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4 集︱考察船上的生活

翻译校对:尚林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科里在船上日常生活

●复制机

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节目!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今天我们要和一位重量级人物科里•古德对话。他作为知情人士来到这里,跟我们讲讲这个被称为“秘 密太空计划”的不同寻常的新世界。科里,这个太空计划的范围对于一些人来说可能很难接受。众所周知,我们在1969年去了月球。一些人会说据说我们去了月 球,但看来我们确实在月球上至少做了一些实际事情,但后来我们再也没去过。他们把旗子插到那里,他们完成了几个任务,并说:“我们做到了,我们看到我们需 要看到的了”。所以我想,如果真的谈到人类要在地球之外定居,大部分人甚至无法想象,他们会说:“那不大可能”。我们需要真正面对的范围是什么?当真相大 白时,我们要了解什么?。

科里•古德:这会令人难以应对,要了解有一个庞大的基础结构贯穿整个太阳系,包括在小行星带的采矿作业、在卫星和行星上采购原材料、生产技术的工业园区、以及在那些工业园区工作并支持这个贯穿太阳系的大型工业机器的人类殖民地。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无法在气体行星上建基地对吧?它会变得太热而且气压会太高?

科里•古德:是的,气压太高。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我们要寻找这些殖民地,我们要去哪里找?

科里•古德:“殖民地”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说的家庭和人们生活的地方。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那里会有各种不同类型的设施,有的设施是在他们已经开采过的小行星挖空的内部,有的设施遍布火星表面之下,还有的在各种气体巨型卫星下面,甚至我们自己的卫星里面。

大卫•威尔科克:你是否可以试着估计一下,在太阳系已经建了多少不同的设施,或者不同的地方吗?

科里•古德:在我们的太阳系小到火星上只配置十八到四十人的安全哨所,大到在太阳系的不同拉格朗日点上漂浮在周围的大型设施。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告诉我们什么是拉格朗日点(Lagrange point)吗?

科里•古德:它们是行星或天体之间的区域,在那里有不间断的引力,或者从周围拉向那里的相等引力,可以形成一个对地同步的静止点。 我的意思是,我真的没有一个确定的数,太阳系有数百个设施。

大卫•威尔科克:一些较大的设施,能容纳多少工作人员呢?

科里•古德:当我们谈到一些较大的殖民地时,它通常能容纳高达一百万人。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真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认为会有多少个能容纳一百万人那么大的地方?

科里•古德:我认为能容纳那么多人的大型设施不多,但能容纳几十万人的有很多。

大卫•威尔科克:距离太阳越远的地方就越冷,越难以生存吗?

科里•古德:那些地方高科技就该发挥作用了。

大卫•威尔科克:明白了。

科里•古德:我们可以在任何地方制造舒适的生活条件。甚至利用地球上的舒曼共振,地球阻止了一定的振动来确保植物和人类的健康。将舒曼共振频率通过管道输送到太空船以及设施和殖民地以帮助确保人们的健康,气压和引力也能被控制。

大卫•威尔科克:我刚要问引力,显然地球有一定质量和重力加速度,十米每秒的二次方与地球的质量成比例。因此NASA相信在月球上人会到处弹跳,那么月球重力变小,他们是怎样抵消这种影响的?

科里•古德:他们有重力护板,就像在飞船上的那样。地板上有咬合互锁的护板,护板上有电,这样创造了一个电磁引力场,创造了人造重力。

大卫•威尔科克:护板有多大?它们有变化吗?

科里•古德:是的。护板大小不一,根据走廊的尺寸而定。但这些板大约有这么厚,它们互锁在一起,就像孩子们的积木玩具那样,互锁或啮合在一起。

大卫•威尔科克:那你能给我们多讲讲主要分类会是什么?你说过一种类型是建造设施,是供人们居住的地方,它们是很实用的吗?就像很多房间,里面是好几个睡觉的铺位吗?或者是带有瀑布的漂亮大庭?他们有像大礼堂那样的大型常规会议地点吗?

科里•古德:当我在研究飞船上时,我们一般不能去参观其它地方。这些曾归ICC(星际公司集团)所有,它们是企业自有殖民地。如果他们找不到自己人来维修机 器的关键部件或解决技术上的问题,在我们飞船上有一位具有那些专业知识的专家。在某些特殊情况下我们被允许去到殖民地,但被严格规定在设施或殖民地的地 方,不许与任何人说话或互动。我们受武装警卫监控,没有给我们导游,也不提供饭,我们被直接护送到需要做维护的地方,工作结束后直接护送回我们的飞船离开

大卫•威尔科克:在你做这项工作期间,当你想回地球时,你能回来吗?

