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集︱人类意识潜能

翻译校对:尚林

文字整理:极光

内容提要:

●两种通灵术:心感和心遥

●更高维生命告诉我们是一体的

大卫:欢迎收看《揭秘宇宙》,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在我身边的是科里•古德,他是一名内线人员,对于高度保密的项目有着卓然丰富的信息,其 中包括了顶级的太空项目机密,这比美国总统的保密等级都要高上三十五级。我们谈论了直觉训练和科里曾参加的那些项目,以及其他我曾访问过的内线所参加过的训练,如何让你变得更通灵,使你的力量和能量更强的那些训练,而这一切都最终会建立起虹光身,这种源于藏传佛教冥想的十分有趣的概念。科里,欢迎回到节目中来。

科里:谢谢。

大卫:似乎我们所有的对话最终都会指向藏教虹光身,我对此有过详细的著作,如果还有人不知道。万一他们是初涉这方面,虹光身是死亡时肉体的一种转变,而这种转变的核心似乎在于长期地处于一种冥想状态,并且要将每一个思绪都是充满爱的思绪。显然,你在前一期节目中描述的东西非常令人困扰。这种训练,你说项目中的这些人把自己看作西斯黑暗君主。

科里:是的,他们自视为原力黑暗面的主人——西斯黑暗君主,这样的神话就是他们信仰的一部分。

大卫:你不用说得太详细,他们是否使用了你能对别人使用的最消极的手段比如说黑魔法来加强那些人所拥有的能力?

科里:是的。

大卫:所以你所描述的是这些人能够用手扔出能量球并且弯曲金属?

科里:是的。

大卫:只是金属上的一个小凹坑吗?我们所说的到底是什么?

科里:不,我们说的是大规模的凹陷推进了金属门当中。

大卫:如果对人类这样做这个人类是活不下来的。我之前和丹尼尔交谈时他描述了两种通灵术:心感和心遥。心感就是心灵感应,心遥就是心灵遥感。在你所涉及的项目中是否有这样的划分呢?

科里:有心灵遥感能力的人被转入其他的项目中。

大卫:丹尼尔说心灵遥感者是千人中才有一个。他们更罕见,但也可以像心灵感应者一样被训练,你是否经历过同样的事情。即将心灵遥感者训练得能力更强呢?

科里:任何这种能力都可以加强,都可以通过训练加强,他们还会给人们注射化学药剂来增强这些能力。是的,这些能力都可以加强

大卫:丹尼尔还说,他们给别人的精神能力评级,会有一个数字是字母P加上一个数字,P1就是…我猜测P0就是普通人,完全没有精神能力或天赋,也就是心灵感应或是心灵遥感,所以说一个典型的天生精神能力者,我们认为非常出色的也只有P4这个等级。但经过训练,人们可以达到很高的等级,P8、P9、 P10,而如果你是个心灵遥感者,他们显然会利用这些人来去掐断别人的颈动脉,用大脑中的血栓杀死别人,你是否知道精神能力被使用在这种事情上面?这也是 他们受到的训练之一吗?

科里:是的,他们在使用这种能力来训练年轻人,用心灵遥感能力杀人。这个人是成年之后还是之前受到的训练?

大卫:是的,他在蒙托克的基地工作。他们在接近你时会使用特殊的方式来让某人同你展开似乎很随机的谈话。你对超感知觉有何看法?你对精神能力有何看法?如果你对此表现出兴趣,说你有过类似经历或是之类的话,他们就会说“其实有这样一个项目”、“你会得到额外的工资也不会影响到你日常的工作”、“你会学着去做一些很棒的事情”、“你觉得如何?想要试试吗?”这样就把你招募进去了。

科里:我之所以这样问是因为他们创造虚构军事绑架项目,是为了五岁到成年这个年龄段之间的孩子,如果他们能掌握到这些孩子…他们希望在他们年幼时就掌握,如果他们在这些拥有能力的孩子还十分年幼时就掌握了他们,然后在他们身上用这种训练方法,他们的能力就会极大地增强远远胜于那些受训的成年人。他们… 就好像你刚说的那个人,如果他是个成年人接受了训练,在P的分级上同一个虚拟军事绑架项目中从年幼起就受训并增强的人比较,你用同样的P分级法来测量他们会远远胜过其他人。

大卫:我记得丹尼尔说他只到了P7,而且他是个心灵感应者。他们还说了一些奇怪的事情,心感和心遥就好像是阴阳,对应意识和潜意识。如果你是个心灵遥感者那你的心灵感应能力就是潜意识,你拥有但无法控制它。如果你是心灵感应者那心灵遥感就是潜意识,无法控制。你只能有其一,无法兼得,他们似乎是这样发现的。

