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升书》连载8|第三章•无知的屏帐(障)-1

The Ascension Papers

扬升书

作者 ▍Zingdad

 


 

 

 

Zingdad: J-D, 你在上一章说我们应该讨论”一元性”。

“神圣喜悦 “:你好!是的。我想先多多少少向你证明一下一切都是”一”,在这个基础上,然后我再解释它对你意味着什么。

Z: 太好了。为什么是多多少少证明一下?

J-D: 先让我告诉你地球的现状,然后我再回到主话题。创造你们这个现实的目地是为了体验个性。为了能够达到这个目地,你们能够接受到的信息已被一种具有”过滤”功能的意识结构所控制。这一意识结构常被称为”屏帐”,或更具体点称为”无知的屏帐”。我更喜欢用后者。这个屏帐的目地是要保证你无法证明一切都是”一”。它使得任何接近真相或绝对的证据总是伴随着足够的怀疑,以致于每个人需要有自己的判断。

Z: 那么,这个屏帐是不是也”过滤”了其他人了解我们的信息?

J-D: 不是。它是专们遮住你们的,使你们无法认清自己本质上的”一元性”以及与所有其他事物的关系。但是你现在要安下心来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所有都真正是”一”,如果每一件事物的本性都具有”一元性”,如果屏帐遮住了这个”一元性”,那么你可以罗辑性推断屏帐遮住了一切事物的本性。意思是,你无法了解任何事物的本性。因为,当你接近任何事物本性的时候,你将发现一切都是”一”。屏帐禁止这样做。你能看出问题的循环本性了吗?每一个事物的本质是:它与任何其它事物都是”合一”的。这点你看不清,你是被屏帐遮住了。

Z: 你的意思是我们无法了解任何事物的本质?

J-D: 的确是那样。我感到惊奇的是地球上很少有人考虑到这点 — 没有一件事物你们能够看到本质上。你们无法说,”我们对此完全理解了,从此可以积累更多的知识。”你们可以看到一些表面,诸如特点以及影响,但是你们无法看到真正的原因。

Z: 嗯。我不能确定你讲的是真的。我们的科学难道没有真正把一些事物研究到根子上吗?

J-D: 好。我要跟你商讨这个话题。你们的世界和所有的动物,植物都是由什么组成的?

Z: 物质。

J-D: 物质是由什么组成的?

Z: 嗯,分子。分子是由原子组成的。原子是由比它更小的粒子组成的。

J-D: 好。继续下去。比原子还小的粒子是由什么组成的?

Z: 能量,我认为?

J-D: 能量的本质是什么?

Z: 嗯 —

J-D: 能量是由什么组成的?它从哪里来的?它是创造的吗?如果是,什么时候, 怎么创造出来的?如果不是创造的,那它是怎么来的?

Z: 我不知道。对此我一点儿都不知道。

J-D: 别难过。科学对此也一无所知。当然有一些设想和理论认为一切物质都是由能量创造的,但是除了对光粒反应有一些简单的表面观察以外,你们地球上的科学家几乎对能量的本质一窍不通。如果一切你能看到和接触的物质包括你自己的身体都是由这个能量组成的,而你对此一无所知,那么可以说你对一切都是无知的。

所有的科学家,除了极少数觉醒的以外,都错误地认为除了能够观察到的,其它都不存在,除了物质世界以外,其它都不存在。问题是:物质世界不存在!它只是短暂的由于能量高速变迁产生的结果。这个能量对那些顽固的科学家来说具有不可思议的神秘感。除了在特定条件下对能量的行为有些少量的观察以外,即使那样都难以自园其说。 他们无法理解能量是什么,从哪里来的等等。因此在理解或解释物质的本质方面是彻底失败的。

我的观点是如果你不首先理解意识的本质,尤其是从意识中产生的所有的能量和物质本质上都是一体的,那你不可能真正开始理解这个宇宙的基本能量。

Z: 一切物质都是一样的吗?

