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本食气》连载-9|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第2讲:死亡的气息)

《人本食气》

又名:迈向人类更高等的意识

希尔顿·赫特玛(Hilton Hotema)  著

白蓝  译

1

声音

友情分享:《人本食气》喜马拉雅有声书。

http://www.ximalaya.com/album/5184431

文字(连载-9)

“纵使千年以后,本书亦如此刻鲜活……只要顺应宇宙法则而活,不管怎样的文字,不管怎样的方法,从无过时之说。”

人类最优饮食选择:食果

人类最优生活方式:食气

人类最优饮水:纯净雨水

人类最优居处:空气纯净的高处

连载-9 目录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二讲 死亡的气息

致命的二氧化碳

极度危险的一氧化碳

城市污染空气之害

香烟烟雾

国王乔治六世的肺

到空气更好的地方去

连载-9 正文

第三章:空气污染与净化

第二讲

死亡的气息

“假如空气与血液没有汇合在一起,神之圣殿的生命将会立即终止。所以无限智能(Infinite Intelligence)安排了空气与血液命中注定的相遇。当生命之河,因毒素污染而变黑的河水,由心脏的右心室通过肺动脉流入肺部,它总能够及时吸收到细小气室里的空气。”——医学博士F.M.罗斯特(Rooster),《人体的故事》(Story of the Human Body),P.124。

血液在肺部的细小气室里,到底吸收了怎样的空气?

人类知道自己必须仰赖呼吸生活,却对自己吸入空气的种类毫不在意。

我们已经认识到,自己对于生命的气息所知甚少(创世纪2:7)。而对于死亡的气息,知之更少。

看来,我们并不真正知晓呼吸的功能是生命与死亡的双重过程。

吸,为生,把生命活力输入体内;呼,为死,把死亡带离身体。

人呼吸是为了不死,实际却是找死。吸气会带给这副身躯生命,抑或死亡。到底会是哪一种?这取决于人类呼吸空气的种类。

若空气是新鲜、纯净的,吸气会带给身体生命活力。若空气是污浊的,吸气会导致身体死亡。如果吸入的空气携带大量毒素,死亡会很快降临。若空气里毒素较少,死亡将逐渐潜入。

生命的气息是清新洁净的户外空气,充满宇宙的力量,鸟类和野兽因此而健康、充满活力。

死亡的气息是文明社会中污浊、滞塞、污染的空气。一个文明人本应风华正茂时,却生活在疾病和苦难之中,病痛缠身,变得虚弱、衰老。

致命的二氧化碳

在一个房间里,每人每小时需要八万五千升清新的空气。一个成年人每次呼气要污染约一大桶的空气。毒气由碳酸、乳酸、盐酸、磷酸等酸性物质构成,被血液运送到肺部并排出。

在通往肺部的通道里,血液首要处理碳酸。这是在家庭和医院的空气里最常见的致命气体,但很少被正视。

这种气体具备比任何其他毒素更迅速的杀伤力。比响尾蛇的毒液还要凌厉。

这是呼出的气体作为死亡气息的致命角色。当冬天天气寒冷,空气难以流通,这种气体便充斥于家中。人们一遍又一遍呼吸着相同的空气,一遍又一遍毒害着身体,引致家庭成员遭受许多疾病。比如咳嗽、感冒、咽喉肿痛、白喉、百日咳、腮腺炎、麻疹、猩红热、花粉热、天花、流感、肺炎等。

这些疾病据说具有传染性。这实在是谬误。许多人几乎同时患病只是因为他们呼吸着同一种空气。

二氧化碳更为危险,在于二氧化碳的存在并不能够被五官感知。它无色无臭无味,加之氢气,便共同形成沼气,使许多英勇的矿工因此送命。沼气是所有地下危险中最可怕的。

二氧化碳由一分子的碳和两分子的氧构成。但以重量计,这种气体包含十二份碳和三十二份氧气。这两种气体对维持生物体十分必要,但错误的组合会使它们成为致命的敌人。

大气中含有二氧化碳的比例为两千五百分之一——比例非常小。但这种气体往往会沉到地面的低处。

当一百份空气里含有四份二氧化碳,就已经相当于致命的毒药。比例更大时,会更加迅速地致人于死地,而且再没有救援和复原的希望。

这种气体沉到地面。有时在沼泽和低洼地的泉井里会发现大量此类气体。有人在家人的眼皮子底下进入泉井,根本没有来得及对家人的呼唤做出回应,就已死去。死亡就发生在一瞬间。数以千万计的此类事故已经酿成或正在上演。下水道里的气体也多是这种有毒气体。有人钻进井盖,去到地下只有一米深左右的下水道,却没有及时上来,于是同伴下去找他。但第二个人也没有及时上来,于是第三个人也要下去,被第四个人及时拦住。前两位已经确定死亡,因吸入二氧化碳立时毙命。

