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上

  • A+
所属分类:情报更新
摘要

想象一下这样的未来:全面大揭露已经铺开,太阳系内所有的控制架构已被完全移除

科里11.3情报更新|精译版-上

ARE WE NAVIGATING TO OUR OPTIMAL TEMPORAL REALITY?

我们是否正驶向最佳的时间实相? 

作者:科里·古德、大卫·威尔科克

翻译:西恩、Zay

最佳的时间实相 

想象一下这样的未来:全面大揭露已经铺开,太阳系内所有的控制架构已被完全移除。我们很快接手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新科技——它们以前所未有的方式让我们的生活翻天覆地,同时在更大的银河大家庭中我们认识了好多新伙伴。在上次的情报更新中,我讨论了以一个群体意识来选择我们的“最佳时间实相”的必要性。这个可能发生的未来是迄今为止对人类最为有利的剧本。 现在,每个人的决定都在影响着我们能否共同创造出这样的光辉未来;或是转而创造出其他某种拖延更长时间、明显更悲剧的实相。 根据蓝鸟人拉提艾尔的说法,如果不断有民众能从一直以来腐化堕落和充满谎言的生活中醒来,我们仍然有机会到达最佳的时间现实。 

和拉提艾尔的一次会面 

在我发布这个情报更新不久之后,一个蓝色球体接走了我。 和往常一样,我正躺在床上,眼角的余光发现球体闪烁着蓝灰色光。 我迅速从床上坐起来,示意球体我已经准备好出发去预定地点了。我不知道球体这个时候会来,但我已收到信息,要求我为近来一连串的会议做好准备。 再次来到蓝色球体中我已轻车熟路。拉提艾尔站在那里用他惯常的方式向我问好,冈萨雷斯就站在不远处。我抓住机会,赶紧看了看我上方的星空,因为我注意到每次来这里的时候,星空的景色都不一样。我注意到了其他几个离我很近的蓝色球体,刚好能看清它们现在变得更透明了。再靠近些后,我能看到蓝色球体表面产生了水漾波纹,仿佛有人往池塘里扔了颗石头,这些水波脉动似乎是由强大的太阳风吹过时产生的。

 新近出现的有金属光泽的球体

 当视野逐渐适应了四周的星空,我注意到远处有不少带有金属光泽的球体在黑暗中悄然出现。我可以确定它们非常大,因为没有参照物,没办法给出具体大小,不过能数出来有九个这样的球体。我伸直手臂,目测球体大小和我的大拇指指甲差不多大,所以我估计它们和月球差不多大小。 关于“三十万人选” 拉提艾尔突然平移至我身边离我十英尺远的地方,与我交流关于“30万准备好扬升的人”的事。以前我也传达过这个信息。他说,我上次传达的信息已引起了很多信息接受者的焦虑,这些人呼请能够收到更为明确的信息。所以拉提艾尔希望我这次能将信息传达得更清楚一点。 当我表示想知道已准备好能量提升(扬升)的具体地球人数时,他们就给了我“三十万”这个数字。我又问了下我身边有多少人达到“为他人服务”(STO)的比例,以及我目前的进度如何。他们的回答让我有点震惊又窘迫不已。我非但没能进入三十万人的名册,连我的STO值也远低于我的预期。我想,这可能也是目前地球上的大部分人类必须面对的现实了。 拉提艾尔“告诉”我,上次我对这个问题表示感兴趣的时候,已准备好“扬升”的人数远不够三十万。然后他进一步说,这个数字会随着我们时间实相的演进不断变化。 看到数字如此之低,我当即表达了我的担忧和困惑。我问道,“那地球上数以百万计的儿童怎么办?”我心想,儿童世界既然天真无邪,那么必当适用“特殊问责年龄”的规则。拉提艾尔回答说,三十万人中已包括了一些儿童。 不过,还有很多孩子就算不在那三十万人内,也会在转变发生之际前往更高密度。有数以百万计的儿童和成年人是外星灵魂或“流浪者(wanderers)”,但他们并未名列这三十万人之中,我们现在就来解释其中的原因。 

