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揭露与扬升(第六部分)——战争

大卫·威尔科克 2016年6月19日

 翻译:小鸡飞

第二天早上,更新:一些必要的澄清

多亏了我在版主批准通过后读到的某些评论,我可以看到存在一些困惑,由于我昨晚没时间再写了。

既然在我要出发之前,我还有几分钟的时间,就让我来澄清一下。

好坏外星人群体——天使与魔鬼——在1200年前制订了一项协议,同意不彼此交火或相互攻击对方的基地。

他们决定让我们的集体自由意志自行发展,每个群体只做我们邀请他们去做的事。

然而,现在既然地球联盟正在强势地挫败阴谋集团,且秘密太空计划联盟在帮忙击败他们(阴谋集团)的地外分支,是故情况已然改变。

阴谋集团和蜥蜴人群体已经侵犯性地打破了这些协议,并开始攻击中立和善意的群体。

这使地球内部的文明把他们的资源汇集到一起,为了共同利益而形成一个临时联盟。

大量的阴谋集团资产和人员正被转移到南极洲,在某些情况下到南美洲,那里有巨大的基地存在。

企图的撤离遭到阻止

外星人已经告诉我们,“我们”要为战胜蜥蜴人负责。不能由外面的外星人群体代我们去做这件事。这是我们的责任。

多位内部人士,包括汤普金斯,已经确认了事情确实如此。

然而,这儿地球上唯一有充分的科技来做这件事的“我们”,就是军工复合体。

他们很多人一点儿也不喜欢天龙星人。

天龙星人看到了不祥之兆,知道结局就在眼前。

太阳即将经历一场能量上的转变,那很可能会摧毁他们,但对地球上“得到授权”的人类生命却会有非凡的影响。

在《扬升之谜》中——(发售时间)距离现在只有两个月——以极为详尽的方式,非常彻底地检视了这场转变。

当这个事件发生时,绝大部分的天龙星人将会被打败。他们知道他们不能再待在这里了。

V形飞行器的到来

天龙星人如今被外围屏障给困在这里。

当这开始发生后,地球周围的禁飞区被暂时降下,以让无辜的外星人群体获得自由,但它基本上又以一种新的形式回来了。

天龙星人最近试图乘坐六架大型泪珠状飞船从南极洲逃离地球。里面很可能有阴谋集团的高级成员和他们在一起。

某些难以置信的事情发生了。全新的三角形飞船,由于它们有趣的外形而被称为“V形飞行器”(chevrons),突然出现。

这是我本应在4月底就要披露的关键讯息,因拖延了这么久而卷入了严重的麻烦当中。

V形飞行器非常高效地击落了天龙星人的飞船。这在这场战争中是一个改变局面的大事件。

V形飞行器是一个谜

科里在秘密太空计划联盟里的人并不知道是谁制造了“V形飞行器”。似乎是地表的“低级别秘密太空计划”的团体之一。

为了给他们荣誉与尊重,我会称这些地表的太空计划团体为军工复合体,或MIC(military-industrial complex)。

秘密太空计划联盟所知道的仅是,他们看到由一种没有人,包括天龙星人,知道其存在的新型武器发动的一次戏剧性“奇袭”。

它在军事历史上的影响就相当于弓弩或火药的发现。

这出众的武器赢得了战争。这是一个经典的故事。它刚刚又发生了。

这史诗般的对天龙星人的挫败和围困,对我们将在地球上看到显现的未来有着巨大的影响。

不知怎地,军工复合体在他们的科技水平上成功地实现了一次巨大的量子跳跃,足以摆平天龙星人。

Peterson独立地确认了

当我在电话上和他讨论的时候,Peterson知道这些三角形飞船。军工复合体对他们的新武器感到非常骄傲。

极有可能军工复合体是从来自太空的ICC,或行星际企业集团(Interplanetary Corporate Conglomerate)的联盟叛逃者那里得到了这项技术。

