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 A+
所属分类:揭露宇宙
摘要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其他国防承包商,被称为进步的‘在技术和科学探索新领域’的先锋。
●可他们没有公开揭示,这原本可以对人类的未来产生最大程度的改变。
●希瑟.萨丁从小从父亲和朋友那儿听故事,很多人都是各种秘密太空计划基地的“航天工程师”。
●她听到我们共同创造意识的本质是什么,松果体的重要性,秘密项目和外星人的存在,进一步证实了科里和类似事项上其他举报者的信息。

86   掀开军工帷幕

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集主体翻译:亚亚

本集片源友情速递:极光 Zay、微微、飞龙

翻译:亚亚 

简编合成: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其他国防承包商,被称为进步的在技术和科学探索新领域的先锋。

可他们没有公开揭示,这原本可以对人类的未来产生最大程度的改变。

希瑟.萨丁从小从父亲和朋友那儿听故事,很多人都是各种秘密太空计划基地的航天工程师

听到我们共同创造意识的本质是什么,松果体的重要性,秘密项目和外星人的存在,进一步证实了科里和类似事项上其他举报者的信息。

 

大卫:好的欢迎来到《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们今天除邀请到科里外,还邀请了一位特别的内幕人士,一位勇敢前行的人,一直为我们带来大量有趣而确凿,的相关信息,她是希瑟·萨丁,希瑟欢迎来到这个节目。

希瑟:谢谢!

大卫:不客气,科里老兄,欢迎回来。

科里:谢谢。

大卫:好的希瑟,我们就开门见山,直接开始吧,因为观众还不太了解你,我就先介绍一下,你是在一次会议上主动找我,告诉我 你父亲曾为-洛克希德·马丁工作。

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萨丁:的确如此。

大卫:而且他说过,很多非常有趣的事情,和我们在这里谈论的话题,非常吻合。

萨丁:是的没错。

大卫:好的那是否,可以简单介绍一下,你自己,我知道你是一名大学教授,但你担任的是哪个专业的,教授。

萨丁:我在一家本地大学兼职教学,我教地理学、天文学和物理科目,我的专业背景是物理和地质学。

大卫:好的,那么希瑟,我想首先,解释一下你交给我的一些非常有趣的文件,第一份文件是,你父亲在德克萨斯州的驾照。

萨丁:是的。

大卫:我们看到他的名字是爱德华,很明显这是真实的,驾照有效期到2017127,那他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萨丁:20137月。

大卫:20137,我手上的下一个文件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总体退休,信托,这有一张给你母亲的支票,2103.75美元,上面显示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这是他的退休金养老金或别的什么。

萨丁:是这是我母亲,在我父亲去世后领到的,一半退休金。

大卫:好的我只是想,向你澄清,有很多的UFO研究人员在观看这个节目,他们真的要看这些文件,你已经向我们提供了你父亲曾经在,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工作的证据。

萨丁:是的。

大卫:你说你小时候你父亲一开始,是在空军工作的。

萨丁:是的他一开始在空军工作,然后他通过不同的承包商为NASA,工作,他是从洛克希德公司退休的,他是一名航空工程师高级航空工程师,工作了37,参与了NASA很多秘密项目,以及航天飞行任务可追溯到,太空实验室和阿波罗任务,他的职业生涯跨越了几十年。

大卫:那么科里,我记得你被带到,LOC的时候你戴着NASA的帽子,他们让你,脱掉那个可笑的罩头。

科里:是的。

大卫:NASA是否有所有这些内部信息,或者他们只是一个民用航天机构。

科里:NASA内部有些人可以近距离,看到所有信息,但大多数人都是靠汇报得知,或只知道秘密太空计划,知道创建了一个军事工业综合体,我上次听说有两个太空站,还有一些三角形的飞船为它们服务。

大卫:好的,希瑟我们再回到刚才的话题,你父亲第一次告诉你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是什么时候,他说了些什么。

