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 A+
所属分类:揭露宇宙

The Earth Alliance Strikes Back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联合翻译&字幕合成:希克、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内容提要:

●南极派系之战出现了神秘人字形飞船,科里分析来自俄罗斯的秘密太空项目

●科里在参加沙漠会议期间遭遇蓝色UFO目击事件

●在与科里心灵交融之后,kaaree告诉他会陪伴他一生

●在与Tear-Eir的最新会面中,科里奇遇本星系星球大使Mica


大卫: 好了。欢迎大家再次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我将与科里·古德一起,深入探讨大家一致反馈最喜欢的几期节目,让大家及时了解发生在科里身上的最新、最棒和最古怪的事情。那么,科里,欢迎你再次出演本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 事实上,你和我最近惹了不少麻烦,因为我们之前已经掌握了有关南极洲上空发生的一场战争的信息。但我们并没有予以披露。你能否先告诉我们这场战争的性质是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没有报告这场战争给你带来了哪些后果?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科里:好吧,这与南极洲冰架下方的战争和发现有关。我得到的报告是,有人在一段时间内看到南极洲上空出现奇怪的球体,球体直径约为 90 英尺,周围设有小观察孔。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我获得了几份相关报告,但这一情况直到我与SSP 联盟成员谈话后才得到证实。这些球体似乎只是在执行侦察。他们不过是在观察下方南极洲的情况。导致战争的原因是,黑暗舰队的六艘泪滴形庞大巡洋舰离开南极洲海岸附近的水面并飞向了外层轨道,就好像他们要离开地球一样。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大卫: 那么这一次,地球周围是否存在屏障呢?他们在理论上有可能离开吗?

科里:是的。

大卫: 但太阳系周围的外层屏障仍然存在。

科里:没错。

大卫: 因此,出于某种原因,他们可能觉得他们不适合再待在南极洲。

科里:是的。他们试图离开并前往他们在太阳系建立的其他基地之一。

大卫: 我记得这些信息与Pete Peterson有许多非常吸引人的关联之处,其中一个就是,我向他提到了这些周围带观察孔的球体,而他实际上曾在职业生涯的某个时期于机库内看到过一个 这样的球体飞船,他说那些观察孔都是透明玻璃,透过观察孔可以看到飞船的内部。当我们就此进行讨论时,他相当自信地表示,这些球体飞船可能就Peter David Beter在报告中声称俄罗斯人拥有的宇宙仪。

科里:我所得到的报告正是如此,报告称那些球体飞船最有可能属于俄罗斯。

大卫: 哦,好吧。

科里:没错。

大卫: 这是让我非常着迷的一件事,因为我们在球体是什么这个问题上获得了两个独立的关联点。那么这种情况显然属于我们所说的,地球联盟在采取行动对抗那些天龙星人。

科里:嗯,情况还有后续发展。在两艘先导飞船就要进入上层大气时,几十艘据称为人字形而且大小与正常喷气式战斗机差不多的飞船突然开始攻击这些舰船。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交战过程中发生了闪光和爆炸。然后,那些试图逃走的巡洋舰又回到了下方的水中,回到了它们出水的地方。

大卫: 那么我们目前掌握的信息是 —可能属于俄罗斯的球体飞船出现在那里。天龙星人的泪滴形飞船试图从南极洲离开地球。然后,令人意想不到的全新人字形飞船抵达。

科里:是的。但泪滴形巡洋舰属于黑暗舰队。

大卫: 哦,他们属于黑暗舰队,不是天龙星人。

科里:是的。

大卫: 好吧。我记得你告诉我,那些飞船尽管基本上呈三角形,却被称为人字形飞船,而它们的抵达完全出乎意料。那么是什么让人们感到如此惊讶?

