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官 II:南极的亚特兰蒂斯和外星古文明遗迹-第一章-中

接上文(可直接点击阅读 ):

 收官Ⅰ-上收官Ⅰ-中 |收官Ⅰ-下

                         收官II-第一章节-上


准备转变按

继收官第一部分 收官Ⅰ 之后,最重要的第二部分 收官Ⅱ 来了!

作者的原话作按,再合适不过:

“当权者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威胁。他们会因此向大众提前披露南极冰川之下的高科技古代遗址、透露一点点有关秘密太空项目的信息,从而试图挽救他们的“新世界秩序”的议程吗?

本文包含了一些我们从未公布过的最令人震惊与着迷的重要内情。多个团体敦促我们尽快公布这些信息,因此才有了这篇文章。

将要讲述的故事是如此难以置信,或许你更愿意把它当作科幻电影…即便这是你唯一能接受的程度,你仍然会发现这是一次令人着迷的阅读!”

———

收官 II:南极的亚特兰蒂斯

和外星古文明遗迹(中)

作者 大卫·威尔科克、科里·古德

2016年12月11日

复杂且多方面的

这个故事复杂且事关多个方面,远不是我做做梦就能编造出来的。

同时,这么做对我来说也并非有利可图。

很明显,只要我重回IT业,而不是继续像现在这样奋斗在争取全面揭露的一线,我就可以获得非常可观的收入。

作为一位使者,我必须与这场战役正负双方的最高阶层进行面对面接触。

其中一些接触经历让我极为难受。因此,当有人说希望躲在我的鞋子里跟我出去看看时,我只能笑笑了。

完整的故事已记录在Gaia电视台的“揭露宇宙”节目中了,同时也在spherebeingalliance.com和大卫的官网 divinecosmos.com 的更新中有所体现。


故事中的几位主角

我也与一个类人型存有组成的联盟保持着联系。他们生活在地下的巨大且宜居的洞穴中。我在那的主要联络人是一位叫作卡丽(Ka’Aree)的女祭司。

就如之前更新中描述的,我最近被介绍给一位来自邻近星系的大使,他们最近刚刚推翻了之前统治他们的负面外星势力。

他的名字叫米卡(Micca)大使。他的族人们现在主要致力于通过梦境接触,来教导我们如何脱离恶势力的控制,从而获得自由。

冈萨雷斯少校是我与SSP联盟的最初联络人,这次他仍然继续为我们传递着情报,详见下文。

他最初自称是一名空军中校。这其实是他的掩护身份,我最近才发现他实际上是海军少校。

最近,我遭遇了一个更多地基于地球的SSP的其中一个分支,这个团体由军工复合体运作。

MIC SSP对我曾服役过的那个级别更高的太空项目并不知情,我们即将讲到。

现在,闲言少叙,让我们来说说之前在 spherebeingalliance.com 的更新中以及“揭露宇宙”之前的剧集中遗漏的部分。



“MIC SSP”的来访

10月26日星期三的早晨,当我醒来时,我发现自己又行走在我家后面的停车场里。

这种控制人在睡眠状态下行走的技术,我之前也见识过,对于军工复合体的太空项目来说,这只是基本配置。

我马上意识到,上次把我带走的那架隐形的MIC无翼飞船,正停在上次把我带走的同一个地方。

之前那两个飞行员向我打招呼,问我的身体状况是否能自行走上扶梯。

上次他们把我带走的时候,我因为膝盖扭伤差点摔倒,结果这次他们好像变得过于拘谨了。

我走上扶梯,进入飞船,然后被带到上次被化学审讯的那个房间。

这使我极度焦虑,因为上次我所经历的审讯过程非常糟糕。

我被要求坐在同一个座位上,并被绑了起来。我再次无助地被绑在上次遭受了巨大痛苦的那个座位上。

我听到飞船启动,很快就升空了。


“西格蒙德”来访

几分钟后,一位军人模样的年长的负责人走进房间。他的头发和山羊胡都是白色的,所以我们决定叫他“西格蒙德”,以此向佛洛伊德致敬。

“西格蒙德”说他对我们上次见面时所获得的信息感到困惑。

除了对我进行化学注射和使用技术手段达到“强化审讯”的目的之外,他还用非常先进的方法检测了我的血液、头发和皮肤样本中的微量元素。

实验结果再次证明,我确实去过地球以外的某个类似于我所描述的地方。

MIC太空项目的人没有能指明我确实访问过这些地点的情报。因为我从来不是他们项目的一份子。

出于同样的原因,西格蒙德显然无法相信他所看到的一切。我的测试结果毫无疑问地证明了他所知道的只是秘密太空项目中很小的一部分。

作为一个高级军官,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打击。毕竟,他一直被引导并相信着自己在机密的世界里无所不知。



