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3】大卫•威尔科克讲座 | 2017年意识生命博览会笔记

2017年意识生命博览会笔记

南极洲亚特兰蒂斯 – 光明会历史

第二部·

第二场

02月11日

周六笔记

主讲人 / 大卫·威尔科克

笔记 / March

2016年3月6日:火星曾经有巨大的海洋

一个半星期之后,他们又宣布火星被液态水覆盖,曾有过一英里半深的海洋。再一次,科里因为我破坏了惊喜而受到折磨。这个大新闻,媒体只是发布了一下,就再也没有人去谈论它。

忘记你曾经见过的,说不。我要做什么?我们要把碎片拼凑起来,做一个调查,”火星消失的海洋”,这是完全真实的。

然后他们宣布NASA的一颗叫”黎明”的人造卫星将去谷神星(3月6日,环谷神星轨道运行)。如果需要的话,他们可以用这个探测器做古代建筑种族的披露。

他们已经到位,因为他们总是有多个备用计划,如果这个不行,我们会执行那个,如果那个不行,我们再执行另一个。所以这就是他们要做披露的备用计划之一。

这就好比,假设披萨门在2015年发生,他们需要搞一些比911更大的事情来迅速转移所有人的注意力,他们会这么做。

你可能会问,你说谷神星上发光的东西实际上是一个在行星表面下文明的屋顶,这会转移人们的注意力?绝对是这样!

月球表面的巨大的矩形广场

2014年10月1日科学期刊《大自然》上有一篇题为”月球上最大的平原不是撞击坑”的文章。它揭示了月球上有一个巨大的广场,根本不是你所看见自然形成的,看上去非常像一个人造结构。

月球表面上矩形广场的范围

左一为公开的月面图,右一上蓝色线条框出的为矩形广场面积,红色线条为月面最新形成的表皮层,很可能是生物的居住区。中国嫦娥3号降落地点正好位于红色线框的”虹湾”地区。

所以,如果你看右边那张图,能看见月球表面一圈蓝色线条围绕的广场形状。如果你看左边那张就是我们通常看见月球表面,往上倾斜一点就可以看见它。

之前他们从来没有这样做过,他们显然从阿波罗号上看到了,但没有告诉我们那里有一个广场。直到2014年,这已经是阿波罗计划结束后许多年了。

他们知道那里有什么,但他们做了什么呢?他们准备向我们发布一个月球是巨型飞船的大公告,它不是碰巧发生的。而是它不应该在那里。

有一些惊人的几何图形隐藏在月球的表面,在这里,你会看见从我们通常看到月球的角度中广场里用红线勾勒出的位置,它往上倾斜一些,就可以看见整个广场。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月球表面上有这种表皮。在它还没有这么厚之前,所有的房间都坐落在这里。而且只要你愿意,在这里用许多钢筋制成的线框结构把所有的东西固定在一起,而且它是一个立方体。所以当小行星撞击月球时,它会从表层上反弹,这是中空的。

还记得宇航员用东西撞击月球,因为它是中空的,所以它回馈的声音像是钟鸣吗?

因为表面是中空的,所以你把它挪开,就会看到图片上的这些基建的几何结构,它就成为现在的样子。

他们只允许我们看到这个,二个月后,联盟给了我授权发布美国政府的这些披露。

PKT边界结构的几何图案,土卫二SPT可以类比

在宣布”月球上的广场”的第二天,他们把”土卫二”底部极地的另一个广场与月球广场做了比较说明。

土卫二的”广场”

土卫二南极上有一个广场,你前面看到的那两个图像上,月球上的是一个正方形,下面这张图的下部份是一个正六角形。我告诉你,这是一个在土卫二底部的一个城市。

这是另一个,他们把这一片广场地区命名为”风暴洋裂谷”。「译者注:这里有一个很棒的同步性:当我翻译到这里时,也就是2017年4月14日,Nasa宣布重大消息,公布土卫二上有大量的液态水,说明那里有非常多的生命存在,这是人类的主流媒体承认在宇宙中我们并不孤独。」

