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集|神秘面纱的另一面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字幕合成:希克、国际友人

文字整理:马克兔文

内容提要

●伍德曾与比尔同在道格拉斯公司呆过,他从事弹道导弹研究,曾粗略介入过UFO研究

●退休后伍德因技术上的优势,成为了UFO文件的甄别专家

●伍德与汤普金斯相见恨晚,通过经过多年相交,伍德几乎成了比尔的资料库

●古德对于汤普金斯的资料与其信息吻合度之高,非常震惊

●伍德透露,汤普金斯现在仍在介入秘密太空项目的内部机密


大卫:好的!欢迎观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库克。在这一集里,我仍和科里•古德在一起,另外还有鲍勃•伍德博士加入我们。鲍勃•伍 德博士将成为我们的焦点。部分原因是从2009年起,他就与威廉•汤普金斯很熟识,而且知道汤普金斯所做的很多证词。实际上,他就是关于汤普金斯所知道的 那些事情的一部活着的百科全书。但是,鲍勃。你来这里还因为你的生平本身就充满了非常神奇又有趣的经历,这些经历跟整个《揭露宇宙》的话题息息相关,所以 现在,我就非常想把观众交给你。我知道你有些很关键的自传材料要告诉我们,当我们进一步深入你的故事的时候,与发生在你身上各种事情的时间线相关联。

鲍勃•伍德:是的,故事是从1949年我从科罗拉多大学毕业的时候开始的。

之后,我就在道格拉斯飞机公司从事了一个夏季的工作。我父亲是教授,他经常跟其雇用工程师的人谈话。

大卫:道格拉斯是汤普金斯供职的同家公司。

鲍勃•伍德:确实,就是它…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那是在1968年,道格拉斯合并成为麦克唐纳-道格拉斯。

大卫:哦。

鲍勃•伍德:那么,我的首个夏季工作是导弹方面的。我的雇主后来也变成了汤普金斯的雇主,他们是同一伙人。

大卫:很疯狂!

鲍勃•伍德:确实疯狂,但实际上…

大卫:你能告诉我们几个名字吗?

鲍勃•伍德:可以,克伦佩勒博士是其中的一个,沃尔夫冈•克伦佩勒。

大卫:对,克伦佩勒。他在书中有时候叫他“克伦普”。

鲍勃•伍德:那是对的。另一位是艾尔默•惠顿。

艾尔默·惠顿

艾 尔默•惠顿在被洛克希德公司聘用之前,做到了道格拉斯公司的副总裁。在做完一个夏季工之后,我开始攻读博士(PHD),中间又中断了,我又做了另一个夏季 工,我的老板是老雇主中间的某些人。有趣的是,那个时候我到处找找哪里有“地下室”(秘密智库),或者什么秘密的项目。我被告知没有,我也没有注意到任何 类似的东西。但是后来才发现,就在那个夏末同一段时间,似乎我注意到,汤普金斯从走廊上过来的情形。

大卫:不开玩笑!

鲍勃•伍德:是的。

大卫:哈哈哈!

鲍勃•伍德:从那里起步,我后来取得了我的博士学位。然后我替道格拉斯公司工作,直到他们录用了我。然后我去了阿伯丁试验场工作了几年,我的工作是弹道导弹…弹头动力学。那是段很好的经历。

有了这个背景以后,我被要求选择一个专业,所以我选择了热力学,因为他们已经开始建造…实际上是空军,开始建造M-18导弹,‘雷神导弹’就是汤普金斯参与设计的。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那时他们担忧雷神导弹的后半部过热问题,那是挑战之一。实际上,我那期间的工作时间主要是花在耐克-宙斯导弹上。

实际上,我雇佣了杰里•巴斯,现在他很有名,他是化学专家,专门负责解决为了给导弹降温在防热片边沿,涂抹多少‘聚四氟乙烯’的问题。

杰里·巴斯

随着我职业生涯继续,我进入了太空项目管理,我管理过独立研究和发展项目。后来,我还介入了太空站设计工作。

到1993年,我退休了。但是1968年,发生不寻常的事情使我介入了 UFO。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这事很简单,我的老板说:“嗨,下周我要向空军汇报,他们想知道在十年以后,我们怎样才能够达到地球运行轨道,然后返回。”我说:“呃,”我只是开玩笑的说:“雷,我们为何不告诉他们UFO可以做到这个啊!”他说:“那是个好主意。你为什么不这样做呢?”