科里•古德:不能。在我20年协议期间,完全跟地球切断了。 切断了地球新闻和与地球有关的一切。我们没办法看任何新闻,任何电视,不知道地球上正发生的任何事。

大卫•威尔科克:允许你带上书或杂志阅读吗?

科里•古德:不允许,甚至连你家人照片之类的东西也不能带。你所有的就是在你报到时候给你的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你之前谈过智能玻璃平板。在这个研究飞船上时你接触过那些吗?

科里•古德:是的,在值班时接触过。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他们知道你做的事吗?比如那里有监控记录记录你们的行动吗?

科里•古德:当然有。在研究飞船上与我听说的在军事飞船上的情形相比要悠闲得多。他们总是称呼科学家“书呆子”,他们非常好。我把很多时间都花在看那些智能玻璃平板上了。对我来说有很多停工期。大家都接受冗余的培训,不只有一份工作。我被培训进行通信工作,还有其他一些东西。很多时候在完成一些其他工作之 后,我会待在其中一间实验室,我会花几个小时盯着玻璃平板。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稍微聊一聊娱乐。他们更倾向于出去闲逛互相交谈吗?还是他们更倾向于拿着玻璃平板独自瞎忙一气,只是为了阅读更有趣的东西?

科里•古德:当你值班时,你只能接触到玻璃平板。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值班时?

科里•古德:没错。当你停工时或者当你在厨房时,你会和其他人沟通,听听发生的小道消息。

大卫•威尔科克:你有没有几个亲密朋友?

科里•古德:我主要和几个书呆子或是说科学家关系近,因为我很多时间都和他们在一起。我被分配到一个卧铺区,那里通常分配十八到二十四个人。我有机会认识一些人,但人们经常被轮换。

大卫•威尔科克:有很多换班?你会和这些人谈论什么样的话题?这对我们大部分看节目的人来说,很难想象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会是什么样。这会变得普通平常吗?过一段时间会变得无聊吗?

科里•古德:是的,非常无聊。你会谈论工作,有时你会谈论地球上可能发生的事。在我们被分配来学一些东西时会猜测其他人正在学什么,只是一般的那种闲聊。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在这个研究飞船上时,你多久会去查看各种设施一次?你说你在那里待了六年。

科里•古德:是的,就像我说的那种机会很罕见。我们有三次去了真实的殖民地,我们去了工业园区几次,去做维修工作。

大卫•威尔科克:那更像一个工厂类的设施吗?

科里•古德:就像一个工厂一样。还有一次,我们去了位于小行星带的一个采矿作业现场。

大卫•威尔科克:那看上去是什么样?

科里•古德:那里真的只是三人作业,在一个小行星内部。他们主要在操作机器人和遥控设备。

大卫•威尔科克:只需要三个人操作吗?

科里•古德:三个人轮换操作。

大卫•威尔科克:那个实际建筑结构本身有多大?  那个地方建造的有多大?

科里•古德:这是一个极大的小行星。随着他们对它的开采,它变得越来越大。

大卫•威尔科克:它怎么会增大?我不明白。

科里•古德:内部空间。

大卫•威尔科克:哦,空洞的大小。

科里•古德:空洞内部空间的大小,随着开采变得越来越大。你能够看到从开始在这个巨大的小行星上开挖,他们获得越来越大的进展。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你只参观了三个殖民地以及几个其他工业设施,但你在那里待了六年,那听上去并不完整,不像你主要做的事。

科里•古德:不,那不是超级令人兴奋。我们很多是在研究,我们研究了很多…可能应该称作“外部极端微生物(exo-extremophiles)”我想基于我所见到的研究,现代生物和科学将会重新定义什么是生命。有原生质生命,有其他类型的充满活力的生命,基本上就像巨型变形虫,正在以木星的电磁场为食物来源。他们试图获取一些样本,但是它们太大了,他们获取了小的样本,但它们基本上会死掉或腐烂什么的。他们不能…

大卫•威尔科克:关于它们,太空计划研究是怎样确定它们是活的?

科里•古德:它们不仅是活的,它们表现出了有知觉的迹象。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真的。它们有自我意识。 它们保留了生命的特性。他们对它做了很多实验来测试它,我觉得那些方法不是很道德……

大卫•威尔科克:我认为对于生命体,典型的传统观点是它必须吃,必须排泄,它必须有运动,它必须有呼吸…

科里•古德:必须有神经…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要有细胞,要有生物材料。

科里•古德:是的,它是碳基生命。

大卫•威尔科克:那这个生命没有一个细胞结构,它不像靠细胞互联的原生质。

科里•古德:是的,但从它们繁殖的方式上看它们表现得就像单细胞生物。

大卫•威尔科克:它们居然繁殖?