行星际企业集团是秘密太空计划的一个派系,一开始是军工复合体的一部分。

行星际企业集团然后变得更加强大,并在各种不同的地外殖民地分裂出来。

这个团体完全是自给自足的,从不需要来自地球的金钱或任何种类的物质补给,实际上是一个分离文明。

地表的军工复合体所驾驶的飞行器要远比行星际企业集团或黑暗舰队的那些落后,但现在这一切已经发生了改变。

“新玩具”的详情

这些军工复合体的新型“战斗机”显然是由波音公司和也许是其它承包商在两个地方制造的。

这包括位于棕榈谷的臭鼬工厂,和位于莫哈韦沙漠中国湖的另一座设施。

位于中国湖的地下基地足够大,有合适设备的话,它在夜间看上去就像一座有500,000人的城市。

这些新的、外型隐秘的黑三角飞行器能够和普通的喷气机和客机一同飞行,却完全看不到也探测不到。

它们显然在前面有一个圆形的区域,形成了驾驶员座舱。它们总的大小约为90 x 90 x 90英尺。

它们由一个产生反重力和推进力的水银离心机驱动。它们能够以17马赫的速度在极小的空间中转弯,且不会伤害到里面的人。

这些性能之前对地表军工复合体的太空计划团体——从美国国防情报局到其它诸如此类的机构来说是不具备的。

大规模逃离到南极洲的消息已得到确认

Pete确认了在南极洲上空有一场热战,而现在数量庞大的阴谋集团资产正被转移到那里。

他的简报是,这次转移是通过许多不同的C5星系飞行器(C5 Galaxy craft)来执行的。每架飞机载重500,000公斤,几乎是一百万磅。

科里的资料是,也有巨大的潜水油轮在做这次转移。它在规模上是庞大的。

在这个可见的世界中我们能看到有巨量的数据点表明阴谋集团将要经历一场史诗般的战败。

那就是为什么他们正在仓促地将所有有价值的东西迁移到一个避风港。

油轮正穿过直接通向南极洲的巨大海底隧道,这些隧道是在很久以前由远古外星人完善和建造的。

下面这张插图是根据科里亲眼见过这些巨大海底隧道的目击者证词来绘制的。

底下的飞行器是巨大的“超级油轮”,阴谋集团正在用它们来转移他们所有的资产到他们在地球上最后可能的安全地带。

Peterson确认了UFO坠毁

Peterson自己收到的消息也确认了,最近有4或5起史诗般的UFO击落事件。

阴谋集团仍在仓促地掩盖它们。在某些情况下,一架C5星系(飞行器)立即飞进,它们里面载有多辆卡车。

一旦它们降落在最靠近的有效范围,卡车就会冲出去并以一个掩盖故事封锁整个区域。

赤道圆周围有黑色舷窗的球体

在这场战争中,另一项出乎意料的惊喜进展是红光白球的到来,其赤道圆边缘有舷窗。

这些飞船也是来源不明,同样也在天龙星人试图逃离地球时直接参与击落他们。

尽管听到这事让我感到惊讶,但Pete也独立地确认了这一细节——甚至不知道我听说了什么或从谁那里听说的。

Pete说,他曾亲眼在机库里见过这种球体,这追溯到他在20世纪80年代的时候。

他说它们的直径是70到80英尺。中央周围的黑色圆形看上去好像是舷窗,上面有玻璃。

那样的话,不管谁在里面都有视线的可见性。

Pete从未被给予关于这些(球体)是否是来自外星人或是由这里的某些人制造的信息。

不过确实看上去好像,它们可能是俄罗斯人自至少20世纪70年代以来就有的,通过逆向工程制造的“宇宙球”(Cosmospheres)的一种升级版。

经典告密者Peter David Beter曾在他20世纪70年代的简报中揭露过“宇宙球”的存在。

因此这表明了,俄罗斯人和军工复合体如今已联合起来一同对抗天龙星人和阴谋集团,这是一项非常重大的进展。

地下基地也正在被摧毁

除了我们在天空中看到的战争,以及这些“火球”事件是UFO坠毁的可能性外,战争同样也正发生在地下。

整个地下城市正被完全摧毁。当这发生时,可疑的地震出现了。