身体里所有的血液每小时在肺中流经多次,排出二氧化碳气体并吸收细胞需要的氧气,若吸收不到氧气,死亡也将尾随而至。如果二氧化碳气体不能及时排出体外,那么在体内循环过程中将会造成一系列损害。这将影响每一个细胞,而如果细胞功能被削弱,整个身体都会受苦。

所有收费饮料、苏打水、汽水类饮料、啤酒和发酵液体、蛋糕、面包、烹饪用泡打粉、自发粉产品、酵母面包以及所有发酵产品里均含有二氧化碳。

轻度二氧化碳中毒的早期症状是不安、情绪低落、打喷嚏、倦怠、头痛、压抑感、咳嗽和感冒。

▷极度危险的一氧化碳

“人类可能史前时代就遭受过一氧化碳气体的毒害。……列文(L. Lewin)博士称,他关于一氧化碳中毒历史的报告是首开先河,他追溯到古希腊和拉丁文学中有关一氧化碳的效应,并得出结论,在所有毒气中,唯有一氧化碳与人类文明史密切相关”。——《一氧化碳中毒回顾》(Review of Carbon Monoxide Poisoning),1936,美国公共卫生署高级外科医生索耶斯(R. R. Sayers)。

奇怪的是这件事这么晚才受到关注。一位作家说过,一氧化碳是致命的药剂,十足的杀手,头号生命破坏者。

人类点燃第一堆篝火时,以为自己拥有了某种力量,却未曾想到,一种毁灭性的气体由此而生,这种气体已经杀死数百万人,并且将会继续夺去无数人的性命。

用来生火的材料起初是草、木和其他植物性物质。古书记载表明,很多情况下致命的毒害来自于火灾产生的浓烟。

看来,早期人类并没有意识到这个潜在的危险,(那就是)大火会释放出有毒气体。现代人类在这种气体中生活了数千年后,才对它略有所知。人类并不清楚,一氧化碳气体能立即让数千人毙命,也能慢慢夺去无数人的性命。

生理学家称,任何在某些情况下足以致命的气体,被人吸入以后也会逐渐损害身体。

这种气体可能因为太稀薄而不会致人猝死,但是持续不断的接触会诱发机体组织的衰退。它的破坏作用会以各种症状呈现出来,这就是”疾病”。

列文发现古代文献中提及很多一氧化碳中毒案例,从中提取的引用段落显示,这种气体中毒是各种死亡的频繁肇因,不管是意外事故也好,自杀也好,或者被用来作为惩罚及酷刑的凶器。他引用了一段利维尤斯(Livius)的话,那是约公元前二百年第二次布匿战争期间的事了——

“盟军指挥官们及其他罗马市民突然被抓,并被绑在公共澡堂里看守起来,但是那里熊熊燃烧的大火及散发的热气夺走了他们的呼吸,他们死的样子非常恐怖。”

叛教者尤里安(君士坦丁之后罗马唯一非基督徒皇帝,公元331-363A.D.),讲述了他冬天在巴黎营房里几乎窒息而死的经历。因为天冷,他在房间里生了一小堆火。火冒出的烟气迷糊了他的大脑,使他昏睡过去。他被抬出时已经不省人事,如果不是及时发现,他早就死掉了。

十五世纪的坎伯纠(Campegius)讲过一个故事,说是两位商人,冬天要到里昂去,途中在一家小旅馆过夜。为了取暖,就在房间的壁炉里生火,然后就上床睡觉了。第二天早上人们发现他们死在了床上。

十五世纪以后,随着煤炭这种燃料越来越多的使用,一氧化碳中毒事故也大大增多。

随着为家庭和工业用途生产热能的各种方法的发明,被这种气体毒害的危险以惊人的速度在增加。直到今天,燃气具的广泛使用产生更多危害物,而人造煤气中也含有大量的一氧化碳。这种形式的中毒,已成为分布最广,导致意外和死亡最常见的原因之一。

