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集|政府恶意混淆信息中

片源:极光、微微、Zay、飞龙

翻译:极光

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政府很早开始就有目的地渗入飞碟研究会,通过收买学术人士,恶意扭曲事实,编造谎言,在人们的意识中植入外星人是“负面的”形象●特工组会对“目标人物”进行细致入微地分析,建立科研性的“人格档案”

●通过”人格表演者“制造网站论坛的辩论环”病毒“

●网络有时是人性最彻底的一面大


卫·威尔科克:你好!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欢迎收看本期《揭露宇宙》。今天的嘉宾是科里·古德,这一集中我们会讨论政府手下的恶意混淆客,我们在网 上最恨的一群人,他们总是极力散布非常负面又颓废的观点。但他们真的只是一般老百姓,还是另有蹊跷?科里,欢迎来到我们的节目。

科里:谢谢你!

大卫:我想首先谈谈刚开始播映的一个很古怪的电视剧。任何Netflix的订户都可以收看,这个电视剧叫《升天》。《升天》描述的是一个甜蜜的陷 阱,当观众从这个节目中发现有关秘密空间项目的事,他们在网上专门设计了网站,让人可以找到有关信息。表面看它只是一个网站,其实他们是在找那些泄露真相 的人们。此举引发了政府的打压。《升天》这部电视剧里所说的是真的吗?他们真的故意招扬消息,看有没有揭发者站出来,让他们相信这是一个可信的网站来揭露 事实,结果却发现这只是一个陷阱?

科里:没错,他们利用网站,利用在论坛贴贴子的人们,还利用已被他们的线人收买的知名的学术人士。对于如何打入这个领域他们已经是专家,他们打入了飞碟研究者的社群,还有早在1950年代就打入了刚形成的秘教组织。

大卫:所以网上人们用来研究飞碟的信息有多大部分属于这类情况?这是偶然事件,还是普遍存在的现象?在飞碟研究群体中这类谣传有多普遍?

科里:让人难以置信,信息是被很紧密地控制,又被严重扭曲的。

大卫:所以我们面对的是什么?是不是说一位普通人觉得自己已经花了很多功夫,用功钻研学到了全部现有的飞碟的知识,其实他们获知的信息掺有大量的假情报?

科里:是啊,跟我聊过的一些人很气愤地说:“我在这一行已经40到45年了”。“研究这个课题已经10到15年了,我经历了很多”。他们的自负让他们一时无法相信他们被那些渗入者散布的谣言而蒙骗。

大卫:让我们谈谈绑架的问题。相比之下,这事很蹊跷,比如约翰·马克博士,哈佛大学博士毕业的心理病学家,也可能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我记不清了。 是麻省的两个常青藤大学之一,我记得是哈佛。约翰·马克博士,正统主流心理医生,发表了很多文章,在面谈中用催眠术来做治疗手法。病人被催眠后开始讲述遭 遇外星人的经历。他写了一本巨著,像我写的书那么厚,五百多页的一大本书。约翰·马克的《绑架》一书例述无数人们报道的经历,他们的经历是和善的接触,触 动心灵,扩展灵魂的经历以及对人类社会极为乐观的预言。他说在与外星人的接触中这一点是很一致的。之后据说他在冰上滑倒了,摔了一跤撞到头,然后就死了, 刚好是飞碟研究开始发展之际。但是几乎一半以上研究“外星绑架”的人与约翰·马克持完全不同的观点,他们说被绑架是很可怕的经历,完全是负面的。外星人把 你抓上去提取基因样本,恐吓你然后令你失忆,再把你送回来。我们来聊聊绑架事件的叙述吧。某些人不断散布非常负面的有关绑架的消息,他们是被政府雇佣的 吗?

科里:不一定是被雇的,只是轻信了一套谎言,因为是经过他们精心编造又包含很有说服力的信息,他们知道会令某些人轻易相信的信息。

大卫:有没有可能有些人是被雇佣来冒充普通学者写书的?