本杰明·福尔福德在大约一个半月前报道了此事,关于不同寻常的地震发生在日本周围。

这些显然只是变得对我们可见的少数一些攻击。

阴谋集团也在通过修改来自美国地质勘探局(United States Geological Survey,简称USGS)的地震数据来打压关于这些攻击的信息。

他们不想让我们看到强度为6级或更高且离地表非常近的地震,因为这会使人们提出太多的问题。

科里刚好在一场大地震发生在加州这里时被带走,去参加与蓝鸟人的最近一次会面。

完全有可能的是,这个时间是被有意设定好的,与另一座地下基地被摧毁同步。

事情可以变得很疯狂

这场战争现在很可能涉及到来自交战派系的飞行器实质性地攻破他们敌人的地下城市的边界。

确实看起来“好人”这一方有能够战胜蜥蜴人及其他这样的负面团体的科技,而一场大规模的清理正在进行。

另一个关键的问题是,天龙星人拥有阻挠我们现正在地球上经历的自然能量转变的科技。

这包括位于近地轨道的巨大“油轮”,它们正在发射扰乱我们整合这股来自太阳的新能量之能力的频率。

在地内及地外还有其它的系统,也在造成这种扰乱效应发生。

击落油轮!

有了像新V形飞行器这种技术,军工复合体/地球联盟如今可以击落油轮并摧毁天龙星人的精神控制网格。

然而,这会使我们非常突然地被推进进入一次意识的转变。首先,这可能会类似一次迷幻之旅的感觉。

尽管这会使已经在提升灵性的人发展得更快,但负面之人则会因此面临巨大的困难。

这可能会导致暴力、侵犯、自我伤害的行为和其它种类的强大心理疾病的爆发。

似乎没有任何逐步关掉天龙星人网格的方式。它要么开着,要么关闭。没有渐变控制盘。

在做这件事上存在深深的担忧,尽管他们现在有了他们需要去做此事的所有科技。我的投票是“放手去做”。这是扬升的一部分。

是的,有些人会崩溃,但这会被其他人将得到的正面利益所平衡,那将使他们能够让所有人都冷静下来。

谁是“牧马人”?让我们从低级别的秘密太空计划劫持说起

在评论区有关于谁是“牧马人”的困惑。

首先,今年年初科里被“低级别的秘密太空计划”团体给带走。这是为了保护在这种情况下会反馈给阴谋集团的情报。

科里遭到了一次有敌意的绑架,包括化学法审讯。我是在2016年4月27日收到关于这些事件的首次详细的简报。

根据我的笔记,科里在8或9个星期里被带走了数次。它始于一月并持续到二月。

军工复合体团体并不知道科里是不是一个项目的一部分,或只是自个儿编出来的。

他们开始收集血液和皮肤刮片,以及毛发样本。他们在寻找微量元素,看看他是否曾去过他说他到过的地方。

让他们感到意外的是,微量元素证明了科里确实曾去过这些地方。他也知道那些他无法通过其它方式获知的事情。

寻找编程

科里被捆绑在一种班机类型的椅子上,并被注射很大剂量的药物,使他无法说假话。

一名军方官员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拿着一部Ipad。他在大声读一大串德语、挪威语和俄语的单词。

该官员想看看这些单词是否能启动任何精神控制的触发程序。

每说一个单词他们就会检查一张清单上的项目,并说,不,他不是这个,不,他不是那个。他们很讶异他不符合任何一项。

丝毫不受飞行器的影响

科里的举动也使他们感到惊讶。他没有给飞行器的内部吓到。

当飞行器起飞时,科里听见了涡轮机,以及可能是电容的充电(声音)。

当它开始移动时,这个载具有一种振动的嗡鸣或摇晃,并略微有一种惯性的感觉。

科里对此做了评论,他们看着彼此,感到震惊。科里告诉他们它是一个“旧”模型。

2或3名官员施加失忆暗示

有时有2名,有时有3名人员询问科里,以获取可行动的情报给阴谋集团。

他们之间交流很少。他们在讨论在给他注射什么药。

他们说这是一种“水平的(某种)麻醉。他不会记得任何事。”