萨丁:他向我妈妈和姐姐谈到,遇到UFO是在,1966,距离他们居住的约翰逊航天中心非常近,那里也是我长大的地方,在我出生之前几年,他们谈论过这个他说,他感觉到有几个不同的,外星人群体,在我大概12-13岁的时候,我开始问问题,问他们在说什么,我以为外星人是一个故事,妈妈看到的那个UFO是真的吗,或者是像军事武器那样的东西,而他说不那是真的,他还提到外星人的种类,还看见他们在飞船里面走动,他们非常接近正好在,墨西哥湾上空,那个海湾地区就是约翰逊,航天中心所在地,那次的遇见没有任何声音。

大卫:飞船的形状是什么样的。

萨丁:圆盘样的。

大卫:好的。

萨丁:看上去像有两个盘子,一个扣在另一个上面,外观就像压扁的圆盘,是金属的,她说周围一直都有蓝色闪耀的灯光,但不是我们正常情况下看到的晚上灯光,很特别的一种技术--

大卫:圆盘的距离近到她能看到,里面的人吗?

萨丁:是的,我姐姐当时6,她现在都还记得当时所看到的,他们能够看到有人,至少是三个,在飞船里面走来走去,他们个头不是很大,她说看上去他们像小孩的个头,我听见我爸爸告诉我姐姐说,那些是灰人,他们是机器人,他们被一种更聪明的物种编了程序,一种更高级的文明,他们非常频繁地出入我们的大气层,实际上他们一直都在。

大卫:哇。

萨丁:他还谈到了那个星球不同的,生活在我们中间的物种,他们实际上自古以来,就在这么做不仅仅是现在,而是从古代就开始了。

大卫:哦请稍停一会儿,科里谈到灰人就是机器人,这个和你听说的一致吗?

科里:是的,我们已经讨论过,有些不同类型的物种被归于,灰人类,他们是被编程的生命物种,是被军队用来绑架人的,还有一组灰人,他们或多或少是由人工智能(AI,在生理和技术上控制的,AI是一种古老的群体。

大卫:好的,她刚才描述的飞船,和你熟悉的东西一致吗?

科里:是的它是那个时候最经典的UFO,飞船。

大卫:好的。

萨丁:我姐姐描述说那个面积相当于,10101012的客厅,所以那个空间就是,飞船里可以有的空间。

大卫:好的,当时你还是个小孩,这对你来说可能无法理解,就好像看《接触》或《外星人》,这类电影一样,然后发现哦原来,这个不是科幻电影,我的意思是说你所描述的,对一个孩子或年轻人来说,信息量已经很大了。

萨丁:是的当时,我认为我妈妈和姐姐,所看到的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而我爸爸在谈到这个时若无其事,哦对,那些就是灰人--,我后来非常好奇,为什么他会如此淡定,他说到这个时完全不是开玩笑,我爸爸的性格非常严肃,缺少幽默感,是非常典型的搞技术的人,大多数航天工程师都是非常,严肃和思维严谨的人,随着我慢慢长大,我开始提出,有关不同外星人群体的问题,他一次又一次提起,和他的同事与朋友,那些他曾一起工作过的人,我听到他们的谈话,或者他有时也会和我妈妈谈起。

大卫:好的我们先暂停一下,我想了解一下你父亲的朋友,我们刚刚谈到有时这些朋友,会到你家里来。

萨丁:是的。

大卫:那么你是否能多讲一点这个,从你的角度看有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

萨丁:他们也是在洛克希德工作,的航天工程师,他们会经常过来,在我们家私下聊天,这些是工作以外的话题,但他们会互相分享,这些都是他们从政府那里了解到的,他们都有军事背景,他们想要谈论这些是因为,他们想把得知的信息片段拼凑在一起,他们会谈论宇宙的事物能量,这些东西如何被操纵,如何用这些来,从思想上改变这个星球的运转,改变这个大气状况,他们还会谈论不同的技术,那些政府正在运用的技术,是一种逆向工程技术,是建立在坠毁的UFO基础上发现,并进行的逆向工程,现在我无法证实他们是在用,逆向工程但我知道他们懂得这个,他们是从工作中了解这些的。