J-D: 上下对映原则 — 上下是一样的。一切都是”一”。如果你懂得如何观察的话,你到处可见这个原则。问题是屏帐限制了你们,它使你们无法证明这点。

Z: 这点很有意思,我想进一步跟你探讨一下。但是,在讨论之前你能否再举1-2个例子显示我们只了解表面现象?我的意思是除了能量和物质以外。

J-D: 当然可以,我能举出无数个例子。我可以用任何你给出的事物来阐明这点。有些也许更费时些。我现在选个最简单的事物:光。你几乎对它一无所知。可它却是你们这个世界里最基本的成分。你知道它传播的速度,但你不懂为什么它以那个速度传播。你知道它还有一些很有趣的性能,比如,它看上去同时具有粒子和波的两重性能。但是,你不懂为什么它具有两重性等等。象所有其它事物一样,科学只了解个表面现象,只知道光能做什么,但不了解光为什么有这些性能,更不了解光是什么,它从哪里来的。比如,为什么光速是最高速度?你也许能够描述这些现象,但是你几乎没有更多的知识来解释这些现象。光,和所有电磁波一样,是这个维度作用的结果,如果你不理解这点,你永远是迷惑的。同时你们也需要承认,你们所在的现实只是整个图画中的一小块。正象大型交响乐团中有无数个乐器,你们所在的宇宙只是其中一个钢琴上的一个键。所有的乐器加起来才奏出”一”的交响曲。

下面是另外一个你们科学家无法真正理解的例子,那就是你们现实中存在的一个基本力:万有引力。它是一种时时刻刻施加在你们身上的力。你们没有一刻不受它的影响。但是对它的原理你们一无所知。

Z: 等一会儿?那不是由于物质质量引起的时空扭曲造成的吗?

J-D: 不是。我并不是说不存在有关万有引力的理论。有很多理论。但是它们都不完善而且无法证明。如果你想阅读它们,可以。你们的科学不清楚万有引力是从哪里来的,为什么要存在,它是如何传导的。最接近真相的是最近提出的那个,它设想了其它维度的存在。在他们能够消化这些信息只前,科学家们需要大大地扩展对其它维度的认识。

再举一个例子。也许更倾向哲学而不是科学。它是:你真正是什么?

Z: 让我想想 — 我是一个人类存有?

J-D: 如果你在其他投胎中并不是你现在认为的象人那样,那你就不是你了吗?

Z: 当然不是了。我就成了来自行星Zug的Zorg,或其他什么的(笑!)。好吧,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真正是什么?我想我有个身体。但是我不是身体。引用法国著名哲学家笛卡尔的说法:”我思考,因此我就是。” 我还要说我是我的想法。怎么样?

J-D: 很可爱。但是错了。如果你不思考了呢?你就不存在了吗?比如,做冥想时,其中一个目标是停止所有的想法,如果你达到那个目标了,你就不存在了吗?

Z: 当然不是。我知道实际上(其他我了解的冥想者也有同感)那个时刻能给我带来最精彩的意识扩展。

J-D: 那很有趣。也就是说你得越少,得越少,努力得越少,你的意识扩展得越广。那是因为外表活动和内在状态是相对立的。你的内在状态的本质是意识。

Z: 那么,你的问题的答案应该是 — 我是意识?

J-D: 对了。那么什么是意识?我指的是每一位人类存有都是这样(或至少他们有意识),但是你能解释它吗?告诉我你能在哪里找到意识?

Z: 这我不太清楚。你不会与我争论意识是头脑的产物吧?