科里:这绝对没错。好的。我们不提真名,但我现在对一个人有很大怀疑。

科里:最重要的手段是掌握一个人的心理分析档案。有了某个人的心理分析档案,你就能想办法介入他们的生活,然后加以操纵,控制他们的信仰系统。知道他 们在找什么,他们研究的是什么领域,他们对什么感兴趣,然后把派出持有那些信息的人,当然已经掺入了你故意加的假信息,然后他们就一跃而出…看到情报就上 了钩,你就成了他们之中的一员,我想他们现在是在转述你传出的一套,如果你是假信息的散步者之一。

大卫:我们来谈谈心理分析档案吧。你对此很清楚,我们观众还不知所以。假设说网上某人成为了目标。你到底能看到什么?他们到底会如何出手?他们在找什么类型的人?

科里:不同类型的人,他们会把你的性格分类。

大卫:这是什么意思?

科里:性格类型主要分16类。你可以做测试来确定自己是哪类,他们有多个大篇大篇的材料形容你的个性。性格分类是经过很多年发展成的科学方法。

大卫:我记得大学时我主修心理学。有一个叫做MMPI,就是明尼苏达多项人格问卷。它是一个很复杂的多项选择测试,测试结果就很像你所说的。

科里:对,很类似。

大卫:明白了。

科里:多年来他们不断推新。

大卫:是的。

科里:他们要确定你的个性。多数人以为每个人的思维方式都是一样的,其实我们看问题、考虑问题的方式都是不同的。他们试图钻进你的大脑来搞清楚你想问题的方式,然后他们就会…

大卫:神经语言设计也是这个项目的一部分?

科里:是的。

大卫:好的。是怎么成为一部分的呢?我听说有些人视觉感比较强,有些人听觉感强,还有另一些…从他们看东西的样子,比如他们挥挥手,他们说话时目光注视在何处,这与他们正在使用大脑的哪一部分有关。

科里:他们需要拿到这类信息才知道怎么对你下手最有效。他们还会竭力搜取你的信息:你交了什么样的朋友,看什么电视节目,在网上追随哪一类信息,你在 社会化媒体中发表什么样的评论,他们把所有这些整理到一起,他们旗下有一班各类心理医生来分析它,最后总结成一份个性分析简介。看了这份简介后一个特工就 知道,这个人在这个情况下很可能会这样做。或者是如果我想要这个人这么做,这个情景最有可能引发这一反应。

大卫:我参加过若干个陪审团,那些律师们最后总是对每个人提同样的问题。他们挑人组陪审团时显然是要选那些最有可能为他们打赢案件的人。

科里:他们在分析你的性格。

大卫:是的。

科里:所以你说的是心理分析?有没有文件?是不是钉好的一大摞文件可供人翻阅?有多少…

科里:要是打印出来的话。

大卫:所以是一份书面文件。

科里:是的,是一份打好的文件。那要看是什么类型的信息了。如果他们偷看了你的医疗档案,他们就知道你在服什么药。如果他们什么时候想要偷换你的药,那类信息就很有用。他们试图了解有关你的一切,所以会包括医疗信息,按理说本应是保密的,你能想到的。

大卫:这许多年来我们听说的事请之一,我在这一行已经很久了,当行内的人被特工人员联系时,这曾一度经常发生,他们其实是想吓唬你,他们唬弄你, 你会想:“那事我没跟任何人说过,你们怎么可能知道?”这就令他们很嚣张,他们会用各类监视的手段,他们想要掌握各类个人隐私详情。所以这种分析是在找弱 点?有没有针对某人弱点的实战分类?你要是击中这个要害,他们就会崩溃。击中这个要害,他们就会倾家荡产。击中这个要害,他们的感情就会破裂。击中这个要 害,他们的家人就会反目相对。而切中这个要害,他们就会去逛商店,他们在购物中心时你就能盯准他们的车?

科里:差不多。

大卫:哇。这些文档的基调是什么?是冷嘲热讽,还是像科研文件不带感情?