科伯(Kober)及海赫斯特(Hayhurst)对这种气体进行了一番调查,写出报告称,仅仅在工业生产中,就有二十四个一氧化碳接触源。

汽车、卡车、公交车及其他以汽油为燃料的引擎排放的废气,已经成为一氧化碳中毒的稳定增长源。更为危险的是,燃料中还加入了一些化学物,以阻止引擎中的碳聚集。废气中的这些化学物甚至比汽油燃烧排放的气体毒性还要大。

并没有明显的气味能够提醒人们来自一氧化碳毒气的危险,这一事实首次由培根尼斯·维鲁拉米奥(Baconis de Verulamio)于一六八四年提出,不像多数前辈那样,他小心谨慎地使用”蒸汽碳(vapor carbonum)”一词,而非笼统的”气体”。而凡·哈蒙特(Van Halmont)是首位为这种气体命名为”碳气”的研究者。

直到一七三二年,博尔哈弗(Boerhave)首次在动物身上研究一氧化碳气体。他发现,所有炽热的物质,如木材及煤炭,都能产生一种致命的蒸汽,它能在极短时间内把关在密闭空间里的动物杀死。

这太恐怖了,想一想,这种蒸汽碳会对寒冷地区的人们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他们整个冬天都生活在密闭的室内,几乎没有通风,他们一周周地反复呼吸这种蒸汽碳。

一九一九年煤炭局发表了一篇科技论文,这篇论文的研究结果是关于汽车废气造成车库空气污染的程度,其中谈到:

“在作者进行的数次测试中,汽车引擎发动十分钟后,车库里的气体就会十分危险。”

亨德森(Henderson)和哈葛德(Haggard)的报告指出,一辆汽车时速达十六公里时,十二米之后的汽车车主也会受到前面汽车尾气的影响,不过其中一氧化碳的浓度已稀释到万分之一或万分之二。他们进一步指出,在交通繁忙的城市街道,万分之一的浓度是比较常见的。随着交通拥挤度的加大,一氧化碳的浓度也会相应增加。

一九二零年,一些研究人员对一千三百零八个车库和汽车维修店进行了调查走访,其中三百四十一家在纽约市,九百六十七家在该州其他地区。这些商店总共雇佣了五千九百零八人。

多数在这些车库和维修店工作的人对汽车和卡车废气的危险性一无所知。有些人确实知道它有”使人昏迷的”特性,但并不知道会那么严重,吸入以后甚至会造成致命后果。其他人则认为,他们在车库工作一段时间后,(身体)已经获得免疫力,不会受到伤害。

人们不知道,他们一直都被一个看不见的敌人包围,而且危及健康及生命。他们不知道,多数所谓心脏病突发引起的猝死其实就是这看不见的敌人干的。他们不知道,有些地方,并没有这看不见的敌人存在,那里的人都能活到两百岁,两百五十岁。告诉自己,一定要远离这危险的敌人,以免为时太晚。

好好琢磨一下这个画面。看这个看不见的敌人,以隐形气体的形式,是如何进入口鼻,然后直接进入肺部,而肺部没有任何遮挡,让这有毒气体得以长驱直入,进入血液,被运送到身体最深处。

在煤炭局做过的实验中,在一个门窗紧闭的车库里,一辆车开上十分钟后,里面的狗儿就昏迷过去。其中一只狗半个小时后就死掉了,但车库里一氧化碳的浓度才只有千分之十五而已。

一氧化碳中毒严重时会致人于死地,是因为它有致命的本事让人窒息——

1.麻痹大脑呼吸中枢神经;

2.把运送氧气的血红蛋白变为运送一氧化碳的、不含氧气的血红蛋白。

有关权威机构已经证实,在五十万及以上人口的城市的繁忙路段,每一万毫升中的一氧化碳浓度为零点六二。

空气中没有什么比一氧化碳毒性更大的了。空气中一氧化碳含量哪怕有两千分之一都会引发头痛,五百分之一可能就会使人彻底昏迷。

彭斯(L. Burns)博士检查了两万多人的血液样本,以研究一氧化碳对人体的影响,之后写道:

“一氧化碳气体透过肺渗入血液,与血红蛋白结合得太紧密了,以至于血液无法行使其正常功能,无法将氧气输送到身体的其他部分。”

