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3日Rob Potter访谈

  • A+
所属分类:柯博拉访谈
摘要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12月23日Rob Potter访谈Rob – 大家圣诞快乐。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光的胜利电台节目。我是主持人Rob Potter。这次是一期关于柯博拉的特别采访

『地球盟友』『柯博拉Cobra』2014年12月23日Rob Potter访谈
Rob – 大家圣诞快乐。欢迎收听新一期的光的胜利电台节目。我是主持人Rob Potter。这次是一期关于柯博拉的特别采访,由于技术原因有一点儿延迟。一如以往,我们的Rique Seeraphico将会花上宝贵的时间来调制柯博拉的声音,以便更好更容易地听清柯博拉的访问。我们会有一些非常好的消息更新。昨天我们才看到柯博拉关于门户激活的最新消息。我们将讨论此次门户激活。首先,我们非常高兴能欢迎你的到来,柯博拉。非常感谢你能来到此。
Cobra – 谢谢你的邀请。
Rob – 是的,在当前世界,有很多令人惊讶的事情正在发生着。我会将关于埃及的一些兴奋话题留到最后,我们先来谈谈一些比较世俗的事情,从比较沉重的话题开始,然后慢慢进入到轻松的话题。今天,我们看到了很多转变。道琼斯S&P指数上今天攀上了18000点,这宣示着牛市的到来以及经济复苏。目前也有一些关于俄罗斯货币操纵的预言。如果你愿意,我想让你来谈谈目前迷雾重重的状况。人们想知道的是:石油价格下跌到底是来自正面势力的操纵,还是负面势力操纵的结果,或者这仅仅只是正常的商业行为。我们可以期待一些事情呢?
Cobra – 基本上,这是阴谋集团所操纵的,因为他们想影响俄罗斯。他们想让俄罗斯跪地求饶,但这不会有用。
Rob – 是的。我一直在关注过普京和奥巴马的国情咨文。在世界范围内,我相信真理,相信自由和正义,我并不真正世俗。我愿意相信,美国人可以领导出一条通往伟大与繁荣的道路。但关于总统被操纵,我相信是阴谋集团控制的脑控植入程序,透过这种方式,我在想这条道路的到来是不可能的。下一个有关当前世界局势的问题是:很多人都在谈论你在博客中所提到的布什/克林顿犯罪家族集团,可能会在"事件"之前被打掉。现在你相信这会有可能吗?
Cobra – 是的。正如我在报告中所说,在门户打开之后,这是新出现的一种可能选项。之前是非常不可能的,但现在有如此多的光来到这里,以至于耶稣会及罗斯柴尔德能生存下来的唯一选项就是抛弃光明会,这恰恰就是目前你在大众媒体上所看见的事情。因此,是的,那是一种选项。
Rob –关于“采访”( 刺杀金正恩)这部电影的审查,被闹地沸沸扬扬。实际上有证据显示,Tom Hennighan透过乔治.索罗斯给了朝鲜最高统治者几百万美元,正试图制造某种冲突,基本上这是一次对人类的洗脑阴谋集团的影响力相当大,直接牵涉到大众媒体和电影,不是吗?
Cobra – 是的,这是一个过时的故事。基本上,大众媒体从其诞生开始就遭到阴谋集团的控制。
Rob – 我也想特别地问一下关于埃及冥想的情况,想深入地谈一谈。2012年的时候我们在那里,当时在塔希尔广场上还有一些紧张的政治局势,在之前及之后都有很多事情发生了。我们一直听闻到那里所发生的各种各样的情况。但你能否告诉,普通民众普遍感受是什么呢?我知道,那时当我们在吉萨那边的时候,并没有太多感觉。在门户激活的时候,穆斯林兄弟会的人在背后看着我们,有很多其它组织在那里也有其它活动。当然,我们所报道的炸弹恐吓也是很重要。但我想说的是,2012年时我们在吉萨的时候并没有那种普遍的紧张气氛。今年的埃及是怎么样的呢,在市中心发生了什么呢?
Cobra – 实际上,紧张气氛被平息了。人们仍然非常激动,但这更多地是与普通的生活经历有关,并没有太多的政治紧张。但那更多是关于生存斗争这样没有解决的问题,因为我们仍然还在这个星球上,其基本环境并没有太大的改变。
Rob – 是的,一些人已经提到埃及总统,我想他有犹太方面的联系,人们感觉到他是一位有阴谋集团倾向的成员。你对此有什么评论吗?
Cobra – 我并不赞同。埃及的形势在很多都比其他国家好。因为埃及已尝试尽可能地与阴谋集团切割。
Rob – 好的, 现在我想问你一下, 你能否讲讲关于门户激活的情况呢?你们这群人有去了塞加拉吗?并在那里的启蒙之地进行了激活冥想?
Cobra – 没有。实际上, 我们是在吉萨高原进行了冥想激活,但抵抗运动在同一时间派出一支特别小组去了塞加拉。
Rob – 非常好, 很棒, 能知道这些真的很好。你也提到过, 总共144000名地下抵抗运动成员以及阿加森成员参与了,或者还有一些银河联盟成员部分参与了。
Cobra – 主要是抵抗运动成员及阿加森网络。
Rob – 因此,大部分人都来自X行星,他们紧急地来到此,就是努力地解放这颗星球,是吗?