科里:他们拥有非常强大的武器装备,而且没有人知道他们是谁。事实上,这些是秘密地球联盟获得的飞船。他们用这些飞船来阻止阴谋集团离开地球表面。

大卫: 这实质上改变了游戏规则,对吗?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科里:没错。

大卫: 这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游戏规则。造成游戏规则改变的原因是什么?

科里:如今,地球上的部分联盟集团拥有先进的技术。他们现在基本上都有自己的秘密太空计划。这些资产就像你从ICC获得的那些资产一样。都是非常先进、完全创新的技术。而这些飞船是由国防承包商建造的。

大卫: 但ICC的那些国防承包商不一定与地球上建造这些飞船的国防承包商合作。

科里:是的。没有人知道他们如何获得这些飞船。但攻击那些舰艇的飞船有几十艘之多。

大卫: 那些船被击落带来了怎样的影响?这显然是战争中的某种转折点。

科里:这不但给阴谋集团带来了冲击。还震撼了整个SSP联盟。他们并不习惯尚未充分了解的事物突然闯入他们的视线范围内。

大卫: 是的。你认为在更广泛的范围内进行的社会政治斗争是什么?黑暗舰队如今为什么会试图离开地球?

科里:众多辛迪加集团南下巴西和阿根廷以进入地下基地,然后再通过注满水的裂隙在地下通行。一路前往南极洲。他们想要逃离某样东西。他们预料到会发生某种事件,因而试图逃走。黑暗舰队也是这样。他们显然判定,离开地球并前往太阳系最远处是更好的选择。

大卫: 你是否认为将发生可能导致某种形式的数据转储的变化,或者你是否认为所有这一切地缘政治斗争将发生某种史诗般的巨大转变?

科里:这种传闻或威胁论调沸沸扬扬已有些时日。但阴谋集团已经采取措施,以尽量减少任何海量数据转储所带来的影响。

大卫: 这是个很奇怪的情况,由于没能将这场战争的情报公之于众你和我都遇到了大麻烦。但大多数人会说,那有什么大不了的?

科里:真正重要的并不是我们提供的有关战争的情报。而是我就自己的冰下之旅报告的所有信息,比如基地的地址和那里的情况。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因为联盟那时显然在战区拥有运营资产。那是他们采取进一步行动的完美时机。

大卫: 所以你是说,因为我们泄露情报的速度不够快,所以联盟无法采取行动,因为他们不知道你看到的那些东西都在哪儿?

科里:是的。没错。

大卫: 未能披露相关情报导致联盟对你我二人有何看法?

科里:此后不久,他们就将牧马人派来,按照你的说法,这是要力争使表现不佳的资产有所表现。

大卫: 所以观众们曾经谈到的其中一件事是,这个网络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我们的信息发布。你能花点时间来谈谈真实的情况是否如此吗?

科里:不,盖亚尚不清楚这些信息的细节,因为我们此前并未在信息发布或更新中对其进行报道。要等到我们发布或更新信息的数天或数周后,盖亚才会让我们录制一期相关的节目。

大卫: 我也和你一样内疚,因为我之前将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到了完成新作当中。所有其他事情都被我放到了一边。有时我会工作到凌晨五六点。我和你一样根本没有任何时间来撰写相关的信息更新。因此,这些信息还没有以文字的形式公布于众。而录音的记录方式也没能成功。

科里:没错。是的。

大卫: 就在牧马人被拒绝后不久,“接触在沙漠”活动召开。这是除意识生命博览会以外,你第一次在公开身份的情况下亲自出席会议。

科里:是的。

大卫: 这才是你第二次出现在现场观众面前。

科里:没错。是的。

大卫: 你能否为我们简要介绍一下参加“接触在沙漠”活动后你身上发生的一些奇怪的事情?

科里:有一天晚上,是傍晚,我正坐在书桌前,透过天窗,我看到外面有盏蓝色的灯。我看着那盏蓝灯,心里想着那或许是颗星星,只不过玻璃的折射曲率使其看起来像是 蓝色。我站起来继续看着那盏灯。然后,我决定到外面去看一看。我走到外面,看到那盏蓝灯。然后我回到屋内,拿起手机,重新走到外面。这时那盏灯不断移动着 闪烁着划过了天空。

大卫: 之前它没有闪烁吗?