每个步骤后,他们会告诉科里“你会忘记”。

筛出三位秘密太空计划联盟的内部人士

科里确实遗忘了发生的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步骤,直到后来它回到他的记忆当中。

一部平板电脑被摆在他的面前,上面显然有一个摄像机跟踪他的眼睛。

科里被展示长长一系列军方人士的照片,就像你会在他们刚从院校毕业时所看到的那种。

他们中有些是军方的。有些穿着像来自情报机构的那种衣服。他们大多数是空军和海军。

显然,在那种药物引起的迷糊中,当他看到他认识的人脸时,科里的瞳孔会稍微放大。

他的眼睛认出并“筛出”三个人,其中一位是冈萨雷斯。

这导致了后面很快发生的与冈萨雷斯的一次重要决裂。这三个人中的另一位被杀,而还有一位则很可能不得不躲起来。

记住——秘密太空计划中阴谋集团那部分全都知道秘密太空计划联盟的成员。他们不得不秘密地从事他们的工作。

这一事件的确给秘密太空计划造成了重创,并有效地破坏了与冈萨雷斯建立起来的信任和真诚,而他现在在躲藏。

在家加剧的骚扰

科里遭遇了支奴干直升机(Chinook helicopter)飞旋在他的房子上方并将绿色的激光打在他的胸口上,仿佛他要被射杀一样。

这些直升机可以容纳多名士兵,他们可以非常迅速地溜索跳出并“净化”整个区域,以及在里面的每一个人。

我们在二月份我们公开亮相的最后,展示了其中一架这样的直升机绕着科里的房子盘旋的视频。

科里也在他自己的家里遭遇了貌似一次死亡威胁——一根万宝路香烟被留在厨房的台面。

这看起来像是黑手党风格的威胁,暗示他和他的家人会被“用烟处理”(smoked)。

有人也在他家旁边走来走去,身着黑色并往里面看。

最起码来说,这些事件对他家人所造成的影响是非常有压力的。这不只是网上的一个故事而已。它是非常真实的。

在审讯期间掩盖故事被强加给科里

科里被这些人带走,询问和下药过几次。

他们会在他处于一种被下药的状态下给他强加不同的故事。

这包括外面没有外星人的观念。那实际上只是来自未来的我们而已。

他们会在审问中间不断地给他强加这些观念。

他们试图从他身上获得情报并同时给我们其余的人制造假情报。

片面揭露

“低级别的秘密太空计划”对科里泄露了他们推行公开的“片面揭露”的计划感到非常生气。

这是阴谋集团的最后计划,给我们透露一些非常吸引人的讯息,包括“古代建筑者种族”(Ancient Builder Race)的遗迹和可以在我们太阳系里飞行的太空飞船。