大卫:好的那么--

萨丁:这些人在做最秘密的工作。

大卫:刚才你说到了一些惊人的东西,我不想让人们一下子消化不了,所以我们返回去再谈一下,实际上就是先说说背景知识,科里你是怎么--,我是说我们,一直在谈洛克希德公司,好像人人都知道它一样,那么你对洛克希德了解什么,它对你所做的有什么作用。

科里:哦当然,洛克希德公司,是政府的一个承包商,他们做大量的研究和开发工作,所以他们研发的很多东西都,涉及到军事工业综合体的太空秘密计划。

大卫:,那么你知道具体是哪种技术,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在为,军事工业综合体制造呢。

科里:哦我不知道,他们设计和创造了多少技术,但我知道他们大部分都涉及到,桡场引擎的制造,以及他们的发电厂,一开始是,正常的运行核反应堆,后来他们发展到钍反应器,再后来他们发展到运用零点能量,技术,这种反应器可以在那些巨大的,电容器中发电,然后这些电容器,会提供他们的引擎或其它设备,所需的能量。

大卫:那么希瑟,我现在想谈谈,洛克希德公司的背景,科里你刚才说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参与了秘密太空计划。

科里:是的。

大卫:所以你提到从你父亲以及,其他两名内幕人士听说的,我猜是说我们的意识,可以改变这个星球的运转。

萨丁:绝对是的。

大卫:那么你能否具体,谈谈这个。

萨丁:当然可以。

大卫:因为这听起来是非常,令人震惊的,这太不寻常了。

萨丁:如果这个星球的每个人,都在同一个大陆上,离得越近,这种电磁波谱就会越有效,并且通过某些种类--

大卫:我不是太明白这个,距离越近--,你是指我们所有的人,都在一个星球上--

萨丁:不是在同一个大陆上。

大卫:在一个大陆,就会有某种电磁波谱。

萨丁:就会有这种电磁波谱的变化,实际上这个会改变地球的运转,通过人类的思维过程。

科里:就是指所有人的思想靠近在一起。

萨丁:,是的。

大卫:他们说这些是根据推测,还是根据研究,或者他们是怎么想到这个的。

萨丁:我会说这个是建立在他们,所了解的一些东西上,这些东西就是他们一直在做,或所知道的信息。

大卫:那么希瑟我想问你一下,我在写我第一本书时,做了大量的研究调查,我们在这本《源场调查》中,提供了相当多的信息,证明所谓的LOD或日照时间,是指地球的运转确实经历了,基于太阳活动的更改,所以可能太阳释放出一种能量,它会要么加快或减缓,地球的运转速度,这种改变,很微妙但是可以测量的,那么他们是否有证据来证明,为什么地球的运转会受到人类的影响,你说这和某种电磁波谱有关。

萨丁:是的,每个人体内都有控制着的,电磁场,在人的松果体内,也有其它类型的电磁能量,的干扰,这个包括所有的光谱,我们有非常短的能量波长,来自于一直都有的宇宙辐射中,我们也有很慢或较长的类似,波长的电波打个比方,就像调幅电波可以达到,三米的波长一样,我们的松果体实际上可以,产生短波的,辐射,这对我们或动物或任何,地球上的东西都是无害的,但如果我们离得越近,这种电磁波,就很有力量了,但这并不是说我们就要像,金枪鱼罐头一样挤在一起,但这个表示,思想和意识离得越近就会对整个地球,产生影响,而不是对邻近的星球。

大卫:那他们从科学的角度知道这一点吗?

萨丁:他们知道。

大卫:好的,那么科里,这好像对群体意识效应,提出了大量问题,对卡巴尔组织已意识到这个,并在运用这种技术,你是怎么认为的?

