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宇宙|第105集:超光速科技


片源:老生独白、YETI

翻译:亚亚

合成:国际友人

整理:国际友人
飞龙

 

内容提要:

●马克·迈坎德尼西探究了更深的秘密太空项目中关于飞行器的设计和推进系统。

●科里证实,第一个到位的是原德国飞行器设计,这一技术现在普遍用于各种太空项目中。这可能看起来像他们正在弯曲时间和空间的规律(爱因斯坦曾定义过),但实际上是我们学习如何使用这些规律,以加速飞船超越光的速度。这是通过Biefeld-Brown(比费尔德.布朗)效应成为可能,这种效应产生于外星人复制运载工具(ARV)飞行器的主推进系统。

 

大卫:好的,欢迎收看《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今天和我一起的是科里,科里欢迎来到本节目。

科里:谢谢。

大卫:我们现在要从,马克·迈坎德尼西系列访谈的第一个开始,他将谈论一种特定类型的推进系统以及他的一位知情人看到的特殊飞船,所以话不多说我们来看看。

参观隐秘科技

马克:我接到一位在大学认识的朋友的电话,为了方便,我叫他布拉德,布拉德打电话来说我看到你的文章,看到你的艺术作品在杂志上看到你的名字,我与艺术总监联系,他给了我你的号码,我是布拉德,你还记得我吗,我说是的,那太好了,所以我们一起吃了午餐,我们开始交谈,我向他提到在圣贝纳迪诺的诺顿空军基地有一场航空展,它在洛杉矶以东约75英里,据说他们可能会让SR-71黑鸟作空中飞行或作地面展示,这很少见,所以我们决定去看航空展,在最后一刻,杂志社打电话来,表示他们对插图很满意,他们要我做另一个插图,将出现在第二年即1989年2月的X-31项目上,他们希望快点完成,所以我不得不取消去看航空展,过了一星期,我没有得到布拉德的任何消息,我给他打电话问他,你觉得航空展怎么样,但是在电话里他很沉默,我说出了什么事,你听起来好像过得不好,他说我认为我看了不该看的东西,我说怎么可能,在航空展上的一切都放在那里给公众展示,他说我们在那里的时候,还有一个小的展览,一开始,我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听起来好像他被允许进入展览,他带来的那个人,我们想争取插图项目的人是洛克希德马丁的高层,他们将聚在一起谈论一些工作,而这个人就在雷鸟空军飞行表演队即将开始表演的时候,他对我朋友说,我们去这里,所以这位先生我朋友,以及一些高级政治人物和高级军方人物登上了一架装有乘客座椅的波音727军用飞机,他们从诺顿出发,飞往帕姆代尔的空军第42工厂,那就是洛克希德臭鼬工程的所在地,飞机着陆后,他们走出飞机,那里建筑物的警卫带着M16步枪隔着整整九码的警戒线,盘问我的朋友,因为他既没有任何徽章也没有像他的护送者一样的证件,所以他的护送者为他证明,说他说那位先生的助手,这样他们就进去了,他们一走进去他就看周围,他说我看到一些没有被告知的事情,也不清楚是什么,所以就闭上嘴,不要说任何事,不要对任何人说起,我们会尽快离开那里,但是展览还是很有趣的,布拉德向我指出,有高级空军军官像导游一样四处走动,他们在说明展示的各种型号的飞机,其中之一是第一代极光飞机,洛克希德人称之为脉冲发生器,机身上有四台发动机,整个东西都被隔热瓦覆盖,就像航天飞机一样,飞机的机尾,就像整个尾部,是一台线性塞式发动机那样使用,有几十个燃油喷射器,将燃油喷射到超音速冲击波中,自发地燃烧,这些气体的爆发,在超音速冲击波和飞机的锥形尾部之间扩张,并且实际上会产生挤压,就像将湿的南瓜籽从你手中积压射出来一样,但是对于这种特殊的飞机类型,有趣的是它显然有一些战略应用,它不仅仅是为了高速高空侦察,这是一架拥有武器的飞机,在机身下方,在发动机之间的机身里有121个垂直发射管,每个发射管在外面都有一个大的圆形隔热瓦,可以用高爆螺栓吹走,这种设计如此引人入胜之处在于他们尽可能简化,但又是完全有效的,相当于,可以使用常规的,爆炸型弹头,但是它们在重返运载工具里,如你在洲际弹道导弹(ICBM)上看到的分导式多弹头(MIRV),除了管中的分导式多弹头(MIRV)之外,另外还有个具有大螺旋弹簧在其后面的隔热瓦,全部被压缩,一旦它们吹走了外面的瓦片,这个东西就会从管中弹出来,另一块瓦片会下降到那个位置,并立即恢复飞机的空气动力学效率,没有炸弹舱门,当高速前进时它也不会开,最近披露的另一个事情是当飞机实际上作为武器平台运作时,它有一个三级第三类推进系统,在尾部是一种平坦但呈三角形的形状,它会打开,就像蛤壳尾部一样,火箭发动机将弹出,这个东西会爬升到大气层外发射位置,几乎无休止地游荡,这可能是现存最大的遥控运载工具之一,但它确实有个选择,可以由人在内部驾驶,但主要是无人机,它可以上升,从太空部署这些分导式多弹头(MIRV)型武器。