上道的不只“MIC”

MIC太空项目的成员被告知这个项目是独一无二的。他们坚信自己是最顶尖、最精英和最全能的。

披露他们存在的计划已然形成,因此我们现在将尽可能多地揭露关于他们的信息,这样你们就能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以及什么是他们并不知情的。

他们有觉察到崇拜路西法的阴谋集团的存在,这个阴谋集团在全球范围内施行非常先进的黑魔法。

这种黑魔法包括在特定的时间点上必须严格执行计划,表演特定的仪式。也包括“在公开场合加入一些隐含的信息”以及用象征性的方式展示他们自己正在做什么。

“格莱美”颁奖典礼、“超级碗”中场表演或是奥运会开幕式和闭幕式的表演,都被阴谋集团用来向数百万民众传播秘法图案。

因此只要不引发大范围的抵抗,这些黑魔法仪式和图案转而会“授权”与阴谋集团合作的负面势力,从而精确地助长他们对世界的控制,加强他们的全球权势。

他们通过这种形式,将他们的议程植入我们的集体共创意识。民众共同的关注成为他们黑魔法的力量来源。

MIC的成员相信他们几乎卷入了一场圣战,对手是已经控制了大部分地球的古代邪恶势力。



先进科技 (以世俗角度来看)

MIC SSP至少有两个在地球轨道上运行的巨大空间站以及一定数量的载人卫星。

这些空间站是那种外形大致呈圆形,能搭载足够设施以供许多人员在不同的实验室里工作的那种大型空间站。

也有报告称,他们拥有悬浮的航空母舰,就和我们在电影“复仇者联盟”以及“美国队长:冬日战士”里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

他们有黑色三角形的飞船,以及其他隐形的机型,可以在太阳系内飞行。

拥有这些科技使他们以为太阳系内的所有事物都逃不过他们的眼睛。

当他们看到一些来自其他太空项目或来自某个外星种族的飞船时,他们只会被简单地告知:这些飞船都是我们的。

他们被告知他们对于一些特定的项目还未达到“需要知情”的等级,因此禁止向任何人提起自己的所闻所见。



明确划分

阴谋集团真的是一个非常非常狡猾的团体。他们一开始建立起MIC SSP就是为了在某一时刻暴露它的存在,为更高级的SSP打掩护。

MIC SSP里只要有人获得了技术或信息上的突破,就会被悄悄换掉——正如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样。

因此,MIC SSP里不可能有人能成功发现那些可以穿梭到太阳系外的星门——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而已。

一些区域被设为“禁飞区”封锁起来——这样他们就看不到先进的外星文明早已存在于太阳系中了。

如果有人看到了他们不该看到的东西,或者“他们是我们的”的这一说辞不再奏效时,他们很可能会被抹除或被重新分配。

阴谋集团很清楚,只要MIC SSP的人坚信他们被告知的就是完整的真相,那么,就没人能威胁到“片面披露”的方案了。

他们反而会挺身而出,对抗任何其它观点。因为他们发自内心地相信自己被告知的就是完整的真相。

审问我的那位MIC指挥官“西格蒙德”在这一点上表现得淋漓尽致,我们稍后将作一个回顾。

MIC的这帮人同时被告知,人类完全不需要再去探索其他地方了,因为我们已被“尴尬的财富”包围,它已经远超出我们最疯狂的梦想。太阳系里就有许多令人震惊的史前文明遗迹——他们称之为“古代建筑种族”。其中最古老的遗迹可以追溯到超过18亿年前。

