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二|头脑解码信息显化实相

视频原文:

科学、教育、媒体等等都以同一种造型或模式为基础,这是事实,你看到了当今的英国政坛了吗?自由党领袖是Clegg,保守党领袖是Cameron,另一个主要政党的领袖可能会是David

Miliband,但他们全都摆出同样的“造型”,他们三个,都有相同的背景,相同的世界观和政治观,与现代科学界、教育界、媒体领域持有的基本世界观完全相同,他们都有同样的形式,如果有谁想要跨出去探索其它新事物和新观念,他们都会阻挠着喊叫:停!停!停!他们荒唐的规定限制探索新的领域。有人说:如果你想要知道真相,科学家会告诉你的。哦,好吧,就像媒体告诉我们的那样,对吧?是的。好吧(事实不是这样的)!

控制系统最不想要我们知道的真相是:这个物质实相,即我们自以为正在体验着的这个物质界,其实只是幻象/虚幻,物质性根本就不存在,“外在”根本就不存在,我现在所看到的外在的一切,其实都在我的意识之内进行着,我接下来会解释它是怎么运转的。其实很简单,正如美国伟大的喜剧演员Bill

Hicks所说:“所有物质都只不过是能量被压缩为低振动,我们都是同一个意识,主观地经营着这个意识本身。死亡并不存在,人生只是一场梦,我们都是自己想像力的创造”。这就是控制系统之根本:操纵着我们对自己的想象。你可以骗大脑,让它见到根本不存在的事物,如这些图片,这是一些铺在地上的三维图画,但你却可以用它们骗大脑将它们看成是三维效果。这张画平铺在地上,画上是一个女人的脸呢,还是花朵和蝴蝶?很容易骗过大脑,让它以某种特定的方式来解码/解析实相。例如这幅画上是一个男人和一只手呢,还是一个墨西哥妇女和一只狗?这取决于你如何解码它。

控制系统的一切措施都是在操控我们解码实相的方式——这种操控一周7天,一天24小时无时不在,这样,我们对实相的解码方式就会符合这个控制系统的要求。爱因斯坦说:“现实是虚幻的,尽管它具有持续性”。它有连续性的原因是,因为我们住在一个虚拟现实(亦作“幻真”)的宇宙中,像一个极具扩张的、宏大的高级版的电脑游戏,类比两者之间,有很多相似之处。今天,很容易谈论实相这个主题,因为科技成果开始以镜像的方式为我们反映出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现实。科技创造开始越来越接近真实,不久,投射技术会产生一种电脑游戏,让你很难区分虚幻游戏与现实之间的区别,这种技术也应用于很多模拟训练和飞行训练中。有一些医院通过向病人展示真实的图片来帮助治疗,例如让烧伤病人看到非常非常冷的图片,大脑就会对图片解码,使皮肤温度明显降下来。我们看到的这些先进的虚拟现实技术到底是怎么回事?它们所做的就是“劫持五官感受的方式”,不管是通过眼睛或特殊眼镜去看,还是通过触觉或是其它感官方式,他们都是将数字信息传输给大脑,以欺骗大脑去相信那些实际上并不存在的东西,这也就是控制系统对我们所做的、以及如何做到的。

我们的身体我称之为“人体计算机”、“生物计算机”。我的意思是,我们的身体不仅能对数据做出反应,还能评估数据并在此基础上做出决定,这就是我们的免疫系统随时在做的事。它并不像是比如我在这边,你坐在那里,我说:右脚有问题,那么用左脚走吧。不需要这样(下指令)身体会自动去做,因为它会思考,它是一个生物计算机系统。我解释一下,这张图片是在告诉这个人奥巴马赢得诺贝尔和平奖那个瞬间拍下的图片,是我,要是我,也会这么反应的。

这个“虚拟现实”的基础是波形,能量振动,科学家会告诉你:波形能储存巨量信息,这就是这个实相的基本信息结构,即波形中储存着信息。我在今天的演讲中会把它称作“形而上学的宇宙”,当我谈论“形而上学的宇宙”时,我指的是这个宇宙显化成可见宇宙之前的波形水平。事实是:波形信息结构通过人体生物计算机进行解码后,产生/显化为(我们认为我们正在体验着的)这个世界,这些全都是在我们头脑里发生的,这很像是无线互联网的一面镜子——只不过这是个非常高级的“无线网络”。你可以通过一台电脑连接到无线互联网络,将屏幕上本不存在的整个网络世界呈现在屏幕上。这样,当我们将振动信息解码成电子信息并传送给大脑时,大脑又将电子信息解码,从而在意识显化为“我们认为我们正在体验的”这个世界,这就是“形而上学的宇宙通过人体计算机解码而显化为我们体验到的外在世界”原理。