以“一的法则”为根据

 “一的法则”系列是这些球体存有向我揭示的主要内容。他说这一法则对人类目前的处境最为应景和适用。蓝鸟人似乎曾与古希腊人联络过,并与被古希腊人称为“拉”的鸟头种族系出同源。他们在1981年至1983年再度以“拉”之名在“一的法则”系列中发声。威廉•亨利发现古希腊人将“拉”描述成一个蓝色的鸟头人型生物,正如在《揭露宇宙》第五季第三集“古代艺术中的蓝鸟人与球体”中讲到的那样: “在我开始与外星人联络之前,还没人知道这其中的联系。因此,当威廉•亨利向世人提供了这些信息后,每个人都对这一发现感到非常惊讶。” 最后当我开始自己研读《一的法则》后,才发现《一的法则》与和我交流的存有的言论听来非常神似——这进一步揭示了他们的身世与这一法则的渊源。这意味着,在实践层面研习“一的法则”可以教给我们关于球体存有所信奉的更多哲学理念和实践经验。

 三十万人选中不包括“流浪者”

 1981年《一的法则》“第12次集会”中说道,“流浪者”的数量约有6500万人,“第63次集会”再次提到了地球上的“流浪者”“超过了6000万”。 到目前为止,“流浪者”的总量已激增至差不多3亿左右。这意味着目前的总人口约为七十亿,而每23个地球人中就有一个是外星灵魂。如果你经常在关注我们发布的这些信息,并对此产生了深深的共鸣,那么,很有可能你就是那些“流浪者”之一。 《一的法则》中说,这些灵魂来自一个远比从第三到第四密度毕业所需的层面更高的地方。 出于同样的原因,在我们经历“一的法则”所提到的“量子跃迁”后,绝大多数“流浪者”将回到他们的“原生密度”去。 因此,这三十万人仅指地球上被选中的一部分人类,这部分人还从未在比第三密度更高的振动频率之上生活过。“流浪者”的工作重点是要启发这些第三密度的人,使他们更加觉醒、友爱和宽容。

 “有意识地不示爱”的危险性

 “流浪者”唯一面临的真正危险是,他们往往会在一世或好几世中都非常明显地“有意识地不示爱”,因此需要接连几次转世成人(incarnate),以“减轻业力”。 在有些特殊情况下,还可能会导致他们错过即将到来的毕业季,并不得不重复开启第三密度周期之旅。这一内容在《一的法则》中也提到过多次,比如“第16次集会”中第61问,在下文也有列出。 更普遍的情形是,业力的调整会显化为人格问题或健康问题。努力化解这些问题就可以让我们重返一个充满爱的世界。《一的法则》中的“第12次集会”中第27问至30问很好地解答了这一问题:

 12.27问:现在已经投生到地球上的“流浪者”人数是多少?拉:我是拉。这个数字是个估计值。因为这个星球现在迫切需要提升振动频率和协助收割(即扬升),一直都有大批“流浪者”涌入地球并在那里出生,目前这个人数已接近六千五百万人。

 12.28问:这些人都是来自第四密度吗?都是来自哪些密度?拉:我是拉。少数来自第四密度,更多的“流浪者”来自第六密度。这种想要去服务的欲望必须被扭转,直至心灵达到高度纯粹,你们可能谓之为愚勇或英勇,这要取决于你们的扭转综合判定(distortion complex judgment)。“流浪者”面临的挑战或危险在于他们会忘记自己的使命,被业力牵绊(karmically involved),虽然他们原本的转生目的正是协助避免这样的毁灭。

 12.29 问:这些人做什么事就会受到业力牵连?能举个例子吗?拉:我是拉。一个有意识地不去示爱的人就会在与他人的互动中陷入业力牵绊。

 12.30 问:我想问一下,在地球的现状下,这些“流浪者”是否会罹患身体上的疾病?拉:我是拉。由于第三密度与更高密度之间的振动扭曲有极大不同,这么说吧,“流浪者”通常有着某种形式的心理障碍、困难或严重的疏离感。这些困难中最常见的就是疏离感,藉由人格上的混乱,来对抗地球的振动频率,而体内的复杂疾病则反映了身体针对地球的振动做出调整时遇到的困难,比如你们所谓的过敏症。