科里:是科研性,实事求是的。

大卫:所以没有太多难听的看不起人的段落?明白了。让我们来聊聊这集的重点话题,是我们见识已久的一件事,人们参与网上论坛。我最早上网时用的是 速度仅每秒14.4千字节的拨号式调制解调器,我开始还不知它有那么快。我只用每秒4.4千字节。“好家伙,速度到每秒14点4千字节”。

科里:我记得。

大卫:我最早上的网站之一就是理查徳·侯格兰的论坛网站。我心想,这人在夸夸其谈,说火星上有个纪念碑。它貌似人脸,明显是人造的,旁边就是金字塔,脚下还有一个五面的金字塔。

网站,火星上的人脸。

网站上的火星

网站上的火星金字塔这些都被美国国家宇航局拍了照。从几何排列可以推导出全新的物理学,有关球体内部有一个四面体。这就是木星上大红斑的位置也是地球上夏威夷的位置,如此云云,哇!

木星的巨大的红色斑点在19.5º纬度.

蓝色三角标记为19.5º 地区

119.5º虚线以上热带地区的固体线标示

我 开始阅读有关材料,那些人为什么如此愤怒嚣张?这些年来我开始意识到那些无理的怀疑论者是永远不会承认你说得有道理的。他们会永远坚信不移。他们的观点一 点都不会动摇,而且他们总是会不断抨击。任何正常的讲道理的人,当你讲明了道理时都会承认错误:“对,对,有道理我也许应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但 是这帮人就跟原教旨主义者似的,他们光是象乌鸦一样哇哇叫,他们固守自己的观点。在网上碰到这类人时,你觉得他们都是被雇来的?

科里:不是所有人…有一个现象叫做匿名之力。互联网匿名的性质让网民们觉得很有力。他们觉得…尤其是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不敢站出来说话,他们在匿名的 互联网上就过度补偿。有些人是自恋狂,神经病,就爱挑起连环辩论,就是那样。但同时我也绝对肯定,因为我曾帮助建立一个政府组织的信息中心,其实就是政府 手下的网络恶意混淆客。

大卫:你帮着建成的?

科里:对,我做为情报技术员建了一个虚拟数据中心,每个工作站有一台计算机运行虚拟机软件,同时有六个荧光屏显示。

他 们打开虚拟机软件平台,再打开虚拟电脑屏幕。就像你登录到自己的电脑。你打开虚拟机和虚拟电脑,但这台电脑可以是全球任何一个的服务器,IP地址可以在任 何地方,不管服务器在哪。所以你做在工作站前启动那些虚拟电脑,用世界各地的服务器,假装是在那些地点用那些IP地址。这帮人会在网上假造十多个不同的化 名,还有相应的背景信息,再连上相应的社会化媒体,编造的假身份都很复杂化。这些特工 我们通常管他们叫“人格表演者”。这个项目专招反社会型的狂人,专长是撒慌和卧底,反社会型的精神兵干这份工作最拿手。他们会坐下来。有些人会恶意混淆信 息。有些被派有目标,专盯某些网络论坛,网上的秘教论坛,用三四个身份登录,他们一见到有意义的论题或是他们要压制的话题,坐在那儿开始大搞破坏,端坐着 自己跟自己假辩论。表面看似三四个人,爱闹事的人在斗嘴,其实是一个人坐在电脑前,利用世界各地的虚拟终端,用不同的登录名假冒好几个人。

大卫:有些人到我的网站来,一大群人同时露面,一起开始宣发反犹太的评论。我们要是不管,有人就会说:“大卫·威尔科克的网站包容反犹太的内容”。

科里:我会立即亲自把那些网贴删掉。

大卫:所以这类攻击用什么手段?我觉得大家很难相信的是,这并非自由公开的辩论。他们是试图令大众对这些消息起疑心吗?说到底他们就是要让这事显得不属实?

