壮;体能下降后,月经出血量也增多。这样的事实也会让我们得出这样的结论:就像所有其他的出血,月经也是不正常的。”

“获得这么高水准的健康后,这个’正常’的大出血变得这么’不正常’,最后竟然停止。这样女性会意识到,我们做出的这种改变有百益而无一害。”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