科里:你两者皆有,但其中之一很弱。你在训练之中,在很多训练中,会发生奇怪的事情,就好像东西在地板上移动、穿过房间。当大家专注于…尤其是他们增强了远视技能和直觉训练。这些是我刚所说的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

大卫:丹尼尔对一样东西非常赞叹,那就是科幻电视剧《巴比伦五号》。其编剧迈克尔•斯特拉辛斯基在剧中使用了P分级系统。他提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 《巴比伦五号》中的外星人达到了P11或是P12,而据他所知是无法达到P10以上的。显然这不是真的,这是他所知道的。

科里:从成年开始接受这些能力训练的人,他们已经错过了一个主要的训练时机,你在年幼的时候还没有形成先决想法,还不知道什么是可能的什么是不可能的,你的意识更容易改变,而你的意识是触发你能力的关键,所以这些更年幼的人能够受到训练,受训做更多的事情。比那些成年了进入成年期有着稳定的信仰系统知道可能性与否的人有着更大的潜力。

大卫:你觉得为什么这些虹光身的训练需要如此多的努力,而不仅仅是给予注射或是先进科技来消极地增强精神力就可以了?

科里:捷径总是存在的。增强自身进化到积极的道路上是十分漫长艰辛的。蓝鸟人给了我们这样的一条信息:让我们充满爱,原谅我们自身和别人,结束因果报应,专注于日常生活,奉献他人,提高我们的意识和振动。这听起来有些嬉皮士,有点太美好、太简单。但我向你保证这是一条极其艰难的道路。你可以走捷径,消极的小径,获得一些非常强、非常有趣的能力,而这在众人眼中是一条更有趣也更可行的道路。

大卫:你觉得为什么在好莱坞的电影中总是反派获得了超能力,而总是英雄人物用武器和毅力再加上狗屎运来击败他们呢?

科里:因为在电影中控制拍电影的那些人。他们想要宣传选择憎恨和恐惧的道路。黑暗的道路,是最强大的道路。这样才会让你发财。这样才能有钱,有名,有权。在我们的社会中无所畏惧。做好人是很艰难的,几乎总是要失败的,赢起来非常难。

大卫:藏教中还存在黑魔法,我认为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在藏教中有一些非常消极教徒,诸如《远东大师们的教学生活》中也有描述过。其中谈到的一件事是藏教中使用的一些黑魔法,如果他们想要暗杀某人会用刀、匕首,然后将大量的仇恨灌注其中,然后,如果力量足够强那个人将会拿起那把刀,用它捅死自己。但他们也说这是一种十分危险的黑魔法,因为几乎每一次你都会想拿起匕首杀死自己,或是某种厄运会降临在这个人身上,所以你认为这是怎么回事?


科里:这是一种普天通行的自然法则。如果你要使用憎恨或恐惧作为工具,那因果报应迟早会上门,就好像我们总是看到…我不会提到政客的名字,这些真正邪恶恐怖的人似乎总是能逃脱一切,不停地做着可怕的事情却从未得到报应。最终因果循环会找上他们,他们会一下子全部偿还。

大卫:我们也看到他们遭受巨大的丑闻打击或是受到伤害,就好像需要他们这种人来从事某种特定的工作。但即便是一辈子,我觉得他们也没有多少乐趣。

科里:不,这…即便我们试图走积极的道路,但如果我们没有受到阴阳的考验,没有接受黑暗面、更邪恶面的考验,我们的灵魂也无法得到升华。我们通过逆境成长。说这句话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生气,他们会说:“算了吧还是放过我吧,我会用莲花坐姿冥想然后成长,我会飞升得更快,快过你让我在尘世中面对那些消极的事情”。而这并不是事情应有的方式。

大卫:很有趣的是,藏教说你所能做的最糟糕的事情,就是坐着冥想,始终受到神的祝福。他们警告你这种状态可能进入无思神之境,而这将是十分危险的。他们说到的一件很有趣的事:如果你处于极度惊恐之中唯恐丢了性命,好像一群野狗在追你,而你在跑,在你躲避野狗的那一刻,是你最接近宇宙意识的时刻, 彻底地揭露你是谁,你到底是什么。

科里:只有身处危险之中,才会感觉自己是活着的。

大卫:你是否觉得这就是他们让你经历恐怖的模拟战斗的根本原因,试图激发这种对更高层的自我或是对上帝的渴望来保存自己的性命?

