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四|人体是生物计算机、现实是数字全息图

视频原文:

现在,我们来看“身体是生物计算机/电脑”这部分内容。这个部分我会说的快一些,因为前面我已经提到过了。这部分内容对于“真相拼图”很重要。身体计算机是我们(意识)体验这个虚拟现实的载具,如果你想去体验另一个星球,你会需要一个“外壳”,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我们需要一个外壳,并且它的振动在这个现实频率范围内。种族主义是基于我们的身体载具而产生的分裂,如此荒谬,如此可笑,简直是“无知”的证明,因为身体只是我们体验现实的载具。“种族主义”就是表明:人们被陷在五官感觉的世界里,根本不知道我们的本质都是意识,与种族无关。

我们认为我们是人类,“我们是人类”——其实“人类”像是“软件程序”,我们不是“人类”,我们只是在“体验着人类”,我们是“正在体验着人类的意识”。在《旧金山编年史》中的这篇文章记录道:“DNA是一个宇宙的软件编码,从细菌到人类,其DNA都是生命的基本指令”。DNA有四个编码ACGT,依我来看GAT

GAT

GAT,我喜欢这样的重复。我们的DNA也是一样,这些编码互相之间都以何种方式发生联系,便决定了“外壳”是人是老鼠,是细菌或是别的其它什么。这与《黑客帝国》电影中屏幕上显示的绿色代码有很大的关系。  

人体这个“生物计算机”能够自我思考和评估,可以接收所有的信息。现在我们将人脑与台式电脑对比一下,因为它们都与电脑有关,虽然人脑与电脑相比极其先进和高级,但它在本质上也是电脑,所以两者有可比性。当电脑无法运作时,不能开机,不能运行时,我们说电脑“死”了;你将电脑从高处摔到地板上,它会摔坏,废掉。如果一个人(生物电脑)从高处摔下来,也会摔坏,死掉,因为那就是“死”——死去的是(生物)电脑,我们的(意识)不会死。没有死亡这回事,我们是意识、无限的意识。将电脑切换进入“休眠模式”是为了让它休息,我们睡觉也是进入“休眠模式”。电脑有防杀病毒软件技术,可以查找出对电脑系统(我们称为电脑“健康”)有威胁的病。人体有高级的防毒杀毒系统,我们称其为“免疫系统”,它与电脑杀毒软件的机制完全一致。当你安装了杀毒系统,当出现了新病毒,便需要更新杀毒软件,因为杀毒系统无法解决未在系统编程内的病毒。电脑杀毒系统和人体免疫系统通过与病毒反应进而更新程序,这样,当病毒再次出现时,就能自行解决掉。

这张照片摄于巴黎,是研究者将探针接触人体穴位随后进行拍摄的。图上是探针沿着这些体内的能量(即“气”、“光子”)运动的经络线,看看这张图,就像是电脑“主板”,有趣的是当这些“气”在体内的流动太快或太慢时,身体会产生某种疾病,“针炙”就是使用针或其它技术来平衡能量的流动。当台式电脑上信息的传递速度低于正常速度时,你会说我的电脑运行得好慢,它运行慢,通常是因为中病毒了。大脑就相当于“中央处理器”,而电脑的处理器是块芯片,它是信息的主处理器。DNA是“硬盘”,DNA也不只是我们可见的实体,因为DNA也只是解码后的能量场的形式,这个能量场与我们人体的“辉光”相对应。

