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雄狮醒来》之十五|种种阴谋控制

视频原文:

我们正经历这个议程,现在已经到了关键时刻。阴谋集团正试图引入最后的奴役体系,最终将是世界政府,世界中央银行,世界军队,世界货币。接下来就是奥威尔式国家正呈现出最暴戾恣睢的部分,我在过去二十年来多次写到这部分,这些年来很多方面的情况都愈加的严峻,我们的日常生活中也很明显的受到越来越多的控制。

这是跟踪车牌号的图像,他们可以跟踪整个国家的人。这东西叫速度间碟(类似汽车测速仪),他们可以从卫星上追踪汽车,测试速度,无论车主走到哪里。阴谋集团之所以能引进这个东西还是用了“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的套路。因为借口说一些公众、学生、儿童的安全问题,我们一定要用这个东西,正应验了那句谚语“Liar,liar,pants on  fire”(骗子,骗子,裤子着火)。

我不在乎他们看见我的身体是不是很满足,但是要服从这条法律,却要在该死的放射扫描仪上接受检查。当然人们在意他们的身体在大庭广众之下任人观看,再一次的,这是要击败人们的心理防线,这是一场对人民的心理战。

我们看到这些警察越来越像士兵了,当然有一些正直的好警察,当然有一些明智的好警察。但是老天啊,偏偏有那些低能笨蛋,他们也配发了电击枪,真他妈的该死,55000票通过了。但是我说什么了,人们会说:哦,太可怕了,他们被电击枪活活打死真是太糟糕了。不,那正是阴谋集团想要的。因为当人们被电击枪击中而死亡,那意味着以后警官说的任何事情,他都会照做。那正是他们想要的-控制系统的一部分。

声波清理和平抗议者,人体植入微芯片议程仍在进行中。现在一家医院甚至将新生婴儿的手写标签替换成了条形码,这周报纸上的报道。所有这些奴役的措施都上路了。阴谋集团还用了你看不见的条形码,真正的条形码就在那里,但是你看不见它们。他们这样做是在攻击我们的人体计算机,破坏我们的能力,最大程度地动摇我们的潜能,使我们无法进入到更高的意识水平。

而那只是一部分,还有飞机喷洒在全世界各个天空中的化学凝结尾,亦或是食品和饮品中的化学添加剂,最糟糕的是他们将儿童作为攻击的主要目标。这又涉及到了“制造问题-累积反馈-给出方案”。由甜食和其它食物引发的行为问题的儿童人数,正对应了注意力不集中和紊乱症的人数,正好对应,为什么?因为是食品中的化学添加剂直接引起的这些病症。所以,阴谋集团所做的就是给人们喂毒,在食品中加入有毒的化学添加剂。这会导致大脑的化学失衡,导致行为问题和注意力下降等问题,然后又让你服用有害的镇定剂等精神类药物来冲击你的脑神经,变换药物种类来治疗,而这些问题正是有毒的食品添加剂造成的!

转基因食品也是同样,其真正目的是为了转变我们的基因,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出现了越来越多的攻击那些有机农业种植户。人们种植自己的食物来克服这些化学垃圾的毒害,却受到攻击,这就是为什么阴谋集团要攻击那些小型农场主,以便为了孟山都这样的大公司能够挤进来。

这就是为什么阴谋集团要建立食品法典委员会,它由纳粹分子Fruits Termeer创建。这个人和他的一些纳粹党羽在纽伦堡审判之后都被投进了监狱,他却在服刑末期得以了提前释放,因为他投靠了纳尔逊·洛克菲勒——四任的纽约市长。他们在六十年代建立了纳粹性的食品法典委员会,进而创建了食品制度和食物分类代码系统,现在他们又在试图向全世界范围内引入和强加这种食品管理制度。这会导致我们在食品增补剂里不能得到足够的维他命,来改善我们的健康状态。

他们还一手控制了制药卡特尔联盟,也为了这个目的。同样,他们企图通过由罗斯柴尔德建立并控制的“世界卫生组织WHO”用疫苗来毒害我们,全都是阴谋欺骗!