五官——当然就是我提到的虚拟现实电脑游戏中通过“五官”登录,五官把振动信息转变成为电子信息再传递给大脑,大脑又将其解码成为“全息信息”(我稍后来解释这个名词)。所以在《黑客帝国》里有一个场景说的太对了,尼尔说:“这不是真的吗?”墨菲说:“什么是‘真实’?你怎样定义‘真实’?如果你所说的‘真实’指的是你所感受到、听到、闻到的,那么‘真实’只不过是你大脑对电子信号的诠释”。事实就是如此!想像一下:如果你能操纵大脑感知实相的方式,因为你知道实相如何运作的知识,但大众却不知道,因为你有组织有计划地故意将这个知识封固在大众接触的范围之外。

五官是一套解码系统,我们来看一下这个过程:声音——是一种振动通过耳朵传递给大脑,大脑“听”到声音,声音并不存在,除非我们对其进行解码,所以,声音只是一种振动,直到我们解码时声音才存在。所以,声音存在于头脑中。味觉也是如此,它是电子信息传导于大脑被解码的结果,这就是为什么你能够通过催眠让一个人吃到的是土豆,但感觉到苹果的味道。因为你用催眠术在那人头脑里植入一个信念,说那是一个苹果,所以土豆的电子信号进入大脑,但大脑却将它解析为苹果。甚至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我们试想一下,人们看待现实的方式可能受到操纵——在个人层面和集体层面都如此。大脑中不同的部位各司其职——负责嗅觉的部位在人体计算机系统中负责解码味觉,触觉部位也是这样的,机理完全相同。甚至大脑中掌管“运动”的部位也是这样,运动并不存在,除非我们对运动进行解码。有些人的大脑功能有障碍,他们不能解码“运动”,所以他们通常看不到运动,他们会看到远处的一辆车,接着突然一下子不见了,他们看不到中间的过程。他们看人们往杯子里倒茶时,都只看到分别的静态的画面。

一切都是幻相,只是一个电脑游戏,一个非常非常复杂尖端的电脑游戏。控制系统一直在使用催眠的方式进行控制,有各种形式的催眠。这些人大多数都不了解各种催眠术,但是他们一直在做的就是催眠,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影响我们对现实的认知,令我们相信什么是真实的。而如果大脑接受了这种信念系统,那么它就开始以这种信念来解读实相,因而就产生了这个“自我实现”的现实(即“相信什么就会创造什么”)。我们居住在一个非常非常高级的宇宙全息互联网,全球性互联网,如果你问人们:什么是internet网络?他们会说:就是那些图表、网址、文字、颜色、照片等等,是的,没错,但是这些东西以网络形式仅仅存在于电脑屏幕上,在屏幕之外的其它地方它就是各种电子线路。你说:告诉我什么是电视?人们会说:它是屏幕上一系列运动的图画。是的,没错,但是电视以那种形式存在的唯一地方是在屏幕上,在屏幕以外的地方,它的存在形式是天然线路,在大多数情况下是广播台发射的频率。

我们居住在一个(我称之为)“宇宙互联网”,我们周围的能量携带的信息由“不可见”之中被带出。就像这些人,他们坐在公共场所,没有网线、没有连接,但他们正在把“不可见”世界中的信息提取后呈现在电脑屏幕上。有人会这样问:如果按你所说,是你在自己头脑中创造了所有的现实事物,那为什么我们会看到一样的东西?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同样的车?我解释一下,当你在世界不同的地方登录互联网——南非、澳大利亚、伦敦、美国或中国某地,你会和全世界其它地方的任何人一样,登录到同一个“集体实相”,你可能选择登录这个网站,但如果你选择上这个网站时,在南非有个人也可能会上这个网站,那么你俩就会都在同一网站看到同样的内容,因为这就是“集体实相”。而我们自己决定:我们喜欢这个网站吗?我们认为它怎么样?我想登录这个网站还是那一个?个体化的体验就随之而来。这就像是你们向窗外望时,都看见同一辆车飞驰而过,但有些人喜欢这车,有些人不喜欢,但这是同一个集体实相。人体计算机从隐形世界中提取出这个实相,就像笔记本电脑所做的一样。所以你看电影《黑客帝国》里面说到:“矩阵无处不在,它就是我们周围的一切,它就在我们现在这个房间里,当你看向窗外,当你打开电视时,你都可以看到它;当你去上班、去教堂、去交税,你都可以感觉到它。它就是你眼前的这个世界,蒙蔽你双眼使你看不到真相的这个世界。什么是真相?你是一个奴隶,尼尔,和其他人一样,你一出生就被束缚住了,一出生就进入一个你根本看不到听不到也摸不到的监狱中,一个头脑的监狱。”我会在第二部分讲这个监狱的本质。