Cobra – 是的,在抵抗运动来到之前,阿加森网络的成员就一直在努力,现在是两个组织的合并,但也有之前没有参与的其他正面组织来加入。
Rob – 好的,关于此次激活冥想,你能否再多评论一些?再多分享给大家一些,比如你们去哪里做的,做了些什么,让人们能了解到大致情况。
Cobra – 基本上,冥想指导已经在博客上公布出来了,人们都可以看到。实际上,此次激活冥想本身就是一次非常紧张的事件。它需要我们所有人都致力于完全的风险,进行全神贯注的投入,集中我们所有的能量,因为这次门户激活是巨大的。能量是非常非常强烈的。我很高兴,我们已经设法进入到了突破阶段。关于此次突破阶段,我会在将来再多说一些。简单的说,我们不仅仅只是等待事物的发生,我们不再对当前的状况缩手缩脚了,我们会积极地准备这次突破。你们会在几天之后看到已经产生的结果。一些事情正在发生,这是之前一直都没有发生的。
Rob – 是的,我也能感觉到能量的转变已经非常强烈了。在光之工作者团体中,一直都有很多分歧及其它各种问题。在这里,我不会指名道姓的说出来。人们仅仅只是(情绪)的反应,误解,以及对所期望的事情夸大说辞。在一定的光之工作者群体之间,都有着不少紧张关系。他们内部都一直经历着很多争吵和内哄。当他们看到这些来自不同地方的光工们,过去可能都一直一起工作着,然后突然又离开了,你可以建议做点什么吗?有些人可能想要光工们否定一些讯息。如果这些人一直在争吵不休,这就不可能是真实的光工团体。但情况并非始终如此,不是吗?
Cobra – 好的,基本上是因为人们正受到执政官网络的触发。1.不要投入进这些戏剧性情节 。2.原谅,原谅,原谅。不要牵涉进任何类型的评判,因为这是不会有任何成效的。这是一个时机去联合我们的力量,而不是分离它们。正如过去已经说过很多次,我会再说一次,任何牵涉进解放进程的人们,请不要相互评判,要团结我们的力量。这是此时我们所需要做的。
Rob – 非常好。我也有另外一个问题。你提到了在等离子网络方面有一个突破。我从一个消息来源听说到,我并不确定此消息的真实性。但我被告知,扬升大师基督在离开胜利者1号宇宙飞船之前,向那里的理事会做出了一个声明,他说:"从空中消失(Be gone from the air)"(注:不知道什么意思)。有报告说,那里的情况很紧张,我正感觉到疑惑,感觉很神秘,可能是真的或不是真的,我并不确定。关于此,我也不会做出明确的陈述…但你提到了针对等离子网络有了一个突破。你能否分享一下关于标量场的一些讯息,它也是与化学凝结尾项目相关的。
Cobra – 是的,关于化学凝结尾项目,其中的一个目的就是,在大气中创造一种媒介物,它可以更加有效地引导等离子标量波,以维持整个地球帷幕。迄今为止,光明势力已经采取了一定的行动,并有效地移除了其中的一大部分。这并不会影响到飞机所喷洒的化学凝结尾,但它确实会影响到等离子波,并且许多等离子体发生器已经被移除了。
Rob – 非常好。这是我想听到的,也是过去一直思考的。这会不会引发来自以太层及星光层寄生体的更多敌对行动呢?好像可以确定的是,当它假定要发生的时候,那么它就会产生,似乎有很多不同的能量穿过人们的体内。我也正注意到,在很多关于人际关系的报告中,有许多来自紧张压力的意图想法浮出表面。
Cobra – 是的,实际上有两件事情正在发生着。1.非物质层存有的反应,2.实体占据问题(寄生体植入问题)因为在这颗星球上有许多人,尤其是那些有潜质成为光的人,他们在过去已经遭受到寄生体的巨大攻击,那些实体(寄生体)透过等离子网络被放置于适当的位置,并在那些地方维持着。现在,这个等离子网络正慢慢地被移除,那些实体正变得非常活跃,并干扰着人们的生活。那些过去很平静的人正开始突然变得发疯,行为反常,这是因为这些实体正在被触发起来。
Rob – 嗯,是的,很有道理。它们会去到那些传播真相的人们那里(Cobra-是的)。关于此,我最近也遇到了这样的一些问题。好的,现在我们来谈谈一些事情:人们对纳米科技很好奇,你之前也提到过。现在我们有许多新的听众在跟随着我。我们分享的讯息就是你所分享的,很多人都在分享,并正唤醒普通民众,因此我们有许多新人会看到我们的讯息。他们不总是有时间又从头开始回顾你之前所说的,你能否再给我们分享一下关于纳米技术的讯息。一些人称之为智能灰尘,或者诸如此类的先进科技。一些人非常好奇。这些技术会不会导致呆滞迟钝,它们能不能被清除,或者说,它们仍然在某些人的身上发挥着作用?现在,正在发生着什么?
Cobra – 这种技术的大部分都已经被移除了,它不再是一个大的威胁,或者说不再是一个大问题了。
Rob –是的, 但仍然有一些影响在继续。
Cobra – 它对一些方面的影响仍然存在着,但不需要再担心。有其它的一些因素,其影响比这个还严重得多。
Rob – 是的。我通常不会做个人的健康咨询,或此类事情,但我想这个可能是与能量有关,我将真正很快地阐述一下。在之前,我有让你了解过这个案例,因为故事有点长,所以你也可能理解到这个案例。有一位女士,每天只能睡一个小时。她的一位朋友真正非常担心,并问到,我们能为这个人做点什么?她仅仅只睡一个小时。你有没有什么建议可以给她?她似乎无法进入到所需的深度睡眠之中。我们不是想让你进行诊断,但一般而言,如果有人睡眠存在困难,你有什么建议呢?