科里:是的,这是让你专注于当下,专注于保存生命,并且从意识中激发内部的能量和力量,那种来帮助你保存人生的力量。

大卫:你觉得这些记录案件中发生了什么?现在是听不到了,但在七十年代很流行,就好像有个母亲她的孩子被困在车底下,而她竟然将车子从孩子身上抬了起来,你觉得在这样的案件中是发生了什么?

科里:很多人都说是肾上腺素,还做了测试来证明是肾上腺素的关系。但很多人都说是精神高于物质,但我要说精神高于什么物质。这是意识,而我们的意识极为强大,所以非常可能的是,当时我们的意识在那个时刻改变了身体机能或是你身边的物质,改变了现实,以至于改变了这个情况所带来的后果。

大卫:我的太空项目内线雅各布告诉我,有这些经历的人通常被暗中绑架然后偷偷地做实验。他们所发现的是这些人的DNA像是能量过载了一样,受到了切实的损伤。很多这样的人都会在做出这种举动后的数年内死亡,因为这样的举动似乎影响了他们的生物机理。

科里:他们将自己一生的能量在那一瞬间消耗掉了。

大卫:所以你同意如果我们试图一次性消耗这样多的能量会对我们造成如此的伤害吗?

科里:如果我们的精神还没有进化到那种程度,那是的。

大卫:所以是否存在正确链接的应用方法,好让我们在不伤害自己的情况下运用这种能量呢?

科里:有,我们必须在太阳系进入到银河系高度能量区域内才能做这样的事情。我们现在就在体验高度能量,影响到了我们身边人的精神,这显而易见。

大卫:似乎人们正在更短的时间内经历前所未有的压力,生活变得无比艰难。

科里:时间似乎压缩了,加速了。大家都在努力帮助别人,提高振动和意识,打开自己的大脑接受这样的信息,将会对这种转变做好更充分的准备,胜于那些更自我更爱利用别人的人。

大卫:你曾说到德国人去了西藏劫走了书卷和能够阅读这些书卷的人,而那其实是维摩那的蓝图,对吗?

科里:是的。

大卫:那如果他们遇到的这种文化,每一个念头都是充满爱的念头能让你获得魔法力量,那他们怎么能够从中获得一种黑魔法的灵魂哲学呢?我觉得有些人也许难以理解这种可能性。

科里:他们将自己的想法和信仰铺设在所到之处,他们不停地腐蚀了积极的象征、积极的教育和想法,将其扭曲转变为消极想法,这从我们的历史中也可以看出来。

大卫:那你觉得秘密社团的人听到你说要充满爱,要原谅的时候他会是什么反应?

科里:他们会畏缩。他们希望我们永远焦虑,永远害怕,永远针锋相对。他们希望我们分裂,宗教对抗宗教,种族对抗种族。只要我们彼此针锋相对,我们就不会去针对他们。他们将我们分裂开来,逐个击破。

大卫:你个人是否知道有这样的社会项目意图在人类之中滋养这种状况?

科里:我想要小心一些,因为他们曾用过…他们合作并利用宗教,基于我刚说到的充满爱的原则,黄金律原则: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他们渗透入很多宗教,扭曲并控制它们,利用它们用充满憎恶的方式来分化我们。

大卫:似乎许多大的宗教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都在这方面被污染了。我猜我还试图搞明白…有学者研究过女权主义,说葛罗莉亚•斯坦能是被阴谋集团所赞助的,现在四十多岁的女人…意识到“我这一辈子都在追求男人想要的东西”,“而我现在想要孩子,太迟了”。你觉得他们是否故意做这种事情试图分化男人和女人,因为这是家庭的基础组成部分?

科里:他们不停地对社会做出改动,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的。换个角度说,女性被压抑太久了。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他们利用女性想要平等这样的运动,他们只要看到积极的东西就参与,渗透进去,扭曲它。所以我认为女性在千年压抑之后要求同男性平等是一件好事,但有势力渗透并扭曲这个运动,并且伤害到了这个目标,并对社会造成了分裂。

大卫:你之前说过我们一共参与了二十二个基因项目,或是更改意识,这样的事情。有些的确是将我们改造得更容易被控制,你有具体的例子吗?