项目中大多数成员都相信外星生命在很早之前来过并且早已离开太阳系。唯一例外的就是那些来自地球未来的时间旅行者会回来拜访我们。



不同的团体,认知等级不同 

MIC SSP由不同的军事和情报团体组成,这些团体对外星生命的认知等级不同。

有一些团体认为只有四到五个外星种族到访过地球。另一些则认为几千年来没有任何外星种族来访过。

每一个分支的最高层都有一个基本认知:有50个以上的外星团体到访过地球。

这个认知可追溯到上世纪60年代,它是当时呈送给北约(NATO)和美国国防部(DOD)等部门的简报中的标准信息。这类认知上的差别相当复杂,一两个段落讲不清楚。

给中层人士的故事版本

处于中层的人被告知:灰人(Grays)这类,正是来自地球未来人类中的一些时间旅行者。

这些人类几千年的地下生活导致他们的外表进化成灰人的模样。

片面揭露的其中一个故事剧本便被设计为使人把焦点放在此类观点上——认为所有具有人型外貌和灰人外貌的外星人,都来自于地球未来的不同时间线。

中层往上一些的人还知道少量外星人已经来到地球,但他们被命令对此保持沉默。

MIC SSP的一些团体相信,一定程度上,我们都是前亚特兰蒂斯时期的外星难民(被他们称为“前亚当人”)的后裔,这点我们后面将会讨论。

这也是阴谋集团旗下各个较高层级团体的成员们信仰体系的一大特征。

阴谋集团旗下的各个团体相信他们比大众拥有更纯正的“前亚当人”血统,因此导致了“皇家血统”和精英种姓统治观念的形成。

太阳系中的能量变化

正如大卫在《扬升之谜》一书中所揭露的,他的一位曾在MIC SSP工作过的线人就曾接受过按照上文这个观点的彻底教育。

MIC SSP成员也意识到太阳系的能量正在发生变化。他们预计在不久的将来,太阳将会释放出大量的能量。

经典电影《2001》为MIC项目的最终揭露铺平了道路。 

如果有一次充分的大规模目击事件,或者如果能借助主流媒体,把揭露者透露的信息进行一次面向大众的数据转储,那么MIC SSP早在很多年前就会被披露出来了。

电影“2001”和“2010“植入了我们将要被告知的信息的所有关键部分。随着时间的推移,必将导向最终的揭露。

要是你试图向MIC SSP成员解释说有一个更加先进的太空项目在操纵着他们,就等于是在忠诚的宗教追随者面前亵渎了他们的信仰。

冰冻的“前亚当人”

我们现在说回到刚才的情景,当时我正坐在MIC SSP的飞船上,听“西格蒙德”讲话。

“西格蒙德”透露,他曾驻扎在位于南极洲的几处秘密军事设施中。

他曾在安莎尔族(地球内部团体)带我进行侦查飞行的那片区域呆过。

他说,那里已经发现了一个被瞬间速冻在冰层下的极为古老的城市群。

他也证实,有许多动物和“前亚当人”被保存在冰层中。

他描述“前亚当人”有细长的头骨,他们比例古怪的身体显然不适合地球的重力和大气压。

比对冈萨雷斯早前告诉我的信息,以及大卫在《扬升之谜》一书中收集到的学术研究,我们即可得出一个结论:与普通人类相比,这些族群中的一部分人的确算得上巨人。

其他混血种族可能被培育成更普通的身高,或是为了适应地球重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矮。