Cobra – 好的,一种可能的暗示是,压力太大了。如果一个人压力过大,那么他就可能无法足够地放松,并获得睡眠。另一种可能是,来自标量网络或者非物质实体的干扰。我会建议走进大自然,在自然环境中住上几天,在自然环境中入睡,可以远离现实生活的电磁污染。
Rob – 是的,那是一个很好的建议,非常好,我很喜欢。因为如果身体无法真正地脱离电子环境的话,人们总是会被这些电磁所强制干扰,然后会醒过来。这里有另外一个问题。我们知道,星光层可能是这个问题的普通回答,但人们还是想知道,当我们睡着的时候到底去哪里了。
Cobra – 很明显,物理身体会待在其原来的地方,但你带着以太身体一道离开了物理身体,有时候你们也会以星光体来探索你们的周围,因此这取决于你们的意识水平以及睡眠的深度。你们意识的焦点会从物理身体转移到更高层面的非物质身体,当然,当你们醒来的时候,你们又回到了物质身体当中。
Rob – 因此,你的意识实际上可以从你所在的环境扩展至行星之外,在那个情况下会有各种各样的可能性。那里会有很多不同的地方可以去。
Cobra – 这是有可能的,如果你的意识水平足够高的话,如果你能够穿透这个帷幕,并从编程中脱离的话,你就可以办得到。
Rob – 好的,这是一个很好的说明。这里有另外一个问题,人们真得想再次听到更详细的描述。这个问题是,当我们死亡之后,会去哪里呢?我们知道,物理身体会化作尘埃,而我们有着各种各样的其它形态的身体(比如以太体,星光体)。我们是否会剥去所有身体,然后在一定的层面上进入到我们的灵魂体之中呢?你能否解释一下呢?我们之前已经探讨过了,但我还是不断地收到人们的提问。你能否再解释一下,这个过程是怎样的呢?
Cobra – 好的,这是一个渐进过程。当我们死之后,我们会来到一个超维门口(前方是一条走道),我们及我们的意识会一起离开物理身体,然后穿过这条走道,实际上这条走道就是等离子层。如果我们不想待在等离子层,那么就会向前行进,朝向以太层面。在那里,我们会待在那里一段时间,释放一些我们的个性,我们的信仰体系,我们的做事模式,然后继续前往,直到星光层面。
所以,在我们死亡之后,我们倾向于在星光层面花上大部分的时间,有一些灵性觉知足够的人,会继续朝心智层面前行,然后会在更高的心智层面待上一段时间,在那里他们与自己的灵魂进行持续的连接,与他们内在的更高存在进行持续的连接。他们会再次接收到转世的冲动。这股冲动可能来自于他自己内在的驱动,去要求转世,或者可能来自于帷幕,来自于执政官网络。
Rob – 如果他们跟随着这股冲动而下来的的话,他们是来自更高的心智层吗?他们是不是必须要签订协议,或者说签订协议只是一种选择,他们下来就可以前去转世呢?顺便说一下,协议的内容是什么?协议内容会不会是这样(执政官操纵):好的,这就是你下一世的情况,你想要获得这种经历?你会处于这里的物质层面上,你会被我们的网络所拴着。你将会进入,你知道你将会被放置植入物,你同不同意?是这样的一个过程吗?
Cobra – 这是一种非常复杂的情况。首先,你会有一些没有解决的个性问题,这很容易会把你拉回物质层面。你与某些人会有一定的没解决的状况,那么你想再下到物质层面去解决它们。然后,你本身也有着更高层面的任务,而且你还受到执政官的操纵,除此之外,你还有各种各样的所谓灵性导师的影响,但实际上他们并不是灵性导师,它们正给你们一定的建议,这些建议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你们的最高利益。所有这些种种因素结合在一起,又加上执政官标量技术,共同决定了你的转世道路。
Rob – 好的,因此在那里你会有一种冲动或者说驱动力,在生命中,无论你可以收集什么或者专注于什么,你都会被吸引到某种境况下去创造些什么。我们不会称之为业力,而称之为显化法则,此法则被用来确保去寻求平衡。后来,我们又有了执政官网络,其正试图破坏一切。接着,我们又获得了更高层面的正面影响。因此,在你们的整个转世过程中,都一直会遭受到这些影响,你们要试图描绘出这样的画面,你们是一位光之存有,你们正穿越(进行转世)….在转世过程中,你们会不会与其他方面有一种特别沟通呢?让我们称这些方面为灵性个性,他们会在你们的转世过程中出现。或者说你们只是盘旋在地球上方,然后你们被吸引到一位怀孕的妇女,你知道你将会进入到她的体内,然后你就进去了。我想知道,转世协议会是什么?我们将会转世到哪里呢?关于什么时候转世进入到体内,你能否给出一些解释?那是什么样的过程?你实际上是否会同意这一切吗?或者说,一旦你准备转世回来,(上面说的)这些影响力才开始将你引入到体内?这就是我们的问题。
Cobra – 好的。在某种程度上,你确实赞同这些说法。你自身的一部分你想要转世,但做出决定通常会遭受到执政官的操纵。你可能会被给予一定的选项。那些选项可能符合,也可能不符合你的最高利益。在你的周围会有一些灵性导师。那些灵性导师或许是光之存有,但他们自身也可能被操纵了。他们可能在那里正在做好事。
这要依据具体的情况。你所看到的这份你签署的协议,实际上是你内在方向的反映,因此你决定不进行转世,没有什么可以强迫你进行转世的。但如果你在物质层面上还有一些未解决的问题,当然执政官可以透过这点来加以利用,并强迫你进行转世,因为你有未解决的问题。或者说,当你还有一个更高层面的任务而需要转世完成,那么你也可以依照自己的更高自由意志来选择转世。但即便那样,执政官也会试图尽可能地决定你所转世的环境。
Rob – 是的,在整个过程中都在骚扰你(Cobra 是的)。谢谢你。这里有另一个问题,有人问,他们一直在尝试撤回他们的灵魂协议。一些人一直在谈论这个问题,而有一个人非常坚定地写下来,并宣布他们的协议无效,并开始发起正面的改变。但他们真实地感觉到,他们所宣布的转变并没有被尊重(没有发生)。你能否解释一下?如果我们撤回一份协议,并宣布它无效,然后写下来,那为何这些协议中的一些方面仍然会继续在我们的现实生活中扮演着角色,在我们的觉知观念中出现呢?
Cobra – 这是因为,我们会有很多次转世,在很多次转世中我们都签订许多灵魂协议,其中的一些协议仍然有效。你不得不完全地取消所有协议,这并不是容易的事。不要放弃,继续宣布它们无效,清理它们,这样你就会感觉到对这些影响力(业力)的牵挂越来越少。
Rob – 好的,这里有另一个比较小的普遍问题。你能否对抵抗运动在为"事件"推进的清理过程给出评论呢?你有提到,我们在此已经完成了一些转变。我们仍然需要在地球表面有一个临界人数。但是,随着部分等离子网络的拆除,这会不会是永久性的呢?阴谋集团会重建起来吗?