因为这一控制网络的中心能够控制孟山都、食物生产企业、监管食品安全的监管机构、食物标准机构、以及制药大公司及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等。阴谋集团精心安排了我刚才说的一切,全是因为有这个控制的网络。所有这一切就是一场针对人类免疫系统的战争。阴谋集团要做的是在各个方面破坏人类的免疫系统,因为他们想要大规模的削减世界人口,因为他们应对不了如此众多的人数。

我在阅读我调查的书籍中,我看到了可靠的数字,但是老天啊,上周我看到了在对儿童增加迷幻类药物的极其惊人的数字,触目惊心。这是在系统性地降低年轻人的潜力,阻止他们发挥他们真正的潜能,表达他们真正的意识。现在发生的这一切,几十年前费边社的阿道司·赫胥黎早在他的小说《美丽新世界》中描述过了。阴谋集团用所有这些手段把我们锁在一个频率的监牢中。

金融危机正是阴谋集团有意精心安排的,这是可能的,因为罗斯柴尔德家族以及他们的党羽控制着世界的金融系统,他们能够动用上万亿的美元左右着股票市场的起起伏伏。如果他们做空美元,美元就会下跌;如果他们做空原油,原油就会下跌。无论是什么,因为他们有那个能力,高盛集团是这一切金融操纵的主要推手之一。阴谋集团控制了世界金融系统,因为,同样的道理,他们控制了银行,他们控制了美国的美联储,他们控制了英格兰银行,他们控制了政府,他们控制了对事件的报道。

他们计划是这样的:第一阶段——2008年9月,引发全球金融危机。第二阶段——政府投放天量借出货币,即信用-不存在的货币,但是我们却要给作恶者支付利息,直到我们都口袋空空。第三阶段——当阴谋集团觉得可以最大程度的冲击经济的时候,他们会再次的发动一场规模空前的金融危机,届时政府将束手无策,那就是他们的目的,为什么?演讲的最后一部分会把这些放在一起进行解释,因为正在发生某些事情,而阴谋集团想要阻止。要知道,阴谋集团越是制造更多的恐惧,更多的破坏,更多的压力,更多的忧虑,对我们产生的冲击就更符合这个控制系统的利益,原因今天我已经解释过。

接下来这几年阴谋集团的主要计划是:通过使大众强迫接受一些根本不存在的东西来进行大规模征税,拜这个家伙(戈尔)所赐,如果有这个家伙的参与,那就是一场骗局。故事是这样的,开始啦:这个人向全世界妖魔化二氧化碳,鼓吹没了二氧化碳世界就不是世界本来的样子了。妖魔化温室效应,如果继续下去,我们就不复存在了。看吧,这就是他的所作所为。他在精心安排这些人,“噢,多么友善,多么友善!”大卫·洛克菲勒还出了这本书《全球变暖生存手册》,帮助我们应对全球变暖。

生存,生存!好吧,我们还是以健全的心智来看看这个问题。这是一幅各种温室气体造成温室效应的图表,根据他们的宣传,对地球升温影响最大的是二氧化碳,而实际上是水蒸气和云朵。我认为我们应该禁止水蒸气和云朵,这才是唯一拯救这个被吓坏了的世界的方法,对吗?每次我们看见云彩了,就该对它们征收附加税,我认为这是唯一的办法了。这一小部分是二氧化碳的(影响)。我们假定了人类活动能够影响大自然的温室效应,而真正影响气候是他妈的太阳,是他妈的太阳!当太阳处于活跃周期的时候,气候就会变暖;当太阳处于不活跃周期的时候,气候就会变冷,那就是为什么过去十一年当中太阳处于非活跃周期时,气候就逐年变冷。

在这个控制网络中,其中一个与布热津斯基的“三边委员会”一起的组织是罗马俱乐部。该组织创建于六十年代,精心安排了利用环境来推行他们的议程。奥雷洛·佩切依是罗马俱乐部的创建人,下面的话是引用他们1991年的出版物:“为了让我们联合起来,需要创造出一个新的敌人,于是我们想出了污染、全球变暖的威胁、水资源匮乏、饥荒之类符合条件的观念。”于是,阴谋集团通过教会气候学来推行全球变暖的论调。这就是一场祭仪,他(戈尔)就是大祭司。我们再看看这个家伙,尼克·克莱格,他作为气候变化的否认者,实际上号召人们挑战全球变暖的官方故事,因为教会气候学说,如果你不接受这些胡话你就是个XX。

他们还将推进的是气候门、冰川门、亚马逊门、北极熊门、海平面升高门。所有这些事件,都说是将要发生,但人们发现它们根本不会发生,它们是被编造出来的谎言。我们甚至有了奶牛门,是的,女士们,先生们,我给你们带来了大快人心的好消息,这些小丑们现在承认奶牛的胃肠肿胀对人类已经不再构成威胁。我忍不住,我忍不住告诉你们我有多开心。BBC在其网站上承认了,但是没有在电视上播出。全球气温在下降,然而也没关系,绿色团队进驻了。戈尔的团队雇佣了奥巴马,他们四处走动,给儿童洗脑,让儿童恐惧未来。绿色警察会在未经你的许可下闯入你的家中,强行检查并征税。只不过是我们常见的一场作秀,还不错。

我要再次说明这一点:他们的目的是为了压制能量场,压制人类能量场的振动。他们停止制造和销售白炽灯泡,就我们目前知道的原因是,阴谋集团用这些充满水银的会造成环境灾难的节能灯具替换掉了原有的白炽灯,是因为这种灯具会发出某种振动频率,直接影响人类的能量场,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很多人使用了这种所谓的节能灯具后,身体生病了。一切都是一场诡计!