这种气体渗入血液,被血红蛋白吸收,而血红蛋白本来是要把氧气输送到各个细胞。血红蛋白与这种气体的亲和力要比氧气高三百倍,这使得血液吸收这种气体非常之快。

当血红蛋白中充斥着一氧化碳,血液中的氧气量就减少。之后首先出现的症状就是头痛及虚弱无力。随着状况的恶化,更为严重的症状很快就会出现。

哈佛实验室的科学家们,冒着生命危险来了解一氧化碳中毒的更多可能症状,他们发现,一般人的血液所能承受的一氧化碳的饱和量仅为三分之一。

该气体的极度危险性被其中一位科学家亲自验证。他刚刚完成一些测试,这些测试需要极大的技巧性,而且并没有感觉到该气体的不良影响,但之后他突然晕倒,及时抬到新鲜空气中之后才苏醒过来。

只要极低的浓度,这种气体就能把人迅速推到崩溃的境地。高速公路上百分之五的汽车及密闭卡车释放的这种气体的浓度就足以对司机及乘客构成威胁。假如空气中的一氧化碳只有千分之一,但人持续吸入半个小时,就会昏迷。

人对该气体没有自然或后天的免疫。每次接触都会造成相同的后果。

列文发现,一氧化碳会损坏狗的大脑,它因此而认不出自己的主人。他指出,在一氧化碳中毒案例中,大脑退化产生的巨变早晚会出现。

麻痹及其他神经系统失调的症状在一氧化碳中毒的案例当中都可寻到,这清楚表明一氧化碳对大脑及其他神经中枢具有特殊的毒害。为此,一氧化碳气体被称作毒害大脑之药。

一九四七年十月十三日的新闻大标题是这样的,”城市里精神错乱的人更多”,其中说道:

“你住得离大城市中心越近,精神错乱的可能性越高。这是在美国五大城市精神错乱地域分布调查的结果。

“精神病专家早就知道,城市里的人比乡下的人更易精神错乱,但是城市里调查详细的错乱区域分布这一发现甚至也让他们大吃一惊。离市中心越远,精神错乱比例越低。”

精神病的最高发病率在市中心,那里空气中一氧化碳气体的含量更高,这些一氧化碳来自汽车、卡车、煤烟以及香烟烟雾等。

当我们去到城郊,空气中一氧化碳会减少,精神错乱的人也减少。当我们到开阔的乡下,空气更好,精神错乱发病率更低。假如村民们从未去过城市,他们的家里也不经常香烟缭绕,少有烹饪油烟,加热炉和烹调炉散发的烟雾,或是油灯产生的烟雾,或许精神错乱在这个村子里会彻底消失。

美国公共卫生署的约翰·超恩亚克(John Chornyak)和索耶斯(R. R. Sayers)曾做过有关一氧化碳对脑部损害的研究。

他们在显微镜下检测了四只狗的大脑,每一只都是在不到半小时的时间里就被杀死,是被汽车尾气里极少量的一氧化碳杀死的。

他们发现,大脑最重要部位的一些神经细胞几乎完全被损坏。部分细胞已经破裂(脑溢血),并有一些液化。其他细胞则萎缩变形。

这些狗的大脑血管变得肿胀,并且被停滞的血红细胞堵塞。这是由于身体(本能)力量试图通过急速大量输送维持生命的氧气,对受损的脑细胞进行急救。

这些医生的发现表明,”脑溢血”就是因为血液急速冲到身体病危部位所致,因为身体活力试图把更多的氧气输送到大脑细胞。

一些所谓的疾病其实不过是一氧化碳慢性中毒导致的窒息所表现的各种症状而已。这些症状主要有:头痛、头晕、精神紧张、神经及肌肉疼痛、消化紊乱、焦虑、虚弱乏力、视听障碍、气促、贫血、充血、心绞痛。

一氧化碳中毒的人往往看起来像是醉汉。双眼迟钝,多少有点呆滞,而且眼睛有点鼓起。呼吸不规律——先快后慢,之后心率不齐。

科伦(Koren)发现,渐进性恶性贫血是一氧化碳中毒的症状。他描述了如下病理反应:

心脏扩张、脾肿大、红血球大量减少。

一个死亡案例的尸检结果表明,所有的内脏器官都呈现出灰白色,心脏肌肉组织增厚;心脏在显微镜下显出黄色斑点,这是晚期脂肪变性。脾脏显著肿大、硬化。

血管硬化有各种原因,而一氧化碳中毒是其中之一。

普尔弗塔夫特(Pulvertaft)报告过一个案例,由于一氧化碳中毒,一位十九岁的年轻人的心脏自发性破裂。

一九四零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文多尔·威尔吉(Wendell Willkie),一九四四年十二月在睡梦中死在医院。该报告称,”当他的生命之烛行将熄灭,他的妻子,站在一旁,俯视着他那还有些孩子气的脸。”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一九四三年三月十三日,纽约知名银行家摩根(J. P. Morgan)”把他的银行做成金融界巨头,他的名字也成为顶级财富与权力的象征,”但他死于”心脏病”。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一九四五年二月,美国地方法院首席法官爱德华·艾歇尔(Edward C. Eicher),”在家中于睡梦中死去,享年六十五岁。”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一九四四年十二月五日,罗·伯瑞斯那罕(Roger Bresnahan),被很多人认为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联赛主接球手,却死于”心脏病”,享年六十四岁。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埃德温·沃森(Edwin M. Watson)将军一九四五年二月二十七日死于脑溢血,享年六十一岁。他是已故总统罗斯福的军事副官,由罗斯福亲自任命。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一九四五年四月,罗斯福(F. D. Roosevelt)总统突发脑溢血死亡;享年六十三岁。死亡原因:一氧化碳中毒。

▷城市污染空气之害

左:芝加哥市民的肺     右:乡下人的肺

人类疾病每日专栏作家范·德雷恩(T. R. Van Dellen)博士称,德国施内伯格(Schneeberg)百分之六十二的钴矿矿工死于肺癌,而且他补充道,”附近约阿希姆斯塔尔(Joachmsthal)的沥青铀矿矿工们也经历了类似的灾难。”死因就是毒气。

化学家们分析了若干个大城市空气的化学成分,发现(各种)不同的化学副产品对人类是绝对有害的,并且在空气中的含量非常高。每毫升空气中就包含约二十七种有毒副产品。

一九四六年三月十四日的新闻称,落在一些大城市里的酸性煤烟酸性太强了,落在女性尼龙丝袜上之后,”立马就会侵蚀出很多小眼。”那么这种煤烟又会对鼻腔、窦、气管、支气管及肺部细胞纤弱的内膜造成怎样的伤害呢?而每个城市又在努力开设更多的工厂,这意味着,这些城市里的人又会吸入更多的酸性煤烟。

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地球物理实验室的兰兹伯格(H. Landsburg)教授称,无论是人类生活的地方,还是工业驻足的地方,空气里总是充斥着有毒的烟雾及气体。他说:

“在空气中比较危险的气体化合物中,只要是燃烧产生的有毒气体,总是有硝酸和硫酸的影子。硫酸烟雾,比空气重,就像一张大棺布,罩在大城市上空,腐蚀性特别强,所遇之物都会受其侵害。人的呼吸器官也被这些酸的腐蚀性蚕食,以致人的嗓音变弱,有时甚至完全失音。”

一九三八年十一月十三日的新闻中,有一条报道,以克利夫兰(Cleveland)为标题,写道:

“五万吨的煤烟、焦油及其他脏污漂浮在这个一百万人口城市的上空——平均每人四十五千克。其中一个最脏的区域则生出多达八十七点一五吨的煤尘及不溶性固体,如碳、焦油、粉煤灰及氧化亚铁。”

城市里的空气就是各种有毒烟气、煤烟及酸的混合物,含有以下毒素:一氧化碳、二氧化碳、硫酸、盐酸、硝酸、氢氰酸、苯、甲烷及其他危险化学物。

除了这些毒素,城市空气还充斥着汽车、卡车、公共汽车、各种燃气发动机的尾气。这些尾气含有一氧化碳、二氧化碳、一氧化铅、碳酸铅、碳氢化合物系列的复合苯链化合物。

比较大的城市上空都悬浮着一个巨大的、黑色的气毯,好像要把生活并劳作在城市里的人们闷死似的。

在《科利尔周刊》(Collier’s Weekly)上,考特尼(W. B. Courtney)发表《我们的烟雾之城》一文,文中说道:

“当你飞越美国上空,你会看到天际线上黑色污迹长链,就像宇宙拇指划出的污渍印迹。那些就是城市所在地。白天飞行的一些飞行员不需要地图就能够分辨出那些城市。他们是通过悬在城市上空的黑伞的大小来判断的。有时比较大的城市上空的烟伞面积大至五百二十平方公里。

“在诸多城市当中,我观察到芝加哥、圣路易斯及堪萨斯城,在晴朗的日子里,也是只能看到煤烟形成的棺布而已。令人费解的是,在这么黑的毒伞下,百万计的人们竟安然地生活、劳作、歇息,而且不断寻求着健康、幸福及财富;百万计的儿童在这些毒伞下,奋力争取着长成健全的成人及乐观市民的机会。”

一九四六年四月《辛辛那提邮报》(The Cincinnati Post)称,三月份降落在该城一百九十平方公里土地上的煤烟及灰尘足有两千七百二十五吨重,可装满二百二十七节火车皮。要是堆在十二米乘以四十五米的地块上,足有二十三米之高。一九四五年期间,辛辛那提足足落上了三万三千二百三十一吨的煤烟及灰尘;而这个城市的空气污染与规模类似的其他城市相比,其实还不是最差的。

在毒伞下生活的人们遭受的灾难在一份报告中有记载,那个报告写于一九三一年,经过两年的调查之后完成,是匹兹堡梅隆大学执行完成的。报告中有一段是这样写的:

“不停吸入有毒气体会造成任何一种急性病。这种慢性中毒会不知不觉地侵蚀活力组织,这样身体及大脑就不再好使了。”

调查显示,那些大城市的人的肺像煤一样黑。纽约前卫生委员托马斯·达灵顿(Thomas Darlington)博士写道:

“我对纽约人进行了很多例尸体解剖,几乎无一例外,他们的肺像夜一样黑。”

防治烟尘协会(Smoke Prevention Association)的教育部主任哈罗德•布莱克韦尔(Harold D. Blackwell)在米沃奇(Milwaukee)的一次演讲中说道:

“只要在米沃奇生活五年,任何人的肺都会变得像煤一样黑;但要是搬到空气较好的乡下,肺又会变回粉灰色,这才是自然的健康色。”

这样我们就明白了为何人上了年纪之后会气促。污染空气使肺壁变厚,肺壁蒙上了碳,使得人体需要的空气很难通过肺壁进入血液。结果就是呼吸困难,必须要用力呼吸才行。

梅隆工业研究所(Mellon Institute of Industrial Research)的默勒(H. B. Meller)说:

“当我们知道,人每次吸入肺部的空气达四百九十二毫升,这相当于每次饮食的七倍,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何更多人会因为他们吸入肺部的污染物而虚弱无力并被毒害,而他们的饮食都没有这么大反应。”

人们渴望得到健康,花了很多钱想买到健康,但是每次呼吸间,他都把死亡因子灌入肺及血液。住在城市里的人无一得以逃脱。

由上到下:污染空气危害,听力、眼睛,鼻子,咽喉,肺,引起感冒,肺部疾病及短寿

因为这些毒素透过肺部渗入血液,身体必须要花很大气力才能把它们排出去,这样才能保命。排出途径之一就是透过皮肤,以天花这种大面积皮疹的方式排出。假如人们知道怎么回事,让天花病人呼吸到新鲜空气,他们很快就会康复。

高弗里·罗德里古尔教授在他关于空气的《生命之钥》一书中写道:

“一九一二年在伦敦发生的一件事,最能证明空气的力量。当时由于医院起火,一百五十位天花病人被带到户外。他们在各种天气下过了整整三天三夜,但是他们呼吸到了新鲜空气,并且全部恢复了健康。

“一九一四年,在苏格兰的格拉斯哥,有一组建筑采用了通风设备,此后的八年里,住在其中的人只有四例斑疹伤寒,而在安装前的前一年里,就有多达一百零七人感染斑疹伤寒。”

“伯奈德皮肤病与癌症康复医院(Bernard Free Skin and Cancer Hospital)年度报告节选”被刊登在一九三二年八月十九日的新闻里。其中称,”城市居民,因为呼吸污染空气,肺癌发病率要比乡下居民的高出三倍。”