 

大卫:对于我来说科里,作为不在这个圈子的局外人,当有人挺身而出给出这么多技术细节时,我非常非常感兴趣,我听说过极光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听过他刚才所说的细节,根据我们刚刚看到的你怎么想?

科里:是的,有很多细节,这就是我要评论的东西,出来谈论这些的人,通常只是看一眼而已,他们没有人能在附近走动,踢踢轮胎,参加空军人员的航行,所以这是非常好的洞悉这种飞船工作的方式。

大卫:我听说,极光在航行时发出很大的手提钻式噪声。

科里:他们离开了所说的航迹轨道。

大卫:对,但我从来没有得到任何技术细节,你觉得极光这种飞船,显然是更经典的设计之一,甚至可以追溯到80年代,极光可以用于什么?

科里:在那个年代,所有的高空飞船通常都是专门用于侦察或作为武器平台,而且很多时候他们将技术在二者之间切换,它们可以是其中之一。

大卫:那么你是说,极光可能在常规战争中被使用过,那些被这些炸弹攻击的人,不知道它们来自哪里?

科里:有可能用于常规战争,但是这听起来像是把它保存起来用于特殊事件,例如如果与苏联有冲突的时候。

大卫:好的,我们现在来看看他描绘的设计插图,来自外星人复制运载工具(ARV)的知情者证据,这似乎完全是原始的德国钟形飞船的复制品,我们来看一看。

外星复制飞船(ARV)

马克:还有一个单独的展示,呈现给所有人,这个展览的参与者也来了,他们取下幕布,露出三架飞碟,后来这些被称为外星人复制运载工具或流量线,简称ARV,那个时候我开始明白,的确有一些真正非同寻常的先进系统在开发中,这些飞船不仅出现在展览上,而且也停在地板上,在下面没有起落架,没有电缆将其悬挂在天花板上,最小的一架直径约为24英尺,另一架直径高达60英尺,三架中最大的一架直径约为120英尺,这个展览特别有趣事情是布拉德评论说,这些飞船看起来像在那里已经很久了,当时是1988年,1988年11月12日,他说机身周围有一些平板,平坦的底部,斜边大约为35度,有一个小平台,似乎是船员舱然后就是圆顶,在圆顶的顶部是一些小水泡,有一点像CCD摄像机,每一个都在一个小万向节上,可以移动和指向,这又是另一种用于作为,如合成视觉系统的东西,两台摄像机可以成对组合在一起,产生左眼和右眼视图,让舱内戴着特殊头盔的飞行员可以有完全的三维视图,很显然的是,该系统使用一种不寻常的技术来产生电力,将其从称为标量能量或零点能量的时空真空中抽出来,但是当这个东西被供电时,它会在飞船周围产生大量的离子化,使空气分子开始产生,致命的X射线光子,所以你这个物体上不能有窗户,实际上必须要有某种合成视觉系统,以便能够驾驶这种飞船,但是回到他对飞船的描述,他说整个东西看起来被一种看似树脂漆的东西所覆盖,树脂中嵌入金属片,贴在飞船的两侧,Dzus紧固件周围有缺口和裂缝,将这些嵌板固定在机身四周,上面有油腻的手印这类东西,所以他说它看起来像已经存在了很久。