我会快速地讲完这部分。这不是为了保护少数族裔,而是为了阻止你们说出真相以及言论的自由,这就是最终的目的,是为了创造出奥威尔所说的“新语言”。这种新语言替代了以前的话语,用原本的语言你能够有意义而又详细地表达你自己,而用新语言实际上你就什么都表达不了,新语言缺乏丰富的表达细节的能力。因为新语言的作用方式是:“世界上唯一的语言的词汇正在逐年的变小”,奥威尔说道。就如他十分恰当地指出,在意识层面上我们以词语思考,所以你越是减少词汇,所有这一切文本材料,如你是···等等这些材料,我们改变语言的方式,我们戏剧性地减少词汇,经过了相当的一段时期,我们甚至就连思考细节的能力都会大大减弱。就如有个人曾经说过的那样,如果我们的语言中连表达自由的词语都不在了,你怎么能够讨论自由?在《1984》中描述的新语言,没有一个词的意思是自由,这就是所谓的政治正确性所在,

让人们都闭嘴,谁也不许说话。你绝不可以让任何人心烦,那让我心烦了,你说我不可以让任何人心烦这句话就让我心烦了。我不能让任何人心烦,无论你他妈的说了什么我都什么都不能说,你就会让人心烦。

然后我们又面对了健康与安全的问题,目的是创造出一种情境出来,让人们动弹不得。我曾经去过一家披萨饼小店,倒不是我爱吃披萨,就是因为我饿了。我要了一杯咖啡,服务人员说他们没法给我做咖啡,因为咖啡机坏了。我说你可以给我来杯速溶咖啡吗?他们说不能制作速溶咖啡,因为健康安全问题。就为了他妈的一杯咖啡。“不要错拿了链锯的末端”,哦,谢了,伙计,我不会犯错的。而这一切都由Neil Hague(注:和大卫合作多年的画家)智慧地描绘了出来。

       

这一切的事情:“你不能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不能说那个。健康和安全问题,政治正确性或你想了些什么,你说了些什么,哦,老天啊!”所有这些对我们的限制和束缚,就像是把蜘蛛网上的苍蝇牢牢地绑紧,让我们动弹不得。人们现在担心的是:有一天我会不会离卑鄙的贱人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了。你们要知道这一点,这个非常重要,这些人正在故意整我们,我告诉你为什么:阴谋集团正把这些垃圾丢给我们,如果他们没有遇到明显的阻力,就会说“好的,我们就继续丢给你们更多的垃圾”。最后一部分我会详细讨论。

但是,我们需要画出明确的底线,不止是说明到此为止,不许再他妈向前一步了。我们一定要画出这条底线,因为不然的话,他们就会得寸进尺,更加嚣张!这是我谈论的所有这一切的关键:这就是一场思维游戏,如此而已,因为一切都来自头脑思维。社会生活中这大量的规则与限制——禁止通行走这里,不许做这个,你不能做那个等等这一切,越来越精细化的规范控制了我们的生活,目的就是要把我们变成这个样子。

你把一只老鼠放到迷宫中,你在不同的通道中放入电击设备,当老鼠进入了某个通道,它就会遭到电击,它就会退回来。它可能还会再次进入,又遭电击,再次退回来。过段时间后,你可以撤去通道上的电击设备,那只老鼠却再也不会走入那条通道了,因为你改变了老鼠的行为模式。而阴谋集团所做的就是把所有这些细微的限制丢向我们,做了这个就惩罚我们,做了那个也惩罚我们,做了这个还惩罚我们,使我们只能按照他们的规定极其限制的去做。而那个他们规定的正确通道正在变得越来越狭窄,越来越狭窄。阴谋集团想要做的就是,通过不断地轰击和打击我们,使我们顺服和默许,这样,我们就完全地屈服于控制系统,永远不敢挑战它,就只能待在这个他们规定的狭窄的机器人般的电脑控制的终端的感知中,把我们从无限的意识变成这个——被编码的电脑终端控制的、不会质疑的默许的机器人。

阴谋集团已经在小范围内这样做成功了,“兔子洞”变得越来越深,甚至比我们这一小半讲到的还要深邃,这场旅程还在继续。但这仍然是一场对感知观念的控制,让我们相信我们没有力量,我们他妈的确实信了。让我们相信我们只需跟着前面的人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因为其他的每个人都是这样,我们就像是他妈的在地狱一样。十分钟后我们回来,看看我们能做些什么。

标签: ,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