“前亚当人”的历史

据“西格蒙德”说,“前亚当人”一族显然来自我们太阳系内某颗不再宜居的星球。

他们在大约55000-65000年前来到地球,这些不同的种族开始与进化中的地球人类混血。

这完美吻合冈萨雷斯和其他知情人已透露的讯息,同时,这这内容也正是大卫的《扬升之谜》一书后半部分讨论的中心话题。

我们现在看来,南极洲似乎正是在神话中被称为“失落的岛屿”的亚特兰蒂斯。

1754年的“Buache地图”精准描绘了南极洲在亚冰期时的地形。

但其实,近代直到1982年之前,都还没人见识过南极大陆。

线人告诉我们,“Buache版”、“Orontaeus Finaeus版”和其他的一些地图,是保存在梵蒂冈图书馆的古代卷轴的复制品。

可能由于核战,地球自转轴发生过改变,洪水淹没了陆地,接着瞬间速冻为巨大的冰架。

“西格蒙德”说,在大洪水时期居住在其他大陆上因而躲过这场灾难的混种幸存者们,已经与他们的古老城市失联了10000多年。

灾难发生后,这些人开始与他们驻地附近的人类杂交。

“前亚当人”的一个主要派别被困在美洲,而其他派别则分别在欧洲、非洲和亚洲幸存下来。


汤普金斯,奥尔德林,“天龙人”和南极洲

二战期间,29位潜入德国的美国间谍曾向汤普金斯做过简报,证实纳粹正与一类暴力且极具侵略性的爬虫族合作。

这个族类具人形,但有着爬行动物的外貌特征。他们被称为蜥蜴人或天龙人,制造了银河系所有生命都需面临的最大问题。

令人惊讶的是,天龙人已经拥有了在太阳系行动的中心基地——包括位于南极洲冰层下的巨大设施。

这是假想图。在我们认识的人当中没人见过这些基地的内部情况。

这使得巴兹奥尔德林(Buzz Aldrin)的一条可疑的最新推文变得极为有趣。虽然我们现在已经确定,这条推文系造谣,但内容本身仍然值得分析。

我们可以证实,他刚到访过南极,并且身穿着一件催促我们尽快去火星的T恤。

我们确实得到消息,他是去参观“前亚当人”的遗迹。作为过渡计划的一部分,这些遗迹已经处于被揭露的最后边缘。

后来奥尔德林病倒了,不得不回家。

这个谣言开始于据说他的推特发了一张所谓的南极金字塔的图片,并说到:“我们都处在危险中,它本身就是邪恶的。”

如果这不是互联网上又一出恶作剧,而是真事的话,便是个强烈的暗示:他可能“私下”已经被告知了天龙人的存在,这个消息几乎让他心脏病发作。


发掘终于被允许

我在SSP联盟的联络人透露,天龙人终于允许美国开始发掘南极冰川下新的“前亚当人”考古遗址。

天龙人还授权让少量的“前亚当人”幸存者再次回到这些区域。

除了他们那细长的头骨,这些“前亚当人”看上去、听起来跟我们都没什么两样。只要他们在公共场合露面,他们都必须遮掩头部。

大卫问我地球上还有多少“前亚当人”存活下来。但截至目前,对于这个数字我没有任何确切情报,但至少是几千人。

南极冰川下的许多巨型图书馆中保存的远古技术和信息,其数量令人震惊。

 

他最终被说服了

“西格蒙德”分享时,我一边听着他的故事,一看着他的脸。

他注意到我正疑惑地看着他,疑惑他为什么把这些说给我听。这使他脱离了当前的话题。

然后他解释说,上次碰面时,他们收集了保留在我潜意识里的在冰川下侦察飞行时收集的遥测数据。

正是这些资料最终说服他相信,至少我讲的有一部分是真实的。

在我刚写到这里的时候,大卫让我进一步说明。具体地说,我是坐在安莎尔的“巴士”飞船里,通过智能显示器目睹了这一切。

在审讯中,我能够回忆起那些具体的、被证明是极为精确的遥测数据,其质量足以满足“西格蒙德”的质量标准。


又一轮

接下来西格蒙德表示,他将改变我的意识状态,再次深入挖掘我的经历,看还能收集到什么信息。

我告诉他我不想这样,我很乐意回答他提出的任何问题。

他不理会我,走过去拿起一个小装置。是一个金属外观的圆锥体,底部看起来像某种天线。

然后他给我塞上耳塞,打开装置。我便听到了与上次审讯相同的高音噪声。

当这项技术一被使用,我便会失去意识,这已成了标准反应。

受这个技术影响,无论我与“西格蒙德”谈论了什么,事后我都想不起来。


离开飞船后开始另一段旅程

接下来我还能记得的是,两名空军协助我从飞船狭窄的楼梯走回到停车场上。

我回到家,走进我的卧室。一个蓝色球体正呈Z字形晃动,好像是在等我。

这是从2015年2月开始就一直在发生的现象。它是蓝鸟人使用的传送系统。

正如我被告知会发生的那样,许多人开始看到蓝色或紫色的球体。这是我们大范围觉醒进程中的一个关键部分。

我表示已经准备好了,于是我就被传送回到了之前去过的玛雅分离文明的母舰。

(未完待续)

翻译:Yeti

校译:Zay

原文链接:

http://divinecosmos.com/index.php/start-here/davids-blog/1209-endgame-pt-2

https://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endgame-part-ii-the-antarctic-atlantis-and-ancient-alien-ruins.html

标签: , , , ,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