芝加哥卫生部报告,在芝加哥,空气中硫酸气体太多,以至于把晾衣绳上的衣服都腐蚀坏了,还把建筑石材及金属排水槽给腐蚀了。

报告称,烟雾区之外的乡下的铜制排水槽好像永远不会坏掉,但是在大城市,这种铜制排水槽大概十年后就被污染空气的腐蚀性给破坏了。

我们的血肉之躯能长期忍受那种”侵蚀建筑石材和金属排水槽”的空气吗? 想想婴儿和孩子们,他们不得不呼吸那种致命的空气。

人很厉害,在充满毒素及各种酸的空气中,还能活上三四十年,而这些毒素及各种酸破坏力太强了,以至于它们能够侵蚀掉衣服、铜制排水槽、石制及钢制纪念碑。

城市空气中腐蚀性强的各种酸会破坏人体的细胞、组织、咽喉、鼻腔、肺、脑及所有的器官和腺体。

它们侵袭并削弱血球,这样它们就无法行使正常的功能。这种状况就是我们所说的贫血。

它们侵袭神经,引起的疼痛就是我们所说的神经炎。随着神经功能被削弱,人可能会瘫痪,并且常常如此。

它们侵袭肌肉,引起麻木的痛感,但我们也不知道到底怎么回事;这就是风湿或腰痛。

它们侵袭关节,引起关节炎。它们侵袭头部的气室,引起鼻窦炎。

它们侵袭咽喉,引起咽喉炎、扁桃体炎、白喉等。通常会有声音嘶哑,甚至可能失声。

它们侵袭心脏的肌肉及神经,引起心脏病。

它们侵袭肺,引起枯草热、哮喘或肺结核。

它们侵袭胰腺,引起糖尿病。

它们其实侵袭身体的所有部位。

医学上的各种疾病名称其实没有任何意义,只是表明了身体的某个部位退化非常严重,而这是污染空气损害所致。

▷香烟烟雾

尼古丁是一种生物碱和麻醉药。它有致命的危险性。仅仅两滴就会置人于死地;八滴就会杀死一匹马,五十毫克的量就会把一只九公斤重的狗杀死。而一千毫克才只有一克那么一丁点儿而已。九十克烟草中尼古丁的含量就高达一百五十毫克到四百毫克,人每吸一根烟就会吸入三毫克的尼古丁。要是人一下吃进去的话,会立刻毙命;吸烟的人之所以慢慢地被杀死,就是因为不停地吸入小量尼古丁。

以下是在对烟草的化学分析中发现的毒素:尼古丁、一氧化碳、烟胺碱、二氧化碳、氨气、甲烷、甲胺、硫化氢、糠醛、吡咯、吡啶、甲基吡啶、二甲基吡啶、三甲基吡啶、甲醛、苯酚、氰酸及砷。

化学分析显示,香烟中含有:糠醛、丙烯醛、二甘醇、甘醇、尼古丁、吡啶、氨气、苯酚、一氧化碳,以及许多焦油物。

一九四七年九月四日的新闻报导,伊利诺伊大学副校长艾维(A. C. Ivey)博士说:

“每天一包香烟,十年之后,人就会吸入肺部八点八升致癌焦油物,这些足以引发癌症。

“吸入的焦油物进入肺部首先破坏的就是脆弱的气体细胞及其内膜。不吸烟的人也难逃其害。”

香烟烟雾是极细碳粒子的烟。吸入香烟烟雾的肺内壁很快就会覆盖一层碳,这会阻碍血液中的毒气排出,也会阻碍空气中的活力气体进入血液。

罗福(A. H. Roffo)博士对这种物质专门进行了研究,发现香烟里的焦油比煤炭里的焦油对人体的致癌性更大,更致命。他发现,香烟烟雾含有大量的苯并芘,是剧毒致癌物。他在报告中说:

“因为抽烟流行,尽管焦油大量进入我们的身体,但是关于焦油的危险性,全世界几乎所有人都被烟草生产商蒙在鼓里。”

药物学系的学生把两根香烟中的烟丝取出,用一点水煮上几分钟。然后把煮后的两滴烟草水滴在一只猫的舌头上,不到两分钟,猫就抽搐起来。再往猫舌头上滴一滴,它立马就断气了。

香烟的毒首先会侵袭大脑,造成头脑混乱、眩晕、记忆力失常、心智全面退化。

香烟之毒使动脉收缩、血压升高、心脏功能受阻。血管收缩之后,就减少了对细胞的血液供应,这可能会导致某些肌肉的痉挛。有时情况严重到坏疽的地步。

有测试显示,经常抽烟的人二十分钟内抽三根烟的话,血压会升高二十五个点,但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才能再度恢复正常。