他们意在试图贬损所有UFO的学术研究和违反他们政党路线的告密者,同时鼓舞所有人重新爱上他们。

在超过十年后,《X档案》突然的,出乎意料的重新开播正是他们希望给公众兜售的故事情节的全面宣言。

科里被绑架并被告知不要干涉这项计划——就在新《X档案》剧集揭示他们“片面揭露”的蓝图时。

我们没有听从死亡威胁。我们在“自觉人生”博览会(Conscious Life Expo)上以一种非常重大的方式道出了他们的计划,并从那以后继续这样做。

联盟团体自此得出结论,片面揭露的方案不可能实现。

我没有意识到我们有如此重要的角色

我刚刚与你分享的大部分讯息被限制而没有公开发布,因科里和我被各种分心之事给搞得不可开交。

就我而言,大部分是因为要完成一本重要的书,进行一次非常需要的休假,并处理大量困难的情绪问题。

我在书面上,比如通过Skype文本和邮件跟科里做过声明,说我会在某些时间发布某些更新。

尽管我跟他说我会做这件事,但我没有意识到它竟有如此关键的重要性。

写书经常制造新的分心,而且个人问题也在不断地出现。

我没有意识到的是,冈萨雷斯曾是核心人员,将来自秘密太空计划联盟的情报传递给各种地球团体。

当科里无心把冈萨雷斯筛出之后,通讯的一个关键要素被噤声了。除了通过我们之外没有其它替代选择。

要是我知道这些文章是如此的重要,我会竭尽全力确保我把这些信息发布出去。

冈萨雷斯去了一个疗愈中心

对科里来说,让冈萨雷斯,他“在里面的”唯一真正朋友,背叛了他,是非常难受的。

这包括试图阻止他(科里)一同参加他被明确邀请去的会议,并有效地代替了他的角色。

冈萨雷斯也在地球内部待了一段延长的时间,但却在做像用步子测量设施这样的事,就如一个军事计划员,并且具有欺骗性。

冈萨雷斯最终被要求离开,且不得不回到在柯伊伯带的一个联盟安全区。

自那时起,他被我们在节目中讨论过的玛雅分离文明团体带走去接受疗愈。有段时间他将不会再被见过。

这产生了一个关键问题——秘密太空计划联盟与地球联盟团体保持联络并提供有价值情报的能力出现中断。

那就是为什么我们把这看似听起来疯狂的信息传到网上这件事情变得如此急迫。

整个气氛现在变得如此致命,以致秘密太空计划联盟里没有人敢尝试在地球上走动或通讯。

科里之所以仍能这样做,是因为正向业力授权确保了他的安全。尽管如此,所需要的“业力释放”(过程)却相当的艰难。

那么谁是“牧马人”?

“牧马人”是一号新人物,科里第一次见到他,是在科里隔着一张金属桌,坐在戴着手铐的冈萨雷斯对面,并意识到他们现在很恨他(科里)的时候。

“牧马人”是来自秘密太空计划联盟的一个角色,他专长于“动员表现欠佳的资产”。那意味着科里和我自己。

秘密太空计划联盟的人正在为一个更好的世界和全面揭露而奋斗,但他们也都是经历过阴谋集团的特殊折磨的毕业生。

“牧马人”似乎有典型的“人格蜕变”(personality metamorph)/反社会的特征,使得他很擅长折磨和审讯。

科里被带上去多达12次,并在每个场合里都受到“牧马人”有攻击性的在语言上的辱骂和威胁。

悲剧的是,我没有听说此事并真正地理解它,或者我本来能做些什么去阻止它,直到我在“接触在沙漠”上和科里见面。

计划是什么?

“牧马人”告诉科里,他破坏了冈萨雷斯这一关键的通讯点,需要来弥补。

他被提供冈萨雷斯的原有工作。他会得到很好的酬劳,但必须要保密他所做的一切,甚至是对我。

这项工作显然涉及到与在地球联盟里非常高级的人员进行面对面的接触,传递关键情报。

当然这样的工作也会是极其危险的,潜在意义上是给判了死刑。

我们也被告知,强大的精神控制技术被朝着我们两人的家发射,使我们难以工作或集中。

这项技术会被关掉,且大多数针对科里和我的重大威胁会停止,如果他接受这项工作的话。

实际上我曾建议他去做,因为如果联盟需要且他是他们仅有的唯一人选,那么这可能是值得的。

科里自主决定了他不能接受这项工作。我们理应说出真相,所有的真相,而且他不想回应敲诈勒索。

第一部分让我卷入了更多麻烦

在6月12日,星期天,科里将要去见“牧马人”并告诉他,他拒绝这项工作。

科里在此时的压力水平是非常高的。他也对我还没将这份讯息发布到网上而感到愤怒。

所有这些资讯进来得非常快,包括现在科里正在经历的恐怖、凶残的地狱的境况成真。

我只是在我于加拿大最后几天才意识到什么事情正在发生,并在5月29日星期天马上草草写出一篇文章(即第一部分)。

我像疯了一样在科里将被再一次带上去见“牧马人”的前几个小时匆匆忙忙把一些东西放到网上。

“牧马人”一点儿也不高兴

“牧马人”看到了我在第一部分里写的内容,因为他们能够读取所有以任何形式传到网上的东西。

他在他们最后一次会面中冲着科里的脸大喊:“货物崇拜?我们有所有这些关键的讯息要披露,而他却写他妈的货物崇拜?”