 

大卫:关于他这里所说的有很多细节,其中之一就是在被供电时飞船周围形成离子化,因为它有很多电荷,实际上释放了X射线光子,这是致命的所以飞船上不能有窗户,我的印象是,你之前委托玛丽亚·奥斯奇,画了插图,她说,飞船上的确有舷窗,那么你是否认为有些创新技术,让这些窗户阻挡了X射线?

科里:是的,很多飞船都有窗户,特别是在纳粹开发时期,他们没有摄像机设置,我不相信,他们可能有,我不记得了,其实有一些图像,他称之为水泡清晰的透明半球,摄像机在里面弹出来,我在一些飞船上看到过一些,但我不记得他们使用摄像机作为视觉参考。

大卫:我们绝对清楚他给的这个解释,这个与你对原来德国钟形飞船的认知有多接近。

科里:根据我的理解,ARV是从德国人那里得到的,他们称其为ARV或外星人复制运载工具,作为一种方法将人们从他们来的地方送回去。

大卫:他们来自哪里?

科里:他们是德国人在1952年以后的交流中,当时脱离出来的德国人开始与我们的军工复合体密切合作。

大卫:如果没有实际运行,为什么飞船能够悬浮,或者是在某种盘旋状态下,像那样保持盘旋吗?

科里:他们使用反重力推进,基本上它可以处于一种中性状态,锁定在一个地方。

大卫:好的,这里还有很多要谈的,让我们继续,我们将从马克·迈坎德尼西那里听到更多令人惊异的观察和产生的例证,我们来看一看。

外星复制飞船内部

马克:作为一个绘图员,我有概念艺术方面的经验,我能弄清楚所有这些组件的一个方式,就是看所有组成部分如何相关联,这个飞行器的一些面板已经脱离,是最小的那种,它们有个旋转楼梯,旁边有个平台盘旋在飞船下面,楼梯可以用来爬到斜坡上,实际上可以站在小平台上,从驾驶舱门看进去,有趣的是门本身,看起来像是从老船长尼莫的潜艇上拿下来的东西,它有可以转动的钢框架和轮子,还有一些针状物用以在框架上,固定所有的东西,但他说可以看看里面,可以看到弹射座椅,在船员舱中间,有个中央柱,这个球体真的很大,这就是他们所说的拉挤飞船,拉挤是一种工艺流程,可以采取如玻璃纤维或碳纤维或凯夫拉尔纤维等丝状物,当它围绕电枢形状容器旋转时,可以用树脂浸渍,他们现在用这种东西做氧气筒,但这整个球体是个巨大拉挤球体,而整个原理是,这种树脂浸渍的纤维被缠绕,在这种形状周围处于高度绷紧状态,所以整个结构在树脂浸渍之前,是有预应力的在这种力的催化下它开始变硬,变得非常结实,比钢还要结实,所以这些东西实际上可以进入海洋,这就完全是另一个故事了,但从驾驶舱来看,里面真的很简陋,我是说里面没有仪表板没有仪表不像在做遥测,一切都在飞行员佩戴的耳机中,在飞行员的弹出座椅的右侧,好像是个大电位器,就像《科学怪人》的电影那样,可以用来控制电量,左边是一个非常不寻常的控制,它是直立着的,它看起来像一个金属或类似复合体的倒置J型柱,支撑着一个看起来像球的物体,在它的底部有一个保形半球,这个东西里面有激光,反射到周围,它会向控制偏航和俯仰等飞船的不同部分发射脉冲信号,有趣的是当这个东西在低电力下