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发现一个外星巨型建筑?

 

 


 

开普勒太空望远镜发现一个外星人的巨型建筑体?


NASA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检测到了一些古怪的物体绕着附近的一颗恒星运行——这是一个外星文明的证据吗? 或者只是一些彗星而已?

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任务是找到遥远恒星的绕轨运行的小行星们。

然而,开普勒太空望远镜不仅能够检测到系外行星——它还能观测到恒星的耀斑、黑子和尘土飞扬的行星环。 

但也有人猜测,”开普勒”不单只能检测到自然现象,它还可能检测环绕其他恒星轨道运行的一些人造的结构体

想象一下,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具有很高的卡尔达肖夫文明指数(Kardashev scale),可以直接从恒星上获取所需要的能源。

这个预想中的外星文明可能想要建造庞大的巨型建筑体,比如绕着其母星运行的超级太阳能面板阵列,这个阵列如此之大以至于当它们穿行经过母星和恒星之间时可以遮住可观数量的恒星光线。

 
 

译注:

1.卡尔达肖夫文明指数由俄国科学家卡尔达肖夫提出,一般用来衡量文明程度的指标,指标包括三个类别,主要量度是能源的使用率。

2. 系外行星一般指的是太阳系以外的外部行星。

 
 

寻找智能外星人的13种方法


开普勒观测系外行星时,它是通过感应恒星星光是否有光上的轻微下降来实现观测的。

 


 

这个逻辑很简单:一个系外行星围绕恒星轨道运行,当该行星到达恒星面前时(称为”凌日“)遮挡了恒星的部分表面,开普勒就会观测到恒星的光线轻微变暗,造成了”光曲线”(lightcurve)——基本上这就是光线强度随着时间而发生下降的曲线图。

从光曲线中可以获取许多信息,例如行经的系外行星的体积大小。另外,也可以用来推测系外行星的形状。

通常,系外行星的形状并不会令人特别惊讶,因为它们一般是球状的,圆的。

行星形成的物理学原理决定一定质量以上的行星体就一定会受到流体静力学平衡原理的约束。

但换句话说,如果开普勒检测到的不是圆形物体, 那事情就有点奇怪了。

 
 

在大多数情况下,任何一个恒星的光亮度下降可归因于某种自然现象。

但是如果考虑并排除了所有其他可能性后,只剩下一种可能——这个物体是人造的,换句话说,这个物体是外星人造的。那你会怎么看呢?

《大西洋报》的罗斯·安徒生(Ross Andersen)撰写的一篇文章令人惊喜,因为我们似乎就正处在这个不可思议的时刻!

译注:系外行星一般指的是太阳系以外的、其他恒星系的行星。

 

瞭望台:外星人如何找到我们(以及我们如何找到外星人)

开普勒发现一被命名为KIC 8462852的恒星有很奇怪的凌日现象。

一群天文学家,包括”行星猎人”众包计划的民间科学家们向《皇家天文学会月刊》提交了一篇论文报道: “开普勒太空望远镜执行任务期间,观测到KIC 8462852 恒星有过形状不规则的、非周期性的光度骤降超过20% 的现象。 ”

这篇研究论文很透彻地描述了这个现象,指出这个恒星是独一无二、前所未见的。

开普勒持续收集了该恒星四年间的数据。观测到这一现象并非仪器出错,开普勒没有出现幻觉,信号真实无误,证据确凿

耶鲁大学博士后研究员,第一作者Tabetha Boyajian告诉《大西洋报》,”这样的恒星是前所未见的,真的很奇怪。我们以为可能是数据错误或开普勒太空望远镜的运动误差,但是都已经检查过了,一切正常无误。”

“行星猎人”的志愿者们致力于帮助搜寻开普勒观测到的众多恒星中朝向天鹅座方向的凌日现象

这个数据庞大,工作量惊人。因为开普勒可以拍摄到超过15万颗恒星,而要确定恒星真正的光度下降,肉眼寻找仍然是最好的方法。

“行星猎人”的志愿者们将KIC 8462852恒星描述为”奇异“、”有趣”、”巨型凌日”。 他们说的没错!

 
 

分析:开普勒可以检测到外星人造物体吗?