方形陨石坑

然后我们来看一下这个,在我的书中也提到过它,这个奇怪的小行星一直在小行星带的轨道环绕木星和火星运行,”爱神433″,美国宇航局2000年公开了上面的方形陨石坑。

爱神433

现在它看起来像是自然形成的吗?不!它完全符合我们在月球上看到的东西。方形陨石坑意味着有人在那里挖出了一个方形的房间,然后被小行星撞击,然后屋顶就塌了。

来自月球的图像

当俄罗斯人在1965年飞过月球时,拍摄了一系列图像。其中一张照片中的右下角出现了一个小东西。

在右下角,实际上有一个穹顶。高出月球表面大约1.5英里,甚至更高。你可以观察到它看起来是透明的,像一个金字塔,平顶金字塔。然后怀疑论者会说。”哦,那只是一个相机错误。”

不,经过几秒钟或几分钟旋转后,再拍一张照片。右边的边缘出现一座塔,这座塔离地面有几英里高,它就在那儿。

这些可能是先祖人建造的东西,或者可能是更近期造的,我们真的不知道。但关键是,当我把所有这些证据放在你面前时,你告诉我这是一个相机错误?当我把金字塔、方尖碑等等证据放在你面前,你告诉我这都是相机错误?

因为我们得到了”4822″的这些照片,让你看到了一些真实的东西。这是一个框架结构,你下令涂改它。而且霍格兰根据另一个内幕人士布鲁斯的提示保留了原件,而他们却一遍遍地涂改它。不断地下令涂改以至于我们现在看到的图片显示成这样。

现在美国宇航局确实发布了这张照片,但是他们剪掉了右边的部分。所以看看这个地方,这不奇怪,因为看上去有一些方形的陨石坑坐落在那里,这里还有一个方形的火山口,看起来有些像金字塔。然后在右边黑暗的地区,如果你放大图像看里面的位置。果然这就是月球表面的东西。”哦,那只是一堆巨石罢了。”不要试图告诉我那是自然形成的。不,不,不,这是一个基地。

美国宇航局把它保存在一个代号为”4822″的秘密文件里,藏起来。当时的管理员知道这些不正确的图片,不能给任何不知内情的人看。20-30年以后它被遗忘了,原来的档案管理员走了,新来的人没有受过这种训练。所以你不停地要求看4288文件,于是突然就得到了。

右侧照片显示的反射物体可能是大致一英里宽的玻璃镜面,阿波罗10号任务拍摄

当时有个家伙叫肯•约翰斯顿,是一名奉命销毁阿波罗任务原始照片的Nasa工程师。

肯•约翰斯顿(Ken Johnston)

这个是在霍格兰新闻发布会的发言时展示他的照片,由俄罗斯电视台拍摄的。美国媒体没有做任何报道,即使是号称华盛顿全国新闻俱乐部里最正确的的媒体也没有报道。

他从档案馆里看到的4822照片里,这一特定地区仍然是一个框架,同样的面积,左边那张图是官方版本的照片你看不到露出那一小块白色小点。顺着箭头所指的那个东西只在肯•约翰斯顿的版本里才有。

那是一个子弹头形的圆顶坐落在地表上。而且这很可能是来自原先的前亚当文明的遗址之一,在他们的星球爆炸之后建的。

这些东西是真实的,而且是前亚当人从崩溃的星球来到这里的遗址。然后我们可以看到这些巨大奇怪的玻璃废墟(见上图),你从左上角那张官方的Nasa照片上看不到任何东西,但你只需要用PS图像处理软件做微量的曲线调整,非常简单的调整。

再看看右下方那张图,你可以清楚地看见非常巨大的玻璃,注意,我们谈的是体积非常庞大的东西。右下图甚至可以看见从里面反射的倒影。这张图片是我和霍格兰一起把几张照片放在同一张纸上的效果,2007年,他把它向俄罗斯记者们展示了。

从左上图到右下图,通过图像过滤器能看见那东西到拍摄位置间的距离,似乎是一个圆顶状的结构。

这个表面上玻璃的惊人证据,你还能用什么解释?我的意思是,请其他人试着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因为你不能在每一张照片上都用这个判断。怀疑论者会一口咬定说,这都是你个人所认为的……

但如果这种事情连续发生50次该如何解释?月球上有一个庞大的广场,在它的表面上有一个圆顶,然后随着月球的自转,你先是看到一个金字塔、接着看到一个方尖碑,而且它们都非常巨大。你会认为这一切都是巧合吗?