唐•门泽尔的著作《飞碟的世界》

我因此读了我平生第一本关于UFO的书,书的作者是唐•门泽尔。他还写了…

科里:在1968年?

鲍勃•伍德:1968年…..

科里:哇奥!

鲍勃•伍德:我读了第一本UFO的书得出的结论是:“我不在乎这个家伙是不是著名的宇航员,他显然是忽略了数据 ”。因此我读了更多的书,而汇报进行的很顺利。

但是一年以后,我的老板到城外去了,他的老板要求我做例行的关于我们如何签合同诸如此类工作的一个汇报。在会议结束的时候,他说:“伍德博士,我们平时难得见到你,告诉我们你们正在做的那些有趣的事情。”

于是我说:“啊,你们不会相信的,我在过去的一年中读了50本关于UFO的书籍,我的结论是一切都是肯定的。那就是说,有外星人乘坐太空船来到这里。唯一不确定的是,我们将比对手洛克希德公司更早还是更晚搞清楚这些飞船的工作原理”。

一阵沉默以后,我的老板说,“要搞清楚这件事,你想该做些什么?”

因此一年半以后,他们拨给我们50万美元。我聘用了斯坦•福里德曼,他现在是著名的UFO专家,他通过阅读文学作品看看,作品中有没有告诉我们飞碟的工作原理。

斯坦•福里德曼

我们有实验室,我们做了试验。我们还雇佣的侦探会见被绑架过的人,以及诸如此类的事情。在那个年代这些都是超出常规的。

大 卫·威尔科克:鲍勃,在看到所有这些数据以后,你们是怎么想的?作为一名信誉卓著的博士,你是用科学的眼光在看待这些数据,在1968年,你还有50万美 元的预算。然后你再看看公众和媒体如何看待这些问题。就是一个大笑话,一场大闹剧“哦!那些都是沼气”。那时你有什么感觉?

鲍勃•伍德:是的,那时候关于沼气的报告刚刚面世,那个年代就是那样。

大卫:哦,好的。

鲍勃•伍德:那时我专注于学习,所以我加入了很多相关的组织,比如美国UFO协会(MUFON)、世界UFO研究中心(CUFOS),我还会见了詹姆士•麦克唐纳。

詹姆士•麦克唐纳

每次他到我们城里来,我都去听他的报告。对他的工作非常了解。他就是那位说,“你应该去拜访康顿委员会,告诉他们你的想法”的那个人。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所以,我就去拜访了康顿委员会。

科里:哇哦!

大卫:哈,哈,哈!

爱德华·康顿

鲍勃·伍德:我告诉康顿和他的委员会,我说:“你知不知道我们在做一些小小的试验?我们已经找到建造一个有工作潜力的UFO的方法。你可以悬浮在地球磁场之 上。”因此我们审查了各种设计。结果发现都不能工作,因为都不切实际。在这次访问结束的时候,我决定给康顿教授写一份经我正式同意的备忘录。我向他建议, 或许他可把他的团队分为两部分:相信的人和不相信的人,怀疑主义者。他收到了这封信。我还决定把这封信的副本送给他委员会中的每一个成员。

大卫:哈,哈,哈。

鲍勃•伍德:他很冒火,他打电话给詹姆斯.麦克唐纳,想炒我的鱿鱼。

大卫:真的啊?