科里:我的意思是,我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们共同创造性意识的力量,他们想让我们都不知道这个,因为这个是他们真正,的力量,他们操纵我们和我们的集体意识,并控制真实时间和我们世界上发生的事情,而他们的魔力,实际上不是真正的魔力,就是操纵我们用共同创造性意识,让事情发生。

大卫:希瑟你从你父亲他们,的谈话中听到过这些吗?

萨丁:是的,我和父亲单独谈话时,我们会谈到类似这样,的话题,并且我们谈论过一次,我已经很多年注意到,有很多阻力不让我们,了解在我们的DNA,松果体器官里的一些能量,这个器官真的相当重要,它已经被医学科学进行了大量研究,但学生并不能学到这个,这是有原因的,我在刚开始阅读有关松果体,以及它所蕴含的能量时,我问了父亲很多问题,我父亲知道这个,这一点我毫不奇怪,他的确知道我在说什么,他说我很高兴你在读这个,因为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器官,而这个器官也是他们不让你了解更多的,一直都有政治经济环境,上的阻力在干扰你了解更多。

大卫:那么科里,你听说过松果体吗,当你在秘密太空计划工作时。

科里:当然,并且所有--

大卫:我以前从未听过它实际上,会产生低频辐射。

科里:它发出的任何东西都是,辐射,是从它发出的某种射线,当我看到那些智能玻璃块时,我们好像在谈论30年前的事情,所以那里有许多东西非常具体的细节,我不是松果体方面的专家,但他们的确谈到过来自某个距离,松果体的测量效果,就是从身体的某个点,发射出的不同辐射。

大卫:那么这个到底有什么作用,我是说如果我们发射出这种,射线那又怎么样,有什么区别吗?

萨丁:这器官真的非常重要,无论对于我们精神,还是我们居住的这个宇宙其它的空间,它不仅仅局限于地球,这是一种沟通仪器,也是一种意识仪器,没有这个器官,我们就会有相当多,永远也不会意识到的东西,它是意识的基础,它是一个沟通器,但这个松果体有很多东西,被有目的地控制了,以使某些功能减少,如果不是关闭全部,功能的话。

大卫:我在想你刚才所说的,我想说得更明白些,那些松果体接受的一些东西,你是指我们的军事工业综合体,或卡巴尔组织或类似这样的一些组织,有意制造一些东西来压制它的功能,是这样吗?

萨丁:哦是的,我有一个同事兼朋友,他过去在水务部门工作。

科里:氟化物。

萨丁:他告诉我他将多少氟化钠,加进了水系统里,他在那里工作年年如此,他在那里已经工作了,我想应该有,几十年了一直都是如此,他们一直加得,越来越多,他是在休斯敦地区住,但添加这个不仅仅是休斯敦地区,而是整个美国。

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大卫:我在这里补充一点,与这个有关的信息,以防有观众在这里不太明白,所说的内容,我的研究已经证实,松果体的内部,就是水,里面含有一些晶体,而氟化物,我们的血脑障壁,对松果体没有作用,任何血液流动,都可以进入到松果体里面,如果血液流动中含有氟化物,它们就会攻击这些晶体,而这些晶体对松果体的功能是至关重要的,并且最终松果体内就会看上去,像这个X射线上的骨块一样,这实际上是钙化松果体,那么你父亲是否谈到过钙化松果体。

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萨丁:他谈到过我们政府出于,很好的理由来压制松果体,如果真的想控制,我们这种人口的物种,这是第一步要做的,这是要攻击的首个器官,这不是最近几年才这样的,松果体被压制的做法,已经有好几百年了。

大卫:科里是否,有些策略能够用于,反击这种松果体钙化呢。

 

科里:哦是有的,很多人已经改变了他们的饮食习惯,他们的饮用水,做大量的冥想也有帮助,但主要的是,要保护我们的太阳穴,要对进入到那里面的东西提高警惕。

大卫:那么蒸馏水偶尔会对防止钙化,有帮助吗?