我原想我做得不错,通过设下铺垫,这会有助于为让这讯息的其余部分出现而铺平道路。

我无疑没有意识到我会因没有足够明确地将讯息马上发布出去而卷入甚至更多的麻烦。

然而,当我从加拿大回来后,我有两天的时间来准备一次重要的会议——“接触在沙漠”——而我必须要制作幻灯片。

科里也要参加这次活动。

6月2日的会面

我们在6月2日星期四,在我于约书亚树租的房子里见面。

只有在我们亲自见面后,我才发现他们是如何认为我把事情搞砸了的全貌。

有来自秘密太空计划联盟、安夏(安莎尔)/地球内部团体以及蓝鸟人的具有挑战性的信息要整合。

秘密太空计划联盟指责我“整天就干坐着,玩吉他和打飞机。”LOL。是真的。

卡莉(Kaaree),安夏一族的女祭司,告诉我“如果你想成为一名祭司,你就要开始表现得像祭司。”那意味着在台上不再讲低俗笑话。

蓝鸟人说,我有一种“潜意识上的救世主情结”,并且需要认出并疗愈它,为了重新回到工作上。

我意识到我曾经不想要做这项工作,因为人们把我看作是救世主。我在排斥这个角色,因而就接受了这种观念。

现在我明白我不是救世主,我并不特殊。我只是在不同层次帮助我们度过这场转变的众人之一。

重大突破然后出现

在了解到情况后,科里承认他对我吸收所有这些非常关键的信息吸收得这么好而感到意外。

我必须说,收到这些“惩罚性的”信息是很有启发性的,并让我在许多层面上改变我的生活。

改变是困难的,但也是有必要且为正面的。这包括一些私事,出于自由意志的法则我不能说。

我的目标是以一种焕然一新的活力感,离开“板凳”并重新回到这项任务当中,而那确实貌似有效。

我很高兴我写完了书,并在做出个人和灵性上的改变来疗愈创伤后压力心理障碍,以及恢复完整的效力。

这次会议变成了一次欢庆。它是我在这样的活动中有过的一些最大乐趣,而我的演讲很受启发,且比往常要不一样。

科里几次上台和我一起,但没有说很多。他仍然非常担心和“牧马人”的进一步会面。

他也告诉我,在台上揭露讯息还不够。它需要以文字形式发布出去。而我们还没有做。

与蓝鸟人的一次意想不到的会面

科里本来是要在6月2日星期天再次和“牧马人”会面。

他很害怕这即将到来的会面,因为他准备要拒绝工作提议。加之,我仍然还没有写那该死的文章(译注:大卫是6月19日才上传这篇文章的)。

我对此感到很糟糕,但在尽我所能去处理我自己的困难处境——联盟认为这是可笑的。

科里本来是要在大约凌晨1点被带走,但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坐等了两个小时。

然后,相当出乎意料的是,那个熟悉的蓝色球体出现,并于凌晨3:04以传统的方式带走他。

科里直到那时大多是在与地球内部的人们或“牧马人”会面,所以这是相当出乎意料的。

许多有趣的新讯息

科里被带上去到通常的地方给蓝鸟人。他站在一个球体里面并看到他周围全是星星。

他所站的地板是一系列纵横交错的白光线条,呈一种方格形的图案。蓝鸟人,比如Tear-Eir,站在他的面前。

交流是通过心灵感应,而景观非常有意思。他看到多个球体在我们的太阳系里,呈紫色或蓝色。

这些通常是隐形的,对我们,以及秘密太空计划都是不可见的,但在这个区域里,他能看见所有东西。

它们全都以一种巨大网格状的样式排列在我们的太阳系里。

能量放电

科里注意到的第一件事是,那些球体比平常要更加活跃。

有一系列不间断的能量放电在它们之间传递。

他被告知,随着我们越来越接近这一事件,它们不得不加倍努力,以缓冲正发生在太阳当中不断增强的变化。

这些宏伟变化的其中一个可见的迹象体现在5月27日NASA称为“太阳中的巨大怪洞”上面。

5/27:NASA发现太阳上的巨大怪洞

http://www.express.co.uk/news/science/674234/Is-the-sun-DISINTEGRATING-NASA-spots-monster-hole-open-up-on-our-star