科里•古德:是的,那是有丝分裂还是什么,它们会分裂。

大卫•威尔科克:是的。

科里•古德:而且在木星的一颗卫星下面,也有一些海洋生命,在冰层之下。

大卫•威尔科克:就像木卫二一样?

科里•古德:是的。有点像鲸鱼或海豚。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真的。所以那里在进行大量的科学研究。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太阳系里的生物会有多常见?在哪里能找到它?

科里•古德:几乎到处都是…如果你包括微观世界,几乎到处都有生物,你甚至可以发现冰干的生物正在太空自由漂浮,冻干的。

大卫•威尔科克:没错。如果我们不包括微生物,你真的会发现在这些卫星上有小生命吗?比如木星周围,或木星的卫星?我知道你刚才说到木卫二,那是一个由水构成的卫星,不过干燥的卫星上呢?在干燥卫星的表面内也有生活吗?

科里•古德:火星上有一些生命,有一些小个的动物生命,主要是穴居打洞的动物。还有植物,那种很像生长在沙漠里的植物,你会怎么称呼?非常坚强还是…有一种灌木,它是紫红相间,上面长着大刺。它是一种低矮灌木,而且它有尖尖的叶子,就像顶端上的刺,那是紫色和红色条纹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会怎么出去看那些灌木,得穿某种套服吗?

科里•古德:是的,轻质的套服,不是高压套服。

大卫•威尔科克:有玻璃头盔之类的东西吗?

科里•古德:是的,有一个人工呼吸装置。

大卫•威尔科克:我们先回来讨论一下飞船,在飞船上你和多少人同睡?

科里•古德:时多时少。总之最多有二十四个人会待在那个地方。那个地方通过有十八到二十四人,会有变化。

大卫•威尔科克:你们都被容纳在…你们不得不像军队里一样一起睡在一间房间里吗?

科里•古德:是的。我们有嵌入墙壁的铺位,我们会坐在铺位上。你会坐在你的铺位上,关上你的隔板,你有一点文件柜区域可以放自己的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会像在地球上那样使你们保持二十四小时周期吗?是同样的时间计量法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会以某种照明方式暗示你的身体你处在周期中吗?

科里•古德:他们努力保持昼夜周期运行,通过管道将舒曼共振输送进来,出于健康原因尽量保持与地球一样。

大卫•威尔科克:一些人会上夜班吗?

科里•古德:哦,有的。时常有人值班。

大卫•威尔科克:你们怎么获取水?显然地球上的水有一个循环系统,借助云和雨水形成。现在地球上的水很匮乏,比如加州的旱灾。你们在太空中怎么获取水?

科里•古德:太阳系中并不缺水。当你登上一艘那样的飞船…我们这么说吧,一切都被循环利用。

大卫•威尔科克:整个飞船都被设计成循环利用一切东西?

科里•古德:它是一个非常封闭的系统,独立自给的封闭系统。是的,一切都加以循环利用。

大卫•威尔科克:你最后会不会被迫变成素食主义者… 或者喜欢吃肉的人仍有机会吃到肉类,还是一种像什么的肉…?你们都吃什么?

科里•古德:它们的质量已经改变。但那里有复制器,生产一定范围的饭食,他们也有水培区域,他们在那里种一些新鲜食物。

大卫•威尔科克:你可以在复制器上按下“奶酪汉堡”按钮就能得到一个奶酪汉堡吗?

科里•古德:不,不太一样。你可以按一个按钮,然后得到比如一份炖肉或者此类的食物。

大卫•威尔科克:你最喜欢复制器做的什么东西?你可以给我们一个清单吗?

科里•古德:我常常会选炖肉和土豆泥。

大卫•威尔科克:它是一份很美味的炖肉吗?它吃起来就像真的炖肉吗?

科里•古德:吃起来很好吃,真的。

大卫•威尔科克:出来温度正好吗?还是你得加热一下?

科里•古德:不,出来的温度很高。

大卫•威尔科克:你能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正在加工的食物吗?还是黑的,然后…?

科里•古德:它其实看上去就像微波炉,它的大小。

大卫•威尔科克:好的。

科里•古德:把盘子放到专门放盘子的地方关上门,按照自己的需求按下按钮后,它会发出些噪声然后菜就出现了。你打开后拉出来,就会看到热腾腾的食物。

大卫•威尔科克:是什么样的噪声?

科里•古德:有点像微波炉的声音。当他们在复制什么东西时,他们会说在“打印”什么东西。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那个设备叫什么名字?你给它起名了吗?

科里•古德:打印机。

大卫•威尔科克:打印机?真的吗?