鲍勃•伍德:是的,我是在几个月以后才知道的,那时我的副总裁老板说,他必须要应付这件事。基本上,詹姆斯•麦克唐纳不喜欢大学教授们告诉他怎么管理他的生意。而我在此信发出之前,签署了所有必要的签名。

大卫:你能否向观众解释下詹姆士•麦克唐纳是谁?我要不说出来可能会受到观众批评。

鲍勃•伍德:詹姆斯•麦克唐纳就是这些科学家之一。他们和大气物理学家调查了一些个案,特别是那些被雷达发现的物体的个案,他们把这些个案有效地归总并向国会作证:研究结果清晰地显示大气层中有物体出现。

大卫:OK

鲍勃•伍德:因此麦克唐纳和我成了好朋友和同事,几年以后发现他自杀的时候,我感到十分沮丧。我不能想象发生这样的事,但却发生了。

大卫:你认为他到底是不是自杀?我意思是说很多时候这些人被认为是“自杀”。

鲍勃•伍德:我没有结论。中央情报局显然是做了很多秘密工作来影响群众,还有神经药物这类东西,任何事都可能发生。

大卫:是的。

鲍勃·伍德:有一件事情告诉我,麦克唐纳真正感兴趣的事情是什么?我非常了解他,有一次我出差经过图森市 ,他愿意到机场来接见我,因此我们可以共同查看证据,他说:“鲍勃,我终于搞明白它是怎么工作的。”后来我才知他发现了什么…他发现了一份绝密文件,文件 上说实际上我们已经回收了很多飞船。

大卫:嗯…

鲍勃•伍德:在那个年代,这会牵涉到很多事情。但是他没有告诉我,只是说他:终于发现了现在的真实情况,这就是我知道的最后的事。接下来我知道的事情是:他死了。

科里:是啊,这听起来很可疑。

大卫:能够请到您参与本节目,并让我们了解到蓝皮书计划的这段历史和明显被政府掩盖的整件事,真是让我们着迷。您虽然获得了与《康登报告》相同的资金预算,但您的调查结果显然没能获得与那些粉饰之词同等的媒体关注。

鲍勃•伍德:事实上,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是麦克唐纳真的是一个给人很大压力的家伙。他说,伍德博士,你应该就你所做的所有工作到国会作证。

大卫:嗯。

鲍勃•伍德:于是他安排好一切,让我可以出任某国会委员会的委员。我其实还收到了他们的邀请函。

于是,我咨询了我的管理层,我说,你们看你们大家都对我非常好。我已经当上副总监,似乎将有一个非常不错的职业生涯。而我获得了一个向国会作证的机会。

其中一位副总裁是我的朋友,他说,在我认识的人当中,我不记得有任何人因向国会作证而得到很多好处。[大笑]

大卫:哈哈哈。

鲍勃•伍德:我对此想了很多,然后决定,不,我不会去国会作证。

此外,差不多就在同一时间,我们没能拿到 MOL 计划。我们只得到一个‘弹道导弹防御’计划竞标机会,他们没有任何从事雷达研究的人员。

另外,对于这个项目,我们知道我们在这四五个不同的领域烧钱的速度有多快,但我们并不清楚我们距离答案有多近。

所以,我们一致同意终止这个项目。于是,这个项目在 1970 年终止。

科里:1970 年。

鲍勃•伍德:我与斯坦•福里德曼达成协议,他永远也不会谈及此项目。而我们将把项目的情况写下来,告诉政府我们已经完成哪些工作;结果我们的管理层决定,不,我们将用利润支付项目的花费。我们没有告诉政府,我们在研究这个课题。

然后,我在接下来的十年里成为了‘弹道导弹防御’领域的雷达专家。事实上这项工作也同样很有趣,因为它使我获得了参与绝密工作的许可。美国中情局正是我们的一个客户,他们希望研究苏联的弹道导弹防御计划。

我的职业生涯就这样持续下去,直到我被分配到空间站。而接下来的 10 年里,我致力于研究空间站,这给我带来了许多乐趣。现在已太空里了。

科里:哦。

大卫:所以你所说的是国际空间站,简称 ISS?