发现这一特殊现象后,后续的研究集中于KIC 8462852恒星的两个有趣的凌日现象——一个发现于开普勒任务的第788天至795天,另一个发现于第1510天至第1570天。研究人员分别将这些两个特殊事件标记为D800和D1500。

D800似乎只是一次单独的凌日,恒星亮度下降了15%,而D1500则是集中的几个凌日,可能显示了一堆不同的物体,使恒星的亮度下降了22%。

能在凌日时造成如此大幅度的亮度下降的物体,一定非常巨大


KIC 8462852恒星的两次异常的凌日现象

 

KIC 8462852恒星的凌日数据,具有明显的D800 和 D1500凌日特征。研究人员检查了一切已知的可能性,但是每个解释都引发了新的问题。例如,他们研究了是否可能是某种环绕恒星周围的尘埃环(circumstellar disk of dust)。然而,环绕恒星周围的尘埃环都会具有红外信号,他们却完全找不到这样的信号。

此外,该恒星是一个成熟的F型恒星,大约是太阳的1.5倍大。通常只在年轻的恒星周围才会发现尘埃环。

 
 

分析:这些系外行星数据中检测到了外星人的”恒星引擎”?

研究人员还研究了大型行星碰撞的可能性:碰撞造成的碎片是否会产生这个奇怪的信号呢?然而,这种可能性极低。

因为NASA的广域红外测量探测器(WISE)的数据中并没有证据表明曾发生过这样的碰撞。而WISE任务的结束,与开普勒任务的开始之间只相隔短短几年时间。天文学上,在这么短的时间窗口几乎不可能发生这种概率极小的行星碰撞 。

研究人员较为倾向的唯一自然的解释集中在:是否有一群彗星介入。研究人员写道:”我们想像的一种可能性是,一个领域恒星(field star)通过这个恒星系时才能触发如此密集的彗星。”来自附近的一颗恒星的引力的确可能干扰到KIC 8462852星系最外层区域本来正在休眠的彗星。这个小恒星距离KIC 8462852大约1000天文单位,无论是否是双星系的伴星或者只是星际访客,它的存在的确可能引起一些彗星混乱。 但这一假设仍然引发了研究人员的争论,与其他假设相同,这个外彗星的解释仍然不足以令人满意。

该研究论文只是把注意力集中在KIC 8462852恒星的神秘”凌日”现象的自然和已知的可能性上。

而他们的第二篇论文则正在调查一个完全不同的假设,着重于研究超先进的外星文明建造的巨型工程项目的可能性。

 
 

分析: 我们超先进的外星邻居

这听起来像科幻小说,但是,我们的银河系已经存在超过130亿年了,这么长的时间里,外星文明可能已经在太空某处,并进化到了能够建造出围绕恒星的巨型建筑体,这个构想并非幻想。


恒星周围巨型人造结构模拟图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的天文学家杰森·赖特(Jason Wright)告诉《大西洋报》,”外星人应该永远是你考虑的最后一个假设,但这次的这个现象,看起来就是你们一直期待的外文明建造的东西了。” 

其实搜寻大到能够遮住恒星光线的巨大结构体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搜寻地外文明科技项目(SETT)就是一个这样的项目。 只是最近,才对本地宇宙进行了调查,集中检测由高科技文明产生的废热,特别是第二类卡尔达肖夫(Kardashev)文明。卡尔达肖夫指标中的第Ⅱ型文明能够充分利用一颗恒星辐射出的所有可用能源。使用环绕恒星的巨壳或者一系列的环状物,可以构建出一个戴森球状(Dyson sphere)的结构。这种结构可以在可见光波段产生遮盖恒星的效果,因为我们也可以观察到怪异的大面积”凌日”。

 
 

分析:我们可以检测外星文明的废热吗?

最近对外星人产生的废热进行的搜寻一无所获,得出的结论是,似乎并没有智能外星人在恒星周围收割这个恒星的热量,附近也似乎没有Ⅱ型文明(Type II)。

但正如KIC 8462852恒星向我们展示的,在千里之外可能还有其他的东西——可能是高智能外星人正在成为Ⅱ型文明的过程中,并环绕这个恒星正在建造一些人造建筑体。

当然,这些神秘的凌日现象也远不足以成为外星文明存在的”证据”。事实上,证据严重不足,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完成。下一步是将一个无线电天线指向KIC 8462852恒星,看那个恒星系能否产生任何人造的无线电信号,人造信号的存在将预示那里有我们可以定义为 “智慧”的东西。

Boyajian和Wright(赖特)现已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搜寻地外文明计划(SETI)的研究中心主任Andrew Siemion联手,用射电望远镜观测该恒星,看是否能检测到任何人造信号,他们将使用超大射电望远镜阵列(VLA)长期观测,以推断出该恒星系发出的任何无线电信号是否就是外星文明发出的。

 

到底有没有外星人呢?

 


 

 

译者:爱琳

校译:Claire、Zay

 

准备转变译制

 
 

原文链接:(2015年10月24日发文)

https://www.seeker.com/has-kepler-discovered-an-alien-megastructure-1770345251.html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