 16.61 问:如果一名“流浪者”被诸如“猎户座集团”成功“策反”(请容我这么说),这个“流浪者”在收割(扬升)的时候会怎么样呢?拉:我是拉。如果一名“流浪者”通过行为向其他自我展现了负面倾向,正如我们之前所说的,这个“流浪者”会被地球的振动捕获,而当收割的时候,他有可能会和其他地球实体再次重走第三密度的大周期。

收割一词来自《圣经》(如《马太福音》)。《一的法则》常用它来表示我们经常宣扬的“扬升”。 《圣经》中曾描述过“邪恶之人”如何终将“从正义之人中割离开”,就像园丁拔除杂草一般,这就是“收割”一词的由来。 未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以及怎样发生仍是扑朔迷离,不过,在这次的最新信息里,其中一些问题已经得以澄清。

 业力的消除不一定需要很长时间

 “第34次集会”告诉我们,没有必要将业力看作一个庞大又可怕的东西。我们很快就能看到业力是可以被轻松消除的。 在“第65次集会”中,地球被比作一个杂货店,我们做出的各种抉择就像是放在货架上的各种容器。 “一的法则”用这一比喻来说明业力消除也可发生在地球层面,这似乎就是蓝鸟人所说的“最佳时间实相”:

 34.5 问:如果一个实体在一次转生中造了业,是否会因此启动间或发生的编程,也就是说他会遇到各种催化事件,使他能够学会宽恕,进而消除业力?拉:我是拉。一般而言,可以这么说。不过,自我和与这个自我相关联的其他自我在任何时候都可以通过理解、接纳和宽恕来改善这些模式。这一点适用于一个转生模式中的任何时间点。因此,如果一个曾经做过某件坏事的人可以原谅自己,不再犯同样的错误就能减缓或停止你们所谓的业力。

 65.12 问: 虽然在地球上,此时此刻有铺天盖地的事物困扰着你,给你带来探索与服务的机会,在这个杂货店里总还有一个容器装着和平、爱、光和快乐。它形成的漩涡可能会非常之小,但若置之不理,就会让你忽略存在于当下的无限可能性。你们的行星能在一次祥和强大的灵性启蒙后,朝向和谐时空极化吗?可以,我的朋友,这个可能性并不会很大,但会一直存在。

一场觉知的复兴 根据拉提艾尔的传讯,现在很多儿童都是“流浪者”,他们都负有使命协助地球的转变时刻。听到这一讯息后,我顿感轻松宽慰。 另外,拉提艾尔还说许多成年人也是“流浪者”,他们之前是地球以外的灵魂团体,为执行一些类似的任务从其他密度而来。 这些人前往地球为群体意识做出贡献,协助转变至更高的振动频率。现在,负面力量已经完全操控了人类,其程度之深令人难以置信,所以人类才总是抱着第三密度的现实不放。这些灵魂就是来教我们学会放下旧范式的。 我被告知,“流浪者”的特定使命是带来爱的振动,以及在大意识转变之际到场,协助引导我们进入新的现实。 Micca大使曾告诉我关于他的文化的事,如果那些话属实,那么一旦我们经历了这次转变,就会考虑进入一个推动人类进入新纪元的“觉知复兴”,而现在我们身处的时代只能叫做“黑暗时代”。

 社会记忆体的实现

 天龙人这样的负面团体只能操控像地球这样的行星。一旦我们达到了一个新的整体意识水平,也就是《一的法则》中所说的“社会记忆体(Social memory)”,这样的操控便不再奏效。 互联网已经很好地推动了人类社会朝向“不管是正解还是曲解,所有的意识均为社会全体所共享”这一未来发展,这也是我们亟需达成的目标。 等到这个可全体共享的“社会记忆体”建好以后,就谁也不能掩盖什么秘密了。谎言、欺诈、招摇撞骗都会无处藏身。我们从过往中学习经验教训,确保消极面不再反复出现,政府和社会的各个面向也都具有了完全的透明度。 “一的法则”系列将天龙人称为“猎户座集团”或“十字军”,天龙人也的确在猎户座有重要据点。