运行时,它就自己悬浮着就像,这个飞船是在,我的意思是它们看起来就像是坐在海洋上,只是顺着水流移动,当它开始向一边倾斜时,悬挂在球体下面的碗会开始朝这个方向倾斜,重力产生了足够影响,它将开始倾斜,然后它会纠正自己的方向,它始终在自我纠正,无论开始时向哪个方向倾斜,能够这样完成行程的,速度都超过了光速,光速或更快的速度,这只是这些人采用的一般速度,那么问题就是这怎么可能呢,很多人认为这是无稽之谈,这是不可能的,那么你可以回去,看看爱因斯坦的原始方程,以及他说过的所有关于,超过光速的不可能性,他在方程式和著作中,所说的是,当某个物体通过时空的时候,它的质量也开始增加,但整个原理的关键,没有人说过飞船质量增加的原因,是因为该飞行器的原子结构,在这种环境与零点能量相互作用,实际上导致原子更具有能量,回到高中物理学我的一大疑问是,如果物质不能被创造和被破坏,电子永远不会慢下来,它们并不遵循热力学第二定律,即熵,你会期望它们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减慢但它们不会,它们不会减慢的原因是,它们不断吸收零点能量,这就是原子的所有部分,一直保持运动的原因,这就是它们不会分崩离析的原因,而且由于原子物体经历时空时,它的速度越来越快,吸收了越来越多的这种能量,所有部件都会旋转得越来越快,就像陀螺旋转得越来越快一样,就像陀螺一样,如果一个旋转尖头或类似东西,一旦它们走得很快就很难移动它们,道理是一样的,这有点像它们用某种方法,发展自己的重力,这就是爱因斯坦所说的,物体会减慢不可能有,足够能量达到和超越光速,因为随着越来越接近光速,质量逐渐开始接近无限,所以工程师们发现,如果使用环境中能增加质量的同样能量,把它用作推进能量来源来推动系统,这意味着走得越快,就能得到更多能量来推进,不必携带燃料,所以不必担心飞船的重量,所以走得越快就越有能力走得越快,这实际上就是如何真正打破光速障碍的方法,因为质量从未真正,比开始的时候更大,有了这么大的几乎是无限的能量,可以从中吸取能量作为推动力,这可能是为什么飞船中,所有电气部件都嵌入石英作为绝缘体,因为我们谈论的是数以百万计伏特的电力,这也是为什么当它在大气中时电离过程非常严重从而产生X射线光子,并且必须拥有一个合成视觉系统,才能看清他们的方向。







 

大卫:看到这些我只能说声哇,我相信你告诉过我的一件事,似乎在这里得到了强大的验证,我想听听你的想法,这里提到的就是一些UFO推进系统的工作方式类似于你说的那种,从手指间挤压南瓜籽的说法。

科里:他所说的我以前都说过。

大卫:好的。

科里:在他之前我听你说过,我当时说的好像是西瓜籽。

大卫:西瓜籽,对。

科里:我是从南方来的。

大卫:由于马克·迈坎德尼西所说的,确实多少有些推测性,这是根据他自己对所发生事情的了解,和他被告知的信息而你的通报,好像来自推动系统的智能玻璃板,那么这些如何与他所说的进行比较?