鲍勃•伍德:是的。没错。

大卫:你在国际空间站开发工作中,发挥什么作用?

鲍勃•伍德:我在其中发挥的作用是,通过使用先进的技术,设法让空间站更便宜、更好、更快或更安全。但事实证明,它的技术含量其实很低,看在上帝的份上,我们是用铝把它造出来的。

科里:嗯…

鲍勃•伍德:这是最便宜的材料。所以问题是,我们能否采用任何我之前一直在管理的高度精密的东西,并通过将其添加到空间站上。然而,除了从事 UFO 计划这一小小的调整以外,我的职业生涯非常传统。

大卫:嗯,是的。

鲍勃•伍德:后来在我退休后….我曾在了解某些机密材料的过程中与一位机密资料室的工作人员合作,他对于一些超自然现象非常感兴趣。他在斯坦福大学介绍我与拉塞尔·塔格和哈罗德·普索夫相识。

拉塞尔·塔格和哈罗德·普索夫

我们访问了斯坦福大学,还接触到了遥视和…

科里:那实际正是他们在斯坦福大学研究院开展这项研究工作的时候,对吗?

鲍勃•伍德:是的。

科里:…在那儿工作?

鲍勃•伍德:就是开展这项研究时。

科里:哦。

鲍勃•伍德:那是在八十年代。我认识的那个热情的机密资料室工作人员说,为什么我们不向詹姆斯.麦克唐纳递交提案,并尝试开展一项坐标遥视实验呢。

于是,我们就这样做了。在进行遥视时,要选定一个目标,然后再选定一个人,在适当的时候,这个人会被要求描述其从未见过的目标。

大卫:请举例说明,目标会是什么?

鲍勃•伍德:它可以是一艘海洋中的沉船。

大卫:好的。

科里:或我们从未好好观察过的船上的新型雷达。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但在这种特殊情况下,当时从来没有做过的一件事是仅使用坐标。他们会将经度和纬度坐标记录在一张纸上。然后要求遥视者描述那些坐标,是什么。

大卫:所以他们所做的是一种直观精神层面的事情。

鲍勃•伍德:没错。于是,我们递交了提案。结果詹姆斯.麦克唐纳其实并未听取其律师的适当建议。他只给了我们 2.5万美元来做这项实验。后来,他们发现了他所做的事。他就再没做过了。

大卫:哈哈哈。

鲍勃·伍德:好吧,这只是我全部履历的一小部分。但事实就是我结识了哈罗德·普索夫,他让我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实:有些人是从精神层面上思考事情的。我开始在 SSE(科学探索学会)变得活跃起来,这个学会由一群大学教授组成,他们通常都跳出固有模式来思考问题。无论如何,我于 1993 年退休,而此前,我看已经有‘有趣、成功’的职业生涯,始于研制导弹,终于钻研空间站。中间还因为参与机密工作获得了许多乐趣。

大卫:很好。

鲍勃·伍德:我不可能拥有比这更好的职业生涯了。后来大概在 1995 年,我以前的老朋友及我曾经的首个员工斯旦.福里德曼 给我打来电话,他说,嘿,我收到一份传真,看起来像是机密文件。发传真给我的人是一个名叫都.柏林的家伙,他从事这个领域的工作。他说,这有点像传真之类 的东西。题为《外星实体与技术回收和处置》。你想不想试着验证一下真伪?

大卫:哇哦。

鲍勃·伍德:我说,为什么不,当然愿意。反正我也没事做。[大笑]于是我就去了他那里,拿到了这份文件的高品质复印件,那是一份《特别行动手册 1-01》。我非常详细地复制了这份文件,还和印刷局的一个家伙聊天,并给他看了文件。他读了那份文件。上面盖有最高机密的印章,这有一点尴尬,但..