 11.16 问:这些十字军是做什么的?拉:我是拉。在天龙人实现“社会记忆体”之前,这些十字军乘坐双轮战车征服(其他)星球的身心灵社会复合体(social complex)。

 11.17 问:一个星球在什么阶段可实现“社会记忆体”?拉:我是拉。当社会全体成员的定位或诉求一致时,一个身心灵社会复合体就变成了一个社会记忆复合体。埋藏在心智之树根部的那些被个体遗失的群体记忆就会被社会复合体“重新拾起”,从而创造了社会记忆复合体。这种复合体的优点是,相对而言社会存在状态不会遭到曲解,且继续探寻的方向也不会被扭曲,因为不管是正解还是曲解,所有的意识为社会全体所共享。

曼德拉效应 蓝鸟人还向我展示了时间实相合并的可视画面,也就是很多人熟知的“曼德拉效应”——在实相的合并过程中,许多对我们来说真实发生过的历史事件却从我们现在这个实相中被“移除”了。 他们向我展示了一个画面,画面中有一堵水晶柱墙在旋转。随着这些水晶柱的旋转,随之产生的棱镜效应让我看到了一些转瞬即变的事件。此外我也看到,那些在新实相中的人完全忘记了旧实相里的事件。 大卫·威尔科克指出,这些内容在《以赛亚书(65:17)》中有清楚的记录。原文写道:“因为我创造了新的天地和一个新的地球,所以旧的不会被记住,也不会被想起。” 这段话同时也表明了:只要我们实现了“社会群体记忆”,我们的意识会发生空前的巨变。 (看了蓝鸟人展示的画面后)我想到:或许在这些实相的某次合并后,我们会突然惊觉自己已身处于一个已经将现在这个控制架构完全揭露和挫败了的世界。那时的人都不会记得地球现在的状况,也都完全遗忘了现在这个被严重蒙蔽的现实世界。 蓝鸟人肯定了我的这个想法。他还表示,这种现象已然是我们目前正在经历的转变中的重要组成部分了。《以赛亚书》中(对时间现实合并的印证)更进一步从《圣经》的角度证实了这类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拉提艾尔告诉我,人类的共创意识是曼德拉效应的主要起因。 

关于群体意识的教导

 拉提艾尔接着说,我们这些致力于把世界转变为“最佳时间实相”的人需要把更多的注意力集中在对大众的群体意识产生正向影响的事情上,而不是关注那些助长当前信念系统的事情或试图验证当前的信念系统。 蓝鸟人给我的个人建议是:少去关注非地球或秘密太空项目,将注意力放在教育公众上,让公众能够认识到群体共创意识的本质内容,这一意识人人均有责任做出贡献。 我告诉拉提艾尔,我并非意识领域的专家,也没什么资格教导意识或者灵性,拉提艾尔的回复还蛮符合他们过去所传达的精神的。 他强调,在不久的将来,拥有这些知识教育背景的特定人才会逐渐被带入我的生活圈。到那个时候,我会与他们密切联系。 接着我们深入探讨了我的生活圈中那些人的精神和情绪状态,以及我自身需要完成哪些改变。这样的学习过程总是让我心生敬意,变得更加谦卑。 这些信息与卡莉在最近几个月间告诉我的内容如出一辙。通常,当交接顺利完成,便意味着快要结束了。

 这些球形存有“将会对未来有所帮助”

 我对刚才看到的那些金属球体还有些好奇,于是匆匆结束了对话,想留足时间问问我看到的东西。 和往常一样,我还没问拉提艾尔就回答道:“联盟的其他成员正相继来到太阳系,并会在未来提供帮助。”在盖亚电视台最近一期节目的录制中,大卫和我讨论起这个话题。据他推测,这些球体可能是用来帮助一些团体转移到其他地方的工具。 《一的法则》“第十次集会第六问”中也提到了: 