科里:非常接近,我想我的描述大致相同,包括我已经描述过扭转场如何驱动飞船的运行,它创造了一个区域,一端的扭转大于另一端,这就像在一端挤一条湿肥皂一样,它会射出去,它会射向另一个方向,所以这个描述很接近。

大卫:激光通过辐射,受激辐射放大光芒据推测这是二战后的发明,这与从罗斯威尔残骸发现的内部世界有关联,这是反向工程技术最初形成的技术之一,而在这里我们将其说成很可能是最初的德国飞船,因此可追溯到大概是20世纪30年代末,然而他说把手放在激光式的圆顶上对于整个导航系统来说是至关重要的,你是否认为天龙人已经让纳粹将此作为技术正式展露之前就有能力制造激光了?

科里:你要记得德国人有自己的罗斯威尔,他们早在30年代已经坠毁的飞船之前,就有了罗斯威尔,我记得是叫做黑森林还是黑暗什么的,他们在德国有更多比我们当时聪明的工程师,他们至少比我们早十年掌握了这种技术,所以他们可能有能力利用反向工程恢复他们的东西。

大卫:当我第一次看到马克的图表,我感到非常奇怪的一点是,为什么它看起来像假的,为什么要用这样老式的潜艇机械门,既然你提到其中来自德国技术,这样就说得通了,你是否认为有了德国人在潜艇建筑中的背景,这就是为什么在某种程度上它的外表很相似的原因?

科里:绝对如此,这正是我想说的,而尼莫船长的门可能来自德国分公司。

大卫:所以马克也描述说这个技术可将飞船提高到光速,你对他质量增加现象的重新解释,怎么看质量增加没让物体不能以光速行驶,这个是你很熟悉的。

科里:这正是我在智能玻璃板上所看到的,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要将电子宇宙物理模型排除在主流之外的原因,因为这是他们用来构建这些飞船的科学基础。

大卫:对,我们还有最后一段视频,这将圆满结束我们今天关于这个反向工程和所有的有趣课题,我们一起来看。

穿越时空

马克:一开始,当我看到这个巨大的电容阵列在飞船底部时,我以为它完全依赖于比Biefeld-Brown(费尔德·布朗)效应,什么是比费尔德·布朗效应,回到20世纪30年代或40年代,有一名大学学生我想是在俄亥俄州,名为汤姆•汤森布朗的地方,他的教授是艾尔弗雷德·别费尔德,他决定做个试验用板式电容器,并联电容器充电,他在它们之间放了某种绝缘体,他发现当他用正确频率的电力,正确的电压充电时,通常是直流电,物体会浮动,它会开始漂浮,在YouTube(优土布)或类似网站上,关于这个有很多争议,人们制作升降机,并已经有了这些小钟罩类型的电器,在一些实验室也,创造出一种半硬质真空,可以将所有空气从房间里抽出,这些东西容易短路不起作用,所以它们永远不会在太空中起作用,但如果你仔细看着外星人制造的飞船,所有这些电容器板都不是敞开的,他们是绝对绝缘的,这就是区别所在,这就是为什么它能够在外层空间运作,因为这些组件没有机会短路,事实上与这些围绕平板的石英有关的重要之处在于,它在光学上是清澈的,就像清晰的光学玻璃没有遮挡,没有颗粒污垢,没有气泡什么都没有,在我看来,当我看到所有这些平行平板电容器,被分段并分成48个径向取向的部分,就像大块比萨饼分成细长又薄的馅饼那样,似乎这是合乎逻辑的,在这些楔形物中,每一个堆叠有八块板,这意味着如果是比费尔德·布朗效应,那么会交替产生正负正负电,正板在堆叠的顶部,而最后一个负极板,则在底部,我认为这是推进系统的基础,但是所有这些人都否认,比费尔德·布朗效应没那么有威力,不可能达到那种程度,但是所有谈论的人从来没有谈到实际上嵌入电介质或绝缘材料如石英的系统,证人所说的事情之一,就是他们不只是使用纯石英,它们实际上是掺杂重金属的石英如铀等物质,多年来他们在实验中发现,当用重元素掺杂石英时,飞船的起始质量很高,这样它在工作时能够提高系统的推动效率,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开始意识到,由于物体是使用零点能量作为动力来源,这发生在飞船中心的支柱,这个物体创造出非常庞大的存储潜力整个电容器阵列,整体上实际上开始扭曲时空,事实证明1994年3月左右,我记得有位科学家,名叫米格尔·阿尔库维耶雷,写了一篇关于翘曲驱动的文章,这是一种空间型公制工程空间驱动器,他谈到,通过控制电磁和静电场,可以创造一个先于飞船的时空,就像黑洞那样,像个奇点,然后在飞船后面会产生一个扩展的时空,这是一种极化过程,正如帕特霍夫描述的那样,他在这方面写得很深入,而这种极化过程能够创建一个像是在海上冲浪的系统,前面有抑制后面有推动,而且基本上是在这个时空中沿着翘曲的面滑动,正是这样产生了能够向前移动的向量,但是对于整体概念而言,令人兴奋的有趣方面是,它创造了一种被称为动态本地时空或公制工程的原则,就是围绕车辆的时空泡沫,是由飞船自身内部的,系统造成并影响的,但当物体通过时空移动时,它会在时空的部分时间,以整个单位一起,移动飞行器船员组件,以及其中的一切,它以一个单位移动,受到飞船对它周围时空所做的其他因素的影响,所以它在后面创造了一个扩展的时空,压缩了它之前的时空,但由于整个物体是一起的,所以根本就没有重力的感觉,没有,当人们谈论看到一个物体,以每小时9000英里的速度穿过天空,在地面上并以这些极速转向角度,绘制时间距离时,从未见过这样的人会说这不可能,认为飞行员会在船内因为撞击力,而被压成汉堡包,但如果消除质量因素的话就没有惯性了,如果谈到统一加速的,时空设计飞船,其内部和整个飞船的一切一起移动,因此在这个精心设计的本地时空之内,没有任何惯性,就像把金鱼放在一个圆形鱼缸中,你将整个鱼和鱼缸很快移动,水鱼和鱼缸一起移动,但鱼没有任何感觉,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重力,鱼可能会注意到水中有一点晃动,但如果把鱼缸完全填满,没有气泡可以让水流动那么整个物体就会一致移动,这就是统一加速的真正原因。