大卫:是的。…

鲍勃•伍德:没错。我手里有绝密文件。这种伎俩不会奏效的。我很惊讶他居然碰了那份文件。

他读了。然后他把文件放下并对我说,根据文件的内容,我得说这显然是个骗局。

科里:啊哈

大卫:根据“内容”。

鲍勃•伍德:没错。根据内容。然后他说,你如果仔细查看这个区域所用字体的细节之处,就会发现F 和 G 的尾部印得特别适当,他还说,我发现这份文件中抬高的字母 Z。

于是我说,这怎么了?

他说,真实的情况就是,如果你有一台铸铅排版印刷机,像Z这种很少使用的字母的下方会有一些污垢,因而无法正确就位。所以你在阅读文件时,不时就会发现字母 Z 略微比底部抬高些。

我发现这份文件中有三个 Z 的位置是抬高的。因此,我知道这是在铸铅排版印刷机上打印的,肯定是在 1954 年那个时代。这显然是在我们的一台印刷机上打印的,要么是五角大楼的地下室,要么就在这栋大楼内。

科里:没错。因为他足够了解排版方面的所有事宜,比如内容在页面上的放置位置,日期的排列方式等等。

鲍勃•伍德:是的。我儿子曾在 15 岁时见过斯旦.福里德曼,他对这些东西萌生了兴趣,于是他和我结为合作伙伴。

我们在康涅狄格州的一次 UFO 会议上做了演讲。会议上大家的反应是,哇哦,这是我们第一次看到似乎以解析的方式评估,而且真实性也相当不错的东西。

于是,我宣布,我将成为….我将从事验证文件真伪的工作。与此同时,斯旦听说又有一个人冒出来,这个人名叫蒂莫西.库珀,居住在大熊湖。

大卫:哦,是的。

鲍勃•伍德:从来没有人去拜访过蒂莫西.库珀。于是斯旦问我是否愿意去见见他,因为他住在加拿大,我住的地方离大熊湖更近些。

我说,当然愿意。

我就去见了蒂莫西.库珀。蒂莫西说,他很高兴终于有人真正关注到他手中有些泄漏机密的文件这件事了。他介绍了这些机密文件的背景和所有信息。

大卫:嗯。

鲍勃•伍德:好吧,这是个很长的故事。但实际上,这让我在文件鉴证师这个行当里远近驰名。我已经能够证明我在这个领域的专长。

而在这条职业道路上一路走来的过程中,乔·法尔马格实曾经也请求我鉴证其文件的真伪。

大卫:真的吗?

鲍勃•伍德:是的。

大卫:好的。我们为不了解的人解释一下。乔·法尔马格就是这个家伙,他拥有许多钱,曾在 20 世纪 90 年代末的一段时间突然公布,希望资助 UFO 调查。

鲍勃•伍德:没错。…

大卫: 好的。那么你实际上曾为他工作?

鲍勃•伍德:我不想在这个节目上说任何不合适的话,但我认为实际发生的情况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事实就是,乔·法尔马格听说,我在鉴别此类真伪。于是他突然打电话给我,他说,你好,我叫 乔·法尔马格,我在纽波特海滩有艘游艇。而你就住在纽波特海滩。他说:“我能鉴别一下那些文件吗,你是否愿意把它们借给我?”

我说,让我想想。然后我给他打了电话,他说,“你可以向哈罗德·普索夫核实我的身份,他认识我”于是我挂断电话,然后致电哈罗德并问他,乔是谁。

他说,他是个好人。

科里:他不会窃取那些文件,对吗?

鲍勃•伍德:对的。

科里:这种情况发生过许多次。

鲍勃•伍德:在我们此前交谈时,乔曾经问我,你认为这些文件值多少钱?

我说,我不知道。可能价值数百万美元。

无论如何,我去和他见面了。与此同时,我妻子一直不明白,我为什么要将退休后的所有时间都浪费在研究 UFO 上。那么我去和乔见面了,他仔细查看了文件。

他说,伍德博士,这正是我想要的东西。我想要做的是,借走这些文件并让人鉴别它们的真伪,如果它们是真品,我将按照你提出的规格,为你印刷 2000 份副本,而且你可以把它们都拿回去。

我说,乔,这就是你的提议吗?