所以宇宙是什么呢?就是信息,而且是信息解码信息。就像你把光盘信息放进电脑,再由电脑中的信息对其进行解码,读取光盘上的信息,这也就是我们所做的,我们以这种方式“外显”了这个实相。我们人体的基本形式也是能量的、非物质的,但当它通过这个解码系统,就变成了这个世界——我们以为我们正在经历着的外在世界,它似乎在我们之外而不在头脑里。现在你突然明白了:我的天,我向外看到的这个世界,它原来是在我们之内的啊,是我们通过解码系统在头脑中创造了它。我想说的是——其实不是我说的,是科学家们说的——银河系中心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在每个星系中心都有一个巨大的黑洞。我要说的是:星系中央的黑洞通过振动向外发出了构成这个“虚拟现实宇宙”的基本信息或基本振动频率,它们与我们所说的太阳交互作用和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指的是我们太阳系中的太阳,当然在各个星系都有很多太阳。我想说的是,星系中心发出的基本振动频率在改变,引发了太阳产生不同的振动,这就是地面很多事件的根源(随后我会讲到这一点)。它引发太阳发出了某些特定类型的信息。

总的来说,太阳是光子的形式。光子是我们称之为“光”的基本单位,光是电磁辐射的另一种形式。光子携带着信息,由银河系中央黑洞发出的振动基本频率引发太阳发射出这些光子,创造了存在于我们实相之内的这个“宇宙无线网络”,我们又对其进行解码,形成实相。地球在解码它,是光子能量/光子/信息穿透并进入地球的能量网格。这个光子信息,也就是中国针炙学中所说的“气”,那个“气”其实就是光子能,它是信息,人体计算机将其解码成为集体实相。就像在网上,你可以看到信息、接收信息,但也可以发布信息,这样我们能够与这个“虚拟现实宇宙”进行互动,并微妙地改变它。我们正在制造这个世界。

现在一些科学家这些年来都在宣讲:若无心来定义,则这个物质世界并不存在。我同意。为什么呢?原因如下:因为当你把一个碟片放进电脑里时,电脑并不是在同一时间读取碟片上的所有信息,不管当时激光探头在哪个位置,它只读取它正在“观察”的那部分,其它所有东西仍然以信息的形式存在,而没有被以图片等形式转移到屏幕上。我们也是如此,当我们观察/解码时,我们就将其带入这个实相中,但如果我们不观察/解码它,它就只是基本振动的形而上学的宇宙,这是一切的基础。

并没有光线真正进入头脑,那么我们是怎样看到光的呢?没有光进入头脑,但我是怎样看见光的呢?因为大脑在解码信息成为光。所以我们看到电影《黑客帝国》中有这样对白:“汤匙并不存在,并不是汤匙在弯曲,而只是你自己”,非常正确。因为汤匙以物质形式存在的地方,只在我们头脑中,你看到它弯曲,是因为你以这种(弯曲)方式来解码实相。奇迹,其实只是超越了这个“什么可能、什么不可能”的程序控制,我们被编程去相信:我们走在火上会被烧伤,但是如果你相信“可以走过火而不被烧伤”这样来解码的话,你将不会被烧伤。正如很多人在表演中那样,如果你的意识进入另一种状态,并能无视(火),你就可以走过火碳而没有任何感觉。为什么?因为一个幻象(火碳)不能烧伤另一个幻象(指人),除非你相信它能。

奇迹并不存在,只是某些人懂得如何显化所有的可能性,而那种知晓源于我们承认、并理解一个事实:我们是意识,我们是无实体的、无形象的觉知,正在体验自身。正如一位中美洲萨满所说的:“我们是觉知,我们不是物体,我们没有坚实性。我们遗忘了这一切,因此,我们将自己深深地陷入一个‘恶性循环’之中,几乎终生无法脱离。”这里所说的“恶性循环”正是控制系统想要维持的,因为我们待在那里,他们就能控制我们,如果我们明白我们真正是谁,我们就绝不可能被一小撮控制狂所控制。身体是我们的觉知用以体验这个实相的方式,如果我想与这个实相互动——实相是处于某一频率频谱,我就必须有一个外壳,我们都有一具处于这个振动频率范围之中的外壳。因为我们的意识极快的振动着,就好像电台上的频道,想要转换到频道二上时,如果它们的波长不相同,换频道就不可能。所有我们有了这具外在的投射物——我们称之为“身体”,这样,我就能与这个实相互动。控制系统想要让我们相信:我们借以经验和表达这个实相的这个投射物,这具载体就是“我们”,因为这样一来,我们对自我的定义会由“我是一切所是、无所不是”变成“我是Chalie

Smith,我是如此渺小”,这就是控制的最终目标。我们会说:“我在上网”,其实不是“我们”在上网,而是人体计算机在上网。我们通过人体计算机在“观察”互联网,我们的身体和头脑是我们体验实相的载具,是它在上网。意识在观察“互联网”,通过头脑/身体载具来观察网络。控制系统使我们认为,我们是头脑与身体,而不是意识。

标签: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