Cobra – 他们已经没有足够的资源来重建这个网络。这个标量网络需要在"事件"发生之前被完全彻底地移除,或者我会说,最好在"事件"前将其移除。另外,奇美拉组织及他们的外星技术,包括各种炸弹等这类东西,至今还没有完全地被清理掉,这些绝对要在"事件"发生之前被完成。
Rob – 是的,这个等离子标量场网络的移除,是在物质层面上进行的吗?还是抵抗运动在以太层面进行的,或者可能是人类军方成员无法触及的低级的星光层?
Cobra – 等离子标量场网络是在物质层面上。等离子发生器是在物质层面,它们是在物理层面被移除的。
Rob – 噢,这是非常好的消息。因此,我正想知道,他们仍然还有其它科技吗?
Cobra – 在周围他们还有相当多的科技。我会说,其中主要的一些技术就是各种各样的外星夸克炸弹以及标量等离子网络。
Rob – 是不是仍然还有一些物质层面的武器存在着?或者是它们可能存在一些更高的维度之中?
Cobra – 我不会在这个话题上谈及任何细节。现在这个仍然是一个相当敏感的问题。
Rob – 好的。我收到人们的很多提问,想要知道这个世界的最新情况,还有门户激活的情况,并且祝贺你们。我知道当情况变得紧张的时候会是如何,你们正试图让其发生。关于此,最后的一个问题是,你们是不是在其中的一个密室(chamber)中冥想激活的呢?
Cobra – 我们并没有进入到密室之中。我们是在吉萨高原的一些其它地方进行冥想的。
Rob – 非常好。这里我有另外一个问题,仅仅是一个普通问题。我们将要详细谈谈这些方面。你能否为我们解释一下神话故事里关于狄安娜(Diana),路西法拉(Lucifera),阿施塔特(Ashtoreth)以及爱希斯(Isis)之间的关系呢?
Cobra  基本上,狄安娜(Diana)和路西法拉(Lucifera)是金星的代号,上升的金星,早晨的金星。它是女神名字中的一个。阿施塔特实际上是阿斯塔拉名字(阿斯塔拉是阿斯塔的双生灵魂)中的一个。阿斯塔拉是后亚特兰蒂斯时期女神中的一个,它可能被命名于各种各样的名字。爱希斯是其中的一个。这与人们所理解或者崇拜的路西法没有任何关系,路西法有时候会被人们所提到。仅仅是在基督教崇拜被创建之后,阴谋集团或者执政官决定丑化所有女神的象征符号。数字666实际上是被用作一种女神的象征符号(注:基督教认为666是魔鬼数字)。五角星形是一种女神的象征符号,阴谋集团已经滥用所有那些象征符号,因为他们想要阻止人们去接触女神能量。
Rob – 是的,这种自然显化总是可以被看作纯洁的,也可以在任何时候被人为颠倒。另一个基本问题是关于我们所谈论的女神崇拜。你在之前提到过,我们谈论过神庙。女神崇拜实际上是将女性和男性的平衡带回来。透过神庙或者诸如艺术博物馆,人们可以走进去并享受体会其本质。你在之前已经描述过的。关于古老的女神,我想问你一下,你说过她们实际上曾经在这里存在过。在那段时间里,有不同的种族在这颗行星上存在过。在亚特兰蒂斯时代,各种存有,不同的外星种族曾经人类进行过混合,是这样吗?
Cobra – 是的,没错。我仅仅愿意解释一下某种事情。我们所谈论的并不是宗教所描述的那样,去崇拜一个女神。我们所谈论的是与造物的清晰、健康、美丽的女性面向而建立的内在连接。所以,我们不会谈及男女祭司,神庙或教堂的陈旧系统。我们正谈论的是内在连接,它可以作为美丽的建筑而显化于外界,这些建筑可以作为行星光之网格的锚定点而锚定能量。
Rob – 是的,在那个时代,有着各种各样的外星种族,基本上会存在着不同的外形,不同的大小,不同的肤色,以及不同的显性基因遗传,在我们中间,存在着一些具有高度灵性本质的存有,他们散发出一种巨大的临在,人们能享受与这些存有的临在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这么说准确吗?(Cobra:是的)因而,这些想法基本上说,他们是伟大的灵性老师。他们并不寻求个人崇拜,然而借助于他们的觉知和知识,他们散发出了一种平静与平和,帮助其他人在内在层面建立起一种与源头更直接的连接,你同意吗?(C:是的)我在想,可能是那些执政官网络中的祭司们,利用了外星种族与地球人类之间的这段历史关系,截取了其中的一些历史记录,并操纵篡改其成为某种更高的个人崇拜。这并不好,这些祭司操纵了民众的观点,透过宣称自己为中间人,而将自己当成为神的语言的全新解读者,是这样吗?
Cobra – 是的,正确。
Rob – 好的,谢谢。有一些人谈到了北京。他们说,北京有太多的雾霾,很长时间都没有像这样发生过,但这好像是突然出现的。关于此,你是否知道点什么呢?在中国,有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吗?
Cobra – 我会说,那里仍然没有太多的改善。
Rob – 好的,另外,中国在近地轨道也进行了一些太空探索。他们说,中国在最近几年已经到达了月球。关于太空计划,银河联盟和中国政府有没有什么合作呢?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呢?我在猜。
Cobra – 在一定方面有一些正面合作,但在这颗行星上到处都有,奇美拉组织在每一个国家的军队里都有人,包括中国。这也就是为什么你不会在中国的大众媒体上听到过有正面的合作关系。
Rob – 有人问到另外一个问题:显然存在着一个计划,我知道这是建立世界新秩序所经历不稳定过程的一部分,它允许大量的移民流入到第一世界国家,基本上会在民众之间制造紧张,因为那些进来的移民会接受到福利,从而造成了民众之间的紧张压力。许多本地人会受到种族偏见及社会经济压力的影响,从而对这些移民产生了偏见。这是一种被操纵的行为,对吗?(C:是的)。在"事件"发生之时,在我们打败阴谋集团之后,这些人将会拥有自由意志,去做他们想做的事。
Cobra – 嗯…你问的是哪些人?