他说,不。我忘了件事。他打开他的公文包,拿出一张已经为我开好的 50万美元的支票。

大卫: 我的天啊。

鲍勃•伍德:于是我打电话给我儿子,我们想不出任何理由不接受这个提议。

科里:没错。这种事确实让人难以拒绝。没有任何附加条件。

鲍勃•伍德:我跑回家,给我妻子看了那张支票。

她说,会议进行得怎么样?

我说,这就是答案。

她说,你怎么知道这还有这种好处?

科里•古德:她此后大概不会再介意你研究 UFO 了。

鲍勃•伍德:对的。完全正确。我们查看了一下。结果那张支票的兑付银行,恰好是我开户的银行。后来我就在周一早上去了银行。支票有效。

我给乔打电话说,你想继续进行这笔交易吗?他说,是的。他说:我希望你这样做。

大卫:哇哦!

鲍勃•伍德:兑现支票这实际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乔履行了所有的承诺。他印刷了所有的文件,还为此指派他的公司协助我和我儿子的工作。

后来,他非常喜欢有关秘密和国家之类的概念,于是他希望制作一部名为《秘密》的电视纪录片,而我们撷取了鉴真过程中的必要成分,并尝试在这部电视纪录片中与观众分享。

大卫: 我要说明一点,这并不是那部名为《秘密》,讲述宇宙索取的电影。

鲍勃•伍德:这是另一部电影。它的名字是…科里•古德:也是另一个秘密,哈哈。

鲍勃•伍德:电影全名是《秘密:我们并不孤单的证据》。

大卫:好的。那么你对科里的工作有多熟悉?让我们稍稍离题,谈一点关于这方面的内容。你在网上听说过吗,或者说你是怎么了解到他所说的事情的?

鲍勃•伍德:其实,我直到一年前才听说科里。

大卫:好的。

科里•古德:没错。

鲍勃•伍德:其原因是我……这实际与汤普金斯有关。我在 2009 年结识 汤普金斯。他说,他在近十年的时间里一直在尝试撰写自传。

他也曾试着找过几个不同的编辑和作家,但他们始终都不能弄出一本像样的书。他想知道我是否愿意试一试。

于是,我们开始熟悉起来。我完成了记录他主动讲述的内容的整个过程,并将其编辑成书。

大卫:嗯

鲍勃•伍德: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呵呵

大卫:当然。

鲍勃•伍德:在这本名为《外星人选定》的书出版后,原来著名研究人员和作家迈克尔·萨拉刚刚出版了一本有关秘密太空计划的书。他说他想采访汤普金斯,问我是否愿意帮他办到。

于是我决定,在这样做之前,我想知道一些有关萨拉的事情。虽然认识他已经有些年头了,但我还没有读过他的最新作品。于是,我买了他的《秘密太空计划》。

我想,我在书中第一次看到了你的名字。

科里•古德:它首次出现在你眼前。

鲍勃•伍德:是的。所以我读过这本书。我叫道:“哇喔!这比我想象得更多!”我从来没有想过可能存在秘密太空计划。

然后我开始思考,汤普金斯曾经给我看过他在 1954 年绘制的一个一公里长的飞船图像,而这个计划本可能成为像“太阳典狱长”那样的。据推测,可能确实存在的几个太空计划之一。

所以,直到去年我才突然领悟到,我们或许真的有这些秘密太空计划。

事实上,如果有哪件事是我五年前不知道,而现在已经知道的话,就是政府对此类事的保密程度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人们绝对不会相信。如果你试图告诉别人,纳粹于 1945 年在月球背面建立了一个太空基地,他们会认为你来自另外一个世界。

大卫:哈哈哈。

鲍勃•伍德:于是,我尝试了这样一种技巧。如果我能让你相信,纳粹分子确实于1945年在月球建立了一个太空基地,你会相信我要告诉你的其他所有事吗?[大笑]

大卫:哈哈哈!那么科里,伍德今天带来了一张打印纸,上面印有一张高分辨率的简图,汤普金斯画的飞船图

科里•古德:这是一种雪茄形飞船。

大卫: 雪茄形,模块化。有许多小模块,所有模块均为组装成一艘这样的飞船而构建。看到这个,你有什么感受?