当然不是,然后我们看见在月球边缘有一种东西在反射对面的阳光,并且捕捉到时这些碎玻璃废墟的反光,甚至能看见碎玻璃伸出月球表面。所有这一切只需要你把图片的设置做一个微调就可以看见。

霍格兰从编号为AS15-P-9625和9630的照片中找到了这艘月球表面非常著名的失事飞船。当你把这两张图片合并时,会发现这里有一个洞,这个洞很可能是飞船被攻击后,船体撞入了地面造成的,因为我们知道那里发生了一场可怕的战争。

这很可能是艘逃生船,他们试图逃离月球时被击落。你用PS软件把这两张图片设置上进行一些微调,创建一个”合成图像”。完成这些操作后,你就发现一个非常完美的飞船。这是高空侦查照片分析的常规方法,用来增强照片的解析度。

所以,你把这两张图片进行合成,会变得更清晰。人们经常这么做,这不是什么坏事。当你合成以后就会得到尖锐的东西,而且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是自然的物体,更像是一个坠毁在月球表面的飞行器。

这是因为当时正在进行一场战争,他们试图逃跑,许多人被击落了。

然后,另外一张照片是Blair Cuspid从美国宇航局早期一大堆扭曲的原始照片中找出来的,这是一位当时审查制度下唯一挺过来的人。这张图片来自伊凡•T•桑德森的《大杂志》中拷贝下来的。

这张照片是探测器过顶的时候拍摄到的大型方尖碑,图片非常清晰。从这张照片中你能看到右上方的建筑投影,它的影子有多长!非常清楚地说明了从底座到三角顶尖的高度;你可以比较一下地球上同类型方尖碑的投影。

然后,你观察旁边的三个小方尖碑的排列,刚好是一种被称为”Abaca”的阵列。

这也与吉萨金字塔的阵列相同。

也许吉萨金字塔的排列方法效仿了它,或者是正如Robert Bovaul所提到的猎户座腰带的的排列方法。然后,你在照片左侧边缘还能看见一个方尖碑在那里。

这是一个公共知识。实际上,是俄罗斯人首先把照片上的东西描述成在月球表面的一系列方尖碑,而且两年后他们出版了一本漫画册”UFO飞碟问题第2部”。果然,他们在自己公开的UFO书籍里透露月球上的这些小东西实际上是一些方尖碑。

我和我的同事都相信月球表面上的方尖碑是另一种完全不同的东西。他们看到的Blair Cuspid照片正是美国宇航局正在修改的一部分资料,他们把这些知识植入到娱乐性的漫画、电影和电视剧中。

哇!你刚才读了那本漫画书?哦!你只爱看2001或2010;或者星球大战!他们就是这么做的。

他们认为方尖碑看上去像是通电的,用来捕获所有的太空垃圾。在反重力场中,所有的太空船或残骸都绕着这个物体飞行。

《火星人脸》1958年杰克•科比的漫画书

回到1958年,他们已经知道火星上有一个人脸,就像我刚才向你展示的,杰克•科比的漫画书有一篇文章叫”火星人脸”。

这是另一张由肯•约翰斯顿提供的美国宇航局压缩过的照片,里面有一些奇怪的东西,箭头指向的背景有一些模糊,很像是玻璃。你看,在这个不透明的区域中有点半透明,不完全是黑色的,实际上可能是一些透明玻璃,但真正让我们惊讶的是左边。

这是玻璃碎片其中的一个像支架一样的东西,它掉下来了。你现在能看到它挂下来搭在山脊上。这是一个几千英尺长的弯曲支撑结构。

这是另一张似乎是来自月球的照片,事实上我没有确定这张图的来源。但这应该是一个月球上基地的残留地基,上面的建筑物已经被摧毁了。

他们在月球上生活了44.5万年

所以,这些前亚当人在他们的星球被摧毁之后来到月球,在这里生活了大约44.5万年。这是最新的情报。大约55000年前,他们受到了爬虫人的攻击,并与爬虫人进行剧烈的战争。

这就是这些船被击毁坠落、那些圆顶建筑、还有碎玻璃罩的情况。他们的船被击落,实际上只有极少数的人幸存了下来。

虽然他们从最开始的70英尺身高来到这个小得多的月亮上,花了比较少的时间演化,他们的身高与我们相比仍然是巨人,12-14英尺。他们伤得很重,只剩下体积庞大的几艘船迫降到地球。

这些登陆的事件被记载在一本书里,可能是《圣经》一类的书里。但是在古罗马时代之前他们并没有把它写进去,因为这是他们的故事,如果写进去,他们就暴露了。

未完待续

点击阅读本系列其他文章:

译自:寂静风暴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