Rob – 那些来自其他国家的移民。他们是冲着经济发展而来。他们将能回家吗?
Cobra – 是的,当然。到那时,这种情况会比现在完全地不同。所有那些人为制造的国家边界,都会被溶解消除,人们将开始明白来龙去脉。
Rob – 好的。这里有另外一个问题。请解释一下,是什么引起了同性恋这种行为?这种行为是一种黑暗能量的行为,还是光明能量的行为?
Cobra – 在大部分情况下,同性恋是执政官对性能量操控的结果,因为当性能量受到损伤的时候,或者当它不能以健康的男性或女性关系来表达出来的时候,它就可能以这种方式来表达,但也不全然是这样。也有可能的是,两个同性存有之间存在着一种灵魂连接,这也可以以一种性关系来表达。在此问题上,有很多因素在同时影响。
Rob – 好的,也就是说,不一定是光明或者黑暗能量的问题,它有其自身的原因,我们在此问题上不用评判。(C:是的)。好的,有人问到了透特(Thoth)的绿宝石板和赫尔墨斯(Hermes)的绿宝石板。这两个是同一种东西吗?(C:是的)你是否会相信,多瑞尔(Doreal)对那些石板的翻译是最准确的吗?
Cobra – 是的,我会说,那个翻译我觉得非常好。我想这是现在我所能看到的最好翻译。
Rob – 谢谢,我也同意这一观点。你也谈到过阿曼堤大厅(Hall of Amenti)。这实际上是在地球内部洞穴中很深的一个地方,是这样吗?内部的维度门户。
Cobra – 实际上,它是位于埃及沙漠下面的一个真实地点。是一个真实存在的启蒙中心,至今一直都未被发现。
Rob – 是的,你能否大致告诉一下,在很近的未来,我们会在吉萨高原下面发现UFO,其金字塔的深度大概会是多少?仅仅就告诉我们一点点,因为有人想知道这方面的讯息。我自己也对这个深度很好奇。
Cobra – 大约30-100米的深度,也就是100-300英尺。
Rob – 是的,我记起来了,在埃及的时候你提到过。你能否谈一下教皇方济在梵蒂冈所发生的事情中所扮演的角色?他仍然是一名耶稣会的傀儡吗?还是同时扮演着正反两面的角色?
Cobra – 他想把自己描绘成一位好人,因为耶稣会有一个劫持金融重置过程的计划,想将他们自身装扮成为人类的救世主,以便在"事件"发生时生存下来。这就是为何他正在做着一些小的慈善行动。如果他真得很真诚,天主教会在南美有着数万亿美元的土地,因此天主教可以立即结束这个行星上的贫困状况。如果他真的想成为一名伟大的好人的话,他可以发起这个转变。
Rob – 是的,这个主意不错。这里有一些很匆忙的问题。人类的人口正在增长。这些多的灵魂到底来自哪里?是不是有新的灵魂被创造出来呢?是年轻的灵魂吗,还是说在某种情况下允许更多的灵魂在此时来到这里?他们总是一直在等待吗?在两次转世之间,我们一直要等更长的时间吗?为什么这里会有如此多的灵魂,他们到底来自哪里呢?
Cobra – 在星光层面上,有许多灵魂正在等待转世。人口的增长只是因为实体世界的文明在发展,会允许较多的人可以生存。如果说有什么冲动让更多的人选择了转世,那只是因为当前的这个特殊时期,他们想要出现在这个物质层面上,因为这里是最多戏剧可以上演的地方。
Rob – 好的,因此这些存有全都处于地球隔离的过程中,那么以往我们都是要轮流转世的,是吗?
Cobra – 不。实际上人们之所以转世,是因为对他们来说到了合时的时间,或者说有着某种强烈的冲动去转世。是的,一些人必须等待很长的一段时间转世,因为在物质层面没有太多的选择去转世。
Rob – 好的。如果所有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冲动,我在想,那些具有最强冲动的人会被允许首先转世。人们想要来到物质层面,但没有足够多的载体或者婴儿来满足转世。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人口爆炸是一个正面的事情。它允许很多人在物质层面上进行体验(Cobra:是的)。好的,有人想知道,黎巴嫩作为一个国家,在清理中东能量方面的重要性,你是否可以给出一些见解?特别是巴贝克这个古罗马城市,其作为一个门户所发挥的作用。
Cobra – 是的,它是众多门户中的一个。它需要被清理,有着巨大的潜力成为光。在那里,有一些事情发生过,不是什么好事,需要被清理。
Rob – 好的,其实,问这个问题的人应该加入到“准备转变”实体聚会小组,在那里做一些正面的祈祷,也可以参加每周日的全球解放冥想。在那里,我们可以看到有一些工作正在进行着。这里有另外一个问题,有一些人对圣殿骑士,共济会以及阴谋集团的皇室很好奇。似乎爱希斯(Isis)是他们的女神。关于圣殿骑士的当前状况是什么样的?在圣殿骑士团中,有一个光明组织,也有一个阴谋集团光明会导向的组织在里面仍然工作着,是吗?
Cobra – 是的。实际上,我们有正面和负面的圣殿骑士团。光明会的问题在于,他们的派系是智慧与疯癫的混合。他们确实理解一定的事物,他们把这些完全与他们的情绪及心理不稳定给混合在了一起。这是非常危险的结合。这也是为什么这个行星的状况正如现在这样。
Rob – 是的,关于拿戈玛第法典手稿,Frank Strange博士提到过,这份手稿掩盖了一些东西。你认为这些手稿所说的准确吗?