科里:没有。之前为蓝色常亮。

大卫: 真的吗?好吧。

科里:是的。我想我那时给你发了短信或是打了个电话。

大卫: 是的,你给我发了短信。你那时非常荒唐可笑地强迫我到外面去。

科里:是的。我说了“马上到外面去”之类的话。

大卫: 而我 — 你根本没说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我一头雾水地跑到外面。还是你先来说说吧。你从那里观察到了什么?

科里:要知道,我此前曾经多次目击蓝色球体 –蓝色天体。但我认为这个蓝色球体显然将成为一次群体目击事件,因此我相当地兴奋。我竭尽所能地用我的iPhone将其录制下来。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从画面上还是能看出一点点。这非常让人兴奋,因为事件发生时地面上大概有5,000人。

大卫: 我也目击了这个事件。有趣的是,我的助理当时与我待在一起,她看到我的头上出现一团蓝色的能量云,这更像是一种灵异现象,就发生在你给我发送短信之前。

科里:是啊,这非常奇怪。

大卫: 最终我走到外面。观察了这个物体一个多小时。你是否听说有许多人目击了这次事件?因为我肯定 —

科里:是的。第二天有许多人报告称看到了天上的那个蓝色球体或天体。有些人看到它是闪烁的。有些人看到它是常亮的。

大卫: 在你看来,那个蓝色天体实际是怎么一回事?

科里:当时我真的不清楚。因为它似乎对我并不怎么感兴趣。

大卫: 后来是否发生了什么更清楚地表明了实际的情况?

科里:是的。后来有人告诉我,在那段时间里,包括你自己在内的某些人在蓝色球体闪烁时从该球体获得了某种下载。

大卫: 这或许表明,与我在一起的那个人看到我头上出现蓝色能量云时,可能正是发生这种下载的时候。

科里:是的,这是个奇怪的关联点。

大卫: 那么在你看到闪烁的蓝色球体后,接下来发生了什么?

科里:事实上,就在第二天早上。我正躺在床上,就开始听到各年龄段的男女混声合唱。我想应该反复吟唱了四遍。我听到他们反复吟唱“我们是无限造化者的信使和协调 人”,大概有四遍吧。于是我起了床,并想弄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我走到外面,环顾四周,抬头仰望天空,还查看了周边地区,但什么也没看到。

大卫: 好吧,这听起来完全像是在《一的法则》中会听到的诗句。

科里:说起这个,我回去后又重新躺到了床上。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随身携带《一的法则》,但却一直没能阅读这本书。每当我试着去读这本书时,那些文字就像悬浮在 书页上一样。我什么也记不住。这非常令人沮丧。而当我这次拿起这本书开始阅读时。我能够记住其中的所有内容。更奇怪的是,在我此后与Tear-Eir沟通 时,他开始使用与书中非常类似的措辞与我沟通,有些措辞和用语甚至与书中完全相同。

大卫: 让我们来回顾一下你们在SSP联盟面前进行的首次会面。你在那里时,联盟向蓝鸟人询问的第一个问题是什么?

科里:你是《一的法则》中的Ra吗?

大卫: 他们的回答是什么?

科里:他只是让我反复说,我是Raw-Tear-Eir。

大卫: 而Raw的发音基本上与Ra差不多。

科里:是的。

大卫: 这似乎进一步体现了《一的法则》与你的经历之间的联系。到了现在这个地步,我们似乎需要进一步证实,他们真的是同一类外星人。你是否同意这一观点?