J-D: 不是很有说服力。有些人尝试过,这个理论总有漏洞。比方说,有些人已经”脑死亡”,但奇迹发生,后来又复活了?他们在意识里能记住”脑死亡”期间发生的事情,这你怎么解释?更惊奇的是,有这种经历的人经常还能讲出一些发生在他们脑死亡的身体以外的事情。 甚至有些经过神经外科手术大部分脑子被切除的也有类识情况。这个失去了视力,那个仍然有情绪反应等等。但是每个人都保存着意识。即使身体死了,他们仍然具有意识,当然你不能从物质角度来解释这点。

当然也有很多异常现象使头脑产生意识。关键是:你们对自己最本质和基础的特性一无所知。为什么呢?我的观点是:因为你们的意识就是”一元性”本身。但是,人们已经接受对自己一无所知这一现状,他们忙于付按结,看电视,新闻和比赛,为政治和宗教而争论,或忙于任何其它事情使他们没有时间思考自己无知的一面。神秘的奇迹应该时时刻刻地吸引你。但是,事实并不如此。你们却说生活是枯燥乏味的。”我的生活没有神秘和奇迹”,你们经常这样讲。那是因为你们缺乏对事物的深刻理解而无法观察到每一件事物中都有永无止境的神秘性。

现在,我可以这样无休止地讲下去,因为事实上不管你看待什么事物,你都要碰壁而无法解释。我想说明的是这个无知的屏帐最基本的功能 — 頻蔽隔离使你们无法知道”一元性”,这点对你们产生了巨大的影响。这意味着你们对任何事物都是一无所知。这一影响不仅涉及到你们周围的物质层面,而且毫无疑问,它使你们无法证明上帝的存在。这点确实是个很惊奇的想法。最高创造者,祂无处不在,无处不有,创造了每一样事物包括你们在内,甚至无法被证明是存在的!我要告诉你:那些从未体验过你们这个现实的灵性存有们简直无法相信这点。他们经常会过来看看而感到震惊。最基本的和最不可否认的真理竟然掩藏在光天化日之下!好一个奇迹!

 

Z: 你能肯定无法证明上帝的存在?我似乎记得读过一些哲学论文,它提供了一套证据。难道那些都不可信吗?

J-D: 我可以这样回答你。如果其中任何一套证据是完美的,那么地球上就不会存在无神论和不可知论了。如果你向他们展示那个完美的证据,他们应该无法找到任何痴点而不得不承认上帝的存在。不管你怎么看待无神论者,他们其中不乏具有清晰,理念的罗辑思维者。我坚持我的观点。尽管在你们的历史上有一些灵性哲学家们共同探讨这一主题,遗憾的是没有一位能够毫无疑问地证明上帝的存在。或证明灵性的存在。这是非常奇怪的。你们每一个人都是灵性,可是却非常通情达理地认为灵性是不存在的!

因此,很明显不论你从哪个角度看,科学,宗教,哲学或其它学科,当你想寻找答案时,你只能通过实验或证明了一些假设而得到少量的理解。接下来就是迷惑和不解。根本无法理解到本质上。如果不了解什么是本质,那你就不可能理解本质所产生的影响。所有这些都是因为你们不知道你和所有一切都是一体的。

Z: 妙!很奇怪。那么为什么我们会这样对待我们自己呢?为什么我们会选择到这里来而傻乎乎地生活几辈子呢?

J-D: 不,不傻,只是遗忘了。至于你们为什么会选择到如此深度分离的世界来,那要等到适当的时候再詳息讨论,因为这本身就是一个很大的话题,现在时间不够。我能够说的是每一位灵性存有决定到地球投胎都是有原因的。你们从这些投胎体验中会得到极大的收获。由于你们的视线是很有限的,你们只能看到这个现实内的事物。但是从我的真相中我要告诉你们的是,从你们的”内我”角度来看,这种体验是最具有价值的。凡是在地球上投胎过几辈子的人都能够对”自我”获得深层次的了解,从而大大促进意识的进化,使得在意识上曾经有过的阻碍得到完全的疗愈。

 

遗忘本身无论对”自我”发现还是疗愈都是一个很好的工具。

Z: 我知道你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化时间,但是你能不能给我一个简单的解释为什么是这样?

J-D: 好吧。那我给你讲个小故事。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