Cobra – 是的。实际上,在公元四世纪执政官入侵并摧毁大部分神秘学校之前,拿戈玛第法典就是最好智慧碎片中的一部分。
Rob – 很好。Valiant Thor和Frank Strange博士将会很高兴听到此。实际上,我有一个有趣的见闻,这要回到我读过的你的一篇讯息。你提到过:你们将会非常惊讶,圣经里所说的实际上并非真实地发生过,这些错误讯息随后都会被清理。我非常好奇。Frank博士曾在一艘飞船上看到过一些历史硬币,他很高兴看到基督,看到了最后的晚餐(图画)。他说只有五个门徒出席了最后的晚餐,在最后晚餐的时候,有几百位妇女是处于核心门徒群里(注: 基督允许了很多女性门徒的加入)。你能否评论一下?
Cobra – 我不会深究细节。是的,我会说,大部分在圣经里所描述的事件,并没有照其所描述的那样发生。特别是关于女性的存在,有很多这方面的内容审查,在福音书里有很多已被删改。
Rob – 是的,我有了更多明白。自从我提出这个问题,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你总是以略微不同的方式来回答,即使是重复,但也有着启蒙作用。你能否谈谈路西法,他是真实存在的吗?他是被隔离在地球上吗?这个存有现在的情况如何?他与奇美拉这个敌对组织有怎样的关系呢?
Cobra – 好的,这个存有在很多年前已经被光明势力捉住了,并且他已经转投光明,现在正在帮助光明势力。
Rob – 噢,这是有趣的消息。实际上与Dr.Bell所说的一致,他也是这么提到过,所以很有趣能听到你能再次这么去说。人们想了解他们的梦境,最近我也一直接收到过很多这类的梦。他们一直想知道:他们是处于梦境之中?还是说他们正在被攻击?一些人正感到一些正面事物。最近我听到过,也收到了两三封邮件会这样说,人们一直感觉睡眠不宁。我也有点好奇。他们想知道,所做的梦有没有被操纵?这些梦境是不是在释放旧的灵魂合约?清理有在进行吗?在做梦的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们正在被操纵吗?做梦是不是一个自然过程,并没有被好人或者坏人所真正干涉?
Cobra – 梦境是受到操纵的,因为在星光层的执政官,尤其是在以太层的执政官,是有技术影响到梦境状态的。这些技术还没有完全被清理掉,但这个过程一直在进行着。因此,这是两方面结合影响的结果。
Rob – 是的,我一直看到有许多新的外星人照片从George Filer以及其他各种人那里冒出来。我们也看到了很多真正独特的会变形的飞船,它们看上去似乎已经超越了物质,有点像处于某种能量形态。我在想,目前正在发生的,不断增长的目击事件,是要让人们准备好最终真实的物理飞船的降落出现,并发布正式的公告,宣告我们是朋友和邻居,外星人来此是要帮助我们的。许多人在想,这是来自负面外星人对地球的占领,还是说是来帮助我们的,像这样所有不同的想法。我在想,现在有许多能量正在转变之中,是我们无法想象的。柯博拉,你是否会同意,这些飞船正进入大气层,并利用他们的超维技术,从而在多维层面上,基于全息嵌入来操纵频率,从而帮助清理并稳定民众的情绪。这是当前正在发生的事情吗?
Cobra – 是的,这些也在进行之中。
Rob – 关于此,关于这些各种不同的飞船,你能否再多分享一点?他们肯定是在那里。光会发生改变,并变形成为不同的飞船,对此你可以多谈论一些吗?
Cobra – 好的,在行星周围,有很多飞船正在执行着很多任务。首先,他们任务的目的就是要稳定住地壳构造板块,其次,要稳定住以太能量网格。他们在这里进行任务有相当一段时间了。实际上,在整个人类历史长河里,他们都在这里。这并没有什么新鲜的。他们在此是真正地要为人类在此次转变过程中存活下来。没有他们的帮助,这颗行星已经被毁灭了很多次了。
Rob – 好的。这里有一个好问题。上次你提到过巨石阵,那是什么?人们真正想知道关于巨石阵能量动态的细节。它与哪颗恒星对齐?在整个星球上,它是否向四面八方都在传播着恒星能量?它有没有收集并聚集地球的能量,并将此能量向外快速传播?在哪里是否会有图表,用于比较细节地描述巨石阵的能量呢,你可以推荐一下吗?你有了解到,它是否与恒星或恒星系进行特别地关联呢?
Cobra – 巨石阵是建立在行星网格上的一个漩涡点,它主要是与昴宿星系进行连接。它是一个昴宿星团的嵌入门户。如果你去到那里,行走在巨石中间,你将会感受到非常强烈的昴宿星能量。它是这个行星上最为强大的昴宿星漩涡点之一。
Rob – 很有趣。如果你真要去的话,以研究的名义,或者是为体验能量而去的人们提供知识的名义,到那里就可以了。我的意思是,他们是想要仔细分析那里感觉最好的能量。关于此,有哪些机理解释或者能量漩涡理论,他们可以看看而能理解的呢?
Cobra – 我要查一下,但在网上有一些与此相关的数据,是非常有趣的。
Rob – 是的。关于此,每个人都可以发表很多不同的意见和想法。另外,我们总是收到关于人类吃其他动物肉的问题。吃肉是否健康呢?
Cobra – 人类的身体,在其达到一定的振动频率之前,确实需要一定量的肉类。如果你的身体需要肉,就不要强迫自己停止吃肉。但会有一个时间点,你就会自发地释放掉那些肉类,也就不再需要它们。
Rob – 是的,这会是很正面的总结。没有人会愿意被迫做任何事。这种转变会自然而然地从振动频率的改变而来,会从意识到不同方面的事情将要发生而来。这种转变的到来会产生于每个人的内在。人们想知道,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一个很深奥的形而上学的问题。我会公开探讨这些问题,我想让你来回答它们。你能否告诉我们更多关于合一方面的讯息吗?合一是如何显现的,合一是在哪里?