科里•古德:事实上,我已经 ..我以前看过这张图,我曾与一位画家合作描绘其中一艘此类飞船,它们非常相似。

鲍勃•伍德:真的吗?

科里•古德:非常相似。而且它们确实非常模块化。飞船的整个中部…墙壁相连接,或者可以被推开,他们可以建造模块化房间,以便在其中做研究。

所以,他设计的许多东西都实现了。

鲍勃•伍德:其中一件让我感到非常兴奋的事情是,事实上他所说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能够确认是完全正确的。他声称认识的所有人,我都同样认识。

科里•古德:而且他的那些文档,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鲍勃•伍德:对的。

科里•古德:这太疯狂了。我不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了。我意思是,这完全是可信的。你已证实。

鲍勃•伍德:事实证明,比方说,他在这智库工作。他称之为智库,而不是机密资料室。在这个与克伦佩雷尔和惠顿共同组建的智库,他们每隔段时间都会接到海军打来的电话。他说其中来电者叫博比·雷·因曼。

博比·雷·因曼

大卫:哇喔

鲍勃•伍德:经过一番核对,我查明了他那时的年龄,他那时刚刚开始他的职业生涯,可能是一名中尉之类。他是为汤普金斯的团队下达下一步工作指示的人。

于是,你可以用这些信息拼凑出这样一个事实,这个一公里长的飞船,有点类似于海军后来建造的舰船,这似乎与海军曾经参与此过程的情况相吻合。

汤普金斯在 TRW(生命中心) 研究的各类项目在我看来非常令人兴奋。他说,他们被准予研究世界上任何有趣的事情。

比方说,金字塔实际是如何建造的?怎么让人长生不老,或者像曾经的法老那样长寿?你该怎么做?

那里没有任何研究的禁区。UFO 的工作原理是什么?

当然,其中一件让多数人都大吃一惊的事情是,根据汤普金斯的直接证词,兰德公司是道格拉斯专为研究外星人问题而建的。

大卫:哦,哇哦。

科里•古德:是啊,这可是个重磅消息。

鲍勃•伍德:没错。但我对兰德公司的评价是,我认为他们已经大幅更改了他们的初衷。他们在成立之初雇佣了两组人员。他们决定为其中一组人提供真实数据,有关海军 20 世纪洛杉矶之战坠毁飞船复原情况。

然后他们将持怀疑态度的科学家结成另一组,并让他们自发提出各种问题,比如要拥有智能生命都需要什么?你会如何做到这一点?

事实上,我第一任妻子的叔叔正是兰德公司的第二类雇员。他和我进行过许多次直接对话,他是个典型的怀疑论物理学家。他试图向我证明,任何东西的传播速度都不可能超过光速什么都不会发生。

但汤普金斯说,兰德公司另部分人会研究真实数据。不过说到兰德公司当时在研究什么,他却并不了解详情。他所了解的一切就只有他在智库从事的工作。都是照指示办事。

我认为他从未声称看到过任何回收的部件。

大卫: 我对汤普金斯站出来揭秘的时机有些好奇。你说过他写书写了10 年。但科里曾经得到过明确的指示,说有多位知情者打算出面,而这些知情者将能够证实他所说的话。

我真的很好奇你怎么看待,你说过汤普金斯那本书的写作过程并未直接牵涉情报机构之类。但据你所知,你有权说你想说的任何话。你已经获得像站出来揭秘的许可了吗?