10.6:当要开启另一个循环周期时,那些需要重复这一循环的人需要找到一个适合移居的行星。

在本书前面的章节中也详细记述了从火星和“已经爆炸的行星”马尔戴克(Maldek)上进化过来的人类是如何被“监护者”转移到地球上的。 具体的运输方法书中未曾提及,不过,这些巨型球体的体积和容积之大,足可以在需要的时候将上百万人转移到其他地方。 大卫在他的新书《扬升之谜》中分享了他的线人提供的关于[月球就是一种古老的运输装置]的证词,并提供了证据。 与蓝鸟人的会面结束后,蓝色球体再次把我带回卧室。我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发呆,花了好几个小时来理顺刚刚这些经历。 不管被蓝色球体带出去多少次,我都要花些时间回顾并理顺这些经历。 

 遭遇“被逐者”

 在与蓝鸟人会面后的几周内,我陆续接到了几次来自卡丽的通讯,大部分是通过我们之前提到过的“构造空间”来完成的。那是一个看上去一片全白的区域,我能看到的画面只有卡丽和我在交谈。 当听到我在长岛度假时的遭遇后,她与我交流时就显得有些不太自然,看我的眼神也有点变了。她以前警告过我,我可能会与一个叫做“被逐者”的团体接触。她告诉我,上千年以来,有个团体因为用违背惯例和无法忍受的方式过度插手人类事务,因而被每个地内文明驱逐。 这些被驱逐的原地内居民就成了“被逐者”,现在就居住在地表之上,我们之中。他们尽可能地融入我们,并尽力爬到人类文明的权力高位。同时生活在世界各地的飞地中。 7月的最后一周,在旅馆房间里,当我的家人在睡觉时,我遭遇了一个“被逐者”。当我向卡丽讲述这个遭遇时,她表现出了担忧和比往常更多的关切。

 净化仪式

 后来,在9月的第三个星期,我突然被传送到之前我第一次见卡丽的那个地内文明的圆形穹顶的寺庙群。 我再一次经历了令人难堪的净化仪式。仪式上,我需要在没有任何私人空间的情况下,当着众人的面褪掉所有衣服,穿上他们提供的白袍。 接着我被带进一个只有一张台座状石板床的房间。这张床看起来是由与墙面和地板相同的材质塑形而成。 卡丽告诉我的话令我感到惊讶:当我在长滩的旅馆房间中与那位女性“被逐者”成员“链接”时,我被她植入了“附着实体”。她表示要帮我清除这些附着物,并要求我在石板床上躺下。 接着她走到墙壁旁边,拉出一根巨大的阴茎状的圆柱形水晶。这让我想起第一次见面时她在制备“爱西丝万能药”( Elixir of Isis)的画面。她用手掌摩擦水晶,接着水晶发出类似于用手摩擦玻璃杯口边缘时发出的那种声音。她拿着水晶靠近我,靠得越近,水晶的声响也就越大。

 清除附着物

她开始在我身体上方从头到脚缓慢地舞动水晶,然后停留在我的腹股沟和胸腔的位置。水晶发出的声音音调越来越高。 突然间,我看到附着物穿过我的胸腔、头部和腹股沟窜了出来。和我上次清除“附着实体”一样,我看到数十个黑影大半从头部和肩膀直窜向上,离开了我的身体。 我以前经历过这种针对“附着实体”的清理,怎么又被“感染”了呢?我感到很惊讶,又有些困惑,为什么卡丽上次与我碰面时没有帮我清除它们? 为此我询问了她,她告诉我,这次碰面之前,附着物并没有固定在我的其中一个能量漩涡上。我请她再深入地讲一下。 她解释道,在这些清理程序之前,那些实体需要先固定在我的能量漩涡上。这样一来,当安莎尔(卡丽所在的宗族)的科技激活我的能量漩涡时,水晶的震动才能使实体脱离我的身体。 这样的处理关闭了那些出入口(portal),使那些实体没办法再攻击我。 第二道明亮的白色光柱将我送回到自己的床上。一想到“被逐者”居然为了获取安莎尔的情报故意感染我,我就又气又恼。

 (上部分完) 原文链接:http://spherebeingalliance.com/blog/are-we-navigating-to-our-optimal-temporal-reality.html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