Cobra – 合一没有显现过。合一过去是,现在是,将来也一直是。它不在任何地方。合一定义了位置坐标系统。在同一时刻,合一无所不在,同时又无处可寻。
Rob – 我完全同意。合一本来就是无处不在,而又无处可寻。它是内在固有的,并且是超然的。如果合一有能力创造整个宇宙,那么就去到“无比强大的神秘”,那么为什么不可能让合一去解决奇美拉问题?
Cobra – 这是因为奇美拉问题是源于随机函数,它是不符合逻辑的,是一种无法理解的事物,它需要被合一所清理。合一需要投射其意识到体验这个随机异常上,并透过这种体验,合一开始理解这种异常,并开始吸收它进入自身。这就是光是如何吸收黑暗到自身的。
Rob – 在Untwine的采访里,你提到了万有造物会被吸收回到合一之中。这仅仅只是物质层面的一个循环面,看起来像是收缩。合一曾经总是无所不在的存在,那么你能否解释一下,因为什么原因合一需要吸收回所有的创造?
Cobra – 这仅仅是因为存在的一切都有一定的最终进化目的,也就是需要被吸收进入到合一之中,并达到最高可能的意识状态。空间、时间以及物质,都仅仅只是投射,这些都将要被吸收回源头。
Rob – 好的,这个星期我收到了一些有趣的问题。有时一些问题是不断串起来的。我已经收到很多这样的问题。这次,我连续收到了两个问题。让我们谈谈"事件"发生期间的教育系统。自由将会到来,也将会有一个全新的教育系统。很多人都在抱怨当前教育系统的束缚。当"事件"发生之时,教育系统将会自由地去改变,还是说会按照计划来重新构建呢?
Cobra – 这将会是一次逐步重建的过程,因为后勤的原因,也因为模式的转变将是极其猛烈的,这需要一定的调整时间。在“事件”之后,这个行星的教育体系会在头几个月持续发生改变,不断更新。期间可能会有一些困惑,因为人们不得不超越他们的信仰体系。很多旧的系统将会瓦解崩塌,人们将必须经历一定的心理转变过程,这个过程不会是一夜之间完成的。
Rob – 是的,当他们经历完这个过程后,毫无疑问,将会建立起全新的,更先进的学习模式。我们将不得不将陈旧的观念收拾好拿走。我想,我将可能仍然需要大学教育。你是否同意我的观点,关于教育方面的普遍模式的转变,将会从简单地复述事实转变到学习过程的内在化和认知化,并且灵性科学的理解将会进入教育系统,对吗?
Cobra – 是的,未来总的趁势会是这样的。
Rob – 你能否再详述一下?
Cobra – 好的。基本上,所要发生的是这种新的观念,这个观念会透过大众媒体散播到我们民众周围,并将开始在人类的心智中塑造,随后人类民众的不同方面都将不得不开始做调整,这将需要花费时间。因此,这是一个逐渐的过程。然后,孩子们当然需要吸收这些新观念,是与他们过去所被教授的东西完全不同的。因此这会引起一定的困惑。但最终,人类作为一个整体将开始明白正在发生的事情。
Rob – 是的,非常感谢。有人说到,为什么波兰的整个历史处境总是如此艰难。二战的时候被德国入侵,被用来当做马前卒,被提供保护,又被俄罗斯背叛,还有英国,以及许许多多其它处境。波兰是否在推翻黑暗势力方面扮演着一个关键角色,因为他们如此看重自由和独立。有人关于此提出这个问题。
Cobra – 简单地说,波兰在处在一个非常不幸的地缘政治位置上,是在俄罗斯和欧洲之间。它就像一个缓冲带,当然它也吸收了大部分来自那些关键区域之间的冲突。
Rob – 明白,很好的回答,非常感激。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我之前就想要回答一下。我想说的是,我在想,就像一部无线电收发器,它传送能量和讯息,使得在没有宇宙飞船的情况下让当时的人类与外星人进行通讯。问题是:约柜是什么?
Cobra –它 一个显化室。.
Rob – 一个显化室,就好像物质形态的东西会出现在里面?
Cobra – 约柜的某种早期版本是有那样的功能。后来的版本只能制造一定的电磁场,使得与其它维度的沟通成为可能,但不再是自身显化。
Rob – 在圣经里面所谈到的约柜,今天又在什么地方呢?
Cobra – 在光明势力的手中。
Rob –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非常好。好吧,我这里还有几个问题要问。有些人想了解当前的形式,我们了解到一件大事,索尼被人入侵了,你能否谈谈?有人问到这个问题:你能否与魔鬼签订一份协议?魔鬼是真实存在的吗,如果不是,那又是谁让所有那些人与其签订了灵魂协议呢?能否谈一下关于索尼被黑客入侵的事件?与索尼有关的网络入侵,就是与《采访》(刺杀金正恩)那部电影相关。他们是否正想借此制造什么假旗事件?我正想知道,是否抵抗运动做了点什么?北韩的断网是光明势力所为?
.
Cobra – 不,不,抵抗运动没有参与其中。
Rob – 了解,那是美国人针对他们的攻击吗?
Cobra – 是的。
Rob – 好的,谢谢。那非常好。有人问到:"从你所说的,好像没有新的星际种子从其它星系而来,那些已经转世了的人们一直处于在这个隔离过程有两万五千年了,极少有例外的。他们一直在发现,自己被操纵了两万五千年是很难的。为什么会是那样?难道我们已经不能解放自己了吗?如果有人真的不想参与到转世的过程中,它会回到….我们是如何出生的?这是一个过程,不会真正处于管理控制之下。这仅仅是某些事情发生了。一个在心智层面的灵魂,它是被拖进去的。我们怎样才能摆脱这个转世过程?
Cobra – 这并不容易的。我们不得不….实际上"事件"需要发生,以便彻底的打破行星的隔离状态,到那时我们才能获得自由。没错,不幸的是,我们已经被困于此长达至少两万五千年。
Rob – 明白。人们一直担心斯堪的纳维亚皇室家族(注:挪威,瑞典,芬兰,丹麦)。他们都有介入吗?他们是不是阴谋集团的?他们有没有深入地参与?是不是每位皇室成员都有所不同地参与?斯堪的纳维亚皇室成员以及阴谋集团,他们都有多深的介入呢?