科里•古德:是的。

大卫•威尔科克:你怎么知道你会得到什么菜?上面有那种数字显示,你可以从菜单上下滚动来选择吗?

科里•古德:对,不是那种…如果你看过微波炉的话,你会看到上面有一些按钮,你可以按键…

大卫•威尔科克:上面有炖肉键吗?

科里•古德:对。

大卫•威尔科克:真的吗?

科里•古德:每一份餐都有一个按键。

大卫•威尔科克:那饮料呢?能点柠檬汁或者果汁吗?

科里•古德:能,但是你没办法在复制机那边点,有饮料机的。

大卫•威尔科克:种植蔬菜的话,用不上复制机吧?你不能直接打印沙拉吗?

科里•古德:有一些蔬菜譬如土豆等等就可以,但是很多绿色蔬菜是种植出来的。

大卫•威尔科克:所以如果你想点份沙拉,打印机旁边有沙拉机吗?有没有存放蔬菜的冰箱?

科里•古德:这种东西的话得去厨房,很多东西是在那边准备好的。有时设备会出现故障,你得使用蛋白粉,还会分配食物什么的。他们会在厨房为人们准备食物,都是液体食物。

大卫•威尔科克:你在这艘船上工作时都穿什么?

科里•古德:连身裤。

大卫•威尔科克:一体的吗?

科里•古德:对啊。

大卫•威尔科克:什么颜色的?

科里•古德:不同的工种有不同的颜色,有时是蓝的,有时是白的,看你做什么工作了。

大卫•威尔科克:白色代表什么工种?

科里•古德:白色不是特别分配给某种工作。当我在实验室与科学家一起工作时,我会穿白色。如果我在通讯部工作时,我不会穿实验室的白色,那是实验室穿的。

大卫•威尔科克:如果你从舰头慢慢走到舰尾的话,如果你要走一圈需要多久?

科里•古德:你没办法直行的,里面跟迷宫一样。如果在一层走一圈的话,可能要花半个小时到四十五分钟左右。

大卫•威尔科克:当你进去的时候,里面的舱壁是什么格调的?从里面看,舱壁的主色调是什么?

科里•古德:大部分就只是金属。据说造第一批飞船的人曾经是造潜艇的,所以里面的设计很多和潜艇很像。为了应付零重力的状况发生,墙上都安装了把手,这样你就可以扶墙走了。

大卫•威尔科克:里面的天花板大概多高?

科里•古德:大概八英尺吧。

大卫•威尔科克:有多层甲板吗? 你可以从一层到另一层?

科里•古德:是的,有多层甲板。

大卫•威尔科克:你还记得有几层甲板吗?

科里•古德:我大部分活动的区域是第四层甲板,但我相信至少有九层甲板。

大卫•威尔科克:他们有把甲板分类吗?譬如为每层甲板命名。

科里•古德:是的,每个区域都有自己的名称。最前面是层数,然后破折号,最后是区号,比如1-阶A,1-阶B

大卫•威尔科克:这些区域有色码吗?譬如墙壁有特定的样子,让你知道这是某个地方。

科里•古德:他们常用的是线,在地板上画有颜色的线引导你。基本上通过印在地上的数字你会知道往哪里走。

大卫•威尔科克:你说过星际同盟试图把这些技术交给人类,一旦我们大揭露之后。

科里•古德:没错,计划就是这样。一旦公布彻底完成之后,会有全面揭露,当我们经历了全面揭露信息的过程,并且通过所需要的考验和心理准备之后,所有的技术都会被带给全人类,这会彻底改变我们身为债奴的生活方式。我们每天工作八九个小时就为了付房租,看个几个小时电视就睡觉,并且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过着这种生活。我们会拥有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

大卫•威尔科克:谁决定让哪些人上太空?对于谁去太空有没有什么限制?

科里•古德:这方面我完全不了解。我知道应该会有那种《星际迷航》中的文明程度。我知道最终一定会有很多太阳系的旅行,会为人们提供很多新的工作类型。

大卫•威尔科克:你觉得当这个端口打开之后,有足够的飞船可以迅速接人们上去吗?

科里•古德:我相信是有的。我相信足够的飞船已经造出来了,那些飞船都是非军事用途的。

大卫•威尔科克:真是太神奇了。再次感谢你的到来,也多谢观赏。当你问到这么有针对性的细节,如果是假话的话,就很容易拆穿了他们会犹豫,也会出现一些肢体动作。我跟你聊这方面的话题已经很久,每一次我问过问题后,都会学到新的知识。我相信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是千真万确的,有大量的证据可以证明这一点,基于你所说的前因后果。我认为你能出面是一种英雄行为,我非常感激你为我们人类的贡献!

科里•古德:多谢!

大卫•威尔科克:谢谢!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