鲍勃•伍德:我?没错。我有权说我想说的任何话。

大卫:好的。

鲍勃•伍德:我所担心的唯一风险是,我可不想说出任何导致诽谤罪起诉之类的事情。除此以外,一切都没关系。

科里•古德:我敢肯定,你从事过与此无关且不能对人说起的其他机密工作。

鲍勃•伍德:事实上,我从事的唯一一项机密工作并不是很让人兴奋。因为我们是弹道导弹防御领域的专家,我所管理的这个团队,由多位苏联弹道导弹防御系统的专家组成,我所研究的内容就是苏联如何防御我们的导弹。

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他们有这样的计划是意料之中的事。我意思是,有关苏联如何防御我们导弹属于机密,而他们的一些想法比我们的更好。这个事实也属于机密。

大卫: 我们还有过一段对话 ,我这样说可能会让你有点为难,但汤普金斯在谈话中告诉我,他仍然参与内部机密。

鲍勃•伍德:我对于汤普金斯为什么没告诉我全部的事情感到有点迷惑。他确实表现出他仍然受邀参加一年一度的海军西部会议,而且还有权进入那些他本不应该进入的房间。

事实上,这种情况刚在今年发生过。有人认为,即便他处于现在这个年纪,他仍然非常愿意得知那些没有人知道的事情。他进入了一个房间,在那里看到了有关太阳典狱长的信息。

大卫: 真的吗?

鲍勃•伍德:是的。

大卫: 在其中一场机密会议上?

鲍勃•伍德:最后一场。

大卫: 真的吗?

鲍勃•伍德:是的。

大卫: 哇哦。

鲍勃•伍德:与会的都是承包商。所以 …

大卫: 你是否知道科里曾经从事太阳典狱长计划?

鲍勃•伍德:嗯,是的。我想到这一点了。

科里•古德:那是上世纪 80 年代的计划。

鲍勃•伍德:那你曾经和参与计划的承包商打过交道吗?

鲍勃•伍德:没有。参与计划的有平民。也就是他们所谓的理论家,科学家和工程师之类的。

鲍勃•伍德:哦..

科里•古德:但从来没人探讨过他们为谁工作,他们是为公司工作,还是单纯被招募进来。

鲍勃•伍德:我明白了。

科里•古德:所以,我不知道其中是否有人就职于任何此类防御。

鲍勃•伍德:而分配给你的任务通常不会为你提供许多有关管理结构的信息。

科里•古德:是的。你真的不会了解到许多有关你上一级的任何事。你只会了解到有关与你共事的人的一点点信息,但信息在指挥结构上不会真正的自由流通。

大卫: 如果汤普金斯仍然参与这些会议,而且他仍然拥有参与机密工作的许可,你似乎相信这是真的?

鲍勃•伍德:是的,我并不认为,他能够定期获知任何非常具体的事情。他声称,是韦伯斯特告诉他讲述这一切。我想他在书的封底上是这样说的。

大卫:那么韦伯斯特是谁?

鲍勃•伍德:这是他本人认识的一位海军上将,大概是在他居住在俄勒冈州时认识的。

大卫:OK.

鲍勃•伍德:一位退休的海军上将。

大卫:OK

鲍勃•伍德:他说,把一切都说出来吧。因此,汤普金斯才会如此轻松地畅所欲言。

大卫: 我想问你一个非常简短的问题,当你得知科里的证词,并看到其与你在之前七年,从汤普金斯那里收集到的信息有这么多惊人的交叉,你的感受如何?

鲍勃•伍德:我得出的结论是,可以想象你参与的,可能是汤普金斯发起的工作的最终结果。但我的感受是,汤普金斯没有方法来详细跟进这项工作。

我真的不认为他…事实上,我今天和他谈过。我没有问他这个问题。但我认为,在海军太空计划的制定过程中,他根本不知道这个计划。

大卫·威尔科克: 好的。本期《揭露宇宙》到此结束。希望各位能够喜欢。这是了解UFO历史学的一扇真正宝贵的窗户。来到我们这里的人,战斗在争取完全揭露的最前线,而我确 信我们终将迎来这一天,本节目正是这个过程的一部分。我是大卫.威尔库克,和我在一起的是伍德博士和科里。感谢各位的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