科里:是的我听到的也是这个

大卫:好的,那么希瑟,你也提到你的父亲,和他的朋友说我们可以改变大气层,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萨丁:我们大气层中的每个分子,每种化合物以及气体的状态,不管是固体还是液体,都没关系,但甚至是气体都可以连接到,我们产生的电磁场中,因为外壳中的所有电子都是,被这些场力所操纵的,而这些场力就是穿过,太空和大气来传播的电波,因此所产生的人类意识或人类电磁场,就能够改变大气的状态,我们实际上可以通过我们的思维,从环境上净化我们的星球,因为思维控制着我们所做的一切,以及我们如何认知。

第86集|掀开军工帷幕

大卫:你听说过这种说法吗科里。

科里:我没有听过这样的表达,但她所提的亚原子发生的说法,我的确有读过。

大卫:所以说我们的思想可以产生风暴吗,这是否是会发生的一件事,我们会制造极端气候吗?

萨丁:我要说是的,这是会发生的一件事,但需要很多力量才能做到,我不可能只让一个人做到这一点。

大卫:他们为什么如此害怕这个,危险在哪里。

萨丁:卡巴尔组织和我们政府,所做的主要是,试图压住我们的意识,我们对我们能做的事情知道越少,我们就越少去做,首先就是要意识到,第二步才是利用我们,能够利用的功能,我们政府长期以来已经,除了压制松果体以外,就是压制我们的DNA,仅根据地质灾害,我们的人口,DNA就已经改变了,我爸爸告诉我,有些灾害就是,外星人集团控制的,他们操纵地球上的地质灾害,是通过地球的内核。

大卫:通过内核。

萨丁:是的,就是在--

大卫:你可以说得具体一些吗?

萨丁:地球的内核会产生,地球磁场,这个磁场是保护屏,目前它已经损耗,很多年了,它正在经历从,很强壮到很虚弱的过程,有些与地球视差有关,这个每26,000年就发生一次,我们距离另一个全面视差还有,大约40005000年的时间,而这个与地球的摆动有关,如果摆动发生,我们今天的北极星,就会是一颗完全不同的星星。

大卫:对。

萨丁:所以当这一切发生时,就会有一个时间窗口机会来操纵,这个星球,那是在地壳板块发生移动时,那时地质灾害就会发生,人类的DNA也会改变。

大卫:那么科里,这个和你听说的任何东西,相吻合吗,磁场是否是一个保护屏,当它变弱时,它会让这种改变DNA的能量,进入到我们地球。

科里:是的,除了她所说的,我还听说我们场的强度,不仅与我们的内核有关,也和我们与我猜,太阳的核心互动有关。

萨丁:的确如此。

大卫:你的父亲和他朋友坐在一起,这些内容是否不应该让你听到。

萨丁:他没想到我在听。

大卫:哦。

萨丁:我听到一些他们的谈话片段,随着我慢慢长大,他和我开始谈论这些,当他注意到我是真的对这些感兴趣,而且能够理解他所说的以后,他就告诉我更多,但也有些事情他没有告诉我,因为那些是顶级机密,他必须遵守在那里工作的规定。

大卫:,你什么时候开始了解更多的信息,关于这些外星人群体以及他们的,的种类。

萨丁:我爸爸曾经提到过有好几种,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政府,现在已经知道了这些群体很多年了,所以我问他是哪些种类的群体时,他说到昴宿星人,当然是来自昴宿星系的物种,他们是高挑美丽的生物,他们的肩膀很宽,他们非常聪明,他们拥有非常古老的文明,的最古老的文明,他们很和善,他们到这里只为做善事,他也谈到了诺迪克人,诺迪克人的距离比昴宿星系还远,他说他们没有体毛,他们都很高,他们也是好的群体,他们所做的和昴宿星人一样,帮助提高意识,不仅仅是帮我们的星球,也不仅仅是我们的太阳系,我爸爸还谈到爬虫人,他们非常有智慧,他们也拥有古老的文明,但他们的动机不良。