科里:他们散布假信息来搅浑水,让人们怀疑或是让人觉得有不一致的地方。他们会推出一整套假消息,与他们刚刚散布的一套完全相反,他们挑拨人来加入辩 论,然后把它变成轮环论,让人不耐烦,搞得大家都不愿意再回来,有时他们干脆对整件事不屑,他们在不同情景下用各种手段来操纵公众的心态。对有些他们不喜 欢的话题,那些坚定的支持者甚至会被在网上骚扰和跟踪,他们还与无辜的网民结成联盟,来说服或操纵他们,找这些人麻烦。让他们转而操纵其他持类似观念的人 来制造冲突。所以他们不只操纵与他们不同意的人。他们还找其他持怀疑意见的人,把信息传给他们,让他们觉得:“我就知道”。他们再把假信息往下散播。这类 事我见得多了,有些博客的动机可能是好的,他们只是有一定的观点,但他们对接收的信息没时间核实就继续传下去。说实在的,任何人都能写博客或是印发自己写 的书,或开个YouTube频道。这类人中也有可能已被受损了。

大卫:如果有人变得很激动,这对阴谋集团有好处吗?还是让人保持冷静更好?

科里:是的。他们的企图是让人失去平衡。你要是很冷静地展开讨论,他们就把你引进轮环辩论,让你最终丧失冷静,然后他们就能指着你起哄。

大卫:是的,一个贴子现在就能毁了一个人整个的职业生涯,不到140个字就能毁了一个人的一生。

科里:对,会毁了你的声誉。你网上的全部活动都留下数码脚印,不管你当时有多激动,多气愤。

科里:对,这帮人很狡猾。很多人刚开始会很友好,你甚至会觉得跟他们很有缘,然后他们就对你翻脸,把你告诉他们的消息公开。

大卫:他们会利用人的自负捧你,让你觉得很重要?

科里:没错,要是有人说你很独特,让你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说你的工作多么重要之类的话。听起来是好,但你就一定要防着点。

大卫:我刚入这一行时有些人给我写过很精深、充满赞美的邮件,但我要是一回信,他们就很快翻脸,从对我赞不绝口一下变成大发雷霆,极端负面。

科里:很多一度友好的人,因为我没有与他们视频回应,对我翻脸,人数之多让我吃惊。我忙得没时间在几星期内视频回复,结果…有一部分是基于性格,这是人的本性。我们建的这些信息中心,完全是针对那些传发消息的人,同时也找出这些人,向上汇报,然后对他们采取行动。

大卫:让我们再给观众重提一下,格伦·格林沃尔德在离开《卫报》后 建立了自己的网站,叫“拦截”。有一系列有关斯诺登的文件,他们揭露消息的过程都在“拦截”网站上有报道,包括特工们发起这类攻击用的流程图和行动计划,该说什么。

斯诺登揭露的旨在培养如何成为一个在线巨魔人员的文件材料中甚至还包括斯诺登文件,就像疾飞的海鸥,形影如飞,看来会有点像飞碟。那张照片就在中间,没有评论。但你要是把线索连起来就能看清楚了,飞碟论坛是被他们侵入的社群之一。

科里:没错。秘教飞碟、政治论坛以及其它非政府机构论坛是他们的主要目标。

大卫:就在斯诺登即将泄密之前,要知道当时还有其它消息刚被曝光。其中之一就是…斯诺登事件之前的几天,“茶叶党”的成员突然被美国税务局抽查,抽查概率异常之高。他们有权力那样做吗? 他们可以通过各种组织渠道,包括报税、健康保险甚至你的工作?

科里:你一旦被上报就被列到若干个黑名单上,你就成为公开的目标,可以被多种方式受攻击。你要是被认定有威胁性,就会被列入那些对政府有威胁性的名 单…你我的名字都肯定在名单上,和很多我们认识的也在关注这类信息的人们,尤其是那些直言不讳的人,他们的名字肯定也都在其列,蹊跷的事就可能会发生。

大卫:我第一次为我的网站做为公司开银行户头时,我被告知我必须要为税收目的开个有限责任公司。

科里:我也有一样的经历。

大卫:那家银行,他们准许我开户前,派人做了检查。这只是简单的银行账户而已。那位女士自认聪明,在谷歌里查询“大卫·威尔科克”,谷歌的第一个 查询结果就是“大卫·威尔科克诈骗”。“啊,他一定是诈骗犯。”我回去跟她说:“你知道我写的两本书被列入《纽约时报》最畅销书目,而我的节目在历史频道 收视率第一?”啊哦。我跟她说,我所有的同行都有这样的经历。有些人对有争议的信息有意见。我说的就那些。所以这类事是真的。大家要注意。你只被调去做了 一周的咨询工作吗?还是做了更长一段时间?