Cobra – 每个皇室成员都有所不同,但他们并不是所担心的主要人物。
Rob – 好的。在佛经里,也有很多永恒之火的故事。这些故事说,转世是痛苦的,但是是暂时的,正如佛教中其它一切也是如此。它们说,虽然这是不幸的,但是是必须的,在西藏的经文里,他们也以术语谈到了很多,认为这是不真实的,是心智让痛苦成为了真实。有没有一条道路,可以让我们超越所感受到的,所觉察到的痛苦呢?我所讨论的一切,是一种状况,是一张混乱,我们都非常感兴趣,因为我们感觉到了痛苦。有没有什么我们可以去做,然后超越心智的痛苦,也就是我们自身所创造的幻像。
Cobra – 无论什么时候,当你与自己的灵魂进行了接触,你就超越了它。因此,你越是与自己的灵魂接触,你就越能超越它。
Rob – 好的。我想问另外一个问题。我们还剩几分钟,有多几分钟的时间。与你的灵魂接触的最好方法是什么呢?
Cobra – 首先,要对自己绝对地真诚。其次,允许自己感受到自己的情绪,然后进行整合。第三,欣赏美丽的事物。第四,冥想。
Rob – 好的,我觉得那会很好。关于压缩突破进行的情况,有人提出一些问题。(地表以上和以下的执政官的网络)仍然都是一样的厚吗?如果那样的话,为什么(银河联盟)不下来,把它从地球内部给移除,或者之类的事情呢?这是最后的网络吗?它不会再变得更薄吗?
Cobra – 现在,我们进入到了突破阶段,这意味着压缩突破的实际过程已经开始。这不是一个立刻就能完成的过程,并不是一个瞬间的事件。它是一定的过程,并透过这次门户激活给初始化了,将会在"事件"发生之时达到高峰。
Rob – 好的。各位,从你们在那里所看到的,告诉我是否如下是一种有趣的模拟。从你们已描述的来看,在地球的周围有一个"层",好像洋葱那样,是压缩突破的场域。好像你所描述的,如果我们可以想象的话,并不是在任何一个地方,也不是突然升起的帷幕,而是在遍布整个行星的不同小地方上,光的纳米病毒正穿透帷幕,最终它会完全地照射进来,是这样吗?就好像一种普通束状一样,就好像烟雾从各个地方冒出来一样,对吗?
Cobra – 这恰恰就是现在所发生的。
Rob – 是的,那就是我正想象的。宝维斯尺度是不是一种可靠的指示标志,用来描述能量增长水平的?
Cobra – 我会说,它是一个很粗糙的指示标志,不是非常准确。但是没错,我会说,你可以利用它来猜一下振动频率。它不是非常准确,但会是许多人用于测量的工具。
Rob – 好的,谢谢。一些人正想知道,他们花了很多时间冥想,尝试与内在的高我进行连接。这几天他们开始感觉到,做梦以及这些变形场,并开始收到讯息。但他们不能有意识地去理解。一旦"事件"发生的时候,你能否期待这些讯息会更加清晰?
Cobra – 是的,当然。
Rob – 好的,这里有一个有趣的小新闻。我们可能再问两个问题就结束了。在靠近西伯利亚的地方安装了什么?是不是政府的装置?
Cobra – 是的,那里有相当多的装置,我会说,在那个地方有许多军事复合体。这个地区有很多关于俄罗斯核计划的开发活动,还有一些秘密的军事计划在那里进行着。
Rob – 好的,我想问…这里有一个关于DNA的问题。DNA能否被操纵?我们是否可以与灵魂建立起一条更加强大的DNA连接,怎么做才是最好的?靠吟唱咒语,是否会有办法去创造一条连接?在灵魂和物质身体之间建立起一个简单连接?
Cobra – 人们太过于注重DNA而忘记了关键的方面,那就是意识。这里最重要的就是意识状态。无论你们做了什么,都是在提高自身的意识,维持更高的频率,提高意识是要走的路。
Rob – 然后DNA将会作出反应(C:是的)。这是一个活的火焰(C:是的)。柯博拉,我们有太多问题还没有回答。感谢你的到来,带来了很多讯息。关于这次激活冥想和正面转变,有没有什么好消息是我没有问到而你又觉得重要的呢?今天,关于即将到来的正面突破你有没有其它东西可以与我们分享的呢?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吗?
Cobra – 正如我已经说到的,我们已经进入了突破阶段,光明势力已经开始指导我们去开始观想"事件"之后的生活。进行这种观想聚焦时,不要太多地把注意力放在这个行星的黑暗事情上。不要太纠结那些已经发生的,而是更多地关注在我们想要创造的东西,关注在我们想要显化的东西,就是在这个世界上我们想要的东西。观想这些,会加速其显化。我想邀请所有人能来到我的博客,看看那份有趣的报告。
Rob – 柯博拉,再次非常感谢你今天的帮忙。很荣幸地邀请你来到光的胜利的节目,我们期待下个月会再次采访你。祝所有柯博拉的追随者,光之工作者,准备转变的工作人员圣诞快乐,衷心的祝福,光的胜利!特别是准备转变的人们,我的心和你们在一起,请访问我们的网址,我们可以用到捐款,我们需要讯息更新。上帝保佑大家。
Cobra – 谢谢大家。祝大家假期愉快,光的胜利。
Rob – 谢谢你,柯博拉。任何听众想要买任何激光设备用于疗愈的话,或是有兴趣支持我的网站并购买和捐款的话,这将是令人感动的。我也会请求你们去到www.prepareforchange.net
编辑:明鸿~小愧叔
翻译:erttq0101

欢迎光之家人的回归,参与地球转变,传播你的光与爱!准备转变YY冥想频道:94963880(每晚 20:45 - 22:00,每周日:24:00 )转载请保持完整,部分文章注明来自准备转变,谢谢!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