科里:我现在会同意这一观点。要知道在过去,在我自己还没有看到这一迹象时,我一直对建立这种联系略持怀疑态度。

大卫: 就新的联系人而言,接下来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我还没有报道过的新联系人 —

大卫: 是的。

科里•古德:Kaaree与我联系,并向我介绍了一点有关牧马人的情况,说他们极容易被触怒,而且出于某种原因对我有种很深的仇视情绪。他们主动接洽了他们认识的多位不同代理人,想知道这些人能让他以怎样的方式联系到我。

大卫: 你所说的他们,是指牧马人。

科里:牧马人主动接洽多位联系人,并询问这些联系人能够以怎样的方式让他联系到我。

大卫: 所以,尽管表面上蓝鸟人阻止他与你联系,但他还是在尝试动用私人关系,设法以某种方式变通地解决这个问题。

科里:是的。他们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情况,而且说会密切关注他的动向。

大卫: 我想问你这样一个问题。如果我们及时公布了有关南极洲的情报,如果我们两个人此前没有忙于个人问题和写书,他们本可能做到哪些没能做到的事?

科里:对那些冰层下的设施采取行动。

大卫: 什么样的行动?

科里:要么进去拿走里面的东西,要么进去摧毁或攻击那些设施。

大卫: 哇哦。

科里:是的。他们知道冰层下面有情况,但他们并不清楚那些装置的位置。

大卫: 是的。既然Kaaree与你交谈。那么她是采用什么样的方式与你交谈?是像以前一样,你的房间里亮光一闪,你就被带到了地球内部吗?

科里:这属于某种以太电话会议。

大卫: 就像我们一直所称的“构建”一样。

科里:是的。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大卫: 那么你处于某种白色的空间?

科里:是的。周围的一切都是白色的,除了 —好吧,椅子也是白色的。是的,它是白色的。

大卫: 那么她说,牧马人试图与你取得联系,但没能成功。

科里:是的。她还告诉我,负责保护设施安全的安保小组感到十分不安,因为他们在侦查期间没能发现安莎尔巴士飞行器,而且这些特定的位置事实上已经暴露了冰层下方的情况。

大卫: 是的。我能够想像得到,如果他们一直认为他们可以看到任何抵近的飞船,结果那些飞船却丝毫没有被觉察到,这对他们来说将是非常可怕的。

科里:他们意识到,一旦在其上方持续开展行动的联盟知晓所有这些信息,他们将因为联盟的到来而处境艰难,尤其是联盟现在已经拥有了先进的飞行器。

大卫·威尔科克: 你还提到Kaaree与你分享了个人信息。当然,每个人都想知道,你能否告诉我们任何与此有关的具体小花絮。你曾经提到,你因为牧马人而感到非常消沉抑 郁。我能在你身上看出这一点。你那时身处一个非常黑暗的地方。这个家伙基本上就是在折磨你。那么她是否在尝试给你一些精神上的支持,让你振作起来?

科里:她对我进行了一些心理辅导,还说起与我同属一个工作领域的人,我们针对那些人的际遇谈了许多,其中还包括一些非常私人的事情。

大卫: 是的。那么在这次与Kaaree会面时是否还发生了别的事情?

科里:她告诉我说,冈萨雷斯确实如我久闻的那样与玛雅分裂集团一起接受了情感疗愈。

大卫: 你如何看待他接受情感疗愈这件事?

科里:我为他感到高兴,但我认为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了。因为他告诉过我,如果有机会,他可能会在某一天突然消失,去接受情感疗愈。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向我道别了。

大卫: 在与Kaaree初次会面后,你还与Kaaree见过面吗?