科里:一般只是被雇来做视觉虚拟。我被招去建造虚拟环境,帮助他们把工作站设置好,教他们如何在我和其他人建成的虚拟环境中浏览。完成后我们就走人了。

大卫:所以你用一套六个屏幕,上面三个,下面三个?

科里:对。

大卫:运行虚拟机软件,每个屏幕变成世界另一个角落的一台虚拟电脑,IP地址被伪装成来自别的地区?

科里:是的。

大卫:他们把所有的屏幕同时运行,来自己跟自己辩论?

科里:有时是。他们会坐在那里,用自己假编的身份相互争辩,也有时会同时加入若干个不同的论坛挑拨是非,引诱人来回应,在这儿插几句,在那儿搅和点麻烦,再回到另一个论坛,更新一下网页看看,做做这类事情。

大卫:这可能会惹恼一些观众或让他们气愤不已。对此有什么对策吗?传播这一意识,还有你站出来证实了斯诺登在格伦·格林沃尔德的“拦截”网站泄露的材料?这是过程之一吗?而且,我想,如果有人故意这样,这是最佳的对策?是跟他们争辩好呢?还是试图揭露他们?

科里:第一步就是记住这类事会发生。第二步…我也犯过一样的错误,经常是难免的…不要理他们,当做没看见。假装没听见他们的话,这会让他们发疯。千万 别被卷入循环辩论。你要是跟某人对话时觉得会演变成循环辩论,他们被卡在一处,反复争论一个毫无意义的论点,你就扬长而去。

大卫:他们发现的人性的哪一点让我们专盯上一封批评性的邮件,即便是有上百份的正面的好评邮件?或是有上百个正面的网上讨论,但有一个人讨厌我们,大家就群起而攻之?我们的弱点在何处?如果我们要避免这类冲突,应该如何弥补这些弱点呢?

科里:专盯着消极的一面是人的天性之一。但是回到性格分析档案,他们已知你的弱点。他们如果知道你不喜欢…比如你对自己的下巴不满意,他们就专门提你的下巴。

大卫:你觉得大家是否应该在现实生活中真正的友谊上多花些功夫?

科里:是的。

大卫:因为我在这行二十多年来,与别人面对面谈话时,从未听过像我在网上评论或电邮中经常看到的,那种严重不敬的态度,我几乎每天都能碰到十几到二十几次。

科里:任何人在网上的行为都与现实生活中不同。即使他们说:“我一贯就是这么粗暴不屑。”对有些人可能是事实。但就连最慈爱的老太太在网上匿名的情况 下,当可以完全直言时,她们也可能有时失言。那力量来自互联网的匿名性,让人可以说出面对面时一般说不出口的话,那不是交友的最佳方式。我知道很多人在交 友网站上结识到他们的知己,我不能否定这一点。但网络论坛已被极为严重地破坏了,不光是有心理问题的网民,还有政府派的恶意混淆客们。我自己已经不到那儿 去了,它们被损害极深。

大卫:如果有人要传播真相又同时感觉有些人不听真言,他们有什么正面的方法来宣传这个消息?如果对方听不进去,要跟他们争吗?要尝试一下然后退出吗?怎样用正面的方法来与邪恶势力斗争,让真相见到光明?

科里:对愿意听的人宣传。有些人你是说服不了的,所以就转到其他感兴趣、好奇的人。别把精神浪费在光想与你争辩的人身上,浪费时间。

大卫:我想这一集刚好可以在此收尾。这里是《揭露宇宙》节目,我是主持大卫·威尔科克。谢谢您的收看,下次见。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