我们所谓的“文化”——我是非洲黑人,我是印度人等等,“文化”是人类不同的次级“软件”,文化是软件。这个人名叫威廉姆·谢里顿,正在纽约医院等待着心脏移植,他参加艺术类课程,想成为一名设计师,但他的画很差劲,这是他画的。心脏移植完后,他回去上艺术课程,突然开始画一些非常复杂的图。后来他设法见到了心脏捐助者的母亲,他问了一些显而易见的问题:你孩子对艺术有兴趣吗?这位母亲说她的孩子从18个月大开始就对绘画用具的喜爱超过玩偶,就疯狂的喜欢艺术。有大量这方面的研究和案例,其中有一些是经过数年的深入研究,研究结果难以置信的表明:心脏、肺等器官的接受者,移植后具有了器官捐助者的性格特点和/或技艺。因为“器官移植”实际上是从一台(生物)电脑“下载”信息到另一台(生物)电脑中,所以捐献者与被捐献者之间有了信息连接。南非伟大的祖鲁巫师/萨满科瑞多告诉我说,在非洲还处于人吃人的时期时,有一条黄金法则是,必须把被吃的人热到一定的温度后才能吃,否则,如果你吃掉他,你也就成为了他,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所受的引导令我们相信,我们的身份就是我们身体呈现出来的性别,即男人或女人。同样的,男人或女人并不是我们的真实身份,而是我们正在体验的,性别的真实本质,因为可以通过化学干扰将一个男人改变成女人,也就是通过化学干扰改变电脑的属性。几年前报纸上报道过一只奇怪的鸡,刚生下来时是母鸡,会下蛋,由于某种不知名的原因,剧烈的动荡变化后成为了公鸡,开始追逐鸡窝里的母鸡,打鸣,还长出了鸡冠。如果性别改变这种事真的会发生,我们的真实本质怎么会是我们的性别呢?性别只是意识的一种体验,意识没有性别,非男非女,因为意识是一切可能。这个信息来自于BBC网站,科学家通过控制苍蝇的大脑使雌性苍蝇出现雄性苍蝇的行为。研究人员对苍蝇进行了基因改造,通过将它们暴露在特定的光脉冲,关闭掉一组控制性行为的大脑细胞。研究小组还能使雌果蝇唱出了求偶歌曲,这样的行为通常只发生在雄性果蝇身上,这些都是控制了“生物电脑”。为什么当太阳升起时鸟儿们会齐声歌唱,就好像被人拿着指挥棒喊道“开始唱”?为什么那只奇怪的母鸡会开始打鸣呢?——这只是一个程序。

人类的情绪也是如此,是程序。我们误以为情绪就是我们自身,但是你可以通过药物和化学物质来改变人的情绪状态,你可以改变一个人的人格,通过吃某些化学添加物的食物和饮品,例如鸡尾酒等中的添加物质可以改变孩子们的人格。那么我们的本质怎么可能是这些情绪呢?既然化学物质可以改变我们的情绪来影响我们解码现实的方式,我们是信息的接收与传递器,我们都在从宇宙网络中获取信息,也在不断地添加东西。

一件非常有趣和合理的事实是:接收和传送信息的最好方式或途径,就是使用石英晶体来进行,结果人们发现,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液态石英晶体。我们的身体中有数万亿的细胞,每个细胞的细胞膜都是液态水晶。地球也是个巨大的水晶体,甚至每一粒沙石都是水晶石。地球也在宇宙网络中接收和传递着信息。

DNA是信息接收器和传输器,这是DNA的本质功能。关于DNA的一篇文章说:“从这些大分子具有的双螺旋结构特性来看,DNA是理想的电磁天线,一方面可以拉伸形成片状结构,这样便于很好地接收电子脉冲。另一方面,它具有环状结构,因此就是一个磁性天线”。我们通过自己的身体(电脑)一直在持续接收和传递着信息。

我们的能量光气场,通过脉轮与身体连接,通过顶轮与我们的物质身体相连。顶轮是一些腺体系统,其中包括脑垂体和松果体两个主要腺体,这两个腺体一起构成了我们称为的第三只眼,它能使我们通过第六感连接到另一个世界。所以梅尔说过:“如果能够打开第三只眼,我们就会知道我们无法真正死去”。这话一点没错,因为我们将脱离并进到“那边”。正是那些令第三眼关闭的所有一切措施,将我们封闭在这个五官感受的现实世界,阻止我们挣脱,进入到更宏大的自我。这就是控制者所希望的,他们将绝大多数人保持在五官感觉的世界,保持着错误的身份认同。

你会说:世界看起来如此的真实坚固啊!我也认同,但这不会是真的,尽管它看起来似乎是这样,但它不是!如果你用头去撞墙会怎么?——这和在火碳上行走是一样的,如果你相信会被烧伤,你就会受伤,同样,如果你相信会撞伤,砰,你的头撞伤了。但不是这样的,因为世界是由原子构成,而量子物理学家表明“原子是不坚实的”。所以空空的原子怎么能构成一个坚实的世界呢?——它不能!世界看起来是真实的,原因是——因为形而上学的宇宙的波形信息被以特定的方式解码成显示为坚实性,再强调一次,仅仅是我们解码现实的方式造成了这一坚实性的感觉。正如我们从光碟上读取信息,将内容成像在屏幕上,看起来就有了时间、空间、实体,但它们事实上并不存在,只是我们读取信息方式产生的结果,这正是我们现实世界中所发生的。