科里:是的。在几个星期内,我们不时召开小型会议,但其实真的没什么重要的事情。更像是私人性质的会面。

大卫: 你在个人网站上的报道文章中描述称,你那时处于一个非常压抑的地方,觉得自己毫无价值可言。

科里:是的。我问她为什么在我真的没什么消息可以提供的情况下,还经常来拜访我并与我谈话。我那时没有任何情报。也没有任何需要我担当联络员的事情发生。她只是露出灿烂的笑容并对我说,我会在未来再次发挥作用。

大卫: 你还说过一些有关她将与你合作的事情。

科里:她告诉我,心灵融合的本质就是,既然我们已经在我们之间建立了联系,她会在我的余生经常来拜访我,因为她的寿命要比我长很多。

大卫: 你在你发布的信息更新中向我们提到,7月10日下午3点40分将发生下一个重大事件。我们现在就来谈谈这个问题。7月10日下午3点40分将发生什么。

科里:我没有得到任何通知,只是我认为在那个时候将召开会议。

大卫: 此前你通常如何获得会议通知?会发生什么?

科里•古德:Kaaree一直告诉我等待召开会议。然后,我在梦中也会收到要我为会议做准备的消息。

大卫: 哦,在梦中。真有趣。

科里:是的。那时我躺在床上。我闭上眼睛,有淡蓝色的光线透入眼帘。然后我睁开双眼,有个蓝色球体飞船呈之字形飞来飞去。

大卫: 嗯。而你完全不知道将发生这种情况。

科里:不知道。我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我起身并准备登上飞船。在我表明已经准备好后。飞船会带我前往太空中的大型星球之一,我以前介绍过这些星球。我刚被放下飞 船,就能看到Tear-Eir的侧影,而且看起来有个比他矮得多的人类站在他旁边。我抬起头向上看。我的注意力被吸引了。我抬起头,看到那个星球的外部在 某种程度上起到了滤镜的作用。它可以让你 — 比方说,如果我在该星球以外,我将无法看到太阳系的其他星球。但在进入该星球内部以后,我可以透过那些充满能量的球壁看到其他星球。我还可以看到太阳系中 出现的发出爆裂声的能量。

大卫: 那种能量是否来源于太阳?

科里:是的。能量源自太阳,还会发出爆裂声。还有多个星球闪闪发光,朝着远离太阳的方向缓缓移动。它们朝着金星和地球的方向前进。也朝着其他的方向移动。但那些星球是我可以 —

大卫: 作为一个直观移情者,你所看到的景象或其代表的含义是否给你带来任何心理上的冲击?

科里:我推测,我认为,由于太阳释放出来的能量增加,那些星球在改变自己的位置,以帮助缓冲这些能量。

大卫: 你看到星球移走,你一定对Tear-Eir旁边的侧影是谁感到很好奇。

科里:其实我还没有机会好奇呢。我看到他们。他们离得稍微有点儿远。

大卫: 好吧。

科里:当我抬头向上看时,我能用余光看到他们在向我移动。于是我回头望过去,看到Tear-Eir跟我打招呼。然后,我看了看另外那个人,我从来没有见过他们的物种。他们看起来几乎和人类一模一样。这个人自我介绍称,他是Mica大使。

大卫: 他到底长什么样?

科里:他的身高大概有5英尺5英寸。穿着一种闪闪发光的绿色长袍和浅棕色凉鞋。他的头 — 要知道,如果从顶部看,我们的头部近似椭圆形。但他的头看起来几乎是圆的。

大卫: 真的吗?

科里:他的额头和头比我们的要圆很多。而他的五官看起来就像非洲混血儿,他的鼻子非常像非洲人。

大卫: 好吧。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科里:他的颧骨几乎和美国印第安人一模一样。他的肤色与如今的利比亚或埃及人差不多,只不过略带橙色色泽。

大卫: 好吧。

科里:是的。他头发花白,但大部分头发是黑色的。他的眼睛呈棕色 —面部表情和眼神显得非常富有同情心。他的皱纹大多位于这里,那些皱纹几乎像鸡皮一样,就位于这里。他看上去像个老人。

第69集|地球联盟反击

大卫: 好吧,我来问你一个问题。如果这个家伙走在曼哈顿的大街上,会有人注意到他吗?还是说他能够随意走动而不会引起人们的注意?