 

大卫:这是很有趣的数据,首先你听说过关于电荷充电元件被清透的石英盖住的做法吗?你见过类似这样的物体吗?

科里:是的,很多时候他们会将人造石英像玻璃一样倾倒,用其他不同类型的材料浸渍,我以前听过这种做法,这是一个绝佳的绝缘体。

大卫:我注意到他重点说到1990年代,我很了解那个时代的物理学原理,是由米格尔·阿尔库维耶雷先生提出,由哈尔·帕特霍夫进一步发展的推进方法,但帕特霍夫和阿尔库维耶雷,都谈到时空本身会随着飞船移动,既然我们在这里听到了这么多,那么它们与你所知道的任何推进方法,是否一致?

科里:他绝对是对的,它产生了一个与惯性或其他任何其他力量隔绝的局部时空气泡,所以能够在12马赫速度下改变方向,并做90度的转弯对泡沫内部,绝对没有影响。

大卫:哈尔·帕特霍夫绝对是一名内幕人士,负责发布这些信息,我很好奇阿尔库维耶雷这样的人是否自己想出的这个呢,或者是像他这样的科学家有时习惯于去验证他们已经知道的事实?

科里:这些人很多都尽力在项目之外想出他们自己的概念,所以在固定规则之外还有很多精彩的思想,有人试图将人们桎梏在固定的物理规则,并用那个规则来工作,但总是有创新的人走出来,并提出理论,他们真不应该呆在主流。

大卫:对,就如你看到的,马克·迈坎德尼西给我们讲了一些非常迷人的东西,真正获得的技术细节,比我们以前曾想过的德国在20世纪30年代末开始秘密太空计划的技术细节更多,这里是《揭露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这是科里以及我们的特别嘉宾马克,感谢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