我们的世界看起来是有实体性的,看起来是三维性质的,原因是我们居住在一个全息世界中,我们可以看到全息图像。你可以在商店里买到全息图像,它们看上去是三维的,但实际上不是,只是它被制作的方式带来的幻觉。人们是怎样制造出全息图像的呢?用一束激光,一部分光束穿过他们想要拍摄的物体,另一部分激光直接进入照片底片,接着穿过物体的那束激光也再投射到了底片上,激光束这两部分发生碰撞便产生出了一个“波形图”,我们称其为“全息干涉图形”。如果把两块石子扔到泥塘里,它们分别产生的水波纹互遇,形成一个波形,这波形代表了两块石头投入水中产生了怎样的漩涡,石头掉下的高度,石头的大小等等。这个是波形图,看起来像是全息图,它代表了信息,就像是指纹,事实上就是一种“指纹信息”。这个图是什么呢?当你仅仅发射出一束激光,突然间面前出现了一副三维立体的、逼真的图像,我们就是这样创造出了我们的现实,全息现实。这个人居住在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但是在阿德莱德的一个舞台上投射出了他的全息图像。这是在CNN投射出的他的全息图像。因此我们在制造一个信息的全息版本,正如那些全息图像在我们头脑中所呈现出来的,全息图是在头脑中构建出来的。多么有趣,我讲这个已经多年了。

我无意间看到了一个非常非常主流的东西——在《新科学家》杂志2009期1月版的封面上写着“你是一个全息图,投射自宇宙的边缘”。你不必深入研究现在的学术界知识,因为非常糟糕的是很多学术界的论调会把你对现实的认知禁锢和限制在旧模式里,要理解现实,你必须要去接触我们身边包含着这类知识的内容。于是,你又有了一个问题:怎么可能一个事物既是波形同时又是粒子呢?这也正是量子物理学建立的理论基础,这是怎么回事呢?答案很简单。在你创造出全息图时,波形并没有消失,当投射出全息图时,它们同时存在着,即信息构架和解码出的全息形式同时存在着,也就是粒子和波形同时存在。就是如此简单!但人们总认为这个很难理解。

全息图最基本的特征是:全息图的每一个部分都是这个整体本身的一个缩影,因此,如果你将整个全息图像切割成四部分,并用激光照射这四部分,你得到的并不是整张图或四分之一部分,而是会得到四分之一大小的整张图。以下这些情况就是基于这个原理:根据全息原理,“反射论”能在手、足上找到与身体器官相对应的反应区或位点,这就是针灸的工作原理。“反射点”还能运用耳朵上的反射点,动动耳朵的这个部位就能影响到心脏,动动耳朵那个位点就能影响到肝脏。因为根据全息原理,必然会是这样,因为全息图的每一部分都是一个缩小版的整体。《全息血液》这本书的作者是位美国物理学家,他在血液中发现了全息图,他通过放大倍数极高的显微镜进行观察,随着观察倍数的不断放大、放大、再放大,达到最高放大倍数时,观察到血液变成了石英晶体。我们正是这样——一个石英晶体。

因为我们居住在一个全息的现实世界,每一样事物都是这个整体的一个缩版,这就是为何会有“上形下效”这一原则,这也是为何人类的能量场由地球能量场映照出来。因为我们是地球全息图的小小的一部分,而地球全息图是更高全息图的一小部分。在某一层次,这个现实世界是“数字化的”,他们正在创造出——(这与我之前讲过的密切相关)人们现在创造出了数字全息技术,这种技术与以前的全息技术稍微有所不同。其中一些数字全息图——比如这个,被用来促销产品之类的用途,人们甚至不敢走进/穿过那个全息图,因为它看起来是那么真实,这也正是:我们这个实相就是一个数字全息图。

“数字全息图”就是我们所体验着的这个现实世界——我称之为“外显的世界”,这也是为什么“数字命理学”会起作用。“命理学”能够预测事件,并使事件发生,因为它是在现实的数字化层面上运作。电脑依靠打开/关闭二进制电荷系统(以0和1代表)来工作,现在开始研究的三进制电脑,有了第三个数字。人类大脑如何在二进制、三进制开关等等电荷中运作?当然DNA的ACGNC编码都连接在这里,正如《黑客帝国》电影中演的,我们看到了超越物理世界的投影,这是一个数字世界——我们的世界正是这样!我想说主流科学家不接受这些内容中的任何一条,因为他们专注于自己受训的,个别内容上,专注于独立项目的研究,他们没有连接这些点,因此他们无法看到全图。

有一天我观看了一个关于主流科学的电视节目,这个节目至少问了一个小时,整整一个小时来问这个问题——最大的数字是什么?他们在那里不停的讨论、讨论、讨论,一会儿说是这个数字,一会儿否定了这个又提出是另一个数字。我告诉你什么是最大的数字,最大的数字是这个——“无限”。“最大的数字”并不存在,存在的只是无限可能性。数字是这个现实的数字层面,因为数字代表了振动状态,所以通过数字、数字命理学可以操控现实世界,因为这是在信息解码构架层面的操控。

标签: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