纽约医学博士研究院生化系系主任约翰•基利安(John A. Killian)博士发现,抽烟时,血液内一氧化碳气体的浓度明显加大。

一九二七年九月二十三日的新闻报导,巴伯(C. Barber)博士,在芝加哥的美国医学物理研究协会前演说,抽烟母亲所生的婴儿百分之六十两岁之前就死去。他还说道:

“比起我们的饮食,我们的呼吸与内分泌腺的活动、器官的运转、身体的营养及神经系统的开发的关系更为紧密。当人吸入香烟烟雾,就会导致心脏、肝脏及其他器官和腺体的退化”。

美国航空医学协会获悉,香烟点燃产生的一氧化碳气体会损害空军飞行员的视力。进行调查的医生说,在两千四百米的高空中,吸三根烟所吸入的烟雾就会导致失明。

近期调查显示,一百五十位冠状动脉血栓患者中,百分之九十四是抽烟的人。剩下的百分之六死前不久才刚刚开始戒烟。

《健康文化》(Health Culture)出版人威尔斯(H. Wells)称,他曾想找出一例冠状动脉血栓患者,不是因吸烟导致,但是一个也找不到。他写道:

“我认识的两位女士近期都因此而死,我们的丈夫都是烟鬼。他们的房间都是烟味。只要我们受到了那烟的影响,那么我们也算是吸烟的人了。”

▷国王乔治六世的肺

英国国王乔治六世病得很重。伦敦名医为他检查,说他患上”肺部结构性改变”。

国王肺部组织无缘无故地一直在改变,这让他痛苦万分。名医们挺身而出,决定要把不听话的肺拿下。所以一九五一年九月二十三日,他们切除了一个肺,也是切除了大部分的肺,然后把肺丢进了垃圾桶。除非剩下的肺明白怎么回事,从此乖乖听话,否则会是一样的下场——那时就只有坟墓来接收国王的身体了。(出版商注:这次手术之后不久作者就写了这段话,时间已经证实他说的没错。)

有毒的空气可是不分人的,它不管你是牧师还是异教徒,国王还是平民。多年来我已经写出了有毒空气的种种危害,在今天这个时代,这种毒气充斥于每一个城市、每一个家庭、每一所医院。

因为毒气直接与气体器官接触,很自然的结果就是对肺部结构的损坏,使肺部退化。肺部组织的这种退化被医生称为”结构性改变”。

他们没有认识到的是,结构性改变并非无缘无故发生的,而切除一部分肺无法把病因去掉。

假如医生了解毒气以及毒气对身体造成的危害,他们就会建议国王住到乡下去,远离所有城市空气当中都会有的香烟烟雾、工厂煤烟、汽车尾气、一氧化碳及有毒的酸。然后身体本身的力量就会修复肺部,只有这样国王才会获得新生,可惜晚矣。

▷到空气更好的地方去

试图从一种生活方式突然转变到另一种生活方式将会带来危险。通常(我们)必须避免(身体受到)突如其来的冲击。身体必须要有时间调整自己来适应新的状况。但是摆脱糟糕的空气,去享受优质的空气不在此列。这种转变随时都可进行,而且快速进行这种转变通常都会救人的性命。

了解这些事实以后,你就会明白,假如一个完全的食气者突然走进文明社会污染空气中,喘几口气就会导致他不省人事,因为他的身体没有经过多年的耐受性调整,(一时)无法适应这种毒气。随后他被匆匆送进满是污染空气的医院。他将在那个”氧气罩”里被”科学地”干掉,然后差不多就得进坟墓了。

我们要是想完善自己,就要认清宇宙法则,要么就只能对身体各种反应束手无策。假如你还是在充满毒气的文明里,过着常规的日子,那么要想过渡到食气的完美状态是很冒险的。要是不先改变你的生活环境,你就无法完全无忧地从不完美进化到完美。你拥有的和你想要的无法同时得到,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在补偿法则(Law of Compensation)下,你要的每一样特权都是要付出代价的。

让你退化到今天这个样子的是人工的、充满毒气的所谓的文明环境。假如你不满意目前的身心灵状态,想进一步提升,你需要记住,要是不改变生活环境,你就无法安全无忧地改变自己。

未完待续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