科里:有,有些是社会项目,有些是基因项目,还有些是灵魂项目。这些灵魂项目中也包括了化身为人类的身体。这是大实验的很大的一部分。他们不仅仅是监管创造并操纵这些实验,他们都参与到实验中来。我在智能玻璃台中看到过很强有力的证据,显示他们创造并操纵我们的基因,比如说创造出了上帝基因,以至于我们获得了某种基因,这种基因促使我们去崇拜并跟随一位领袖,崇拜更高级的生物,而就是让我们更易控制。这听起来这二十二个项目是同时在进行的,但有一些项目高于其他的,有一些项目想要我们精神受到更大的启迪、发展,有一些则希望将我们保持在低等状态,让我们的精神无知,不知道我们的意识我们存在合作意识。

大卫:为什么崇拜更高级的生命是一种坏事?很多人会觉得这是好事。

科里:这是好事。但如果这些生命参与进来,被作为更高级的生命被崇拜那就是坏事了。他们就像是恶作剧之神,不仅是这些外星人在这样做而是已经很久了,很多分离的古代地球文明也来到地表,伪装成神。

大卫:似乎虹光身的修炼并非是崇拜高等生命。你的意识更敏锐了,你变得…我读到的东西上写你能够识别到自然存在是空虚,而你则变成了空虚的知觉。这似乎同崇拜某物不同。

科里:的确。更高维的生命体曾告诉过我一件事,那就是我们都是一体的。而这同我小时候曾说的是一样的,我说的那些话让我保守的父母十分难过,尤其是我妈妈。我会说:“我以前就是你,你以前就是我”,“我以前就是爷爷,爷爷以前就是我”。而他们会说““这在科学上说不通”,“我们都存在于同一个时间”, “你怎么能是我而我曾经是你呢?”。而我会说:“时间无所谓,只有体验才重要”,而他们就好像“你说什么?”这个样子。你知道,我那时五六岁,我就说些奇奇怪怪的事情。结果那些更高维的生命体说时间就是一种假象,我们都是碎片,但我们都是一体的。

大卫:你觉得在《奇迹之轨》中为什么会有类似于惟一律的东西,他们的核心教育之一是谅解能使时间坍塌?

科里:我不知道。我听说你自我谅解或是谅解他人时,因果循环会停止。而就我看来这能终结某种循环,而时间在我们眼中是周期性的,也许这就是相似之处。

大卫:我们谈论了“谅解使时间坍塌”以及“谅解终止了因果循环”,这是同一个意思。时间就是因果,一种持续的体验,究其说来是一片碎片化灵魂在这个宇宙中的体验。你越是能原谅周围的人,你的灵魂就越完整,因此能停止时间坍塌时间,终止因果循环。

科里:没错,你原谅他人时也是原谅自己。而在很多时候你对别人做了不对的事情,最困难的就是原谅自己,原谅自己做了可怕的事情。相信我,我知道这感觉,原谅自己是其中最难的一步。原谅别人是很利他的,并且释放了你自己的灵魂。你原谅别人的时候,你的灵魂也解放了。但能够原谅自己是非常艰难的一件事。 要深刻地挖掘这件事并搞明白,是非常难得。

大卫:你在项目中是否遇到过任何信息,可以作证虹光身是真实的?人类可以达到这样的境界?变成某种光的存在?

科里:我所看到的信息,我当时并没有注意,因为我当时对此并不感兴趣,也就是东方的人飞升。

大卫:里面有这样的信息?

科里:里面有。但我当时真的没留意。当然我现在的兴趣转变了。这是我现在会留意的东西。但我不记得读到虹光身的内容,或是看到任何有关虹光身的东西。

大卫:你是否遇到过类似这样的存在,而不是具有生理存在的生命呢?

科里:除了球形存有之外没有了。

大卫:是否有可能,我们经历某种转变,使得我们的能力突然之间有了巨大的提高?

科里:我相信我们一旦达到一种过渡文明状态,转化到四维文明,依靠彼此,我们到那个时候,就会觉醒,我们体内的能力将觉醒。那些更高级的人将有更高的能力,那些不那么高级的人将会目睹那些更高能力更高级的人发展出更高的能力。而这将促进他们进步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可能的。但我没有看到任何确实的证据,这到底会是突然的变化还是逐步的变化,但我个人认为这将取决于每个个体的发展和他们所走的道路。

大卫:这真的很有趣,在这些藏教的僧侣真的达到过虹光身之前,他们能够做一些诸如跑步的事情:他们能够跑, 一次一步在三十尺的高空飞上天两百,三百尺。这被称为“灵魂长跑”是一种真实存在的锻炼。灵魂长跑的人可以做这样的事情:他们可以将手印在石头里留下一个印记,  或是将脚踩进石头留下一个脚印。这说明在达到虹光身之前,还存在更大的能力来控制我们的现实并影响到物理物质。

科里:这也许是许多人在达到虹光身之前所达到的阶段,这是我的看法。

大卫:好的,这一集的《揭露宇宙》就到这里了,因为你必须知道真相,我们有更多惊人的信息,下次会呈现出来。我是主持人大卫•威尔科克感谢大家收看!

添加书签: 永久链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WordPress spam blocked by CleanTalk.