科里:你会注意到的。你会注意到的。

大卫: 好吧。所以,他看起来很像人类,但与人类并不完全相同。

科里:是的。他告诉我,他们所处的星系位于我们的本地星系群内,他们基本上可以算作我们的宇宙表亲。

大卫: 所以他们的星球不过是最接近我们的邻近星球。

科里:是的。

大卫: 他还对你说了什么?他属于我们的本地星系群,然后呢?

科里:他说,他们的人民非常喜爱地球人。一直醉心于我们的文化、艺术、音乐和娱乐。他们的星球上也有类似的东西,他们从一开始就在密切注意我们的广播、电视和互联网。

大卫: 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

科里:是的。这给我留下的印象并不好,但他能讲一口完美的英语,我完全察觉不出任何口音,这让我感到非常震惊。很显然,他们钻研我们已经有段时间了。

大卫: 那么他们可以观看我们的电视和电影,他们对这些感兴趣?

科里:是的,非常感兴趣。就像我说的,他提到他们是我们的宇宙表亲,他们和我们拥有大约94%的相同基因,这一点非常有趣。

大卫: 他们是通过分析电磁波来收看在电视上播出的电视节目和电影吗?还是他们可以使用互联网观看YouTube视频之类的内容?

科里:他说,他们从一开始就一直在彻底搜查我们的互联网、广播和电视。

大卫: 他们显然必须具备先进的能力才能做到这一点,因为我们没有能力前往其他星球。从官方的角度看,我们对其他星球并不了解。

科里:是的,他们是个先进的种族。他在太阳系担任大使已经有段时日了。但我不清楚他的大使馆在哪里。

大卫: 你听他说起过有关其自身文化的事吗?比如,他们的人民长什么样子?他们的历史是什么?

科里:关于这类事情,他唯一真正谈及的是,在地球上压迫我们的物种也曾骑在他们的人民身上作威作福,但他们仅用了三个世代的时间就推翻了该物种的统治并获得自由。

大卫: 哇哦。

科里:他表示,他们的寿命大约为围绕其星球转300圈多一点,但我想如果我们把转一圈的时间看作一年,自他们推翻统治物种的压迫到那时并没有三个世代那么久。

大卫: 根据你之前已经披露的信息以及我们从其他知情人那里得知的部分信息,天龙星人一直对地球人口实施精神控制,如果他们的人民推翻了天龙星人的统治,那么是否可以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会在此后经历某种巨大的跳跃式量子进化,或许他刚刚完成这种进化?

科里:这个可能性非常之高。我们没有提及。但他确实说过,在我们打破爬行类外星人的控制系统,推翻精英和其他物种对我们的统治以后,他们的人民很愿意造访地球。 他们对于来地球帮助我们进行转变非常感兴趣。他说,他们的问题并不像我们的问题那么复杂,但他们的情况非常相似,只要我们同意接受帮助,他们绝对能成为我 们的一大助力。但是许多不同的此类群体确实预计,在经历了与爬行类外星人和其他群体的种种事情之后,一旦获得自由,我们不会马上着手与外界建立联系。

大卫: 你是否了解到他们是如何战胜天龙星人的?是通过某种战争?还是意识的转变?这属于某种扬升吗?他们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我不知道。但他曾经表示,在冲突的尾声阶段,他一直与 Tear-Eir 保持联系,而我们采用的联系方式几乎完全相同。

大卫: 真的吗?

科里:是的。他还指出,早在受到天龙星人控制的时期,他们的人民还曾作为难民来到地球。许多不同的物种都曾在逃离控制后来到地球,并在这里生活了很长时间。

大卫: 你是否了解相关的时间范围?