大卫:对。

萨丁:他们非常邪恶,我爸爸谈到了两种不同的灰人,他们都是被更古老的文明所控制,一种长得高,典型的模样是,鹅蛋脸小鼻子大眼睛,实际上在有些灰人,被昴宿星人控制之前,我爸爸的确和我提起过,小的灰人大概有三到四英尺高,他们的样子就像我妈妈和姐姐,看到的那样,看上去像机器人,编好了程序大部分时间被爬虫人,所控制。

大卫:,好的。

萨丁:虽然其他外星人也能控制,这些机器人,因为他们的技术太老了。

大卫:,好的我们有了这些多信息科里,我们现在有了好多基本信息,首先她提到的是昴宿星人,你说他们很高吗希瑟。

萨丁:是的。

大卫:你能否说得更具体一些,你父亲有说--

萨丁:七八英尺高。

大卫:好的,你听说过类似这样的信息吗?

科里:我听说过这样的生物,但我前面说过,在这个计划中,他们发现了与我们互动的生物,都告诉我们说他们来自,这个或那个星系,但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事实,他们这么做是出于操作的安全,所以我们不确切知道他们住在哪里,除非我们开发技术但这是一个问题,但有一些人是和,诺迪克人一起,他们大概有八英尺,,他们许多人有金色的头发,那种草莓微红的金发,他们都有蓝色的眼睛,他们非常高大,有些男人会留胡子。

大卫:她刚才也提到了诺迪克人,你说他们没有体毛。

萨丁:我爸爸是这么说的。

大卫:好的。

科里:,是有一些群体完全没有,体毛而且秃顶,他们高大苍白,但我以前从未听说他们,被称为诺迪克人。

萨丁:好的。

大卫:希瑟我们来说说爬虫人,因为这种人我们在这个节目中,谈得比较深入,所以我想知道--,你和你父亲是什么时候,第一次谈到这个,我的意思是,电视节目《V》是80年代早期的,很明显一种入侵的外星人,试图看上去很和善,但在他们的人脸,下面是爬虫类的脸。

萨丁:是的,我们第一次谈论爬虫人,是我19岁的时候,我那个时候上了大学,我在休斯敦太空中心兼职工作,是在那个时候我爸爸真正敞开,和我谈论更多,我想是他觉得我已经到了,足够成熟的年龄,来理解这些所以,他的确和我谈了好几次,他说你不能和你的朋友谈论这些,也不能分享这些信息,尤其是,现在,你自己要保守秘密,所以我一直就藏在心里。

科里:听起来很像我告诉我女儿的一样。

大卫:是啊,他是怎么谈起这个的呢,第一次是--,怎么开始的。

萨丁:我听到他和我妈妈,在谈话,我就是听到了他说爬虫人,我问那是什么意思,我通常问问题都是根据,我听到他所说的。

大卫:好的,他有什么反应。

萨丁:哦有次他只是说他们很坏,他们真的非常坏,你不会想看到他们,我不知道他是否看到过,我也不知道他是否有透露过。

大卫:他是怎样描述这些,爬虫人的。

萨丁:,他们有鳞片,非常像爬虫类,他们长得和我们很像,但他们全身都是鳞片,他们的眼睛不同,他们头的形状也不一样,他们的头比我们的要大一些,他还说到他们头顶上的什么东西,有一些硬的物质很像头盔。

科里:像突出的驼峰。

萨丁:是的。

科里:是啊。

萨丁:,我爸爸说他们控制了一些灰人,在没有我们允许的情况下,在我们星球绑架生物,有些人被绑架了,不仅仅是动物。

大卫:你父亲有具体谈到他们的颜色,或他们的长相吗?