简而言之,这个“巨大怪洞”是不断增加的压力累积的另一个迹象,而该压力累积会引领至这一重大事件。

这些球体在驱散能量,所以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直到我们的集体自由意志授权批准这场转变。

不再与“牧马人”见面

科里也在这次会面中被告知,他将不会再见到“牧马人”了。

原因是,联盟因我们缺乏行动,以及他拒绝那项工作,对我们感到如此的气愤,以致他本来会被狠狠地折磨。

我不想说联盟的任何坏话,但由于他们认为这项工作是如此重要,所以他们觉得这样的行为是正当合理的。

他们的主要目的是震慑我们,让我们重新富有成效,而这无疑是有效的。

我宁愿遭受折磨的是我自己,也不愿看到科里经受它,知道这对他来说是多么的艰难。

那对我而言是要去消化的一个非常,非常困难的现实,但随着在我必须要走之前,宝贵的时间在一点一点地流逝,我现在通过写下这一切来因应它。

一次快速的振动增加

蓝鸟人也告诉科里,冈萨雷斯还没准备好从他们那里接受通讯。他仍在经历疗愈。

最为有趣的是,他们告诉科里,这些逐渐增强的太阳之变化正在地球上创造一次快速的振动增加。

它是不可避免的,并在当下影响着每一个人。

变化的一个重要迹象是,它在致使人们的宿业比往常浮出得更多。

我们被告知,许多人将开始失控,表现出末日的疯狂,古怪和疯癫的行为。

这也在影响着秘密太空计划联盟,使他们变得鲁莽冒进,因为他们对我们正在经历的转变感到恐慌。

这会达到一个高潮

此外,我们被告知这些能量变化很快将会达到一个高潮。

一旦这件事发生,许许多多的人会开始有已经过世的亲人造访的亡灵体验。

我们会开始接收到这类性质的直接联系,给予我们有启发性的信息。太多的人会体验到,以致它无法被忽视。

一旦这件事发生,我们便知道我们离某些非常重要的变化很近了。

然后我们被告知,要睁大我们的眼睛,竖起我们的耳朵,去留意更多我们一直在猜测的令人惊奇的东西。

这可能包括UFO的公开亮相,一道太阳闪光,以及作为结果的物质与灵性世界之间的帷幕变薄。

我问科里我们是否会发展出心灵致动或真正地体验扬升,但这在他的信息分享中没有被提到。

科里也要给安夏人传达一则信息

在这同一次会面中,科里被要求给被称为安夏人的地球内部存有传达讯息。

蓝鸟人回应了安夏人关于终结“穆罕默德协议”的问题。

某些与天龙星人相关的群体已经拒绝参加,所以大会将不被允许举行。(因为)所有的参与者都必须到场。

在此之后,科里和卡莉进行了一次心灵感应上的会面,他给她传达了信息。

卡莉看上去似乎没那么关心。她说那只是一笔更大交易的最初出价。

话题根本还没有结束。终结“穆罕默德协议”只是一个初次的齐射(salvo)或尝试。

卡莉和她的人民已经知道天龙星人绝不会主动前来参加那场特别的会议。

哇…好了…我写出来了!

不知怎地,我还能做到有半个小时去收拾东西并为我去科罗拉多的航班做准备,而且添加了所有这些资料进来,作为一个主要的新部分。

现在我们比之前要更忙。

还有其它细节,但这是一个重大的向前推进。

科里得到的这些宏大变化的时间框架仍然看似开始于2018年的时间窗口,如他一直被告知的那样。

我们不知道在那之前,是否会有任何这般重大意义的事情发生。

今年我们可以开始看到阴谋集团非常明显的溃败,并且可能会在2017年经历重要的进展。

现在我仅有时间写这么多。希望大家会对我们没那么生气,既然我们把这些发布出去了!