科里:不。但他声称,这种情况很常见,当时有许多不同物种的难民来到这里。

大卫: 你还在报道中说过,他告诉你,他们的人民最近经历的过程与我们目前的处境非常类似。

科里:是的。

大卫: 按照《一的法则》的措辞来说,我们正在经历的过程非常类似于他们所谓的“收获”,或者我所称的“扬升”。那么在你看来,他所指的有没有可能是他们的人民实际已经扬升,而这就发生在最近?

科里:是的。其含义很有可能是这样。他没有具体说明。但他在上下文中谈到 —他们的人民最近获得了自由。只是我不清楚,他是在谈论其星球的解放还是扬升,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

大卫: 是否有证据表明,他实际具有扬升的能力?

科里:在那样短的会面时间里,我还看不出来。那不过是非常短暂的寒暄。

大卫: 他是否具备借助心灵感应沟通的能力?

科里:是的,事实上。我问他为什么用英语和我交谈,而不用非言语式交流,因为非言语式交流往往被视为更高效的沟通方式。他说他完全有能力通过心灵感应进行交流,但他更愿意用我的母语与我交流。我想,或许他想练习英语之类的吧。

大卫: 在你看来,他和他们的人民对我们的媒体进行调查,是因为他们实际上喜欢我们吗?

科里:他的确表明,我们还有许多困难要克服,而他们的人民十分痴迷于我们的文化,但他们并不喜欢我们的暴力倾向。不言而喻,许多暴力事件和我们目前的行事方式都受到控制。

大卫: 你说“受到控制”是指什么?

科里:精神控制,洗脑宣传,让我们不是团结在一起而是彼此争斗的地球上目前发生的所有事。

大卫: 在你看来,如果我们与这些人展开对话,他们的性格会在某种程度上有别于地球上的普通人吗?

科里:是的。他非常实事求是,但很冷静和富有同情心。他基本上将自己介绍为我的同代人,而他在他的星球上担当与Tear-Eir类似的角色。他想见我,他想让我 们人类知道,我们在宇宙中还有家人;当我们摆脱所有这些本地控制和我们目前所经历的一切时,宇宙中有更广阔的社区等待我们加入,那里的家人期待与我们见面 并帮助我们度过困境。

大卫: 在你看来,或者按他所说,他们能为我们提供什么,从而使我们受益于这种联盟?

科里:经验。帮助我们克服许多情感上的难关 — 一切困境。要知道他们的人民在推翻暴政后,不得不疗愈伤痛,然后才能成长为银河系物种。他们还被隔离到他们的星球。

大卫: 所以,他们的经历实际上与我们非常相似。

科里:非常相似。很显然,由于我们的星球上有各种不同的种族、民族和宗教,我们的情况比他们更复杂一些。

大卫: 你在信息更新中提到,这次会面结束得非常突然。你能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吗?

科里:他刚刚说完一段话,一个蓝色的球体飞船就出现在Tear-Eir和Mica身后。它快速飞过Mica的头顶,贴着Tear-Eir的肩膀,在二者之间飞过,就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很显然,是时候离开了。

大卫: 你说过,你有点震惊还有点失望,因为你本以为能和 Tear-Eir 再多聊聊。那么在这次特殊的会议期间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是的。我确实以为能与Tear-Eir再多聊聊。我还想谈谈我观察到的宇宙现象。结果我就被送回了我的房间。

大卫: 对于久违之后最终再次被带到那里,你感觉如何?

科里:很激动。知道事情仍会继续,让我感到很高兴。我曾经萌生退意,我想你可以这样说。我曾经无法从SSP获得正常的情报。我曾经无法与 Tear-Eir 经常会面。所以,这很令人鼓舞。

大卫: 对于Tear-Eir显然曾经以相同的方式联系这个人,而且他已被派遣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太阳系担当大使,你怎么看?你是否设想过你自己也可以处于相同地位?

科里:不,我没有。但我的确认为,他在他的星球上担当的角色与我目前所做的事非常类似,这一点非常有趣。

大卫: 当然。好吧,本期节目到此结束。更多精彩故事,尽在《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谢各位收看。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