萨丁:我不清楚我们谈到过颜色,但他说就想想蛇,蛇的皮肤和外表是什么样的,那些人看起来就是什么样的。

大卫:你父亲第一次向你描述这个,让你理解并想象他们的样子时,你是否感到困惑。

萨丁:是的,我想我当时笑了好多次,听起来太不可思议了,尤其当时是1992年。

大卫:对。

萨丁:那是我第一次听说,然后互联网逐渐流行,大概是1996、1997,但这些信息并不是很多。

大卫:的确是这样。

萨丁:但随着时间推移,我利用图书馆和互联网,做了一些研究,只是想看看有哪些信息,并证实我爸爸以前,告诉我的一些信息,那个时候的信息也不多。

大卫:你说他们的眼睛看起来不同,但你没有具体说明,你父亲有说过他们的眼睛怎么不同吗?

萨丁:我想他说的是,他们的眼睛看上去是黄色,或红色,不是我们眼睛的颜色。

大卫:这和科里以前说的完全一样,他有说过垂直长缝的瞳孔吗?

萨丁:嗯他说,他们是爬行动物的眼睛。

大卫:,好的,这方面非常一致,我们来谈谈这些物种的概况,你父亲跟你说过一些他们,从哪里来或他们有多大年纪,或其它类似的信息。

萨丁:他说爬虫人是一种,很古老的文明,但他们已经有了很多问题,我爸爸没有再深入谈细节,除了说他们四处游走外,而且他们有相当多,的邪恶动机,不仅仅是对地球也对其它物种。

大卫:这些外星人是否都手牵手,一起唱着,来吧来吧,或者他们之间是否有某种战争。

萨丁:的确有场战争,自时间开始以来就有银河战争了。

大卫:那么科里这些和你听到的,有相关的吗?

科里:听起来很多与我们,讨论过的很像。

大卫:对。是的,的确如此。关于爬虫人四处走动的说法,已经很多了,但她没有找到更多的信息,对于他们为什么四处走动,你有什么,见解吗?

科里:他们是瞬时征服动物,他们从一个地区,到另一个地区游走,寻找星系中的集群,能够让他们对其发挥影响。

大卫:他们也被不断地,被消灭或打败。

科里:是的,他们那里有很多人,这些人都被编进了程序,相信爬虫人是万能的,他们不会被打败或杀死,或类似这样的想法,甚至在地球上他们已经,被打败过很多次了,他们被赶出地球很多次,但又再回来。

大卫:那么希瑟,你提到,爬虫人诺迪克人昴宿星人的历史,你是否知道灰人有多少年了,或他们什么时候作为,群体创造出来。

萨丁:灰人的创造就如同,人类创建的安卓操作系统,他是机器人,他们被编入了程序,尽管他们有计算机一样的头脑,有一些生物方面的特征,他们能够控制所在的飞船,但有些时候他们并不擅长这个。

大卫:真的吗?

萨丁:是的,有些时候他们进入不了地球,大气层的准确位置,这也是为什么会有坠毁发生,就像人工设定程序的计算机一样,它们会坠毁,也会产生病毒,还有一些我们忽略的问题,和灰人一样的问题。

大卫:希瑟,在我们结束这期节目之前,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你所说的有些东西可能会让观看,这个节目的有些观众感到害怕,你父亲是否有说过,这些负面群体,的弱点,他们就是无敌和万能的吗,或者存在某些弱点。

萨丁:我爸爸说过这个,他们很多人一起工作,因为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大卫:真的吗?

萨丁:爬虫人要花很多精力,才能将事情做好,他们是在很低水平的意识下工作,非常低的,强烈辐射下。

科里:就好像懒汉,四处游手好闲。

萨丁:很低的震动。

科里:对。

萨丁:所以他们要很多人一起,才能完成,他们想做的事情。

大卫:这个弱点会怎么样。

萨丁:只要将他们减少到少数

大卫:[笑声]

科里:是的,找到一个方法将他们分开

大卫:分开他们

科里:分开来征服

大卫:他们一旦分开,就没有那么,大的力量了。我们今天的节目时间到了,我是大卫·威尔科克,这是希瑟·萨丁和科里。这里是《揭露宇宙》,谢谢你们的收看。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