再次感谢你们的支持。我甚至不知道我现在是否还有足够的时间来弹吉他……

飞行中的小更新:6月19日星期天,下午3:24

我前去买了飞行时可用的wi-fi,这样我就能继续写这个小更新,并修改我在文中看到的几处小错误。

Michael Salla博士写给我,以澄清汤普金斯是听取了29个间谍的1200次任务汇报,所以我回去并修改了上面那点——和另外一个小错误。

同步性再次出现,正如它经常发生的那样。不需要有意识的努力,但它继续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它之前从未像这个那样出现在手机上。

我在去机场的路上,当我们顶着外面的炎炎炽热时,在公共汽车里上传了这篇文章。令我颇为高兴的是,访问计数器停在33,111。

我拍下了它,一旦我降落后就会把它上传到这里。否则我就不得不付两次费,若只是为了提前一个小时把它放进去的话是不值得的。

当我进到这里去做编辑时,其中一篇最近的文章也有一个三连数的重复模式,777,在访问计数器中为67771:

我明白这对某些人来说将会是困难的

牵涉到科里和我,以及在这场大游戏中的其他人的已然发生之事,总是引起从屋顶上传来的大喊大叫。

“证据!证据!骗子!胡扯!”诸如此类。那些是在评论中版主因其无礼程度而回拒的一些最好的情绪了。

你没有权利进入这个空间并用言语污辱我们。正在发生的事情是非常真实的,而且是极其痛苦的。

要不是现在被置于我们身上的压力是如此之大,我肯定不会写这么多,这么快。

让我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它必须如此

“但你没有证据!你没有证据!”

那就是最高准则(Prime Directive)/第一变貌(First Distortion)/自由意志法则的重点所在。

如果你在此时被给予了全面的证据,你就不会从听说此事中获得灵性上的成长。如果你读了《一的法则》,这在里面得到了详细的解释。

面对全面的证据,就不会有谷物可以碾磨。没有不确定性是不需要个人的直觉验证和“凭信心的一跃”。

即使当我们得到了大揭露,也没有人真的知道“太阳闪光”(solar flash)是否会真的发生。那是我们很可能将要体验的游戏的另一层级。

秘密太空计划联盟里的人,他们自己对什么会或不会发生都有很大的分歧。

汤普金斯知道闪光的预言,并说有一千个人就有一千种解读。

你得到了某些有说服力的线索,但还不是全面揭露

确实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我们会得到大揭露。一旦它来临,听到并接受真相的灵性价值就会直线下降。

像蓝鸟人这样的存有主要是希望培植、滋养和激励我们的灵性成长。

相比对我们其他的人,我传递的某些东西对在各种不同的联盟团体里面的人具有更大的价值。

从那个意义上讲,你在此处所做的,部分是在“阅读其他人的邮件”。

对于那些真正做了他们的功课并看过《宇宙大揭露》的人来说,这些无疑会是有趣,但在某些情况下是悲惨的进展。

假如有人对任何的参考资料,或我采访内部人士20年的历史不熟悉,我明白这一切看起来可能是荒唐可笑的。

我甚至在这篇文章中几次做出了那些警告说明。

黑暗中的蜡烛

如果你读像《圣经》这样的神圣文本,它清楚地说道,大部分人都会怀疑没有任何事情将要发生,直到闪光出现的那一刻。

整个游戏就是这样被设计的。意志或信念的锤炼是需要的。你在黑暗中点燃了一支蜡烛。

我刚刚听到“在我们去丹佛的路上会很颠簸。如果你有任何东西要丢弃,这将是你这么做的最后时机。”

着实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同步性。

我想我需要在此合上盖子并准备迎接冲击了。

原文网址:

http://divinecosmos.com/start-here/davids-blog/1201-full-disclosure-asc-ii?showall=&start=3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